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政府債臺高築的搜尋結果,共07

  • 借錢幫軍公教調薪

    借錢幫軍公教調薪

     約旦政府為了平息國內日漸高漲的抗爭聲浪,不惜債臺高築也要為公務員調薪,期盼改善民生後活絡商業,推動國內經濟成長。 \n ■"The economic situation and the 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 that Jordan is going through in the region necessitates improving living conditions," Razzaz told an audience of officials and prominent figures. \n 今年10月初某日,住在約旦首都安曼的17歲少年札拉達(Yazam Jaradat)一早開心去上學,因為這是學校老師罷工停課長達一個月後終於開學的日子。他表示:「我很高興今天能重回學校上課,這樣我才能準備期中考。」 \n 約旦全國上下包括札拉達在內,共有150萬名公立學校學生都因這場罷工抗爭而停課一個月,每天關在家裡都快悶到發慌了,但有不少學生依舊支持老師罷工。札拉達表示:「我們支持老師罷工,因為他們值得更高薪資。」 \n 公立學校教師工會之所以在全國發動約旦有史以來時間最長的罷工抗爭,是因政府在五年前曾承諾調薪50%卻遲遲沒有行動。今年9月初工會成員先是在安曼包圍各大政府部門進行抗議,但在政府出動催淚瓦斯鎮壓後,工會進而發動罷工抗爭。就連過去普遍支持君主政治的鄉下地區,也因近年民不聊生而心生不滿,主動支持教師罷工。 \n 在長達一個月對峙之後,約旦國王阿布杜拉(King Abdullah)下令政府調薪,終於讓公立學校教師薪資自明年元旦起獲得35%至75%不等的漲幅。然而,這項命令卻考驗總理拉札茲(Omar al-Razzaz)的經濟改革政策,因為公立學校教師成功調薪可能吸引其他公務員效法抗爭。 \n 追加5億約旦幣預算 \n 果不其然,在國內接二連三的抗爭行動爆發後,政府在12月初不得不宣布,國內70萬名公務員及退伍軍人將自明年起調薪15%至20%。這意味著約旦明年度預算98億約旦幣(約140億美元)將額外追加5億約旦幣(約7億美元),讓負債高達400億美元的約旦政府壓力更加沉重。 \n 拉札茲表示:「國內經濟環境與近來罕見的區域動盪,令政府不得不改善民生問題。」 \n 他承諾政府不會為了公務員調薪而開徵新稅,深怕黎巴嫩及伊拉克等鄰國近來因民怨而起的動亂會蔓延至約旦。去年約旦礙於國際貨幣基金(IMF)施壓不得不增稅,不僅引爆民眾抗爭還嚇阻商業投資。 \n 但在不增稅的情況下,政府如何支撐龐大社會支出又是另一大問題。目前約旦公共負債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已高達94%,光是要達到IMF要求的減債目標都有困難了,更何況明年起還將擴大支出。 \n IMF派員商討經改政策 \n 約旦政府官員透露,IMF先前在11月已派員來此商討經濟改革政策,明年1月將再次討論,希望新的經改政策能讓約旦經濟突破過去十年平均的2%成長率,並使近兩年來高達19%的失業率下滑。 \n 政府官員也表示,拉札茲將堅決抵抗IMF要求更多財政緊縮政策,以免再次打亂國內社會安定。眼前政府只能期望公務員調薪後能大幅改善生活水平,連帶激勵國內景氣復甦。 \n 約旦財政部長埃西斯(Mohammad Al Ississ)表示:「我們希望調薪能刺激成長,讓企業增加營收,轉動經濟成長的齒輪。」

