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改變大人的搜尋結果,共11

  • 你對自己外表滿意嗎?孩童的誠實回答感動百萬大人

    你對自己外表滿意嗎?孩童的誠實回答感動百萬大人

    你是否也對自己的外表感到沒有安全感呢?在現今的社會,充斥著別人對我們外貌的各種評論、雜誌中經過修圖的亮麗模特兒照片,在在影響著我們對自己樣貌的自信和價值。想想最後一次你對自己的身體感到滿意是什麼時候呢? \n分別在臉書和Youtube平台上擁有勵志頻道的「Jubilee」團隊,訪問了50位男生、女生、小孩、大人、各種年齡層的人,一個共同的問題:「如果你可以改變身體的一個地方,你想改變哪裡?」 \n訪問首先從大人開始,聽到問題後,不管男女生,立刻紛紛提出自己最不滿意並想改變的部位,不論是大額頭、大耳朵等,許多人都曾遭受他人的揶揄和笑鬧。 \n接著訪問對象轉換到小朋友們,他們一開口,瞬間感受到大人、小孩間思維的不同,「我想要美人魚尾巴」、「我想要鯊魚大嘴,因為可以吃很多東西」、「想要一雙可以飛的翅膀」,同樣是想改變,但卻多了點童趣、想像,和似乎不是美醜因素而做出的改變,甚至有小朋友很滿意自己的身體,表示並不想改變任何地方,令大人們十分改動。 \n最後,一位老奶奶表達了令人動容的內心話:「很多人會擔心變老和長皺紋,可是我卻喜歡我的白髮。之所以我選擇保持自己的原樣,是因為如果我改變了我的相貌,那就不是真實的我了。」

  • 許程崴舞生死 任憑肉身撒野

    許程崴舞生死 任憑肉身撒野

     「我覺得死亡並不可怕,一個人的死亡就像一個人的出生,同樣值得歡慶。」現年29歲的編舞新銳許程崴(見圖,杜宜諳攝),家裡開設生命禮儀公司,自小他在棺材、骨灰罈間穿梭、成長,對生死接觸得早,也有獨特的看法,並將其融入創作中。近期推出新作《肉身撒野》,探討生、死、靈魂與肉身之間的關係,5月中旬在高雄春天藝術節演出。 \n 無懼!童年在葬儀社度過 \n 許程崴表示,當年他跟著姊姊的腳步,誤打誤撞闖入舞蹈界,在考上高中舞蹈班之前,是一個打籃球的小男孩,「在讀北藝大舞蹈系期間,為了創作而探索家族,將我眼中所見的世界化為作品的過程,也改變了我的一生。」 \n 許程崴表示,家中親族開設禮儀公司,從小他經常被忙碌工作的大人安置在葬儀社、太平間或是焚化場等地,與堂兄弟姊妹在棺材、骨灰罈中玩躲貓貓,曾因為躲進棺木而被大人罵,也對孝女白琴哭泣的方式感到好奇,「小時候不懂得害怕,也不懂大人們在忙什麼,長大了才知道,原來大人們在忙這麼嚴肅的事情。」 \n 許程崴說,在學生時期創作雖獲得肯定,但是也遇上瓶頸,嘗試各種現代舞題材,始終找不到著力點,「我開始問我自己是誰,我從哪裡來,我為什麼要編舞,從這些問題中找答案。」 \n 獨特!創作聚焦鬼怪死亡 \n 為了尋找創作的獨特性,許程崴開始訪問家人,從中了解生命禮俗、傳統祭儀,並融入作品。2012年作品《喪》,描述陰間裡歡鬧鬼怪迎接亡者的狀態,獲得文化部舞躍大地舞蹈創作比賽優選獎,2015年作品《禮祭》則描述亡者初抵陰間不知身在何方,以紅色的燈光表現陰間場景,並在演出過程中點香、拜拜,象徵生與死的連結、亡者與親人的連結。此作曾於2016年前往英國愛丁堡藝穗節演出,今年底也將再度受邀前往香港演出。 \n 此回《肉身撒野》許程崴再度探討生死議題,「這是我創作的另一個階段,我不明確使用有形的葬儀符號,好比拿香,而是回歸身體表現,安排舞者以身體表現人生的苦難與歡喜,以及面對罪惡時身體的扭曲,這是一場屬於肉身的狂歡。」 \n 《肉身撒野》將於5月19日至20日在高雄駁二正港小劇場演出。

