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政治檔案的搜尋結果,共166

  • 史話》陳勝朗專欄/外力干涉我國核武研發經緯(血淚篇)(五之二)

    史話》陳勝朗專欄/外力干涉我國核武研發經緯(血淚篇)(五之二)

    檔案01 ──Thomas L. Hughes, Bureau of Intelligence and Research, to the Secretary, 25 January 1966 據INR分析專家指稱,在1964年中國核子試爆的「衝擊」下,引起蔣介石總統下令成立中山科學研究院,進行核武器研發的可行性和可取性。臺灣政府也認識到實施武器計畫的困難,但希望在國際形勢發生深刻變化時,準備執行武器計畫。因此,關於製造核武器的可行性研究似乎是未來十年或更長時間的遠程工作。 檔案 02 ──U.S. Embassy Republic of China telegram 1088 to State Department, 6 April 1966 如INR報告提出,臺灣一直在考慮從西德購買一座多效用途的50Mw核反應器。到1966年初,與西門子公司達成了安裝重水核反應器的協定。亞瑟·胡梅爾(Arthur Hummel)大使認為,中華民國軍方「以發電需要為借口」,進行核武器計畫,他建議國務院「勸阻」西德不要繼續進行這項協定。 檔案 03 ──U.S. Embassy West Germany telegram 3292 to State Department, 15 April 1966 據Bonn(波昂)一位機密消息人士透露,西德政府在核反應器出售問題上存在分歧,科學部是支持它成為德國「第一個主要核出口國」,但要臺灣接受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的保安監督(Safeguard),科學部才會支持這項協定,而如果華盛頓有非商業性因素的反對,Bonn(波昂)不會推動這項交易。美國認可了這項協定,因為IAEA於1967年9月批准了該協定。然而,隨後臺灣國內的反對聲音使協定陷入僵局。 檔案 04 ──State Department telegram 127764 to U.S. Embassy Republic of China,9 March 1968 1969-11-12 Boston Globe《波士頓環球報》員工敏業(Min Yee)向國務院提供即將出版的有關臺灣核能研究的背景資料。葉將中山科學研究院稱為「武器研究中心」。美國國務院拒絕該評論,並表示「不知道在中山科學研究院進行任何武器研究」。臺灣方面則依原計劃進行從西德的西門子公司購買一座反應器,但該公司則認為只有在獲得IAEA批准時才會同意出售。該公司於1967年9月批准了該反應器交易。 檔案 05 ──Ray Cline, Bureau of Intelligence and Research ,to the Secretary,12 November 1969 INR更新其早先的情報,預測在未來五年,預期台灣核武計劃將繼續加強購置那些與核武器生產的有關裝置。根據該報告指出,中山科學研究院長最近已進行從加拿大購買了一座40兆瓦的重水反應器洽商,同時也考慮從德國西門子公司購買一座核反應器和一座用過核燃料再處理廠(reprocessing plant)。臺北是否會做出「政治決定」,進行武器計畫,將取決於其對財務成本和政治風險的評估。雖然政府中有一些支持武器專案的人,但也有人強烈反對這一計畫,因為它會嚴重影響政治和經濟成本。 檔案 06 ──William W. Thomas to Thomas P. Shoesmith, 11 March 1971 駐臺灣大使館政治參贊威廉·湯瑪斯(William Thomas)將物理學家布魯斯·比林斯(Bruce Billings)對核計劃的評估作為要點。根據早先的情報估計,比林斯認為台灣沒有製造核武器的積極意圖,而是「獲得製造這種裝置的能力」的意圖。在回顧向西門子尋求核反應器的中山研究院的工作時,比林斯提供了這筆交易的幕後故事,但遭到蔣的科學顧問吳大猷院長的反對。他認為核反應器是「不必要和低效的」。然而,在1973年,至關重要的日期,臺灣與加拿大就NRX反應器達成協議,(註說:加拿大以可提供外幣貸款協助和核燃料元件技術優惠條件獲得交易),基此可以擁有足夠的可獲得核裂變材料用於核武器。比林斯說,臺灣已有「生產這種武器的能力、人員和裝備」。(待續)

  • 將蔡在政大人事檔案機密封存30年?賀德芬告教育部21日首開庭

    將蔡在政大人事檔案機密封存30年?賀德芬告教育部21日首開庭

    資深媒體人彭文正、台大法律系名譽教授賀德芬、教授林環牆等人質疑總統蔡英文的博士論文作假,引發多起官司。其中,教育部把蔡英文過去在政治大學的人事檔案列機密封存30年,賀德芬認為不合理,因此對教育部提起行政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定明(21)日下午開庭。 賀德芬等人質疑,蔡英文在博士論文被質疑後,去年9月以刑事控訴她們後,行政院教育部同時把蔡英文過去在政大的人事檔案列為機密拒絕提供,封存30年至2049年,跟國家絕對機密同等級,並不合理,賀向行政院提起訴願失敗,再提起行政訴訟。 北高行日前公告,本案將於21日4點20分在13法庭開庭,設有56席旁聽席,由於座位有限,須於下午3點50分至4點10分止,至現場領取旁聽證後才可進入,另因應新冠肺炎疫情,旁聽民眾須配戴口罩;若未經法官許可,法庭內不得拍照或使用3C產品。 論文門風波其他官司還有,蔡英文對彭文政3人提告部分,台北地檢署日前依加重誹謗起訴彭,賀德芬、林環牆則獲不起訴;彭另還提民事訴訟,請求確認蔡英文論文不存在,目前在北院審理中。