  • 大陸拚經改 忍痛犧牲GDP

    大陸拚經改 忍痛犧牲GDP

     大陸將於明天(16日)公布今年第一季經濟成長率。大陸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暗示,中國正面臨經濟放緩挑戰,GDP數據不會太好看。但他強調,中國的首要任務是經濟結構調整,即便犧牲部分經濟成長也要改革。 \n 暗示數據不太好看 \n 朱光耀是於美東時間12日在國際貨幣基金(IMF)和世界銀行於華盛頓召開的春季會議作以上表示。 \n 大陸總理李克強近日結束博鰲行程轉赴海南考察時,也指出當前國內外環境錯綜複雜,困難不可低估,穩增長「任務繁重」。 \n 大陸近期經濟數據表現不佳,3月出口未如預期上漲,反而下跌6.6%,進口更是大跌11.3%。3月服務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也較2月下降0.5至54.5,創今年來最低。製造業PMI雖較2月略升0.1至50. 3,但反彈幅度不如預期。 \n 朱光耀強調,政府的首要任務是創造就業、清理環境以及制定相關法律給予債臺高築的地方政府更多預算自由。 \n 為了推動經濟結構改革,大陸政府似展現了忍受短期經濟痛楚決心。而這些經濟「短痛」,包括就業減少、低通膨、地方債等。朱光耀表示,中國今年欲創造1千萬個就業機會目標面臨挑戰;同時,低通膨和工業需求不振也令人擔憂。 \n 調整結構提高就業 \n 朱光耀還說,針對銀行系統外發行、未受監管的信貸規模增大問題,中央政府正在著手清理。他稱,這些信貸包括截至去年6月,規模高達人民幣17.9兆的地方政府債務,其中超過3分之1債務必須在今年償還。 \n 減債關後門開大門 \n 朱光耀說,不應允許地方政府通過附屬的金融平台進行借貸,但需要立法給予地方政府直接借貸的授權,要「關上後門,打開大門」。 \n 對於IMF和美國對近期人民幣走低的擔憂,朱光耀稱,人民幣下跌是放鬆中國資本市場、推動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工作一部分。

  • 陸官員:大陸有些城市早已破產

    陸官員:大陸有些城市早已破產

     美國工業大城底特律近期宣告破產的消息震驚全球,儘管大陸國家發改委一再強調不會有底特律版破產,但大陸國務院研究室副主任黃守宏日前在一場論壇上則指出,若按美國審計標準來算,「嚴格來講,大陸有些地方政府已經破產了」。 \n 黃守宏表示,底特律是美國很大的城市,但是現在當地政府債臺高築,公共服務越來越差,導致大量人口外遷。他強調,大陸地方政府在城鎮化過程中應該對此一案例進行反思。「如果中小城市發展不注重產業的聚集,如果地方政府熱衷於舉債造城,底特律就是我們的前車之鑒」。 \n 黃守宏進一步指出,美國對於城市的破產有一套嚴格的審計標準,如果按照底特律的那種算法,「有些地方政府早已經破產了」,只不過這些城市有國家信譽在支撐,短期內的運作不致出問題而已。 \n 黃守宏表示,有一部分地方政府在城鎮化的短線操作行為值得關注,例如把功夫花在造城上,結果負了很多債。他強調,在促進中小城市的發展上,主事者還是應該在發展產業上下功夫,沒有產業支撐的城市就是「空城」、「鬼城」。他進一步告誡,地方政府若要順利完成城鎮化,就要真正分清楚該幹什麼,不該幹什麼,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 誰看得懂台灣財政?

    誰看得懂台灣財政?

