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政治生態的搜尋結果,共187

  • 網路霸凌沒人性 加深世代對立

    網路霸凌沒人性 加深世代對立

     從2018到2020大選及罷韓選舉,政治已徹底撕裂台灣,造成嚴重世代對立,不料議長之死又見網路霸凌,所謂陰謀論、賭局說等流言蜚語滿天飛,令人不解及遺憾。政治不該失去人性,台灣更沒有繼續內耗的本錢。

  • 工商社論》後全球化時代,台灣應有的國安戰略思考

    工商社論》後全球化時代,台灣應有的國安戰略思考

     曾幾何時,全球化這個流行名詞,已經被「逆全球化」和「去中國化」所取而代之,變成是世人矚目的焦點。從經貿、政治、生態、文化、甚至包括市場、正義與宗教的意識型態全球化,在疫情依舊肆虐人類的當下,逆全球化的時代已然提前蒞臨。面對如此的世界變局,新任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以其過去不分區立委、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與金管會主委和律師的背景與格局,對於蔡英文總統的國家安全戰略,恐怕必須正視兩個問題:第一,美國推動近30年的全球化,今時今日,美國與中國大陸博弈的世界大棋局,已經發展到什麼樣的態勢?第二,在其他因素不變的情況下,面對東亞「地緣政治」的制約,蔡總統必須要有清楚的戰略思考,並明白告訴國人,台灣的選擇是什麼,及為什麼這樣選擇?

  • 奔騰思潮:胡全威》美女、帥哥型的政治人物比較容易當選?

    奔騰思潮:胡全威》美女、帥哥型的政治人物比較容易當選?

    今年1月剛選出的立委當中,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有許多面容姣好、英俊挺拔的參選人當選。「顏值即正義」一詞,不僅是在網紅世界通行,似乎也在政治圈中同樣的適用。

  • 社論/當陳鬧鐘遇上陳時中

    社論/當陳鬧鐘遇上陳時中

     大學校園是一個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園地,各種思想自由傳播,相激相盪,各式人物授業傳道,激活學子創造性思考及洞明寰宇的能力。基於這種理念,校園自治與講學自由是民主社會公信共守的理念,也是憲法明文保障的權利。

  • 觀念平台-跨領域的全球重組

     人的創意無窮!當美國總統川普在一年多前啟動調查,以中國通訊產品違反伊朗禁運為由揭開了美中貿易戰的序幕,近兩年來,各國在貿易壁壘或其他形式的壁壘上進行了不少「創新」。過往環境掃瞄運用的PEST或STEEPLE架構在單一面向若已使不出新招了,別擔心,跨界找靈感還是會找到新的可能。政治與經濟本來就不容易分離,現在加上生態、環境或社會議題,會出現許多變形的政策與貿易壁壘,激化經商環境改變更加動態,若能掌握這些結構變異的趨勢,廠商不僅可望爭取多一點的預應時間,也對環境掃瞄揭開新的序幕。 \n 國際關係的權威期刊Foreign Policy於1月初在網站上露出了一篇「Europe's Green Deal Could Open a New Front in the Trade War」,明眼人一看就可對應美國羅斯福總統的新政(New Deal)或近期左翼的美國眾議員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淺顯易懂的政治語彙連結到美國歷史的一段輝煌歷史,一點都不比Make(或Keep)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號遜色!但歐洲的綠色政策卻是以關稅這類右翼的保護政策主張遂行左翼的經濟目的,劍指當前人類油脂消費的核心:棕櫚油,制裁的對象是全球棕櫚油大國:印尼。 \n 這篇評論的背景出自歐盟於2019年12月中對印尼課徵關稅,印尼隨即一狀告到世界貿易組織,不過,這類的貿易爭端在奄奄一息的多邊經貿組織究竟能發揮多強的反制力度,不無疑義,充其量只是政客安撫國內情緒的緩兵之計。後多邊主義的時代,國際組織究竟能發揮什麼功能?是1945年成立的聯合國與國際貨幣基金會,以及1948年成立的關稅及貿易總協定(與其1995年轉型而成的世界貿易組織)均需要嚴陣以對的課題。倘若多邊主義失靈,接續的爭端解決機制何在,可能是比多邊主義失靈的本身更難回答的問題。 \n 印尼向世貿組織告狀,試圖以貿易爭端來稀釋為了種植油棕而砍伐森林,當生態遇上經濟,兩難有無包容解?挑戰著跨界合作的創意思維!而相距不遠的馬來西亞正是全球油棕的最大生產國,寒蟬效應所及,正加快腳步設定了「308」的目標。棕櫚油將會成為食用油最重要的來源,308是兩個目標的複合體:「30」這個目標指的是欲將產油率由現行20%提升至30%,而「8」指的是每年每公頃油產量由目前3~5噸提昇到8噸,以因應全球市場未來即將出現的食用油缺口。勞工短缺也出現在這個產業,這個可是馬來西亞這個經濟產值高度依賴棕櫚油產業的國安問題。PEST除了政治、經濟與社會課題,新登場的科技手段究竟能否解決一國的經濟問題,甚或解決國際貿易爭端,使得全球政經板塊的重組又增添了科技的色彩,但色彩調得越多,顏色越混濁,造成決策的困難度不斷提昇。 \n 跨領域正在全球各國快速地擴散開來!棕櫚油產業鏈並非STEEPLE唯一跨界融合的環境掃瞄,這年頭不講究生態與環境,可能成為千夫所指的對象,但當政治邁向極端主義之際,橫眉冷對千夫指的政治人物,正與俯首甘為孺子牛的尊貴人性背道而馳。民主制度遭逢所得與財富不均的逆風,成為民粹與極右勢力的溫床,無奈卻得要接受現實。民粹對於環境課題、能源課題、永續課題、社會課題,沒有一個易解的課題具有正向的解方,充斥著片段的、非系統化的情緒與亂無章法的行動方案。 \n 跨領域合作若不好好經營,將淪為一個當代迷思。在單一領域都難以駕馭的複雜世界,如何透過跨領域方式解決問題,跨領域似乎得要寄望聯合國永續發展的第17個目標「夥伴關係」,弔詭的是這個目標正是當前問題的病灶,各國基於發展的階段與需求,甚或訴諸民粹的政見主張,造成真實的夥伴關係遙不可及;尤有甚之,套套邏輯(Tautology)的目標設定,目標與方法間的錯置自然難以成為良方或解方。 \n 道德勸說敵不過政治現實、科技手段又啟人疑竇、生態與環境浩劫無力扭轉的當下,當前最嚴重的缺口仍在解構後的世界缺乏信任的凝聚力量。國際合夥十分重要,公私合夥(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也十分重要。代際合夥是第三個跨領域的關鍵,年輕世代信服的是顛覆式的創新,年長世代若繼續抱殘守缺,只會進一步瓦解合夥的基礎。我們的挑戰正在跨領域式地集結,但我們的解方卻面臨巨大的鴻溝,如何跨越鴻溝?回到套套邏輯,還是致力於強化夥伴關係吧!