  • 盧廣仲首任戲劇主角 瞿友寧讚演技佳

    「植劇場」系列作品「花甲男孩轉大人」找來歌手盧廣仲出演戲劇男主角,對於他的戲劇表現,導演瞿友寧大讚,「廣仲的表演讓我起雞皮疙瘩,真的很感動。」 \n 「花甲男孩轉大人」今天在大稻埕霞海城隍廟舉辦開鏡記者會,導演瞿友寧及李青蓉率領演員盧廣仲、蔡振南、王彩樺、龍劭華、今子嫣、康康等人出席。 \n 該劇講述一名叫「花甲」的台南男孩故事,身為大家族的長男,從小擁有全家族的關愛,但因身體欠佳,又遭遇家中一連串變故,讓花甲對於人生的態度開始改變,而圍繞在花甲身邊的家人、朋友們也都影響著花甲的人生。 \n 「花甲男孩轉大人」故事帶出年輕人對於「家」、「文化」、「習俗」的反思,劇情提到「鬼神」與「死亡」,更增添對於生命的思考。 \n 對於盧廣仲首次擔任主角的演出表現,導演瞿友寧讚,「廣仲的表演讓我起雞皮疙瘩,真的很感動。」盧廣仲飾演的花甲,是個擁有靈媒能力的少年,盧廣仲說,他自己跟花甲一樣,在大學畢業的時候也對於未來感到徬徨,而他在戲中的角色扮相,絕對會讓觀眾認不出來,他笑稱,「連我上廁所看到自己都認不得。」 \n 「花甲男孩轉大人」有不少資深演員力挺演出,其中王彩樺戲中飾演盧廣仲的清潔工母親,必須全程素顏演出,她自誇,「大家都說我素顏很漂亮。」龍劭華則演出二哥光煌,更是在記者會上大呼,「不要酬勞也要演出小棣老師的戲。」飾演三哥光仁的康康也硬擠出10天來參與演出。1051115 \n

  • 教學生用環保筷 爸媽跟著做

    教學生用環保筷 爸媽跟著做

     「環保從教育著手,小孩具有開始改變大人甚至世界的力量。」導演林育賢說,有次看到媽媽帶小孩吃麵,當媽媽正要拿免洗筷,小孩不僅制止更主動拿出環保筷,這時才知從小扎根的影響多深遠,讓他留下深刻印象。 \n 劉和然表示,今年的世界地球日最主要的一個亮點就是從教育著手,將這些環保課程融入教育中,各校遴選出「環保小局長」,除了邀請這些小局長參加各項市府環保活動,更希望透過他們,影響家長做環保。 \n 另外,這次也組成環境教育教材編輯群,結合環保專業與學習心理學,兼顧兒童身心發展,編輯包含節電、省水、資收、減廢、生態等環保議題的在地化教學,提供國小各年級學習使用。 \n 林育賢說,小孩具有改變大人甚至是世界的影響力,過去常忘記帶環保筷,但有次看到媽媽帶小孩吃麵,正當媽媽隨手拿起免洗筷,小孩卻說,「老師有教我們要使用環保筷,我有多一雙給媽媽用」,從此他再也不會忘記帶環保筷出門。 \n 他強調,愛護地球很簡單,舉凡種樹、多使用環保筷都可達到目的,過去曾拍過《種樹的男人》紀錄片,當時也曾種下一棵小樹,三年後歷經風雨,如今已比他還高挺,希望大家也能一起加入環保行列。