     ■我國公債法限制中央政府年度舉債不得超過歲出的15%,但如果依特別條例(例如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投資特別條例)所編列的特別預算,則可排除這一舉債限制。 \n ■我國公債法雖限制中央政府的債務餘額不得超過前三年平均GNP的40%,但這裡所指的債務並不包括非營業基金裡的債務、也不包括一年以下的短期借款,與IMF定義有明顯的出入。 \n 近日輿論以希臘公務員退休福利太好,導致其債臺高築,籲請政府引以為戒,未料經建會隨後發布新聞稿表示:「台灣財政健全,紀律嚴謹,與希臘情況迥異,政府相關支出合理穩健,無需憂心。」 \n 事實上,台灣的財政還頗令人憂心的,因為政府的預算帳本繁多、公債的定義與眾不同、復以歷年預算科目迭有變動,凡此種種,若不明察秋毫,皆可能讓我們低估了自己的財政困境。 \n 先談預算帳本繁多的問題,由於我國中央政府在年度總預算之外,還可以編列特別預算,特別預算的特別之處就是可以不受公債法的限制,擴大政府舉債空間。近三年我們如果只看年度總預算,會以為中央政府支出規模僅1.6~1.7兆元,但加上特別預算之後則已達1.9~2.0兆元之間。 \n 加上特別預算 差很大 \n 單看年度總預算是看不出真相的,有時甚至會誤以為財政已提前平衡了,直到把特別預算加進來之後,才驚覺赤字依然很大。近年台灣的預算赤字經常在3~4千億元,赤字占歲出近兩成,試想,這樣的財政能算健全嗎? \n 談到這裡只是看了兩本帳,我們若再把非營業基金這第三本帳也拿來看,政府的支出規模將更上層樓,而且逾百個非營業基金裡的債務也頗為可觀,估計已高達6千億元。 \n 茲舉一例,去年春天經建會委員會議審查「新竹生醫園區修正計畫」,其中生醫園區醫院、生醫科技產品研發中心的大樓興建及設備採購經費需50億元,委員會經過一番討論之後表示:「101年預算籌編有困難,但由於這是國家重大建設,因此本案仍應加速加動。」 \n 中央政府沒有預算,又得加速推動,錢要從哪裡來?自然得透過科學園區管理局作業基金去借錢(此基金的債務已超過1千億元),這筆借款表面上不列入政府債務,但真的不是政府債務嗎?依國際貨幣基金(IMF)的定義,非營業基金的債務當然得計入政府債務,此外一年以下的短期借款也應一併計入,如此一來我國的財政赤字、債務餘額的規模勢必再擴大,這樣的財政還稱得上穩健嗎? \n 支出預算科目 須正名 \n 再談談我國預算科目的問題,早年公務員的退撫支出列在「社會安全支出」裡,80年代初期才正名為退撫支出,但到了93年又把國防部所屬的退撫支出改列國防支出,從如此紛繁的預算科目變化來看,我們若不兼看其他預算,必然會低估退撫支出的規模。再者,隨著台灣高齡人口快速增加,政府退撫支出的壓力豈有不升高之理? \n 台灣的財政健不健全,公務員退撫支出沉不沉重,這原本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但由於台灣的預算帳本太多,科目變化太大,加上公債的定義未與國際接軌,使得外界對財政的理解如霧裡看花,要談健全台灣財政,恐怕得先從健全財政統計做起。

  • 中國新視野-地方發債 風險不容小覷

     中國地方政府自行發債的「登堂入室」,著實讓市場振奮。且不論這一信號背後的財政政策定向寬鬆的種種隱喻,就事論事,至少地方政府的拮据窘境可以稍有緩解。但是,這也為地方政府繼續舉債開了方便之門,其間的風險不可忽視。因此,在給予自行發債權限的當口,還應對地方政府的舉債行為有所掣肘,寬嚴相濟方可持續。 \n 在銀根緊縮尤其是房地產市場調控持續從緊的語境下,土地財政已漸露頹勢,加之地方融資平台債陸續進入償還期,地方財力更顯捉襟見肘。 \n 此時獲准自行發債,無疑為地方政府開闢了一條新的融資渠道,同時還有利於緩解平台貸違約的擔憂,降低地方債務風險。 \n 當然,把地方試點自行發債理解為應急之需不免失之狹隘,在中長期路徑上,這一措施充當了由財政部代發地方政府債券向地方政府自主發債過渡的介面;遵循這樣的規劃思路,擴大地方試點自行發債是大勢所趨,並將成為建立陽光融資制度以及完善分稅制財政體制的一項影響深遠的改革。 \n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但這並不意味著有了長遠的謀劃,一定不會有近在眼前的憂患,地方自行發債正應了這樣的邏輯。 \n 一個非常現實並迫近的問題是,地方公債能否在資本市場獲得投資者的認可。公開資料顯示,財政部代發地方債之初,率先發行的新疆債上市當日即跌破面值,隨後安徽、遼寧等地方債券在上市首日出現零成交,之後陸續發行的山東、江蘇、吉林等地方債也大多因投資者或機構反應平淡而表現不佳。 \n 以中央財政為擔保尚且遭遇這樣的尷尬,以地方政府為主體的信用擔保也就難免讓人擔憂:地方是否會因政府信用被濫用而面臨信用危機?地方債券能否發得出去?若順利發行是否會付出較高的成本? \n 讓人憂慮的還不止這些。由代理發行到自行發債,一個重要的轉變是強調了地方政府還本付息的主體責任,這意味著地方的財務狀況及償債能力要接受市場檢驗。 \n 然而,儘管每年公佈的財政預算收支平衡,但對於反映多年預算支出累計形成的資產和政府活動引起的真實負債狀況,地方政府迄今還沒有一套公開、透明、完備的政府財務報告體系,換句話說,尚不存在評價財政可持續發展能力以及風險的可靠基礎。 \n 此外,自行發債只是增加了舉債的通路,並不意味通過融資平台舉債等模式的終結,於是一個有點「顛覆性」的憂慮隨之而來:已經債臺高築的那些地方政府能否繼續背債? \n 根據中國審計署6月公佈的審計報告顯示,截至2010年底,全中國地方政府性債務餘額10兆7,174.91億元人民幣;78個市級和99個縣級政府負有償還責任債務的債務率高於100%。所謂負有償還責任債務,即由政府或政府部門等單位舉借、以財政資金償還的債務。而除此之外,地方政府債務至少還包括地方政府提供直接或間接擔保形成的龐大的或有債務等等。 \n 可以預見,受GDP增長等政績因素的刺激,一些地方債仍會越滾越多。 \n 那麼,在農村債務及縣鄉財政困難已經積聚大量預算赤字和財政風險的背景下,是否繼續放任地方政府的舉債衝動,已成為關乎整個經濟增長質量與數量的重要抉擇。 \n (經濟參考報社評)

