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的搜尋結果,共51

  • 婦聯會認定附隨組織 法官聲請釋憲

    婦聯會認定附隨組織 法官聲請釋憲

    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被黨產會認定是國民黨附隨組織案,凍結385億餘元資產,婦聯會不服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撤銷黨產會處分行政訴訟案,承審合議庭審理後,認為黨產會處分適用的「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第5條等多條條文,違反憲法保障人民的平等權、財產權、基本人權限制等,有違憲之虞,聲請釋憲,裁定在司法院大法官就本案聲請解釋憲法案,作成解釋公布前,停止訴訟程序。 \n本案是繼中投、欣裕台兩公司被認定為附隨組織,北高行法官聲請釋憲後,第二件有法官聲請釋憲。合議庭裁定停審,認為黨產條例違憲聲請釋憲理由為,黨產條例的立法理由,以過去威權體制下,以黨領政黨國不分時代的現象,而有特別立法處理政黨黨產的必要性為出發點。 \n就現行的法秩序來說,財產權的存續性保障及財產權支配自由的維護,是自由競爭市場的基礎。是不同性質或種類的公益,公益的權衡,自應有比例原則的適用。且憲法上制度性保障,是國家機關應有義務制定制度形成基本權的內涵,並保障該基本權實現,若背離此義務,即屬違憲性的法律。就憲法所保障財產權而言,人民對財產權的標的擁有完全依其意志使用、收益及其他形成的權利,國家機關不得任意剝奪,黨產條例所架構系列規制效果,任意將一個權利主體(擁有權利能力之法人組織)所擁有的財產權恣意剝奪,行政機關如黨產會剝奪附隨組織如婦聯會之財產權,嚴格而言是聽證程序,而不是舉證程序,破壞了關於財產權歸屬的正當法律程序,透過立法推定該財產為不當黨產,發生禁止處分法律效果,並以違反禁止處分者,行為不生效力且加以處罰為手段 ,以貫徹針對特定權利主體所擁有財產權行使之限制,並破壞財產的支配自由度,嚴重到幾乎已是特定財產權之剝奪,損及財產權形成之制度性保障功能至鉅。 \n釋憲理由還說,政黨的存續保障,應屬憲法保留,政黨政治係憲法第1條、第2條所揭示民主憲政國家的重要內涵,關於政黨財產的移轉、禁止等事項,乃重大影響政黨之存續,由僅具法律位階的黨產條例予以規範,顯然違反憲法保留,及黨產會經由聽證程序,作成處分禁止、移轉政黨及附隨組織的財產,侵犯司法權,違反權力分立及正當法律程序。 \n合議庭確信黨產條例第2條、第3條、第4條、第5條第1項、第9條第1項、第9條第5項、第27條第1項的法律違憲,且顯然對案件裁判結果有影響,因此提出客觀上形成確信法律為違憲的具體理由,聲請解釋憲法。

  • 中影被認定是KMT附隨組織 法律專家: 國家侵奪人民財產

    黨產會認定中影股份有限公司是國民黨附隨組織,祭出行政處分凍結118億元資產,法界人士指出,中影雖非上市公司,但股東多來自民間,早在國民黨10多年前,由中投公司將所持有的中影公司八成多股權出售後,中影公司就已不是由政黨及其附隨組織實質掌控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的法人,黨產會的認定,無異國家巧取豪奪人民財產,侵害憲法保障人民的財產權,讓廣大股東受損害。 \n黨產會調查中影期間,中影公司就曾明確表示,該公司自2006年4月27日,由國民黨當時所實質控制的大股東中央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將其持有的中影公司82.56%股權,出售給莊婉均、羅玉珍2人時,中影公司就已不是由政黨實質控制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的法人。 \n中影公司強調,該公司現經營團隊接手後,歷經10多年的經營,目前由原本的虧損才轉為盈餘,且該公司股東包含許多民眾。依《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第1條立法目的,明訂是為調查及處理政黨、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理人不當取得的財產,建立政黨公平競爭環境,健全民主政治,以落實轉型正義。 \n中影公司雖曾由政黨實質控制其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但早已脫離政黨實質控制的法人,現有股東與政黨及其附隨組織,法律上已是個別的主體,如果中影現有資產中有所謂政黨「不當取得之財產」,該財產的價值早在中投公司出售股權時,被替換為其所取得的價金,由中投公司取走所謂「不當取得之財產」全部利益。 \n認定中影公司是政黨附隨組織,等同認定廣大股東是附隨組織,顯與黨產條例是為處理政黨及其附隨組織悖於民主法治原則方式,而取得財產等立法目的不符。 \n將來命中影公司移轉所謂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的財產」給國家,取回的是中影公司現行全體股東的財產利益,剝奪殆盡中影公司現有全體股東出資價購的財產權益,不是處理政黨或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的財產利益,不但毫無「轉型正義」,嚴重侵害人民財產權,違反憲法第15條人民財產權保障的規定。

