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教育水平的搜尋結果,共86

  • 劉鴻政盯學生品德 也盯不肖校長

    劉鴻政盯學生品德 也盯不肖校長

    「學生就算有再豐富的學識,再強健的體格,沒有好的生活紀律和品德教育,所有的栽培也是枉費。」苗栗縣長劉政鴻廿七日在國中小學校長會議中,對全國學生品德普遍欠佳深感憂心,語重心長請校長重視學業的同時,更要著力品德教育。 \n劉政鴻一段感性談話後,也把矛頭指向少數校長和教練,指日前苗栗舉行中等學校及國小運動會,部分校長和教練在中途離開會場,甚至跑去喝酒。他說,開會就要檢討缺失、表揚好的,目的就是要提升苗栗的教育水平。 \n批校長教練 運動會偷溜去喝酒 \n苗縣國中小學校長會議昨在啟文國小舉行,劉政鴻致詞時表示,現在的學生讓人憂心,而且不只苗栗,全國普遍如此,看來懶懶散散、走路歪來歪去,毫無紀律。 \n他舉例說,SBL籃球賽後,清潔隊員轉述場內滿地垃圾,看了讓人難過,觀眾太沒公德心,尤其學生品德教育不好更是隱憂。他指示教育處研擬一套加強生活紀律的方案,甚至赴大陸觀摩取經,把苗栗子弟教育成能回饋地方、建設鄉里的有用之才。 \n劉政鴻對此感慨地說,國家從小培養一個孩子到大學畢業,大約要花七百萬元,但觀察現在的學生,小學生還有禮貌,升到國、高中後就不行了。苗栗近年在教育方面雖屢獲獎項,但希望校長不該自滿,好還要更好,他建議老師多跟家長溝通,一起嚴加管教學生。 \n指示教育處 研擬生活紀律方案 \n劉政鴻勉勵校長以身作則、身體力行,這樣才能領導老師全力投入教育與人格培育。 \n一些校長則提到農曆春節期間,部分學生可能會參加陣頭或舞龍舞獅隊,利用寒假賺取零用錢,憂心因而染上不良習慣,對此,教育處表示將盡快召開跨局處會議,共商防範之道。

  • 一周教育大事

    (陳景婷整理) \n台灣 \n1 國中生免試升學,五專率先辦理,今年應屆畢業國中學生,可不必考基測,只要用在校成績,就可以向設有五專的科技大學或技術學院提出申請入學。 \n2 台北縣各國小預定100年起全面實施國語、鄉土語言及英語「3語教學」,除低年級英語課由每周1節增為3節,中高年級英語課也由每周2節增加為4節。 \n3 98年會計師國家考試錄取名單出爐,據資料顯示,今年報考人數8112人,創歷年來新高,而591名新科會計師中,東吳大學會計系共有71人上榜,占總錄取率12.01%,優異成績稱霸全國。 \n大陸 \n1 2010年大陸同等學歷人員申請碩士考試時間為5月30日,申請人須參加教育部舉辦的外國語水平和相應學科綜合考試,方能申請論文答辯。 \n2 江蘇上海市完成「中等職業教育全面提高教學質量行動計畫」,有80%中職校實施學分制或學年學分制,學生可依興趣,跨學校、跨專業選擇課程。 \n3 廣東廣州大學生當「村官」,每年可獲津貼5000元(人民幣,下同);至「三支一扶(支農、支教、支醫和扶貧)」地區工作,每月可領生活補貼800元;自主創業者,可獲一次性補貼3000元。 \n國際 \n1 一名在澳洲墨爾本唸書的印度籍留學生,近日在學校附近遭殺害,印度輿論將此事件視作種族仇殺,新德里政府更警告兩國關係可能受到影響。 \n2 據英國《泰晤士報》報導,英國劍橋大學為解決資金問題,將發行首筆高達4億英鎊的債券融通。 \n3 美國疏通中國辦簽證管道,以利美國私立高中能招攬更多中國「小留學生」。據了解,美私立高中對留學生不發放貸款,包括學費、生活費用以及書本費等,中國小留學生的年教育消費額至少要3萬5000美元。

  • 讀者投書-程度好,所以不承認?

