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撞警察的搜尋結果,共134

  • 獼猴下山 被車撞沒事 屏鵝公路開車要當心

    屏鵝公路位在屏東縣車城鄉海口路段,今天(6月12日)下午有民眾報案,目擊台灣獼猴被路上行車撞擊,不過,警察據報趕到場時,被車撞的獼猴已經逃入山中,不見蹤影。 \n當地車城分駐所表示,民眾報案說是在屏鵝公路小尖山附近,獼猴跑到路面上被車撞擊,但警察趕到場時,已經不見蹤影。員警表示,在附近巡邏時經常可以看到猴群出入,但很少跑下山,可能是最近山上缺少食物,被撞的獼猴或許是為了覓食而跑下山。

  • 交警遭撞 還被問「幹嘛站路中間」

     桃園縣警局交通大隊警員史至仁廿九日傍晚,在桃園市十字路口指揮交通,被左轉的盧姓女子駕駛車輛擦撞,史至仁左膝蓋挫傷,包紮後並無大礙。離譜的是,肇事盧女竟質疑:「警察你站在路中間幹嘛?」 \n 警方指出,史至仁(四十九歲)隸屬交通大隊,廿九日傍晚在桃園市國際路、大興西路口站崗指揮交通。站在十字路口中央指揮疏導車流的他,被盧姓女子(卅歲)駕駛休旅車左轉不慎撞上,史倒地差點被其他車輛輾過,險象環生。 \n 史至仁不顧左膝挫傷疼痛,立即爬起來;下車察看的盧女關心他傷勢,雖直說抱歉,卻狀況外詢問:「警察你站在路中間幹嘛?很危險耶!」史至仁只好向他解釋,這是交警正確的站崗指揮位置、方式。 \n 桃園警分局獲報趕往處理車禍,史至仁被送往敏盛醫院包紮治療,並緊急聯繫同事代班指揮交通。基層交警抱怨,桃園市區每到尖峰時刻交通壅塞,交警冒生命危險指揮交通,被撞傷還遭嘲諷,實在令人灰心;交大指出,將當作案例提醒同仁值勤時注重安全維護。

  • 男拒盤查嗆「來抓我」 警圍捕連開7槍

    頭破血流,雙手被上銬,嫌犯狼狽的被壓制在地,因為他不但拒絕攔查,還開車衝撞警察。 \n白色轎車車身好幾個彈孔,前輪破洞洩了氣,警方前後開七槍,同步圍捕,才將他抓住。 \n嫌犯當時把車停在路邊,警方上前盤查,他卻不願配合,撞警察後開車逃逸,警匪追逐三公里。 \n警方逮到了人,立刻認出,這名31歲的嫌犯曾打電話到警局向警察嗆聲,有辦法來抓我啊,囂張沒太久,最後還是栽在警察手上。

  • 車卡鐵軌 警察:硬闖柵欄保命

     開車闖越平交道受困鐵軌上怎麼辦?鐵路警察發現,有九成民眾會下車試圖抬柵欄,當柵欄動不了時,通常會習慣性再跑回車上,試圖開車離開,此時火車已到,最終是車毀人亡;他們建議,受困平交道時不妨直接硬闖,駛離平交道,撞斷柵欄頂多負毀損賠償及罰款,至少保住一命。 \n 鐵路警察感嘆的說,人的慣性會讓自己丟了性命!由平交道監視器可清楚看到意外死者生前幾秒的動作;他們說,十起意外當中有九起死者在受困平交道時,會選擇要把汽車駛離平交道,但因先下車推柵欄,再上車要開車時已經來不及了,最終都因火車來得快而人車連帶被撞了稀爛! \n 鐵路警察指出,闖越平交道絕對不可取,但萬一已經闖越且前後柵欄已放下,人車受困在平交道時,應立即下車按緊急按鈕,趕快跑離平交道;或硬闖撞斷柵欄脫困。 \n 警察說,駛離平交道撞斷柵欄,事後雖然必須負毀損賠償及擅闖平交道的罰款,頂多幾萬元,但這一切至少保住一條命,比起留在車內被火車撞了,什麼都沒有來的好!台鐵高雄電務段指出,平交道警鈴響起到火車來到大約只有十五秒時間。 \n 台鐵表示,當發生汽車卡在平交道上時,民眾謹記三個步驟:按、推、快跑,即按下平交道緊急按鈕,火車尚未接近警鈴尚未響起時可嘗試將車子推離平交道,車子尚未推離平交道前聽到警報機發出「火車來了趕快跑」的警告時,無論如何人必須先行離開。

