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教師過剩的搜尋結果,共06

  • 編制外教師占比 台灣觀光學院高達八成居冠

    從血汗教師比例看教學品質!教育部日前公告了各大專校院「編制外專任教師」的人數與比例,占比最高的前10名裡台灣觀光學院以82.61%「奪冠」。私校工會肯定教育部資訊公開化,但也呼籲教育部加快腳步,儘速終結「用完即丟」編制外教師現象,還給教師有尊嚴的工作環境,確保學生受教品質。 \n全國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表示,教師流動率越低,辦學品質越高,因此大專校院「編制外專任教師」(一般稱為「專案教師」)人數與比例,是觀察大學辦學品質的重要指標之一;學生和家長有必要知道這項資訊,以免誤觸雷區。 \n依教育部公告的最新資訊顯示,107學年度各私立大專總計聘任約2100名專案教師,占比前十名的學校以台灣觀光學院的82.61%最高,其次依序是中信金融學院(65.96%)、和春技術學院(49.37%)、崇右科大(41.24%)、稻江管理學院(33.93%)、大漢技術學院(32.14%)、明道大學(30.4%)、新生護專(29.41%)、崇仁醫專(25.25%)、樹人醫專(24.16%)。 \n若以人數排名,前十名以實踐大學的84人最多,其次依序是輔仁大學(70人)、大葉大學(58人)、樹德科大(56人)、靜宜大學(54人)、弘光科大(52人)、長榮大學(51人)、新生醫專科(50人)、亞洲大學(49人)、致理科技大學(48人)。 \n尤榮輝說,《教師法》規定除非老師犯了嚴重犯錯,否則學校不能不續聘老師;為了解決少子化浪潮來襲後私校的財務壓力,教育部「發明」了不受《教師法》保障的「編制外專任教師」,這樣一來學校缺師資時就多聘「專案教師」,師資過剩時就不予續聘,讓專案教師工作條件十分惡劣。 \n尤榮輝表示,工會樂見教育部公告專案教師相關資訊,但也呼籲教育部儘速終結血汗專案教師現象,還給專案教師公平而有尊嚴的工作環境,相對確保學生的受教品質。 \n被點名「專案教師人數最多」的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表示,這是學校校務會議民國97年決議,高雄校區比較偏遠,所以助理教授以下都是短期聘任;但他強調這不是專案教師,比較像是長聘,薪水13點5個月領好領滿,而且不用做研究,純教學,一年一聘,加入勞保反而獲利更多,此外該校每年都有2到5個名額讓短期教師轉正。

  • 中山大學南方學院 廣聘台師

    中山大學南方學院 廣聘台師

     台師「西進」成趨勢!一方面是台灣少子化造成教師過剩,另一方面是大陸大學工作環境與待遇誘人,近年愈來愈多台灣教師往大陸找機會;不同於赴陸台師多是單打獨鬥,廣東中山大學南方學院是頭一所「成批」積極招聘台師的大陸大學,3年下來累積聘任的台籍老師已達57人。 \n 自從2012年大陸教育部宣布台胞可在大陸大學申請教師資格證,幾年來一直有台師赴陸的新聞。創立於2000年的廣州中山大學南方學院,陸續在2014年聘任15名、2015年聘任27名台師,目前已累積聘任57名台籍教師,台師占該校教師比例高達7%,且以31歲到51歲的青壯年教授居多。 \n 招聘老師 台灣列優先 \n 「教師資質是一校核心!」廣東中山大學南方學院院長助理羅永明說,當初校方為了提升師資、增加師資多元性,曾考慮從台灣、新加坡、歐美招聘老師,最後以台灣老師列為優先。 \n 兩岸高教教師是「市場互補」,台師西進的大趨勢根本攔不住。羅永明分析,台籍老師在大陸最大優勢是地緣關係,兩岸往來便利;其次語言溝通沒有障礙;第三是兩岸生活習慣相近;最後,台籍老師多拿歐美學歷,也是陸校選擇台師的原因。 \n 2013年,羅永明透過廣州中山大學台灣校友會招聘台師,共87人報名,選出30多人面試,最後錄取15人,從應屆畢業博士生到助理教授、正教授都有。首批台師讓校長喻世光讚譽有加,最主要的就是台灣老師具有職業操守,以學生為本。 \n 台師優點 親和力十足 \n 羅永明坦言,大陸老師多半上完課就走人,台師卻是上課下課都會與學生互動,親和力十足,嶄新開放的教學理念受到學生歡迎,也帶來校園新氣象。 \n 台師科研能力也很強。羅永明說,其實2013年他跑遍大陸985、211頂尖大學招兵買馬;但大陸教師能兼顧教學和科研的不多,台師則可在兩者間平衡拿捏。 \n 像學校規定台師一聘3年要發表3篇論文,2014年一批台籍教師發表的論文都頗有水準,2015 年該校公共管理學系台灣教師郭俊偉論文還獲SSCI刊登;台師不但自己做科研,還成立科研小組、學習小組帶學生做,有台籍教師指導學生發表文章刊登在SSCI上,「這在大陸大學都很少見!」由於表現良好,許多台師升等都很快,2016年已有3人從助理教授升為副教授。 \n 羅永明說,南方學院最難得是「人和」,台籍教師和管理階層互動很好。此外最受關注的薪資「以至少不能低於在台灣的薪水」為標準,讓教師無後顧之憂。