    大陸江蘇省委書記梁保華與江丙坤會面時,反映學歷採認的問題,希望台灣政府能正視台灣子弟(台生)的權益;陸委會官員卻表示,不會承認大陸醫事相關科系的學歷。對此,我們要問:「為什麼?」 \n教育部之前規劃的「三限六不」方案中,即有「不採認大陸醫事學歷」之說,但是,所謂的「三限六不」是針對陸生來台求學所做的保護措施,目的是為了避免醫學教育資源外洩。 \n大陸台生本來就是台灣之子,並非陸生,所以,並不能直接套用「三限六不」原則。馬政府要排除醫事台生的學歷認證,筆者認為,只有以下三種可能性: \n一、馬政府基於現實政治考量,必須以大陸台生做為祭品。我們要提醒馬總統,這樣的政治性退讓,只會讓反對勢力步步進逼,以戰逼和、以和養戰,永遠沒完沒了。 \n二、馬政府認為,大陸醫學教育水平太差,為了維護台灣人民健康,不能採認大陸的醫事學歷。但許多醫學教育水平比不上大陸的國家,為何不排除它們的醫事學歷?如果大陸醫事台生的水平很差,到了台灣「學歷甄試」這一關,自然會被超低的過關率(3%)淘汰掉,何勞政府費心「提前封殺」?這樣的說法,不僅扼殺台生應考試、服公職的基本人權,連他們的人格、尊嚴,都被無情踐踏。 \n三、剩下的唯一可能,就是大陸醫學教育的程度很好,大陸台生可能會在醫師資格考試中擊敗本土醫學生、搶了他們的飯碗。台生人少、力薄、沒資源,哪裡鬥得過有錢有票的利益團體。但政府的職責,究竟是保障台灣人民的健康,還是保障某些菁英團體的利益?透過更大的開放競爭壓力,來警惕一些不用功的醫學生,提高民眾的醫療福祉,有什麼不好? 「因為程度好,所以不承認」,這悖理的荒謬,歷史一定會記住的。

  • 朱經武:建世界大學 參考香港

    「比起天然資源,最有效的期貨是腦力資源」,曾任香港科技大學校長的中研院院士朱經武(見圖,中新社)指出,要打造世界型大學,台灣可參考香港經驗;不過他強調,還是必須找出自己的規範與方法。 \n朱經武昨(5)日在「2009華人企業領袖高峰會」演講時表示,資訊科技已改變社會,全球化並提供各國公平競爭舞台,大陸與印度正因此崛起;其中科技與教育力量不容小覷。不只中國大陸,全世界都認同科學與教育是社會創新與國家發展的關鍵,朱經武也強調,成立世界型大學刻不容緩,只是做法要因地制宜。 \n「當大陸成為世界工廠,香港便提供各種融資,扮演一塊自由化的經濟地與金融中心。」朱經武也分享香港經驗說,經濟進步帶動教育發展,從1964年以前只有一家大學,到1989年香港科技大學成立,過程中不斷提升高等教育水平。據《金融時報》的世界大學排名,香港有3家大學躋身前百大名單。 \n另一位出席高峰會的中研院院士何大一關心河南與雲南等地愛滋病患,他點出大陸醫療體系與設備仍不健全等問題;談到流感病毒,他呼籲政府應積極培育生技人才,以對抗日後未知病毒。 \n發明愛滋病「雞尾酒療法」的何大一表示,愛滋病1990年代開始在大陸出現,河南一些村莊每10人就有9人因愛滋而死亡,其中女性與兒童感染率比男性高,這是因為當地居民每日所得不到1美元,常因賣血謀生感染愛滋。 \n何大一指出,即使大陸政府提供免費抗病毒治療,不過受益的病患有限,且愛滋孤兒可享的免費治療額度只有100元人民幣。

