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政府隱藏舉債的搜尋結果,共08

  • 政府隱藏舉債 藍擬請監院調查

    政府隱藏舉債 藍擬請監院調查

     蔡英文總統多次自豪,明年國家預算是22年來首度達到財政收支平衡,但是國民黨立院黨團昨批評,蔡政府隱藏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等特別預算舉債,恐造成縣市政府面臨破產事實,根本是在玩文字遊戲,國民黨團不排除依財政紀律法,移請監察院調查懲處。 \n 國民黨立院黨團昨召開記者會,質疑蔡政府宣稱明年國家預算是22年來首達財政收支平衡的說法,是粉飾太平。黨團總召曾明宗指出,截至今年7月,中央政府負債5兆5009億元、地方政府負債9115億元,合計高達6兆4124億元;蔡政府接下來將全力推動8900億元前瞻基礎建設,會讓政府舉債餘額向上攀高,甚至有讓地方政府財政破產之虞。 \n 曾銘宗表示,全台扣除台北市的21個縣市,未來舉債額度僅有4754億元,但前瞻建設配合款達4127億元,2025年地方舉債額度剩餘627億元,絕大多數縣市在前瞻建設執行結束後將面臨破產,一旦發生災變,將無錢因應救災。 \n 藍委賴士葆批評,蔡總統未將特別預算列入,選前亂開支票、錢亂撒,債留地方政府,還大玩文字遊戲,廢除印花稅法也是典型例子。國民黨團強調,若蔡政府持續擴大財政缺口,不排除依據財政紀律法第17條規定,移請監察院調查。 \n 賴士葆也呼籲,審計長被提名人陳瑞敏應說明面對蔡政府財政紀律的態度,是否同意總統府將審計部公布前瞻執行率只有6成,硬拗為9成的說法,國民黨團將審視陳瑞敏立場是否公正、超然,決定是否投下同意票。

  • 財政有紀律?藍委質疑蔡政府隱藏2032億舉債

    財政有紀律?藍委質疑蔡政府隱藏2032億舉債

    總統蔡英文近日表示明年度國家預算是22年來首達財政收支平衡。立法院國民黨團今(2)日抨擊,蔡英文對國人誇大國家財政紀律,隱藏了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等特別預算舉債高達2,032億元,與過去根本沒有減少,企圖粉飾太平,國民黨團將在第8會期嚴格監督國家財政預算內容,不排將依據《財政紀律法》第17條規定,移請監察院調查懲處。 \n \n總召曾銘宗指出,根據財政部統計資料,檢視蔡政府是否遵守財政紀律,統計到2019年7月為止,中央政府負債5兆5,009億元、地方政府負債9,115億元,合計負債高達6兆4124億元。蔡政府全力推動8900億元的前瞻基礎建設,將會讓政府未來舉債餘額不斷向上攀高,甚至有讓地方政府財政破產之虞。 \n \n曾銘宗說,地方政府未來舉債額度到今年8月底為止,僅有7,325億元,減除幾乎沒有前瞻基礎建設預算的台北市舉債額度後,21縣市未來舉債額度僅有4,754億元,前瞻基礎建設未來配合款達4,127億元,到了2025年地方舉債剩餘額度僅有627億元,這也顯示當前瞻基礎建設執行結束後,絕大多數的縣市將面臨破產狀況。萬一地方政府發生災變,將無錢因應救災,蔡政府所謂最佳財政紀律,根本是謊話連篇。 \n \n曾銘宗表示,國民黨團不認同蔡政府這種粉飾太平的說法,將在立法院強力監督蔡政府的財政紀律;假設蔡政府持續擴大財政缺口,不排除依據《財政紀律法》第17條規定,移請監察院調查。 \n \n藍委賴士葆質疑,地方政府未來僅剩下627億元的舉債額度,難道就是最好的財政紀律?呼籲審計長被提名人陳瑞敏,面對蔡政府如此粉飾太平、鬼話連篇的財政紀律的態度是甚麼?是否同意總統府將審計部公布前瞻執行率只有6成,硬拗為9成的說法?國民黨團將審視陳瑞敏立場是否公正、超然,來決定是否投下同意票。