  • 樂團主唱諷政治人物如魔鬼  臉書遭凍結

    樂團主唱諷政治人物如魔鬼 臉書遭凍結

    「爽樂團」主唱紅中在2019年末以個人身分推出全新音樂作品,推出新歌〈親愛的魔鬼〉,將適逢2020年總統大選,這首歌曲由紅中親自包辦詞曲創作,用歌聲唱出他對於台灣政治人物、選舉生態的觀點,他花了一個晚上創作而成,直言:「人都該擁有思想的自由、選擇的權利!想要的生活不該被政客操弄,不要漠視自己應有的權利。」 \n他呼籲大家,「今天不管你支持的是誰,都是自己心中的自由,要尊重每個人選擇在民主體制,但不要覺得不差我這一票、也不要對政治冷感,去盡自己應盡的權利與義務」。新歌直指政治人物如黑暗魔鬼,是否自己內心也有?他回應:「我覺得每個人心中都有魔鬼,是天使與魔鬼在心中不斷拉扯,我的魔鬼是個自卑的人,除了音樂我不太有自信,世界上充斥太多抱怨沒有意義,如果我的歌曲能給人家正面的力量, 就像天使帶給人家快樂我會很高興。」 \n而似乎是因為歌曲議題過於敏感、牽扯敏感政治神經,唱片公司尬音樂原計畫在粉絲團進行MV宣傳廣告,竟遭臉書駁回凍結無法操作,如今這MV已順利在YouTube官方頻道正式上線。跨年夜將至,爽樂團今年將在宜蘭羅東、桃園南崁演出連唱兩場。 \n被問到往年趕場經驗,紅中回憶,最誇張是有一年曾在25小時內連拚4場演出,幾乎唱遍了半個台灣,從跨年夜晚一路唱到隔天元旦迎曙光活動,他形容「那天真的好累,跨年的第一天就那麼充實!我只睡一個小時、天氣快冷死了,我邊唱邊發抖,但表演是很開心的!」 \n

  • 楊謹華鼻涕糊臉拍戲

    楊謹華鼻涕糊臉拍戲

     楊謹華、侯怡君、姚淳耀、李之勤等人26日出席民視、公視《鏡子森林》首映記者會,導演說「楊謹華太美了,這對我是挑戰」,意指他拍寫實劇,但畫面看起來實在太有偶像感。楊謹華飾演政治線記者,坦言拍攝時壓力大,甚至失去信心,有時覺得自己給的情緒太多,「導演給我空間也給我信心,我把自己交給導演,可以和信任的人並肩作戰,回家就不會糾結。」 \n 她說,在現場看到導演就像吃了定心丸,遇到好的角色還有好的團隊真的是夢寐以求,有場在電梯遇到地震的戲,她也不計形象,跟導演討論詮釋這場哭戲時,鼻涕亂流、頭髮凌亂,狼狽模樣讓導演敬佩。劇中有驚心動魄的地震災情場面,侯怡君昨說拍得非常真實,因當年她就是住在南投水里的921受災戶,「那是我第一次聞到屍臭味,至今印象深刻」。 \n 《鏡子森林》以新聞圈為背景,描述政治、媒體生態與內幕,也是賀一航最後遺作,他病逝前2個月還在拍這部戲,大腸癌已惡化卻不知,柯叔元說「以為他身體很好,因為他還抽菸啊」,姚淳耀、瑭霏則感念賀一航的教導。《鏡子森林》12月1日於民視首播、12月7日於公視播出。