  • 博士過剩 10年後比流浪教師多

     教育部長吳思華今天表示,國內每年畢業博士生約3500人,但大學僅需800個博士,加上國外回台的博士生競逐工作機會,預計10年後,台灣的流浪博士會比流浪教師還多。 \n 為協助各大專校院建立常態性校際交流及分享機制,「全國大專校院研發主管會議」由科技部與教育部輪流主辦,每兩年舉辦一次;今年由科技部主辦,上午在集思交通部國際會議中心舉行開幕典禮,科技部長張善政及教育部長吳思華應邀致詞。 \n 吳思華表示,大學是創新的引擎,學校激勵指標是引導教授努力的方向,但量化指標經常造成誤導,期待學校不要按件計酬,應鼓勵教授長期持續深耕,並在研究達階段成果時,獎勵教授。 \n 他說,完整的知識價值鏈技術移轉,應該是跨領域的合作,才能促使商業化的產品邁向成功,期許所有的校園研發主管,能促進學校的產學應用及教育現場「翻轉」,並傳承科技部科學園區的經驗,讓學校成為區域創新系統的核心。 \n 吳思華話鋒一轉指出,目前國內博士生每年招生約6800人,約3500位博士生畢業,能進到校園工作的不超過800人,加上部分學校聘用從國外留學回來博士生約300人,本土博士能進到校園工作的僅約500人。 \n 他說,將近3000位博士生必須到其他地方去工作,如果這件事不能嚴肅解決,預計10年後,台灣的流浪博士會超過現在的流浪教師,因此要正視博士生的再教育問題。 \n 吳思華說,讓這些博士生進到產業,代表台灣企業已有能力聘用博士生做更多研發,其實是正面的事;但如果沒有先讓博士生有足夠的教育及準備,就是學校和老師的失職。 \n 他呼籲所有的校園研發主管在聘用博士生時,不應有把博士生當助理的心情,而應以學生為本,培養及協助這些博士生技能,未來能為其他學術、產業界所用。1031125 \n