  • 大考一試變多試 公正性成爭議

    2013年全大陸將全面實施「新大學聯考改革」,不過新增的兩項標準都難以完全客觀,入學考試的「公正性」依舊是爭議焦點。 \n大陸2010年大學聯考報名在即,明年最大焦點是教育龍頭北京市將加入「新大學聯考改革」大軍,成為第12個實施新大考方案省市。 \n相較於台灣教改10多年,大學不再是窄門;2004年起大陸高中開啟「課程改革」、07年「大考改革」,對岸學制也逐漸以多次考試取代單次考試。不過,好大學就那麼多,兩項新增標準都遭批不客觀,入學考試的「公正性」依舊是爭議焦點。 \n綜合素質評價 看平時成績 \n過去大陸大學聯考是全國同步登場,統一舉辦 「語文、外語、數學+理科綜合/文科綜合」(簡稱3+X)考試,共考五科,每科150分,滿分750分。 \n新大考方案主要精神是希望改變「一試定終身」的局面。除了「3+X」,又加上「綜合素質評價」和「學業水平測試」兩項,各省市施行方式略有不同。 \n綜合素質評價,簡單地說就是德智體群美等平時成績。以遼寧省為例,「綜合素質」包括高中三年各學科成績,以及道德品質、公民素養、學習能力、合作交流、運動與健康、審美與表現等六項「基本素養」。 \n學業水平測試 一試變多試 \n學業水平測試,各省實施方式不同,但相同點是「考試次數增加」。 \n以江蘇省為例,把大學聯考拆成兩次考,語文、外語、數學三科跟著六月的全國性考試,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技術等七科是四月上旬江蘇省單獨舉辦,俗稱「小高考」。 \n上海市又大不相同。上月底推出的新政策規定,10門考試在高中三年分批考完:高一考兩科,高二考四科,高三考四科;同一科目每年只舉辦一次考試,全部由上海市單獨命題。 \n誰來打分數?有權勢者吃香 \n很多家長認為,學業水平測試可以改變「一試定終身」的弊端。但也有老師和家長擔心,一試變多試,反而進一步加重學生負擔,「舊的模式只需要考一次;新的學業水平測試要麼提早考試,搞成小高考,要麼分三年考試,年年都痛苦!」一位寧夏高三學生家長說,原本高一、高二還能輕鬆一、兩年,再開始衝刺;如果以後每次考試都這麼重要,那孩子的壓力就更大更苦了。 \n「綜合素質評價」也引起不少批評。一位遼寧家長表示,仔細想一想,基本素養評價的六項內容,沒有哪一項能夠確立客觀標準,「什麼是道德品質?公民素養怎麼打分數?這些都是建立在人為評價之上!」所以,「綜合素質評價」很可能失真或者摻雜其他因素。 \n一位安徽家長也對綜合素質評價的公正性表示擔憂:「綜合素質評價中,市級三好學生(即模範生)、優秀班級幹部以及各種競賽獲獎證書,都是可以讓學生被評為A。」這位家長表示,有權有關係的家長會採取手段,讓孩子被評為三好學生和優秀班幹部,滋生校園歪風。 \n按比例分級 引發社會矛盾 \n成績的使用方式也大有疑義。例如安徽省規定,考生「綜合素質評價」和「學業水平測試」都依成績分為A、B、C、D四等級,前25%為A,前25%~60%為B,前60%~95%的考生為C,最後5%為D,而任何一項拿到D等級的考生都不能報考第二批次本科大學(二本)。 \n一位中學校長批評,這種比例限制並不合理: 「綜合素質高的學生可能學業水平達不到A等級,差距不大的學生可能因為指標限制被評為不同等級,引起家長不滿。現在每個孩子都是寶,講得嚴重一點,這可能引發社會矛盾!」 \n考試變複雜 監督機制匱乏 \n此外,一加入平時考試成績和學習表現,也等於增加了許多可供暗箱操作的空間。天涯論壇一位網友舉例,北京高中入學考把體育列入考試項目,立刻就有老師亂打分,明明A跑得比B快,卻硬是給B打了高分,「多一次考試、多一種加分,就意味著可能多一個操作空間,引發新一輪的權力博弈;有錢有權者,當然更可能參與到這場博弈中,」這位網友表示。 \n論者提出,大學聯考改革方案愈來愈複雜,但監督機制卻相對匱乏。「制定者們非要忽略大學聯考中監督的成分,增加可隨意操作的成分,不知是真天真還是假天真。這樣做,除了助長腐敗,看不出有什麼其他的結果,」網友「劉松蘿」在天涯論壇發表評論。 \n加分不公正 大眾寧願裸考 \n最重要的是,大考改革沸沸湯湯的同時,許多加分項目也同時暗渡陳倉,引發「公正性」爭議。例如今年浙江大考有考生加分,當局卻不透露加分原因而遭抗議;重慶更有31名考生以少數民族身分獲得加分,事後卻發現是校方捏造考生身分,以衝高升學率。這些弊案都讓公眾對考試制度更不信任,中國青年報的一項調查就顯示,57.4%的人認為應該取消所有大學聯考加分項目,讓考生重歸樸素「裸考」。 \n綜而言之,「全國統一考試」加「綜合素質評價」和「學業水平測試」,應是大陸高等教育入學未來發展方向,但應試教育不改變的情況下,大學聯考仍是指揮棒。因為除了考試分數外,其他的評價標準都難免主觀,增加聯考的不公平因素。明年,大陸所有省份都將進入高中新課程改革,意味著2013年全大陸將實施「新大學聯考改革」,這套制度如何走下去,還有待觀察。(文轉B3版)

