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新貴派的搜尋結果,共05

  • 零食也找到生命!5大聯名飲料變身新滋味

    零食也找到生命!5大聯名飲料變身新滋味

    \n近期超商的跨界聯名可說是製造了一波波話題,尤其懷舊的零食通通變身飲品,乖乖、中華豆花,就連紅豆牛乳冰棒都上榜,讓超級有創意的「零食飲料」一推出就造成瘋搶,快來看看哪些值得喝! \n \n▍77新貴派花生巧克力牛乳 \n全家再度出擊啦!獨家與國民點心「新貴派」合作,推出擁有香濃花生及巧克力牛乳風味的77新貴派花生巧克力牛乳,花生或巧克力的愛好者千萬別錯過。 \n \n▍中華豆花豆奶 \n越喝越順口的「中華豆花」在這裡!原本的固態竟變身豆奶,喝起來豆奶味很重,帶點花生香氣,可說是神還原豆花的精隨,豆奶味超濃郁!在這透露獨家吃法,記得把豆花給加到豆奶裡,冰冰涼涼的雙重口感超推! \n \n▍乖乖椰子牛乳 \n充滿椰香奶香的酥脆餅乾,是老少咸宜的好滋味,竟變身成濃郁的椰子牛乳!一推出就掀起一陣瘋搶,開賣當天就賣到缺貨,可見經典乖乖變飲品魅力依舊,新鮮屋的背面還有乖乖歌,就連包裝都好萌! \n \n▍義美紅豆牛乳 \n最夯的古早味「紅豆冰棒」也被做成牛乳啦!眼前的「紅豆牛乳」融合淡淡紅豆香氣,搭配香濃牛奶,超適合冰棒控在冬天嚐鮮。 \n \n▍森永牛奶糖奶茶 \n不同於其他款是新鮮屋的包裝,這款超高人氣的牛奶糖奶茶只在7-11獨賣,主打新鮮現泡,冰、熱都有,開賣初期更是限量販售,不搶真的喝不到。編輯在試喝前以為會很甜,沒想到完全不會,反而是淡淡焦糖香交織著奶味,真的很推! \n \n

  • 全家限定!「77新貴派花生巧克力牛乳」來了

    全家限定!「77新貴派花生巧克力牛乳」來了

    \n想喝手搖杯,路上不一定遇得到,但超商肯定有!今年瘋狂跟各大甜食聯名的「全家」,也公布年度冷藏飲料的銷售風雲榜,四大天王飲料分別是義美鮮奶茶、乖乖椰子牛乳、FMC檸檬蜂蜜水、FMC冷壓椰子水,不論是自然派還是搞怪派都各有擁護者啊~你喜歡哪一種呢? \n \n自然派飲料上榜不稀奇,零食變飲料系列的「乖乖椰子牛乳」竟然第二名啊!限量20萬瓶2周就賣光光,後續接力推出的「中華花生豆奶」也討論度超高,只能說傳統零食魅力無法檔,接下來請大家一定要鎖定「77新貴派花生巧克力牛乳」。 \n \n「全家」觀察,今年以來奶茶口味轉變,消費者開始喜歡重乳派,轉向追求天然,主打生乳添加的鮮奶茶崛起,尤其第一名的義美鮮奶茶,喝起來香濃又不膩口,搭配早餐真的會心情好一整天~2個月就狂賣百萬瓶,連編輯本人都超愛。 \n

  • 矽谷新貴曾邀正牌甘道夫證婚 鎩羽而歸

    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今天揭露,已是億萬富翁的臉書共同創辦人派克(Sean Parker)曾以100萬英鎊,重金禮聘伊恩麥克連爵士以魔戒中甘道夫的造型主持他的婚禮。 \n 77歲的伊恩(Sir Ian McKellen)擁有司儀神父的資格,2013年曾為他最好的朋友,曾演出星際爭霸戰(Star Trek)的派屈克史都華爵士(Patrick Stewart),與其未婚妻桑妮歐澤爾(Sunny Ozell)證婚。 \n 他描述這次驚人的報酬:「我收到150萬美元酬金提議,要幫加州1對非常有名的伴侶證婚,我可能會考慮接受,但是我必須扮成甘道夫。」 \n 「所以我說,『我很抱歉,甘道夫並不證婚。』」 \n 「每日郵報」今天發現,這個提議是由矽谷新貴派克的代表提出。派克是音樂分享軟體Napster共同創辦人,也是臉書(Facebook)首任總裁。 \n 根據富比世(Forbes),36歲的派克擁有淨值18億英鎊財產,報導指出他2013年為迎娶歌手亞歷山德拉蕾娜絲(Alexandra Lenas)的婚禮花費750萬英鎊,在加州大索爾(Big Sur)著名的紅樹林重現魔戒場景。 \n 消息人士指出:「這個提議是經由伊恩爵士與派克的共同好友提出的。」 \n 伊恩爵士昨晚在與好友史都華共同主演的品特(Harold Pinter)作品「無人地帶」(No Man's Land)舞台劇巡演現身。伊恩承認他從來不知道當初的重金報酬是由派克提出。 \n 他解釋他從未直接與對方接觸,並說:「他是個非常有錢的人,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1050821 \n

