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政大公企中心的搜尋結果,共29

  • 政大引進台積電模式 約用人員滿1年休14天

    今年政大建校邁入第92週年,去年11月上任的校長郭明政表示,短短5個月不可能一夕之間改變很多事情,但他努力給予全校師生最好的學習與工作環境,其中一項就是引進台積電模式,給約用人員彈性休假,本月起該校約用人員只要年資滿1年,連同勞基法7天特休,約用人員1年休假14天起跳。 \n郭明政表示,政大創校於民國16年,後經改制、戰亂、遷校,最終於民國43年落腳於指南山下,是全台第一所復校的公立大學。政大期許自己發揮台灣在國際漢學及華語教學上的優勢,提供國際與區域發展中的台灣與亞洲經驗;也期盼世界上具有中文與能力的優秀青年,可以齊聚政大,並由政大出發、航向全世界。 \n郭明政說,今年7月,政大第十個學院「創新國際學院」,將首度舉辦全球治理夏日學院,建立國際合作夥伴關係、促進國際交流。他也首創讓新生可以在暑假期間在政大公企中心上語言課,開學之後這些學分通通採認。 \n \n另外政大除了新聘專任教師,也推動特聘兼任教師制度,退休教師得以繼續作育英才,專任教師得以減輕教學負擔,學生有更多良師,學校亦得以減輕財務壓力,是「四贏」制度。 \n郭明政說,今年5月20日是政大92週年校慶,會有一系列活動,包括5月17日運動會,5月18日畢業30年校友餐會、各系所校友返校,還首度於後山大草原上舉辦別開生面的星空音樂會,歡迎共襄盛舉。

  • 苑守慈專欄》策略操縱AI與區塊鏈 價值無懈可擊

    苑守慈專欄》策略操縱AI與區塊鏈 價值無懈可擊

    近期於互聯網應用領域中最受矚目且最具想像空間的兩大技術力量為處於第三波發展的人工智能與第一波發展的區塊鏈(兩者比較表如圖1)。人工智能需要大量數據與回饋作為機器人深度學習的基礎,並期待能以不同領域的大量數據與預測產生相對應的人工智能。而區塊鏈與生俱有協作與去中心化的特性作為信任/信用的建立基礎,且鏈上的數據具公開、可溯源、不可篡改與跨國的特點,因此能夠形成全球互聯網上信任/信用的基礎,並能加速自由與開放的價值互聯網的實現。人工智能與區塊鏈這兩大技術力量應如何正向激盪,以引領產業的未來發展呢? \n \n先前專欄中,筆者已提出一個產業企業於AI驅動經濟定位的分析架構(圖2)。該定位分析架構是由三個構面來思考。第一個構面(meaning value)以人類意義價值、終端顧客為思考主軸,即以顧客喜愛的意義價值為考量(由單純的產品服務功能;漸進至有溫度與情感的意義價值)。第二個構面(business model priority)以商業模式現階段優先發展重點為考量(由單純降低勞動成本;漸進至發展更優質的產品服務。由以更高的價格販售給現有目標市場;漸進至設計新的產品服務,開發新的市場)。第三個構面(value ecosystem autonomy level)以價值生態網絡為實踐意義價值所採用的自動化等級來思考(由單純的使用勞力來操作機器裝置;漸進至使用智能硬體/軟體自動化取代部分勞力;漸進至使用區塊鏈為基礎的分散式自治組織(DAO);漸進至使用深度人工智能來最適化分散式資源與組織配置)。本次專欄將分享人工智能與區塊鏈連結的案例,並引導思考兩者應如何相互激盪以引領產業未來的發展(如,圖2前右上方咖啡色點)。 \n \n於AI驅動經濟中,意義價值的達成乃是依照該意義價值而設計建立出價值生態網絡(可視為動態的多個「點」與連接點的多個「邊」所組成),並由其多個點與邊各自不同程度的自動化等級來實踐與共創價值。圖2右上方咖啡色點表示,對於一個價值生態網絡,產業企業撰寫智慧資產交易和價值交換之智慧合約 (即邊)以運行連結其價值生態網絡(即點)。 \n \n承前述,掌握大數據的公司若能將其大數據與預測轉化為各式各樣多元的人工智能智慧資產,並依照其身處於價值生態網絡的角色與需求,以區塊鏈的智能合約讓這些經過轉化的多元人工智能智慧資產可進行價值交換(即將這些轉化的智慧資產進行商品化與社會化),以實現價值互聯網自由、開放與智慧的目標,且也形成一個 AI DAO。而此時,核心產業企業於價值生態網絡意義價值的設計上則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n \n例如,無人駕駛車的運作(如圖3的示意圖)是一個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的執行。Uber 於匹茲堡、舊金山、多倫多設立了三個無人駕駛車的研究中心並於當地進行真人試乘,且如火如荼地進行相關研究與商業化實驗。Google、Tesla、Apple等大型企業同樣也投入大量研究資源於無人駕駛車上。根據 BI Intelligence的研究報告,於2020年,將有1000萬輛自駕車(半/全自動)行駛於一般道路上。且預期一旦自駕車開始銷售,過時的手動駕駛將逐漸被取代。屆時除了汽車製造產業受到影響外,保險、運輸、維修、物流、醫療等產業也將受到影響。 \n \n而 Toyota 與 MIT Media Lab 更進一步合作探索以區塊鏈技術提升無人駕駛車的開發,讓車主、車隊、製造商、企業、顧客皆能安全地共享測試與相關的駕駛數據,並共同使用這些汽/卡車,期待藉由更高層次的整合與更高層次的優化以達成安全、可靠、經濟的全自動自主車輛的開發目標(如圖4的示意圖)。區塊鏈則是透過扮演「邊」角色的智慧合約進行行車與資源相關資訊等智慧資產的價值交換,並運行連結扮演「點」角色的無人駕駛車等的價值生態網絡。屆時人們可能不再需要擁有自己的車子,只要使用租用車子的AI DAO服務,即可享受到這些安全、可靠、優化的乘車體驗。 \n \n無人駕駛車AI DAO價值生態網絡的意義價值是更高層次的安全、可靠、經濟與優化,而Toyota 與 MIT Media Lab則是扮演設計AI DAO價值生態網絡意義價值的重要角色。此為一個價值策略來操縱人工智能與區塊鏈的案例,藉由這兩大技術力量的相互激盪來提升無人駕駛車的創新發展。 \n \n \n若將上述概念類推於其他的商品與服務,我們可以想像未來人們的生活會是什麼樣態呢?換言之,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並非只有同質的無人駕駛車,而是可應用於各式各樣由大數據與預測結合所衍生之多元智慧資產產生的自動化任務(如圖5的示意圖),而區塊鏈是是居中執行智慧合約以進行多元智慧資產的價值交換,兩者相互作用得宜則人類未來的生活就會存有各式各樣創新的AI DAO。但這些發展必須立基於價值策略來操縱人工智能與區塊鏈。 \n \n簡言之,產業企業於AI驅動經濟定位的分析架構中,AI DAO結合人工智能與區塊鏈,將真正實現價值互聯網上的自由、開放與智慧。筆者在此鼓勵產業或企業設計創造出各式各樣受顧客喜愛並具獨特意義價值的AI DAO價值生態網絡,並邁向為人類創造AI驅動經濟最大價值化的目標前進。(本文作者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苑守慈教授) \n

  • 苑守慈專欄》策略操縱人工智能 隱形冠軍致勝關鍵

    苑守慈專欄》策略操縱人工智能 隱形冠軍致勝關鍵

    瑞士銀行最新研究預測,2030年人工智能在亞洲所創造的經濟價值可高達3兆美元。因應未來全球AI驅動經濟的發展,宜跳脫單純考量人工智能技術的框架,聚焦終端顧客的需求,前次專欄中筆者已提出一個產業企業於AI驅動經濟定位的分析架構(圖1)。 \n該定位分析架構是由三個構面來思考。第一個構面(meaning value)以人類意義價值、終端顧客為思考主軸,即以顧客會喜愛的意義價值為考量(由單純的產品服務功能面;漸進至有溫度與情感的意義價值)。 \n第二個構面(business model priority)以商業模式現有的優先階段為考量重點(從單純的降低勞動成本;漸進至發展更優質的產品服務,能以更高的價格販售給當前的目標市場;漸進至設計新的產品服務,開發新的市場)。 \n第三個構面(value ecosystem autonomy level)以價值生態系統(價值網絡)實踐意義價值所採用的自動化等級來思考(從單純的使用勞力來操作機器裝置;漸進至使用智能硬體/軟體自動化取代部分勞力;漸進至使用區塊鏈為基礎的分散式自治組織 (DAO);漸進至使用深度人工智能來最適化分散式資源與組織配置)。本次專欄將針對中小企業隱形冠軍的人工智能數位策略提供發展建議(如,圖1前右上方咖啡色點)。 \n為何聚焦探討中小企業的隱形冠軍呢?隱形冠軍企業通常居於全球市場地位前三名,但大眾知名度低。隱形冠軍企業的特性包括有(圖2):領導人具高度理想性格,能領導企業具備深度並專注的特長,以及在產業價值鏈中找到企業本身不易被取代的競爭利基。且能貼近客戶發掘潛在的需求與創新,並將之具體實現。雖然專注與專業化的市場規模較小,然而透過全球化的互補性可擴大其市場規模。 \n台灣隱形冠軍所面對的挑戰包括(理財周刊):(1)隱形冠軍在價值鏈中通常是依附他人而存在,像是蘋果概念股及特斯拉概念股等。只要當客戶營運不佳或進行供應鏈管理(例如,蘋果增加供應商來壓低零組件價格),則可能喪失原來產業價值鏈的競爭優勢。(2)當一個產業價值鏈的市場大到某一程度,就會引來其他國際廠商的參與投入,進而陷入紅海市場。因此,台灣漸漸僅剩一些位於市場總產值規模不大但能切入利基型產品的隱形冠軍,因國際野心大的企業不以為意,反倒可享有高毛利與寡占者的優勢。 \n另一方面,中小企業是台灣經濟發展的核心力量,也是台灣產業轉型的關鍵角色。台灣中小企業佔全部企業約98%,就業人口則佔全部企業約80%。同樣有佔比九成以上中小企業的德國,其出口比例98%來自中小企業(看雜誌)。瑞士是全球第十六大出口國,所倚賴的也是不需由政府補助的隱形冠軍(天下雜誌),其在精密儀器領域有近六成的企業是隱形冠軍(圖3)。 \n相較之下,台灣中小企業的出口額佔全部企業出口額的比例僅有15%,若包含對台灣大型代工廠的貢獻,則約佔 50%。因此,台灣中小企業隱形冠軍的多元成長與維持國際競爭性是一個至為關鍵的議題。若連結到《與珍雅各邊走邊聊城市經濟學》書中的理論,將台灣類比是一個大城市,城市應該是一個可以容納各式各樣獨特能力人士的地方。 \n這些獨特能力人士能讓城市成長、也讓城市滿足自己的需求,並能將舊類型的工作牽引出新類型的工作,因此新的產業能被孕育而生以補足舊的流失產業,並同時產生新的出口產業。各式各樣獨特能力人士即意旨各式各樣的中小企業成為隱形冠軍的多元發展。此不同於現今台灣出口大宗的代工產業,僅追求大量的規模經濟來降低成本。 \n因應全球未來AI驅動經濟的發展,此時正是台灣隱形冠軍(或潛在隱形冠軍)來強化其創新、品質、速度與客戶服務的關鍵時刻(即圖4右上方的隱形冠軍關鍵競爭元素)。由AI驅動經濟的定位分析架構,此階段的強化將能使台灣隱形冠軍從原點(或稍高於原點)至少到達至圖1前右上方咖啡色點。 \n在運用AI驅動經濟的定位分析架構之前,我們應先了解什麼是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一般而言,一項人工智能自動化的任務是由數據、預測、判斷和行動所組成(圖5)。預測是自動化的輸入,人類判斷能力是對預測的補充,以用來決定適當的行動與產生所期望的結果。成功的自動化尚需裝置參與數據資料的收集並進行數據分析及預測,如果預測成本因人工智能的進展而下降,且決定適當的行動所依賴的人類判斷需求可下降且快速(或甚至不需要),則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的需求將會再提高。 \n因此於AI驅動經濟的定位分析架構中,隱形冠軍可由設計其企業的意義價值出發,而後思考實踐該意義價值所需的人工智能數位策略與自動化等級,並定義出強化其創新、品質、速度與客戶服務的相關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圖1前右上方咖啡色點即代表一個以顧客為思考主軸,設計出顧客會喜愛且稍有溫度的意義價值,並使用智能硬體/軟體來協助執行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以發展更優質的產品或服務。 \n以GE Aviation為例,過去曾陷於事業營收低潮,但現今則是世界領先的商業/軍事/通用航空噴氣、渦輪螺旋槳飛機發動機與零件的供應商(圖6)。 \n關鍵轉折點在於GE Aviation企業重新定義其意義價值 - GE Aviation所銷售的是承諾信任與飛機運行時間,而非僅是飛機發動機。對於航空公司客戶而言,GE Aviation提供客戶更優質的產品與服務,最大限度地減少客戶飛機的維護負擔,同時幫助實現最大化客戶機隊的使用效率。GE Aviation以“Power by Hour”的營運方式,將航空公司客戶的風險轉移給GE Aviation,從而降低航空公司客戶的財務與運營不確定性。 \nGE Aviation為實踐該意義價值所需的相關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對於客戶而言,GE Aviation將發動機保養與維護轉變為一個可預測的世界。預測可針對客戶機隊,或是引擎,甚至是個別零件。利用IoT裝置監控蒐集數十萬種不同的設備與數萬台發動機的實際數據,並利用智能軟體來分析預測其所有客戶約35,000台發動機潛在的發動機中斷。為了減少對飛機運行時間的影響,這些預測輔以人類判斷來決定適當的操作行動。GE Aviation集結裝置監控、智能數據分析預測、分析儀表板、操作工作台、支持移動操作等業務流程與系統(圖7),以實現其銷售的是承諾信任與飛機運行時間,並達成其強化創新、品質、速度與客戶服務。具體體現圖1前右上方的咖啡色點。 \n因應全球未來AI驅動經濟的發展,近來提出台灣應該組成全球最完整的機器人產業鏈的訴求聲浪不斷,如發展機器人產業鏈中的硬體元件(如機器手臂、骨架、夾爪、感測器、控制器等),或是軟體元件(如語音、影像、虛擬助理等)。然而,除發展上述機器人產業的硬軟體外,筆者認為台灣產業結構轉型的關鍵角色,即為各式各樣的中小企業隱形冠軍(或潛在隱形冠軍),其若能學習GE Aviation以AI驅動經濟的定位分析架構,由原點(或稍高於原點)朝向圖1前右上方咖啡色點努力,在可見的未來,我們將能目睹台灣各式各樣、具獨特能力的隱形冠軍創造出多元發展的出口產業。筆者深切期待。(本文作者苑守慈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 \n \n \n