  • 明年中央政府預算22年首度收支平衡 國民黨團質疑:隱匿前瞻預算

    明年中央政府預算22年首度收支平衡 國民黨團質疑:隱匿前瞻預算

    蔡英文總統多次指出,明年國家預算是22年來首度達到財政收支平衡,國民黨立院黨團今批評,蔡政府隱藏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等特別預算舉債,根本是在玩文字遊戲,國民黨團不排除依財政紀律法,移請監察院調查懲處。 \n \n國民黨立院黨團今召開記者會,質疑蔡總統聲稱明年國家預算是22年來首達財政收支平衡,黨團總召曾明宗指出,截至今年7月,中央政府負債5兆5009億元、地方政府負債9115億元,合計高達6兆4124億元;蔡政府接下來將全力推動8900億元前瞻基礎建設,會讓政府舉債餘額向上攀高,甚至有讓地方政府財政破產之虞。 \n \n曾銘宗表示,全台扣除台北市的21個縣市未來舉債額度僅有4754億元,但前瞻建設配合款達4127億元,到了2025年地方舉債額度剩餘627億元,絕大多數縣市在前瞻建設執行結束後將面臨破產,一旦發生災變將無錢因應救災。 \n \n藍委賴士葆批評,蔡總統未將特別預算列入,選前亂開支票、錢亂撒,債留地方政府,還大玩文字遊戲,廢除印花稅法也是典型例子。國民黨團強調,若蔡政府持續擴大財政缺口,不排除依據財政紀律法第17條規定,移請監察院調查。 \n \n賴士葆也呼籲,審計長被提名人陳瑞敏應說明面對蔡政府財政紀律的態度,是否同意總統府將審計部公布前瞻執行率只有6成,硬拗為9成的說法,國民黨團將審視陳瑞敏立場是否公正、超然,決定是否投下同意票。