  • 政治正確用於價值判斷,後患無窮

     網傳DNA雙螺旋體發現者之一,90歲的James Watson最近被剝奪最後一個榮譽。他說我也希望人類平等,但事實上不是這樣。筆者並非人類學家,原本沒有資格置喙這類話題,只是多年來看到太多講政治之弊端,實在忍不住要對此發表一些感慨。 \n 剝奪James Watson榮譽頭銜無非是因為他政治不正確,違背了人人生而平等的原則。但這樣的剝奪既荒謬又蠻橫,因為他的榮譽頭銜來自他的學術研究,與政治無關,可以剝奪他的只能是他研究的錯誤和破綻,而不是所謂政治的正確與否。 \n 如果能找到他貶低黑人的研究錯誤,剝奪就言之成理,持之有據,否則,任何人,特別是政治無權這麼做,因為政治根本不懂學術。但如果政治擔心James Watson的研究成果可能會被居心不良的人所利用,加劇種族間的矛盾,則可以考慮暫時封存他的研究成果,限制他的公開表達,而不是剝奪他的榮譽頭銜。 \n 如果可以越過事實和研究邏輯,聽任不懂學術的政治來剝奪學術的榮譽,那就允許啥都不懂的人以政治正確的名義,幹掉他所不喜歡的一切,不信,請看被教會當年對伽利略、布魯諾的迫害。比迫害學術人物更可怕的是,它會摧殘和蹂躪學術研究的邏輯和方法。政治和學術分屬兩個邏輯和方法截然不同系統,就像不能用音樂符號和感情來表達和推演數學一樣,學術不可臧否政治,政治更不能凌駕於學術。一旦政治邏輯和推導取代了其他領域的應有規則,則一定是「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那就是無法無天的政治正確,蠻橫專制地霸凌和碾壓所有的行業和領域,並讓它們的一切規則和邏輯都「零落成泥碾作塵」。 \n 不信,請看下面荒謬的批判: \n 你說企業家對生產要素重組和承擔風險的貢獻,他說你是為資產階級剝削有理辯護。你說文學藝術揭示人內心的矛盾與和感情衝突,他說這是資產階級的人道主義人性論,文學藝術是無產階級專政的工具。你說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孟德爾的遺傳學和摩爾根的基因說是人類科學發展的重要成果,他說你是反蘇反黨反革命。顯然,政治正確就是枉顧事實,不講道理,只要還容得下一點點事實和道理,政治又何嘗有正確的立足之地? \n 政治正確的悲催具象化在中國的三峽大壩上,當年利益集團遊說最高領導「看准了就下手做」。領導一拍板,下面聞風而動。明明知道問題嚴重,且心存反對,也只能乖乖簽字,否則就是政治不正確。結果大壩運行至今,不僅蓄水抗洪與發電能力有限,而且泥沙淤積,生態水系破壞,文物損失嚴重,移民安置困難,水質惡化,原本預估耗資的360億,實際上卻萬億都打不住。更嚴重的是現在壩體又變形,官方先說是衛星拍攝的計算有誤,接著又說是大壩彈性位移。如此由否認到承認,反差太大,且邏輯也有悖常識,鋼筋水泥焉能彈性回歸初始位置。本文無意討論大壩的未來,卻非常關注大壩決策中政治正確的過去。 \n 如果在大壩決策的過程中少講點政治正確,多講點事實和邏輯,讓大家充分發表意見。舌槍唇劍,挖地三尺探討細節的破綻與缺陷;相互挑刺,鞭辟入裡評估可能的收益和風險,三峽大壩何至於陷入今天「留著危險,拆也巨難」的困境。當然,在一個公眾認知水平普遍不高的國度中,讓所有人充分發表意見,也確實會「築舍道旁,三年不成」。所以要講政治,就是要讓那些聽不懂道理的人打住,照著決策實施,不要自以為是地干擾決策,這不能不是我們這個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所在。但在決策的精英階層中,特別是水利專家的群體中,可不能隨便講政治,而必須講事實和道理,這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決策的失誤。 \n 可見,政治正確只能用於決策實施中排除干擾,卻絕不能作為決策依據,更不能用於價值判斷,否則,它造成的後患一定是全人類的。不信,請看歐洲出於政治正確接受難民後的進退維谷吧。(作者為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