  • 欣裕台、中投附隨組織案釋憲未果 確定停審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2016年認定中投、欣裕台公司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應收歸國有,中投、欣裕台提起行政訴訟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黨產條例有違憲疑慮,聲請釋憲並裁定停止訴訟程序,黨產會不服提出抗告,最高行政法院審理後,認為原裁定並無不當,今(2)日裁定抗告駁回,全案暫停審理確定。 \n黨產會2016年11月25日認定中投及欣裕台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將收歸國有;中投、欣裕台不服提起行政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後,承審合議庭認為,黨產會2016年11月2日的處分書,所適用的《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有關第4條第1款關於「政黨」的定義,乃針對特定政黨即國民黨的立法,並未具差別待遇的正當理由,又追溯處理該政黨自70餘年以前的財產,有違平等原則及禁止溯及既往原則。 \n另第4條第2款「附隨組織」的認定影響財產權重大,定義抽象不具體,受規範者無法預先知悉其意義以供遵守,違反違反權力分立及正當法律程序、法律明確性原則,及違反憲法第1條、第2條、第7條、第23條的規定,因此聲請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解釋,並在今年6月11日裁定在大法官就聲請釋憲案作成解釋公布前,應停止訴訟程序。 \n黨產會不服提出抗告,最高行法院審理後認為,原審聲請司法院大法官解釋,並以此為先決問題裁定停止訴訟程序,並無不當,今(2)日駁回黨產會抗告,全案確定停審。

  • 林騰鷂》民進黨毀憲敗法的任官行徑

     立法院8日行使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人事同意權投票,正副主委黃煌雄、張天欽及其他七位委員都獲得了多數同意票。這使中央政府又增加了幾個非法政務官,造成國庫的重大人事退撫負擔! \n 由於憲法增修條文第三條第三項明文規定:「國家機關之職權、設立程序及總員額,得以法律為準則性之規定」;第四項又規定:「各機關之組織、編制及員額,應依前項法律,基於政策或業務需要決定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乃在第 \n 二條第一項刻意規定:「本條例主管機關為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不受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第五條第三項、第三十二條、第三十六條規定之限制。」 \n 不過,因法制技術拙劣,竟未排除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第六條第三項:「本法施行後,除本法、各機關組織法規及編制表外,不得以作用法或其他法規規定機關之員額」規定之適用,致使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淪為一個毀憲敗法的黑機關! \n 同樣的,因為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第二條第一項僅規定:「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為本條例之主管機關,不受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規定之限制。」也並未排除上述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第六條第三項:「不得以作用法或其他法規規定機關之員額」規定之適用!這使「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委員會」,也成為毀憲敗法的黑機關! \n 這兩個毀憲敗法黑機關的組織方式,背離了行政學與行政法學的基本原理。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與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均將委員區分為專任與兼任,這與行政院所設國發會、陸委會、金管會及中央二級獨立機關之中央選舉委員會、公平交易委員會、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並未將委員區分為專任與兼任者,有很大的不同。 \n 由於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與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均採合議制,其決議應依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13條及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第22條規定為之。在兼任委員有其他專職,沒時間參與會務,而形同主委、副主委及其他專任委員傀儡之情形下,如何能做出妥善、獨立的決議? \n 民進黨重新執政近兩年來,在總統府及行政院任意增設70幾個任務編組,大量酬庸選戰親私人員,破壞文官體制,早經立法院預算中心指出,嚴重違反依憲法增修條文第三條第三項、第四項所制定的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及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又在總統有權無責,也造成行政院長有責無權之憲政框架下,恣意任命一個涉及經營商業、違反公務員服務法、未經國會聽證同意、欠缺民主正當性的教育部長,更是一種敗壞教育的任官行徑!(作者為大學退休教授)