  • 社論-新政府將接下的燙手山芋

    社論-新政府將接下的燙手山芋

     距離新政府上任為時不到兩個月,即將上任的新內閣官員雖然一定躊躇滿志,期望大展身手,但客觀面對的卻是一個個的燙手山芋,可能沒有任何蜜月期,一上任就有一籮筐的問題需要處理。 \n 先從國際經濟情勢來看。全球景氣擴張速度放緩已成事實,不但IMF於1月下修2016年全球經濟成長率至3.4%,也同時下修美國GDP至2.6%;2月中OECD也下修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率至3.0%,而且下修美國與歐元區的GDP成長率至2.0%與1.4%,低於2015年的2.4%與1.5%。全球民間消費與投資不振,被認為是全球景氣擴張趨緩的主因。 \n 與台灣經濟密切的中國大陸與日本,情況也不樂觀。中國大陸1、2月經濟數據反映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事實,為避免景氣硬著陸,大陸官方在兩會期間明確表示將持續擴大財政刺激政策,提高財政赤字率(由2.3%提高至3.0%),一方面規劃減稅降費,減輕企業及個人負擔達5,000餘億元人民幣;另外安排5,000餘億元人民幣的中央基建支出,藉「減稅費」與「補短板」來支持供給側的改革,並將輔以穩健的貨幣政策以支應市場流動性。 \n 日本景氣雖緩步擴張,但相較於歐美明顯偏弱;主要係因日本景氣以外需為主,預期今年全球景氣與貿易增幅依然放緩,外需相較去年難以顯著揚升,經濟景氣擴張欲振乏力。由於通膨與景氣僅溫和上揚,且距離目標仍然遙遠,日本央行持續擴大寬鬆,且進一步於1月份實施負利率政策,但負利率政策有名無實,甚至在3月15日的貨幣政策會議,將原本須實施負利率的貨幣基金流通餘額改列於不須課徵利息的部位,使負利率政策執行範圍更加限縮,看來安倍經濟學已經圖窮匕見。 \n 台灣本身的經濟情勢更不樂觀,基本面數據未見好轉。主計總處預估景氣落底時間延後至今年第一季,也使今年經濟成長率預估由原先的2.32%下調至1.47%,為金融海嘯以來的次低,僅略高於去年的0.75%,顯示今年經濟復甦力道偏弱,原因在於民間消費成長動能轉弱,創2009年以來最低成長;外需方面則受制於國際及結構性因素干擾,回升力道不足。因而政府的擴張性財政政策,將成為帶動今年台灣經濟復甦的主要力道。 \n 新政府今年接手的台灣經濟,預期將是個內外需成長都偏低、景氣內外皆冷的「燙手」山芋。在外需方面,由於全球經濟復甦力道偏弱、主要國家的貨幣政策分歧、大宗原物料價格下跌、中國經濟成長放緩及新興市場成長不穩等因素,造成國際金融市場大幅震盪,全球經濟下行風險攀升。主要經濟預測機構陸續下修今年的經濟成長預測,使得主計總處也調降今年商品貿易進出口預估,然而受到去年基期偏低影響,今年實質出口年增率可望由去年的-0.21%上揚至2.53%,進口亦將由0.87%上揚至2.97%;表面數字煞是好看,但對經濟成長的貢獻度僅由-0.67百分點上揚至0.11百分點。 \n 在內需方面,受到企業調薪意願與幅度普遍較低,加以金融市場動盪可能影響財富效果,導致民間消費成長動能轉弱,主計總處下修實質民間消費年增率預估至1.36%,不僅低於去年全年的2.28%,並創金融海嘯以來最低成長。至於民間投資受惠於半導體高階產能投資續增、部分電子業資本支出遞延至今年、航空業者擴大購機等因素,使民間投資年增率上修至1.98%,但仍低於去年的3.11%。 \n 由於民間消費與民間投資都積弱不振,若要使經濟成長達到預期目標,政府必須採行擴張性財政政策。因此,今年政府投資年增率將較去年大幅提高(由-4.28%增為6.34%),且公營事業投資年增率亦將由-6.79%增至2.83%,使整體固定投資年增率從去年的1.52%上揚至2.57%。整體內需在政府投資帶動之下,今年的內需成長年增率可望維持在1.57%,與去年相同,但貢獻度則由去年的1.41百分點微降至1.36百分點。 \n 值得注意的是,欲使內需成長率維持與去年相同,需採擴張性財政政策,但因政府財政連年赤字,政府債務已逐年攀升;根據公債法規定,一般政府1年以上非自償性債務不得超過前3年平均名目GDP的50%,中央政府舉債上限則是40.6%。依據主計總處統計,2014年中央政府潛藏性負債規模已達18.1兆元。雖然財政部日前指出,新政府上任後舉債空間仍達8,900億元,然而考量政府隱藏性負債規模甚鉅,新政府之財政運用恐將捉襟見肘,而使今年擴張性財政政策力道受限,勢將考驗財政專長的新閣揆林全。 \n 除了前述經濟與財政的嚴峻考驗之外,表面上一片榮景的股匯市,也將是新政府的另一個燙手山芋。經濟前景低迷,外資炒作下的金融面非理性繁榮,勢必面臨重大修正,看守政府不作為,到時候又是新政府要收拾的爛攤子。

  • 美關門危機 立院示警我債務破表

     美國政府不斷超額借貸,面臨關門命運。立法院中央政府總預算案評估報告也預警,台灣中央政府103年度舉債5兆餘元,仍在公債法限定範圍內,但若計入高達15兆餘元的潛藏負債,早已超過公債上限;且GDP在20年間僅成長2.08倍,政府舉債卻節節升高,報告更大膽推測,恐會步上日本失落20年的後塵。 \n 行政院預估103年度中央政府舉借一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預算數為5兆4250億元,占前3年度GDP的38.7%,尚在公共債務法規定中央債務上限40.6%範圍內。不過立院預算中心報告指出,已超過未償餘額預算數已逾債限的90%,應依法向立院提出債務改善計畫及時程表,否則有迴避新增債務不得超過上年度舉債額度的限制。 \n 報告指出,1年以上債務未償餘額攀升至5兆餘元,未償債務餘額已瀕臨法定上限,若列計潛藏負債,估計約為15兆2797億元以上,政府未償債務餘額,早就超過公債法的舉債上限,其中攸關軍公教退休金的政府隱藏性負債,就占去一大半。 \n 預算中心還預警,中央政府頻繁提出「排除債限」的特別預算,包括921震災災後重建特別預算、水患治理特別預算、擴大公共建設投資特別預算、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預算等,自89年度至102年7月底,舉借了1兆4496億元的債務,無疑又使債務迅速增加。