  • 檢警︰非惡意追逐 執法無不當

     警員開車追逐逃避臨檢的少年,不幸車禍意外,是否執法過當?新北市警局長伊永仁、板檢襄閱主任檢察官李海龍及市議員林國春都認為,此案員警只是開車從後追趕,並無直接衝撞,應無執法過當或涉及其他刑責。 \n 伊永仁指出,追逐少年的警員穿著制服、開警車,追逐中有亮警示燈,整個過程並未出現從旁逼車、從後擠壓或撞擊的行為,在非惡意追逐的情況下,警員依法執行臨檢盤查的公權力,並無執法不當問題。 \n 板橋地檢署襄閱檢察官李海龍也認為,警察的工作就是查緝不法,對於違規、可疑情事,原本就該依法追捕。即使追逐中發生擦撞導致對方身亡,也不見得構得成業務過失致死罪,因警方追逐疑犯有其正當性,形成擦撞的原因也有很多,不能因此就認定警方疏失。 \n 警察出身的市議員林國春也支持警員作法。他說,全世界的警察臨檢時遇到嫌犯逃逸都會追逐,只要值勤過程合乎規定,就要支持警察行使公權力。律師林俊峰則表示,警察追逐無照機車少年算是正當業務行為,但若只是因無照騎車就以警車直接衝撞,甚至釀出人命,可能就算違反比例原則,會因此涉及刑責。

