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新型愛滋病的搜尋結果,共14

  • 與白宮衛生顧問衝突越演越烈 川普推文 暗示欲開除佛奇

     美國總統川普與白宮衛生顧問佛奇(Anthony Fauci)之間的衝突越演越烈。近日佛奇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美國當初若早點落實防疫政策就不會死這麼多人。這番言論再度激怒川普,甚至透過推文暗示他將開除佛奇。

  • 新冠病毒傳染力達SARS千倍!專家警告:侵略性如愛滋

    新冠病毒傳染力達SARS千倍!專家警告:侵略性如愛滋

    \n \n根據最新研究發現,科學家警告,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傳染力超強,達SRAS的1000倍。原因是新型冠狀病毒有著與愛滋病(HIV病毒)、伊波拉病毒相似的特性,成為能快速傳染又折磨人的關鍵。 \n \n根據《每日郵報》報導,近日全球疫情爆發的新冠肺炎,一開始被視為2003年SARS的翻版,因為基因結構上極為相似,可說是同源。但是最近科學家發現,新冠病毒與人體細胞結合的方式又更類似於愛滋、伊波拉病毒,具有強烈的侵略性。 \n \n陸天津的南開大學研究人員警告,新冠肺炎病毒的傳染力恐比當年SARS高出1000倍。比對當年SARS全球疫情,確診者約為8,000例,死亡數為774名;而在短短2個月左右,新冠肺炎全球病例已達85,000例,將近3,000人死亡(持續增加中)。除此之外,研究更指出這極高的傳染力背後,是病毒容易讓細胞與之結合的可怕特性有關。 \n \n科學家舉例,SARS病毒是通過人類口鼻,眼睛進入人體,與一種稱為ACE2的受體蛋白結合後產生變異後使患者染病,但健康的人類體內並不會有大量的ACE2,這使SARS疫情能夠有效抑制。 \n \n但是研究人員發現,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存在與SARS病毒截然不同的突變基因,反倒與愛滋病毒、伊波拉病毒特性相似。科學家稱這為「切割點」,HIV和伊波拉病毒會去誘導一種叫做「弗林」的蛋白酶與之融合,因為「弗林」是負責選擇激活或切割的蛋白質,當病毒巧妙與細胞結合後,就可以被激活,進入人體。 \n \n此研究論文發布後即成為大陸論文平台點閱最高的研究,隨後內容也得到武漢冠狀病毒研究團隊的支持。此研究解釋出為何新冠病毒比SARS更具傳染性,因為它會利用其他病毒(如HIV病毒)的包裝機制。 \n