  • 象牙塔促轉會 民進黨政治動員提款機

    象牙塔促轉會 民進黨政治動員提款機

     促轉會已運作3年,有何重大建樹?民間無感,每次躍上媒體,都與意識形態有關,促轉會不僅要再延1年,還準備修法,讓自己擁有更多權限,彷若把轉型正義當家家酒一般,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問題在於,促轉會已經把自己玩成民進黨的政治動員提款機,很難受到社會大眾的尊重與信任。  促轉會成立沒多久,就發生「張天欽事件」,張天欽運用行政資源,打擊特定的參選人,一起步就走偏,促轉會淪為東廠,失去客觀中立性,難以恢復大眾信任,促轉會在內閣裡宛若盲腸單位,存在的意義不過就是安插親綠學者,讓他們享有部長級的待遇。  由學者組成的促轉會,也宛若象牙塔,某種程度上,他們就像行政院附設的政治檔案研究機關,搶著做國發會之下檔案局的工作,花了3年去專研政治檔案,但最後提出的報告,也不見翻轉歷史的重大發現。  社會希望看見什麼樣的轉型正義?促轉會如果在推動轉型正義的過程中,反而造成更多的撕裂與對立,豈不是很諷刺嗎?轉型正義不管在哪個國家,都是歷史性、國家級的大工程,促轉會卻像在岸邊玩沙般,偶爾撥弄撥弄,自己玩自己的,沒人在乎他們在幹嘛,不是很可悲嗎?  促轉會現在羅列一批法案,說延任之後要來推動各項修法,但這些修法動機根據是什麼?是促轉會委員認為應該要這樣做,或是社會溝通過的結果?這樣的促轉會,真的是台灣社會要的促轉會嗎?如果不是,徒留一個殭屍機關究竟有何意義?

  • 錢復捐贈中研院近史所200箱檔案

    錢復捐贈中研院近史所200箱檔案

     外交部前部長錢復近期出版《錢復回憶錄》,見證我國當代外交及政治第一手信史,更慷慨捐贈個人近40年、超過200箱檔案給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檔案館典藏,院方昨舉辦捐贈典禮,中研院院長廖俊智、總統府祕書長李大維、外交部前部長歐鴻鍊、程建人及前駐美代表沈呂巡等人均到場觀禮。  錢復任公職超過40年,曾任行政院新聞局長、駐美代表、外交部長、監察院長等要職,現任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董事長、國泰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稱是史料最好歸宿  中研院表示,本次捐給院方的資料即是《錢復回憶錄》基本素材,檔案包括四大主題:錢氏大學時期讀書筆記、我國退出聯合國與中美斷交電文、與華府多位政要信函,還有總統交會文件。  錢復表示,近史所檔案館是這批檔案最好的歸宿,中研院典藏這些文件,使他感到無比光榮,也希望對近代歷史有興趣的學者,能有所貢獻。  30年前允諾今兌現  廖俊智在致詞時提到,錢復與中研院關係深厚,他的父親錢思亮先生曾任中研院院長、兄長錢煦院士為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創所所長。錢復年輕時親炙傅斯年、胡適等前輩,曾動念到近史所從事學術研究。30年前,曾允諾捐贈其父錢思亮資料,充實院史及學術史的館藏;30年後慨然捐贈,相當具歷史意義。  中研院副院長黃進興指出,綜觀《錢復回憶錄》三大冊精彩內容,可供參照中美關係、冷戰史及當代政治史脈絡,這批捐贈資料重要性自不待言,對近史所檔案館而言,更是如虎添翼,期盼將來整編開放後,可供更多後學投入研究。  中研院近史所所長呂妙芬說,近史所檔案館館藏一向以外交史為重鎮,錢復先生捐贈的資料包括:退出聯合國與中美斷交見證、駐美代表及外交部長時期、與四任元首的交會、以及個人生活史,相信對於未來歷史研究是很珍貴的史料。

  • 錢復捐贈200筆檔案 中研院近史所典藏

    錢復捐贈200筆檔案 中研院近史所典藏

    前監察院長、現任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董事長錢復,捐贈個人近40年、超過200箱檔案給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檔案館典藏。中研院今(7)日舉辦捐贈典禮,在中研院院長廖俊智院長、副院長黃進興見證下,由近史所所長呂妙芬與錢復交換捐贈契約,典禮簡單隆重。 錢復任公職超過40年,在歷任元首任內貢獻其外交專長。近期出版的《錢復回憶錄》,更是見證當代外交及政治第一手信史,而本次捐贈給中研院的資料是《錢復回憶錄》的基本素材。檔案囊括四大主題:錢氏大學時期的讀書筆記、退出聯合國與中美斷交的電文、與華府多位政要的信函及與總統的交會文件。 錢復表示,近史所檔案館是這批檔案最好的歸宿,中研院典藏這些文件,使他無比光榮,也希望對近代歷史有興趣的學者,能有所貢獻。 廖俊智則在致詞時表示,錢復先生與中研院關係深厚,尊翁錢思亮先生曾任中研院院長、兄長錢煦院士為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創所所長。錢復先生年輕時親炙傅斯年、胡適等前輩,曾動念到近史所從事學術研究。30年前他允諾將其父錢思亮院長資料捐贈,充實院史及學術史的館藏;30年後他又慨然捐贈,相當具歷史意義。 黃進興則指出,綜觀《錢復回憶錄》三大冊精彩的內容,可供參照中美關係、冷戰史及當代政治史的脈絡,這批捐贈資料的重要性自不待言,對近史所檔案館而言,更是如虎添翼,期盼將來整編開放後,可供更多後學投入研究。 呂妙芬則強調,近史所檔案館庋藏一向以外交史為重鎮,錢復先生捐贈的資料包括:退出聯合國與中美斷交見證、駐美代表及外交部長時期、與四任元首的交會、以及個人生活史,相信對於未來歷史研究是很珍貴的史料。

