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故事的搜尋結果,共7,757

  • 使女的故事(圖像版)

    使女的故事(圖像版)

     作者/芮妮.諾特、瑪格麗特.愛特伍出版社/天培文化

  • 總太聚作故事 躍上大螢幕

    總太聚作故事 躍上大螢幕

     一年一度的總太音樂祭已經熱鬧登場,今年更結合熱銷新案「總太聚作」,舉辦「聚作首映螢光音樂會」,吸引住戶參加。

  • 歡迎來我家

    歡迎來我家

     作者/沈信宏出版社/寶瓶文化

  • 誠品PK博客來 大搶粉絲財

     虛實書店龍頭誠品、博客來拚暑假旺季業績,分別派出10大故事萌角色、暢銷逾10年經典出版品,引爆粉絲經濟,兩者都主打正夯的《屁屁偵探》等話題圖書商品,意外擦出兩大龍頭罕見競爭戰火。

  • 從自然書寫到魔幻寫實

    從自然書寫到魔幻寫實

     寫散文、評論的龍應台,如今也終於在人生走到「歸隱田園」之時,提筆寫小說《大武山下》。對她而言,小說就是這三年在屏東潮州定居的生活,但和寫散文不同,小說家彷彿能看見旁人所不能見的世界,將大武山下的萬物羅列,詳盡描述,最後在故事裡一一找到安放的位置。她故事裡的主角,一位身心俱疲的作家,則看見了14歲少女靈魂「小鬼」,最後藉由完成小鬼的遺願,找到安頓自己的所在。

  • 兩岸徵文獎 首獎獎金10萬元

    兩岸徵文獎 首獎獎金10萬元

     書寫我的故事,描繪我們的時代。徵文主題:台灣人看大陸、大陸人看台灣、兩岸看世界、兩岸新時代、兩岸一家人,歡迎全球華人投稿。期盼作者透過親身經歷的故事,刻畫兩岸社會肌理,描繪世界見聞,打破刻板印象,促進兩岸民眾相互了解、建立全球視野,向讀者展現新時代的脈動。

  • 熊大變黑白 LINE FRIENDS聯名Duncan限定組合亮相

    熊大變黑白 LINE FRIENDS聯名Duncan限定組合亮相

    全球成長最快速的IP品牌之一—LINE FRIENDS,旗下的人氣IP「BROWN & FRIENDS」自面世以來,首度在韓國以外的市場發布本土聯名的角色故事,邀請插畫藝術家Duncan,用他招牌的黑白並點綴一點紅的獨特用色風格,重新繪製了「BROWN & FRIENDS」的人氣角色們,帶來全新的面貌與故事內容。其中又以粉絲最為喜愛的LINE FRIENDS鎮店之寶—熊大,作為暖男主角,在8/8熊大生日開始的一整個八月,和Duncan組成「BROWN X Duncan」期間限定組合,兩人共同發展出一系列溫暖友愛的相處日常故事,期待在全球受困於疫情的此時,帶給大家充滿歡笑的療癒感。

  • 皮影戲更親民 述說跨國婚姻故事

    皮影戲更親民 述說跨國婚姻故事

     皮影戲是高雄珍貴的傳統藝術,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推在地創作,岡山、橋頭、彌陀、左營及燕巢等地區劇團及學校紛紛響應,甚至有跨族群社團投入,例如新住民母親創作《跨國婚姻的心路歷程》,透過皮影戲拉近親子距離。

  • 新銳藝術家酷炫3D數位技術  秀出佳里蕭壠故事

    新銳藝術家酷炫3D數位技術 秀出佳里蕭壠故事

    會動的佳里立體地圖看過沒?3D化的舊糖廠又有什麼樣的故事?台南蕭壠文化園區駐村台灣藝術家洪譽豪個展《鎮誌‧人徒》及藝術家蔡寧個展《無人的在場》,以最酷炫的3D數位技術呈現佳里小鎮及蕭壠文化園區歷史軌跡,參觀遊客看到熟悉的街道以不同面貌呈現,都很佩服藝術家的創意。

  • 兩岸徵文獎 首獎獎金10萬元

    兩岸徵文獎 首獎獎金10萬元

     書寫我的故事,描繪我們的時代。徵文主題:台灣人看大陸、大陸人看台灣、兩岸看世界、兩岸新時代、兩岸一家人,歡迎全球華人投稿。期盼作者透過親身經歷的故事,刻畫兩岸社會肌理,描繪世界見聞,打破刻板印象,促進兩岸民眾相互了解、建立全球視野,向讀者展現新時代的脈動。