  • 新型冠狀病毒治療戰 寄望抗愛滋藥加流感藥

    全球醫師正努力控制迅速擴散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目前傳出一種混和抗反轉錄病毒藥物和流感藥物的強效藥劑,可能可以用來對抗這種病毒引發的武漢肺炎。 \n 但法新社提到,科學界對這些藥物的效用尚無定論,且專家表示,用來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特定療法可能要費時數年才能研發出來。 \n ●為什麼使用抗反轉錄病毒藥物? \n 醫院通常會開一般人熟知的抗病毒藥物克流感(Tamiflu)給確診罹患一般流感的患者。但巴黎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e)專家范德魏爾福(Sylvie van Der Werf)表示,季節性流感與新型冠狀病毒非常不同。 \n 目前新型冠狀病毒已造成全球兩萬多人感染,死亡人數逼近500人,絕大多數在中國境內。 \n 兩週前,中國醫生證實,他們以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結束後、2004年公布的一項研究為根據,在北京給予新型冠狀病毒患者抗愛滋病毒藥物,當時那項研究顯示效果良好。 \n 同時使用洛匹那韋(lopinavir)和利托那韋(ritonavir),可減少患者血液中的愛滋病毒細胞數量,抑制病毒繁殖和攻擊免疫系統的能力。 \n 醫生也結合另一種稱作奧司他韋(oseltamivir)的抗流感藥物,希望這種雞尾酒療法能削弱新型冠狀病毒。 \n 在已有25例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的泰國,一名71歲中國籍患者在接受這3種藥物治療後的48小時內,病毒篩檢已呈陰性;但泰國醫生呼籲要謹慎,由於藥物可能引發副作用,因此必須在監督下給藥。 \n ●雞尾酒療法效益,專家看法不一 \n 中國專家表示,2004年的研究顯示,用在SARS患者身上的抗反轉錄病毒藥物具有「重大臨床效益」。 \n 但根據醫學雜誌「刺胳針」(The Lancet)今年1月24日公布的研究,針對41名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隨機試驗效果「有限」。 \n 新加坡首席健康科學家陳祝全說,新加坡醫界正在效法這種抗反轉錄病毒療法,不過沒有詳細說明治療結果。 \n 其他研究結果看來「令人振奮」,武漢當地也已經展開臨床實驗。 \n ●研究療法,生技藥廠各自努力 \n 各大生技公司正努力研發各種治療選項。 \n 位於美國加州的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表示,正與中國政府合作進行臨床試驗,來判斷治療SARS的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是否對新型冠狀病毒有效。 \n 專家也在研究全新的治療方法。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HHS)正和雷傑納榮製藥(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攜手研發單株抗體來對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雷傑納榮製藥已成功利用這類藥物提高伊波拉病毒(Ebola)患者的存活率。 \n 同時,中國、澳洲和法國巴斯德研究所3個團隊已分別成功在實驗室裡培養出新型冠狀病毒。 \n 巴斯德研究所科學主任唐菲爾(Christophe d'Enfert)表示,這可望藉由瞭解病毒如何在細胞內複製,讓專家精準找出病毒弱點。 \n

  • 2020武漢風暴》李蘭娟團隊:2處方藥抑制冠狀病毒有效 開始試用

    2020武漢風暴》李蘭娟團隊:2處方藥抑制冠狀病毒有效 開始試用

    大陸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衛健委高級專家李蘭娟的研究團隊有重大發現!在武漢公佈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時,李蘭娟表示,抗愛滋病藥克力芝對治療武漢肺炎效果不佳,但另二種抗病毒藥物「阿比朵爾」與「達蘆那韋」在特定濃度下,其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效率顯著。她已建議將這2種藥物列入國家衛健委的肺炎診療方案中,目前已有浙江的肺炎患者開始試用。 \n \n據《長江日報》報導,李蘭娟說,根據初步測試,在體外細胞實驗中顯示:(1)阿比朵爾在10~30微摩爾濃度下,與藥物未處理的對照組比較,能有效抑制冠狀病毒達到60倍,並且顯著抑制病毒對細胞的病變效應。(2)達蘆那韋在300微摩爾濃度下,能顯著抑制病毒複製,與未用藥物處理組比較,抑制效率高達280倍。 \n \n李蘭娟說,抗愛滋病藥物克力芝對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效果不佳,且有毒副作用。她建議將以上兩種藥物列入國家衛健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 \n \n李蘭娟團隊成員、浙江援鄂重症救治組領隊、浙大一院副院長陳作兵提醒,「這兩種藥為處方藥,患者一定要在醫生的指導下服用。」他還介紹,現在這兩種藥物已經在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中使用,下一步計畫用這兩種藥物替代其他效果欠佳的藥物。 \n \n據公開資料顯示,阿比朵爾(Arbidol) 是一種抗病毒藥物,由前蘇聯藥物化學研究中心研製開發,主要適應症是A類、B類流感病毒,同時對其他呼吸道病毒感染可能也有抗病毒活性;達蘆那韋(Darunavir)則是一種抗逆轉錄病毒藥物,用於治療和預防愛滋病(HIV / AIDS)。 \n

  • 大陸院士李蘭娟研究 2種藥物可抑制新冠狀病毒

    大陸院士李蘭娟研究 2種藥物可抑制新冠狀病毒

    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李蘭娟團隊,在武漢公布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 \n \n根據《長江日報》2月4日報導,李蘭娟院士指出,根據初步測試,在體外細胞實驗中顯示:(1)阿比朵爾在10~30微摩爾濃度下,與藥物未處理的對照組比較,能有效抑制冠狀病毒達到60倍,并且顯著抑制病毒對細胞的病變效應。(2)達蘆那韋在300微摩爾濃度下,能顯著抑制病毒復制,與未用藥物處理組比較,抑制效率達280倍。 \n \n李蘭娟院士說,抗愛滋病藥物克力芝對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效果不佳,且有毒副作用。她建議將以上兩種藥物列入國家衛健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 \n \n李蘭娟院士團隊成員、浙江援鄂重癥救治組領隊、浙大一院副院長陳作兵提醒,「這兩種藥為處方藥,患者一定要在醫生的指導下服用。」他還介紹,現在這兩種藥物已經在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中使用,下一步計劃用這兩種藥物替代其他效果欠佳的藥物。