  • 苑守慈專欄》無懼人工智能 剖析如何成功駕馭

    苑守慈專欄》無懼人工智能 剖析如何成功駕馭

    特斯拉(Tesla)首席執行長伊隆·馬斯克在2月杜拜舉行的2017 World Government Summit中表示,在未來人工智能(AI)普及的時代,人類必須懂得與人工智能軟硬裝置相磨合(圖1之示意圖),否則人類在人工智能的時代將成為無用或不相關的角色。同年1月在美國加州舉行的Beneficial AI 2017 會議,來自全球頂尖的人工智能領域專家則聯合簽署了未來人工智能發展的23 項原則(Asilomar AI Principles),呼籲人工智能應以保障人類未來的利益與安全為前提,並能和諧順利地持續發展。特斯拉首席執行長伊隆·馬斯克及宇宙學家史蒂芬·霍金也都公開支持這些原則。 \n其中一個至為關鍵的原則是「價值觀一致」(value alignment),也就是說設計高度自主的人工智能系統時,必須確保它們的目標及行為與人類價值觀一致。但是,來自世界上不同地方與具有不同社會文化與經濟背景的人們對於價值觀各自具有不同認知與解讀,因此認定“什麼是我們想要的?”則是全球人工智能專家與相關產業面對未來AI所驅動的經濟發展中最大的挑戰之一(Future of Life Institute)。日前科技部長陳良基宣布將投入約50億台幣,於台灣建置3至4個跨領域型態的人工智能高速運算之大型研究基地,期能讓台灣企業未來能切入全球人工智能的軟硬體產業鏈。然而“什麼是我們想要的?”也是台灣政府、產業、企業與個人在面對未來AI驅動經濟中,所必須深思的重要課題。 \n以美國為例,其國內科技公司一直大規模投資人工智能的相關研究與發展(如特斯拉的無人駕駛汽車、亞馬遜的無人商店、谷歌所開發的多元人工智能軟體)。因此,美國白宮於2016年第四季發佈一系列報告,指出有關人工智能所可能導致的衝擊與挑戰以及對應的策略規劃。報告中指出約有47%的工作最終將被人工智能的自動化所取代(如圖2所示之分布趨勢),而至2025年也約有7%。因應此衝擊及挑戰,報告中提出應對人工智能的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繼續投資,以避免未來美國失去其作為全球AI驅動經濟的領導者地位;此外,在逐漸演進的AI驅動經濟中,應教育兒童且培訓成年人所需的對應技能,以避免未來數百萬美國人的工作被人工智能取代後卻無對應技能的失落。 \n同時,芬蘭、法國與加拿大也已批准針對政府提供普遍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的測試地點。普遍基本收入是指政府在沒有任何附加條件下給予每個公民一定數量的金錢,以緩和其公民面對AI驅動經濟中其工作被取代的衝擊。 \n \n在台灣,未來人工智能所取代的工作不限於製造業,也包含服務業;當因人工智能而獲利者僅限於少數人時,貧富不均的現象將更急速惡化(台灣經濟研究院)。換言之,當企業普遍認為運用人工智能僅為求盡量削減產品服務發展所需的時間與金錢成本時,最終我們的生活與環境將會成為何種樣態?是與人類價值觀一致的樣態嗎?為能確保價值觀一致,因此我們必須清楚“什麼是我們想要的?”以及“什麼是運用人工智能技術的適當方法?” \n \n在AI導致大規模的工作被取代前,我們仍有足夠的時間去創造我們所需對應的技能。賦予人們新的技能,不僅是人們持續擁有工作的關鍵,更是人們保有更高收入與生活品質的關鍵。因此於未來AI驅動經濟中,清楚“什麼是我們想要的?”的相關定位後,進而創造我們需要對應的技能,較能讓我們超越人工智能並駕馭AI驅動的經濟朝向與人類價值觀一致的方向發展。 \n \n筆者提出了一個「AI驅動經濟的定位分析架構」(如圖3),其提供了一個架構來思考“什麼是我們想要的?”以及什麼是超越人工智能的方向?”。該定位分析架構是由三個構面來思考。第一個構面(meaning value)以人類意義價值、終端顧客為思考主軸,即以顧客會喜愛的意義價值為考量(由單純的產品服務功能面;漸進至有溫度與情感的意義價值)。第二個構面(business model priority)以商業模式現有的優先階段為考量重點(從單純的降低勞動成本;漸進至發展更好的產品服務,能以更高的價格販售給當前的目標市場;漸進至設計新的產品服務,開發新的市場)。第三個構面(value ecosystem autonomy level)以價值生態系統(價值網絡)實踐意義價值所採用的自動化等級來思考(從單純的使用勞力;漸進至使用硬體/軟體自動化取代一些勞力;漸進至使用區塊鏈為基礎的分散式自治組織 (DAO);漸進至使用深度人工智能來最適化分散式資源與組織配置)。圖4則定義了價值生態系統實踐意義價值所採用的四種自動化等級。此三個構面內的任何的點、線、面或空間則可代表一個AI驅動經濟的定位範圍。 \n在圖3中,其原點代表傳統的產品導向的買賣思維;前右上方橘色點則代表人們價值最大化的境界(即高度產品服務的意義價值與低度付出的成本與努力)。圖4則表示,於AI驅動經濟中所使用自動化等級的不同歷程(labor, H/S robotic, DAO),人們扮演的重要角色與所需相對應技能。例如,於H/R Robtic自動化等級,人們使用判斷力來善用人工智能軟硬裝置與被操作性資源以最好的方式來完成工作;於DAO自動化等級,人們撰寫智慧合約善用智慧資產。即使是在AI驅動經濟的Deep AI+歷程,人們也能扮演設計意義價值的重要角色,這是相當重要的技能。 因此人們理所當然能夠超越人工智能。只是在AI驅動經濟中,要想清楚“什麼是我們想要的?” “什麼是企業基於商業模式優先階段考量下需經歷的過程?” “以及什麼是人們所需要的對應技能? ” \n \n因應全球未來AI驅動經濟的發展,台灣各個產業領域可以善用上述的定位的架構來進行分析,跳脫單純考量人工智能技術的框架,並以終端顧客為思考主軸,漸進地發展出台灣與人類價值觀相一致的AI驅動經濟。筆者於未來的專欄中,也將承續前述的定位分析架構,來探討不同產業如何與人工智能朝向共生共嬴的方向發展。(本文作者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苑守慈教授) \n \n \n

  • 苑守慈專欄》以客為尊 區塊鏈觸動保險商品的無限想像

    苑守慈專欄》以客為尊 區塊鏈觸動保險商品的無限想像

    為立足於服務與體驗經濟的時代,並順應數位保險創新的風潮,以產品為導向的銷售不再為消費者所滿足,如何以客戶需求或個性化為基礎的銷售與服務才是保險新趨勢。現今許多傳統保險的理賠常讓消費者深刻感受到被否定、程序繁瑣且一再周旋的不舒服感(如圖1示意圖)。而區塊鏈技術(共用帳本、智慧資產、智慧合約、隱私保護、共識機制、分散式自治組織DAO等)的運用非但能滿足保戶的需求,同時能大幅提高保險理賠的經濟效能。即當保險事件發生且滿足理賠支付的觸發條件時,智慧合約即能自動執行,啟動理賠程式,以實現自動化理賠支付。然而如何運用區塊鏈技術提供符合客戶需求的個性化保險產品或服務正是全球保險相關產業引頸待解的課題。 \n \n筆者先前專欄已概述區塊鏈對於創新經濟多元產業的影響、區塊鏈智慧資產的發展趨勢、區塊鏈智慧合約對於價值互聯網的實踐、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身份、區塊鏈共識管理等。因此讀者對於區塊鏈能將互聯網引領至更高層次的價值互聯網境界、各種形式有價值的智慧資產(如數字資產、其他有形或無形的有價值資產)透過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來決定資產的所有權、資產所有權的管理藉由嵌入資產中的區塊鏈智慧合約的演算法來自動執行等概念與基本運作,應已具備基本的認識。筆者另已針對區塊鏈技術於大健康產業、數位保險保險創新上的應用趨勢概略引述,此次專欄將針對以客戶需求為基礎的區塊鏈新創保險服務案例進行分享。 \n \n據英國民航局的數據顯示,只有低於40%的乘客會因往返英國航班的延誤或取消向其保險公司提出索賠要求(圖2)。InsurETH為避免傳統保險理賠程序讓消費者深感繁瑣不便,因此以客戶需求為基礎 提出了區塊鏈航班保險系統,以提供受航班影響的消費者即時的補償。由於飛行航班的延遲或取消是公開資訊,其藉由使用oraclize服務將區塊鏈與互聯網連接,這些公開的資訊即可用於觸發其智慧合約。當事件發生時,毋須依賴任何他方的判斷或評估,智慧合約即能被觸發並且自動與即時地支付理賠,而且智慧合約在執行過程中可依據條件與資訊的變化,進行自動調整。如此一來,保險公司既無理賠處理的成本,也能讓受到影響的所有消費者感到滿意(註:如圖3所示,區塊鏈僅能處理共用帳本上的數據與資訊,oracle為一個被信任的第三方,它可以將相關互聯網數據發送到鏈上的智慧合約 (即 oraclize)。換言之,互聯網實現了將各種信息解放公開,區塊鏈則實現了價值交換協議的達成與執行)。 \n \nDynamis 提出了小型企業互助補貼式的失業保險。加入此保險的企業員工都有一個Dynamis帳戶,雇主將保費存放於一項智慧合約中,並將此作為支付員工的遣散費,如果沒有任何索賠,隨著時間的推移,保費會隨之下降。員工於失業後重新尋找工作時,即可收到支付,未來並可將其保單移轉給新雇主。此外,藉由區塊鏈技術可確保遣散費資金實際用於員工,而非由公司所持有而任意改變合約條款。Dynamis 使用具有Dynamis帳戶之失業保險申請者的社會資本來代替風險承保人(underwriter)的功能,即Dynamis使用Oraclize服務將區塊鏈連接互聯網上的LinkedIn作為申請者聲譽的認證系統,對於失業保險的申請必須使用LinkedIn來驗證身份與就業狀況,以確認失業事實。 \n \nPlex.Ai則以區塊鏈、機器學習與人工智能來重新設計保險與風險管理。其所建置的汽車遠程信息處理平台(telematics)為保險公司提供遠程汽車與其駕駛的及時診斷資訊。而Rover是一個人工智能驅動的保險機器人,藉由Facebook Messenger能夠直接提供保戶報價,並綁定保險商品及提供服務(如圖4範例)。 \n \n \n \n而Teambrella提供一個相互制定保險規則(如圖5之範例)、保費、理賠並由參與者投票決定給付的P2P互助車輛碰撞保險。Teambrella保險中的每部分都是透明且公開的。Teambrellas保險是由個性相似的成員組成團隊。當欲申請進入一個團隊,現有成員將評斷其風險值;如成員認為申請者具較低的風險值,保費將低於團隊所有成員的平均值。每個成員將資金存入一個共同控制的比特幣錢包,當其中的成員提出理賠時,由團隊投票決定是否支付。每個成員亦有其個人的比特幣錢包,當需要理賠時則需提交申請。團隊(或各自的專業代理人士)會審核申請,並在必要時要求提供證據,並由成員投票是否應同意理賠。如果投票結果是同意的,那麼理賠支付將自動撥入申請理賠成員的比特幣錢包。該理賠的5%(每個團隊的百分比具可調整性的)亦將分發給所有投票的隊友。而團隊成員的聲譽決定其投票權重,因此團隊成員期望將其投票權授權專家代理,而這些專家亦可從中獲取佣金。 \n \n為因應服務與體驗經濟的時代,以及數位保險創新的風潮,未來的區塊鏈保險勢必朝向以客戶為導向與個性化的高經濟效能銷售與服務發展。互聯網上公開信息結合區塊鏈價值交換協議的執行,將可觸發以客為尊之保險商品的無限想像。衷心企盼國內保險產業或各式新創企業能跳脫傳統框架,以顧客為思考主軸,開發出令人激賞的創意保險商品與服務。 \n \n