  • 教師淪臨時工 大學教育崩解

    教師淪臨時工 大學教育崩解

     16年前筆者在美國修完博士學位、工作數年後,決定返國創業。為了能夠分享所學並為公司徵才,筆者向某國立大學研究所申請擔任兼任客座副教授1年。所幸當時服務的公司還能提供基本薪資,否則只靠兼任教授的微薄鐘點費,幾乎無法在台北市過日子。 \n 沒想到近日媒體披露,大專院校兼任教師的鐘點費竟然與16年前相差無幾,平均1個月所得不到22K,其中還包括了具有碩博士學位的教師。猶有甚者,各大學徵聘兼任教師的成長速度驚人,至今總人數已接近專任教師人數。 \n 這些碩博士教師淪為臨時工的現象,除了是國家教育投資的浪費之外,也表示各大專學生能夠與授課教師相處時間十分有限。專任教授忙著做研究工作、申請研究經費,授課及導師工作則交給了這些為了生活必需南北奔波、到處兼職的臨時工,如何能夠讓學生接受課堂外的輔導?也難怪現在的大學生,不但道德感、責任感低落,還不知如何理性地面對壓力與挫折,動輒選擇輕生。 \n 究其原因,除了是因為大專院校過多、社會少子化造成的教師人力過剩現象,教育部的評薦制度,也讓各校忙於用高薪聘用明星級教授,自然就侵蝕了一般年輕教師的薪資。各院校為了撙節開支,也只得不斷增加薪資較低的兼任教師人數。 \n 在一次大學校友聚會中,副校長曾親口說過,政府雖然劃撥五年五百億的教育輔助款給各大專院校,但學校將分配到的有限經費,大多用在修繕老舊的校舍及購買昂貴的設備,幾乎沒有多餘的經費用在改善教師薪資上;更何況教師鐘點費全由教育部規定,學校只要符合最低標準即可。此外,屬於人生勝利組的校友,如果捐錢給母校,也會選擇興建以捐贈者為名的大樓,而不會像一般外國大學一樣,校友捐錢給學校,會指定作為某項研究工作所需經費。 \n 另一個不合理的現象,是各大學爭相用高薪聘請知名的政客、名嘴、下台的政務官、退休官員等,作為教授來提高自己學校的知名度,而不願意聘請畢業不久的碩博士生來擔任專任教授。因此,許多剛畢業不久的碩博士生,不是找不到專任教書工作,就是只能擔任鐘點工。 \n 而那些過氣政客、退休官員,拿了退職、退休金,還要到學校占教師缺領雙薪。有些政客、名嘴則忙著到處趕通告,或鼓動大學生參加各種社會抗爭甚至黨派活動,哪有時間與精神來專心教書? \n 劣幣驅逐良幣的結果,許多在學術界小有名氣的教授,很容易就被新加坡、香港、中國大陸等大學用4、5倍的高薪挖角,讓他們可以在更好的學術環境中專心貢獻所學、為他們培養未來的社會菁英。而台灣則在高薪教授專注研究、低薪兼任教師負責教課的畸形環境下,根本無法建立良好的專才養成教育。 \n 這些年來,除了少數幾家國立大學因為論文發表數量多而列入亞洲優良大學排名之外,其他許多三流大學,無論在師資、設備、經費上,都在亞洲四小龍大學間墊底。如果台灣教育部未能有效改善大專院校的教育體質、留住有熱情有專長的教師在國內任教,未來的大學教育必然逐漸崩解、大專畢業生的競爭力嚴重衰退。 \n 對此,我們有以下幾項改善建議供主管教育有關單位參考,包括:(一)逐步減少大學間數,嚴格鑑定、去蕪存菁;(二)提高大學入學門檻,將部分學生分流至職校,提高就業能力;(三)逐年減少兼任教師人數、提高專任教師薪資;(三)禁止將大學作為政務官員的旋轉門;(四)不鼓勵退職官員或退休教授重返大學教書等,把機會留給那些對教學有熱情、有理想、有抱負的年輕優秀教師。 \n 唯有大刀闊斧改善,才有可能健全大專教育的體質;如果繼續因循苟且下去,只會讓台灣優良教師大量出走、大專教育迅速崩解。(作者為專欄作家、科技業顧問) \n \n