  • 中時專欄:胡海鷗》政治正確用於價值判斷,後患無窮

    中時專欄:胡海鷗》政治正確用於價值判斷,後患無窮

    網傳DNA雙螺旋體發現者之一,90歲的James Watson最近被剝奪最後一個榮譽。他說我也希望人類平等,但事實上不是這樣。筆者並非人類學家,原本沒有資格置喙這類話題,只是多年來看到太多講政治之弊端,實在忍不住要對此發表一些感慨。 \n 剝奪James Watson榮譽頭銜無非是因為他政治不正確,違背了人人生而平等的原則。但這樣的剝奪既荒謬又蠻橫,因為他的榮譽頭銜來自他的學術研究,與政治無關,可以剝奪他的只能是他研究的錯誤和破綻,而不是所謂政治的正確與否。 \n 如果能找到他貶低黑人的研究錯誤,剝奪就言之成理,持之有據,否則,任何人,特別是政治無權這麼做,因為政治根本不懂學術。但如果政治擔心James Watson的研究成果可能會被居心不良的人所利用,加劇種族間的矛盾,則可以考慮暫時封存他的研究成果,限制他的公開表達,而不是剝奪他的榮譽頭銜。 \n 如果可以越過事實和研究邏輯,聽任不懂學術的政治來剝奪學術的榮譽,那就允許啥都不懂的人以政治正確的名義,幹掉他所不喜歡的一切,不信,請看被教會當年對伽利略、布魯諾的迫害。比迫害學術人物更可怕的是,它會摧殘和蹂躪學術研究的邏輯和方法。政治和學術分屬兩個邏輯和方法截然不同系統,就像不能用音樂符號和感情來表達和推演數學一樣,學術不可臧否政治,政治更不能凌駕於學術。一旦政治邏輯和推導取代了其他領域的應有規則,則一定是「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那就是無法無天的政治正確,蠻橫專制地霸凌和碾壓所有的行業和領域,並讓它們的一切規則和邏輯都「零落成泥碾作塵」。 \n 不信,請看下面荒謬的批判: \n 你說企業家對生產要素重組和承擔風險的貢獻,他說你是為資產階級剝削有理辯護。你說文學藝術揭示人內心的矛盾與和感情衝突,他說這是資產階級的人道主義人性論,文學藝術是無產階級專政的工具。你說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孟德爾的遺傳學和摩爾根的基因說是人類科學發展的重要成果,他說你是反蘇反黨反革命。顯然,政治正確就是枉顧事實,不講道理,只要還容得下一點點事實和道理,政治又何嘗有正確的立足之地? \n 政治正確的悲催具象化在中國的三峽大壩上,當年利益集團遊說最高領導「看准了就下手做」。領導一拍板,下面聞風而動。明明知道問題嚴重,且心存反對,也只能乖乖簽字,否則就是政治不正確。結果大壩運行至今,不僅蓄水抗洪與發電能力有限,而且泥沙淤積,生態水系破壞,文物損失嚴重,移民安置困難,水質惡化,原本預估耗資的360億,實際上卻萬億都打不住。更嚴重的是現在壩體又變形,官方先說是衛星拍攝的計算有誤,接著又說是大壩彈性位移。如此由否認到承認,反差太大,且邏輯也有悖常識,鋼筋水泥焉能彈性回歸初始位置。本文無意討論大壩的未來,卻非常關注大壩決策中政治正確的過去。 \n 如果在大壩決策的過程中少講點政治正確,多講點事實和邏輯,讓大家充分發表意見。舌槍唇劍,挖地三尺探討細節的破綻與缺陷;相互挑刺,鞭辟入裡評估可能的收益和風險,三峽大壩何至於陷入今天「留著危險,拆也巨難」的困境。當然,在一個公眾認知水平普遍不高的國度中,讓所有人充分發表意見,也確實會「築舍道旁,三年不成」。所以要講政治,就是要讓那些聽不懂道理的人打住,照著決策實施,不要自以為是地干擾決策,這不能不是我們這個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所在。但在決策的精英階層中,特別是水利專家的群體中,可不能隨便講政治,而必須講事實和道理,這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決策的失誤。 \n 可見,政治正確只能用於決策實施中排除干擾,卻絕不能作為決策依據,更不能用於價值判斷,否則,它造成的後患一定是全人類的。不信,請看歐洲出於政治正確接受難民後的進退維谷吧。 \n(作者為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