  • 台灣10位確診病例 疾管署:恢復得很好

    台灣10位確診病例 疾管署:恢復得很好

    國外陸續傳出愛滋抗病毒藥物可望治療武漢肺炎,疾管署表示,最新公布的武漢肺炎治療指引,除將愛滋抗病毒藥物納入,也借鏡SARS經驗,將雷巴威林、干擾素納入可嘗試藥物名單。 \n \n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今天傍晚召開記者會指出,昨天國內新增61例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通報個案,目前累計通報1066名個案,含10名確診、900名排除、餘隔離檢驗中(85名初驗陰性、其餘待檢驗)。 \n \n目前10名確診個案狀況穩定,持續住院隔離,醫院及地方衛生單位已進行疫情調查及接觸者追蹤等防治工作。10名確診個案接觸者總計515人,其中35人有症狀已通報(32例已排除、3例檢驗中)。 \n \n繼中國傳出一款抗愛滋病藥物有助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泰國也有醫師以流感結合愛滋病毒藥物成功治療患者。 \n \n疾管署防疫醫師詹珮君今天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愛滋抗病毒藥物用於治療武漢肺炎,目前還沒有完整的實驗結果,不過,因各國已提出類似建議,因此疾管署昨天剛剛訂定的「2019 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感染臨床處置暫行指引」,已將愛滋抗病毒藥物列入診治指引,傳統上用來治療C型肝炎的雷巴威林、干擾素等也在藥物名單中,醫師可視情況決定是否嘗試使用。 \n \n詹珮君說,過去SARS、MERS期間,也有醫界建議以雷巴威林、干擾素治療,認為這些藥物可用於治療大部分的病毒,但根據經驗,效果並不是很好。 \n \n詹珮君指出,台灣確診的10名患者大部分都有肺炎症狀,目前多數患者還是以支持性療法為主,9人都已退燒,僅1人還在發燒;值得開心的是,台灣確診的10名患者身體狀況都相當穩定,恢復得也很好。 \n \n詹珮君認為,可能是台灣患者都在發病後很快確診,年紀也沒有到80或90歲的高齡,研判可能是因為這樣才恢復得比較好。 \n \n她指出,根據國際權威期刊公布的研究,武漢肺炎患者出現症狀後的7到9天內是惡化關鍵期,如果沒有持續惡化,就有很大機會好轉;此外,若患者年紀大、有共病,原本器官功能就不好,因此預後可能也比較差。

  • 北京衛健委:一款愛滋病藥物可試用治療新型肺炎

    北京衛健委:一款愛滋病藥物可試用治療新型肺炎

    針對有消息稱一款抗愛滋病藥物在新型肺炎臨床治療中取得效果,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員會今天(26日)凌晨證實,相關藥物是國家衛生健康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中推薦的治療方式。有關藥物在北京有儲備。3所承擔救治任務的市級定點醫院正在根據國家診療方案,結合患者病情進行救治。 \n \n早前報導,確診感染新型肺炎的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王廣發表示,其醫生建議他使用一種名為「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片」,是一種治療愛滋病的抗病毒藥,這種藥物就他而言是有效,很多病人需要一周到兩周的時間,病情才能逐漸好轉,而他僅用一天的時間,體溫就下降了。