  • 疫苗採購成國家機密要保密10年? 林正杰曝2細節:真神奇

    疫苗採購成國家機密要保密10年? 林正杰曝2細節:真神奇

    疫苗採購爆發爭議,民進黨立委范雲指疫苗採購要依照《政治檔案法》保存,引爆藍營抨擊把公文列機密,到底有何不可告人之事?對此,前民進黨立委林正杰表示,疫苗採購列為機密,不需要通過預算,也不用送交審計部決算,真的是很神奇,並質疑是否有先例存在。 立院衛環委員會召委、國民黨立委陳玉珍上週提案表決通過「疫苗採購調閱小組」,事後綠營杯葛,揚言將表決從議事錄刪除,但因表決是既定事實,民進黨被迫接受成立。 不過,陳玉珍透露,民進黨正準備把資料核定為機密,緊接著范雲就公開表示,台灣有《政治檔案法》,「那這個東西也都需要依照《政治檔案法》」。 對此,林正杰今(28日)在臉書上表示,採購疫苗列機密10年,不需要通過預算 也不需要審計部決算,真神奇了,他更質疑,「中華民國有這個先例嗎?錢打哪來?」 網友們也留言回應,「因為有暗盤,極機密」、「胡作非為!亂無章法」、「採購疫苗居然沒有博士論文重要,才列10年機密」、「國庫通家庫了吧」。 此外,行政院長蘇貞昌日前在立院接受質詢時,也公開否定這項說法,他表示,「這不是政治檔案法,這跟政治檔案法應該無關」,並強調疫苗採購是與疫苗廠簽訂的商業合約,這不是國家機密,「這應該不是國家機密,這是基於為國人早日購得疫苗,所保護國人的商業合約」。

  • 疫苗採購竟列國家政治檔案 保密5~10年!范雲超瞎護航 蘇揆打臉非機密

    疫苗採購竟列國家政治檔案 保密5~10年!范雲超瞎護航 蘇揆打臉非機密

     疫苗採購爆發爭議,民進黨立委范雲主張以「不存在」的《政治檔案法》,將採購過程列為機密政治檔案。對此,行政院長蘇貞昌昨公開否定這項說法,強調疫苗採購是與疫苗廠簽訂的商業合約,這不是國家機密,也與《政治檔案法》無關;未來完成採購後,行政部門就該向國會報告。  政治檔案法根本不存在  立院衛環委員會召委、國民黨立委陳玉珍上周提案表決通過「疫苗採購調閱小組」,事後綠營杯葛,揚言將表決從議事錄刪除。但因表決是既定事實,民進黨被迫接受成立,但陳玉珍透露,民進黨正準備把資料核定為機密。緊接著,范雲就公開表示,台灣有《政治檔案法》,認為疫苗採購資料需依照《政治檔案法》規定。但事實上,我國法律並無《政治檔案法》。  對此,國民黨立委鄭正鈐昨質詢蘇貞昌時指出,有消息指衛福部長陳時中準備把相關公文列為機密,可能要保密5至10年才會公開,這是因為有《民法》私約問題嗎?  蘇逆時中「我講的才對」  蘇貞昌說,目前疫苗採購是賣方市場,必須訂契約,我國必須遵守。但政府做事一定要經過國會監督,現在雖受限契約,但當採購完成,行政部門自然應向國會報告。他強調,「陳部長到底是怎樣說,我現在不了解,但我現在表示我對事情的認知與態度,應該是我講的這樣才對。」  鄭正鈐追問,「有人認為疫苗採購是《政治檔案法》,你認同這種說法嗎?這和《國家機密保護法》有關嗎?」  蘇貞昌明確表示,「這不是政治檔案法,這跟政治檔案法應該無關」。政府基於搶購到疫苗,對於國際間的契約才訂有保密約定,這是國際貿易常態,「這應該不是國家機密,是基於為國人早日購得疫苗,保護國人的商業合約。」  藍酸先把條文念熟再來  面對范雲的說法,國民黨立院黨團表示,台灣沒有《政治檔案法》,只有《政治檔案條例》;范雲對《政治檔案條例》、《國家機密保護法》傻傻分不清,是不是該把法律條文念熟,再回來護航比較好?  國民黨團也強調,《國家機密保護法》核定國家機密,應限於「最小範圍」,且核定的機密不得為「隱瞞違法或行政疏失」,也不可以掩飾特定對象不名譽行為,陳時中若真把疫苗採購列為國家機密,恐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陳時中別為了保官位不斷秀下限。

