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文天祥的搜尋結果,共08

  • 黃健庭跳船投靠民進黨 連勝文15字酸爆

    黃健庭跳船投靠民進黨 連勝文15字酸爆

    監察院副院長之位爆出黑馬,總統府提名國民黨籍台東縣前縣長黃健庭出任,引發軒然大波,不僅國民黨考慮開除黃黨籍,綠營人士更是罵翻。對此國民黨智庫副董事長連勝文接受訪問時,用15字大酸黃健庭。 \n \n對於監察院副院長之位遭總統府提名,黃健庭選擇接受,更表示希望國民黨祝福,若國民黨不接受,他也願意退黨,顯見心意已決。對此連勝文受訪時語重心長表示,黃不是第一個跳船的人,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不可能期待每個人都是文天祥、史可法」。 \n \n連勝文表示「德不孤必有鄰,終有一天我們也可以自行提出監察院長、副院長,不需要去靠人家贈與職位」。

  • 星期評論 王 丰》當賴清德遇到諸葛亮文天祥

     當賴清德遇到諸葛亮文天祥?光天化日之下,發生這等怪事,確實滿可怕的,台獨人士足昭炯戒呀! \n 就在前天,當著全台灣2300萬人民面前,綠營二頭頭在記者會上竟然發生了這麼一樁驚天怪事。此刻正值九合一大選新敗之初,務實台獨一臉凝肅,滿面冰霜,道貌岸然。但接下來卻是滑稽突梯,令人哭笑不得........。 \n 文天祥的魂靈穿越735年,從元朝大都(北京),飛越大河長江,千重山萬重水,來到了2018年的中華台北。他絕筆詩文《過零丁洋詩》說道:「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歎零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n 文天祥緣何從元朝大都穿越到中華台北?《過零丁洋詩》又緣何與務實台獨工作者結下不解之緣?當然事出有因。因為,這天綠營二頭頭打開話匣子說:我不計毀譽,我都是為了大局、都是為了台灣,........。說到這裡,二頭頭冷不防來這麼一句,讓人腳底發涼,背脊冒冷汗,眾記者做夢恐怕都沒想過二頭頭忽然文天祥附身,說道:「丹心可照汗青」!在場記者除了太陽花世代菜鳥不知所云以外,其他凡是在李登輝來不及去中國化時期讀高中大學的,都曉得綠營二頭頭這句「丹心可照汗青」典出何處,他們立馬聯想到文天祥金句前後文:「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務實台獨工作者好端端的背誦文天祥《過零丁洋詩》,難不成二頭頭想不開?看倌們心想:好可怕的文天祥靈魂附體。 \n 無獨有偶,就在文天祥穿越來中華台北的第二天,「中華台北」火車站附近某家電視台談話節目上,諸葛亮竟然也飄洋過海趕來穿越。全國最高知名度(ps僅次於韓國瑜)公眾人物王世堅說:蔡英文知道賴清德是人才,他現在留住對於大局有很大的幫助,所以不願意讓賴清德離開,但因為是責任政治,所以賴清德就不得不走,對於賴清德在記者會上的言論,王世堅說「有如看到出師表臨表涕泣」、「寫得很深沉悲壯」。 \n 據說節目錄製途中,另一位「神」級人物,因為聽見王世堅這句「有如看到出師表臨表涕泣」,「不知所云」,當場口歪眼斜,嚇得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電視機前觀眾也感受到諸葛孔明穿越時空,電光石火的巨大威力。但問題是王世堅恐怕一時失察,沒有搞清楚,就隨隨便便讓諸葛孔明顯靈附體。沒搞清楚什麼呢?《出師表》是諸葛孔明在老東家劉備死後,寫給小開劉禪的一封奏疏。劉禪是誰?就是大家熟知的阿斗。王世堅假使把務實台獨工作者的那席談話,比喻作諸葛亮的《出師表》,硬把賴院長比作諸葛孔明,那麼蔡英文不就成了劉禪,那個扶不起的阿斗了嗎?王世堅此言,無意間把蔡英文比作了阿斗,豈不是令蔡英文比跛腳更痛苦? \n 尤其好笑的是,諸葛亮在《出師表》裡說:「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當獎率三軍,北定中原,庶竭駑鈍,攘除姦凶,興復漢室,還於舊都。」又說:「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從藍營的角度而言,拿下了高雄在內的15縣市,的確是「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當獎率三軍,北定中原,」有望讓2020年再度政黨輪替。殊不知,賴院長這務實台獨工作者,東奧正名公投失敗都夠讓他肝膽劇痛了,還怎麼可能有心「興復漢室,還於舊都」呢?可見世堅情把諸葛孔明的《出師表》「附體」或者比作務實台獨工作者,那恐怕是顯錯靈、附錯身的的光怪陸離景象。 \n 諸葛亮、文天祥,是我們中國典型夙昔的赤膽忠誠謀國典範,如今若是錯把馮京當馬涼,竟然讓兩位先聖先賢和務實台獨工作者相提並論,這比拿故宮顏真卿書法送去日本展覽,拿翠玉白菜文物當選舉文宣品,更要荒唐離譜,厚誣古聖先賢,難怪選後這陣子台北的天空電光石火,昏天暗地。太阿倒持,乾坤錯置,黑白顛倒,莫此為甚啊!

