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收票的搜尋結果,共07

  • 台北車站人力荒 剪收票員常被罵哭投訴

    台北車站人力荒 剪收票員常被罵哭投訴

    身為國家門面的台北車站,近年因台鐵人力匱乏,導致旅客大排長龍,員工賣票賣到憋尿,不能好好休息吃頓飯,還接獲大量客訴案。台灣鐵路產業工會今日上午在立法院開記者會,有員工表示,明明努力工作卻仍被投訴,感到心力憔悴;工會訴求,台北站應再補足54人。 台灣鐵路產業工會理事長王傑表示,台鐵說明告示不足,國外旅客排錯隊,國內旅客搭錯車,售票窗口過少,總共12個售票窗口通常只能開4個窗口,旅客大排長龍,員工賣票賣到憋尿,常常連續賣票累到賣錯票、找錯錢,統計至2019年10月底,客訴高達352件,服務中心業務繁雜,人力卻只有高鐵的1/5。 工作將滿6年的剪收票員劉小姊表示,捷運B3進出口處非常累,是大家最不想去的剪收票口,那邊的配置應該要有5、6人,在附近值班,若有愛心旅客過來,剪收票員只能帶旅客去插隊買票,接著帶上月台,出口會放空10至15分鐘之久,旅客就能像進出公園一樣,路口非常混亂,成為逃票天堂。 劉小姐表示,每次要下去那個點都很想離職,她說「我也想把工作做好,但為什麼這麼努力還要被投訴?這是什麼工作?讓人心力憔悴、感到崩潰,常在那個路口被旅客罵到哭,希望補足人力。」 立法委員徐永明表示,協調會10月31日開過,台鐵局回應很不確定。台鐵有錢,過去10年東部買列車花500多億,現在又有443億的採購案,合起來快1000億,但台北站人力卻無法改善,上面不是外包出去有收入嗎?結果要增加人手,開協調會補18人不能確定。新進人員、年輕基層幹部是否更加重視?希望台鐵局投資放對重點,不是沒錢,只是過去都在浪費。 台北站每年雖晉用新人,但2015年至今有39人退休、55人離職;2008年共188名員工,但上下車旅客3979萬2782人,2019年員工只剩161人,2018年上下車旅客卻高達4407萬7231人。依據一例一休計算,工會訴求,台鐵局應增補台北站人力至215人,並開設足夠售票窗口,妥善安排站員休息時間,避免連續工作無休息情形,加強台北站各項中英文告示,才能因應首都車站旅客需求,避免員工過勞,符合勞基法34條規定。

  • 遭影射收票 黃德清提告

    遭影射收票 黃德清提告

     被影射收受八仙門票的新北市消防局長黃德清,昨日前往台北地檢署,控告八仙塵爆活動主辦人呂忠吉與自救會陳姓志工、自救會發言人林緯3人涉嫌加重誹謗罪。  黃德清強調,他將與律師研究另提起民事求償訴訟,所得會全數捐給八仙塵爆案罹難者家屬。  黃德清說,呂忠吉前天在記者會上影射他收取八仙門票,完全是子虛烏有、非常嚴重的指控,對他個人已造成傷害,也抹殺當天現場所有值勤救災的消防人員、義消及志工的努力,是相當不道德、不負責任的作法。  他說,事後呂忠吉打電話給他,試圖解釋沒有指涉他,但呂以開記者會播放錄音帶方式,傷害他個人名譽,他只有靠司法釐清事情真相,要以司法訴求還公道。  黃德清表示,呂忠吉前天曾打電話給消防局公關科長,語帶威脅說若提告,就要反控他誣告。但呂在記者會散布不實的謠言,公然影射他,非常可惡。  他指出,爆料者提到的報案911,事實上報案專線是119,另爆料者說第三大隊的「局長」,但第三大隊只有大隊長,因此爆料內容都是很可笑的事。

