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放貸人條例的搜尋結果,共04

  • 談吳英案 溫:堅持實事求是

     大陸政府怎麼解決民間集資問題,吳英案判決是一個觀察指標。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昨日在記者會上說,對吳英案處理,一定要堅持實事求是,採取「審慎」態度;此外,應引導、允許民間資本進入金融領域;他透露,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及銀監會正積極考慮將溫州民間金融作為綜合改革的試點區域。  吳英是原浙江本色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2007年3月16日被逮捕,2012年1月18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吳英進行二審判決,維持對吳英的死刑判決,引發社會對非法集資罪的爭論。  溫家寶說,社會確實很關注吳英案,這給了一個啟示,是對民間借貸的法律關係和處置原則應該深入研究。他說,第一、民間借貸應有明確的法律保障,對案件處理堅持實事求是;第二、他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下發了關於慎重處理民間借貸糾紛的案件通知,對吳英案採取審慎態度。  第三、民間金融發展與經濟社會發展需求還不適應,中間存在的問題是,小微企業需要大量資金,但銀行又不能滿足,民間又存有不少資金;他認為,應該要引導、允許民間資本進入金融領域,使其規範化、公開化。  溫家寶說,政府應該鼓勵發展、引導發展規範;他透露,目前人行及銀監會正積極考慮將溫州民間金融作為綜合改革試點區域。  日前人行行長周小川則在記者會上說,民間借貸規範化的底線,是民間借貸不能演變成募集公共存款;他說,人行曾討論和建議,參照某些國際經驗針對民間借貸出台一個放貸人條例,目前仍需要達成共識和協調。  此外,對於溫州金融改革試驗區的建議,周小川也回應,目前針對改革試驗內容,一定程度已取得共識,但也還存在一些難點在醞釀討論;他還說,不見得會掛「國家級試驗區」這個抬頭。

  • 浙高院長:讓民間借貸合法化

    浙高院長:讓民間借貸合法化

     民間借貸已成為大陸地方金融的不定時炸彈,最近爆發吳英案因民間借貸被判死刑,已在全大陸引起譁然。浙江高等法院長齊奇最近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提案,建議制定「放貸人條例」,讓民間借貸不再遊走於法律邊緣,希望透過明確的法律規範,讓民間借貸能正常化與合法化。  《新京報》報導,面對吳英死刑案所引發的熱烈討論,齊奇決定向全國大代會建言,盡快制定民間借貸相關法律法規,讓民間借貸浮出水面,全面陽光化與法制化。  糾紛涉訟愈來愈多  齊奇說,民間借貸有其功能性,普遍存在於社會各角落,對一般中小型企業或微型企業而言,民間借貸可發揮一定功能的融資效果,否則,很多中小型或微型企業將因資金周轉不靈而關門大吉。因而,不能全盤否認民間借貸的貢獻度。  他建議,趕快制定「放貸人條例」,明確營利性民間借貸的性質,確認企業之間的資金調度行為具有合法性。同時他也建議,應適當提高民間借貸利率的上限標準。  他分析,就是因為缺乏明確法令規範,讓民間借貸行為遊走法律邊緣,成為金融監管的漏洞與死角。其實,近年來法院受理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愈來愈多,2011年,全國法院受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60萬8477件,比2010年上升38.27%,涉案金額達1143億元(人民幣,下同)。  他認為,通常民營企業很難從國有商業銀行申請到貸款,幾乎占不到整個貸款總數的10%,民營企業融資不易,只好轉而尋求民間借貸。如果能有明確的法令規範,將可導引大量地下化的民間資金,不再到處流竄,更可以在法律的規範下,用抽水機把地下的「水」抽上來,灌溉地上民營實體經濟的「旱田」。  適當提高借貸上限  根據現行法規,企業間借款屬無效的民事法律行為,他建議放寬限制,允許一定範圍和一定條件下讓企業間的借款合法化。  最高法1991年出台的「關於人民法院審理借貸糾紛案件的若干意見」規定,民間借貸利率不得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4倍,否則超過部分的利息不予保護。  齊奇說,這個規定顯然不合時宜,早與市場脫節,更有違利率市場化改革的目標,已受到各方質疑。他建議適當提高民間借貸的上限標準,或明訂不同地區在不同情況下有不同的利率標準。