  • 官場最速男?1年半連換3職 他批顧立雄:不務正業

    官場最速男?1年半連換3職 他批顧立雄:不務正業

    準閣揆賴清德週五(8日)走馬上任,首波內閣人事名單內定,將由黨產會主委顧立雄出任金管會主委,消息傳出後各界質疑聲浪不斷,認為顧立雄專長是法律而非金融專業,恐不恰當。另外,國民黨立委楊鎮浯辦公室主任黃子哲指出,顧立雄在一年7個月內連換了3個職務,痛批「很愛不務正業、落跑成性」。 \n \n黃子哲PO文指出,賴清德新內閣名單中,最令人驚呆的莫過於黨產會主委顧立雄將轉任金管會主委一事,先不論毫無金融專業背景的顧立雄如何勝任新職,「他在1年7個月內連換3個職務,不僅吃碗內看碗外,甚至任職黨產會時很愛不務正業,儼然已落跑成性。」 \n \n他表示,「2016年2月顧立雄才被列為民進黨不分區當上新科立委,僅做了7個月,屁股都還沒坐熱,就快閃離開。轉行成了劊子手,高升黨產會主委,一路追殺國民黨黨產94狂。」如今黨產會還做不到一年,又跑去當金管會主委,這「官位流動」之快,堪稱「官場最速男」。另外,他還提到,無論立委與黨產會主委都是有任期(4年)規定,「這種不安於室而四處當官,是背棄選民的付託,也破壞體制殆盡。」 \n \n黃子哲更進一步指出,「顧立雄在擔任黨產會主委期間多次不務正業,翹班去湊與其職務顯不相關的熱鬧。」例如,106年2月16日時,顧立雄受時代力量立委洪慈庸邀請,不顧自己敏感身分,直驅國防部參加「軍事冤案處理機制研商會議」,還在會議中多次發言,針對法案發表高見。 \n \n另外,今年3月8日時,基隆市政府舉辦「二二八70周年紀念追思活動」,顧立雄也風塵僕僕跑去參加,致詞時甚至還大談轉型正義。奇怪的是,不當黨產條例第1條明文規定,其任務是調查及處理政黨、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理人不當取得之財產。黃子哲大酸「這與軍中冤案及二二八事件何干?」顧立雄當時可是「行政院設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的主委,可不是「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尚未通過)的主委。 \n \n此外,同法第20條也規定,本會委員應超出黨派之外,依據法律公正獨立行使職權,於任期中不得參與政黨活動。但顧立雄當時受洪慈庸之邀前往參加法案討論,與職權無涉,黃子哲認為這恐怕是讓有獨立機關性質的黨產會蒙上政治不中立的陰影。 \n \n黃子哲說,作為行政官員,在上班時間從事或參加與職務無關的活動,依規定是必須請假。他諷刺地問,「請問顧大速男,您是否忘了請假?又或公器私用動用公務車呢?作為法律素養如此之高的官員,有必要說清楚講明白哦!」最後他表示,顧立雄在檯面上所申報估計超過上億的財產,「或許是他要轉去金管會唯一的專業吧?!」 \n

  • 不當黨產條例監院提釋憲 政院深表遺憾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今天表示,監察院要對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申請釋憲,政院表示尊重,但監院申請釋憲,卻指責政院,違反現代民主法治國家權力分立的原則,他深表遺憾。 \n 監察委員仉桂美、劉德勳調查「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認為行政院怠於移請覆議及聲請釋憲,並設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違反「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限制,監察院院會14日通過,就不當黨產條例向大法官聲請釋憲。 \n 徐國勇下午受訪時表示,政院對監院申請釋憲表示尊重,但監院對政院的指責,違反權力分立原則,他連說8次「深表遺憾」。 \n 他表示,依法行政是法治國家的基本原則,行政單位的任何作為都不能違反法律,不當黨產條例通過後,行政院依法成立不當黨產委員會,這是依法作為,「哪有什麼錯?」 \n 徐國勇說,監察院說行政院怠於移請覆議,但憲法規定,移請覆議是當行政院覺得法律窒礙難行時可採取的作為,這是政院的裁量權,不是監察院的,監院不能指揮行政院。監察院指責行政院沒有移請覆議,已違反權力分立原則,他深表遺憾。 \n 另外,徐國勇指出,監院說不當黨產條例是個案立法,但立法是立委職權,監察院不可指揮立法院,行政院更不能指揮立法院。不當黨產條例也不是個案立法,該法規範政黨包括中國青年黨、中國民社黨、民進黨等,共有10個政黨,怎麼會是個案性立法? \n 在監院提及不當黨產條例的追溯時效部分,徐國勇強調,這也是立法院的職權,行政院不能因此認為窒礙難行,監察院也不能因此批評立法院,監察院應該自己提案請立法院修改法律,怎麼會怪行政院? \n 他說,政黨本質在於協助國民的意志,促進國民參政,政黨的正當經費來源,僅限於合乎政黨本質的黨費、政治獻金、競選經費的補助金和利息,其他方式取得的金錢都不符合政黨本質,監察院顯然對政黨本質的認識有所誤解。 \n 另外,對於監察院指不當黨產條例危害憲法保障的訴訟權,徐國勇說,國民黨一直都有提相關司法訴訟,訴訟權並沒有被禁止,「又是監察院曲解法律,對法律認識不清」,政院深表遺憾。1060328 \n

