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文體的搜尋結果,共10

  • 萬達砸超600億人民幣建山東文體旅遊城

    大連萬達集團與山東省濟南市政府正式簽約,總投資超過600億元人民幣(下同)、占地280公頃的濟南萬達文化體育旅遊城項目開始進入正式運作階段,預計明年上半年開工。 \n \n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表示,濟南萬達文體旅遊城項目是萬達在全國投資的超大型項目中,唯一一個加入體育元素的項目,同時也是目前規劃水平最高的項目,分為文體旅遊區和旅遊新城區。 \n \n文體旅遊產業部分投資260億元,包括萬達茂、室外主題樂園、冰籃球館、魯秀、酒店群、濱河酒吧街等6大娛樂型態。其中萬達茂匯集驚險樂園、海洋娛樂公園、電影樂園、兒童樂園等,全部為室內項目,室外主題樂園為世界級主題公園。 \n \n預計2017年上半年開工建設,建成後將成為全國15個萬達文旅城項目中設施最齊全、技術最先進、最具國際化的項目,創造2萬個就業機會。 \n \n隨著文體旅遊城落腳濟南,山東也成為萬達公司唯一一個投資兩個超大型項目的省份,另一個項目則是指青島萬達影視城。山東省旅遊委副主任嶽濱日前說,該影城項目萬達投資500億元。

  • 他自創文體 如文學界畢卡索

     身為外文學者,王文興自認身上來自西方的文學傳統更多;但作為中文創作者,他筆下特異、自創的文體,卻展現他對中文極致的推敲鑽研。 \n 其實他對中文有矛盾的心情。他喜愛中國古典文言,對白話文「極不能接受」,開始寫作時,「唯一可學的對象,是豐子愷、周作人、黎烈文,他們用的都是一種沿革西方語法的中文,也是我認為較詩化的語言。」 \n 回顧寫《家變》7年、《背海的人》24年,與剛完成的《剪翼史》,他說故事進度多照擬好的大綱走,「每天的困難在於,用什麼文字表達。」《剪翼史》延續過去他所創的書寫符號系統,在敘事中夾有大量空格、逗號、破折號、字體加大加粗、字旁畫線、自創字與注音等等,形成一般人初見難以理解的文體。 \n 他解釋這些皆為行文所需的情感而發,有其輕重緩急等情緒作用,不過他無意引領風潮,「這只是自我個人的表達,就像畢卡索當年畫抽象畫肯定也是這種心情,幾十年後又有更前衛的抽象畫家,也非他所能預料。」被問及創作的滿足感,王文興回答:「人生最大的快樂就是崇拜別人。」對他而言,寫作過程得到的快感,絕對比不上閱讀。 \n 他細數最愛的西方作家「第一海明威」,續有康拉德、哈代、馬克吐溫、珍‧奧斯汀等;中國首推杜甫,以及清代作者如蒲松齡、宋永岳,「杜甫的詩就算不懂,光讀那個音律節奏,就是很大的快樂。」 \n 或許世界上一百分的作品早已失傳,我們如今所讀到,僅是世間所有傑作的十分之一、乃至百分之一,「只要有這層認識,就足以讓從事文學的人沒有任何幻想,看淡功名。」

  • 地方掃描-小說文體 傳授心理學知識

    宜蘭:羅東聖母醫院精神科醫師郭約瑟利用閒暇時間,將從醫的個案小故事集結成冊,陸續出過4本書,今年再推出第5本新書「讓此生,成為世界的祝福」,首度嘗試以小說文體傳遞心理學知識,昨新書發表,同時捐贈百本新書給羅東聖母醫院作為精神科復健基金。

  • 陸文體傳媒預算 縮減20億人民幣

    據中國新聞網報導,陸財政部《關於2013年中央和地方預算執行情況與2014年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案的報告》。2014年,中央預算文化體育與傳媒支出縮減20億人民幣。 \n \n《報告》顯示,2014年陸中央預算在促進文化產業健康發展上以農村和中西部貧困地區為重點。《報告》還總結了2013年中央預算的執行情況。其中,文化體育與傳媒支出531.55億元,完成預算的98.3%。

