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新編中國哲學史的搜尋結果,共03

  • 《中國思想史》作者韋政通逝世 享耆壽91歲

    又一大師凋零!繼去年的余光中、今年的李敖、洛夫、以及最近的楊國樞,著名的思想史學者韋政通5日凌晨三點半過世,享耆壽91歲。他的學生陳復在臉書上發布訃告,哀慟之餘也表示台灣現在學術、文化都面臨很大風暴,社會、高教重重危機,希望能繼承先輩學人的積累,繼往開來。 \n韋政通1927年出生於江蘇鎮江,1949年渡台,1954年起受到重要華人哲學家勞思光的影響,開始寫作維生,更是自學有成的思想家,和當時學人切磋,早年鑽研新儒家思想,是早期牟宗三的3個重要學生之一;後來走向自由主義,和楊國樞、胡佛、何懷碩等人時常共議時勢,是《中國論壇半月刊》編輯委員會召集人,又是澄社發起人之一。 \n韋政通著作等身,包括《先秦七大哲學家》、《毛澤東三部曲》等,但最為人所知的應是1980年他獨立完成的《中國思想史》。據他自己所言,從1977年至1979年,他每天工作12至16個小時,過了兩年「自囚」式的生活,才完成這本近百萬字的大作;該書與勞思光的《新編中國哲學史》同為台灣學界常用的中國哲學史教材。 \n1972年次的陳復是就讀新竹清華大學博士班時結識韋政通,陳復說,當時他為了博士資格考,透過水牛出版社認識韋教授,後來還因此寫了一本書談中國的書院歷史,韋政通也很高興,希望他能復興書院精神,「對我而言,韋教授不只是教師,更是思想上的父親。」 \n陳復說,韋政通追尋理想,是自學有成的思想家,不是求學歷,而是不斷在各種探索、思考中真實實踐;他對青年也懷著深度關懷,希望培養學術種子。無奈近百年來華人只是想著學而優則仕,台灣青年人已經不在乎學術學問,去年年底以來又陸續失去余光中、李敖、洛夫、楊國樞等1949年以來的大師,「這一批人紛紛凋零,也是一個時代的結束!」 \n韋政通最後20年時常往返海峽兩岸講學,陳復說,他在大陸微信上發韋政通訃告,一下子就有萬人點閱,致上哀悼之意,相較之下台灣卻一片靜悄悄,彷彿已經遺忘前輩做的事情,讓他無限唏噓:「這很可惜、可悲,不是社會的健康狀態,不知道過去,我們又何以繼往開來?」

  • 莫忘來時路/10月21日-硬頸知識分子勞思光

    莫忘來時路/10月21日-硬頸知識分子勞思光

     中國近代哲學史大師、中央研究院院士勞思光,2012年10月21日晚上,在住處不慎跌倒重創、送醫不治,享年85歲,所留著作《新編中國哲學史》四冊,迄今仍是許多哲學系學生必上教材。 \n 勞思光院士本名勞榮瑋、筆名思光,湖南長沙人,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曾在美國哈佛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從事哲學研究,與堂兄勞幹先後當選中研院士,傳為學術界佳話。 \n 勞思光不滿威權專制政府,年輕時隨國民政府來台,聲明只要共黨統治一天就不回中國。不料來台後見國民黨宣布戒嚴,悄然赴港,直到1989年解嚴才返台擔任清大客座教授,之後也在政大和華梵大學任教,桃李滿天下。 \n 勞思光文采出眾,赴港期間於1964年起任教於香港中文大學,與唐君毅、牟宗三等人,被學術界喻為「香港人文三老」,香港知名哲學家關子尹等人,都是他的得意門生。 \n 有趣的是,勞思光不僅是近代哲學史大師,也很會算命。據傳,他算過的命都奇準無比,只是只幫有緣人純服務性質,如有所求或登門請託算命,一律謝絕。 \n 勞思光奉行自由主義,在前總統陳水扁任內,力挺「反軍購」運動。當時他公開表示:「軍購花很多錢,意義何在?社會上需要的是獨立的言論,但近年來這種言論和看法愈來愈少,使得民主政治的動力也愈變愈差,讓台灣落入族群爭議的泥淖。」 \n 斯人雖已遠,對照當下政治環境藍綠惡鬥,逢選舉族群爭議就被放大衝突,勞思光肺腑之言字句鏗鏘,一代硬頸知識分子,當之無愧!

  • 勞思光精通術數 會算國運

     中研院士勞思光雖被喻為中國近代哲學史大師,除了是近代華人學術界哲學研究最具代表性的學者外,更讓學術界津津樂道的是,他對中國術數研究也有精闢見解,用通俗的講法就是他也很會算命,而且算得很準,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長黃進興透露,他的原則是只幫有緣人算,謝絕主動登門求助者。 \n 勞思光與堂兄勞幹先後當選中研院士,傳為學術界佳話。兩人家學淵源,高祖父勞崇光是清朝的兩廣總督,曾協助清朝重臣曾國藩,在湖南成立湘軍水師。 \n 勞思光就讀北京大學哲學系時,以文采聞名,曾先後在美國哈佛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從事哲學研究,一九六四年起,任教於香港中文大學,與唐君毅、牟宗三等人被喻為「香港人文三老」,香港現有知名哲學家關子尹等人,都是他的得意門生。 \n 華人學術圈早期的中國哲學史,皆以胡適的《中國哲學史大綱》和馮友蘭的《中國哲學史》為標竿,但勞思光認為兩人著作仍有所不足,從一九八四年起陸續發表《新編中國哲學史》而成為經典著作。 \n 中研院副院長王汎森形容,「他給我的印象是,幾十年一直執著於非常抽象且艱苦的哲學思考。即使近幾年身體不是很好,他還是耐著身體的苦窮思哲學。」 \n 勞思光個性率真,堅信仰自由主義理念,不但經常發表文章批評時政,也因堅決不願踏上戒嚴時期的台灣,旅居香港長達三十五年,直至一九八九年政府宣布解嚴,才應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院長李亦園邀請,返台擔任客座教授,後又在政治大學和華梵大學等校講學,為台灣培育不少哲學研究後起之秀。 \n 相對於各界普遍推崇他對中國近代哲學史的重要貢獻,勞思光對於中國術數史的精闢研究,更被親近他的學者津津樂道。 \n 王汎森指出,勞思光對術數鑽研,絕非一般江湖術士所能及,他研究的「大六任」,可以推算國運,現在已沒幾個人會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