  • 關鍵詞

     (文接B8版) \n 幹部們專門喝礦泉水用的,治百病。喝一杯就是一毛錢。小胖他爹說。他雖不姓孔,但文革曾當過村革委會主任,六八年去曲阜參加過扒孔子祖墳後就改名李滅孔。但七三年批林批孔運動中,他不但沒再痛批孔子,反而改回了李柏松,還和村西街的孔昭昭結了婚。 \n 那不就是喝錢呀。孔令宏很窮,大女兒外出打工,多年沒有資訊了,唯一的兒子又死在煤窯裡。叫我們住哪兒呀?你殺人不眨眼蘇儉忠,我要進北京上訪。趙立柱家是那種一根主樑搭二十根細樑的老房子。計生隊把鋼繩掛在主樑上,拖拉機加上油門走不到半米,整個屋蓋就全塌下了。 \n 突然大門被撞開,一群從鄰村招的青年和縣警察提著棍子進來了,屋裡的女人嚇得亂鑽,男人們衝到了門外,趙立柱還沒罵上兩句就被打倒在地上。老村長也站到院裡大喊:誰也不能動手。孔慶東抱著盆裡的兒子,挺著腰大叫:小日本,納粹黨,早晚要你們一命抵一命。今晚不交上超生罰款,就扒你的房,掀你的鍋臺。鎮計生委老奐對著孔國慶大叫,他兒子已經一歲多了,罰款才交上不到八百。小胖他爹也不示弱地湊過去:掀吧,沒房子了我就住你家,吃你喝你的。 \n 我們看見孫媛媛往這兒來了,進屋去搜。警察和一個戴著太陽帽的青年往屋裡走。 \n 誰進,我砍死他。老二舉著鐮刀,完全不像平時提著黑包走向學校的教師了。八九年北京鬧學運,老二跑到北京跟著當年來插過隊的周老師遊過行喊過口號,縣公安局都留著他的黑材料。鋪了一半水泥的院子裡人擠人,那棵綁了固定竹竿的小棗樹被擠得晃來晃去,牆角堆著的碎磚上站了好幾個孩子和狂叫的狗,鎮魏書記從人群中走出:孔令明,你是黨員,不要亂來,否則,辦個手續,把你關到看守所。你敢,姓魏的,識相你就給我出去。老村長扔了菸頭,毫不退縮。這兒是我孔令明的家,姓孔的說了算,出去。老二又站到父親前面。你不識黑是吧?要帶頭鬧,看我活埋了你。綁芳她娘的青年推了推棉帽子和老二對上了。 \n 孔慶東舉起盆罵著:搗你娘的,就朝著棉帽子頭上摔去,把他男娃兒的羊水甩的到處都是,其他有棍子、鐵鍬的就都掄起朝著警察和計生隊員砸去,叫喊和罵聲響成了一片。爬上牆頭和屋頂的學生們也往下扔石頭,男人女人哭喊叫罵震得美黎在床上嚇丟了,她使勁用棉被裹著肚子不敢再看。岳父也被岳母拉到屋裡喘著粗氣:叫他們快滾,別在院裡搞出人命。孔老二把孫媛媛藏進地洞從屋裡提了把鐵鏟衝出去就朝著老奐砸去,被打得滿身是土的趙立柱舉著鋤頭朝著穿警服的頭上就砍:叫你也家破人亡。兩個計生隊員很快扭住了他的手,這片刻,孔香娘不知哪來的膽,撲在警察的肩膀張口就咬。孔國慶摟著一個計生隊的摔倒在地:你這彎管子,吊你個娘,村民很快就把七八個計生隊員打跑了,躺在地上的老奐被人們抬起扔在街上。 \n 快去關上門。岳母喊。美黎這才抓著手電筒探出頭,門大開,過年剛貼上的紅紙金字對聯都破了,地上有些碎磚和棍子,小棗樹被踩倒了,孔慶東的娃兒也被踩破了,牆腳下水口那兒不知是誰丟了只紅手套,美黎就快步過去把大門關死。外面刺耳的槍聲像是針往肉裡扎似的難受。外面大街小巷開始不斷傳來喊打聲,村裡男男女女的都抓著鏟鋤往學校方向趕,孔老二和他的學生們提著磚頭和棍棒走在前面,還沒走到學校就衝出一群警察見人就打。孔老師快跑,學生四散而逃。小胖抓著他爹的衣服剛跑就被絆倒了,也把他爹扯在了地。人群互相踩踏叫著散去,但又一群村民從北面巷子抬著吳嫂的屍體走出,喊著吊你媽的,殺人償命,還我們財物,村民又和警察廝打起來。 \n 幾個學生把點著的樹枝和一捆麻稈往警車底下扔去,被關在教室裡的婦女和村民也撞破了門和計生隊員扭打,孔跛子拿鋤頭追著打公安的狼狗,十幾個婦女去搶被沒收的大米和化肥。這時,警察所長又鳴槍了。村民就退出了校門。 \n 警車突然從黑煙中竄出個大火球,「轟」的一聲燒炸了。孩子們撿起帶火的枝子又往院裡扔,還有人叫著,他是計生隊的,追,打死他出來追父親的母親又聽到了槍聲,她撲地跪下抱著頭。那年冬天母親穿了件白色羽絨服,頭髮被風吹起,北方的冷天把她縮得很小。那天晚上,父母的村子成了戰場,上千人圍住了學校,把計生隊堵在了學校,穿著警裝的男人擰開電喇叭喊:村民們,計劃生育工作關係到民族的生死存亡。鄧小平同志指示我們,不管用什麼方法,包括組織的、行政的、司法的,也必須把人口率降下來,我們是來貫徹中央指示的,誰反對計劃生育就是反黨,就是階級敵人,廣大群眾不要被一小撮壞人利用了,現收繳的東西都是國家財產了。火光中人們不斷把燃燒的笤帚木條等往院裡扔,一團團火光照亮了大槐樹和旁邊的國旗杆以及從各家拆屋收繳的門板、房樑和鋁合金窗框。 \n 斜靠在大衣櫃的書架、鐵鍋和臉盆架、電冰箱以及綑著腿的豬和二胡那兒,已經有火苗躥起了,被驚嚇的鴨子和雞在亂竄,有的就飛到了牆頭。院裡人在忙著撲火喊叫。院外人用鐵鏟使勁往牆-結貧窮的紮,上致富的環-白色標語砸,更多人用腳猛踢。土牆先是裂開然後就被推倒了,院裡的人爬上梯子從後牆逃跑了。 \n 混亂中母親停在校門口,看著人們衝進院子去搶回自家的鐵鍋或者桌椅盆罐,孔香她娘,母親大叫抱著掛鐘的婦女,她也在喊著:孔香,孔香啊……兩個戴軍帽的孩子追著幾隻雜交鴨子跑進了小巷。母親沒見到父親,便抓著手電筒往家急走,夜晚的火映著家鄉沒有樹的街道,還有新房子和舊房子,沒有融化的雪都擠在背風的角落,上面散著凍硬的狗屎孩子屎以及春節放鞭炮留下的紅紙屑。 \n (本書摘自允晨文化出版《陰之道》一書)