  • 范雲冏了 蘇貞昌:疫苗採購不是機密 無關政治檔案法

    范雲冏了 蘇貞昌:疫苗採購不是機密 無關政治檔案法

    疫苗採購爆發爭議,民進黨立委范雲指疫苗採購要依照《政治檔案法》,引爆藍營抨擊把公文列機密,到底有何不可告人之事?不僅如此,行政院長蘇貞昌昨也公開否定這項說法,強調疫苗採購是與疫苗廠簽訂的商業合約,這不是國家機密,也與《政治檔案法》無關;未來完成採購後,行政部門就該向國會報告。 立院衛環委員會召委、國民黨立委陳玉珍上週提案表決通過「疫苗採購調閱小組」,事後綠營杯葛,揚言將表決從議事錄刪除。但因表決是既定事實,民進黨被迫接受成立,但陳玉珍透露,民進黨正準備把資料核定為機密。緊接著,范雲就公開表示,台灣有《政治檔案法》,「那這個東西也都需要依照《政治檔案法》」。 對此,國民黨立委鄭正鈐昨質詢蘇貞昌時指出,有消息指出衛福部長陳時中準備把相關公文列為機密,可能要保密5至10年才會公開,這是因為有《民法》私約問題嗎? 蘇貞昌表示,目前疫苗採購是賣方市場,必須訂有契約,我國必須遵守。但政府做事一定要經過國會監督,現在雖受限契約,但當採購完成,行政部門自然應向國會報告。他強調,「陳部長到底是怎樣說,我現在不了解,但我現在表示我對事情的認知與態度,應該是我講得這樣才對。」 鄭正鈐進一步追問,「有人認為疫苗採購是《政治檔案法》,你認同這種說法嗎?」「這和國家機密保護法有關嗎?」 對此,蘇貞昌明確表示,「這不是政治檔案法,這跟政治檔案法應該無關」。他更說,現在政府是基於為了搶購到疫苗,對於國際之間的契約才訂有保密約定,這是國際貿易常態,「這應該不是國家機密,這是基於為國人早日購得疫苗,所保護國人的商業合約。」 面對范雲的說法,國民黨立院黨團表示,台灣?有《政治檔案法》,只有《政治檔案條例》;且范雲對《政治檔案條例》、《國家機密保護法》也是傻傻分不清,是不是應該把法律條文念熟,再回來護航比較好? 國民黨團也強調,《國家機密保護法》對於國家機密的核定,應限於「最小範圍」,且核定的機密不得為「隱瞞違法或行政疏失」,也不可以是掩飾特定對象不名譽行為,陳時中若真把疫苗採購列為國家機密,恐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呼籲陳時中別為了保官位不斷秀下限。

  • 遭批抹黑陳時中 陳玉珍諷范雲:說錯沒關係但勿硬凹

    遭批抹黑陳時中 陳玉珍諷范雲:說錯沒關係但勿硬凹

    國民黨立委陳玉珍昨在節目指出,民進黨正在把疫苗採購資料核定為機密檔案,打算5年到10年後才公布,民進黨立委范雲則說,台灣要依據《政治檔案法》才能限制保密期限,遭國民黨團酸《政治檔案條例》、《國家機密保護法》傻傻分不清,范雲隨即回擊陳玉珍栽贓抹黑陳時中。對此,陳玉珍嘲諷,不懂、說錯沒關係,但不要硬凹,顯然范雲心中只有政治。 國民黨立委陳玉珍昨在《雲端最前線》節目中指出,手上已有相關資料,去年疫苗原預計透過東洋購買,也和衛福部談得差不多,卻有不同民進黨派系找新廠商介入,她一定會揭露手中取得的資料,但民進黨正在把資料核定為機密檔案,打算5年到10年後才公布。 一同上節目得民進黨立委范雲則說,台灣是民主政治,政府沒有任何權力限制文件保密期限,台灣有《政治檔案法》,「所以你不要瞎講說人家什麼,那這個東西也都需要依照《政治檔案法》」。 國民黨團今天隨即發聲明質疑衛福部,到底有何不可告人之事,怕被揭穿?還提醒范雲,台灣沒有《政治檔案法》,只有《政治檔案條例》,且范雲對《政治檔案條例》、《國家機密保護法》也傻傻分不清,開酸念熟法律條文再來護航。 國民黨也說,依規定,國家機密不得基於為隱瞞違法或行政疏失而列密,若真把疫苗採購列為國家機密,恐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呼籲陳時中別為了官位不斷秀下線。 范雲晚間在臉書批評,國民黨真是惡人先告狀,不為陳玉珍公開再節目製造假消息道歉,居然還敢來胡亂罵她,要求陳玉珍勿栽贓抹黑陳時中。 對此,陳玉珍向范雲喊話,立委本來就不是全能,不懂沒關係,說錯也沒關係,但不要硬凹,國家機密法是來保護國家機密,但范雲扯不存在的政治檔案法,其實只有政治檔案條例,這是用來處理轉型正義,凸顯范雲心中只有政治。 陳玉珍感嘆,范雲曾經是讓她敬佩的學運人士,但因社民黨無法取得立院席次,才屈就當民進黨不分區立委,來實踐政治理想,但范雲當到這個位置,卻沒有堅持以前在兩性平權、政府施政公開透明等理想,為范雲感到不捨與難過,「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也」。

  • 促轉會昔遭質疑一年要燒1.7億 蘇揆今稱:支持延續

    促轉會昔遭質疑一年要燒1.7億 蘇揆今稱:支持延續

    去年藍委吳怡玎曾質疑,促轉會1年要花1.7億,其中促轉會主委月薪達19萬元。綠委鄭運鵬今日於立院質詢指出,促轉會的任務時間已經延長一年,今年5月就會屆滿,是否要再度延長?行政院長蘇貞昌回應,會支持促轉會延續。 蘇貞昌說,促轉會的3大任務是資料徵集、事件平反及受害者遺屬的賠償照顧,在過去幾十年的威權統治後,這些工作不是2、3年就處理得完。 促轉會主委楊翠說,促轉會為轉型正義規劃機關,國家轉型正義要具體可行,不能紙上談兵。有關檔案徵集部分,這幾年的檔案徵集超過過去10多年累積的10倍以上,去年也徹底清查了政治檔案,而這些檔案也需解密工程。 但根據過去吳怡玎所質疑,促轉會1年要預算1.7億元,其中人事費用就要2699萬,依照內部人員51人換算下來,平均每人月薪是10.5萬元。而根據勞動部公布的最新數據,一般民眾的平均月薪中位數約為4.15萬,促轉會人員薪資,等同是民間企業平均數的2.53倍。