  • 簡訊新文體 余光中也有Fu

    簡訊新文體 余光中也有Fu

     行動裝置正改變人們創作的媒介,包括簡訊文學、微電影和手機音樂創作。不過這些新型態創作,並非年輕人專利。在兩岸享有盛名的詩人余光中,寫起簡訊文學,簡短中不失幽默:「不要再買了。LV,只是Love的一半。」 \n 這句〈情話〉是余光中為第7屆「myfone行動創作獎」所寫的範本,今年他將再度擔綱大獎評審。台灣大哥大基金會祕書長阮淑祥笑說,當初邀余光中出任評審,以為會被拒,沒想到余光中爽快答應。 \n 台灣大哥大本屆比賽即日起至7月11日進行徵件,簡訊組首獎獎金7萬元(新台幣,下同)、鈴聲組為20萬元,微電影組多達30萬元。

  • 她也走進了 他的檻裡

     最幽深的詩意,從小說內壁寒露那樣泌出,那水液微微蕩漾,蘊藏著熱情時候的回憶,彷彿自己就擁抱了原點與天涯。 \n 郭松棻(1939-2005)去世後,由其手稿中整理出來的《驚婚》,表現了他目前已發表的小說中大部分的特質與要素:殖民,詩,文體,父親與母親。哲學青年,我想到了〈草〉的神學院與咳嗽,台灣人語言轉換問題,以及日本學監想起了亡去的表兄,竟翻證原諒了攻擊他的七個台灣學生,這豈不是和嚼著亡兄的影子活下去的〈雪盲〉裡的校長,有些共感與共軛嗎。政治災難中故去的男子,孤獨茫然的未亡人,隱密壓抑之愛,〈月印〉與〈月◆〉都出現過的。當我們說他的小說與詩能聯通,並非指一般意義的美,而是指那鍛鍊、剔除、緊縮的文體。 \n 女主角倚虹的父親,在歷史轉換的年代裡,「不斷懷抱著奇異的夢想,一定像懷著怪胎的婦人,非有強壯的精神,無以面對那一一夭折的胎兒」,那強壯的精神本身,如同影響了郭松棻的魯迅〈故鄉〉所談,在對立與傷害中尋找幸福道路之可能。而幸福的感覺是什麼?是一種想許下大願的心情。倚虹在飛奔回家的路上,「只感到那是很大的一個東西,為了要接納它,她的胸口也整個向前方裂開了,全身的熱流奔騰著……,她圍裹了整個的城市,台北,那就是她了,全世界」。「她也走進了他的檻」,小說裡的女性往往都是「檻內人」,那是愛的拘縶與飢渴,就此留在戀人或父親的圈抱內,籠鳥檻猿,洋溢而苦楚。 \n 在《驚婚》所附訪談錄裡,郭松棻說:「我一直覺得真正的文學是不可能的,不管再怎麼努力,都是在表面觸來觸去而已,不可能的。」因此他的文學工作莫非就是薛西弗斯,在明知不可能的狀態下,削著血肉,把自己推向上坡路。