  • 火車擦撞機車 老翁拋飛慘死

    火車擦撞機車 老翁拋飛慘死

     嘉義縣大林鎮簡姓男子,廿九日上午騎機車經義和里平交道時,遭北上區間車擦撞,簡某被拋飛五公尺遠,腦部受重創身亡,而列車駕駛未察覺撞到人,繼續向前行駛,直到民眾經過發現遺體後報案,相關單位才緊急處理。 \n 昨上午八點多,六十五歲的簡姓男子外出準備外出務農,發現機車沒油,繞道經由義和里平交道,要至台一線旁加油站加油,疑因警示燈響急著穿越平交道,撞斷放下中的柵欄,後遭北上三一一二號區間列車擦撞車身,人當場拋飛至雙向鐵軌中央。 \n 因列車司機未察覺擦撞異物,繼續向北行駛,直到民眾經過平交道發現簡男,嚇得趕緊報案,相關單位才發現火車擦撞機車意外,緊急管制通車並更換柵欄。 \n 鐵路警察隨後勘驗現場,發現簡男倒臥距離平交道約五公尺遠,雖肢體完整,但後腦有廿公分撕裂傷,現場留下大片血跡,檢警相驗後確認是致命傷,而僅車頭受損的機車倒在平交道旁,平交道上則有數道刮痕。 \n 警方表示,現初步排除柵欄和警示燈故障,目前正調閱監視器畫面,釐清事故發生原因。

  • 越勞酒後跨越鐵軌 被撞喪命

     越南籍外勞文俊廿六日晚間,與三、四名朋友一起翻越樹林區山佳中山路三段一二五號附近的圍牆,企圖橫越火車軌道;電聯車劉姓駕駛見狀,鳴笛並緊急煞車,卻仍擦撞跑在最後面的阮男,阮男被撞後意識昏迷、嚴重內出血,經送亞東醫院急救仍不治。 \n 鐵路警察調查發現,劉姓駕駛開著從苗栗往基隆的一二八八次電聯車,才剛駛過山佳火車站,就看見前方有幾名年輕人跳下圍牆,準備橫越軌道。駕駛煞車不及,擦撞到跑在最後的廿歲阮男,同行朋友則逃離現場。 \n 案發時阮男身上無身分證件,只有一支手機,警方查看簡訊,非中文也非英文,推測應為外籍人士,經仲介指認確定為在附近工作的越勞阮文俊。急救人員表示,阮男身上帶有酒味,酒精濃度仍待進一步抽血測量。 \n 山佳里長許建強表示,此路段為半開放,接近中山路且附近圍牆低矮,攀爬容易,常有年輕人在這裡玩耍,事故不斷。

  • 機車黨假車禍真詐財 鎖定軍公教

     澎湖縣出現製造假車禍真詐財「機車黨」,專門鎖定軍公教,提出高額賠償金與保險費;一名顏姓婦人竟同時身繫五起車禍糾紛,其中三起與警察有關,讓承辦員警傷透腦筋。 \n 警察局表示,針對民眾投訴惡質機車黨劣行,將清查近期車禍事故紀錄,以釐清是否有人利用假車禍真詐財犯罪,同時也會將這群機車黨列為黑名單,通報各派出所嚴加控管。 \n 縣警局交通隊透露,近年來澎湖地區小型車禍頻傳,案件數量呈倍數成長,肇事雙方皆極力爭取自身權益,難以達成調解。警方無奈指出,明明是小擦撞,機車騎士卻執意要求醫院開立診斷書,指稱自己頭暈眼花疑似腦震盪、胸口鬱悶、手腳無力無法工作,以便當作索賠依據。 \n 資料顯示,這些製造車禍的機車黨多是五、六十歲婦人或遊民,事故後刻意打探對方是否為軍公教身分、有無正當職業恆產,然後獅子大開口索賠,不依即一狀告上法院。多數無業的機車黨,倚仗自己有的是時間,吃定公務人員怕事,小擦撞一開口就要賠償五、六十萬,現場警察居中協調,卻常被安上偏袒受賄罪名,致使問題難以解決。 \n 交通隊指出,有一名五十多歲顏姓婦人最惡劣,明明並無大礙,卻屢屢要求高額賠償金,曾同時有五件車禍事故纏身,其中三件與警察有關,迄今還未結案。 \n 還有一名黃姓無業遊民,一大清早騎機車猛加油撞汽車,隨即打聽到對方有錢,惡行惡狀要求上萬元賠償,對方基於不願再生事端,只好自認倒楣花錢消災。