  • 希臘五大錢坑 債臺高築全歐扛

     希臘政府長年揮霍成性,各種令外人不解的福利與開銷,導致預算赤字不斷膨脹,不僅害了自己,也拖累歐元區國家。據路透通訊社報導,希臘財政至少可找出五個錢坑。 \n 一、不合理的退休金制度:希臘公務員四十多歲就可申請退休,享有退休金給付。公務員死後若留有未婚或離婚的女兒,她們可以繼續領取父母的退休金,據估計每年就有四萬人申領,金額高達五.五億歐元。 \n 二,浮濫的獎金與津貼:薪資外,公僕每月可領一千三百歐元津貼。會電腦、說外語、乃至準時到班,都可以額外拿錢。不論公家或民營,一律給薪十四個月。 \n 三、訛詐政府的企業:希臘奧林匹克航空公司早年債臺高築,但工會屢屢出招阻撓政府求售,導致幾百萬歐元的債務由納稅人埋單,而公司員工與眷屬卻享有免費全球飛透透的福利。奧林匹克最後難逃出售的命運,政府還得花大把銀子為四千六百名員工準備離職金。 \n 四、莫名其妙的委員會:希臘有數百個具官方色彩的委員會,受雇員工逾一萬人,每年花費二.二億歐元。 \n 五、居高不下的國防支出:希臘因與土耳其長期不睦,導致國防支出遠高於歐盟平均值,過去幾年每年約開銷一百四十億歐元,占GDP近六%。

