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新井一二三的搜尋結果,共20

  • 新井一二三 用中文逃離母親

    新井一二三 用中文逃離母親

     「35歲時,我在心裡跟母親道別。她還活著,但對我來說,『母親』已經死去了。」用中文寫作的日本作家新井一二三,從小透過書寫來逃避母親,「我用英文、中文講過母親的故事,卻不想用日文。我不去想像她讀到我寫的文字之後的反應,因為我對她已經沒有任何期待。」

  • 活著回來的男子

    活著回來的男子

     沒在戰場上、西伯利亞收容所裡去世的謙二,最後被社會學家兒子問及人生最重要的是什麼,他坦然地回答說:希望,只要有它,人就能活下去…

  • 自遊主義-平戶:如愛的旅行

     在整個日本群島中,平戶是最難抵達的地方之一。然而,從古代到近代,這個島嶼卻曾重複成為日本跟外國相交流的大舞台。

  • 自寫自在-梓二號之旅

    自寫自在-梓二號之旅

     如果說旅行的真諦在於離開日常生活而進入另類時空、另類存在狀態。那麼,我在「特急梓二號」上過的時間,著實說得上是旅行了。

  • 作祟的神

     關於神的俗語中,在日本最膾炙人口的一句是:不去觸神不作祟。意思是說:不跟神祗打交道,就不會有禍祟了。這句俗語有勸戒人們多管閒事的功能。

  • 日本人的信仰

     據官方統計,日本有約1億神道徒、8500萬佛教徒、2000萬基督/天主教徒,以及9500萬其他教徒。全加起來達到2億,比日本總人口1億2760萬多出5成以上了。怪不得西方有人批評日本人信仰不專一。可多數日本人確實生為神道徒、死為佛教徒、中間偶爾樂為基督徒的。

  • 飛梅傳說

     在公元九到十世紀的日本,前後擔任了文章博士和右大臣的菅原道真,在一場政爭之中失敗,被流放到九州大宰府去了。好神祕,本來種於他京都宅院的梅樹,想念主人之餘,竟飛行630公里,自行出現在大宰府了。這就是在東瀛人人皆知的飛梅傳說。位於福岡縣的太宰府天滿宮,直到今天都有棵樹齡超過一千年的白梅樹,被譽為神木。據說,在院子裡總共六千棵的梅樹中,每年二月領頭開花的一定是那棵樹。

  • 日本學問神

    日本學問神

     日本的學問神是公元九世紀的文章博士菅原道真。全國各地的共3953所天滿宮都供奉著他。每年二、三月,各級學校舉行入學考試的日子裡,考生們紛紛去家附近的天滿宮祈求學問神保佑以致能夠順利升學。

  • 櫻祭

     祭字的原意是祭祀、祭奠。傳到日本以後,卻擴大成一切節日活動的意思了。除了夏祭、秋祭等能追溯到農業社會信仰的廟會、賽會以外、各級學校的文藝活動也叫做文化祭、體育祭、學園祭,社區或商業組織舉辦的季節性活動,亦稱為梅祭、櫻祭、紫陽花(繡球)祭、藤祭、菊祭等,而都沒有祭祀的意思。

  • 新書布告-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

     新井一二三著,大田出版,250元,散文

  • B級美味

    B級美味

     相對於高級外國菜而言的「B級美味」,包括各色各類的日本小吃。有蕎麥、丼等傳統小吃,也有拉麵、餃子、咖喱飯、炒麵等日本化的外國菜。既然說「B級」價錢就非便宜不可,同時也需要有「上不了台面」而引以為榮的感覺。再說,跟「B級片」一樣,叫少數人偏愛不已,或者感到無限鄉愁才行。