  • 促轉會認定國民黨政治檔案通報不實 發函要求儘速通報並將處以罰鍰

    促轉會認定國民黨政治檔案通報不實 發函要求儘速通報並將處以罰鍰

    促轉會認定國民黨政治檔案通報不實,於今天發函請國民黨儘速通報檔案,並將依促轉條例規定處以罰鍰。 促轉會指出,關於該會依促轉條例主動調查政黨持有政治檔案之相關進度,目前最新掌握國民黨尚持有海外工作會、文化工作會、社會工作會、大陸工作會等單位之檔案目錄至少數千筆,皆為國民黨此前未曾通報之檔案,其中包括四大類型之檔案如下: 1.重大案件。如:陳文成命案;警總清音小組各次會議紀錄 (含陳文成事件討論案);對匪鬥爭專卷-鄭自才、黃文雄在美謀刺案。 2.有關特定人士之檔案。如:台獨份子專卷(含彭明敏、黃文雄);對匪鬥爭專卷-台獨相關(含彭明敏案);日本各小組會議紀錄及報告(含李鴻禧言論案)。 3.有關海外台獨人士及留學生情報之檔案。如:海外台獨人士情報;留學生專卷(美、加、歐、日);打擊台獨份子活動專卷。 4.有關入出境返國之檔案。如:涉嫌台獨份子申請探親案;涉嫌台獨、左傾份子申請家屬出國案;列管禁止入境個人資料;體育、演藝團體出國審查會議紀錄。 此外,亦包含國民黨於威權統治時期對各產業、農漁業、宗教、社運、通訊與航運等各層面進行社會控制之檔案,以及參與政府情治機關運作書刊查禁、影視審查與媒體控制之相關檔案。 促轉會強調,審定政黨持有之政治檔案為促轉條例明定之促轉會職責,促轉會成立後即積極調查相關政黨持有政治檔案的情形,並要求通報。 促轉會表示,107年10月,國民黨向促轉會通報之四萬多筆檔案多屬已公開者,後經促轉會審定為政治檔案者約四千餘筆。促轉會後續調查發現,國民黨疑似有未通報的情形,故促轉會於109年7月函請國民黨補正通報,惟國民黨函復「並無其餘檔案可通報」。今(110)年1月,促轉會再度函請國民黨補正通報各工作會之檔案,惟國民黨再度函復「並無其餘檔案可通報」。因此促轉會認定國民黨通報不實,涉嫌隱匿檔案 促轉會表示,前述所列舉之檔案僅為冰山一角,卻顯示國民黨黨務組織如何參與政府運作,透過在海外與國內進行情報蒐集與控制,以確保威權統治與戒嚴體制的穩固,相關檔案屬於政黨持有且應向本會通報之政治檔案。 促轉會強調,針對國民黨通報不實,涉及違反促轉條例第16條第1項之情形,將依同條第6項及「違反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規定裁罰基準」處以罰鍰。促轉會已於今日函請國民黨陳述意見,亦再次提醒國民黨相關規定,如對政治檔案以毀棄、損壞、隱匿之方式或致令不堪用者,依促轉條例第19條將負有刑責,並呼籲國民黨應儘速通報檔案。

  • 百年落番滄桑史 金門邀中研院專家開講

    百年落番滄桑史 金門邀中研院專家開講

    金門百年近代史承載島民遠涉重洋,悲歡離合的歲月,數百幢中西合璧的洋樓和遍布全島的宗祠、學校,背後都有先人遠赴異鄉打拚的血淚故事。縣文化局將於22日邀請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檔案館主任王麗蕉以「從家族檔案看金門人的跨境日常」為題開講,與鄉親一起回顧屬於這座海島的大時代往事。 金門縣文化局近年致力於在地文化推廣,辦理一系列認識鄉土文化的活動,包括舉辦金門學、閩南學國際學術研討會和走讀村莊、村史寫作,期待透過這項專題講座讓鄉親對自己生長的土地有更多認識,也體會先民搭船遠赴異域,在波濤起伏的海上看著故鄉島影愈來愈模糊,頂浪航向一個不可知遠方的心情,還有留守家園的親人年復一年,朝思暮想的無盡苦衷。 金門俗諺:「十去、六亡、三在、一回頭」,說著是落番下南洋,大半的人客死異鄉的無奈和悲情,事業有成者返鄉修建宗祠、洋樓和學校,光宗耀祖的背後有著數不盡的辛酸血淚,這些發生在島上許多人家的大時代故事,以及它呈現的歷史軌跡和紀錄,均將在講座和與談者口中娓娓道來。 王麗蕉現任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研究副技師兼檔案館主任,畢業於臺灣大學圖書資訊博士、國立政治大學圖書資訊學系碩士、私立淡江大學教育資料科學學系學系、金門高中。曾擔任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助理教授、國立政治大學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助理教授。專長為檔案學研究、數位典藏。 講座時間為1月22日下午二時,全程免費,名額80名,歡迎對金門家族檔案有興趣的在地文史工作者、鄉親踴躍參加。