  • 社評-從吳英案檢討金融體制

     浙江東陽本色集團董事長吳英,因「集資詐騙罪」二審仍維持死刑判決,引發海內外金融業及法界的關注。以市場經濟觀點而言,單純借貸問題竟被判處死刑,實不可思議。大陸企業家和學者紛紛為吳英請命,認為其罪不至死,有人痛批此案會讓中國落後市場經濟200年!。  吳英的死刑案例,不會發生在市場經濟體中,也不會出現在純粹的計劃經濟制度,只會發生在現今大陸這種拼裝式的「計畫金融」體制當中。美國在三年前出現過馬多夫詐騙案,受騙金額高達500億美元,創下歷史記錄,是吳英案的800多倍,馬多夫頂多被判坐牢150年。台灣早在1980年代就發生過類似吳英案的鴻源投資弊案,當年就超過新台幣800億元,換算成今天的價值,也將近吳英案的百倍,主犯沈長聲也只判了七年徒刑。  中國金融當局推動的金融改革並未考慮民間企業的需要,導致民間借貸資金緊俏,融資成本數十倍於官方利率。研議中的「放貸人條例」仍然明定放貸利率上限也不得高於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4倍,但是從溫州民間借貸行為可以看到,超過10倍官定利率的借貸行為,民間早已司空見慣!  大陸的「計畫金融」本意要穩定金融,卻因供需與價格的失衡反而助長不當的吸金行為,看似違法的民間借貸,實在是由大陸不當的金融制度引起。台灣在鴻源案前,間接金融同樣受到公有銀行壟斷,其後政府開放民間銀行參與,民間借貸利率立即大幅下降,斷絕了違法吸金的滋生源頭。大陸需要做的,不是判吳英死刑,造成制度殺人,要根本解決民間融資需求被逼上梁山的困境。  大陸金融監管制度也存在缺陷,溫家寶總理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曾經指出,民間借貸是正規金融的補充,有一定的積極作用,可見政府承認民間借貸的存在必要與對經濟運行的貢獻。但大陸間接金融監理機構向來僅將商業銀行及村鎮銀行等納入監管,最近才包括消費金融公司、小額貸款公司以及第三方支付等。吳英案不僅是因為制度缺陷而產生,該案所犯何法也是爭議的焦點,因為跟本沒有確切的法律規範與管理機構。  民間借貸行為是由大陸的《民法通則》及《合同法》等規範,在其下自然人、法人及其他組織之間有自由借貸的權利。即使違約,也應該透過協商或民事訴訟途徑解決,吳英案根本沒有與死刑相關的法律規定。  中國人民銀行自2007年起開始推動《放貸人條例》立法,歷經4次修改後上報國務院法制辦,最終仍被否決。新華社認為民間融資的障礙,是因國家有關部門怕民間資金影響現有金融機構利益,其中最大的阻力是國營金融機構,它們不願新的機構參與競爭,這才是吳英案背後的黑手!  吳英案凸顯了中國「計畫金融」的問題,唯有打破國有金融機構對融資管道的壟斷,類似的民間集資亂象才有可能中止。針對金融機構的信貸政策,中國金融當局必須訂定扶助中小微企業的放貸比例,並對中小微企業放貸採取較低存準率要求設立,更要設立扶助中小微企業融資的專業銀行只要落實利率市場化,並且讓民間融資合法化,令人汗顏的吳英案才有可能消失!

  • 法律真空 放貸人條例4度打回

     大陸社會寄予厚望的《放貸人條例》遲遲無法出台。據《華夏時報》報導,《放貸人條例》已經修改了4個版本,最後1個版本是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去年10月上報國務院法制辦的,但最終還是被否決。  一位參與該條例研究制定的人士透露,最近一次被否決的原因是「無法控制資金流向」,而存在較大分歧的條款則更多,包括主管部門的確定、貸款利率的限制,以及對放貸人准入門檻的限制。  不好管 只能事後打壓  溫州中小企業協會會長周德文說,像吳英非法集資案例,時間上處於事後監管,地方政府也沒辦法,沒法律可依,沒有依據,不好管,只好事後打壓,這是法律的真空、法律的缺乏造成的。  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定,吳英於2005年5月至2007年2月間,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採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以高額利息為誘餌等手段,向社會公眾非法集資人民幣7.7億元(人民幣,下同)。  吳英案一審以集資詐騙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今年1月18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吳英集資詐騙一案進行二審宣判,裁定駁回被告人吳英的上訴,維持對被告人吳英的死刑判決,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覆核。  吳英不是第一個因為非法集資被判死刑的人,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根據大陸全國工商聯調查,規模以下小企業90%沒有與金融機構發生任何借貸關係,微小企業比率更高達95%,中小企業融資只能依靠民間借貸市場。  民貸不入法 風險加大  民間融資目前在大陸已非常普遍,江浙等民營經濟發達的地區尤其如此。  依人行溫州市中心支行監測顯示,當地大約89%的家庭個人和59%的企業都參與了民間借貸,整個民間借貸市場規模約1100億元,溫州各銀行機構的信貸總規模目前就4000多億元。  不僅如此,周德文在調研中還發現,浙江全省民間借貸規模已超過1.5兆元,全大陸達到3.7兆元。但長期以來民間融資被認定是「地下金融」、「灰色金融」,法律地位一直沒能得到確認。民間借貸因沒有合法化而存在巨大風險。  這個法律上的空白,大陸中央有關部門從2007年開始就想彌補上,人行、國務院法制辦等部門調研也不止一次,但時至今日,被社會寄予厚望的《放貸人條例》仍然遲遲沒有出台。  據了解,主因國家有關部門怕大量民間資金影響現有金融機構利益、衝擊金融秩序,最大的阻力則是金融機構被一些利益集團牢牢控制,不願新的機構進入。  著名財經作家吳曉波認為,這是在現有金融體系結構不合理的背景下發生的制度性悲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