  • 凍黨產二度遭判停止執行 黨產會表遺憾

    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第2次凍結國民黨永豐銀行帳戶及台灣銀行支票的行政處份,今天遭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准停止執行。黨產會表示遺憾,待收到裁定書後,研究是否抗告。 \n 北高行裁定,黨產會凍結國民黨在永豐銀行帳戶內的新台幣3.3億餘元,與8張面額5200萬元的台銀支票,在訴訟定讞前停止執行,仍可抗告。也就是國民黨合計7.4億餘元的黨產,黨產會暫時不得凍結。 \n 北高行判決書指出,攸關政黨存續運作必要事項的經費支用,若樣樣都要事前得到國家機關許可,已喪失政黨的自主性。凍結國民黨資產的適法性有疑義,若不停止執行,有重大而難以回復的損害。且國民黨帳戶遭凍結、現金流量不足,積欠員工薪資,原處分已嚴重影響國民黨運作。 \n 黨產會發言人施錦芳表示,去年8月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通過後,國民黨隨即提領5億2000萬元並兌換成10張支票,其中1張支票已透過第三人帳戶兌領,意圖隱匿資金流向,也從未向報黨產會備查,因此不得不依黨產條例第9條,凍結帳戶及支票來保全這些不當取得的財產。 \n 施錦芳表示,黨產會凍結帳戶及支票後,國民黨曾依黨產條例向黨產會申請給付勞工勞健保及退休金、繳納違反選罷法罰鍰等,只要事關勞工權益且符合黨產會辦法,一直都同意動支,絕無因此影響政黨運作。 \n 施錦芳說,國民黨除了被黨產會凍結的永豐銀行帳戶及支票外,還有其他黨費帳戶、政治獻金帳戶及資金可供運用,並非僅憑此帳戶及支票就能影響其存續。 \n 她表示,黨產會的成立宗旨及目的,在於創造並維護台灣公平政黨競爭環境,對北高行的裁定表示尊重並深感遺憾,將待收到裁定書後召開委員會,研議是否提出抗告。1060123 \n

  • 附隨組織案 中投、欣裕台撤回預防性不作為訴訟

    中央投資及欣裕台兩公司,認為「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作成兩公司為國民黨附隨組織並移轉股權為國有處分,中投及欣裕台不服,依「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規定,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預防性不作為訴訟,就在本月16日將首度開庭審理前,中投2公司在昨(11)日具狀撤回起訴,訴訟程序因此終結,北高行原訂庭期取消。 \n \n中投及欣裕台公司會撤告,主要是因認定附隨組織,及影響最大的股權移轉收歸國有部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已在去年分別就停止執行聲請,作成裁定。股權移轉收歸國有部分,黨產會敗;認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黨產會勝。因停止執行的暫時處分都已作出,若再打預防性撤銷原處分訴訟,已沒有實益。

  • 顧立雄:北高行認定中投、欣裕台為不當黨產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天裁定中央投資公司、欣裕台公司股權移轉國有處分停止執行,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顧立雄,這個裁定要分成兩個部分來看,第一部份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北高行)確認國民黨所擁有中投及欣裕台股權是不當取得財產,黨產會予以肯定;第二部分則是北高行認為中投、欣裕台股權是否馬上移轉國有,這還是重大爭議,因此裁定處分停止執行。 \n \n顧立雄說,國民黨本來可以根據他是中投及欣裕台公司股東的身份,跟兩公司取得股利,不過北高行認為這已經認定是不當取得的財產,依照《黨產條例》第九條第一項的規定,因此國民黨也不應該從兩公司拿到獲利。 \n \n至於兩公司股權是否馬上移轉國有?顧立雄解釋,北高行的建議是就「命移轉國有」的部分去打行政訴訟,由法院另外採取審理,等到訴訟確定後,再決定是否繼續執行,會有助於調查及處理政黨及其附隨組織是否取得不當財產的釐清,對於黨產條例所要建立的政黨公平競爭環境以落實民主政治及轉型正義的立法目的,也有相當幫助。 \n \n顧立雄表示,對於北高行裁定所宣示,落實轉型正義的立法目的,黨產會也表示認同。法院的意思就是說,本案訴訟還沒有確定之前,國民黨的股權不能動,但股權也不要馬上移轉國有,也就是凍結在那邊。