  • 憧憬愛情 伊人不憔悴

    憧憬愛情 伊人不憔悴

     歌手、 作家、評委,讓伊能靜擁有多重身分,在「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後,伊能靜突然明白,她其實可以做一名不錯的電影演員。直到電影《銅雀台》中悲涼落寞的伏皇后的出現,她發現她們的靈魂相遇了:「我覺得她正在那個大時代跟我對話。」伊能靜說,伏后激發了她前所未有的表演慾望,而她真正的夢想不是做一名MOVIE STAR(影視明星),而是FILM MAKER(電影製片人)。 \n 伊是大人與小人的奇妙組合 \n 《銅雀台》中的伏后,是謀害曹操的幕後主謀之一,為了心中「匡扶漢室」的正義,她不僅忍受漢獻帝的無能,也接受了被曹丕淩辱的事實。對於這樣的一個角色,導演最初是不看好伊能靜的,因為導演認為現在的伊能靜不過就是選秀舞台上的評委,對表演一定很生疏;而周圍不少人也反對,因為這個曾被「粉絲」稱為「公主」的偶像出身的台灣藝人,怎麼可能展現出後宮女人的腹黑與氣場? \n 可是,台灣導演侯孝賢的那句「伊能靜是大人與小人的奇妙混合」的評語,讓導演改變想法,決定冒險一試。 \n 「導演一直很喜歡侯孝賢,侯導說我是大人和小人的奇妙混合,剛好是他要的感覺。其實,我進劇組之前跟導演連面都沒有見過,那時候我正在德國做一個酒莊的活動。接到邀請,我以為無非就是宮鬥劇裡的種種,不是兇殘暴戾,就是性壓抑。 \n 除了《銅雀台》 我一事無成 \n 直到看完劇本,我覺得我跟她的靈魂相遇了。我用視頻跟導演聊角色,激動時就一邊說一邊演,恨不得把所有角色都演一遍。」那一晚,伊能靜與導演一聊就是6個多小時,從黑夜聊到天明。 \n 在眾人眼中,伏后是一個腹黑女人,但在伊能靜心中,她不腹黑,至少比《後宮.甄嬛傳》中的甄嬛「光明」得多。「甄嬛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生存,她如果不這樣做就無法在後宮生存下去。伏皇后不是,她是一個好皇后,為了自己的使命和信仰而生存,我覺得她就像女版荊軻,其實是有勇無謀。如果她真的有那麼一點心機或者說智慧的話,她就不會死,也不用死。」 \n 拍完《銅雀台》,伊能靜突然有種久違的失戀的感覺。「我真的太愛這個角色了,雖然戲份不多,但這個人物身上有著強大的閃光點。其實今年除了《銅雀台》,我可以說一事無成,推了無數的戲,推到我的工作團隊都很失望,覺得沒有成就感。但我覺得,就像你之前的戀人是那麼的完美,你怎麼可以再找一個不如他的呢?所以,我推掉所有片約,一心就為《銅雀台》。」

  • 鐵人夢語-習慣養成就不會懶

     這幾年行政院推動「打造運動島」,各民間團體努力辦理各項運動賽事,都會區也紛紛設置運動中心或運動場地,雖然運動人口大有增加,但規律運動人口比例仍不到三成,遠低於國際平均水準,也難怪愛運動的馬英九總統對會對這樣的政績不滿意,希望國人克服心理因素,不能再「懶」得動了! \n 不常規律運動的人總會有很多理由,有人覺得不方便,有人覺得沒同伴,最多的理由就是「沒時間」。大人說要顧三餐,沒體力也沒時間運動,結果有體力有時間的小孩則因為沒大人陪,只好也關在家裡做手指運動(玩電腦),長期下來,運動風氣自然無法提升。無論是外在條件或心理因素,我認為關鍵都在於沒有「從小養成運動習慣」。 \n 有運動習慣的人,自然會想辦法擠出時間來運動,以最簡單的跑步來說,只要踏出門就可以跑。就算遇到惡劣天氣,還是有許多室內運動可做,最近流行的鄭多燕瘦身操就是一例,都會辦公族也可以多爬樓梯。所以問題不在時間地點,而在有沒有運動習慣。 \n 習慣如果從小養成,通常不容易改變,而小時候最能培養習慣的場域,當然就是學校,很可惜,台灣智育掛帥的教育觀念不僅沒能讓孩子養成運動習慣,甚至大量限制孩子的運動機會。現在體育課被借課的情形雖然減少了,也有不少學校努力推動各種運動,但整體來說,體育仍被視為「次要」科目,多數家長也不把運動看成必要,孩子在缺乏激勵的情況下,習慣當然難以養成。 \n 提升大人的運動風氣,往往需投入不少成本,但養成孩子的運動習慣,其實只要改變心態,短期成效雖不易見,但長遠成果必豐。 \n (作者為康軒文教集團董事長)