  • 反軍公教加薪 民間團體51大遊行

     行政院在評估軍公教加薪案,激起民間團體反彈,公平稅改聯盟等反貧困團體將在5月1日舉行大遊行。 \n 稅改聯盟召集人王榮璋表示,行政院長吳敦義應該保證,一旦公務人員加薪,3個月內全國勞工薪資都能得到相同幅度的成長,建國百年後的中華民國將無需再舉債,否則請吳院長應負起政治責任。 \n 反貧困五一大遊行發起團體昨天上午到財政部抗議國債鐘公布國債只有4.8兆,是資訊不透明、不完整,主要因為不計算潛藏債務、非營業基金、地方政府債務,七扣八折之後的結果。如果依據國際貨幣基金的定義,國債總額為21.1兆元,比4.8兆高出4倍之多。又以21.1兆元除以全國2300萬人,則平均每人負擔國債近92萬。 \n 財政部發布新聞稿表示,若以100年各級政府債務未償餘額占當年GDP比率而言,我國為40.2%,與美國98.5%、日本204.2%、英國88.6%、法國97.1%等國相比較,我國政府債務管制仍屬合宜。 \n 財政部強調,地方政府債務及非營業基金舉債並非由全民負擔,不宜併入國債鐘統計;隱藏債務已由行政院主計處充分揭露;政府舉債是為建設,並且因應特殊需要;舉債更是為加速建設、累積資產,以造福子孫。

  • 《社論》「你聰明,我傻瓜」

     許久以前台灣民眾常在電視上看到一則頗具創意的廣告詞,「你聰明,我傻瓜」,幾乎街頭巷尾人人上口。你聰明,指的是Konica相機的使用者;我傻瓜,指的是Konica出產的傻瓜相機。這個廣告吸引人的地方是明明是人的傻,它卻巧妙地將之轉化成是物的傻,進而更把人捧成了「聰明」。最近,財政部長李述德又講了一段名言:政府放著「舉債上限不用,就像是傻瓜一樣」。這句話,讓我們不禁想起了上面那段廣告詞,但是,我們要說的是,部長,即使你一定要堅持你的「聰明」,但民眾不會永遠乖乖當個負債累累的「傻瓜」。 \n 這幾天公共債務法的修正成為立法院本會期結束前的重頭戲,行政院企圖透過修法擴大地方政府的法定舉債上限,以因應五都區劃新情勢以及地方的財政需求。然此舉不但在立法院引起立法委員的強烈質疑,更遭受到財稅學界的嚴厲批評。根據現行公債法規定,各級政府債務餘額不得超過前三年GNP平均值的48%,其中中央為40%,直轄市為5.4%,縣市為2%,鄉鎮市為0.6%。此外,對縣市與鄉鎮市還另外規定不得超過其各該政府總預算及特別預算歲出總額的45%與25%。 \n 這些法定上限或許在定義或計算上引發不少爭議,但它還是能對政府舉債產生一定程度的約束。行政院這次修法就是想藉用法定舉債上限指標的改變,間接達到放寬地方政府債務限制的目的。草案中,一方面將地方政府以GNP計算的法定上限取消,統一採取以歲出預算為基礎的上限規定。其中,直轄市比率為250%,縣市為70%,鄉鎮市為25%;另一方面,則趁機提高地方政府債務的法定上限,大幅增加地方政府的舉債金額,據估算各級政府總舉債上限將提高至GNP的52%,因此而增加的舉債金額近6,000億元。 \n 李述德部長每每告訴我們,毋須為政府的財政擔心,因為政府的債務餘額一直都控制在法定上限之內。如果政府碰到財務困難便用這種方式提高舉債上限,那麼即使政府債務餘額的確「永遠」不會有超過法定上限的一天,但這種行徑除了隱藏事實真相外,就只會讓政府財政更加惡化而已。 \n 國家財政年年赤字,舉債金額不斷上升,租稅收入占GNP的比率屢創新低紀錄(明年預計11.3%)。李部長卻說「中華民國財政是最好的」,因為我國中央政府債務餘額只占GNP約35%左右,較諸其他國家皆來得低。但是,當談到其他國家的租稅收入占GNP比率皆高於我國甚多時,他卻又說「各國稅制狀況不同」,沒有統一標準,不能直接相比,這種說法避重就輕,實難令人心服。 \n 其次,草率地把地方政府債務餘額占GNP比率上限廢除,改以占歲出的比率規範,此做法猶如打開舉債水閥,花越多,借越多,地方政府債務將更加失控。尤有甚者,地方政府若欲節省經費而縮小歲出規模,卻反而可能有導致債務餘額越限的風險,對地方政府的節流誘因反而產生負面效果。財政部若認為GNP不適合當作地方債務的限制標準,那麼,也應該改採以地方自籌財源作為計算基礎,如此才更能符合設限的目的與專業的要求。惟迄今為止,財政部仍只模糊地以給予地方施政更具彈性為由,不知檢討。 \n 每次論及政府債務危機,李部長總會以舉債為一種財務策略運用,無須將之視為洪水猛獸做解釋。就企業而言,或許如是;但就政府而言,則未必完全適用。企業借債用以增購資產,萬一面臨財務困難,至少還可變賣資產來還債;但政府舉債從事公共建設,即使碰到債務危機,卻無法用變賣公共設施來還錢。更何況,企業舉債投資的目的乃是希望創造穩定的收入作為還債的財源,以資產變賣還債,終非常態。同樣地,政府借錢從事建設的目的則是希望透過經濟的成長,培養稅源,以積蓄政府償債的能力。但觀諸我國稅基侵蝕的嚴重程度,稅收能力每下愈況,未來的償債財源堪虞。李部長一直以企業的財務觀點來看政府總體的財政問題,讓人難以苟同。 \n 從財務槓桿的角度言,不懂得利用舉債做生意的企業的確是個傻瓜,企業的利益與債權人對立,但它的風險有限,最多就是賠掉企業的股本或資產。政府舉債的意義則不然,因為國家是永久的,政府欠債不可賴帳,一定要償還,從納稅的角度言,全民不但都是政府的債權人,同時也是債務人。是故,政府在財務槓桿的操作上,不一定要向企業一樣「聰明」,更重要的毋寧是建立一個穩定而永續的還債能力。