  • 台西海口故事屋藝術家進駐 學童用動畫記錄家鄉

    台西海口故事屋藝術家進駐 學童用動畫記錄家鄉

    雲林縣台西鄉海口故事屋為加強偏鄉藝文動能,邀請德籍藝術家爾德鴻、台灣藝術家童郁豪,教導鄉內學童利用手機製作動畫,透過動畫記錄家鄉的歷史文化,同時讓藝文種子往下扎根。

  • 神之鄉開鏡 情牽陀螺故鄉

    神之鄉開鏡 情牽陀螺故鄉

     台灣人氣漫畫《神之鄉》獲文化部補助改編成戲劇,3日在桃園大溪普濟堂開鏡,劇中呈現桃園和扛40多公斤神將外,王識賢與李李仁也繼2004年的《意難忘》後再度合作,王在劇中扮演角色是打陀螺高手,之後要挑戰50多公斤的陀螺,直說實在太難了,「我腰不好!」

  • 兩岸徵文獎 首獎獎金10萬元

    兩岸徵文獎 首獎獎金10萬元

     書寫我的故事,描繪我們的時代。徵文主題:台灣人看大陸、大陸人看台灣、兩岸看世界、兩岸新時代、兩岸一家人,歡迎全球華人投稿。期盼作者透過親身經歷的故事,刻畫兩岸社會肌理,描繪世界見聞,打破刻板印象,促進兩岸民眾相互了解、建立全球視野,向讀者展現新時代的脈動。

  • 《沙丘》導演選角張震不二人選

    《沙丘》導演選角張震不二人選

     張震首度闖蕩好萊塢,接演改編經典的科幻巨作《沙丘》,他在片中飾演「甜茶」提摩西夏勒梅(Timothee Chalamet)的師傅「惠靈頓岳醫生」,並在匈牙利及約旦實地拍攝。該片由金獎提名導演丹尼維勒納夫(Denis Villeneuve)執導,他日前為上海電影節大師班越洋視訊訪問,透露其中選角過程,直指張震是他的不二人選,對他讚不絕口,興奮地說:「我從1990年代王家衛的電影就開始關注張震,他是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歡的演員之一,我在很多電影中看到過他,被他自然的表演深深打動!」

  • 毛澤東之妻賀子珍的莫斯科傳奇故事

    毛澤東之妻賀子珍的莫斯科傳奇故事

    這是一部經過精心研究、令人目眩神迷的可信歷史,讀來竟比原創故事更曲折。從毛澤

  • 女女化作花 來去台灣古今看百合

    女女化作花 來去台灣古今看百合

     愛無分性別與形式,在現代高喊平權以前,看似封閉的過往其實也埋藏了「女女情」的萌芽空間。小說家楊双子與漫畫家星期一回收日,同為「百合」愛好者,善用細膩筆觸各自以文字、畫筆,描繪女性間若有似無的親暱情感,在聯手漫畫集《綺譚花物語》中,她們來去古今,敘說埋藏在歷史洪流下的小情小愛。

  • 鐵粉罹阿茲海默症只記得他 龍劭華落淚「值得了」

    鐵粉罹阿茲海默症只記得他 龍劭華落淚「值得了」

    十六歲就出道的金鐘視帝龍劭華,演出逾百部戲劇,許多都是膾炙人口的好戲,其中有四部關於臺北大稻埕的故事,包括電影《天馬茶房》、電視劇《紫色大稻埕》和《雙城故事》,以及近期熱播中的《老姑婆的古董老菜單》。談起廣大粉絲,龍劭華哽咽地說,有一位鐵粉罹患阿茲海默症,如今已經忘了老婆、女兒,卻能認得出他,叫得出「龍劭華」這個名字,「我從影至今值得了!」