  • 《人間好文》八分之一大於一

     小孩有段時間長住老聚落,是會終身受益的。老聚落最懂得敬天與畏人,打從襁褓起,小孩就在大人懷裡,靜聽家常,最有人世之安穩;然後,再由大人相繼接手、輪流抱著,那人情之溫厚、風日之閑靜,自然會沁入嬰孩的心魂深處。 \n 有一回,我在台北搭車,計程車司機是六十來歲的歐吉桑;途經敦化北路,林蔭道上蓊蓊鬱鬱,但見路旁有一婦人,推著娃娃車,迎面而來;司機深深望了一眼,然後,轉頭言道,「你知道嗎?到了我這年紀,最希望的,就是有這樣的孫子可以抱抱!」 \n 我當然知道。 \n 自年少以來,我好幾個重大的人生抉擇,都沒讓二老稱心;他們常用閩南話說我,「大主大意」。但作為長子,我很明白,他們渴望抱孫;我也清楚,這事對於他們,更對於我自己,可能比什麼都重要。因此,那年八月,我和內人開始交往,一看合適,十一月訂婚,十二月更馬上結婚。速度之快,快到內人來不及「心理準備」。婚後數年,夫妻難免齟齬;每回爭吵,她總要數落我,當初都沒讓想清楚就糊裡糊塗嫁進門了! \n 呵呵!有些事兒,可真不能事先完全想清楚的。 \n 一個寶,眾人圍繞寵愛 \n 譬如結婚,譬如生子。 \n 於是,隔年十二月底,長女出生。 \n 長女才出生,我的老同事蕭春生老師題字相贈,曰,「三千寵愛在一身」。果然,作為家中頭一個第三代,二老的欣喜,豈只非常!事實上,不僅欣喜,他們簡直興奮!內人生了長女後,在我茄萣老家住了好一陣子;那晌,假日我回茄萣,返抵家門後,總得枯等半個小時,還未必輪得到我這當爹的抱抱女兒。總是家父先抱,家母再抱,然後內人,接著又是孩子的叔叔與嬸嬸;他們口中唸道,先抱一下就好;然後,個個愛不釋手,也個個忘了我這爹已然一星期沒抱過閨女了。 \n 早抱晚抱,並不要緊。要緊的是,我每週這麼一趟,回家坐在客廳,忽然像個旁觀者:看他們這般疼愛,固然是好;天倫之樂,和和熙熙,孰曰不宜?但這疼愛,顯然,有些過了頭。我感覺他們的亢奮,已處在一種發燒狀態;離該有的平常之心,實在遙遠。家裡一群大人,圍繞著一個嬰兒團團轉;但凡孩子一哭,他們東慌西張;孩子一病,他們手忙腳亂。尤其家父,自我懂事以來,看他一向淡定;豈知才有了孫女,性情一變;以前從不說人是非,但這回卻連續數落了某位鄰居,就只因那人弄哭了他的孫女。更別說,小孩一旦生病,夜裡才微微發燒,他便急忙慌張,催著要送醫院、要掛急診。老人家疼愛孫子,雖說天經地義;但如此反應過度,當然是寵溺太甚。 \n 我勸了幾回,但完全沒用。不勸還罷,真勸了,有時反倒越演越烈,完全適得其反。深知無效之後,也只好另謀他圖。 \n 我還向內人提過了幾回,初初她隱約有感,卻不甚在意。於是,孩子一天天長大,知覺漸增;全家人的寵溺,對其性情之影響,也逐日可見。那會兒,才六個月大的娃娃,竟已驕縱出某些乖戾之氣;襁褓中的娃娃,已清楚感覺得到:所有的不如意,但凡哭鬧,爺爺就會「乖乖順從」。一旦「擒住」了爺爺,她便可恣意而為。如此情狀,我在一旁,看得心驚。此時,內人也瞿然警醒,急急問道,「怎麼辦?」 \n 我只回答,「趕快生第二個!」 \n 二個寶,姐妹相伴成長 \n 六個月下來,我非常明白,理性說服的力量,其實有限。若真勸不動,與其徒耗口舌,不如從根本形勢改變起。是的,形勢比人強。若一味迷信理性,只會讓自己進退失據;若老愛強調溝通,也難免無以為繼。多言無益,只有「量變產生質變」,形勢改變了,一切才可能翻轉。換言之,唯有趕緊生第二個,到那時,一家子的大人,不僅二老,還包括內人,甚至也包括我,真正的平常之心,才庶幾可得。 \n 因此,又十個月後,二丫頭出生。這回,蕭老師依然題字相贈,曰,「也好!」 \n 來這「也好」,可真是好!二丫頭出生沒多久,大女兒便開始激烈的大調適。人生的調適,越早越好;副作用既小,受益也深。