  • 2020武漢風暴》陸防疫專家:預計元宵節前疫情將轉折回落

    2020武漢風暴》陸防疫專家:預計元宵節前疫情將轉折回落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擴大,大陸與外界都非常擔憂情況可能完全失控。不過,大陸知名專家、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感染科教授桂希恩向媒體表示,現在大陸的防控措施是「史無前例」的,預計冠狀病毒完全能控制的狀況會比SARS快,SARS大約花了6個月,因此這次武漢市肺炎疫情應該會在元宵節前出現轉折回落。 \n \n據《人民網》報導,這位已年逾八旬但仍堅持每天到辦公室工作的感染科專家指出,現在面臨的形勢很嚴峻,但政府重視的程度與採取的防控措施已超過2003年SARS,是史無前例的,而且現在檢查和治療手段比以前更多,相信疫情完全可以得到控制。 \n \n桂希恩說,醫院感染科醫護人員都在一線堅守崗位,每天都在接觸新型冠狀病毒的患者,包括傳染性強的患者。雖然感染科醫護人員被傳染幾率比一般醫護人員更大,但沒有一個人被傳染,說明只要預防措施得當,本病完全是可以預防的。 \n \n他指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傳染來源尚未肯定,但來自動物可能性最大。因此應盡可能避免接觸動物,尤其是野生動物。與感染者直接接觸可造成傳染,因此要勤洗手。當前不要參加聚會(包括家庭聚會),以減少感染機會。任何人患本病都要隔離治療。戴口罩但不亂扔口罩,不隨地吐痰,這是每個人都應遵守的個人衛生習慣。 \n \n至於外傳治療愛滋病的藥物能治療武漢肺炎,桂希恩表示,作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目前尚無批准的特異性治療手段,治療以綜合治療為主。但推測對其他RNA病毒有效的藥物可能對本病有效,例如治療流感的阿比多爾,治療愛滋病的克立芝(蛋白酶抑制劑)等。但其有效性及安全性、合適的劑量、療程及可能的作用機制,尚待探索研究。 \n \n對武漢肺炎疫情的預測,桂希恩說,SARS病死率大約10%,現在新型冠狀病毒的死亡率比SARS低,醫務人員感染率也更低,10多年前能控制了SARS,今天也能控制新型冠狀病毒。既要提高警惕不能麻痹大意,但也不必過於恐懼。新型肺炎患者中,大部分是輕症,而且是可以治癒的,這點應該要有信心。 \n \n桂希恩最後說,大陸控制SARS病毒花了6個月,他預計新型冠狀病毒完全能控制而且比控制SARS快!目前新的確診患者一天比一天多,但從頂峰到下降應該不需要太長時間,發病率「轉彎」可以用周計算,預計正月十五前武漢市的疫情可能出現回落。 \n

  • 傳播新型愛滋病 廣州懸賞捉錐蝽1隻獎40元

    為了防止有「新型愛滋病」之稱的美洲錐蟲病,廣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微信公眾號發文,呼籲廣州居民「找蟲、找人」,找到錐蝽、找到潛在的美洲錐蟲病患者。對找到錐蝽的居民,經確認後疾控部門將提供每隻8元人民幣的獎勵金和健康諮詢服務。 \n \n據瞭解,錐蝽是美洲錐蟲病的傳播媒介,美洲錐蟲病會對人類健康造成不可逆的傷害,有「新型愛滋病」之稱,危及生命,目前在全球的擴散不容忽視。 \n \n廣州市疾控中心表示,希望通過「找蟲」掌握該病的媒介狀況,為實施高效準確的防控提供依據;「找人」可以使有需要的人得以及時診斷及時治療,避免出現危及生命的風險。對找到錐蝽的居民,經確認後疾控部門將提供每隻8元的獎勵金和健康諮詢服務。 \n \n據介紹,錐蝽因頭部狹長似錐而得名,成蟲體長25毫米左右,橢圓形,尾部尖或平,色黑或暗褐,腹部側緣有紅或黃斑。錐蝽的幼蟲和成蟲都會吸食人血,因為專門叮咬人的面部,喜歡尋找皮膚較薄的區域下口,如唇部、眼瞼等,所以也被稱為「接吻蟲」。 \n \n2016年,在臨近廣州的順德,發生一起錐蝽叮咬人事件,經調查,這是在順德首次發現並記錄紅帶錐蝽。 \n \n錐蝽是美洲錐蟲病的傳播媒介,須對美洲錐蟲病在全球的擴散引起重視。美洲錐蟲病以拉丁美洲地區最為嚴重,但隨著全球化進程,該病已經擴散到了北美洲、歐洲、大洋洲,亞洲的日本也已出現病例。 \n \n而錐蟲病的隱匿性極強,隱匿期長達20年~30年,人類感染後不容易被發現,如未能及時治療,將對人類健康造成不可逆的傷害,危及生命。具體來說,錐蟲病急性期的表現有發熱、顏面水腫、淋巴結炎、貧血等。慢性期常有心肌炎、心力衰竭、巨食管炎、巨結腸及肺、腦栓塞甚至猝死等發生。錐蟲病確診率低,沒有疫苗可以預防,並且到病程晚期沒有特效的藥物,因此,有學者甚至把它稱為「新型愛滋病」。 \n \n值得注意的是,在有錐蝽分布的地區,錐蟲病可經各種途徑傳播,出入過拉美地區的人員均有可能被感染。