  • 不當黨產條例 許志雄:沒有違憲問題

    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志雄今天表示,從轉型正義的角度來看,他不認為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有違憲的問題。 \n 立法院上午審查司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同意權案,由許志雄接受立委的詢問。 \n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詢問,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有沒有違憲? \n 許志雄原本表示,相關問題已經有釋憲聲請案,對個案不宜表示意見。 \n 但他接著又說,從轉型正義角度來看,黨產條例立法方向不認為有違憲的問題,因為這是一個國家要從威權轉向民主必走的道路,如果不處理,民主可能不穩、隨時會崩潰。 \n 他說,現在的民主國家就是政黨國家、政黨政治,要健全政黨政治,基本要求就是要政黨之間要公平競爭、武器平等,如果過去威權體制留下來的問題,過去有政黨可國庫通黨庫、經營特權黨營企業,累積新台幣數以千億元計的黨產,這樣選舉怎麼公平? \n 他表示,一邊拿飛彈、一邊拿彈弓,這是不對等的競爭,一定要處理,不然台灣的民主永遠沒有辦法上軌道。1051017 \n

  • 抗議黨產會 國民黨投書南華早報

    國民黨國際部組投書「南華早報」,對蔡政府通過不當黨產條例提出強烈抗議。國民黨指出,此條例假設中國國民黨所持有資產皆違法,這違背無罪推定原則。 \n 國民黨國際部組長黃裕鈞投書中指出,民進黨政府近期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並視其為「轉型正義」,認為這是台灣進入民主轉型的必經之路。然而,這種針對個別實體的法律是違背司法遵循的法治原則及民主原則,反而凸顯台灣制度與民主發展的退步。 \n 黃裕鈞說,國民黨的黨產除了支付債務與黨工退休金外,已處理完備,也認為這樣的財產處理法規應該要一體適用至所有的政黨。不過,此法卻針對在1945年8月15日後到1987年7月15日其他政黨登記日截止,使得中國國民黨成為該條例唯一的目標。 \n 黃裕鈞表示,針對單一實體的法律應是違憲的。不當黨產條例同時也假設了中國國民黨所持有資產皆是違法的,這絕對違背無罪推定原則。事實上,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執行該法條時已經限制了國民黨不能使用來自政黨財產的收入來支付支出,這樣對財產過於廣泛的定義,以及要求在極短的時間內向委員會報告黨產來源以確保其合法性,是極為嚴厲的機制。 \n 黃裕鈞說,國民黨認為,要在委員會規定的期限內交出黨產報告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委員會提供了約美金300萬元的獎金給那些通報黨產的人,這樣的行為相當於在執行一種歐洲西元12世紀到16世紀對女巫的迫害。 \n 黃裕鈞指出,國民黨將針對未來的訴訟提出釋憲,以確保掌握行政、立法兩院控制權的民進黨在執行他的權力時,不會違背法治。1050929 \n

  • 黃國昌:國民黨哭窮 時代力量乾脆去跳樓

    時代力量執行黨主席黃國昌表示,聽到中國國民黨在哭窮,「我才真的想哭」,他說,國民黨每年的政黨補助款比時代力量整整超過4倍以上,若國民黨窮,時代力量乾脆去跳樓。 \n 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顧立雄昨天表示,「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8月10日公布後,國民黨隔天就在永豐商業銀行臨櫃提領新台幣5.2億元,換開面額5200萬元的台灣銀行支票10張;中國國民黨考紀會主委劉漢廷表示,黨產委員會凍結國民黨現金,國民黨發不出薪水,現金枯竭,隨時可能倒店關門。 \n 黃國昌昨天深夜在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發文指出,聽到國民黨在哭窮,他才真的想哭。他表示,國民黨每年的政黨補助款共領取328萬票乘以新台幣50元,比時代力量整整超過4倍以上,「然後說國民黨窮?那時代力量不是乾脆去跳樓」。 \n 黃國昌批評,國民黨養尊處優慣了,一堆不義黨產拿來盡情揮霍,然後現在在哭窮?「你們真的當人民是笨蛋嗎」。1050922 \n