  • 在日與半島

     「在日」是可悲的名詞,因為本來該跟在後面的「韓國、朝鮮人」顯然被省略掉了,猶如殖民統治時期的「半島人」或者「本島人」。正名來得真不容易。

  • 不再好色的日本人

    不再好色的日本人

     早在一九九○年代,日本已出現了不少「無性愛夫妻」,如今的日本年輕人不分男女都以「草食系」為主,對戀愛、性生活不大有興趣,寧願回家跟媽媽、姐姐一起吃甜品。

  • Viking與南蠻

    Viking與南蠻

     在日本,「Viking」一詞的語義,從原本的「海盜」變成了「自助餐」。而說起「南蠻」,最多人想起的是食物。也並不是葡萄牙等國家傳來的西餐,而是日本人發明的種種怪菜。

  • 地震與日常

     這兩天看電視報導,我最受感動的就是災區有許多許多人留在自己的崗位盡自己的責任。有醫生、護士、公務員、自衛隊員、消防隊員,還有銀行、便利店、食品店等等的工作人員都不顧自己的家庭而為別人,為整個社會出力。電視上菅首相對全體國民說:「我很佩服你們的冷靜」。我也同意。日本沒有完蛋。日本應該從現在開始。

  • 魏德聖的彩虹

     《海角七號》裡重複出現的彩虹(每次都暗示連接兩個不同的時代),隱約地引用著原住民神話。據《塞德克‧巴萊》小說本,賽德克人等台灣原住民族相信,只有勇士才能通過彩虹橋去見祖靈。在《海角七號》成功的基礎上,魏德聖將推出真正關於日治時代台灣原住民歷史的電影。他將給我們看多麼好看的彩虹呢?我等不及了。

  • 沒有了鮪魚,沒有了奶油

     新井一二三:可以放棄的全放棄,不能放棄的絕不放棄。可以讓步的全讓步,不能讓步的絕不讓步。我每天每秒      鐘都在考慮並且判斷:此時此刻人生的平衡點在哪裡?褚士瑩:讓自己工作的內容,必須是人生夢想的實現,或至少是為著夢想實現而做的努力,這樣一來,工作的最    終結果,就不會變成「退休」這種奇怪的東西,而是每天每天走在夢想路徑上的一場小旅行。

  • 沒有了鮪魚 沒有了奶油

     新井一二三,日本人,中文寫作,剛出版新書,以在地東京人的觀察體現日本在二○○九年至二○一○年的生活環境變化。褚士瑩,台灣人,中文寫作,從年輕開始環遊世界,飛行的里程數可以繞地球六圈,認為全宇宙最友善的人是台灣人。距離台灣飛行兩個小時航程的日本,儘管語言文化差異,但卻無形中擁有相同的社會變化速度,新井一二三與褚士瑩兩人站在各自的角度交換關注社會的心情,希望透過對談,讓我們可以從中得到啟發。

  • 教派狂、殺父與戀母情結

     村上對一九七○年代的左派運動,雖然沒有積極參與,但是有思想上和情感上的認同。他對奧姆真理教的關心,顯然也跟年輕時候的經驗有密切關係。在長篇小說《1Q84》裡,村上要探討政治上、宗教上的激進主義(cultism)所內涵的危險性,大家很容易理解。而殺父、戀母情結這主題追溯到古希臘,乃世界文學史上最古老的主題之一。顯然由村上春樹看來,當代cultism造成的威脅都跟這老主題有關。

  • 時人鮮語-獨立,從一個人旅行開始……

    真正的自我,到底是什麼呢?有人透過戲劇來探索,有人透過繪畫來尋找,而新井一二三從十四歲第一次單獨旅行,到踏上北京、深入中國半圈、飛向加拿大、進入中歐迷宮、見識到古巴,最後回到日本,旅人生涯中追求幸福的青鳥,沒有浪漫的情懷,因為每切割一次就要大哭一場的。而南村落的發起人韓良露行旅二十多年,行蹤所及將近六十多國,透過文學來旅行,最後發現異國之於她終究是外遇對象,不能天長地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