  • 都會掃描-無照撞飛警 兄自首頂罪

    彰化:沒有駕照的男子詹鎵彰酒駕上路,結果因為擔心遭取締,竟涉嫌撞飛執勤的公路警察陳柏杉,肇逃後,還急電哥哥詹銘彬出面自首頂罪,只是哥哥查覺代誌大條,才「二度自首」吐出實情,彰化地檢署昨依殺人未遂、妨害公務等罪嫌起訴兩兄弟。

  • 女消撞斷腿 消防局長:警方該負責

     新北市女警消賴文莉執勤時遭酒駕撞斷腿,警方第一時間未善盡周邊警戒之責,事後又涉嫌瀆職縱放嫌犯;藍綠議員輪番炮轟市警局,連消防局長也在議員逼問下鬆口表示,「警方該負責」。檢方亦針對警方縱放一事,簽分他字案調查。 \n 新北市消防局救護員賴文莉日前遭酒駕男陳熙發撞斷腿,警方未依現行犯將他移送,且未依法請示檢察官,自行放人,事後迫於輿論壓力才緊急補救,遭質疑有縱放人犯之嫌,警方雖曾出面澄清,卻刻意避開此問題。板橋地檢署表示,目前已掌握相關新聞剪報資料,視需要將命檢察官偵辦,若有不法,將依法究責。 \n 新北市藍綠議員昨日下午在市議會輪番撻伐市警局,市議員何淑峯表示,看到英勇的女消防員,沒有掉一滴眼淚,讓不少人感到心疼,但發生這種憾事,她質疑是警、消未能充分合作所致,且肇事者撂人嗆聲,根本不見公權力伸張。 \n 藍營議員周勝考則痛批市警局長失職、分局長瀆職!他說,員警須在現場恢復原狀後才能離開,究竟是竊案重要?還是人命關天重要?警察竟為了抓竊賊而離開,根本就是瀆職! \n 周勝考說,肇事者陳熙發酒測值高達○.六五,警方竟還能放他回去看小孩,如今消防隊員出勤救人,腳卻得鋸掉,市警局光是檢討能有什麼用,更要對女警消負起責任,不能只丟給消防局承擔。 \n 三重警分局長許永生表示,肇事者陳熙發三度拒絕酒測,才會強制帶去三重醫院抽血,但等待檢驗報告期間,陳嫌表示家中有小孩須處理,雖無員警陪同,但若一去不返,「我很有把握能把他找回來」。 \n 面對議會炮聲隆隆,市警局長伊永仁說,當時因重新橋下發生竊盜案件,現場員警與交通分隊員警確認後離開。今年警方執行交通取締時也有很多人被撞,只是媒體沒有披露,未來警消到場後,不只保護發生車禍的人、車,救護車也會在警戒範圍內並加強警、消的合作。 \n 不過,周勝考表示,警察過去執勤確有被車撞的情況,但警方是為了臨檢,將三個車道縮減為一個車道,這樣會不妨礙交通?會不被撞嗎?他進一步要求伊永仁向消防局及女警消道歉,並質問消防局長黃德清認為市警局有無疏失。 \n 黃德清說,該案涉及警察對現場事故處理部分,救護車未離開現場,警察就該留在現場,警方將酒駕車放回家就有責任,未來在救護執勤,也希望警方能多提供協助。伊永仁則表示,從頭到尾沒有否認警察無疏失,也理應向傷者道歉。