  • 時論-博士為何會去賣雞排

    時論-博士為何會去賣雞排

     博士賣雞排成為高教熱門的話題,業界人士認為需要徵收「教育浪費稅」,教育界終於痛心疾首地開始檢討博士招生額員。台灣社會需要多少大學生?又需要多少博士生?這不是個簡單的市場供需問題,背後牽涉到更複雜的國家人力資源政策、產業需求、社會文化期望等因素,一旦交付市場供需決定,在傳統文憑主義下就形成失控的局面。 \n 在大學開放與擴張政策下,台灣大學數量從二○○一年的五十三所,擴張到二○一一年的一一六所;高中升學率也從一九九一年的五一.九四%上升到二○一一年的九四.六七%。隨著大學的市場化擴張,投資大學已經成為一筆「好生意」,讓集團企業與宗教團體都趨之若鶩。以私立大學為例,招生人數在一九九一年為四三五七一八人,在短短二十年間呈倍數成長,二○一一年達到九一五二二三人。而公立學校的擴張更為驚人,在同一時期,學生人數從一七六六五八人增加到四三六八六一,更呈現出三倍數成長。單從學生學費來計算,私立大學在這期間內就創造了近四八○億的產值。 \n 在不考慮少子化與外部市場因素,單以台灣高教內部市場來檢視就業市場,就會看到勞動力市場供需失調的悲劇。從一九九一到二○一一年間,台灣的大專院校總計生產了四○三一三位博士,遠高於同時期增加的教師人數一八○五六人。過剩博士無法為產業界所用,只得擠在校園內無限延長博士後的生涯,充當教授們的高級研究助理,一直到計畫結束,讓年輕世代的生產創意熬到燈枯油盡之時。 \n 不過,當我們進一步檢視各大學的生師比時,發現過去二十年間有急速惡化的趨勢。公立大學生師比從一九九一年十四.八增加到二○一一年的三○.九,而同一時間私立大學則從二四.四增加到三○.八。從生師比的變化來看,二○○五年以來首度出現公立大學比私立大學生師比高的警訊,顯示公立大學招生浮濫狀況較私立大學更加嚴重。博士賣雞排反映的不但是人力過剩的危機,更是人力品質下降的危機。 \n 隨著大學廣設,高等教育的師資並沒有隨之等比例增加,是高教品質下降的主因。公立大學由於教育部的教師總量控管,造成專案教師盛行;如果不計兼任、專案教師師資,五年五佰億的頂尖大學中,有八所公立大學在二○○六年出現連續五年生師比在三二以上,達到教育部在二○○七年曾宣布的私校退場機制。學校不考慮未來少子女化因素,寧可大量興建校舍,卻不願投入師資的培育。再加上追求百大的虛榮,無限擴張研究所招生規模,卻不願增加師資,是造成文憑貶值的主因。 \n 過去二十年,高等教育專任教師人數呈現人數倍增的成長。然而自二○○八年之後,短短四年內私立大學教師減少了一一七七人,占總私校教師專任人數的四.六%,平均每一個月就有二十五位私校專任教師的身影消失在校園中。對照上述同一時期,台灣高等教育學生的人數仍然增加中,私立大學卻開始大量裁減專任教師人數。 \n 當前少子女化的效應尚未發生,然高等教育商品化、資源的不當使用才是造成當前高教人才失衡的主因;更造成人力市場的通縮現象,已經就業的教師勞動權尚且不保,博士生當然更面臨無法就業的窘境。未來伴隨著少子女化效應而雪上加霜,將會進一步引爆高級人才的就業危機,不但博士賣雞排,更可以看到教授賣雞排、咖啡、珍珠奶茶。這些錯置的人力資源是國家放任教育擴張以及資源誤用的結果。(作者為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理事長、輔仁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 台灣篇-性侵、弊案接踵 教部多事之秋