  • 促轉會宣布 今日完成37筆國民黨政治檔案移歸作業

    促轉會宣布 今日完成37筆國民黨政治檔案移歸作業

    促轉會發出新聞稿表示,該會於今(24)日上午會同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前往國民黨黨史館進行37筆政治檔案原件移歸作業。這37筆係促轉會108年11月間所審定之4,286筆總裁批簽檔案之部分,因國民黨遲未辦理移歸作業,故促轉會於今日前往黨史館點收。檔案原件由檔案管理局(下稱檔案局)攜回,存放於國家檔案庫房,後續完成整理後即會開放全民使用。 促轉會指出,2019年11月間已審定國民黨所通報之總裁批簽檔案4,286筆為政治檔案,並要求國民黨應將檔案原件移歸檔案局,國民黨雖於2020年3月間將相關檔案運送至檔案局,惟經清點後發現有37筆檔案遺漏。促轉會多次催請國民黨移歸檔案,後經協調,洽定於今日前往黨史館點收檔案,事前已徵得國民黨同意。 促轉會指出,總裁批簽內容涉及蔣中正於威權統治時期身兼政府和國民黨最高領導人所做的各種決策,對於理解蔣中正如何鞏固個人地位,遂行以黨治國的歷史有所幫助,故審定為政治檔案。 促轉會強調,此次移歸的37筆檔案均已被審定為政治檔案,且距離審定處分作成之日已將屆1年,國民黨本就有義務將檔案移歸為國家檔案。今日在黨史館的配合之下,順利完成移歸作業。

  • 促轉會今赴國民黨 點收37件總裁批簽

    促轉會今赴國民黨 點收37件總裁批簽

    促轉會、國發會檔案管理局數10餘人,今早大陣仗抵達黨史館,點收37件總裁批簽,國民黨黨史館全程在場配合。 促轉會今年4月曾發布新聞稿表示,「總裁批簽」完成點收後,待檔案公開,各界將更能清楚前總統蔣中正於威權時期如何鞏固個人地位、實行「以黨領政」的歷史真相。 促轉會於2019年11月審定國民黨通報的「總裁批簽」檔案,認定其中4286筆檔案應移歸檔案管理局。數月前促轉會以國民黨不交檔案,將祭出最高500萬元罰鍰,要求國民黨交出4286筆「總裁批簽」;國民黨發聲明抗議,在最後一天交出,並委請律師提起行政訴訟,因仍有37筆尚未交出,促轉會今早再度前往中央黨部。 國民黨人士表示,總裁批簽很多筆資料無關政治檔案,而且這些檔案早在2013年就已完成數位化並開放至今,況且這些檔案應屬政黨內部公文,但礙於惡法規定,該黨也只能配合辦理。 黨務人士說,「總裁批簽」是指國民黨總裁蔣中正自1950年8月中央改造委員會成立至1975年4月5日病逝,所批示由祕書長或祕書長與相關單位主管聯名所上簽呈的總稱。

  • 政治檔案徵集成果發表 促轉會:政治監控直到2000年政黨輪替前

    政治檔案徵集成果發表 促轉會:政治監控直到2000年政黨輪替前

    促轉會今天舉辦「政治檔案徵集與研究初探發表會」,促轉會主委楊翠表示,政治檔案徵集是還原歷史真相的重要基礎,希望將檔案徵集的成果呈現給外界,未來也將檔案公開上線供各界使用。 促轉會研究員陳昱齊介紹,根據徵集到的檔案,當年不僅遭槍決的政治犯其家屬會持續被政府監控(如李友邦),被認為涉及台獨活動、在政治上有安全顧慮者也會受到監控,包括林義雄、呂秀蓮、黃信介、施明德、張俊宏、姚嘉文等日後在美麗島事件中被捕的人,早在事件前就遭到監控。甚至有些個案被持續監控到2000年。 此外陳昱齊指出,保防工作包括保密與防諜,雖然如今的政府也會從事保防工作,但過去的保防工作會做政治偵防,審查當事人的政治思想與言行,和如今不同。 中研院台史所博士後研究員蘇慶軒則根據當年警總監控陳菊的「青谷專案」指出,1978年陳菊被警總釋放後,一度遭黨外人士懷疑,擔憂她可能提供足以傷害黨外活動的資訊。雖然陳菊不斷與黨外人士見面並澄清,且拒絕警總對她的工作安排,但卻也主動與警總聯繫,要求雙方晤談。 晤談之後,情治機關認為,雖然從與陳菊的晤談中,可以獲知黨外人士的動向,但陳菊提供的情資價值不高,國安局甚至認為陳菊試圖周旋在情治機關與黨外之間,爭取黨外活動空間,並刺探政府對於黨外人士的態度及應對措施。而到了1978年11月,陳菊更在黃信介、施明德、蘇秋震的陪同下,大動作召開國際記者會,痛批警總,與情治機關決裂。 隨後促轉會也邀請政治案件家屬分享當年被監控的經驗,包括涉及「省工委燕巢、路竹支部案」的黃溫恭的兩名女兒黃鈴蘭與黃春蘭,湯守仁的兒子湯進賢,孫立人案中被指為匪諜的郭廷亮的兒子郭家瑜和女兒郭志強,因「光明報案」遭槍決的鍾浩東的孫女鍾吟真,都到場致詞。 鍾吟真主張,有些人爭論當初政治案件當事人是否為真的共諜,但重點不是這些人是否真的是共產黨員,而是政府應該做甚麼不應做甚麼,人民不應該畏懼政府,政府才應該害怕人民。