  • 苑守慈專欄》區塊鏈將顛覆全球保險業

    苑守慈專欄》區塊鏈將顛覆全球保險業

    對現今傳統的保險公司而言,數位保險的創新是機會也是挑戰。在保險分銷上,保險公司可與非傳統保險組織建立戰略聯盟,以擴大分銷。例如Google曾獲得在美國26個州銷售汽車保險的許可證,也在英國提供汽車與旅遊保險的報價;亞馬遜並提供客戶所購買商品的額外保險服務。然而,類似於Uberization of Insurance精神等新保險商品的推出正挑戰著傳統保險公司的創新能力。此外,在自動智慧蓬勃發展的時代(如無人駕駛汽車),風險的基礎將由人類延伸甚至移轉至自動智慧機器上,過時的保險商業模式將不再滿足客戶的需求(圖1)。換言之,傳統保險(意旨將一個實體潛在風險平均轉嫁至一個實體集合,並以貨幣形式平攤社會風險的轉嫁機制)的標的、事件與執行已呈現數位化的發展趨勢(圖2)。區塊鏈價值互聯網也將加快數位保險創新(digital insurance innovation)的速度,更有效率且多元地實現保險中「一人有難,大家平攤」的精神。 \n \n筆者先前專欄已概述區塊鏈對於創新經濟多元產業的影響、區塊鏈智慧資產的發展趨勢、區塊鏈智慧合約對於價值互聯網的實踐、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身份、區塊鏈共識管理等。因此對於區塊鏈能將互聯網引領至更高層次的價值互聯網境界、各種形式有價值的智慧資產(如數字資產、其他有形或無形的有價值資產)透過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來決定資產的所有權、而資產所有權的管理藉由嵌入資產中的區塊鏈智慧合約的演算法來自動執行等概念與基本運作,讀者應已具備基本的認識。另前次專欄並已針對區塊鏈技術於大健康產業上的應用概略引述,此次專欄將針對區塊鏈技術應用於數位保險保險創新系統的設計與發展趨勢進行探討。 \n \n有日益增多的保險公司由產品為導向的銷售流程轉變為以客戶需求為基礎的銷售流程與執行。保險商品也被整合到更多端到端的購買體驗中,使行業的邊界變得模糊,突顯了各式新保險生態系統發展的重要性。保險公司應從只重視保險合約的被動角色轉換為被信任的風險管理與顧問角色(圖3),尤其是面對X、Y、千禧世代的客戶,應理解他/她們偏好藉由數位渠道,獲得個性化產品、服務與其價值的透明度以及便利的自助服務等來建立信任的特質。 \n \n因此,隨著保險走向客戶需求為基礎與保險數位化的發展趨勢,市場上出現了點對點的互助保險模式(P2P insurance)。此模式乃是將保險回歸至其源起-友好合作社群的風險互助精神,即將風險由個體轉移至更大的社群來分擔。而現在保險公司的存在卻是將保險原有的分散性質轉變為中心化的公司機構與系統來支付並承擔風險,也因此產生昂貴成本與保費、保險欺詐、保單持有人信息不完整等問題。 \n \n在P2P互助保險模式中,保險投保人在線上形成社群,所有社群內成員是屬於相同類型的保險。投保人部分的保險費投入共同社群基金,另一部分則交由保險公司作為社群保險費。當保單持有人發生輕微賠償時,首先由該社群基金支付;如高於免賠額(deductible)的理賠,則會帶入常規保險公司的給付額。而當年度如未發生理賠狀況,保單持有人則可將他/她的份額由社群基金中取回,或貸記到下一個保險年度。當社群成員增多,社群基金的投入比重則相對提高。 \n \n \n知名數位保險創新專家Rick Huckstep將P2P互助保險模的演化分為若干個階段(圖4)。第一階段(distribution model)是合併「親朋好友」等投保人的免賠額(deductible)以降低投保人的保費(premium),且提高免賠額可相對減低社群中每個投保人的保費(如德國Friendsurance保險經紀人公司提供的財產、法律費用與個人責任等保險)。第二階段(carrier model)的社群基金是投保人風險的主要承擔者,且他們共享所有理賠後所剩餘的保費。投保人通過自我選擇與大宗購買力以節省保費(如圖5所示Lemonade公司為美國紐約註冊的全球第一個P2P互助保險公司,其提供屋主、租賃等保險。另外中國大陸的同聚保公司提供婚姻安、兒童安、家庭安等保險)。第三階段(self-governing model)是一個自治模式,回歸互助保險的原意,期待實現一個相互制定保險規則、保費、理賠並由參與者投票決定給付的P2P互助保險(如俄國Teambrella公司,是全球第一個在比特幣分散網絡上建立相互保險服務,規劃優先提供車輛碰撞、寵物等保險)。 \n \n前述案例顯示數位保險創新正掀起一股互助風潮,以幫助社群會員補強至今未能負擔或尚未被傳統保險公司所承擔的風險。而區塊鏈的核心結構元素—共用帳本、智慧資產、智慧合約、隱私保護、共識演算法、分散式自治組織(DAO)—將加速此一風潮。當保險事件發生並滿足保險理賠支付的觸發條件時,智慧合約即自動執行,啟動理賠程式,實現自動化理賠支付,以達到高經濟效能且無法作偽。換言之,以DAO實現各種多元的P2P互助保險,並無單一的中心機構來控制DAO,而是由社群內每個保單持有人來控制。所有繳納的保費將創建一個社群基金來支付理賠。如此運作只需微少甚至無需間接營運的成本費用,且年終剩餘的社群基金亦能退還分配給保單持有人。 \n \n而區塊鏈對於P2P互助保險的變革與應用有下列幾個思考方向:(1)身份識別 - 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身份可提供保單持有人身份識別唯一性的身份驗證與審核;(2)保險標的 - 區塊鏈為基礎的智慧資產可提供保險標的多元性與創新保險服務產品的發展(如自動智慧時代的新保險服務產品);(3)承保風險事件 - 區塊鏈提供時間戳記與不可篡改性與準確性;(4)理賠執行 - 區塊鏈基於共識機制的智慧合約,實現保險業務的自治管理。此外,保險標的所覆蓋的範圍與理賠,都可因合約執行過程中的條件與資訊變化,而自動調整,並能結合智慧錢包進行數位化理賠。 \n \n換言之,未來保險區塊鏈於數位保險創新上,將會出現更多元性的保險標的,因應更多客戶需求而產生的創新保險產品與服務,並廣泛地被整合至端到端的購買體驗與新的生態系統中(如大健康生態系統)。除保險公司應轉型為被信任的風險管理與顧問角色外,各樣態社會風險轉嫁需求為基礎的價值設計、多元保險標的智慧資產的定義識別與創造、多元分散式自治組織DAO的保險利害關係人定義識別與創造、利用區塊鏈智慧合約來連結多元利害關係人合約參與方來實現承保風險事件的理賠執行等將是未來保險區塊鏈的創新發展方向。看似傳統的保險產業在結合區塊鏈技術的應用下,竟能產生無限的想像與可能,我們期待保險產業能加速腳步,開創出耳目一新的商品。(本文作者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苑守慈教授) \n

  • 苑守慈專欄》高齡化社會 發展大健康區塊鏈 填補全民健保缺口

    苑守慈專欄》高齡化社會 發展大健康區塊鏈 填補全民健保缺口

    2018年臺灣將邁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老年人口佔14.6%),2025年臺灣將進入超高齡社會(老年人口佔20%)。全球老年人口於2050年亦將達到全球人口的22%。「成功的在地老化」是指人們居家與在社區老化的過程中,身體、心理與社交人際關係的健康及幸福感的發展與建立。各種相關服務提供者期望設計出高影響對策與適當的介入機制,以增進銀髮族於在地老化過程中的健康及幸福感;並以人為設計核心,跨領域整合,發揮綜效,建立銀髮族實現個人幸福感與人生價值的大健康生態系統。 \n相關產業服務提供者含括醫療衛生、生技與營養保健、健康照護、大數據與穿戴式裝置、金融、保險、房地產、旅遊、飯店與休閒業等。但區塊鏈技術如何應用於大健康產業的系統設計中,以及其發展趨勢為何? \n目前美國、英國、澳大利亞與愛沙尼亞等國政府或民間機構已著手進行相關的研究與投資。全球被關注的相關新創公司有Gem、Guardtime、Brontech、MedRec、Blockchain Health 、HealthCombix、PointNurse等也有相關的應用研發。本文將針對區塊鏈如何應用於成功在地老化的大健康產業作為產業應用篇的序曲,未來專欄將陸續分享區塊鏈應用於不同產業的設計概念與發展趨勢。 \n筆者先前專欄已概述區塊鏈對於創新經濟多元產業的影響、區塊鏈智慧資產的發展趨勢、區塊鏈智慧合約對於價值互聯網的實踐、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身份、區塊鏈共識管理等。因此對於區塊鏈能將互聯網引領至更高層次的價值互聯網境界、各種形式有價值的智慧資產(如數字資產、其他有形或無形的有價值資產)透過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來決定資產的所有權、而資產所有權的管理藉由嵌入資產中的區塊鏈智慧合約的演算法來自動執行等概念與基本運作,讀者應已具備基本的認識。 \n目前全球記錄健康相關資訊的技術投資非常多,但對於如何整合管理不同醫療機構零散的健康紀錄此最棘手的問題,卻仍未找到完善的解決方案。如解決系統缺乏相互操作性、確保健康紀錄的正確、完整與隱私性等(圖1示意圖)。 \n根據HealthCare IT News報導,美國因電子健康紀錄間缺乏系統相互操作性而導致的可預防醫療錯誤費用,竟僅次於心臟病與癌症等美國主要死亡原因所需的醫療費用。這些錯誤醫療費用超過1兆美元,且每年約有40萬人因此死亡。 \n而區塊鏈可以協助建立以人為本的通用電子健康紀錄(universal electronic health records –universal EHR),或將它稱為健康區塊鏈(health blockchain),它可以確保個人的身份受到保護,不會違反隱私安全,也可以聚合多個健康紀錄資訊來源的技術骨幹。例如,健康區塊鏈可以用來處理並建立屬於個人來自不同醫療機構醫療數據的完整歷史索引,包括來源不同的正式醫療紀錄、移動應用程序與穿戴裝置回傳的可驗證與安全信任的健康數據等智慧資產(如圖2之示意圖)。 \n經過個人同意分享的醫療數據也可被存儲在稱為數據湖(data lake)的數據存儲庫中。數據湖上的醫療數據將可成為多種健康、遺傳、預防醫學等研究分析的寶貴工具(如圖3之示意圖)。 \n此外,健康區塊鏈上收集的數據,可依據個人的獨特條件與狀態提供個人化的建議與回饋。如圖4示意圖,個人與醫療保健提供者間的智慧合約可用於確保個人遵守個人化建議的治療方案,並根據個人的真實行為數據(如穿戴裝置記錄個人運動數據的智慧資產)來回饋績效鼓勵(如healthcoin智慧資產),以實現個人醫療保健目標。 \n換言之,健康區塊鏈自主式地透過智慧合約自我調節與執行記錄於區塊鏈的上述各種有價值智慧資產所有權的轉移,形成一個去中心化與被信任且安全的健康價值互聯網生態系統,即為一個通過智慧合約的規則與計算來運行的分散式自治組織(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DAO)。此類健康區塊鏈應用系統的設計概念是目前健康產業的新創發展趨勢。 \n然而,成功的在地老化所期望建立銀髮族個人幸福感及人生價值實現,且能發揮綜效與跨領域整合的大健康生態系統,其所會遇到的棘手問題絕不亞於醫療機構間零散的健康紀錄。但是,區塊鏈具有解決系統相互操作性、確保個人紀錄的正確與完整和隱私性的特質,卻同樣適用於大健康生態系統的設計。 \n如以銀髮族個人需求為基礎的價值設計、適當的個人化增進幸福感與實現人生價值的介入機制設計、多元智慧資產的定義識別與創造、多元分散式自治組織DAO的利害關係人定義識別與創造、利用區塊鏈智慧合約來連結多元利害關係人合約參與方來實現介入機制所牽動的智慧資產監測與所有權流動移轉的價值互聯網目標等。 \n \n換言之,這些工作未來可佈署於所謂的大健康區塊鏈上,不同成功的在地老化DAO利害關係人的合約參與方,結合來自不同的相關產業(如醫療衛生、生技與營養保健、健康照護、大數據與穿戴式裝置、金融、保險、房地產、旅遊、飯店與休閒產業等),我們可以有著無限大健康區塊鏈應用系統的設計與想像。銀髮族得以在家裡、在社區、在汽車上等任何地點,以及在工作、在社交等任何活動中,甚至在虛擬環境中都能享有隨手可得的幸福與關懷,同時延長其健康餘命以持續其人生價值的實現。 \n \n因應全球銀髮大健康產業的創新發展趨勢,區塊鏈技術所提供強大的數據整合能力,對於大健康區塊鏈應用系統的設計與發展給了很好的基礎架構支持。愛沙尼亞與Guardtime公司相互合作,將其國家一百多萬醫療健康紀錄整併於區塊鏈上。Gem公司與 Philips公司合作,於區塊鏈上發展企業醫療應用。Blockchain Health Co. 使用區塊鏈技術在醫學研究與個人間建立直接的聯繫。 \n美國政府國家標準與技術研究所近期也舉辦了一項關於醫療保健與相關研究上區塊鏈所扮演的新興戰略角色的全國競賽。前述作為顯示,全球對於大健康區塊鏈應用系統設計與發展的關注與重視。 \n \n政府雖建立了全民健康保險的制度,但對於面對邁入高齡社會的臺灣,需要有更多非政府的創新應用系統來提供完善的解決方案。區塊鏈提供中小企業一個翻身打仗並以輕資產方式(light asset)尋求解決方案的機會。台灣在大健康區塊鏈的多元應用上是否能有更多元且驚艷的想像與發展,讓我們拭目以待。(本文作者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苑守慈教授)