  • 剖析2020總統大選  陳國祥《翻轉台灣》新書問世

    剖析2020總統大選 陳國祥《翻轉台灣》新書問世

    剖析2020這場攸關台灣未來的關鍵性大選,資深媒體人、前中央社董事長陳國祥,以新作《翻轉台灣:危機時代的一次保命型大選》觀察台灣內部生態與外部環境,評析韓國瑜和蔡英文的基本理念、政治性格與社會評價。 \n \n陳國祥從當前台灣中美戰略衝突的時代背景入手,深入觀察台灣當前情勢,並指出這將是一場「保命型」的大選,選舉結果將決定台灣的未來走向,不僅深刻影響台灣人民的福祉,牽動中台港互動型態與相互關係,並會牽引美中戰略競爭關係的後續發展,最終影響台灣命脈能否平順延續。 \n \n陳國祥並從八個面向切入,解剖這場選戰的爭鋒焦點,並且分別歸納出選民投票抉擇的三大關鍵點,分別是:三個決定實體、三個近親摩擦、三個政治群體、三位政治明星、三個選民板塊、三個政治危機、三個經濟危機、三個心理危機。最後並歸結贏回台灣生機、翻轉台灣命運之道。 \n \n《翻轉台灣:危機時代的一次保命型大選》獲前行政院長張善政推薦,在推薦序中他指出,此書道盡他對政局的一些觀察與對台灣未來的憂慮,就是因為環境險惡令人憂慮,更必須看清各個政治人物的面貌,選一個不讓台灣陷入萬劫不復之境的人物。他認為,韓國瑜固然有缺點讓人擔心,但是蔡英文這幾年政績與行事作風更是令人不敢恭維;而他願意幫韓國瑜擔任國政顧問團總召集人,是因為已看穿蔡英文萬一連任的可怕後果,希望國家能趕緊「停損」。 \n \n陳國祥表示,在歷史性關鍵時刻,選舉輸贏是歷史性大事,期盼韓國瑜積極突破既有成果所營造出的舒適圈,向中間選民、知性選民、經濟選民、年輕選民擴張,以期擴大支持面;同時在政策主張上、在論述風格上努力提升,以便突破庶民代言人的形象,形塑國家領導人的宏大格局與超凡器識,為翻轉台灣命運展開一場關鍵性的歷史戰役。

  • 台商協會幹部 非中共代理人規範對象

    台商協會幹部 非中共代理人規範對象

     對於目前政府正進行的「中共代理人」修法是否涉及台商,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8日重申,相關修法與商業實務上行之有年的商業代理無關,不會影響正常的商務運作,也不會有限制大陸台商投資經營跟權益的問題,只要是正當做生意都不會受影響。他還說,加入台商協會的幹部,跟未來修法可能規範的對象都沒有關係。 \n 邱垂正8日在記者會上指出,未來在立法過程中,會持續強化相關溝通,也會重視台商的建言。陸委會會努力化解台商疑慮,建立共識,也會適時把修法的訊息提供給台商與台生,之後會透過海基會舉辦台商聯誼會活動或座談會向台商及相關人士說明政府立場。 \n 邱垂正表示,面對中共近年來加強對我的統戰滲透,並透過政治代理人積極經營統戰氛圍,已經危害我國家安全與社會安定。因此推動禁止中共政治代理人的相關法制,有其正當性與必要性。 \n 邱垂正說,陸委會知道部分民眾對於相關法案內容存有疑慮,朝野各界對於立法的方向、規範的樣態也有不同意見,社會輿論還在形成共識的階段。 \n 他強調,在未來立法當中,將持續彙整專家學者與各界意見,並努力與社會大眾進行溝通,讓本項立法能夠達到合憲合法,妥善可行、明確嚴謹的目標,讓國家民主防護網更加完整,維護國家的安全跟人民福祉。 \n 針對大陸近來接連暫停陸客自由行和大陸人士參加台灣金馬獎,邱垂正則痛批,每當接近台灣大選,兩岸交流就成為中共操作的政治工具,是「赤裸裸介入台灣選舉」。 \n 邱垂正指出,中共片面禁止電影工作者參加金馬獎的作法,完全剝奪他們參加金馬獎的權利。而陸方將其暫停原因歸咎台灣政治生態,只是掩蓋政治干預文化的推託之詞,各界都無法接受。

  • 陸不參加金馬影展 因台政治生態

    陸不參加金馬影展 因台政治生態

     中國國家電影局7日宣布,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2019年第56屆台北金馬影展,究竟原因為何?大陸國台辦副主任龍明彪直言,和台灣的政治生態有關。 \n 第七屆大陸海峽青年節7日上午開幕,國台辦副主任龍明彪應邀出席致詞,會後接受媒體訪問時,針對大陸電影和演員今年不會參加金馬影展,是否代表大陸要中斷兩岸電影文化交流?龍明彪強調,「沒有要中斷,說的是暫停。」 \n 至於暫停的主要原因,龍明彪直言,「原因你想也知道,現在台灣照這種政治情形政治生態會帶來很多問題。」其中是否有針對民進黨政府的意味?龍明彪說:「當然有這個因素。」 \n 至於大陸方面何時才會恢復大陸電影和演員參加金馬獎?龍明彪只說,「那以後再說吧。」