  • 人生自古誰無死 最早並非文天祥所說

    人生自古誰無死 最早並非文天祥所說

    提起「人生自古誰無死」名句,大多數人會不假思索地想起文天祥,想起他在生死關頭的回答:「留取丹心照汗青」。但鮮為人知的是,「人生自古誰無死」最早並非出自文天祥的《過零丁洋》。 \n \n《北方新報》報導,田振鐸、劉玉平等人所編的《嶧山新志》中,收錄耶律楚材《嶧山書懷》詩二首,其一云:「人生自古誰無死,最惱苦樂由他人!望極天涯路漫漫,才如江湖命如絲。賢愚千載知誰是?唯有流水自來去。忽聞鄒嶧仙境妙,踏破鐵鞋走天奇。」在耶律楚材逝世30多年後,文天祥始作《過零丁洋》。 \n \n耶律楚材,家世複雜,其八世祖為遼丹東王,父親耶律履官至金國尚書右丞,而自己又投靠了滅掉金國的蒙古,追隨成吉思汗平定四方,太宗時官至中書令。儘管他深受蒙古兩代君主的信任,政績卓著,且精通佛理,似乎並不畏懼死亡,但面對蒙古貴族的歧視和非議,仍深感「才如江湖命如絲」。登上父親曾經遊歷過的嶧山,他觸景生情,於是發出了「人生自古誰無死,最惱苦樂由他人」的感慨。

  • 鬢角白、皺紋增 賴清德自比文天祥

    鬢角白、皺紋增 賴清德自比文天祥

     台南市長賴清德就職3周年記者會,端出「台南18變,3年看得見」施政成果,素來被封為最帥市長的他面對鬢角花白、魚尾紋增加,笑言,這些是人民託付的光榮標誌,並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自我砥礪。 \n 賴清德昨日在永華市政中心舉行記者會,邀集全體市政顧問及市府團隊出席,見證3年施政成果,從競選市長口號「看見未來」邁向「掌握未來」;祕書長陳美伶主持開幕,推崇市政團隊過去3年努力,獲得中央評比657項獎項,她也提醒來賓注意市長為市政打拚,因而兩鬢漸白、皺紋增加。 \n 賴清德表示,台南市在各項民調名列前茅,各界誤會是市長個人魅力,但市府團隊的表現沒有讓人民失望,才是高民調的真正主因。 \n 面對3年一路走來,頭髮白了、魚尾紋也增加,向來被封最帥市長的他笑說,這些都是應該的,因是人民託付的責任,是光榮的標記,他也以文天祥的名言「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為白髮、皺紋做註解。 \n 賴清德也宣示預定花10年打造英文成為台南第2官方語言,他說,台南一定要國際化,除了在環保、文化推動國際化,但唯有語言國際化,才更有助益。 \n 賴清德說,打造英文成為第2官方語言是大工程,會先設定目標、盤點師資、遴選學校等,而市府會議日後也會採英文字幕,屆時,市府各局處首長說英文,將水到渠成。他強調,打造英文成為第2官語,是值得努力的事。