  • 戒嚴時期威權介入大法官會議? 司法院:時空背景不同,不好說

    戒嚴時期威權介入大法官會議? 司法院:時空背景不同,不好說

    立院司法委員會今日進行「司法機關落實轉型正義」報告,綠委范雲質問,過去促轉會調查到,戒嚴時期9號大法官解釋中,屢次出現政治指導司法等內容,是否代表威權黑手伸入大法官會議?司法院副秘書長葉麗霞回應,因為當時大法官解釋的特定時空背景不同,所以不好說。 范雲指出,促轉會調查到的9號戒嚴時期大法官解釋,其中屢次出現「請院長詢問中央意見」等語,甚至有「總裁手令」指示;鞏固萬年國會的釋字第31號更自始預設不必討論「應改選」,種種證據顯示,戒嚴時期威權黑手伸入大法官會議。 范雲說,根據司法院提交報告,司法院雖未明確拒絕移轉檔案,卻要求未來檔案局「衡平評議秘密法益」,甚至宣稱相關檔案「並非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 范雲質疑,司法院是否仍抗拒將政治檔案移轉給檔管局,或者是否仍希望隱匿大法官姓名?相關大法官解釋限縮人民選舉權、擴大認定叛亂罪、限制軍事審判救濟權,有多處證據顯示威權黑手已破壞大法官審判獨立,司法院憑甚麼認定當初「並非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 葉麗霞表示,大法官當時做成的解釋,有特定的時空背景,如果以現在的時空背景來說,依個人的實務經驗認定,是有違反審判獨立的。6月12日時,檔管局已將9號大法官解釋列為政治檔案,並要求司法院要在11月前將實體檔案移轉,這次的移轉將不會遮掩檔案相關人姓名。

  • 到政大封存檔案惹議 促轉會主委遭藍委炮轟 鄭麗文諷 改天赴美封兩蔣日記

    到政大封存檔案惹議 促轉會主委遭藍委炮轟 鄭麗文諷 改天赴美封兩蔣日記

     促轉會前往政大校園封存國民黨委託保管的台灣省黨部時期檔案,引發外界質疑政治進入校園。國民黨立委鄭麗文挖苦促轉會主委楊翠,改天是否派人去美國封存兩蔣日記?此事連綠委也看不慣,民進黨立委劉世芳說,促轉會在封存當天開會時,只找政大,未找國民黨一起開會,程序上有瑕疵。  未經國民黨同意 綠也質疑  楊翠昨日赴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進行業務報告。鄭麗文質詢時痛批,所有公家機關中,促轉會最大,可以打破各種禁忌界線,進大學封檔案、要求司法院提供檔案,兩蔣日記目前放在史丹佛大學校園,促轉會是否也要去史丹佛封存這些「威權統治時期重要史料」?  促轉會日前封存了存放政大的124箱國民黨台灣省黨部資料,藍委吳怡玎質疑,促轉會未看過該批檔案內容,怎知與《促轉條例》相關?且促轉會跑去政大封存,是否不相信政大有學術專業會好好檢視檔案?藍委鄭天財說,促轉會封存既未經國民黨同意,也舉不出急迫性理由。  委員會會議主席蔡易餘請促轉會於10月15日之前,針對是否與國民黨交涉檔案處理方式,以及至政大封存檔案的法律依據,提出報告,楊翠允諾屆時提出。  此外,促轉會日前主張,在過去威權統治時期,部分大法官解釋對當時威權體制下法律秩序的鞏固極具重要性,因此要求司法院將相關檔案列為政治檔案並移轉。楊翠透露,司法院9月已主動認定其中有9份是政治檔案,並預計於11月移交給檔案局。  司法院政治檔案 11月移交  司法院在提供檔案時,未揭露個別法官姓名,以保障評議祕密的核心價值,促轉會則要求全都露。鄭麗文痛批,如果連大法官都要聽命於促轉會,「我唸過的民主原則,都要丟垃圾桶了。」  國民黨李德維則質疑,司法院提供檔案未揭露人名,對解讀檔案的效果上有多大影響?楊翠回稱,司法院既提報政治檔案,依法就要開放。但國民黨立委葉毓蘭質疑,促轉會連林宅血案線民姓名都可隱藏,促轉會本身也是選擇性開放。  在野黨立委並關注,促轉會做為任務型機關,是否再延長任期?楊翠說,目前是到明年5月,但未排除延長的可能性,指未來會再研議。

  • 短評/誰騎在司法頭上

    短評/誰騎在司法頭上

     促轉會在兩年前六都市長選舉時,當時的副主委張天欽自比為東廠,形容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為「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錄音檔曝光鬧得沸沸揚揚,結果侯打敗蘇貞昌高票當選市長。事隔兩年,沒想到促轉會再次東廠上身,只是這回膽子更大,毫不避諱直接把手伸進司法院。  促轉會舉辦「大法官與轉型正義:從九份解釋談起」研討會,主張威權統治時期的九份大法官解釋及相關檔案應去除遮蔽,也就是把徵集大法官會議檔案資料爭議改為政治檔案,審判的最核心包括評議資料及大法官姓名通通當作政治檔案,行政干預司法莫此為甚。  促轉會點名的九份解釋,包括有關萬年國會及參加叛亂組織等解釋,促轉會主委楊翠雖表示,調用未曾公開的大法官會議紀錄與檔案資料等相關檔案,可以認識大法官在當時體制中的多元面貌,說穿了就是針對昔日威權統治時代的大法官解釋,假藉轉型正義之名,徹底清算整肅國民黨,一舉把國民黨打到趴。  兩年前促轉會東廠風暴,當時的副主委張天欽還得魚目混珠地想辦法找出各國類似侯友宜的案例,要好好把侯友宜「除垢」,如今新任主委楊翠真除不到半年,就直接高舉東廠旗幟喊砍喊殺,把矛頭刺向司法最核心,完全漠視司法獨立的精神,真正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如果司法院輕易高舉白旗,司法獨立就完全繳械了。  試想大法官評議資料及姓名如果可以拿來當政治檔案管理,未來一般法院的評議資料不必受限當事人聲請,促轉會同樣可以轉型正義為名調集相關卷證資料。 果真如此,法官還有獨立審判空間嗎?