  • 國台辦直言和台灣政治生態有關

     大陸電影局宣布,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金馬影展。大陸國台辦副主任龍明彪直言,這和台灣政治生態有關。 \n 對此,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說,文化無國界,藝術更不應有政治藩籬,無論持任何理由,阻止藝文工作者參與金馬獎都不是聰明的決定。 \n 第7屆大陸海峽青年節昨在北京開幕,國台辦副主任龍明彪談及此舉,是否代表大陸要中斷兩岸電影文化交流?龍強調,「沒有要中斷,說的是暫停。」 \n 至於暫停原因,龍明彪直言,「原因你想也知道,現在台灣照這種政治生態,會帶來很多問題。」其中是否針對民進黨政府意味?龍說「當然有這因素」,至於何時恢復,「以後再說吧!」 \n 香港反送中抗爭愈演愈烈,廈大台研院政治所教授劉國深認為,陸方自會擔心金馬獎上出現台灣某些人借機發表力挺香港抗議者言論,避免不必要炒作是很正常的反應。他直言,「台灣部分藝人太熱中政治,對複雜的兩岸關係缺乏準確認知,利用藝文場合做文章,對兩岸關係沒正面幫助。」 \n 大陸暫停影片與人員參與金馬獎,政院發言人Kolas說,如果中國要畫地自限,限制自己的影藝人不能來台參加華人地區電影人的盛事,當然是中國方面的損失。政院強調台灣大門為世界各國影視人而開,永遠歡迎中國導演及藝人來台灣。陸委會則呼籲大陸,停止以政治因素干擾兩岸影視文化交流作為。海基會發言人蔡孟君說,此舉無助增進兩岸相互了解,並強調「唯有善意才能帶來善意」。

  • 潘罡》罵陸缺席金馬獎 綠營做賊喊抓賊

    大陸國家電影局「暫停」中國電影及人員參加2019年第56屆金馬獎,消息傳出後,見獵心喜的蔡政府不放過操作「恐中」、「仇中」機會。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揶揄應「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則批評,「文化無國界,藝術更不應該有政治藩籬」,博得綠營與英粉一致好評。 \n \n淪蔡政府催票利器 \n國台辦隨即說明「暫停」緣由主要與民進黨當局有關,「台灣現在照這種政治情形、政治生態,會帶來很多問題」。如同媒體訪問中國業者所言,台灣總統大選已進入激烈前哨戰,金馬獎舉辦時將是硝煙漫天,去年紀錄片導演傅榆領獎致詞引發兩岸矛盾,激起綠營強烈反中情緒,此一殷鑑不遠。大陸當局自然擔心今年再度冒出類似事件,淪為蔡政府催票利器。 \n陸官方會不會是杞人憂天?假如蔡政府果真是奉行「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的高度理想型執政者,陸官方就是多慮。 \n但不幸的是,蔡政府上台以來,就不斷進行政治干涉文化藝術,大的如文化「去中國化」,小的如綠委劉世芳「扯鈴事件」。一向明言「文化為政治服務」的中共老大哥看在眼裡,怎能不預作提防? \n舉例來說,自從蔡英文喊出「新南向」,文化部一大堆預算分給配合「新南向」的藝術工作者與團隊,案例之多,羅列在「文化部獎補助資訊網」上,讓人看得眼花撩亂。假如信守「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蔡政府應尊重既有藝術生態,官員該做的是健全創作展演環境,豈能拿全民納稅錢來誘導藝文工作者配合特定政治目的? \n然而蔡政府不但「藝術為政治服務」,更不避諱指揮藝文場館配合。文化部為新南向成立一個「東南亞事務諮詢委員會」,該會就動腦筋要讓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連結東南亞表演藝術,無視市場供需,擺明政治目標至上。 \n大綠如此,小綠亦然。日前捷克布拉格市長賀吉普因友台政策惹怒中方,導致「布拉格愛樂管絃樂團」今秋在大陸演出取消。時力的洪慈庸馬上聯繫文化部,建議國家表演藝術中心邀「布拉格愛樂」來台,並安排在北、中、南巡演,獲得綠營群起呼應。 \n \n擺明政治目標至上 \n但如果按照「藝術歸藝術」的準則,國表藝就算要請捷克的樂團,首選一定是舉世聞名的「捷克愛樂」,其次是「布拉格交響樂團」。事件苦主「布拉格愛樂」是資淺樂團,由軍樂隊等改組,藝術造詣尚待檢驗,且對台灣樂迷而言毫無知名度。綠營此舉,等於要國表藝冒虧本危險,砸上千萬元來迎合政治目的,用的都是人民血汗錢。 \n事實上,文化研究早已指出,打從有文明以來,政治跟藝術一直如影隨形。當代重量級學者勞倫斯‧葛洛斯伯格因此強調:「文化是建構社會總體的各力量彼此鬥爭的場域,因此與政治、經濟密不可分。」蔡政府以藝術服務政治,本令人不意外,但他們明明是一丘之貉,卻又要占據正義高度。 \nKolas Yotaka宣稱,政治不該打壓藝術工作者的言論、出版自由。但這個政府連「和中」、「兩岸一家親」言論都不能容忍,動輒扣上賣台罪名,還準備祭出「中共代理人」條款來整肅異己。倘若有藝術家藉由作品表達不同政治主張,下場恐怕就是遭當局移送法辦。這種情況下,蔡政府還侈言不著邊際的藝文高調,豈不讓人覺得格外諷刺? \n(作者為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博士) \n