這時,她一歲四個月,都還算早。從「三千寵愛在一身」,開始得和「也好」妹妹平分關愛,甚至,不時還需稍讓三分。隔陣子,離開茄萣,一家四口都回到了池上。那時,「也好」身子孱弱,經常生病;一發燒,三十九度起跳,動輒四十度,嘔吐更尤其厲害。我夫妻照料未及,大女兒就得一旁幫辦。竟日忙亂中,碗筷甚至無人洗滌,狼藉一堆;內人沒輒,只好試著教她洗碗。站在椅子上,大女兒顫顫危危,當然洗不乾淨;但是,也只能將就著。這時,她未滿兩歲。 \n 從此,她性情大變。過了這段調適期之後,原有的乖張,已然隱去;照料妹妹的當下,也真正成了大姐。大姐開始分擔家務,開始照顧別人;在這樣的形勢下,一天天變化,變得溫婉,變得忠厚。於是,她生命有了第一次的大翻轉。 \n 暑假過後,內人銷假,返校上班,帶著大姐也同住教員宿舍。至於二丫頭,則由茄萣二老照顧。說是照顧,其實也是陪陪二老。此外,我始終覺得,小孩有段時間長住茄萣那樣的老聚落,是會終身受益的。茄萣是個三百多年的老聚落,要不親戚,要不鄰里,往來極為頻密。打從襁褓起,小孩就在大人懷裡,靜聽家常,最有人世之安穩;然後,再由大人相繼接手、輪流抱著,那人情之溫厚、風日之閑靜,自然會沁入嬰孩的心魂深處。這對小孩性情之助益,比起幼教專家吹噓的種種方法,都來得更真實,也更深切。 \n 更何況,這樣的老聚落,最懂得敬天與畏人。教育部的品德教育之所以完全失敗,之所以越是推行、學生越壞,正因為他們始終執著於西方觀念,從不知回返台灣數百年、中國幾千年來敬天畏人的古老傳統。事實上,只有回到自己的老傳統,才可能獲致真正的新生命。茄萣祭祀繁盛,別的不講,單單每天清晨,家母先到家中三樓,向神明、祖先敬奉清茶,然後,再帶著孫女,緩緩走到廟裡,一級級樓梯,拾階而上,先上香禮拜,後喃喃祝禱。在這樣的裊裊馨香中,她們祖孫的每一天,都可以既深穩又清揚;歲歲年年,日日如新,一如那天天初昇的朝陽新亮。 \n 二丫頭住茄萣,雖然甚好,但溺愛的問題,卻仍難免。較諸大姐,那寵愛,其實不遑稍讓。所幸,她發育慢,不似姐姐早熟;因此,寵溺之影響,不算太甚。但等稍稍長大,還是多有問題。她天生會撒嬌,沒事總像麻糬般黏在爺爺懷裡;爺爺一開心,啥事都依她。她依賴心又重,啥事都要二老代勞。到頭來,二丫頭竟成了不折不扣的千金二小姐。這當然不行。她不能讓人老呵著、老護著。她依賴的壞毛病,至今無以根治;但形勢若有扭轉,自然還會稍稍好些。 \n 三個寶,細心默契教養 \n 於是,她的小弟薛朴出生。那時,她已滿三歲。因為年紀稍長,面臨「失寵」的心理調適,比起大姐,其實困難許多。小弟薛朴出生,不僅大人重心紛紛他挪,連大姐也無心旁顧。依賴成習的二丫頭,頓時失落;直至如今,她與小弟仍經常多鬧矛盾;姐弟間合縱連橫,她總落居下風。因此,她失衡甚久,動輒哭鬧。但哭鬧之「成效」,其實有限。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她也只能慢慢調整自己了。 \n 然後,問題就又轉到了薛朴。認真說來,薛朴上有大姐、二姐,這時,還另有堂哥、堂姐,換言之,他已是家裡頭第五個孫子,二老理應一片平常之心了才是。但其實不然。一則二老認定薛朴是長房長孫,總是另眼相看;二則薛朴天生喜氣,特別討二老歡心;第三,也最要緊的,薛朴住茄萣最久,他連續住了整整一年有半。 \n 在那一年半裡,他幾乎是整個街坊的中心。每天但凡爺爺抱著,或是奶奶牽著,剛剛走出屋外,街坊中「阿朴」之聲,便此起彼落,不絕於耳。左鄰右舍要不輪流著抱,要不走過來輕擰一回,要不就笑臉照他一眼。若到廟裡,不論識與不識,也都喜孜孜地望他摸他;這喜孜孜,與廟裡裊裊馨香中的深穩清揚,格外相稱。薛朴的喜氣與可愛,除了源於天生,也受益於那一年半的人氣薰染,更感染自街坊鄰里的笑語清和。(上)