  • 裸體公民艾未未

     藝術家艾未未留著大鬍子,如今已是個280磅重的龐然大物,他虎背熊腰,有著中國北方爺們的相貌。他雖笑容憨厚,可言談及神態中帶著些許不難察覺的不屑,他話不多,從不滔滔不絕,可句子簡練,有著跳躍的敏銳和犀利,他對中國的政治現實有著非比尋常的清醒和充分的認識。他那曾有著近三百五十萬(3,465,505)閱覽人數和七萬粉絲的博客(www.bullogger.com/blogs/aiww/)已然是一個網上的公民社會,越來越多的中國網民曾經通過閱讀他的博客,博客被封後又經由推特上的互動對話,讓網民的公民意識得到啟蒙,以此了解及面對當下中國黑暗的一面。 \n 裸或赤裸成照,本是艾未未個性中的一部份,也是艾未未藝術家生涯中的一個執著點,從1980年代中後期他在紐約下東村的半地下室公寓家中及紐約街頭裸體自拍始,艾未未的裸藝術以裸示人、以裸挑戰禁忌,由最初的嬉鬧、叛逆,走到以裸嘲弄、以裸消解、以裸不屑世間的權力,最後,走向以裸的肉身和國家暴力直接對峙。 \n 探討艾未未,不能忽略他的叛逆性格,他的野性。他在北京出生,兩歲多即隨詩人父親艾青、母親高瑛流放新疆鄉村,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時期,約有五年的歲月,艾未未目睹父親每天打掃數十個廁所,他甚至自嘲17歲以前從未用牙刷刷過牙,他對學校沒有什麼好感,沒能從任何一所大學畢業。1978年夏,他入讀北京電影學院,1981年,他退學飛往紐約,先後在費城及加州入讀語言學校,1983年,艾未未進入紐約帕森斯設計學院學習,可不到一年,他的藝術史課程沒通過,據說是因為蹺課太多,學校停了他的獎學金,因此,艾未未不再去學校註冊學生身份,索性「黑」了,成為紐約龐大的「非法居留者」中的一員。 \n 他在紐約街頭晃蕩了十年,有著非同一般的紐約下東村生存經驗。東村是詩人、作家、歌手、嬉皮、龐克、佛教徒、錫克教徒、光頭黨、吸毒客及賊、銷贓者出沒的區域,可他和下東村的藝術家及街頭黑人如兄弟般熟悉。 \n 咱們一起裸一下! \n 1988年10月,我初次踏上紐約,詩人、星星畫會出身的畫家嚴力帶著我去見艾未未,還沒到他的地下室公寓,就在半路上就撞見了他。我始終忘不了在紐約街頭初遇艾未未時的第一印象。他穿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士兵軍大衣,一頭亂髮,人已開始發胖。未未與不熟的人見面時臉上有著靦腆的微笑,甚至會羞赧臉紅,可笑中有著想捉弄初到者的「不懷好意」。他會用輕鬆自然的方式勸說你:「裸一下吧!這是紐約……」我初來乍到,正被五花八門的紐約搞得暈頭轉向,內心就算再叛逆,還是不敢裸。他看出我初到紐約怯生生的樣子,會「壞」笑著說:「拍張裸照吧!」、「咱們一起裸一下!」。當然,當我跟他在街頭晃蕩了幾條街,快被他說服,正要脫,讓他拍張裸照的時候,我及時清醒了過來,在瀕臨被說服的臨界點煞車。回想我當年在紐約三天換個住處的窘況,我若「不幸」地在艾未未家住了幾晚,肯定逃不過他的相機的。 \n 實在很無聊時,艾未未會對著鏡子舉著相機自拍。這是艾未未對「裸」熱衷的初期,那些照片中的他有時裸著,有時穿著。他在紐約最喜歡幹的事情,就是在不允許裸體的紐約街頭,乘警察不備,脫,隨時拍上一張,然後迅速穿上衣服離開。 \n 我在他東村的家裡看過不下數十張認識的藝術家或友人的裸影,不少是艾未未和他們一起裸,其中攝於1986年的那張他和嚴力在世貿廣場雙子星大廈前的裸照最「養眼」,兩個「瘦」男子一絲不掛地裸著,笑容燦爛,雖然雞雞縮到快看不見了。艾未未曾這樣描述這張照片當年的面世:「嚴力說咱們倆合個影,我想多無聊,我說那咱們脫光了合影。他有點猶豫,但是他覺得他體形比我好,還是脫了。太高興了,陽光下面就是我們,沒有別人。那是個沒有皇帝的年代。」 \n 而他下東村的家也是買賣二手相機的「黑店」,總擺著幾十部相機,他是東村街邊地攤上的常客,這些相機是他從地攤或急著脫手的偷賊手上廉價購來的。漸漸地,他成了修照相機的高手,經他修好的相機,會賣給那些想要相機的人。