  • 南方都市報-中國城市化的辨證觀點

    評論解讀中國城市化指標漸受重視,成為各地評量經濟發展的標準。《南方都市報》社論指出,政府不應盲目以城市化衡量經濟發展。相反的,社會福利、教育資源的保障與投資才是政府積極投入的重點項目。 \n新中國成立一甲子,成績幾籮筐。其中,總量層面的數據傲然乎同儕自不必說,在產業、城鄉等結構領域,也有些光鮮的指標,顯示著中國經濟不僅在增長,而且也在發展。近年來,隨著政績考核對短期增長速度的認可度有所降低,民生領域的城市化率指標逐漸引起重視,成為用來衡量國家和地方經濟發展水平的新時髦指標。 \n中國城市化率從1949年解放初的10.6%提高到2008年的45.7%;城市總數由132個增加到655個;城鎮人口達6.07億,百萬人口以上特大城市達118座,還有超大城市39座。 \n然而因歷史、因國情而形成的「城市迷信論」其實是缺乏國際經驗支持的。有例為證,在《2009年世界發展報告:重塑世界經濟地理》中,韓國的城市化率比日本高15個百分點,而後者人均GDP約是前者一倍。目前,日本的城市化率不足70%,也不到經濟地理學者認為的所謂「逆城市化階段」。相信這兩個亞洲近鄰在統計口徑上差距有限,但應沒有多少人據此就一口咬定韓國經濟發展水平領先於日本。 \n從此出發,當前中國以城市化、城鎮化進展來衡量民生水平、經濟發展的風氣應盡早 引起警惕。筆者認為,城市化決非衡量經濟發展水平的關鍵指標,低保救助、就業保障、教育公平、醫療援助等才是增長之外社會文明、經濟發展的標誌性舉措,理應成為群眾滿意、政績考核的硬槓槓。 \n在國家層面,中央政府宜專注於地域、戶籍間的福利取齊,推動民眾族群平均福祉的公平化進程;在各地層面,地方政府宜更強調循序漸進、科學發展,既不宜以行政力直接推動新增農村人口「身分進城」,更不宜以必經過程為理由坐視或合謀地價、房價操縱。 \n中國改革以來的城市化「奇跡」,數據基礎也相當可疑:一者,上世紀80年代的突飛猛進有「知青返城」因素存在;二者,當前的城市化率水平則因未充分納入進城農民工而存在顯著低估問題。 \n換言之,當前以城市化率衡量社會經濟發展的做法是無法令人信賴的。如果任某些地方、部門醉心於城市化率指標,或者規畫目標早已實現而不自覺;或者多數被置入城市叢林的人並未能享有更多綠地和清新空氣;或者在有意無意中,又人為造出農村和城市、農民和市民,以及農民和農民之間新的福利鴻溝。凡此種種,不僅是因小失大,而且幾乎是南轅北轍了。 \n(摘錄自《南方都市報》2009-10-06,作者沈洪博為經濟學博士。原題為:「我國的城市化『奇跡』亟須辯證看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