  • 苑守慈專欄》共識決的信任機器 區塊鏈有如拜占庭帝國將軍

    苑守慈專欄》共識決的信任機器 區塊鏈有如拜占庭帝國將軍

    全球區塊鏈的技術與應用正如火如荼地發展,各科技大廠甚至其他產業正以各式的樣貌進行區塊鏈技術的創新與應用。Linux Foundation於 2015年12月成立的區塊鏈Hyperledger專案,正扮演未來區塊鏈技術發展的關鍵主導角色,加速推動區塊鏈發展與應用。 \n2016年Hyperledger專案已匯聚全球超過80家金融、科技及區塊鏈技術與應用團隊,陣容龐大,包含各國銀行所組成區塊鏈聯盟R3、全球最大衍生品交易所CME Group、德國證券交易所Deutsche Börse、美國證券集中保管結算公司DTCC、全球最大管理諮詢公司Accenture、及IBM、Intel、Cisco、Fujitsu、Hitachi、Redhat、NEC、VMWare、Thomson Reuters等成員。 \nHyperledger專案的目的為共同建立並維持一個跨產業且開放的區塊鏈分散式分類帳技術平臺,並建立跨產業的開放標準,讓任何智慧資產的價值交換,皆可藉由最具經濟成本效益且安全的方式進行交易與追蹤。圖1顯示Hyperledger之開放技術參考架構的設計具有即時部署的彈性與支援跨產業應用需求的特質,因此需有模組化與允許抽換技術元件的可擴展開放架構。 \n \n我們已知區塊鏈能將互聯網引領至更高層次的價值互聯網境界。各種形式有價值的智慧資產(如數字資產、其他有形或無形的有價值資產)透過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來決定資產的所有權。而資產所有權的管理藉由嵌入資產中的區塊鏈智慧合約的演算法來自動執行。 \n筆者先前專欄已概述區塊鏈對於創新經濟多元產業的影響、區塊鏈智慧資產的發展趨勢、區塊鏈智慧合約對於價值互聯網的實踐、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身份、本次將進一步闡述「區塊鏈共識管理」的概念與應用。 \n區塊鏈經常被視為一個信任機器(trust machine),而其中的信任是由分佈在網絡各處的節點透過無法篡改的運算證明所達成的共識(consensus),意即在區塊鏈上的即時動態投票機制。然而建立共識是需要成本的,就像民主投票一樣,如何用最少的溝通成本來達成共識,則是主要的追求目標。這同時也是決定區塊鏈信任機器是否有效率運作的重要因素。因此共識管理可謂為驅動區塊鏈信任機器運轉的引擎。 \n然而,不同類型的民主投票,所能承擔的民主成本不盡相同。以國家重大決策的公投為例,則需保證有足夠的投票率,以此為基礎的投票結果,才具有合法性。但某些民主投票情況則需要權衡,門檻太高未必為好事,相反地可能會造成少數人綁架多數人的情況。對於一個極度分散的群體同樣也不適用門檻高的標準,因為即便是一個簡單問題的投票,都不易讓所有人達成高比例的一致性。因此,Hyperledger開放式參考架構中的共識管理(consensus manager)是能模組化地配置如PoW, PoS和 PBFT等各種不同類型的共識機制(圖2)。 \n \n「拜占庭將軍問題」(Byzantine Generals Problem)則是一個建立於共識機制解決的實例。拜占庭為過去東羅馬帝國的首都,現在位於土耳其的伊斯坦堡。由於當時拜占庭羅馬帝國的國土遼闊,基於防禦目的,每個軍隊都分隔遙遠,因此將軍間只能靠信差傳遞消息。於戰爭時,拜占庭帝國軍隊的將軍們必須全體一致的決定是否攻擊某一支敵軍,因為唯有達成一致的行動才能獲致勝利。將軍中若存在叛徒,叛徒可以採取行動以欺騙某些將軍進行進攻行動,或致使他們無法做出決定,缺乏一致行動的結果則將註定戰事的失利。 \n \n類比於區塊鏈上的共識機制,拜占庭消息誤傳係指區塊鏈上分散式網絡中節點所出現的任何錯誤(如,偽造簽名、惡意破壞系統的一致性、超時、重複發送消息等)。共識機制通常具有容錯的設計,即使某些節點失敗或是緩慢的,分散式網絡中節點的獨立處理器仍能達成某種精確的相互一致性。但是共識機制具多樣種類且其各自特性,並由圖3所顯示的共識機制基本參數來決定。 \n \n工作量證明演算法(Proof of Work - PoW)是比特幣使用的共識機制。係為可讓每個參與的節點共同參與交易驗證,也是一個能多方共同維護並共享同一份交易記錄的帳本。PoW演算法中,記帳節點需使用一定的運算資源處理同一條件的Hashcash計算,哪個節點先計算出來,區塊就屬於該節點的,接著被算出來的數值則可向網路其他節點提交計算的工作量證明。 \n雖然Hashcash函數具難破解性,但容易被驗證,因此只要數值被計算出來,其他參與節點便能容易地去驗證這個值是否有效。由於工作量證明運算具相當高的計算成本,因此無誘因去偽造,只有遵守協議約定,才能夠回收成本並獲得收益。 \n然而,工作量證明的結果於區塊鏈交易紀錄上並不具最終性 (finality)。對於分散式網絡中的任何一個區塊而言,總是存在無限延伸的可能性,可能出現始於它的父區塊但又不包含它的分叉結果,因而難以決定誰得到有最多驗證。 \n股權證明演算法(Proof of Stake-PoS) 則是另一種共識機制。其採用類似股權證明與投票的機制,選出記帳人,由它來創建區塊。持有股權(coin)愈多則具較大的特權,且需負擔更多的責任來產生區塊,同時也獲得更多收益的權力。PoS希望實現一個減少運算資源消耗的共識機制。 \n除了PoS之外,DPoS(Delegate Proof of Stake) 採用類似股權授權證明,如PoS是一幣一票的直選制度,DPoS則是間接民主的代議制。若以比特幣共識機制吞吐量的性能(transaction per second - tps)為例, PoW的tps只能達到7/s,而DPoS的tps最高性能則能達到10w/s (BitShares官方數據)。Ethereum(以太坊:一個具有智慧合約功能的公共區塊鏈平台)未來將採用類似PoS的機制替代現有其使用的PoW共識機制。 \n實用拜占庭容錯演算法(Practical 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 - PBFT)的共識運作為訊息在分散式網絡中節點間互相交換後,由各節點列出所有得到的信息,以大多數的結果作為解決辦法。而在PBFT演算法中,主要依據法定多數(quorum)的決定,一個節點代表一票,以少數服從多數的方式實現了拜占庭的容錯演算。至多容錯量以不超過全部節點數的1/3,意即如果有超過2/3的正常節點,整個系統就便可正常運作(R ≥ 3F + 1; R:節點總數,F:有問題節點總數)。 \nPBFT演算法的運作步驟為:(1)取一個副本作為主節點,其他的副本作為備份;(2)用戶端向主節點發送使用服務操作的請求;(3)主節點通過廣播將請求發送給其他副本;(4)所有副本執行請求並將結果發回用戶端;(5) 用戶端需要等待F+1個不同副本節點發回相同的結果,作為整個操作的最終結果。因此,PBFT演算法對所有非有問題之副本節點的請求執行總順序可達成一致,據以保證安全性。所有用戶端最終都會收到針對他們請求的回復,據以確保活躍度(liveness)。圖4顯示在沒有發生主節點有問題的情況下演算法的正常執行流程(副本0是主節點、副本3是有問題的節點、C是用戶端)。 \n \n總言之,區塊鏈中共識機制的選擇會直接影響商業活動實際落地應用的效果,因此,在即將孕育而生的各領域區塊鏈多元服務的設計上,應慎選適當的搭載共識管理引擎,以有效驅動區塊鏈信任機器的運轉,並達成以區塊鏈為基礎的創新經濟發展境界。(本文作者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 苑守慈教授) \n

  • 苑守慈專欄》區塊鏈為15億人驗明正身 顛覆政府和商業治理

    苑守慈專欄》區塊鏈為15億人驗明正身 顛覆政府和商業治理

    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第6條指出,所有人在法律面前都應有獲得承認的權利。據世界銀行估計,現今有15億人口缺乏合法身份,且有2億的五歲以下兒童不具身份;在美洲有650萬的兒童沒有出生證明。未登記身份意味著恐有童工、人口販運,或其他侵犯人權等情況的發生,即此類未具身份者時有受到排斥與剝削的危險,並難以獲得基本的醫療與教育服務。 \n以常態而言,國家公民是需要登記的,代表其具有權利與福利的身份,且公民身份登記是衡量一個國家效率的方式之一,然而缺乏適當的法律與信息框架與受預算限制的國家政策,公民身份登記則時有缺陷。 \n為此,2016年聯合國啟動了首屆ID2020峰會,其使命是期待藉由創新技術,解決弱勢群體的法律身份問題,以實現聯合國預計在2020年前提供全球每位缺乏法律身份的人具合法數位身份的目標,以及於2030年前對於地球上的每一人提供通用身份識別 (universal ID)。而以區塊鏈為基礎所產生的數字身份被公認為可實現該目標的創新技術。相對地,以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身份也將對政府與商業治理產生影響。 \n \n我們已知區塊鏈能將互聯網引領至更高層次的價值互聯網境界。各種形式有價值的智慧資產(如數字資產、其他有形或無形的有價值資產)透過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來決定資產的所有權。而資產所有權的管理藉由嵌入資產中的區塊鏈智慧合約的演算法來自動執行。筆者先前專欄已概述區塊鏈對於創新經濟多元產業的影響、區塊鏈智慧資產的發展趨勢、區塊鏈智慧合約對於價值互聯網的實踐,本次將延伸闡述「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身份」之概念與應用。 \n \n傳統上,數字身份(digital identity)是一個體(entity)於互聯網上存在的身份表達,包括個人身份信息與輔助信息。在一般情況下,一個體(真實的或虛擬的)可以具有多個身份,如公民身份、學生身份或會員身份等,每個身份可包括多個屬性(attribute),如年齡、性別、職業等。圖1說明身份與實體間以及身份與其屬性間的概念關係。 \n數字身份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充滿了技術、法律、社會與政治等問題,因為牽涉兩個不同卻相互關聯的議題:(1)如何證明你就是你(access control);(2)如何控制你的個人身份資料(personally identifiable information),包含指紋、瞳孔、密碼(password)、身份證明(ID card)等(如圖2)。舉例而言,在比特幣區塊鏈出現之前,傳統銀行必須批准每個正常的交易,用戶是無法不透過銀行的居中處理(即管理個體、數字身份、屬性的關聯),因為銀行被視為是能確認顧客身份(Know Your Customer – KYC)的中介者。 \n區塊鏈運用於數字身份產生若干顛覆性的影響。由於區塊鏈具有去中心化管理信任與分散性的本質,因此個人身份是不受任何機構的控制(無論是政府或商業)。且在區塊鏈的運作下,沒有人可以改變任何一項紀錄,只能追加新的紀錄,因此身份具不可改變性。在尚未運用區塊鏈管理身份的世界,我們習慣由政府賦予我們身份;但在區塊鏈的運用下,我們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份,如此一來,便可以避免曲折地(如使用許多不同的password)於互聯網上使用各項服務,或交易各種智慧資產。因此區塊鏈被高度預期可以幫助聯合國實現2020年賦予全球每一位缺乏法律身份者具合法數位身份的理念。 \n在區塊鏈技術的應用下,個人對自我身份管理更具主控性,也連動了人們與政府或商業間互動樣貌的改變。以往政府或商業機構集中化地蒐集個人的資料,便於以符合其最大化利益的方式、在適切的時機銷售商品或服務。但透過區塊鏈技術,人們能控制自己的身份與資料,並能自我選擇在最適時且以最適合的方式去購買商品或服務。 \n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身份具有三種用途(Zhang, 2016)。第一種為身份用於授權,如於智慧資產所有權移轉的授權。第二種為身份作為證據,以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身份的所有交易均將記錄於去中心化的公共帳本上,且無法刪除,因此可保留作為證據紀錄。第三種為身份用於許可,如投票(voting),是最廣泛被運用之身份用於許可的方式。 \n近來,已有一些公司創建了區塊鏈為基礎數字身份的相關服務。例如,ShoCard公司使用區塊鏈確保安全存儲與建立身份資料管理應用的服務(圖3)。此身份資料包括指紋、面部圖、虹膜圖案與語音識別。藉由ShoCard的應用服務,個人能管理自己手機上的身份資料,且是唯一有權決定哪些身份資料能開放共享的人。ShoCard公司正與SITA 旅遊資訊科技公司(其與90%的航空業具合作關係)共同思索機場過境堵塞的解決方案,以加快護照檢查的程序。 \n試圖想像於旅客機場過境時,能藉由手機使用ShoCard服務,產生一個Single Travel Token連結所有旅行證件(即一種智慧資產且已經區塊鏈公鑰與私鑰加密處理)。邊境工作人員能使用旅客共享的身份資料,並透過掃描QR碼的公鑰驗證旅客的護照。換言之,ShoCard與SITA期望創建一個分散式的自治組織,即便在不同國家的機場,過境機場的旅客護照真偽檢查將可藉由去中心化以區塊鏈為基礎數字身份來實現。 \n未來,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身份將會以更多元樣貌的服務出現於各個領域。深切期許台灣的政府與相關產業也能體認這個趨勢對組織治理的影響,試圖注入嶄新的元素與活力,驅動新經濟的設計與發展。(本文作者苑守慈教授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 \n

  • 苑守慈專欄》區塊鏈智慧引領高層次去中心化

    苑守慈專欄》區塊鏈智慧引領高層次去中心化

    世界經濟論壇(WEF)調查報告指出,區塊鏈引爆點將於2027年前發生,屆時全球將有十分之一的GDP是來自於區塊鏈技術與協議所進行的商業活動。現今互聯網經由網絡與中心化平台,已造就出各種社會經濟的新型態商業模式,並為社會經濟創造出高效率與新機會(如Amazon、Uber、Airbnb 等)。而未來區塊鏈此新興的去中心化技術,將取代需要第三方實體或虛擬機構為交易平台以提供信任的商業模式,將互聯網引領至更高層次去中心化的價值互聯網境界。 \n \n換言之,各種形式有價值的智慧資產(如數字資產、其他有形或無形的有價值資產)透過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來決定資產的所有權。而資產所有權的管理藉由嵌入資產中的區塊鏈智慧合約的演算法來自動執行,並在約定條件下自動觸發所有權協議的執行。筆者先前專欄已概述區塊鏈對於創新經濟多元產業的影響、區塊鏈智慧資產的發展趨勢,本次將針對區塊鏈智慧合約的概念與應用進一步闡釋。 \n \n智慧合約(smart contract)概念源自於1994年由尼克•紹博(Nick Szabo)所提出。智慧合約之所以稱為智慧的,係因其比傳統的合約向前邁了一步,亦即能夠實際執行資產所有權於特定條件下轉讓的管理與控制。智慧合約為一套以數位形式定義的承諾(promises),包括合約參與方能在區塊鏈上面執行這些承諾的協議。數位形式意味合約可自動化執行電腦可讀的代碼,因為只要參與方達成協定,智慧合約所建立起的權利與義務即能強制性執行,而不需要值得信賴的第三方仲裁(arbitrator)(如圖1所示),讓人們能通過互聯網與陌生人進行資產的交易 (transaction),以實踐價值互聯網的境界。 \n \n \n \n這些自動化執行合約的工作原理類似於If-Then語句的電腦程式,當一個預先設定的特定條件(events)被觸發時,相應資產所有權轉讓的管理與控制則依合約條款(contract terms)自動執行,並作用於已部署的區塊鏈共享複製的資產賬本(shared, replicated ledger),該程式能獲得賬面上資產的控制權,甚至能轉移資產(value transfer)。合約參與方皆明瞭這種If-Then合約代碼能夠同時滿足合約參與方的共同目的,同時在此共享複製的資產賬本運行,並使用資產賬本作為信息來源,因此能確保合約代碼執行的結果,並讓合約參與方皆獲取相同的產出資訊(settlement)(如圖2所示)。 \n \n智慧合約的協議內容設計是多元且廣泛的。例如,它可以設定一旦滿足特定條件(如商品銷售量)時,特定資產(如數字貨幣、財產所有權)將於合約參與方間移轉。以圖3為例,當消費者購買一部電視機並設置願意共享電視機的使用數據以換取家電製造商的優惠,如當其他第三方企業或組織若欲取得消費者電視機的使用數據而與電視機互動溝通時,電視機將會審查智慧合約中第三方企業或組織的使用數據權限(如即時聯繫消費者取得使用許可,無條件地授予使用權限,或有條件授予使用權限--使用某類數據可以換取一些小額支付或其他的服務或資產等)。換言之,該家電製造商利用區塊鏈智慧合約來連結多元的合約參與方(如家電製造商、消費者、其他第三方企業或組織)以形成一個去中心化的動態生態系統、商業模式與價值互聯網,共同創造新的經濟價值。 \n \n \n此外,以圖4為例,smartSponsor是被贊助的the runner為the benefactor此慈善機構籌募資金所設計出的智慧合約,並部署於區塊鏈上,合約的副本將分發至網絡中的所有節點,任何想要支持 the runner的贊助者(the sponsor)皆能透過區塊鏈進行贊助(pledge)。當the runner結束贊助時,募集的總金額將被移轉 (drawdown)至慈善機構the benefactor。此類智慧合約的設計、創造與執行能於智慧合約的產業開放平台進行(如 Ethereum,類比於Android,其將區塊鏈視為 Google Play,差別在於執行的媒介不再是手機上的Apps,而是各式編寫成類似Java語言代碼的智慧合約)。任何人瀏覽 Ethereum區塊鏈時,皆能得知誰建立了合約,誰是慈善機構,以及誰(含匿名)透過合約認捐數額。換言之,the runner利用區塊鏈智慧合約來連結多元的合約參與方(如the runner、the benefactor、the sponsor)以形成一個去中心化的價值互聯網,以達共創新社會價值的目標。 \n \n \n未來,此類去中心化的價值互聯網,也將改變人類現有社會經濟組織資源整合與治理的邏輯與架構,即藉由智慧合約的規則與計算來運行的組織--分散式自治組織(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DAO),將可能在世界經濟論壇(WEF)所提的區塊鏈引爆點2027年前,以更多元且豐富的樣貌呈現。企盼台灣也能站在這個趨勢的前端,以區塊鏈技術為社會注入嶄新的元素與活力,驅動新經濟的發展。(本文作者苑守慈教授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 \n