1990年,我,一個因1989年「六四」而留在美國的「文學難民」,收到布朗大學校長格列高利的邀請信,獲任布朗大學駐校作家,「掛」在英語系創作專業名下,每月竟有一千五百美元的「月薪」,這如同中彩,我突然「發」了。這事讓未未知道了,在我某次回紐約時,將我約到他的「著名」公寓,領我到其中一個床上堆滿相機的房間,未未天花亂墜地向我介紹著一款款相機,非要分享「彩」運,我被他「連哄帶騙」,當即掏出四百多美元買了一台。記得未未收下「宰」到的錢後,高興地帶著我到中國城吃了一頓。這台沒有變焦鏡頭的相機我始終沒有用過,後來,在我動蕩、遷徙流離的生活中漸漸消失了。 \n 軍大衣裡的衝撞意志 \n 艾未未不喜歡和無趣的人打交道,遇上一本正經的交談,他全身就不自在,就要做一點什麼荒腔走板的事,讓這無趣變得滑稽。我想,他總是覺得人世無聊,這個世界裝正經的人太多,太虛偽,他要給這個「世界」提供些赤裸的真相,要想些法子讓人笑一下。 \n 他赤條條,來去無牽掛。1982年到1992年,在紐約的十年,用他的話講︰「那是睜開眼晴後不知道一天要幹什麼的日子」。 \n 那些年,未未每天從他那近八百平方尺、月租七百美元的半土庫(地下室)工作室公寓走到這個表面正經的「地上世界」,去創造他想要的刺激和新鮮感。1990年代初,只要在下東村街頭多晃兩圈,我準會撞見未未,他那張非常中國北方的臉以及那開始發胖的身影,我甚至懷疑,他那件軍大衣裡面是否什麼都沒穿?這或許與他的青少年時期在新疆無所忌諱的戈壁大沙漠成長有關,他是一個大地之子。十多年後,艾未未曾經這樣對記者這樣描述他在紐約的生活:「沒人理你,你也不必去理別人,這時你就會想,那還需要去做什麼?因為你正處在青春期,那種想做點什麼的年紀。」 \n 從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艾未未的叛逆天性徹底顯露,他本就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那年頭的紐約,示威遊行特別多,哪一場都少不了艾未未,除了海外華人1989年「六四」前後在紐約舉行的抗議中國政府在北京用軍隊鎮壓民眾及大學生的遊行外,他還參加抗議美國波斯灣戰爭(1990-1991),抗議警察暴力,支持同性戀,支持無家可歸者,支持流浪者權利的民眾抗議遊行。他甚至跟示威者一起,當街把所有的垃圾堆起來,把美國國旗燒掉。 \n 他雖然參加遊行,但很快又發現這種遊行意義不大。他說:「所謂的正義,實際上對於權力來說,他們幾乎是不屑一顧的。」 \n 被威脅是上癮的事 \n 他曾描述過參加這些遊行的經驗,某次,艾未未和示威人群從東村走到格林威治村,那個地方他們並不熟悉。艾未未就被警察逼到死角,相機被砸,人也被摔得很遠。艾未未在紐約還有過被警察拿著攝影機威脅,鏡頭逼到幾乎要抵著他的臉的經歷。便衣也會走過來,看著艾未未,笑一笑,推一下,或撞一下。這些經歷也是近幾年他與中國的「國保」警察直接對峙時用得上的,他的血性與紐約的經驗有關。 \n 2009年中,艾未未在接受中國發行量最大、也曾是當時最敢言的官方刊物《南方周末》專訪時,曾半開玩笑地回憶著1980年代他在紐約的「非法居留」的人生︰「被威脅是很上癮的事情。當權力鍾情於你,你感覺到你被重視。」。他甚至認為這是個很有益的「訓練」︰「讓我在那個時期理解了權力結構、政府和普通個人權利之間的關係。儘管它是標榜著自由、民主的社會,實際上權力處處是一樣的,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樣的。」 \n 那時,大名鼎鼎,已六十多歲的美國垮掉派詩人艾倫‧金斯堡(Allen Ginsberg)就住在紐約東村,他喜歡在東村閒逛,對年輕東方男子別有興趣,他的一大嗜好是手執一個時值不菲的小到不起眼的相機,在街上、地鐵站內外不停地按快門。我多次在東村街上遇到艾倫,他一邊心不在焉地和我瞎扯,一邊不停地對著人照,在我看來,老人家已然上癮,且病入膏肓。在紐約的未未和金斯堡交往密切,十分熟稔。(我也在金斯堡家中看過艾倫的裸照,可惜不是未未拍的)。