  • 我見我思-當孩子們站出來

     馬祖博弈公投原本非常冷清,直到十三歲少女黃玟嵐及馬祖青年們挺身而出,外界才驚覺這場公投的重要性;如同彰化、台中學生決心保護白海豚而反對國光石化,當孩子們為了環境生態紛紛站出來,台灣未來的希望,就在這群孩子堅定的眼神之中。 \n 七月七日即將登場的馬祖博弈公投,其實是一場大人們的遊戲。連江縣長、官員與部分民代強調,馬祖發展只剩下這一條路;即便澎湖博弈公投已經失利,許多馬祖大人們仍然滿懷賭場能夠帶來繁榮的美夢。 \n 然而,當大人們宣稱為下一代打造未來時,下一代想像與期待的未來,卻與很多大人截然不同。就讀新北市自強國中二年級美術班、媽媽是馬祖人的黃玟嵐,在馬祖念過三個月小學後,就深深愛上了這座島嶼,決定改變這場原本只屬於大人的「馬祖前途公投」。 \n 黃玟嵐寫了一封信給「馬祖反賭青年」召集人曹雅評,感性強調:「馬祖人,當你們看到從小住到大的亂石砌變成冰冷的高樓,孕養自己土地被迫冠上賭島惡名,不心疼嗎?連我這個不是馬祖人的小小學生心都快疼死了,你們還不心疼?」這個孩子想像中的馬祖未來,並不是「拆了祖厝,生態破壞殆盡,變成滿坑滿谷的渡假村其中一個」。 \n 就讀世新大學研究所的曹雅評則強調,到台灣本島念書工作後,才驚覺「原來家鄉如此特別」,因此她透過臉書串連志同道合的馬祖青年,以行動積極表達對於家鄉的關懷。而在年輕人的號召下,不少馬祖知識分子深受感動,開始提筆為文及自費印製傳單,讓反賭年輕人不會覺得孤單。 \n 相同的景象,早在去年初反國光石化運動中就已上演。當時五十多位兒童齊聚總統府前,以大張明信片寫下他們的願望:「馬總統,我們不要化工廠,請給我們一個機會看白海豚」;彰化、台中地區三千多位高中生更連署反對國光石化,彰化高中、彰化女中同學還利用下課時間在校內靜坐以表達立場。 \n 彰化、台中地區高中生的連署與靜坐,讓外界了解這些孩子們雖然期待家鄉經濟發展,但更在乎環境生態的永續發展;黃玟嵐的一封信與曹雅評的積極串連,則讓馬祖博弈公投突然熱了起來,不少馬祖年輕人從冷漠轉為決定返鄉投票。這些行動已在在顯示:許多大人口口聲聲「讓下一代過得更好」,卻從來不了解下一代最想珍惜的東西。 \n 當孩子們紛紛為了這片土地(不論是本島或離島)站了出來,其代表的意義非常清楚:請大人們不要替我們決定未來,我們的未來,由我們自己決定。這些孩子們當然還不夠成熟,也還不懂得工作與生活的艱辛,但他們絕對有權利、也有能力表達,他們最在乎的東西、最珍惜的核心價值是什麼。 \n 「年輕人都願意站出來,我們怎能繼續當潛水艇!」這是馬祖北竿中山國中校長王花的心聲。不論馬祖博弈公投結果為何,現在勇於對公共事務表達關切的孩子們,才是馬祖未來發展的希望。