  • 苑守慈專欄》區塊鏈智慧資產的發展趨勢

    苑守慈專欄》區塊鏈智慧資產的發展趨勢

    近來,區塊鏈(Blockchain)引發廣大的關注與討論,並被認定能為金融產業的轉型提供絕佳的契機。但區塊鏈的應用並非僅侷限於金融產業,其同樣能為其它產業帶來建立創新的經濟活動(即產生新價值的新經濟行為)與經濟活動的創新(即產生新的營運流程或獲利模式)的機會。然而,即便是金融產業的執行長、資訊長、創新部門主管,對於目前區塊鏈的技術與協議也非全然瞭解。 \n根據《2016資誠全球金融科技調查報告》,針對全球46個國家、544位受訪者的調查發現,約有56%的受訪者承認區塊鏈的重要性,但也有57%的受訪者表示不知如何因應這個趨勢所帶來的影響,更有高達83%的受訪者表達對區塊鏈技術與協議並不熟悉。企業如對區塊鏈的認知不足,恐怕會低估其所帶來的衝擊與機會,因此透過系統化地來傳遞其基本概念是重要的。 \n筆者前次專欄已概述區塊鏈對於創新經濟多元產業的影響,本次與未來將針對若干區塊鏈基本元件(如智慧資產 - Smart Property、智慧合約 - Smart Contract、分散自律組織 -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等)的概念與認知進一步闡述。 \n \n區塊鏈技術與協議就如同TCP/IP協議一樣,沒有人真正擁有它們,但大家卻可以此技術協議為基礎創造更多新的應用。區塊鏈被視為能將互聯網由「Internet of Information」(TCP/IP = information exchange protocol)境界帶到更高層次的「Internet of Value」境界(Blockchain = value exchange protocol)。此處所提的「Value」是指各種形式的有價值的「智慧資產」(如數字資產、其他有形或無形的有價值資產),其透過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來決定資產的所有權。於Internet of Information境界,人們擁有全球即時且近乎免費的通訊。但對於資產支付網絡而言,不同國家的支付系統卻不能輕易地互為所用(lack of interoperability)。Internet of Value境界就是希望實現「價值互聯網」的境界。 \n \n傳統上,資產所有權的行使是藉由法律或市場架構等各式第三方來規範。但對於區塊鏈智慧資產而言,一個資產透過互聯網樣結構(如IoT)則具有唯一的標識,而資產之所以具備有智慧,是因資產所有權的管理乃由嵌入資產中的區塊鏈智慧合約的演算法來自動執行,並在一定條件下(比如當支付款項)自動觸發所有權協議的執行。尼克•紹博(Nick Szabo)於1997年首先提出智慧資產與智慧合約概念,其以自動販賣機嵌入了一個交易協議,即任何人可使用足夠的硬幣來交換販賣機供應商的商品,以類比嵌入智慧資產中的智慧合約,藉由互聯網來自動化地管理與執行資產的所有權。例如,一部租賃車唯有當租車者已完成租金付款時才能發動並駕駛該車。 \n \n換言之,當資產具有智慧時,資產本身就從「被動的被操作性資源」(operand)提升為「主動的操作性資源」(operant),則能承擔較低的信任風險進行交易,減少欺詐,並免除中心化所需的處理費用,而交易的範圍也將無遠弗屆。舉例而言,於互聯網內,可將智慧資產的車子作為抵押、向陌生人借款,如此一來,貸款則更具競爭性,同時也降低信貸的成本。此時,智慧資產的車子已被視為數字資產(liquefied asset),當數字資產所有權從一方轉移到另一方,便可顯示於智慧資產的車子在其區塊鏈狀態的更新,並採取必要的行動(如改變其車主),此為實現價值互聯網境界的事例。如同TCP / IP允許信息即刻被發送,區塊鏈智慧資產同樣允許去中心化的價值瞬間轉移。 \n \n不同的產業可以產生不同的多元智慧資產想像,這些智慧資產若以區塊鏈方式管理,將有助於思考創新經濟活動或經濟活動創新的更多可能性。以媒體產業為例,智慧資產為圖像、音樂、新聞網站的文章等,藉由區塊鏈管理則能保障其智慧財產權。於旅遊、飯店與休閒產業,智慧資產為顧客忠誠積點積分(customer loyalty points)等,區塊鏈管理能簡化連鎖跨業等結算流程。 \n於醫療健康產業,智慧資產為醫療與諮詢紀錄等,區塊鏈管理能保留顧客對這些紀錄的控制,同時能給予多個照護服務提供者共享這些紀錄,以進行更完善的整合服務。於政府機構,智慧資產為土地所有權登記、車輛登記、政府福利支出等,區塊鏈管理能減低集中註冊相關的繁瑣工作與欺詐行為。 \n於零售產業,智慧資產為顧客個人化興趣、喜好與購買紀錄等,區塊鏈管理能保留顧客對這些紀錄的控制,亦能給予不同零售服務提供者共享這些紀錄,以提供獨特的體驗服務。 \n於金融產業,智慧資產為公司股權等,區塊鏈管理能簡化企業間股權移轉的繁瑣工作與當資產具有智慧並成為主動的操作性資源時,多元的操作性資源間有意義的互動(interactions)則可以被設計出來,進而創造出各式創新的服務生態系統(service ecosystem),並產生出各種新的商業模式、業態與智慧合約演算法的應用。如圖1所示,車子可藉由與其他實體商店進行信息的交易,以換取小額支付或優惠券或折扣,並將交易紀錄存留在區塊鏈的共享總帳上。 \n \n此外,當資產成為數字資產(liquefied asset)時,則能進一步成為創造價值的財產。即資產(如圖2所示之無人車)成為區塊鏈智慧資產並使用智慧合約來自動管理與執行時,它可以指定其他人使用該資產的條件與付費機制,使得該資產能用來賺取額外的收入。無人車即為一例,既能於車主用車時執行駕駛工作,也能於車主不用車時協助賺取外快。 \n未來可期,將會有更複雜的智慧資產間的互動設計與服務生態系統設計,或是新型態的智慧資產被創造出來,但仍以滿足客戶新的需求與價值,提升人類的生活品質與進入便捷的智慧世界為最終目的。換言之,以區塊鏈技術與協議建立價值互聯網的重要性絕不亞於TCP/IP協議,然而區塊鏈的重要性應置於對創新經濟的影響與新價值的創造與設計。企盼台灣各產業於全世界區塊鏈熱潮的追尋中,能夠抓住重點,闊步前進。(本文作者苑守慈教授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 \n

  • 苑守慈專欄》「區塊鏈」對創新經濟多元產業的影響

    苑守慈專欄》「區塊鏈」對創新經濟多元產業的影響

    近來金融科技(Fintech)之議題引起廣大熱烈的討論,關鍵在於虛擬貨幣比特幣的背後採用的「區塊鏈 (Blockchain)」資訊科技對於金融相關產業的衝擊與創新機會。比特幣雖有去中心化且資料無法被竄改的好處(圖1),但是其非實名制特性,讓大眾對於它成為普遍流通之虛擬貨幣仍存有疑慮。然而,區塊鏈資訊科技將對創新經濟多元產業,有著重要的影響(圖2)。其新型去中心化的帳本(Ledger)功能技術與協議、帳本不可隨意更改或偽造、無需信任積累的分散式信用建立方式、非對稱加密、潛在運用區塊鏈技術的智慧資產(不限於貨幣的有形或無形價值資產)能通過智慧合約完全自動化執行的更廣泛指令(不限於註冊、存儲、確認、交易和移轉)等特徵,將對許多產業產生重要影響。智慧資產的核心是控制所有權,對於在區塊鏈上註冊的智慧資產,能夠通過私密金鑰隨時地使用。未來十年智慧資產、智慧合約和多元的創新服務與應用預期將快速發展,而台灣各產業應當思考區塊鏈可能帶來之創新經濟的兩類影響 -「創新的經濟活動」(產生新價值的新經濟行為)、「經濟活動的創新」(產生新的營運流程或獲利模式)。 \n以財務金融領域為例,美國的那斯達克股票交易所(Nasdaq)使用其區塊鏈系統來處理代理投票(Proxy Voting),並先由愛沙尼亞國家首都的塔林交易所開始試行。代理投票通常是證券經紀商透過郵件或電話聯繫這些股東,實為一項耗時、手動或紙張方式處理的流程。而愛沙尼亞擁有一套國家數位化之電子居留標識系統(e-Residency),且該系統同時開放給非居民和其他國家的公民。這些透過區塊鏈處理的代理投票,在不可改變的總帳本與數位化的全過程,讓股東能夠用自己的手機進行投票,愛沙尼亞首都的塔林交易所也會永久存有股東的投票記錄,同時也加速和簡化了代理投票過程,讓該國的線上政府服務向前邁出一大步,可謂是一項「經濟活動的創新」。 \n另以交通運輸領域為例,以色列特拉維夫LaZooz(圖3)運用區塊鏈技術所發展的即時乘坐共享(Real-Time Ride-Sharing)分散式組織的社群,其「即時」意味著人們在旅途中可發現沒有事先規劃,卻有相似行程的可乘坐共用汽車。其「共用」則指汽車駕駛並未視乘坐共用為一項以換取一定費用的商業行為,致使所有人可成為創造即時乘坐共享價值的一份子,而分享汽車空座位的駕駛也將被獎勵獲得Zooz Token,讓自己未來也能享受即時乘坐共享的機會。此與Uber、Lyft等Taxi Apps不同之處在於即時乘坐共用可將道路上運行汽車的空座位佔用率最大化,真正解決高峰時段的交通擁堵,並減少道路上的汽車數量。而Uber、Lyft等Taxi Apps因更多駕駛的加入、開車四處尋找乘客,反而增加道路上的汽車的數量。因此LaZooz可謂是一項「創新的經濟活動」。 \n以前述兩個例子中的智慧資產而言,Nasdaq Proxy Voting是無形的代理股東投票權,LaZooz是有形的可分享的汽車空位。以智慧合約而言,其雖類似傳統的合約來界定雙方或多方共同協議做或不做某事以換取某些東西,但其無需信任,且由指令代碼進行定義,並由指令代碼強制執行,完全自動且無法干預。Nasdaq Proxy Voting的指令代碼是代理股東投票權的驗證與投票,LaZooz的指令代碼是汽車空位的分享並獲得Zooz Token等。換言之,當回應接收到來的外部信息或資產,智慧合約的指令代碼則會自動部署到共享複製的總賬及其狀態中,並監管總賬上記載的資產(圖4)。 \n智慧合約應用的領域非常廣泛,如應用於群眾募資平台上,智慧合約可以監控募資的整個過程,設定達到募資目標並自動由投資者帳戶撥款至創業者帳戶,創業者的預算與開銷也可以被追蹤和審計,以增加透明度且給予投資者更大的權益保障。另一方面,在未來物聯網的時代,許多有形的資產(如房產、家電、穿戴裝置等)也都會植入相關的軟硬體識別,加上連結許多無形的數位資產(如商家信譽、個性化興趣等),利用區塊鏈技術與協議可用來設計出多元的創新價值、創新服務、創新的營運流程或獲利模式,讓人類的生活進入去中心化的便捷智慧世界。期盼台灣各產業能夠善加運用區塊鏈資訊科技,開創另一波創新經濟成長的機會。(本文作者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苑守慈教授) \n