  • 爭祖產 文天祥後代兄弟鬩牆

    爭祖產 文天祥後代兄弟鬩牆

     南宋名臣文天祥的後代爆土地所有權糾紛!港媒報導,曾打贏官司、獲英國富婆1.7億(港幣,下同)遺產而聲名大噪的文劍聲,近期又上演「兄弟鬩牆」大戲。為和胞弟、香港城市大學電子工程學系系主任文劍峰爭奪祖產,他一狀告上高等法院,要求取回新田2塊祖業土地,使他再度成為話題人物。 \n 親人反目爭家產的糾紛屢見不鮮,但據指文劍聲是宋代名臣文天祥24代後人,為這場祖產爭奪戰更添可看性。 \n 代管土地 弟弟不認帳 \n 香港《大公報》報導,現年58歲的文劍聲協同兒子文穎衝,對任職香港城市大學教授的胞弟文劍峰提告。起因是文劍聲將當年祖父及父親留下的土地交由文劍峰代為管理,未料事後欲討回所有權時,文劍峰卻翻臉不認帳。 \n 報導指出,其中1塊土地是文劍聲祖父文廣章於1950年代去世時,留給文劍聲的父親文廷貴及叔父文鵬凌,但因文父及叔父移居英國和美國,便決定將土地均分給5個兒子。 \n 不過,當時文劍聲在英國因被頒破產令,只得將他的那份土地所有權送給兒子文穎衝,但因文穎衝年僅11歲,便將土地交由在港的文劍峰管理。 \n 另1塊原屬文父文廷貴所有的土地,同樣也交付文劍峰管理。 \n 土地請兄弟託管,多年來相安無事,未料前年文劍聲自英國返港,想向文劍峰討回所有權時,卻被一口回絕,讓他氣得對簿公堂,要求追討所有權及批露2塊土地歷來的租金所得帳目。 \n 文天祥以浩然正氣所作的〈正氣歌〉千古流芳;如今後代卻為爭家產、爭紅了眼,格外引人玩味。其實文劍聲並非首度惹非議,5年前,他就曾因捲入鉅額遺產風波而遭官司纏身。 \n 移民英國 受房東照顧 \n 報導指出,文劍聲早年隨父移民英國,在當地經營中餐廳。因緣際會下,他及妻子文碧蓮與房東夫婦熟識,往來密切,房東太太猶愛他餐館裡賣的腌蕎頭與豆芽。 \n 房東是當地地產富豪,膝下無子,在他過世後,其妻和文氏夫婦關係更密切,決定把時值約1.7億的部分家產留給了文氏夫婦。 \n 然而,當律師執行遺囑時,卻遭到房東太太6名甥侄反對,上訴英國法院要求取消該遺囑。法院最終判文氏勝訴,這段華人夫婦與英國富婆幾十年來的情誼故事,也傳為佳話。