  • 社論-給馬總統的一個財改建言

    立法院這個會期的重頭戲之一乃是審議99年度的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由於剛好又碰到內閣更動,吳敦義院長雖然將行政院前送給立法院的99年度總預算案撤回,但就現實考量,新內閣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以完全歸零的角度重新編製預算,因此,新預算案大部分的內容都只是「劉規吳隨」而已。換言之,劉內閣任內所碰到的國家財政困窘問題,必然也是吳內閣所要面對與解決的大難題。果不其然,財政部長李述德日前在跟吳揆報告過後,隨即便對外正式公布一份其原在劉內閣任內就已經規畫完成的「中長期財政健全方案」。我們對此方案一直抱持著「總比沒有好」的鼓勵與支持,但卻也深為其格局與高度不足,無法真正解決我國財政根本問題,而感到憂心。 \n李部長所提的財政健全方案,主要有財務、租稅與財產管理等三部分,其中的做法包括減少不經濟支出、釋賣公股、增加大面積公有土地開發,以及調高營業稅、地價稅與房屋稅稅率等。表面上看起來,這每一樣措施若全部能落實,對於國家財政的改善的確有所幫助,但是實際上做起來,每樣措施卻都有其程度不同的難處。我們好期待政府各機關能強化成本效益觀念,把每一分錢都用在刀口上,減少不經濟的支出。然而,實際的經驗,我們看到的卻盡是偷工減料的道路橋樑、餵養蚊子的體育中心、乏人問津的停車場塔,以及只起不降的航空機場等,讓民眾痛心疾首的浪費情事。猶記得民進黨上次取得政權時,信誓旦旦,宣示要靠節省公帑的浪費,大幅縮小臃腫的政府規模,惟8年下來,完全事與願違。在現實的政治環境下,政府的節流工作向來就不易成功,如今財政部更打算讓它承擔三分之一以上健全財政的責任,未免讓人擔心又是做些緣木求魚的白工。 \n至於公股的釋出,由於涉及民營化的政策高度,須以整體通盤的國家發展理念為依據,不宜只狹隘的將其當做解決政府財務問題的工具。更何況,因為立法院的掣肘,釋股的執行時程常難以控制,對政府財務問題的解決亦不具時效性。有關大面積國有土地的開發,固然是活化資產利用,提升財務效能的一種措施,其或可做為眼前的短期應急,但終究不是解決長期國家財政問題的根本方法。財政乃係庶政之母,國家財政不健全,短期或可以舉債方式勉強硬撐,但長期必將導致政務推展的窒礙難行,對民眾造成更大的傷害。租稅既然是政府經常而穩定的財源,故解決財政問題的根本,當是從改革與建立公平與效率的租稅制度著手。一個健全的租稅制度,不但須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促進資源使用效率,更能提供充裕適足的收入,若此,我們亦才有可能建立一個健全的財政。 \n其實,馬總統在選前即已注意到國家財政問題的嚴重性,因此一上任後便成立了「賦稅改革委員會」,希望對國家賦稅做一徹底的總體檢,重新建構一個完善的租稅環境。但遺憾的是,在金融海嘯來襲下,短期救急的想法取代了長期建制的理念,賦改會推出的政策不但只知講求短功近利,尤有甚者,更加深惡化了原已危殆多舛的國家財政。這個警訊,從幾位參與賦改會的財稅學者連袂退出,既已甚為明顯,馬總統沒有注意到嗎?其次,最近國內許多財經學者與民意代表,不論藍綠,紛紛舉辦各種研討會,對當前國家財政與租稅問題,表示關切與憂心。其間大家所引用的數據或有些許認知上的落差,但共同指出的財政惡化與稅制不公問題,當是一沒有爭議的結論。此外,國際各家獨立信評機構亦對我國負債過高提出警告,且一致決定調降台灣的主權評等為負向。這個警訊,在立法院審議99年度總預算案與各界對財政部所提中長期改革方案的批評中,既已甚為明顯,馬總統也沒有注意到嗎?其三,全球經濟衰退衝擊效應已逐漸緩和下來,各國政府皆已開始為債臺高築可能帶來對經濟長期發展的不利,尋找預為綢繆的財政「退場機制」。我國財政問題的肇因主要係長期結構性制度不健全所導致,浮濫偏頗的減免稅,造成稅基嚴重侵蝕,稅收大量流失,以及稅負分配過度不公等後果,把國家財政的基礎搞得脆弱不堪。這個警訊,在財政部宣示未來可能「加稅」而民間普遍回以「劫貧濟富」的反感與指責中,既已甚為明顯,馬總統又沒有注意到嗎? \n國家財政的穩定健全需要長期規畫與有效執行,方得克竟其功。但每一個政黨似乎都是在野時,把它當成是攻擊執政黨施政績效無方的一項工具,等到自己取得政權後,卻重複做著以前執政黨所犯的所有錯誤。如此惡性循環下去,國家財政不垮者幾希。我們期待馬總統是一個有決心與魄力的決策者,在此財政問題火燒眉睫的關鍵時刻,排除萬難,為國家財政與稅制的未來開創出一番新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