  • 書 評-非常美國非常生活

    書 評-非常美國非常生活

     閱讀《自由》這本小說,需要犧牲一些東西。 \n 首先,你必須犧牲掉個人閱讀喜好的自由。這是本與所謂後現代或多元文化族群的世界性文學完全脫節的小說,沒有出奇的故事,沒有驚人的主題,甚至人物也難以讓人認同。小說寫的是一個美國中產階級核心小家庭的故事。更精確地說,寫的是這個家庭裡的夫與妻,以及這兩人共同的男性朋友,這三人彼此糾結超過30年的故事。而且這裡所謂的糾結,跟性、毒品、和搖滾樂密不可分。 \n 然後,你必須犧牲對文學小說技巧或文體上個人喜好的自由。這本書談不上結構特殊,也沒有令人驚豔的優雅文體,並且寫法極為瑣碎,枝節蔓生。雖然小說師承19世紀托爾斯泰的寫實主義,美國有論者認為本書足以與湯瑪斯‧曼媲美,但讀過這兩位作家的讀者,應很難苟同。《自由》沒有前者《戰爭與和平》的宏大與全面,也欠缺後者《魔山》的靈魂深度。 \n 由於小說的格局有限,所有的細節鋪陳便容易淪為瑣碎。且由於小說的時間跨度大,時代點滴隨之滲入,不論是柯林頓和兩任布希政權、911恐怖攻擊和伊拉克出兵,或者物種保育和人口過剩等議題,小說雖都有所著墨,也僅點到即止,反讓小說更顯瑣碎。讀者有如捲入時代亂流,一切漂動縱逝,無法沈澱。 \n 不過,這本小說在美國許多旗艦級書評上普獲讚譽,或可解釋為後911美國保守勢力抬頭,使文化生產更強勢的回歸本土擁抱核心,因此像這樣主題非常美國、技巧與文體非常保守的小說,才得以受到注目。《自由》,就如同美國作家寫給美國人看的小說。 \n 然而也正因如此,本書足以讓法蘭岑成為美國當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家,或者說,最足以代表美國的當代小說家。 \n 《自由》的文體(英文),沒有故作姿態的典雅,也沒有不必要的深沈,摹寫枝節中,散發著平實卻吸引人的可讀性。這是法蘭岑的寫作功力,平民式的風格但不流於鄙俗,囉唆瑣碎卻讓人想繼續閱讀,維持數百頁而不墜。法蘭岑不必要是湯瑪斯‧曼,因為他駕馭的是非常美國,而非歐陸的文體。 \n 至於主題與故事,一對中產階級核心家庭的夫婦及其友人,30年間的上床、分開、復合,一切故事都圍繞著個人主義在時代亂流中的起起伏伏,一切的時代種種則如過眼煙雲,隱沒在個人的追求、挫折、徬徨與若有似無的體會中。這是美國式的生活實踐側寫。 \n 細節之所以瑣碎,沒有深度,正是美國高度媒體化的生活現實。對其中的個人而言,所有關於自由、人生,以及靈魂的種種,並非透過思考,而是透過瑣碎的日常細節。30年的實際生活,看見時光流逝,感受肉體老去,體驗人與物的消逝,才能懵懵然有些許領悟。 \n 美國的中產階級從來不是形而上的冥想者,而是生活的實用者,所以這些政權、出兵、攻擊與議題,不過是個人實踐過程中的片段,永遠不會占據前景。法蘭岑不必要是托爾斯泰,因為他寫的並非一個時代,而是時代裡的幾個美國人。 \n 一部如此誠實凝視著美國人的小說,如何不足以代表當代之美國? \n 就這點而言,或許犧牲一點自由閱讀《自由》,並非完全不值得的個人投資。

  • 社會研究所-大陸咆哮體與台灣馬景濤

     「非典的時候搶醋,核輻射的時候搶鹽!你們到底有木有考慮醬油的感受!!!!有木有!!!!!!!!!」日本核災引發大陸各地搶購碘鹽,網路上這個諷刺段子的寫法,正是大陸時下正流行的一種網路文體──「咆哮體」。這種文體的特點,就是句子中頻繁出現「有木有」、「尼瑪」、「傷不起」、「為什麼」,然後再加上大量感歎號和「啊」字。 \n 「咆哮體」最初起源於豆瓣網的「景濤同好組」,台灣影星馬景濤在瓊瑤劇中演出經常以聲嘶力竭的姿態「咆哮」出大量誇張的感嘆句和反問句,該小組的口號便是「風在吼,馬在嘯,景濤在咆哮,景濤在咆哮!!」,馬景濤被大陸網友們稱為「咆哮教主」。 \n 今年3月,一篇《學法語的人你傷不起!!!》的網路文章,內容搞笑又「咆之有聲」,被大量轉發和效倣,引發全民「咆哮體」狂潮,其中以《學人類學的你最傷不起!!!》、《上新浪微博的你們真的傷不起!!!》等為代表作。