  • 大陸人看台灣-愛河畔奇遇 相見恨晚

     2011年8月16日,我們在高雄市完成當天的考察任務後,當地陪同建議我們去看愛河,欣賞愛河沿岸風光。 \n 我沿著愛河邊的人行道漫步,抬頭看見馬路對面有一處建築物掛著清溪書院博物館的牌子。與其河邊漫步,不如參觀博物館。博物館裡的展品不多,但引人注目的是牆上掛有多幅許伯夷的畫。與博物館相鄰的一個房間,門口掛有許伯夷文化工作室的牌子。我明白了原來許伯夷就是這間博物館的主人。參觀完博物館後,徵得工作人員的同意,我參觀了工作室。我發現,工作室的展品比博物館的要多且精,尤其是一幅文天祥的書法拓片吸引了我的眼球(目光)。拓片碑額是「忠孝」兩個大字,碑文有4行共32字:「上事於君,下交於友,內外一誠,終能長久,敬父如天,敬母如地,汝之子孫,亦復如是」。 \n 我對民族英雄文天祥懷有敬仰的心情。這是因為,在我的家鄉廣東海豐縣城郊外有一座小山坡叫五坡嶺,有一座始建於明代的方飯亭,是為紀念文天祥而建。亭中石柱刻有一幅對聯:「熱血腔中只有宋,孤忠嶺外更何人」,亭前月台有一碑刻:「一飯千秋」。1278年,文天祥率宋軍殘部進入廣東,一路追尋南宋小朝廷的蹤跡,同時進行抗元鬥爭和平叛安民的活動。同年12月6日,文天祥率部到達廣東海豐縣城郊外五坡嶺,正生火做飯之際,元軍追至而被俘。此後,才有那《過伶仃洋》:「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千古名句。 \n 想不到,這次在海峽對岸,竟能見到文天祥的書法珍跡,這使我又意外又欣喜,不免產生把這件拓片帶回去的想法,便向工作人員詢問能否轉讓。工作人員告訴我,這些東西都是許先生的,非賣品。當工作人員知道我來自大陸廣州時,很客氣的告訴我,許先生正在樓上創作,如果想見的話可幫聯繫。我見離集合時間還有十幾分鐘,便欣然同意。於是,便有了這次的愛河畔奇遇,短短幾分鐘,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 \n 許伯夷先生給我的名片是:台灣成功大學顧問、中央戲劇學院榮譽教授,並告訴我,四川金洲遺址是他設計的。我告訴許先生,回去後把我的新書《唐葉有道碑》寄給他。道別時,許先生執意要送我台灣特產鳳梨酥。並告訴我,這是用台灣野生鳳梨製作的,帶回去送給親朋好友。與潮汕地區的叫法相同,鳳梨即菠蘿,盛情難卻。當我回到車上時,團友們問我,怎麼這麼快又買到東西?我把這愛河畔的奇遇告訴大家,之所以有這次奇遇,起因是文天祥的書法拓片。雖然,最終沒有把文天祥的書法拓片帶回大陸,但卻再次證明了兩岸共同的傳統文化是永恆的。 \n 回到廣州,我在網上搜索到有關許伯夷先生的介紹:台灣環保藝術家許伯夷是中國話劇「金獅獎」的創辦者,「金獅之光」伴隨著中國話劇走過了22年的春秋,7次用榮譽激勵著中國藝術家的成長。2008年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的救災中,台灣慈善家許伯夷個人捐贈9萬元食品和飲用水以及價值19萬元的發電機、帳篷等災區急需物資,並且隨車隊前往前線賑災。不僅如此,他還將價值不菲的珠寶進行拍賣,所得款項也用於災區的家園重建。四川省政府為他頒發「抗震救災」紀念勳章。 \n 許伯夷先生是一位值得尊重的藝術家和慈善家。