  • 大法官釋憲檔案 促轉會:司法院11月移交9份給檔案局

    大法官釋憲檔案 促轉會:司法院11月移交9份給檔案局

    日前促轉會主張,過往威權統治時期做成的300多號大法官解釋中,部分解釋對當時威權體制下法律秩序的鞏固極具重要性,因此要求司法院將其中9份解釋的相關檔案列為政治檔案並移轉,今天促轉會主委楊翠透露,今年9月司法院已主動認定這9份是政治檔案,並預計於11月移交給檔案局。 另外司法院在提供檔案給促轉會時將人名遮掩,理由是要保障評議祕密的核心價值,所以不揭露個別法官姓名,但促轉會要求應移除遮蔽。對此今天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上,國民黨立委鄭麗文認為,這是重大憲政民主爭議,促轉會作為轉型正義執行單位,希望未來不要成為別人要轉型正義的對象,行使職權過程中更要倍加小心,她從不知道民主機制中有機關可以要求任何機關、要別人配合,促轉會沒有任何理由破壞司法獨立精神,如果連大法官都要聽促轉會的,所有她唸過的民主原則都要丟垃圾桶了。 國民黨李德維也質疑,司法院提供檔案但不揭露人名,到底對於解讀檔案的效果上有多大影響?楊翠回稱,司法院提報是政治檔案了,依法就要開放。但國民黨立委葉毓蘭質疑,促轉會連林宅血案線民姓名都可隱藏了,促轉會本身也是選擇性開放。 不過民進黨與時代力量都支持促轉會作法,民進黨立委鄭運鵬認為,有些司法院的人員都可能要再接受轉型正義教育了,當年大法官服務威權的狀況明顯,不能用今日觀點看司法院評議,司法院本就保守,所以才會想保護過去服務威權的大法官的姓名。民進黨立委范雲也認為,公開姓名才能完成大法官的轉型正義。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也說,司法院反對公開法官姓名時呼籲外界要體會法官當時走固的路,但就是要先知道法官是誰,才能體會他們過去走的路。

  • 太上皇促轉會 無限擴權

    太上皇促轉會 無限擴權

     促轉會要求司法院大法官書記處交出檔案,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還說「檔案的揭露很重要」,並透露想要從檔案揭露來了解當年拿總裁手令遊說的大法官是誰。可是,同為法律人的羅秉成,你忘記了嗎?憲法第3章至第9章關於各憲法機關及權限之規定,是權力分立及權力制衡原則的具體表現。這是五院應遵守的分際,小小一個促轉會何時成了太上皇,權力竟大到可以呼風喚雨?  依據《政治檔案法》第1條規定,政治檔案應適度開放應用,以讓後代了解歷史真相,這並無疑問;但促轉會越過司法院,逕自片面認為大法官會議之檔案資料應徵集為政治檔案,且應將檔案移交檔案局而非司法院,就有越俎代庖的問題。  事實上,從108年1月4日大法官制度由《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修正為《憲法訴訟法》,目的就是要求大法官會議能夠更公開透明。對於法院與大法官會議檔案應開放原則,外界並未反對。但憲法第80條規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而大法官會議解釋是法律最後的救濟手段,通常不處理個案,而是針對抽象的憲法問題提出統一解釋,且每一號解釋後面都有法官具名的不同意見或協同意見書,何來有所謂隱匿各個法官想法的疑慮?若欲以追出特定黑手法官為目的,要求將大法官內部評議的會議資料移交檔案局,而非由司法院日後以保存年限已屆方式解密公開於大眾,已經嚴重傷害司法獨立,造成法官的寒蟬效應,更影響司法公正性。  促轉會從一開始設立就充滿違憲爭議,讓外界感覺「促進轉型正義」其實是個幌子,更多被看見的是以促進轉型正義之名,行鬥爭清算之實;對於婦聯會、救國團等種種的追殺,就是例證。  當全美不分黨派,舉國哀悼第二位女大法官馬丁‧金斯伯格,台灣的促轉會卻要深究、以獵巫的方式追查當年拿總裁手令遊說的大法官,姑不論當年是否有大法官拿總裁手令遊說一事,單是以大法官都是由基層法官,因為清廉自持、因為辦案成效卓著、因為對於司法有重大貢獻而一步步晉升,應該是法界最崇隆的地位來說,促轉會這種不尊重司法,以行政權干預、甚至凌駕司法權的行為,兩相比較,台灣的大法官更是不勝唏噓。  請司法院大法官書記處要堅持下去,當促轉會意欲染指司法,用美麗的「還原真相」口號包裝「恐嚇司法」的事實,將促轉會的調查權力無限擴張時,恐怕是比東廠的張天欽事件危害台灣民主政治發展的影響還要更深遠。  奉勸一心想要洗刷東廠汙名的促轉會,一定要適當節制權力,否則促轉會的爭議風波將會不斷。被外界高度質疑的促轉會,能轉出什麼樣讓人相信的正義?恐怕只有天知道。  (作者為律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