  • 收票衝突揍人?影城演玩命關頭

     好可怕!《玩命關頭》在電影院收票口真實上演。位於花蓮市火車站前的電影城,前天晚間二名收票員,在收票口遭四名男子不分青紅皂白用安全帽痛毆後離去,造成其中一名收票員因眼鏡被打碎割到臉頰而縫了約十針。花蓮警方懷疑跟當晚的購票糾紛有關,已針對影城所提供錄影帶來追查嫌疑人。  廿七日晚間十點左右,一名年輕父親帶著六歲兒子與六名朋友前往花蓮電影城看電影《玩命關頭6》,但入場時遭韓姓與唐姓收票員以該片為「輔導級」,禁止十二歲以下孩童入場為由,不讓該名男童入場。  之後,生氣的父親帶著朋友一行人至一樓售票口退票離開,過了約廿分鐘,突然有四名男子持二頂安全帽上到六樓收票口,將二名收票員工打傷後逃逸。而被毆打的二名員工中,其中一名因眼鏡被打碎而割到臉部,臉頰縫了約十針,目前還在醫院休養觀察。  「最近不敢看電影了。」在影城買票的黃姓民眾聽聞此事件後覺得好恐怖,他說收個票就莫名被毆,如果看電影時太嗨會不會也被揍?因為花蓮只有一家電影院,最近會比較少去。  豐川派出所所長韓翔宇表示,已受理報案,但二員工被毆是否和這名父親帶男童入場遭拒有關,則有待釐清,不排除為教唆傷害事件。目前已針對影城所提供錄影帶、並看附近的監視器來追查嫌疑人。

  • 花蓮影城收票員遭人毆打 警方查主使者

    花蓮電影院傳出男子攜帶未成年者欣賞輔導級影片「玩命關頭6」,因為收票員堅持未成年者不得入場,事後男子疑似率眾到現場打傷兩名收票員。警方獲報前往調查,根據調閱監視器畫面,表示揪眾傷人者,和之前被拒入場者應該不是同一人。 不過警方在調閱現場及路口相關監視器畫面當中,看到男子離開時,確實與揪眾打人者在樓梯間相遇,但兩幫人並沒有互動,警方已經鎖定相關涉嫌人,進一步釐清案情。

  • 鳳凰古城收票惹議 傳願降價

     湖南鳳凰古城開始收門票引起大陸輿論批評,甚至有人發動抵制,導致古城內商家生意清淡。面對外界批評壓力,鳳凰縣當局昨天堅稱,這是徵詢多方意見,但會逐步考慮降價。  綜合廣州日報、經濟之聲「天下財經」等報導,鳳凰古城收門票風波已逾一週,官商合演的「門票經濟」雙簧,既不叫好又不叫座,進退兩難。  有「中國最美小城」之稱的湖南湘西鳳凰古城,在鳳凰縣當局宣布10日起開始收套票人民幣148元後,引發爭議,並引起大陸民眾反彈,有人已發起「五一」(勞動節)假期不去鳳凰古城旅遊運動,古城內也有數千商家反彈,發起遊行或罷市表達對這項政策的不滿。  隨後,更有大陸媒體報導,鳳凰古城收門票,預計每年將新增門票收入約1億多元,保守估計政府收入也將提高達5000萬元;對官方「殺雞取利」行為,民怨四起。  根據報導,雖然古城內大部分商店昨天仍正常開門迎客,但許多商戶表示,往年此時,鳳凰古城生意火爆,如今卻冷清許多,門票新政實施以來,每天的收入都不到往年同期的一半。  面對壓力和遊客銳減、商家生意清淡等狀況,鳳凰縣副縣長蔡龍聲稱,不能以幾天的遊客狀況來判定,而且憑票進入景區的政策「已徵求多方意見,鳳凰縣絕大多數人是贊成的」。  他說,鳳凰古城經政府投資建設、公司宣傳營銷,成為旅遊產品,大家消費產品「付出一些成本,也是應該的」。  不過,面對壓力,報導指,先前堅稱不會調降票價的鳳凰縣當局說,會逐步考慮降價,直到免費。最新消息稱,鳳凰古城門票價格,對學生已降低為20元,免費入城的群體擴大到周邊地區。1020418