  • 財部:中央舉債上限明訂四○%

     因應年底五都升格,行政院版公債法修正案,取消現行政府舉債不得超過GNP四十八%規定,不過財政部說,行政院版公債法修正案,將明訂中央舉債上限四○%,地方舉債額度為歲出二○○%,估算總舉債上限約為GNP五二%,可增加舉債金額五千多億元。 \n 至於外界質疑地方舉債上限以「歲出」計算相當不合理,財政部官員強調,他們相信主計處、各議會將會嚴格把關,不會發生舉債無上限問題。 \n 對公債法修正草案,立院費鴻泰等人主張,將中央可舉債額度從四○%降為三九%、地方可舉債額度從歲出二五○%,降為二○○%,合計約為GNP五一%。但主計處醞釀翻案,財政部長李述德也表示支持原政院版,若翻案成功,中央舉債上限四○%,地方舉債額度為歲出二○○%,合計約GNP五二%。 \n 此外,公債法修正案中,將地方政府債限改由「歲出」為基準來計算,稅改聯盟批評把地方債限與「支出」連動,將造成舉債飆向「無上限」,讓國家冒很大風險,違反國際慣例。 \n 財政部國庫署指出,截至今年四月底為止,中央政府負債約四.三兆元,地方政府負債六千餘億元,合計逾四.八兆元,都沒有超過法定舉債上限。 \n 但根據立委羅淑蕾提供立法院預算中心資料,政府負債,再加隱藏性負債總計高達十四.五兆元,顯示舉債早就超過法定上限,財政部統計數字嚴重失真。 \n 國庫署官員表示,部分地方政府舉債已瀕臨債限,不修法明年的預算可能會編不出來。 \n 財政部長李述德強調,舉債每年有流量與強制還本的設計,不會無限舉債。李述德說,就算國家廣義負債高達十五兆,但台灣還有高達二十二兆元國家資產,顯示我國資產品質還算良好。 \n 李述德強調,舉債不是壞事,大家要有理財與財務策略的觀念,就像企業要擴大成長,不可能百分百運用自有資金,一定會融資運用,操作財務槓桿,只是政府不是企業,必須保守一些。 \n 中華財政學會理事長陳聽安認為,舉債只是政府取巧迴避加稅問題。政大財稅係教授、前賦改會副召集人曾巨威也指出,若財長在觀念上始終認為國家財政健全、舉債不是問題,難怪國家的財政沒有起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