  • 儒家菜引經據典 北市美食搶陸客

    儒家菜引經據典 北市美食搶陸客

     為搶攻陸客商機,台北市政府昨發表十道「儒家菜」,由知名美食家朱振藩設計,還保證跟大陸的孔府菜截然不同。他說,儒家菜是深入民間普及的菜色,孔府菜則是官府菜,陸客到台北市,可品嘗到不同的美食。 \n 朱振藩設計十五道儒家菜,昨日先公布十道菜色,包括「文天祥雞」、「考亭雙驕」、「翰林回鍋肉」、「君臣啜粥」、「鱷蟲絕活」、「陽明醋魚」、「藏珍豆腐」、「諸葛雙拼」、「欺君子魚」和「陽貨饋豚」等,每道佳餚背後,都有特殊的故事。 \n 台北市長郝龍斌、市議員秦慧珠、觀傳局長趙心屏等人,昨一起到孔廟品嘗儒家菜,被問到最喜歡哪道菜,郝龍斌說,十道菜看起來都很好吃,每道都很喜歡,還說「假如每天都有十道菜其中一道可吃,人生就會很幸福。」 \n 郝龍斌表示,美食是台北文化創意的一部分,日前於花博爭豔館舉辦美食展,引起熱烈回響,北市不只要發展美食,更要發展觀光,希望透過具歷史典故的儒家菜,促進大同區觀光產業的發展。 \n 朱振藩講解每道菜色的典故,如「文天祥雞」是孔廟祀奉的先儒,當年被關土牢期間,據傳常有位老太太帶著三杯雞探監,在獄吏幫助下,加入水、酒、食用油等製成三杯雞,送給文天祥吃,為感佩文天祥精神,每年都在文天祥就義日,製作三杯雞紀念他。 \n 觀傳局表示,目前已有極品軒、欣葉台菜、圓山大飯店、三分俗氣、原味便當等知名飯店業者響應,為配合陸客自由行政策,預計六月底後正式推出儒家菜色,也將輔導商家一起學習並推廣儒家菜。

  • 投書-民族英雄何時躍上螢幕?

     數十年來,大陸影視充斥4類題材戲劇:一、描述康熙、乾隆皇帝們的戲劇,或以格格、貝勒們的生活為題材,俗稱「辮子戲」;二、中國共產黨與日寇、國民黨等鬥智鬥勇,最終共黨取得勝利,號稱「主旋律作品」;三、效仿日韓台的青春偶像劇;四、翻拍古典名著,包括金庸、古龍的作品。而講述當代大陸人民生活狀況的極少,近年僅有《蝸居》叫座。 \n 反映當代現實題材的作品,投資人與導演限於大陸當局意識形態的管制,一般不願涉足,這完全可以理解,因為如果製作讓老百姓叫好的節目,則難以通過廣電總局的節目審查;能通過審查的,老百姓又覺得離現實脫節太大,往往遭來罵聲。《蝸居》能突圍播映,確實很幸運。 \n 如果說當代題材屬於拍攝禁區可理解的話,有5位歷史人物從來沒有被拍攝過,筆者感到很不解,他們是:屈原、謝安、岳飛、文天祥、史可法。 \n 筆者找了幾位「體制內」的朋友一探究竟,得到幾個答案:其一,屈原不惜以死抗拒國家統一,與黨的國家統一理念背道而馳;其二,謝安、岳飛、文天祥、史可法名留青史,因為他們抵抗五胡、女真、蒙古、滿洲等民族,拍攝他們,很可能招致少數民族的抗議,與黨的統戰路線與和諧社會的精神相違背;其三,岳飛、史可法親自鎮壓過農民起義,這在意識形態上是「與人民為敵」;其四,中共有一潛規則,古往今來最偉大之英雄非中國共產黨莫屬,任何有可能挑戰黨的崇高地位的人物,都是禁區,而這5位不幸可謂樹大招風,成為雷區。 \n 對於岳飛等人應不應該拍,值不值得拍,暫不討論;只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喪失了「浩然正氣」,是件太可悲的事情。如今,大陸的歷史教科書中謝安、岳飛、文天祥、史可法等人,已禁稱「民族英雄」,而冠之以「抗秦、抗金、抗元、抗清著名將領」等稱呼。令人稍許寬慰的是,在台灣的教科書中這些人仍被稱為「民族英雄」。 \n 至於不拍原因的第四條,就看中共何時能放下身段。在2005年連、宋大陸行之前,中國共產黨是從不拜炎黃的,之後北京當局令豫、陝兩地官員每年祭日前去拜祭。所以,當有一天,中共某位總書記願意親至炎黃面前,意喻著共產黨人終於肯承認某些列祖列宗確實比中共的歷史地位要高出一些,到那時5位民族英雄在銀幕上與觀眾見面的時間就為期不遠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