  • 沒藥醫!全城心慌懸賞抓蟲 被咬傷竟會得「新型愛滋病」

    愛滋病是現今地球上最可怕的疾病之一,沒藥醫無法治好的狀況讓許多民眾害怕。最近大陸廣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布公告「懸賞抓蟲」,請當地居民一起捕捉錐蝽,抓一隻就有8元人民幣(約新台幣37元);當地學者更提醒,若遭到錐蝽咬傷,對人體造成巨大危害,發病死亡率高又無法預防,被稱「新型愛滋病」。 \n \n綜合陸媒報導,5日廣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微信發文,一篇名為《我們需要你幫忙,找蟲!找人!》的文章,內容指出要懸賞抓蟲,一種名為錐蝽的蟲,又稱為「木虱王」,屬於美洲錐蟲病的傳播媒介;萬一遭到牠們咬傷,人體會出現「不可逆」傷害,潛伏期更可長達20年至30年,目前尚未有疫苗得以預防,也沒有藥物能減緩疼痛,所以被冠上「新型愛滋病」的稱號。 \n \n2012年上海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就曾有文章介紹錐蟲,提到若不幸被咬傷,心臟、消化道和外周神經系統都會產生病變,死亡率極高;原先錐蟲只在美洲地區,但隨著全球化,這個病也吹向亞洲。錐蟲病有兩種傳播途徑,分別是透過患者或宿主錐蝽傳給人類,第二種則是輸血、器官移植都會有問題,但潛伏期太長,確診率低,當發現時疑似傷痛末期。 \n \n廣州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認為,民眾一起抓蟲能盡量將危害降到最低,所以貼公告懸賞,更拍下多組錐蝽的照片,提到牠們愛躲匿於木造建築的縫隙、牆壁內。 \n

  • 防治印度愛滋 杜蕾斯推「口袋」版便攜保險套

    時至今日,對於包含台灣的許多國家而言,上街於公眾場合購買保險套一事,似乎仍讓不少人望之卻步。保守文化和落後性教育的印度更是如此,眾多婦女無法購買保險套來保護自己,造成僅不到6%民眾使用,因而造成全球第三大的愛滋病(AIDS)患地區。為解決此困境,知名跨國保險套廠商杜蕾斯(Durex)日前推出一款,外包裝與牛仔褲同色同紋路,輕量化讓民眾更容易購買且「避免尷尬」。 \n \n據彭博社(Bloomberg)報導,知名的國際保險套廠商杜蕾斯再出新招,為擴大印度市場銷量並協助防堵當地愛滋病擴散,捨棄常見的盒裝概念,改採用輕量化袋裝,配合靛藍色與牛仔褲相仿的色調和花紋,讓印度民眾能更方便購買,並且快速收入口袋中以「避免外界異樣眼光」。據調查顯示,由於尷尬和保守社會氛圍,印度僅不到6%的人口使用保險套,因此造成大量人口罹患或帶原愛滋病,這款新型保險套一袋兩枚,售價為25元盧比(約11.6元台幣),印度商業顧問Rohit Jindal 表示,他非常看好並期待這款口袋型保險套上架,勢必能促進性生活安全與正常化。 \n \n創立於1915年英國,其英文名稱取自Durability、Reliability及Excellence(即耐用、可靠與卓越),近年來不僅大幅改變保險套的款式、厚薄度外,身為全球知名的避孕器材生產商,更針對全球各地的性生活與相關議題,進行深入調查研究,並集結成研究報告。此外,他們也是每年奧運會的主要贊助商之一,為讓選手們於乾柴烈火之際仍有保護,對大會選手村提供大量的保險套,以2012年倫敦奧運(2012 Summer Olympics in London)為例,一共向1萬名選手發出約15萬個免費的保險套。 \n \n印度官方從1960年代起開始推行家庭計劃,試圖控管出生率、性健康和安全,卻受限於傳統文化與民風極保守的社會而成效不彰。據聯合國(UN)統計,印度15至49歲擁有長期關係的女性,僅6%知道並會使用保險套來保護自己,相較之下,有46%的日本女性、25%的俄羅斯女性會使用保險套來保護自己。因此對於杜蕾斯而言,每年避孕市場有17%成長空間的印度,絕對是不可或缺的市場之一。 \n