  • 認養國外5位貧童 未婚李忠諭滿口兒女經

    認養國外5位貧童 未婚李忠諭滿口兒女經

     未婚的牙醫師李忠諭(見圖中,吳敏菁攝)已經是五個孩子的爸爸?!二年前透過台灣世界展望會資助五個國外兒童,因工作忙碌很少出國的他,透過資助兒童計畫將愛送到世界角落,也與這些陌生國家有了情感的聯結,每年收到孩子寄來卡片,感受他們的成長,內心就有當上老爸的喜悅。 \n 李忠諭平常工作忙碌,每周固定一天到南投仁愛鄉霧社等山地支援牙科醫療服務,兩年前有感而發,得到女友許可,一口氣認養了國外五個貧童,他說原本只是想在能力範圍內幫助別人,沒想到遠方孩子,反而帶給他鼓舞的力量,開啟他的新視界。 \n 他說認養的五個小孩分別是非洲獅子山共合國、東歐耶路撒冷、亞洲的印度、拉丁美洲的海地和中國新疆等,共有三男二女,來自不同國家、種族、膚色,他們大多來是貧困務農的家庭,父母靠著打零工勉強維生、甚至少有工作機會,但有資助,他們現在都能上學了。 \n 李忠諭說現在常和女友聊「兒女經」,一起興致盎然地去瞭解、探索這些國家,原本相當陌生遙遠的地方,慢慢在心理上親近起來,習慣付出了以後,又投入參與山地醫療的服務,更體會到人生是以服務為目的,女朋友和父母也都很支持,是「孩子」改變了大人,讓大人對人生有更多感動、更努力去學習。

  • 我有話說-別拿小小彬出氣!

    近日,看到有民眾在臉書(facebook)上組成「我最討厭小小彬」的粉絲團,筆者深不以為然。 \n因為看到小小彬在螢幕上大量曝光,表現過於油條而失去了原本孩童應有的單純,就將他視為標的組成「我最討厭小小彬」的粉絲團,發起人甚至寫著:「雖然我不惹人喜歡但不要人身攻擊我歐」還將小小彬的頭打上一個紅色禁止標誌,儘管裡頭不乏理智的網友替孩子喊話,但這樣一個組織單單從標題上,無論如何想必已徹徹底底傷害一個才五歲娃的心靈。一個孩子知道有很多人不喜歡他,被輿論重傷內心所帶來的衝擊,是一個歷經磨練地成熟大人能體會的嗎?反過來身為大人的我們遭遇相同經歷,又有幾人能承擔得起? \n孩子的心彷彿一張白紙,正因為原始的單純,心智未發展成熟下,一舉一動易隨著世俗流走或輕易受到誘惑,大人們即以自己世俗的眼光去批判一個僅五歲的孩童,有無深切思考事實的背後,是誰讓小孩受到改變?誰讓無邪的外表變得油條?媒體?大人?為了衝收視的幕後製作?粉絲團何苦找一個沒力量的孩子做箭靶?而不將目標轉移至背後操弄者。 \n筆者以為,「我最討厭小小彬」粉絲團的作法不僅傷害了小孩,也令孩子殘酷地提早瞭解社會的真相與複雜面,將會讓他變得更世俗,這樣的結果難道就是粉絲團想要的嗎?

  • 大人要先改變自己

    朱曉卿看多了氣急敗壞的家長帶著孩子來見她,劈頭就數落孩子有多壞。朱曉卿認為,家長才是孩子改變的關鍵,同理才能引發改變。但是,當她要求大人先改變自己時,通常大人們的反應都是「那太難了」,這時她會反問對方:「那可見要孩子改變又有多難。」 \n對於親子之間的互動,朱曉卿提出簡單的兩點建議: \n1.大人要先控制自己的情緒:朱曉卿認為孩子會動手打人、口出惡言,多半來自學習,尤其是父母親的身教。她建議父母親在生氣之前,先走進自己的房間,撫平情緒,再來面對孩子的事。 \n2.了解孩子行為背後的意義:朱曉卿曾遇過一個小女孩,總是不停地捶打媽媽,讓大人頭痛不已。後來她問小女孩是否想讓媽媽多了解她一些,多愛她一些,得到的答案果然是肯定的。 \n朱曉卿認為,孩子的表達能力不成熟,很容易讓大人忽略或誤解,大人不能以表面的偏差行為來否定孩子,應設法了解他想表達什麼。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