  • 真實世界光怪陸離 跟著角色經歷故事

    真實世界光怪陸離 跟著角色經歷故事

     近來有政治人物認為《老人與海》很無聊,小說只要「翻最後一頁就好」,還有網友大嫌《紅樓夢》不好看,意外在網路上掀起一番對於小說意義的論辯。但對作家而言,小說的意義不只存在於結尾,作品更不只取材真實,還要藉由虛構情節,傳達背後的脈絡和意義。 \n 作家臥斧表示,就算寫非現實的小說,也不可能完全超越現實,讀小說除了獲得休閒、娛樂,重要的是會學到一些可以拿回現實生活使用的事,「這些事通常不是實際的技能,但小說能告訴我們,人是什麼樣子。當我們跟著角色經歷故事,不管是好人或壞人,我們就能對世界多了一點理解。」 \n 臥斧曾將台灣冤案寫成推理小說《FIX》,引領讀者以有趣的推理故事,探究背後歷史。他認為,小說的世界其實大多比現實更有邏輯,「小說家會建構邏輯,讓人相信故事裡確實會發生這樣的事,但真實生活中那些很扯的事,小說家可能再怎麼寫都寫不出來。」 \n 臥斧表示,人們平常看到新聞現象,卻不一定能明白表象的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小說中也是如此,讀者可能讀到一件荒謬的、很扯的事件,但作者想寫的不見得是事件本身,也不一定會直接寫事件,而是把事件重新包裝,讓讀者看到背後的原因。」 \n 在《低價夢想》和「碎夢三部曲」系列作中,臥斧就將故事以冷硬派推理小說包裝,「冷硬派故事往往從尋人開始,逐漸牽扯出更多跟階級、社會黑暗面有關的事。社會就是一團互相翻攪的東西,任何人做的一件事,或多或少都會影響到別人的各個層面。」 \n 作家劉芷妤在短篇小說集《女神自助餐》寫女性處境,許多讀者看完覺得彷彿真實經驗,但她表示,會刻意區分小說與現實,避免被誤會,「我常常在對這個世界生氣,但與其直接把事件寫進小說裡,我更想把想討論的核心概念抓出來,重新給他一個架構。」 \n 劉芷妤表示,她寫的很多女性處境,其實在現實生活可能還無解,「因此小說結尾的意圖是:我就寫到這裡為止,接下來就是大家的事了。」 \n 劉芷妤笑說:「有時候看新聞,也會覺得這個世界怎麼能有這麼荒謬、離奇、好笑又經典的橋段,我寫不出來啊!我一定要跟這個世界拚了,要寫出更荒謬的東西!」

  • 尋親 找回靈魂遺失的那塊拼圖

    尋親 找回靈魂遺失的那塊拼圖

     尋親,並非家在那裡,而是根在那裡。 \n 他回湖南尋親了,此前他從未見過他們,彼此也極少聯繫,曾有人問他,為什麼非得去一趟?你們雖是血緣上的親人,實際上,你們根本不熟,倒不如省那來回機票。何況,你連湖南話都聽不懂。 \n 顯然那人不懂什麼是「情懷」。他回祖籍尋親,不過就是想回去看一看而已,奔著這一個念頭去的。去了,人生就不會再有遺憾了,就像撿回一塊遺失已久的拼圖,靈魂就完整了。湖南很近,隨時都能去,何況湖南從來就根生在他的心裡,他只需伸一伸手,便能把有血有肉的悲歡離合攢在手裡,讓鄉情更具體。 \n 2018年秋末,在那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的時節,他透過公安局和縣政府的協助,找到了被歷史和地域疏隔一輩子的他們。 \n 這裡是他祖先生活過的地方,如果有心,總能在時光深處,捕捉到一絲痕跡的。就像一棵樹被砍斷了,你卻能從新生的枝葉裡,尋覓出老樹依稀的風骨。 \n 這棵老樹,名叫茶陵。 \n 親人說:「歡迎回來,我們都是一家人。」然後他們握手,相擁。 \n 如同這世上所有的重逢一般,只是鄉愁昏黃的色調已然褪去。 \n 他說,本以為故里是他方,來了之後,才知道土地一直在那兒,並未離去。 \n 我不知道他跟親人見面時,有沒有流下寶貴的男兒淚,但我想,那一幕,是極其感人的。 \n 大海隔絕了兩岸,卻斷不了流淌在血脈裡的思鄉情懷。跨海尋根,千里訪祖,對世人而言,或許這是一個極平凡的故事。但對他們來說,卻是刻入心裡的,一輩子只有這一次,一次卻等同一輩子。 \n 他是台灣一位歷史老師,因不滿「課綱被改」、「去中國化」,無奈一己之力難以扭轉學生被固化的思想,去年便含淚離職,離開從小長大,卻已變得無比陌生的地方,隻身赴大陸教書,幾經輾轉,最後在溫州落腳。那年和他對話時,我都能感受到他內心對故土的依戀與柔情。那是他找回生命本位的一刻,臉上有著嬰兒歸於母體的神態,無比動人。 \n 兩岸尋親的故事可不只他一個,雖然這些人世代扎根在台灣,但滄桑的歲月並未抹去他們的故土情懷。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時間能沖淡一切,然而這種情懷只會越來越深,每當他們思念著、心繫著,沉默中就已認同了那廣袤的土地就是自己的祖國了。 \n 作為龍的傳人,作為炎黃子孫,他們心裡何嘗不是裝著那片土地? \n 言及此,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