  •  苑守慈專欄》對新政府經濟發展模式的提醒

    苑守慈專欄》對新政府經濟發展模式的提醒

    新政府認為過去出口帶動台灣經濟成長的方式已不再奏效,取而代之的是以「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的經濟發展新模式。其主要精神是要呼應世界需求,發展創新且具高附加價值的產業,並聚焦能「創造就業」的產業,因此以中小企業為多數的台灣必須扶植中小企業轉型創新,才能創造出就業機會,當創新與就業都產生後,分配問題便能獲得改善,薪資才有提高的可能,財富分配也才會趨於公平。 \n \n換言之,新政府期望台灣從高度依賴出口的成長模式,轉向連結全球與在地均衡的創新與創業,帶動企業商品服務價值的不斷成長,薪資水準才能提升。台灣人民殷切期待新政府能帶領台灣再造經濟發展新局。 \n \n但什麼是經濟成長、中小企業創新創業、就業與財富分配的理想關聯呢?首先,創新創業是拉動經濟成長的關鍵引擎,因為它能創造就業(Job Creation)及提升生產力(Productivity)。以美國為例,Washington Center for Equitable Growth 指出新創公司佔美國總就業創造的20%,而高成長公司佔美國總就業創造的50%。亦即,新創企業與高成長企業便可達成70%的美國就業創造目標。 \n \n但創業有兩種,一為低就業創造的溫飽類創業(Subsistance Entrepreneurship),另一為高就業創造的轉型類創業(Transformational Entrepreneurship)。而生產力是指企業如何有效結合資本、資源與勞力產生輸出,因此生產力是長期經濟成長與勞力財富分配的重要來源。而轉型類的新創公司通常有其獨特且有效的方法來結合資本、資源與勞力,以產生高水準與高生產力的創新輸出。 \n \n紐約大學經濟學家威廉•鮑莫爾指出,當小型創業企業與大型公司間有著共生合作的關係,小型創業擅長產生突破型創新,大型公司則是於後改善商品服務的可用性,並提高市場化。兩種類型的企業則可共同提升人民的生活品質與經濟的成長。 \n \n但奇怪的是,不同於OECD其它先進國家經濟生產力的高度成長,美國經濟生產力的成長自21世紀初以來已明顯趨緩(圖1),顯示新創公司在促進經濟生產力的作用並不明顯。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經濟學家瑞恩•德克爾認為原因在於企業活力 (Business Dynamism)不斷下降,生產力的成長因而減少。 \n \n換言之,企業遇到高生產力的創新卻無法及時反應,創新、生產力與就業創造之間的關係與結果則會顯現出比21世紀初以前更差的經濟生產力。同時,許多溫飽類小型創業的出現(如技工、律師、房地產經紀人、小店主和餐館等),並非以追求高成長、創新、就業創造為其目標,因此整體經濟的企業活力也隨之下降。 \n \n另一方面,日益嚴重的所得不平等也阻礙了經濟的成長;所得不平等愈為嚴重,愈會減緩經濟成長的幅度。哈佛大學經濟學家納撒尼爾•漢德爾納指出,過去四十年的所得不平等導致美國減少了約20%的經濟成長,總額約為4000億,這可謂是一項「社會成本」(Social Cost)。21世紀初以來,一般美國家庭的所得雖有提升,但若將所得不平等的因素列入考量,其增加的幅度則相對沒那麼高(圖2)。 \n \n先進國家中所得不平等的現象也持續加深,所得排名前1%的所得總和已占全數所得總額的10%左右,且此比率仍持續上升中(圖3),因多數企業利潤增額部分被分配為高階管理人員的所得與獎金。又員工平均所得的成長速度比不上生產力成長的速度,因此加劇了所得不平等的現象。美國財富不平等的情形比所得不平等更為明顯,美國有三分之一的財富被1%的最富者所擁有(圖4)。 \n \n再者,所得不平等較嚴重的國家在世代間具有較低的社經地位移動性(Social Moblity)(圖5),由於父母的所得通常是決定子女所得的重要因素,因而降低了子女創業的風險承受度。同時,所得不平等的擴大也會降低總體經濟的需求,阻礙經濟的成長。 \n \n \n此外,Washington Center for Equitable Growth主任伊麗莎白•雅各布斯指出,美國的財務金融化(Financialization)也可能影響在創新研發方面的投資,主因是企業在管理的考量上易陷於短期利潤,而非人才培養與市場的創造與成長。因此具有潛力的新創企業易傾向採取短期利潤為經營方針,而非長期營運的作法。另一方面,財富的不平等也容易削弱政府的角色(Political Dynamics),並影響對經濟成長具重要性的創新研發之公共投資。 \n \n依據行政院主計處針對2003年至2012年這十年間的統計,儘管台灣人均GDP有平均2.75%的正成長,但實質薪資的平均成長率卻是負0.49%。中小企業主也表示,在過去十年間的員工成本,已大幅提升。員工成本包括法定工時縮減、勞退新制實施、勞健保費率提高等變革。依據主計處統計,過去十年,受雇員工每人每月平均總報酬增加13.4%,但主要來自非薪資報酬(如保險費、福利津貼等),增幅為34.4%。意即,雇主現在多雇用一位員工,要比十年前多付出三分之一的成本。在獲利能力不斷下降的情況下,企業在考量每年的薪資預算時因此會趨向於保守。 \n \n以國民所得統計分配來看,二十餘年以來企業營業盈餘分配於受僱報酬的比重呈現逐年下降的趨勢,從1991年的51.5%,下降至2001年的48.3%、2012年的46.2%。相對此一期間,分配企業報酬比重卻是逐年上升,從1991年的29.6%上升至2012年的33.0%。換言之,分配企業報酬比重明顯升高,多數企業並非沒能力加薪,而是沒意願加薪,而企業手上的現金也愈來愈多。過去十年間,國內企業現金存量足足增加了一倍。此顯示企業面對全球經濟局勢的渾沌不明,紛紛選擇儲備更多現金因應,不願意進行投資。 \n \n原本可用來創造經濟成長的現金,卻停留在企業手上,變成閒置資金。雖然政府設立一些了加薪的政策工具,如《中小企業發展條例》第三十六條之二修正草案,中小企業未來在一定經濟指標下,對基層員工加薪的支出可加三成抵減營利事業所得額。但許多業者認為此加薪條款在實務上誘因極為有限,因僅於當年度允許將增加支付的基層員工薪資額從營利事業所得額中減除,而後每年所需承擔的薪資增額才是企業主長期的成本負擔。 \n \n新政府以「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的經濟發展新模式是否能為台灣經濟開出一條活路,仍需待時間的檢驗,但有前述先進國家的前車之鑒,或可優先思考如何避免在就業創造、生產力、所得不平等、財務金融化、政府角色弱化等議題上所可能遭遇的挑戰,並建立出經濟成長、中小企業創新創業、就業與財富分配的理想關聯,才能為台灣經濟開展新局。 \n

  • 苑守慈專欄》政府應重視地下經濟翻轉

    苑守慈專欄》政府應重視地下經濟翻轉

    民眾常因父母健康惡化或發生意外住院需雇用看護人力時,受到不肖外勞仲介業者以介紹合法外籍配偶的方式,推銷非法外勞,並收取比合法外勞看護高出四分之一甚至三、四倍的酬勞。而急需協助的病患家屬如聘雇這些非法看護而被查獲時,將因非法使用外籍勞工,處以15至75萬元不等的罰款。台灣目前長照市場充斥著各式黑市外勞人力的交易,在政府未建立完整的長照體系前,對於有長期照護需求的民眾而言,此現象為其所須面對的常態生活模式之一,而其主要肇因於市場上供需的不平衡與政府相關政策的失調。此為一個值得我們深究的台灣地下經濟典型範例。 \n \n摒除黑色經濟或犯罪經濟,「地下經濟」(Shadow Economy)又稱為灰色經濟,有別於地上經濟,地下經濟為未向政府申報登記,其經濟活動脫離政府法規約束與監察且又無需向政府納稅的人民經濟活動,並廣泛涉及生產、流通、配銷、消費等經濟環節,而其產值與收入亦並未納入GDP的經濟活動(如圖1之示意圖)。 \n \n根據台灣大學與成功大學合作團隊研究指出,台灣地下經濟規模占GDP近3成(達28%),遠高於中國大陸的14%。台灣地下經濟規模在1961年至2007年間有逐年下降趨勢,但自2008年占GDP的25%又逐年提高至28%以上。而德國與奧地利學者Buehn和Schneider利用MIMIC(Multiple Indicators Multiple Causes)模型對162個國家的地下經濟規模進行估測,發現一般已開發國家地下經濟占其GDP的比率為10%至15%,而發展中國家的比重則為30%至40%。德國科隆大學教授Dominik H. Enste也對工業國家於2003至2013年間地下經濟規模占其GDP的平均比率進行估測如圖2所示,OECD先進國家地下經濟占其GDP的比率較其他國家更低。 \n \n目前各國政府對於限縮地下經濟規模,多數採取將地下經濟從體制外導正至體制內的解決方式,但不成功的案例居多,如巴西、希臘等,成功的案例則有英國、德國等。舉例而言,英國在二次大戰後地下經濟的比率也曾超過25%, 後經其Office of Government Commerce 的一連串改善措施後,近年比率雖已大幅下降,每年仍約12.5%左右。 \n而美國則是地下經濟規模最小的國家之一, 2014年估測只有GDP的6.2%,德國圖賓根大學Friedrich Schneider教授表示此係因美國勞動市場管制較鬆且企業稅賦較低之故。而其他各國政府採行政策方向主要為「低稅率、寬稅基、嚴征管」,即簡化稅制、降低企業稅負、連結稅金累進稅率與通貨膨漲、配合經濟發展擴大與調整課稅的基礎(稅基)結構、提高免稅的迷你工作(mini-job)薪資上限、建置以電子金流為支撐的經濟運行系統、長期管理與監督逃稅行為等。然而這些政府政策的成功與否,關鍵仍在於是否以提昇民生福祉為其宗旨。 \n \n根據Robert Neuwirth所著的《Stealth of Nations》一書中指出,地下經濟 與地上經濟並非對立的,政府應由人民的「生計、生活、生態」等角度去思考政策的改革。當某些地下經濟活動成為人民生活的部分行為模式時,政府則應思考其產生與發展的原因。除了稅率負擔等因素外,也應從人民的生計、生活、生態去思考「需求、供給與資源分配取得的難易與效率」是否產生問題,而促使一些人民轉而從事地下經濟活動。若政府制度僵化,地下經濟的發展則是必然的結果,由地上遁入地下的經濟活動只將日漸增長。德國科隆大學教授Dominik H. Enste同時對各工業國家國地下經濟的需求與供給比率差異進行估測如圖3所示,OECD先進國家的地下經濟需求與供給比率差異較其他國家低許多。 \n \n回到前述長照市場充斥各種黑市外勞人力交易的需求與供給的問題,台灣老齡人口約256萬人,以12.7%的失能率推估,約32.5萬人有長期照護的需求(新新聞)。政府目前尚未建立完整的長照體系,新舊政府仍在爭議長期照護政策「錢從哪裡來」此問題的同時,「人從哪裡來」儼然成為一個嚴重的地下經濟問題。由於本地看護勞力收費價格相對較高,又長照看護工作相對較為辛勞,以致願意投入者少,最後僅能仰賴廉價外籍勞工來補足長照人力的缺口。而台灣引進外籍勞工採限額政策,且對外籍勞工有「最低基本薪資」的保障,因此「價」與「量」實際上完全受到控制而非由市場決定。 \n根據<就業服務法>第53條,外籍勞工不能要求轉換雇主。而這些勞工又要負擔龐大仲介費用,因此仲介居間的角色就有相當可觀的獲利空間。許多合法外勞看護成為台灣看護服務業中被剝削最為嚴重的勞動人口,因此外勞毀約落跑事件經常發生。 \n依據<就業服務法>第58條規定,外勞落跑半年若確定未尋獲始能重新申請,面對「十個外勞落跑,只捉回來一個」如此低尋獲率的狀況,急需協助的病患家庭陷入混亂與痛苦,在求助無門下,多數家庭被迫不得不觸犯法律,在空窗期間以更高的花費聘用非法的外勞應急,更加助長外勞看護人力市場的「地下化」;再者,非法外勞酬勞比合法外勞看護高出四分之一到三、四倍,也讓外勞落跑趨向「集團化」的運作。換言之,長照看護「人從哪裡來」的需求、供給與資源分配取得難易與效率所產生的高價差與利潤的現象,致使原來廉價外勞看護引進的政府政策反卻成為一個地下經濟問題的源頭,並成為一個未由人民的生計、生活與生態等角度全面思考且僵化的政府政策。 \n \n最後,引用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Vito Tanzi 的提醒,當地下經濟規模過大,於政府制訂政策時,許多參考的變因將無可避免地變得難以預估,然而這些變數卻是極為重要的(如,GDP無法真實反映經濟狀況、政府估算的失業率不精確、通貨膨脹率不精確等)。 \n再者,倘若地下經濟與商品黑市有所關聯,政府估算的物價指數將可能低於實際物價指數,而政府在官方市場上的價格控制與定量供應所產生的商品稀有化,恐將導致商品黑市中的高昂價格(如,長照市場充斥各種黑市外勞人力的價差及利潤)。因此,筆者呼籲政府應該重視地下經濟之翻轉,並以民眾真實感受的「需求」與「供給」以及生活、生計與生態等角度去思考政府政策的改革方向。(本文作者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苑守慈教授) \n