     6特教生性侵案 \n 事件 \n 9月中旬,南部特教學校爆發長期集體性侵案,引起各界譁然,共計有43件性侵及性騷擾案。教育部12月6日核定懲處名單,共有3位前任校長共計17人被記大過到申誡,負責督導的教育部中部辦公室主任藍順德也記過2次,創下台灣教育史上行政懲處官員最高層級。但民間團體仍不滿懲處結果,行政院長吳敦義要求教育部重新檢討。 \n 這起特教學校性侵案自9月中旬遭人本基金會踢爆後,至12月才核定懲處名單,與教育部長吳清基原允諾「一個月後公布懲處及調查結果」差距甚大。教育部次長陳益興表示已在期限內做出懲處,並聲稱此案為最嚴厲的懲處結果,承諾教育部將積極面對、處理問題,不讓類似事件再發生。人本基金會則怒批無人下台負責,將協助受害人提出刑事告發並尋求國賠。 \n 評論 \n 教育史上最駭人聽聞的集體性侵案,教育部被動因應引發不滿;也顯示特教生的性別平等教育出現漏洞。 \n 7營養午餐弊案 \n 事件 \n 10月28日起猶如滾雪球般爆發的「新北市營養午餐弊案」,其實半年前就展開調查。板橋地檢署表示,5月接獲新北市政府政風室通報,100學年度營養午餐標案疑有弊端,經檢調監控數月發現「不單純」,涉案學校橫跨板橋、蘆洲、三峽、樹林等區,時間更是跨越多個學年度。 \n 這起台灣教育史最大規模的營養午餐弊案,至今有31位校長涉案,用來賄賂校長的金額每學期從10萬到50萬不等;為了因應可能出現的「校長荒」,教育局已決定增加明年度候用校長甄選訓練名額。 \n 檢方表示,營養午餐弊案盤根錯節,涉案廠商、學校數目持續攀升,被告之間又互相牽連,短時間很難結束,「證據到哪就辦到哪,沒有設停損點。」但10月第一波遭收押的校長、業者羈押期限將到期,不排除先偵結部分案件。目前16名認罪校長繳回的犯罪所得已逾2000萬元。 \n 評論 \n 營養午餐如何把關?光靠學校和教育部門監督恐怕還不夠,家長會和民間團體也應進駐,建立民主機制。 \n 8建教生血汗工廠 \n 事件 \n 建教合作變調!11月下旬,勞委會根據教育部和台北及高雄市政府提供資料,抽查50家建教合作廠商,發現高達6成、30家廠商涉嫌違法,以未依規定與建教生簽訂訓練契約最嚴重,達19家;其次是國定假日未讓建教生休假,達12家。 \n 建教生淪為廉價勞工,合作廠商成為「血汗工廠」早就不是新聞,今年7月就爆發家樂福雇用高雄中山工商未滿16歲的技術生,工作時間超過晚上8點,且超時工作。最後裁罰家樂福6萬元,外籍負責人函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n 目前能夠保障建教生權益的《高級中等學校建教合作法》草案11月21日送立院審查,由於朝野立委對條文內容是否明訂最低薪資、建教合作學分數最高上限與2年內裁員逾10%企業不得雇用建教生等,無法達成共識,決定送請朝野黨團協商後再議。 \n 評論 \n 很多企業發現「建教生比工讀生好用」,讓建教生面對比外勞還差的勞動條件,政府應該立法保障建教生,遏止學校及企業雙重剝削。 \n 9流浪博士 57K惹爭議 \n 事件 \n 2009年台灣的博士畢業生有3705人,流浪博士滿街跑,博士後研究員失業問題嚴重,國科會10月17日表示為促進博士赴企業就業,將補助每人3萬元,其餘薪資由企業出,最低底薪可達5萬7000元,預計補助200人,明年初實行。 \n 該方案俗稱「57K」,有人認為是「變相壓低博士薪資」,有人卻調侃「國科會成為博士就業避難所」、「國科會變相成為輔導博士就業機構」,各界看法不一而足。 \n 之後國科會澄清,為促進博士級研究人員至產業合作研發,由大學與企業共同聘用博士級研究員,請企業出錢參與產學合作;國科會補助大學負擔的薪資,並非國科會補助企業,也非短期救助失業措施。 \n 評論 \n 國科會原意是讓博士提升產業研發能力,但國內培養的本土博士是否足堪勝任?國科會應負起篩選把關的角色。 \n 10教師課稅拍板 配套措施生波 \n 事件 \n 今年元月7日,立法院會三讀通過《所得稅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長久以來遭人詬病的軍教免稅制走入歷史,明年元旦起全台20萬6千多名國中小教師都須課稅。不過,教師課稅配套措施是減少授課時數,有學校擬全由代課老師兼課,也有學校讓教師「不減課但領鐘點費」,民間團體認為並未解決教師過剩問題。 \n 教師課稅拍板,教育部次長林聰明認為「教師課稅維持尊嚴」,教師課稅後,全體教師1年繳稅額72億元,將用來增加國中小約聘行政人力、調高導師費至3000元、降低國中小教師授課節數等。 \n 全國教師會則認為,教師減少的授課時數不宜全由代課老師兼課,應增聘全職正式老師,才能保障受教品質又能解決流浪教師過剩問題。估算國小需新增9000名教師,國中需新增3600名教師。 \n 教育部回應表示中央編列54億元鐘點費預算,這筆錢不足以聘任正式教師,只能看地方政府財政能力。 \n 評論 \n 全國中小學校長協會表示,教師課稅又減課及增加導師費,看不到提升教師專業能力的誘因,反而讓人覺得政府與教師交換條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