  • 大陸不參加金馬影展 國台辦:和台政治生態有關

    大陸不參加金馬影展 國台辦:和台政治生態有關

    大陸國家電影局今天宣布,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2019年第56屆台北金馬影展,究竟原因為何?大陸國台辦副主任龍明彪表示,「原因你想也知道,現在台灣照這種政治情形政治生態會帶來很多問題。」 \n \n大陸海峽青年節今天上午開幕,國台辦副主任龍明彪應邀出席致詞,會後受訪時,針對大陸電影和演員今年不會參加金馬影展,是否代表大陸要中斷兩岸電影文化交流?龍明彪強調,「沒有要中斷,說的是暫停。」 \n \n至於暫停的主要原因,龍明彪直言,「原因你想也知道,現在台灣照這種政治情形政治生態會帶來很多問題。」其中是否針對民進黨政府?龍明彪說:「當然有這個因素。」 \n \n至於何時恢復大陸電影和演員參加金馬獎?龍明彪只說,「那以後再說吧。」

  • 陸禁電影參與台金馬獎 國台辦副主任這樣說

    大陸國家電影局7日宣布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今年的台北金馬獎。對此大陸國台辦副主任龍明彪表示,原因「想也知道」,他認為台灣的政治情形和生態會帶來很多問題,也直言跟民進黨政府有關,對於明年是否會恢復,他表示「以後再說」。 \n \n大陸國台辦副主任龍明彪7日出席福州的海青節活動,被記者問到金馬獎禁令一事。記者詢問是否文化交流中斷,龍明彪說,「沒有要中斷,說的是暫停」。 \n \n對於暫停參加金馬獎的原因,龍明彪表示,「原因想也知道,你現在台灣照這個政治情形、政治生態,會帶來很多問題」。對於是否是因為民進黨政府造成,他表示「當然有這個因素」。 \n \n有記者詢問是否明年會恢復,龍明彪說:「那以後再說吧」。

  • 賴岳謙:柯文哲組黨震撼彈!政治生態會改變嗎?

    賴岳謙:柯文哲組黨震撼彈!政治生態會改變嗎?

    賴岳謙:柯文哲組黨震撼彈!政治生態會改變嗎?

  • 無色覺醒》賴岳謙:柯文哲組黨震撼彈!政治生態會改變嗎?

    無色覺醒》賴岳謙:柯文哲組黨震撼彈!政治生態會改變嗎?

    歡迎收看《無色覺醒》第376集播出,由主講人賴岳謙為觀眾分析:「柯文哲組黨震撼彈!政治生態會改變嗎?」 \n \n柯文哲終於在七月底投出一顆原子彈級的震撼彈,那就是他宣布要籌組「台灣民眾黨的事情」。其實,柯文哲的時機掌握得非常精準,因為國民黨目前正陷於內部混亂,加上民進黨被私菸案搞得烏煙瘴氣,所以現在推出新政黨有絕對利多,而這個時機被柯牢牢地抓住了! \n \n平心而論,柯文哲的這個行動應該已經醞釀很久,甫一宣布就引起各方的連鎖效應,看得出無論國民黨或民進黨,甚至時代力量都對此憂心忡忡。那麼,台灣過去有沒有政黨新生的情況?其實不少,但是幾乎沒有幾個能順利生存下去,最鮮明的例子是新黨,他們當初從國民黨分裂出去,曾經也是聲勢浩大的一方之霸。然而,隨著李登輝逐漸的退出政壇,該黨以「反李」為主的目標也沒了,所以之後的影響力也就微乎其微。 \n \n第二個例子就是親民黨,想當年宋楚瑜創黨之初也是聲勢非常的浩大,光立委席次就有46席之多,可以算是真的跟藍綠一起三分天下。但是由於親民黨屬於個人所有,後來人心逐漸流失,到最後也沒什麼響力。而最近的例子就是黨齡還很年輕的時代力量,這個黨依附於民進黨,本來的作用就不是很大,而且其支持者與柯文哲高度重疊。想當然,台灣民眾黨一成立,就注定時代力量要走向泡沫化了! \n \n承上所述,若柯文哲真的下定決心要搞好第三勢力,那他就不能不參考過去新生政黨的歷史。也就是說,他不能炒短線,而是必須為這個政黨奠定靈魂,進而讓之後的政策方向能有所依循。目前看來,既然柯文哲自稱他繼承的是所謂的蔣渭水精神,那他就不能不知道蔣渭水的思想方向。 \n \n蔣渭水的精神,說明白的就是三民主義的台灣化,他認為中國大陸是台灣的祖國,要解決台灣問題就要先解決大陸問題;另一方面,蔣渭水也認同左派的思想,在遺書中提到為勞苦大眾奮鬥的理念,也就是為台灣的民眾追求過好日子! \n \n我們認為柯文哲之所以成立台灣民眾黨,代表他有一定的理想成份,所以我們大膽預測,這是柯文哲準備邁向執政之路的第一步;再來,他就必須要把各個地方黨部要成立起來,這是第二步;最後,柯文哲必須推出旗下的立委人選,而且他必須要親自出面「母雞帶小雞」。 \n \n總而言之,假如柯文哲真的有心要終結台灣的藍綠惡鬥,那他既必須想方設法讓自己的政黨強大。要怎麼強大?必須要有立委的席次、縣市長的版圖、縣市議員的席次,而且最終你要當總統這樣的一個大位,才能最終帶領全黨改變台灣的政治生態……更多分析請看影片解說! \n \n \n \n \n \n \n \n