  • 蕭新煌:政院魄力不足 不了解政黨輪替

    政治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執行委員會主席蕭新煌今天說,行政院表現不如立法院,「魄力不足」,很認真但可能沒體會什麼政黨輪替;把前前任部長換回來,不叫政黨輪替。 \n 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受訪說,尊重評論。 \n 民主進步黨舉辦2016亞洲民主論壇「民主的力量:東南亞政治與公民參與」,邀蕭新煌演講「台灣的民主之路」。 \n 蕭新煌表示,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能通過靠立法院,很多新法令、轉型正義也要靠立法院。 \n 他說,行政院對政黨輪替好像還不完全很了解,「它認為做事就做事嘛,不是!要做對事,那個才是政黨輪替」。 \n 蕭新煌表示,轉型正義一定要堅持,行政院也要堅持,不能只靠總統蔡英文、也不能只靠副總統陳建仁跑到教廷;行政院要更能直接民主、公民參與;民進黨不應心存僥倖,認為公民社會可摸頭,摸頭、見面、傾聽都沒用,要對話,且把公民社會意見決策納入行政。 \n 蕭新煌會後受訪表示,行政院「魄力不足」,「政黨輪替是政治的政黨輪替,不是行政的政黨輪替」。 \n 他說,行政院長林全會說「有些我們請他留下來的部會首長,比我的資歷好」, 但「資歷好、他在官場打混那麼多年,不表示他了解政黨輪替」。 \n 蕭新煌表示,政黨輪替是指要改變過去不對、不好、不良的,牆要打掉、壁紙要弄掉,現在如果連壁紙都不拆換,政黨輪替意義就不足,「經常走兩步可能要退一步半,很可惜啊,像兆豐金就拖了,我不曉得為什麼拖」。 \n 他說,行政院要加油,行政團隊可能要開一次會、了解如何面對政黨輪替,「政黨輪替不只是部長換人,或者是把現任的部長換掉,然後把前前任的部長換回來,那個不叫政黨輪替」。 \n 蕭新煌表示,「要獨董犧牲好多錢,去當部長,那個也不叫政黨輪替」;政黨輪替是要真正體會民進黨是新執政黨,理念是什麼要掌握清楚,「如果民進黨理念他不是很認同,可以討論,可以落實在政策上或者你就辭官不幹」。 \n 他說,可能很多部長認為投一次票就政黨輪替,但台灣民主得來不易,部長自認為做部長是犧牲良多,但這不夠,要真正體會政黨輪替不只是部長換人,也要改變過去8年科員心態,新政黨有新東西、新理念、有改革,一定要聽新政黨的。 \n 不過,他說,現在才100多天、來日方長,還是非常可以期待。1050910 \n

  • 追不當黨產蔡政府列10政黨 民進黨也在內

    追不當黨產蔡政府列10政黨 民進黨也在內

    蔡政府追查不當黨產,成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成員有9名來自綠營,主委顧立雄為民進黨籍立委。不當黨產會8日公布,成立在1987年解嚴前,適用《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的10個政黨。顧立雄昨表示,首要兩個追查目標為國民黨及民主進步黨。 \n \n \n據《中評社》,不當會8日公布追不當黨產,列10政黨。除了民國前18年成立的中國國民黨、成立於1986年的民主進步黨,還包括,曾與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並列為中國近代史上三大政黨的中國青年黨;以及,曾與國父孫中山手訂國號為中華民國的尤烈創建的中國中和黨。 \n \n適用於《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的10個政黨,包括,中國國民黨、民主進步黨、中國青年黨、中國民主社會黨、中國新社會黨、中國中和黨、青年中國黨、中國民主青年黨、民主行動黨、中國中青黨。 \n \n不當黨產會主委顧立雄昨日在記者會表示,因僅發現中國國民黨與民主進步黨,有實質進行運作,每年均向內政部申報財務收支資料,所以黨產會先針對國民黨、民進黨,調查政黨與其附隨組織,是否有不當取得之財產。 \n \n   \n \n   \n \n

  • 【影】不當黨產首開會 舉發獎金最高一億元

    【影】不當黨產首開會 舉發獎金最高一億元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今(5)日下午兩點第一次開會,會中通過「獎勵舉發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辦法」,主委顧立雄及新任發言人施錦芳在記者會上宣布,舉發不當黨產並因而追回,最高獎金達新台幣1億元。