  • 拼裝重機擦撞砂石車 警傷妻不治

     台八四線東西向道路官田段,十日下午發生一件砂石車與機車擦撞車禍,國道四隊警員許嘉禎騎重機車載妻子吳蓓宜,當場人車倒地雙雙受重傷,吳女傷重不治,許員骨折急救觀察,且所騎乘的重機車為拼裝車,詳情正由警方深入了解。 \n 車禍發生於昨天下午一點卅五分,現場在台八四東西向快速道路與台一省道交會路段,案發時,許姓司機駕駛的砂石車正在迴轉,許員騎乘的重機車不慎擦撞,釀成死傷意外。 \n 警方說,重傷者許嘉禎(四十三歲)為國道警察第四隊新市分隊隊員,與重傷不治的吳蓓宜(卅七歲),兩人為夫妻關係,許員昨天休假。 \n 砂石車與機車擦撞之後,許員夫婦被彈飛一段距離,雙雙墜地受重傷,經救護車送柳營奇美醫院急救,許員骨盆嚴重骨折手術觀察中,而吳蓓宜則因頭部重創、腹內嚴重出血,急救至下午三點不治。 \n 據了解,許員騎乘的重機車經麻豆警方初步查察,車體與牌照並不吻合,為拼裝機車,該機車究竟車主是誰?許員為何乘用車籍不明重機車,將由國道四隊偵辦調查;而這起意外車禍案肇事責任則由麻豆警分局釐清之中。

  • 交警違規 撞毀18歲準美髮師前程

     交通警察搶快違規,撞毀年輕女孩的大好前程!北投分局交通隊員警藍元生,前天駕車返回隊部途中,違規左轉撞上對向一部機車,後座鍾姓女學生遭撞飛墜地,送醫挽回一命,但手腳協調能力恐受影響。新竹也發生休假志願役男李思賢,騎機車遭消防車擦撞,重傷不治的不幸事故。 \n 北投分局昨日對肇事的員警藍元生,記一小過處分,交通分隊長督導不周遭記申誡一支。鍾父肯定警方善後態度,但相關賠償與責任歸屬則暫時不談,一切等到女兒恢復健康再說。 \n 警方調查,四十五歲的藍元生,在北投服務十五年。廿七日上午十點五十三分,藍元生結束巡邏勤務,駕車返回文林北路隊部時,沒有等到左轉號誌燈亮起,即貿然左轉,就在石牌派出所門外,撞上對向一對共乘機車的男女。 \n 遭撞的男女,分別是廿歲的現役軍人莊伯葆、十八歲女學生鍾敏慧。當天兩人休假出遊,卻在行經文林北路、自強路口時,遭警車撞上。鍾女當場飛出廿公尺外,警車右側保險桿脫落,肇事的藍元生見狀,立即通報消防局將兩人送醫。 \n 莊姓騎士臉部擦傷,送醫急救已無大礙。但鍾女因頭部重創、左大腿粉碎性骨折、左腳踝骨折,送醫時一度昏迷,經連夜開刀搶救,已轉加護病房觀察,恢復狀況良好。北投分局長陳國進,昨也赴醫院向家屬表達慰問。 \n 鍾父說,醫生提醒頭部受創,恐怕會影響語言與手腳協調能力,讓他擔心女兒學了多年美髮,且已在髮廊工作,不知還能不能順利重拾剪刀。 \n 此外,新竹縣廿歲現役軍人李思賢,廿八日休假騎機車外出買便當,在新豐鄉松林路、康泰路口,與竹縣消防局山崎分隊隊員施純泰,開的消防車擦撞,李男重傷,送醫發現嚴重氣胸及肋骨骨折,救治到下午一時卅五分許,宣告不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