  • 中國科學家研發出「雞尾酒」式愛滋病疫苗策略

    中國科學家研發出「雞尾酒」式愛滋病疫苗策略

    廣州11月29日電,經過5年多努力,由清華大學張林琦、香港大學陳志偉和中科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陳淩的研究團隊三方合作,研發出了一種新型愛滋病疫苗策略,並在以中國獼猴為模型的動物實驗中取得成功。 \n研究人員提出類似于「雞尾酒」式的疫苗策略,能有效控制甚至完全預防獼猴愛滋病毒的感染,該策略即通過聯合使用多種疫苗對獼猴進行免疫,如改良型痘苗病毒天壇株(MVTT)粘膜載體疫苗和5型腺病毒載體疫苗(Ad5)。 \n在中科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靈長類動物實驗基地,一隻編號為031137的實驗猴在注射「雞尾酒」式愛滋病疫苗之後,於2010年被植入高致病性猴愛滋病毒SIV239,進行模擬感染愛滋病毒的攻毒實驗,在此之後的監測資料顯示,它檢測不到感染病毒的跡象,各項生理指標正常。 \n研究發現,部分實驗猴在整個實驗期間都沒被感染,被感染的實驗猴也未出現愛滋病的臨床症狀,而未接受疫苗的猴子則均被感染,並逐漸發病和死亡。 \n目前,研究人員已開始準備該疫苗策略的臨床前研究工作。如能最終進入臨床試驗並證實有效,將對阻斷和減緩愛滋病毒通過性接觸在普通人群中的流行具有重大科學意義和社會意義。 \n

  • 世界愛滋日 打造友善社會

     12月1日為世界愛滋病日,台灣愛滋病學會呼籲大眾發起「I C.A.R.E精神」,呼籲接納感染者,並遵循「C.A.R.E.行動」,共同打造HIV友善社會! \n 規律服藥,8成感染者測不到體內病毒量!及早治療,可降低96%HIV傳染風險!自從雞尾酒療法問世以來,隨著醫療的進步,HIV感染者的治療成效已有顯著的提升。 \n 根據疾管署資料,101年底國內存活的HIV感染者共計20,438人,服藥人數(12,345人)中的8成1感染者目前體內已測不到病毒量,顯見目前的治療已可讓愛滋病情受到良好控制。 \n 台灣愛滋病學會林錫勳理事長表示,愛滋病是可透過藥物控制的慢性病,各種新型的抗反轉錄病毒藥物也陸續問世,在降低副作用、服藥頻率等面向都有很大的進步。 \n 一般民眾以為,愛滋病難治療、副作用大,其實並非如此,而且新一代機轉藥物,療效佳、副作用低。研究指出,若HIV感染者及早治療,可降低96%傳染給他人的機率,因此從社會公衛角度來看,促動感染者及早就醫是刻不容緩的課題。