  • 不當黨產不得付黨工薪水 洪秀柱怒批:鴨霸

    不當黨產不得付黨工薪水 洪秀柱怒批:鴨霸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今(5)日舉行首次會議,會議後並由主委顧立雄與發言人施錦芳召開記者會。兩人在記者會上表示,本次會議決議被推定為不當黨產,就不得支付黨工薪資退休金。對此,洪秀柱痛批委員會相當鴨霸,欺人太甚。 \n \n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今天召開首次會議,決議根據《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第9條規定,被推定為不當取得財產後,自條例公布日起禁止處分,但在履行法定義務或其他正當理由不在此限。顧立雄說,「支付職雇員薪資或受委託管理人報酬、日常水電、電話費、書報費」等開銷,仍必須要有合法取得支出,若是被推定不當取得的財產則不能支付上述開銷。 \n \n針對此決議,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在四中全會會議後表示,「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第9條條文明定,推定為不當取得的財產,自條例公布日起禁止處分,但若是為履行法定義務或有其他正當理由,不在此限。洪秀柱批不當黨產委員會簡直是鴨霸,「自己訂的惡法還自己違反,比惡法還要更惡」。 \n \n而委員會也將於10月7日舉辦聽證會,討論中投和欣裕台公司是否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洪秀柱表示,「我不知道他們要怎麼認定,他是天皇老子,他愛怎麼說就怎麼說」,但最後一定會有人反彈。 \n

  • 不當黨產10/7聽證會 查中投與欣裕台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今天召開第一次委員會議,決議10月7日將召開第一場聽證會,認定中央投資公司與欣裕台股份有限公司是否為中國國民黨附隨組織。 \n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顧立雄下午召開會後記者會表示,未來將由專任委員施錦芳擔任發言人,統一對外說明。 \n 施錦芳表示,今天會中通過「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調查程序辦法」、「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舉行聽證應行注意事項」及「獎勵舉發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辦法」等各項辦法。委員會也決議10月7日將針對中投、欣裕台舉辦第一場聽證會。 \n 媒體詢問,辦法中規定,依法可動支的費用包含人事費等,國民黨工的退休金是否包含在內? \n 顧立雄表示,政黨及其附隨組織為了支付職雇員薪資或受託管理人報酬、日常水電、電話費、書報費等所需開銷,雖然是屬於政黨及其附隨組織的必要開支,但委員會認為這部分要由合法取得支出,也就是黨費、政治獻金、政黨補助費等,除此之外,不能將已經被推定不當取得的財產支付上述開銷。 \n 他表示,假設政黨要支付薪資或退休金,委員會認為只限於非不當黨產部分,超過這範圍不屬於正當理由。 \n 今天會中也通過「獎勵舉發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辦法」,舉發不當黨產最高可獲新台幣1億元獎金。 \n 施錦芳表示,獎金上限是參考拉法葉艦案獎金1億元,及德國統一後處理東德黨產編列500萬馬克獎金(折合新台幣約1億5000多萬元),因此以1億元為上限。1050905 \n

  • 黨產會民進黨籍過三分之一 鍾小平赴監院糾舉

    黨產會民進黨籍過三分之一 鍾小平赴監院糾舉

    \n國民黨台北市議員鍾小平今天赴監察院糾舉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的委員之中,有三分之一為民進黨員,違反《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中的第18條,「具同一黨籍者,不得超過委員總額三分之一。」 \n \n鍾小平說,委員會名單中的11人,主委顧立雄曾為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委員施錦芳曾爭取屏東縣民進黨立委第二選區提名,委員袁秀慧曾任民進黨青年部副主任,以上三人具有民進黨籍無庸置疑。至於曾為民進黨智庫政策小組諮詢委員的羅承宗,根據他託人向民進黨台北市黨部打聽的結果,證實羅為民進黨員。 \n \n鍾小平指出,原訂任職副主委的廉政署副署長洪培根迄今尚未通過人事案,因此在目前所知的黨產會11名委員之中,就已經有4人為民進黨員,超過委員總額的三分之一,「此時此刻的不當黨產委員會確定違法。」 \n