  • 葉駿》與館長合體 政治人物莫失格

    網紅健身教練「館長」陳之漢最近很忙,查看近一周與館長相關的新聞,又是健身房新館開館,又是和詹江村鬥法,又是被大陸拳擊、格鬥選手各種約戰,館長已經紅到了大陸,成為一道「獨特」的風景線,也成為觀察台灣社會的風向標。 \n \n出口成髒 煽動對立 \n回顧前幾年陳之漢的言行,不難看出他的走紅,靠的是顯眼的外表、辛辣的時評與粗俗的語言,帶起了網路聲量。這一年多了又不斷有政治人物和館長「合體」,館長自己也不再局限於直播,一方面藉助影響力,帶領自己的健身房「開疆擴土」,將流量變現;另一方面,也親自參與到政治運動中,與黃國昌等人一起遊行,煽動對立,在鞏固聲量的同時,也把自己塑造為一個左右政壇的政治風向標與意見領袖。 \n「網紅」背後,實是「滑稽」。很難想象政治人物們甚至最高領導人,居然要靠和一個出口成「髒」的網紅直播來獲取聲量和關注,並人人以此為驕傲,實在是政壇「未有之奇觀」。現象背後,館長和政治人物之間的互動實質是相互利用,政治人物看重的是背後龐大的流量。 \n政治人物都希望自己能有一支網路粉絲軍團,以備2020大戰,而合體館長是最直接的一種方式;館長則看中政治人物手上的資源、背後的選民,以此進一步擴大自身影響力。難怪有鄉民驚呼,「館長是要選總統嗎?」 \n盛名之下其實難副。館長與大陸拳手練喻軒的約戰遲遲未見下文,最近館長公布健康報告,發現有三酸甘油酯、白血球偏高等多種症狀,雙方仍未達成一致。館長的真實戰力幾何?的確還值得一場專業、公平、公開的較量來檢驗,而不是嘴上過過癮。 \n除了對專業素質的質疑,館長的網路風格,是否會對未成年人的身心發展造成影響?恐也值得檢討。館長已經是一名公眾人物,考慮到館長的直播與臉書充斥著髒話與情色,公眾人物的發言應該注意自己的社會觀感,而不是逞一時之快。 \n與其說館長是台灣社會的「試金石」,不如說是一面「照妖鏡」,照出的不是藍綠紅黑,也不是政壇人物誰更有影響力能博得館長「一罵」,照出的是台灣政壇的荒謬。如果台灣社會真的淪落到如館長所說「小時候不念書長大當館長,小時候念書長大當總統」的悲哀地步,那真正應該反省的不是館長,而是每一個和館長「合體」的政治人物、與館長臉書一起「狂歡」的粉絲和擁躉,反省台灣政治生態如何發展到這樣的地步,管中窺豹、一葉知秋,此之謂也。 \n \n政治狂歡 惡性循環 \n一個理性、良序的社會,是不會滋養出如館長這樣的的社會意見領袖,這不是對「草根」、「素人」的否定,而是對過分「庸俗化」的質疑,對社會輿論環境與公民素養在網路時代倒退的質疑,與可能造成的社會影響的擔憂。今天的台灣社會,專業力量受到忽視,知識分子聲量漸弱,而館長之流卻能大行其道,可惜政治人物大多總是短見,他們思考的是半年後的大選,是一張張選票,而很少考慮到社會生態的長期穩定。 \n今天,無論藍綠,他們與館長看似稱兄道弟、相互成就,背後是一場難堪的政治狂歡,終究會變成一個惡性循環。館長對台灣社會與政壇的影響還需要繼續評估與觀察,起碼在2020大選以前,還難見分曉,但這足引起公眾注意,也需要有更專業的社會學、政治學專家進行分析與論證,而那些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也應個個自危,不要失去了格調,失去了應有的立場和尊嚴。(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碩士生)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