  • 文壇的異數 七等生獲國藝獎

    文壇的異數 七等生獲國藝獎

     今年七十一歲的七等生獲得國家文藝獎,文壇大部分人得知後的反應都是「太好了!他早就該得獎了!」許多作家對他充滿崇敬之情,還有出版界人士表示:「他不止是得國家文藝獎的等級,而是諾貝爾獎!」七等生對得獎看得非常淡,他除了表達謝意,也低調表示不願張揚。 \n 七等生目前住木柵,近期正在治療喉癌,不方便說話,他也表示自己不會特意發表得獎感言。 \n 七等生曾說:「寫作是塑造完整的我的工作過程。」他常以自己的經歷為基礎,在小說中塑造出一個個孤僻、叛逆的邊緣人,大量著墨幽微隱晦的內心世界,並以不斷的自我對話及內省,對抗社會的偽善。 \n 七等生在六○年代末以短篇小說《我愛黑眼珠》、《沙河悲歌》奠定文壇地位,但因他的作品不但反映內在的掙扎衝突,充滿邊緣與晦暗描述,尤其他特殊的「散文體小說」風格則語句難懂,在題材或文體都頗受爭議。有人對他評價甚高,有人則對他相當排斥。 \n 政大台文所所長陳芳明表示,「台灣文學建立自己的現代主義語彙,就是從七等生開始的。」 \n 他表示,六○年代投入現代主義寫作的作家,不是就讀外文系,就是待在學院裡。七等生身為一個在通霄地區教書的國小老師,卻能開創出這樣的語言,可見他不是受外來影響,他用台灣本地的語彙,寫出內心的苦悶掙扎。 \n 陳芳明認為,七等生作品主角中內心的掙扎,反映出七等生靈魂中兩種自我的衝突,「他的內心一部分非常自傲,充滿理想性,一部分卻又很自卑。」但他最推崇的是七等生毫不遮掩的誠實,「他不矯情、不媚俗,他不在乎讀者,而是把真實的自己寫出來,這在充滿禁忌的六○年代非常不容易。」 \n 作家季季則認為,七等生的文字風格獨一無二,沒有人模仿得來。「因為,他的獨特來自他對生命的思索、對底層小人物的悲憫情懷。」 \n 她認為,有人覺得七等生的文體偏向西方,結構華麗,但其實他的本土性非常強,尤其是七○年代從台北回到通霄後,以寫實的筆法,融入家鄉、家族的題材。」 \n 季季說,印象中七等生是安靜的人,總在聚會中默默地喝酒,「比起與外界交流,他更專注於內在,總是不斷與自己對話。」同時,他也是個真性情的人,有話直言。 \n 七等生於八○年代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連載《譚郎的書信》時,文中描述不少文壇人物的真實情況,當時任編輯的季季因此收到很多作家的抗議,便勸七等生不要寫得這麼白。「結果他一口氣回絕我:『如果這樣我就不要寫了!』」 \n 七等生在二○○三年推出《七等生全集》後宣布「封筆」。他自述:「創作四十多年來,我對人世的思考已告一段落,可以畫下休止符了。」

  • 論文被抄 復旦生控告

    大陸知名學府復旦大學近日驚爆嚴重學術抄襲事件,涉及師出同門的兩位博士後研究生及其導師,目前復旦大學已經介入調查。 \n更引人關注的是,此事件的一方當事人在校方調查的同時,將涉嫌抄襲者告上法庭。 \n據原告代理人齊寶鑫律師表示,此案的第一被告復旦新聞學院副教授許燕和原告上海某高校教師韓元同時于2003年進入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博士後學習,師從同一位老師李良榮教授。 \n2009年5月,原告在一本署名為李良榮等著的《歷史的選擇》(武漢大學出版社出版)書中發現,其中一篇由許燕撰寫的名為《30年中國新聞文體變遷》論文涉嫌多處抄襲原告於2006年完成的博士後報告《新時期報紙新聞文體發展研究》,部分內容甚至原文照搬,隻字不改。在多次與許本人及導師協商未果後,原告被迫訴諸法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