  • 苑守慈專欄》台灣產業升級轉型 蔡英文上任要面對的考驗

    苑守慈專欄》台灣產業升級轉型 蔡英文上任要面對的考驗

    總統大選結果,台灣將首度由一名女性總統執政,是亞洲現任領袖中第4位女性,在全球則是第19位女性領導人。此刻,台灣人民正殷切期待新的執政團隊,能真正落實競選政見,從根本改變產業結構,帶領台灣邁向先進國家之列。新總統更當以改變國家經濟、提升人民福祉為其願景目標。 \n根據美國波士頓諮詢公司(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BCG)發佈的《增進民生福祉,推動長遠發展:2015年可持續經濟發展評估》指出,人民需求與福祉可從經濟、投資與可持續發展三個維度來衡量。其具體指標包括經濟維度的經濟穩定、人民所得與就業;投資維度的健康照護、教育水準與智慧都市;可持續發展維度的收入分配、社會包容度、政府效能與環境品質。此經濟發展指標相較國內生產毛額(GDP)指數更為廣泛,更能真實反映“人民可以感受到的經濟發展”狀況。在其調查的全球149個國家與地區中,挪威的民生福祉指數高居全球榜首,新加坡排名第9位,美國排名第17位。美國與德國相較,兩國GDP從2006年到2013年的平均增長率同為1.1%,但德國經濟發展的成效比美國更好,主要是因為德國能將GDP的增長轉化為更全面的民生福祉的提升。 \n而經濟、投資與可持續發展等三項民生福祉指數的維度表現也能顯示一個國家與地區產業結構的發展與表現。由經濟維度來看,台灣製造業長期聚焦於製造代工,為求降低成本不斷在全球各地追求低廉的生產元素,逐低成本而居,以薄利多銷取勝。根據主計處調查,三角貿易已佔整體製造業營收的36%,但三角貿易的獲利歸企業主,台灣的就業機會與勞工薪酬並無法增加。而國內服務業佔GDP的7成,雇用近6成的人口,但對經濟成長率貢獻卻不高,因此較不容易調薪。低附加價值的服務業經常以壓低工資,或雇用契約工與派遣員工來維持企業營運與外界競爭,以致服務業的多數勞工面臨薪資低的困境。另一方面,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精算,先進製造業相較於其他產業,有大的多重效益。其中薪資水準較高的服務業類別有許多是支援先進製造產業的服務業,而非受雇者最多的零售批發業。因此,對於整體提升民生福祉指數而言,台灣產業結構需進行調整,應促成先進製造業與高附加價值服務業等以提升民生福祉之產業進行多元發展,這也是台灣產業升級轉型的關鍵之一。 \n近期行政院毛治國院長將「生產力4.0」訂為台灣產業轉型的國家策略,鎖定九大產業 (製造業的機械設備、金屬加工、運輸工具、3C、食品、紡織,服務業的物流、醫療以及農業),利用智慧型機器人、物連網與巨量資料等技術,推動九大行業轉型成為先進智慧製造。期以十年內提升人均產值30%以上與提升產業附加價值15%為目標,並實現台灣成為亞太地區高值生產力的領導者。新當選的蔡英文總統也宣示要推動台灣經濟的新模式發展,從綠能科技、智慧機械、亞洲矽谷、生技醫藥以及國防產業等五大創新研發計畫著手,推動產業結構調整。雖然這些策略及方向與國際新趨勢同步,但是我們仍須不斷自我提醒不要重陷過去台灣製造業位於產業中段價值鏈、且角色容易被取代的困境。 \n對於提升民生福祉與產業附加價值而言,台灣產業升級轉型的最大挑戰是對市場需求掌握能力薄弱,再者缺乏跨產業資源整合與創新的能力,因此對市場影響力無法提高,企業主也沒有足夠的信心進行在地投資,此外政府無法創造吸引外資投資之產業環境,進而無法幫助人均所得的提高。而市場需求的掌握需搭配有風險承擔與控管的思維,以系統化、科學化的方式進行設計與試誤並控管風險,嘗試找出短期內可承擔卻可帶來長期利益的風險承受與應該發展的方向。同時,政府可以扶植產業平臺,鼓勵滿足民生福祉市場需求的多元高附加價值設計與跨產業資源整合、創新能力的設計、試誤與風險控管,以實現台灣產業升級轉型。當台灣具備有發展民生福祉市場需求潛力時,台灣吸引外資的能力也能夠提升。根據聯合國報告,台灣外資投資(FDI)存量占GDP的比率排名亞洲倒數第三。全球平均值是33.6%,台灣卻只有13%,台灣經濟的發展也應藉力使力、善用外資投資於提升民生福祉的產業,並消除現行法規的障礙。 \n舉例來說,當媒體與市場都在關注Google和Apple未來無人汽車的同時,國際汽車大廠福特Ford則探討未來交通智慧移動的可能性。福特從市場端看到了幾個挑戰與機會(大都會人口爆炸、中產階級崛起、空氣品質與人民健康),城市移動的交通發展應該探索其他的可能性以讓人們有更好的生活方式。福特為全球城市交通移動市場推出FordPass,重新定義車廠與消費者關係的平台,為消費者提供全新體驗,就如同iTunes之於音樂愛好者。如福特FordPass會員可以隨時跟個人移動助理福特導覽 (FordGuides) 交談,不論日夜福特導覽都將幫助解決他們在外出移動方面遇到的問題,如找尋更有效率的移動方式,或抵達目的地前先預訂停車位等,會員也可以預訂並支付停車費用等。福特在了解市場端後,再從技術端找尋方法,包括結合移動方式、智慧通訊、自動駕駛、消費者體驗、大數據分析、智慧物聯網以及本身汽車製造的經驗,以一個國際領導品牌之姿,盡其所能的提升民生福祉。 \n最後,當世界經濟由製造導向逐漸朝向訴求關懷周到的民生福祉服務產業發展時,領導人的領導風格也將隨著時代有所轉變。根據Caliper與Aurora兩家管理顧問公司在英、美兩國針對企業女性領導人進行的研究,發現優秀女性領導者的四大特質為關愛、堅韌、重視團隊與承擔風險正好符合當今世界經濟時代的轉變。我們期待台灣首位女總統能夠善用這些特質帶領台灣產業實踐升級與轉型,進而擴大全民福祉。 \n(本文作者苑守慈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

  • 櫃買校園講座 明起開跑

     櫃買中心即將於1月9日(周六)上午9時於外貿協會高雄辦事處5樓辦理「與櫃買有約」免費講座活動,3月12日台北場、3月26日台中場,歡迎大專院校教師與職員踴躍報名參加。 \n 櫃買中心為增進學術界對櫃買市場業務的認識,特別委託證基會辦理「與櫃買有約:校園宣導講座」,希望幫助大專學校教師及行政人員認識櫃買中心在我國資本市場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及包括產業價值鏈資訊平台、國際財務報導準則、黃金現貨與開放式基金交易平台、創櫃板、證券商股權性質群眾募資專區及大數據投資運用等櫃買市場相關議題,以達深化大專院校教師的證券金融知識,再傳授予學子相關市場實務,期望櫃買中心的資源能為廣大學子所深入瞭解及運用。 \n 櫃買中心指出,本活動1月9日於高雄(外貿協會高雄辦事處5樓)、3月12日於台北(政大公企中心綜合大樓C201教室)、3月26日於台中(文心路二段645號11樓)各辦理1場次,採網路報名,會場座位有限,額滿為止。活動完全免費,全程參與者於講座結束後,可領取超商禮券200元,另現場也提供互動獎及摸彩(獎品包括iPad Air 2及超商禮券),相關資訊查詢證基會網站。

  • 苑守慈專欄》健康大未來 在地老化的成功之道

    苑守慈專欄》健康大未來 在地老化的成功之道

    2018年臺灣將邁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老年人口佔總人口的14.6%),2025年臺灣將進入超高齡社會(老年人口佔總人口的20%)。全球老年人口於2050年亦將達到22%。中國大陸目前的老年人口已達2億人,預計到2025年老年人口將超過3億人。因此銀髮大健康產業在社會與經濟層面的發展對兩岸、甚至全球都將舉足輕重。中國大陸之大健康產業在未來6年將佔其GDP比重的第一位,未來15年,更將耀居全球GDP比重之冠。 \n \n根據美國退休協會AARP研究報告指出大部分老年人期盼能在自己家中與社區中養老。另外,《2014中國農村養老現狀國情報告》指出銀髮族有98.5%選擇在居住地居家養老,其中有42.3%表示與子女同住是最佳的養老方式,選擇進住養老院的僅約1.3%。由於集中式的養老社區較遠離城區,老年人與兒女或朋友相見困難;雖然養老設施高端但卻缺乏熟悉的環境、活力與自主性,以致大部分老年人不願意選擇入住。因此在地老化(Aging in Place)勢將成為兩岸且全球不得不因應的趨勢。 \n \n在地老化是指銀髮族能夠安全地、獨立地且舒適地生活在自己家中與社區的能力。而成功地在地老化(Successful Aging in Place)則是促進銀髮族在生理、心理及社會適應等多方面的良好福祉(Wellbeing),讓銀髮族在家中與社區中能享有便捷、安全、參與、又有自主尊嚴的良善生活品質,而非僅是沒有病痛的狀態。因此銀髮大健康產業應跨越醫療保健,包含創新的服務及營運、保險應用、科技應用、城市規劃等跨領域之整合與產業發展,目標是讓銀髮族的生活選擇安排獲得最佳的服務和設施,提升其個人健康、安全與社會參與的機會(active ageing),並創造與社區環境之間有活力的互動,並保有個別的自主與尊嚴。(如圖1示意圖)。 \n \n「成功地在地老化」中的在「地」(包括居家、居家附近社區、城市/鄉鎮) 是一個動態的概念,也就是相關地方資源發展與整合的過程,故需妥為思考與設計地方的資源該如何發展與整合,觸發老年人與地方產生良善的互動,讓老年人感覺到活力、自主與尊嚴。另外,全球人口除了老齡化外,同時也城市化。至2030年大約每五人就會有三人生活在城市 (圖2),因此發展「成功地在地老化城市」已成為全球相當重要的議題之一(如 WHO Global Age-Friendly Cities Project- 圖3)。 \n \n舉例來說,英國倫敦 Age-Friendly City Project 的社區資源發展與整合決策必須讓老年人覺得被尊重(圖4),並傾聽老年人的聲音(”Involve by” London Order People’s Strategy Group),而社區資源發展則必須包括老年人所需的一些小幫助(”Enable by” 清潔、適老居家小改造、到府接送服務、公共休憩椅與廁所、老年社交活動場所等),以及老年人對於城市所提供的良好服務與設施必須能夠被告知(”Inform by” 社區一站式的老人資訊與服務中心)。 \n \n目前銀髮大健康之相關產業包括養老服務、養老地產、養老金融、養老用品、養老文化娛樂與老年教育等。雖然潛在市場相當龐大,也有各式商業模式推出,但成功者寥寥無幾。整體來說,主要原因有二:第一,大部份的商業模式仍停留在製造業時代的回應方式,將銀髮族視為以購買養老服務或產品為主的獨立客群,但基於這些思考模式生產出來的服務或產品,多數並不是銀髮族真正需要的。第二,這些養老的服務或產品對於滿足老年人想得到健康、活力、自主與尊嚴的需求是片段且零粹的,並沒有進行整合。 \n \n換言之,成功地在地老化需要對於個別老年人健康、安全與社會參與的機會,以及社區環境間互動的活力、自主與尊嚴的重視有更深度的了解,才能進一步地設計、發展並整合資源,以創造出真正滿足老年人需求的服務、產品系統與商業模式。例如,美國近期的一份研究報告(《Associations of Self-Perceived Successful Aging in Young-Old versus Old-Old Adults》)指出社區中身體健康狀態較弱的75-99歲銀髮族認為其成功老化的程度(self perceived successful aging – SPSA)高於50-74歲的銀髮族。此研究的發現與一般認知大相逕庭。此外,在開發滿足老年人需求的服務或產品系統時,也必須兼顧到不同的國家、區域與文化的差異。  \n \n總而言之,成功地在地老化之大健康產業仍應是以客戶需求為基礎的價值設計 (如老年人想得到健康、活力、自主與尊嚴的各式需求)、服務系統生態設計(如老年人與地方互動之各種地方資源的發展與整合)或數位操作性資源設計(如社區一站式老人資訊與服務資訊平台等)。在執行這些設計工作項目時,需跳脫單一領域的能力,即跨越醫療保健,具備創新的服務及營運、保險應用、科技應用、城市規劃等跨領域的整合性能力。是故,成功地在地老化之大健康產業應妥為規劃與執行前述三項與變革式服務設計及創新相關工作,進而創造出多元的新理念、模式、業態與技術應用,以因應兩岸與全球銀髮大健康產業之發展趨勢與創新。 \n \n

  • 苑守慈專欄》零售業4.0 飛輪式良性循環

    苑守慈專欄》零售業4.0 飛輪式良性循環

    零售業通常是一個國家最古老的產業。它們是商品供應鏈的最終站,而它們的顧客則是終端消費者。零售業一般不改變商品的形式,而上游的所有供應商才是商品加值的參與者。勤業眾信(Deloitte)在「2015年全球零售力量」報告(Global Powers of Retailing 2015)中提出全球Top 250零售業者的排名與分析。其中,台灣統一超商位居156名,而中國有8家、香港有5家零售業上榜。在Top 50大電子商務零售業者中,也有37家業者同時入榜全球零售Top 250。換言之,零售業者為了拓展線上版圖,也積極開發電子商務模式。綜觀而論,上榜業者約80%擁有實體與虛擬通路,其中亞馬遜公司(Amazon)於電子商務零售市場營收最高。 \n歷史上,零售產業經歷四波變革,每一波變革,都為人們帶來生活質與量的提升,或者衍生出新的生活方式。第一波零售變革為百貨商城的誕生;第二波零售變革為超級市場的誕生;第三波零售變革為電子商務的興起;第四波變革為全通路零售的提倡(Omni-Channel Retail)。全通路零售主要以消費者為中心,利用所有的銷售通路,將消費者在各種不同通路的購物體驗無縫鏈接,同時將消費過程的愉悅感最大化。因此,顧客可以同時利用實體商店、目錄、呼叫中心、互聯網以及手機等通路,隨時隨地進行購物。 \n亞馬遜公司零售的「飛輪式」(Flywheel)良性循環,是零售產業大家津津樂道的案例。飛輪式的良性循環意旨當循環投入一個輸入,則會強化下一個輸入,同時也會增強再下一個輸入,所有這些輸入都導致循環加快步伐。 \n舉例來說,當亞馬遜公司客戶的滿意度提高時,他們則能獲得更多的訂單;隨著訂單量的增加,他們則有更大的影響力與議價能力,以降低運輸價格以及供應商端的價格。當運輸價格降低時,產品總價格相對較為便宜,也鼓勵其他零售業者的參與,商品選擇也變得更多,則又提高了客戶的滿意度。亞馬遜公司藉由一個讓客戶滿意度提高的輸入 (即容易使用的1-Click Ordering、個人化推薦、信任感的整合服務體驗),創建一個自給自足的週期循環,且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 \n對於一個零售企業想要建立它的Flywheel良性循環,建議可以由零售產業商業模式的構面與元素開始來思考:(1) 顧客價值構面:包含產品/服務、顧客購物體驗、訂價等元素;(2) 營運構面:包含組織文化與流程、採購、商店運營、供應物流價值整合度等元素。 \n舉例來說,被稱為美國最受歡迎的超市Trader Joe’s ,主要以販售有機產品聞名,雖然規模比Whole Foods Market小,但已擁有411家店面,遍佈美國38個州。RealtyTrac房地產信息公司的研究甚至發現Trader Joe’s附近的住宅價格高於Whole Foods附近的住宅。 \nTrader Joe’s飛輪式良性循環輸入為其顧客價值構面的元素 - 即來自世界各地具特色的有機商品與平民的商品價位。在美國典型的食品超市出售約5萬種商品,而Trader Joe’s只出售4000種 (中歐商業評論),有限的選擇提高了商品的周轉率;而商品周轉率的加快,Trader Joe’s就能針對特定的產品大量買進。 \n再者,Trader Joe’s從食品製造商直接購進產品,再冠以自己的品牌,則可確保從供應商處獲得較低折扣,然後讓利給消費者。Trader Joe’s商品有80% 為自有品牌,例如Trader Joe’s(墨西哥食品)、Trader Ming’s(亞洲食品)、Trader Giotto’s(義大利食品)、Arabian Joe’s(中東食品)等。因此透過前述的營運方式,Trader Joe’s非但不需發行折價券、會員卡、折扣促銷,也使得從貨架擺放到顧客結賬的整體商業流程變得簡單。零售業顧問公司Strategic Resource Group 估計Trader Joe’s毛利高於40%,可稱是美國最會賺錢的超市。此外,Trader Joe’s對於員工與顧客的友善文化也是眾所稱讚的。 \n台灣的便利商店龍頭統一超商,其飛輪式的良性循環輸入為其顧客價值構面的元素 - 即是以幫助社區家庭解決許多日常生活所需的細節問題為主,如代繳水電費、停車費、瓦斯費、影印、傳真、沖印、網購取貨、家常菜、年菜等服務。 \n飛輪式良性循環輸入也可以透過提供顧客價值構面的個人化購物體驗來達成。例如,透過資訊科技了解目標顧客的商品需求,以幫助實體零售商 (Brick and Mortar Retailer) 透過使用個人化建議 (Personalized Recommendations) 的方式,對顧客提出針對性的廣告 (Targeted Advertisement),以提高交叉銷售 (Cross-Selling),同時創造更佳的購物體驗。 \n總而言之,零售產業飛輪式良性循環的創新趨動仍是以客戶需求為基礎的價值設計 (如購物、愉悅感、社交等)、服務系統生態設計 (如超商解決社區家庭生活細節的相關合作夥伴等) 或數位操作性資源設計 (如以資訊科技協助顧客個人化購物體驗的建議等)。在執行這些設計工作項目時,也經常需要跳脫許多傳統的假設或思維,尤其是當一個零售企業在顧客價值與營運等兩個構面或營收獲利層面較其主要競爭對手居於劣勢時。因此,零售產業應妥為規劃與執行前述三項與變革式服務設計及創新相關工作,進而創造出新的理念、模式、業態與技術應用,將台灣零售產業之創新動能向上提升。 \n