  • 不當黨產委員會編5500萬預算 26人人事費達2700萬

    不當黨產委員會編5500萬預算 26人人事費達2700萬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今日揭牌,預算書內容今天也送到了立委的手上,根據預算書的內容,委員會在106年度共編列了5552萬元,其中人事費就高達了2758萬元。 \n \n根據目前送到立委手中的預算書內容,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106年度預算為5552萬元,其中人事費一共編列了2758萬元,內含政務官1人、主管職7人、約聘人員18人,總共26人。 \n \n這2758萬元中,26人全年待遇為1943萬,政務官薪資228萬、7名主管的職務加給130萬,18名約聘人員的薪水則為1584萬元,另外還有年終獎金275萬、休假補助費30萬、加班費及值班費184萬與勞健保207萬元。 \n \n除了人事費外,預算書中一般行政項目編列基本工作維持費1324萬。在黨產處理業務中,分為財產查核業務編列491萬元預算,調查追徵業務則編列934萬元經費,其中也包含了依照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第13條規定,編列相關獎金300萬元。

  • 黨產委員會揭牌 顧立雄盼完成最後一哩路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今天上午揭牌。主委顧立雄致詞表示,他知道處理不當黨產是兩邊不討好的工作,但這不是假議題,他希望完成民主最後一哩路,也希望各界不要再打口水戰。 \n 顧立雄表示,委員會籌備以來有各種不同的聲音,他要透過機會好好說明委員會的任務。 \n 他表示,「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的第一條,開宗明義指出,這個條例是為了調查及處理政黨、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理人不當取得之財產,建立政黨公平競爭環境、健全民主政治,以落實轉型正義。 \n 顧立雄表示,未來這個委員會,將會致力於消除威權體制所遺留至今的政黨競爭不平等的現象,以保障民主體制下每個政黨在政治場域中競逐時,機會是一樣的,基礎是一樣的,空間是一樣的,如此才能為台灣創造真正的民主,形塑真正的政黨政治,這就是處理不當黨產的真諦。 \n 顧立雄說,「有些人會批評我們是在算帳,的確,我們是在算一筆黨國不分下,政黨憑藉一般社會團體所不可能享有的統治權力特權而不當獲取財產這一筆很長久的帳」。 \n 他表示,算帳是為了釐清威權體制下,成為國家機器一部分的政黨在獲取財產過程中的不公不義,要讓權利受損的人民與國家可以得到權利的回復、將歷史真相公諸於世,這不但重要,更是現在這個世代必須要即刻處理的事。 \n 顧立雄表示,面對威權過渡到民主社會所遺留的不當黨產,最棘手的問題在於,沒有人清楚這個國家在威權時期,透過權力的不對等、透過所擁有統治權力的操縱,以違反實質法治國原則,得到及處分掉的歷來黨產到底有多少?歷史學家並不真正知道、黨產專家並不真正知道,最重要的是,台灣人民不知道。 \n 他表示,社會歷經解嚴、動員戡亂時期終止、國民大會代表全面改選乃至廢除、立法委員全面直選、總統直選,甚至3次的政黨輪替,但是不當黨產迄今還是存在,為何台灣社會歷經了無數次的改革,不當黨產的問題卻依然始終無法解決。 \n 顧立雄表示,處理不當黨產不是一個假議題,也不只是歷史問題,這件事情是台灣從威權轉型到民主社會的過程中,遲遲尚未被解決的事情,它迄今仍活生生、赤裸裸存在。它的存在標誌著台灣的民主始終沒有走完那早就該走完的最後一哩路,而這一哩路能走完嗎?能夠走完嗎? \n 他表示,「對我而言,這個委員會最重要,也最希望達成的目的,就是透過調查不當黨產的過程,透過公開的聽證程序,揭開關於不當黨產的神秘面紗及黑箱,讓它能被陽光充分照射,讓這最後的一哩路能我們的手中完成。」 \n 「我們這個委員會,要做的事情其實只有一個,就是完成民主的最後一哩路。所以我們就好好捲起袖子,踏實苦幹。」 \n 顧立雄表示,他也要提醒各政黨,要求各位進行財產申報的目的,不僅是向委員會證明其財產的正當性,更是向全民交代,這些財產從何而來,唯有清洗污點,才能與過去的不義政權在道德上劃清界限,也才能卸下那沉重的政治包袱,迎向未來。 \n 顧立雄最後表示,「我們會時刻提醒自己,我們的所作所為都將受到全民的監督;我們會以民主社會所要求的正當程序去處理藉由不正當程序得來的財產,這很艱困,我必須承認,這也是個兩邊不討好的工作;我也沒辦法任意亂開未來進程的空頭支票,是我會在符合正當程序的前提下用最快的速度展開各項工作,我也希望社會各界不要再針對委員會的工作打口水戰,因為口水無益於解決問題,更無益於促進更公平、更民主的社會。」1050831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