  • 「新型愛滋病」凸顯熱帶疾病公衛問題

     近日,美洲「新型愛滋病」的新聞引起廣大討論,許多民眾人心惶惶,以為它是SARS或禽流感之類新型恐怖傳染病。事實上,查加斯病早已有超過百年的醫學歷史記載,與其擔憂新型傳染病蔓延,更值得擔憂的是被忽視熱帶疾病造成的全球公衛問題。 \n 一九○九年,巴西傳染病醫師查加斯首度發現一種錐蟲引起的血液疾病,命名為查加斯病(Chagas disease),因為它主要分布於中南美洲,所以又稱美洲錐蟲病,也許很多人對查加斯這個名字很陌生,但多半都聽過它的非洲近親─采采蠅引起的昏睡病。 \n 查加斯病與愛滋病確實有一些共通點,兩者都可透過血液傳染,兩者都有漫長的潛伏期,歷經多年才會發病。但兩種疾病有更多截然不同的特性。前者的病原體是錐蟲,屬於血液寄生蟲,後者則是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屬於病毒;前者主要透過樁蟲叮咬傳播,後者則是透過不安全性行為與共用針頭。在致死率方面,超過一半的慢性查加斯病患者終身沒有明顯症狀,只有不到三成會演變成致命的慢性心臟疾病;至於感染人類免疫缺乏病毒的患者,如果沒有妥善治療則幾乎必然致命。 \n 從各方面來看,查加斯病與愛滋病都大相逕庭,但誰將兩者相提並論?又是為什麼?這源自於今年五月底,美國貝勒醫學院的霍特茲博士(Peter Hotez)於科學公共圖書館刊登的一篇文章。他認為,全世界感染查加斯病的患者多達一千萬人,造成沉重的疾病負擔,然而這領域的研究者與公衛工作者卻缺乏經費與政策支持,疾病防治遲遲無法獲得突破。這一切困境就與二十年前的愛滋病如出一轍。 \n 被忽視熱帶疾病是一群傳染疾病的總稱,包括了中南美洲的查加氏病、非洲的昏睡病、亞洲的肝吸蟲、熱帶地區的黃熱病與登革熱、以及分布全球的痲瘋病等等。這些疾病的共同特色是患者為數眾多,但多半是偏遠地區的窮困民眾,醫療資源極端缺乏,雖有治療藥物,療程卻往往昂貴耗時(比如,查加斯病的治療期長達一到三個月,費用可高達三萬元台幣,是當地中下階層一整年的薪水),再加上因為藥物老舊,常有嚴重的副作用。不幸的是,工業化國家關心的健康議題多半是肥胖、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癌症等等文明病,熱帶傳染疾病缺乏商機,藥廠自然不願出資研究,更別說靠政府出資防治了。重重因素使得這些疾病年復一年繼續在貧困地區猖獗,構成棘手的國際公衛問題。 \n 霍特茲大膽地將查加斯病與愛滋病做對比的文章刊登後,果然讓查加斯病在國際間突然聲名大噪,當然此舉也招致了不少批評。這個故事最有啟發性的地方是,愛滋病本身也曾經是被忽視的疾病之一,但經過二十年各國政府挹注的研究與教育經費,今天,幾乎無人沒聽過愛滋病的大名;只要願意,人人都能學到保護自己的方法,而不幸感染人類免疫缺陷病毒也不再等於宣判死刑,藥廠早已研發出各種救命的抗病毒藥物可用。有愛滋病的前例,也許今日查加斯病在國際社會獲得的關注,揭示著明日疾病防治的曙光。 \n 「恐怖新型愛滋病」查加斯病,其實既不新也不恐怖,恐怖的是對它的無知與恐慌。目前台灣本島沒有查加斯病的本土病例,更沒有傳播疾病的媒介樁蟲,如果有人擔心查加斯病在台灣大流行,這是杞人憂天。 \n 應該問的問題是,向來以生技科研能力自豪的台灣,生技製藥產業除了追逐商機無限的慢性病藥物、癌症藥物、各種保健食品之外,是否能分一些注意力在台灣自家的被忽視熱帶疾病─登革熱─之上?政府是否有充足的機制,改善醫療研究不平等的困境,鼓勵把研究經費花在最受忽視的地方?光是去年,致命的登革熱病毒在台灣造成超過一千七百人的感染,筆者想幫這些喪失健康甚至生命的患者問問,我們能不能有一天見到有效的抗登革熱藥物與疫苗問世?這才是大眾最應該關心的問題。(作者為醫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