  • 苑守慈專欄》當製作偶像劇 就像新創企業時

    苑守慈專欄》當製作偶像劇 就像新創企業時

    起源來自日本「趨勢劇」的偶像劇是電視劇題材的一種,常以年輕人的友情、愛情為主線的電視劇,但也融合劇中主角的職業或戲劇想傳達的時尚美學、生活風格、人際關係與社會趨勢。偶像劇一般以偶像明星為主角,並以年輕人為主要收視對象,又以女性觀眾居多。台灣2001 年「流星花園」成功播出後,台灣偶像劇成為繼日劇、韓劇後另一種受到亞洲觀眾歡迎的影視節目產品。 \n「流星花園」不僅在台灣創造近2億台幣的市場價值,並充分展現亞洲華人市場流行文化之能見度與影響力;流星花園劇中主角F4發行專輯除在日本公信榜創下華語唱片的最高紀錄,並在日本開辦七場萬人演唱會。換言之,偶像劇可以超越國界、為不同地區引入新的物質或精神文化潮流。 \n台灣電視劇以往也以偶像劇最具節目輸出力,在輸出地區、金額與授權種類上的表現較佳。然而近年來台灣的輸出力大幅下滑,從主要影劇輸出國變成一年僅輸出約五部較具名氣的偶像劇。 \n從各國電視及電影娛樂產業年複合成長率上來看(人均所得較高的已開發國家娛樂媒體產業發展較早,市場較飽和,因此年複合成長率偏低;而人均所得較低的國家,娛樂媒體產業正在發展中,因此年複合成長率較高),台灣2009至2013於已開發國家中年之人均所得相對較低,而年複合成長率為0.25%,低於韓國,也低於其他開發中國家。 \n在台灣娛樂圈深具影響力的金星娛樂總經理王偉忠認為,台灣的偶像劇在亞洲華人影視市場上仍有領先的機會。因此,台灣在偶像劇產業上的拓展必須思考如何從提供好的內容,才能贏得觀眾與市場,創造商機與創新營運模式,重回亞洲華人市場流行文化的引導地位。 \n另一方面,觀看韓劇已然成為台灣民眾生活的一部份。韓國最主要的三大無線台KBS、MBC、SBS與有線電視台J TVN頻道,在韓劇製播上為四強競爭的局面,其所生產與播出的電視劇也各具特色。韓國的偶像劇不僅輸出韓國的文化軟實力,更重要的是它所帶動的經濟效益。 \n韓國偶像劇「來自星星的你」拍攝成本約新台幣二億一千萬元,僅四個月就衍生出四百倍的回收,近新台幣九百億元的經濟效益。「九百億」比台灣熱門的生技製藥產業2014年全年總產值還高;如服貿順利簽署,以未來十年總產值增加一百二十億台幣計算,則需要花七十多年才能實現這些增值 (商業周刊)。 \n星劇在劇中的版權費與廣告收入為16.5億、演員活動與代言費為16.5億、純粹提供商品贊助的廠商高達一百三十五家所衍生商機為844億(例如,韓國泡麵在淘寶網銷售增加60%,中國韓式炸雞店銷售提升30%等),更值得關注的是其周邊效益並未因該戲劇的播畢而遞減 (商業周刊)。而大陸電視劇近年則盛行拍IP (Intellectual Property) 劇,如穿越劇「步步驚心」也紅遍亞洲。因此,台灣偶像劇產業應思考如何創新,再造台灣偶像劇於亞洲的領先地位與影響力。 \n偶像劇收視率的關鍵取決於其主題與劇情,其次是戲劇品質。即使語言文化有隔閡,然而共通的人心觸動卻是偶像劇主題與劇情的最高指導原則。沒有好的主題與劇情,就算有重量級的天王天后加持,也無法扭轉低收視率的命運(如由宋承憲、申世京主演的韓劇「當男人戀愛時」)。 \n然而不同國家有不同的產業環境與產業文化。韓國全國不到十個電視台(大型化、集團化),台灣卻有上百家電視台,韓國一年自製戲劇節目達百部以上,台灣則是購買百部以上。在韓國,編劇在電視劇拍攝過程中對於主題與劇情具有很高的決定權;在一部劇中影響力的分配中,編劇占70%到80%、演員20%、導演10% (中國評論新聞網)。 \n如今,韓劇編劇也會根據觀眾於官方網站的反映調整劇情,例如「來自星星的你」預先拍好3集,在播出的同時也關注觀眾的回饋,以適時調整劇情。而在台灣,我們具有一個經濟獨特的DNA (創業活力與精神),這讓台灣的中小企業數超過九成。因此,如能善用這些創業活力與精神,台灣偶像劇產業的創新或許能有與其他國家(如韓國)不同的思維與做法。 \n台灣三立電視數位敘事工場從素人中挖掘、養成說故事編劇人才,並藉由數位工具的協助,將整個編劇流程系統化,期盼可以大量產出具有質感的原創華劇,其中的確有些劇作收視頗獲好評。 \n然而台灣偶像劇與其他產業的合作關係並不深入,編劇顯少實際去深究劇中人物所身處的產業狀況,也因此戲劇中所出現的點綴商品或可成為一時性的暢銷商品、但卻無法長久,也無法真正觸動人心,並造就風行的生活方式。因此試想一下,當台灣善用獨具的創業活力與精神 - 當製作一部觸動人心的偶像劇就像新創一個能夠滿足客戶新需求與價值的企業並永續經營時 - 我們是不是能有不同的做法呢? \n劇本生命週期一般分為五個階段:Idea(劇的主題思想)、故事大綱(依劇的主題思想以數百字扼要描繪全劇輪廓)、分集大綱(將全劇輪廓裁成若干段落的劇情綱要)、塑造人物(塑造正反派人物的性格、動機與目的)、對話劇本(推展劇情、表達人物性格與說明劇情當下處境)。而偶像劇觸動人心故事的感情線則包含相遇、加溫、阻礙、結局等元素。 \n續前所言,當製作一部觸動人心的偶像劇就像新創一個滿足客戶新需求與價值的企業時;偶像劇觸動人心的Idea與故事大綱的設計可類比於新創企業以客戶需求為基礎的價值與流行生活風格設計;偶像劇與其他產業的合作關係可類比於新創企業的服務系統生態設計;偶像劇根據觀眾於官方網站或社群媒體反映而調整劇情可類比於新創企業大數據的數位操作性資源設計。這些類比也可以動態地反映在偶像劇的分集大綱、人物塑造與對話劇本的設計上,就如同新創企業的新價值與流行生活風格所欲提供的客戶體驗。 \n在執行這些新創偶像劇設計工作項目時,可以跳脫傳統偶像劇產業的業態、模式與思維,新創服務系統生態的利害關係者在劇本生命週期的各個階段,可共同合作創造觸動人心的故事、感情線元素內容與流行生活風格。換言之,台灣偶像劇產業在製作偶像劇時,可如同新創企業般規劃與執行價值設計、服務系統生態設計、數位操作性資源設計等與變革式服務設計與創新相關的工作項目,以創造出新的偶像劇設計與經營方式,擴大市場與經濟效益,成功將台灣偶像劇產業推回亞洲華人市場的主流地位,帶動跨產業的高經濟效益。 \n

  • 苑守慈專欄》電商產業創新趨動

    苑守慈專欄》電商產業創新趨動

    過去的一二十年,互聯網漸漸地改變了人們購買及銷售商品與服務的方式。電子商務泛指於互聯網上進行市場行銷、銷售、支付、後勤運作(物流、金流、資訊流、商流等)與客戶服務等商業活動。電子商務的範疇可藉由商品(Product)、交易主體(Player)與完成交易的一切商業活動(Process)等三個構面來界定(圖1)。 \n \n2015年B2C電子商務全球交易額將達到1.7兆美元,較2014年增長15.6% (eMarketer)。亞太地區因擁有人口紅利優勢,未來將取代北美成為全球最大的B2C電子商務區域市場。2015年台灣電子商務市場產值(B2C C2C)已突破1兆台幣,較2014年增長14%(資策會)。中國大陸網路購物市場交易規模達到2.8萬億人民幣,增長48.7% (艾瑞諮詢)。 \n \n然而2015 年對於曾經引領全球電商發展的美國電商巨頭 eBay 而言,卻是頗具挑戰的一年,相較於美國前十名的電商品牌,其搜尋流量的下滑幅度最大(科技新報)。以上數據促使電商產業必須重新思考市場擴大或差異化(如內需、跨境等)、能力提升或差異化(如隔日宅配、社會化電商等)這兩個重要面向。 \n \n舉例而言,跨境電商是分屬不同關境的交易主體(Player)藉由電子商務平台達成交易與進行支付結算,並透過跨境物流(Process)送達商品(Product),以完成交易的一種國際商業活動。由市場面向來看,跨境電商的企業必須要能接近更廣泛的客群、以擴大其產品市場;另一方面,跨境電商的企業也必須考量能力提升的面向,可透過優化其跨境物流,以取得成本的平衡。東森購物透過網勁科技曾在天貓國際商城設立「東森嚴選海外旗艦店」,不過因跨境物流成本過高,於經營1年後宣告結束。 \n \n一般而言,B2C電子商務若由市場擴大面向來思考,主要是以舊的能力來滿足新區域市場的相似客戶(如兩岸之跨境電商),或以舊的能力來滿足新客戶需求的市場(如PChome24圖書銷售市場)。若由能力提升面向來思考,則是進行能力延伸以滿足現有客戶的額外需求(如跨境物流),或以新的能力來滿足現有客戶的新需求(如Netflix Mobile Video Streaming)。圖2為電子商務能力提升面向多元功能的元素範例。 \n \n此外,市場、能力的擴大與提升或差異化亦可反應在電子商務的Product、Player或Process三個構面上。舉例來說,美國ShoeDazzle是由Brian Lee與美國娛樂界名媛、服裝設計師Kim Kardashian一起打造、以高消費力客群為對象的女鞋專賣線上購物網站(圖3)。 \n \nShoeDazzle不代理任何既有品牌,而是雇用獨立設計師來設計商品並開發自有品牌,或是由明星主刀掛名設計產品,再由合適的製造廠商生產與承運。ShoeDazzle的差異化在於提供個人化的熟客服務,客戶只要每月從信用卡中自動扣款39.95美元,就可由5雙推購的鞋子中挑選1雙。如果5雙都不滿意,可以要求重新推薦,或直接跳過該月等待下個月的推薦清單,在此期間並不會產生任何費用。ShoeDazzle如同專屬的線上購鞋顧問,每個月由專家提供「為你打造,專屬你的女鞋款式」清單,讓客戶享受VIP般的尊榮。ShoeDazzle於上線後短短1年間,就已損益打平,並開始獲利(圖4)。 \n \n從圖4中可以發現,電商巨頭eBay在市場面向(位於圖4左下方)與能力面向已產生瓶頸,這也是其正面臨的挑戰。對照於ShoeDazzle (位於圖4右上方),更能佐證新市場或新能力的建立對於電商產業的成長是至為重要的。換言之,電商產業之創新趨動將是以客戶需求為基礎之價值設計 (如ShoeDazzle專屬的線上購鞋顧問)、服務系統生態設計(如ShoeDazzle之明星主刀掛名設計與購鞋顧問專家群 - Personalized Human Curator等)與數位操作性資源設計(如機器購鞋顧問專家 - Personalized Machine Curator等)。 \n \n在執行這些設計工作項目時,市場、能力的擴大與提升或差異化於電子商務Product、Player或Process的三個構面上也經常需要跳脫許多傳統的假設或思維。因此,電商產業應妥為規劃與執行前述三項與變革式服務設計及創新相關的工作,進而創造出新的理念、模式、業態與技術應用,戮力將台灣電商產業成功推向國際。 \n \n(本文作者:政大公企中心主任 苑守慈教授)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