  • 台北公車 司機很忙

     台灣學長開車載我們去陽明山,路上講起關於台北交通的趣事。某年他接待一位來訪學的大陸教授,教授問:「遠嗎,要坐出租車嗎?」,他答不用,「公車就行」,教授聞言大驚:「公車?公車可以坐嗎?」「對啊,公車很方便。」「哎呀!台灣這麼親民啊,我私人的事,也可以坐公家的車啊!」  我們年輕人自然不會鬧這個笑話,港台節目看得多,還覺得說「公車」比「公交車」更時髦洋氣呢。可是即便名字會叫,台北的公車在我看來,仍然有許多新奇。而其中最令人感歎的,就是司機和乘客都比大陸的事情多,卻好像都更平心靜氣。  台北公車要招手才停,下車也要先按響鈴,司機會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沒人上下的話,這一站就開過不停。招來了車,你還不能一股腦往上竄,因為不同於南京公車一律前上後下,這裡的車從哪個門上,似乎各有規定,規定卻又不是規律,我常常是從眾而行。這還不算,上車時還得多用一個心,要在車門仰視司機的座位上方,看好了亮燈的是「上車收票」還是「下車收票」,得在該你刷卡的時候刷卡。  公車的票價也不完全統一,大致按路程長短分成一段票、兩段票。若是一段票當然比較方便,不管上車下車什麼時候付,總歸一刷而已。兩段卻不一樣,那一次我從台北市坐到永和,上車時看到「上車收票」,我「嗶」了一下,下車時剛要走,忽然一瞥發現怎麼又亮的是「下車收票」,糊裡糊塗的又遵命再「嗶」,下車一琢磨才恍然,這就等於收了二段票的錢啦。  不過另有一次去中和卻不同,上車顯示的就是「下車收票」,不過司機在乘客上車時,發了一張塑膠製書籤一樣的小長條,我不懂,只有像林黛玉進賈府似的暗自觀察有樣學樣。原來,這是司機記錄你坐車長短的標記,乘客下車時再把這張小條還給司機。看著這小簽,我總想起古人的尺子、籌碼,甚至朝笏,總之,是陣陣古意古風。  這樣聽起來,好像坐個公車很麻煩,但其實在台北坐公車的心情是不錯的,這最重要的原因,只有兩個字:「謝謝!」。上車,司機說謝謝,乘客答謝謝;下車,乘客說謝謝,司機答謝謝。一路坐車,一路聽幾十遍的「謝謝」,每個人都習以為常,隨意自然卻又並不敷衍。即便在H1N1的陰影下人心有點惶惶,司機乘客大多戴起了口罩,但那一句「謝謝」仍然沒有被忽略──台北公車的司機面前有麥克風,不至於像大陸很多城市,司機說話都得用吼的──在那個略帶緊張氣氛的時期,一種城市文明與精神的堅持,一種對平常生活的信心和鼓舞。  我看過司機等阿嬤坐穩再開車,看過司機幫問路的乘客仔細指點下車換乘的路線,看過司機跟小朋友耐心逗答。最有趣的是,耶誕節那天,我坐的公車車廂裡綁了好多彩色氣球,而司機伯伯,居然黏了白鬍子,穿了紅衣紅毛黑靴子,變身耶誕老公公。上了這樣的公車,不會心一笑都難。  台北公車,司機很忙。然而忙中不亂,忙中有禮,我坐得充滿新奇,也坐得舒適溫馨。

  • 服務九千小時 台鐵志工獲金牌獎

    高齡八十三歲、台鐵台中站志工林仁沐,加入台鐵志工行列逾十年,累計服務時數超過九千小時,他不間斷的服務榮獲九十八年度行政院志工服務金牌獎,是內政部從九十年度實施志工服務獎勵制度以來,台鐵獲獎最多的第一人。林仁沐說,服務旅客讓他覺得快樂,還會繼續堅守收票口的崗位。 經常出入台中車站的通勤上班族、學生,應該會對收票口這位白髮志工林仁沐印象深刻,不管是刮風下雨,清晨六時他就準時出現在第一月台收票口,一方面監視出口閘門,排除車票夾片,並協助收票及加蓋車票證明章。 若有心存僥倖、偽購票者,以為林仁沐「年老可欺」,從他這一關逃票很容易,那可就大錯特錯,老經驗的林仁沐總能及時揪出想逃票的年輕人並機會教育一番。 林仁沐曾擔任國小老師,後因肺病離開轉往報社當職員,直到七十多歲才退休,廿多年前太太因車禍身亡、三個孩子也長大成家立業。退休後他想到當志工來服務社會,八十九年加入台中站志工行列,從未間斷服務,總服務時數超過九千小時。 林仁沐擔任志工過程中,從行政院志工服務銅牌、銀牌到金牌獎,一路過關斬將。林仁沐說,得獎不是最重要的,服務旅客讓他樂在其中,他不覺得自己是在「工作」、累計時數,所以只要有體力,他就會持續堅守收票口崗位。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