  • 新產線、新品牌加持 宏亞今年營收拚增10%

     國內零食、喜餅大廠宏亞(1236)今年受到春節落點不同,及原物料回跌,首季表現亮眼,第二季則進入傳統淡季,不過,宏亞規畫的新品牌系列及八德廠的新產線,預計在6月陸續上市及投產,且拓展新通路,有助推升營運成長。宏亞總經理張云綺表示,今年營收可望增5至10%,獲利應該也有機會比去年來的好。 \n 宏亞昨(2)日召開股東會,通過每股配發現金股利1.3元,訂7月16日為除息交易日,現金股利發放日期為8月13日。 \n 宏亞營運主要分3大塊,巧克力事業(77乳加、新貴派、歐維氏、蜜蘭諾、有餡`s)、喜餅(禮坊)、觀光工廠(巧克力共和國),營收主要來自巧克力事業及禮坊。去年受到食安、潤九月、及春節落點較晚、原物料行較高….等影響,獲利不如預期,但綜合稅後淨利4.3億元,較前年增加2.67億元,主要是轉投資藥華醫藥上興櫃,認列未實現評價利益所致。 \n 今年,宏亞出貨集中在第1季,推升營收及獲利成長,毛利率增4個百分點至30%,EPS達0.67元,大增逾2倍。

  • 鋼筆

     這四十年中,我用過的筆不計其數,用過幾隻派克21,有舊有新,它整體的耐用程度超過偉佛鋼筆,但沒有偉佛鋼筆那樣粗細隨我的個性。我後來還用過昂貴的派克75,細雕成網狀的銀製筆身,據說那銀是來自西班牙古代的沉船,筆尖標榜14K金,非常好寫,握筆的把手有特殊設計,它為握它的三個手指設計了適當的凹槽,讓人寫久了也不累。 \n 我最早使用正式的鋼筆是在初中時候。 \n 說正式的鋼筆是因為也有不正式的鋼筆。我們後來把有吸墨水設備的筆稱作鋼筆,還有一種筆沒有吸水設備,也可以寫出跟鋼筆一樣的字,用的筆尖(又叫筆頭)與鋼筆沒什麼兩樣,只是這種筆每寫幾個字,就得把筆尖伸進墨水瓶裡蘸墨水,寫出來的字,墨水不是很均勻,總是前面濃後面淡的,有時不小心,筆尖的墨水會滴到紙上,弄得紙髒兮兮的,很不雅觀。起初我們把這種筆叫做鋼筆,後來有吸墨設備的正式鋼筆慢慢流行,一般人也買得起了之後,就不再用它了,大家叫那種落了伍的筆為「蘸水鋼筆」。 \n 蘸水鋼筆「打」墨汁 \n 小學的時候,大多使用鉛筆,另有書法課,就須使用毛筆。我讀高小(小學五、六年級)時轉到一個很小的小學就讀,在那兒初次接觸了名叫鋼筆而其實是蘸水鋼筆的那種筆。我們學校雖小,但一切都很大氣,學生日常所需包括衣帽制服、課本作業乃至筆墨紙硯,一體均由學校供應。一天學校發我們每人一桿蘸水鋼筆,蘸水鋼筆是要蘸墨水才能寫的,所以還發了墨水一瓶,老師辦公室有個盛墨水的大桶子,老師告訴我們,我們把瓶裡墨水用光了,還可到桶裡去「打」。這「打」字特饒趣味,以前社會窮困,酒喝完,醬油、蔴油用完不作興買整瓶的,都量入為出的到雜貨店去「打」一些回來,現在想起當時連墨水用完都可以去「打」,真算是「打成一片」了。 \n 蘸水鋼筆很不好寫,這跟它出水的方式有關,墨水蘸少了寫不到幾個字,蘸多了往往會滴下來,弄得字裡行間一片零亂,所以剛開始新鮮,還有人喜歡寫,久了後就不太愛用它了。上了初中,就算進入了真正的鋼筆年代,鋼筆是我們中國人的說法,外國人叫它Fountain Pen,直接翻譯要叫「自來水筆」才是。我的第一隻鋼筆是三姐用剩給我的,好像沒什麼品牌,也許是國產品,三姐用的時候就是舊貨,可能是二姐以前用過的,筆桿與筆帽是仿賽璐璐的化學製品,深綠色的,筆夾則是金屬做成,末端做成球狀,當時的鋼筆都是那個樣子。不久前有一次我經過一家專賣百利金(Pelikan)名筆的商店,看到一隻仿古的鋼筆與我最早使用的很像,一問價錢,貴得令人咋舌,心想那隻我最初使用的鋼筆保留下來,不知有多值錢呢。 \n 派克21變身飛鏢 \n 只是想想罷了,那筆就是留下來,也不會值什麼錢的,仿的賽璐璐與真的賽璐璐是不能相比的。我的那隻筆不很好寫,出水不很順利,後來裡面的吸墨水皮管「烊」掉了,(當時人都把固體的東西慢慢融成稀爛的樣子說成「烊」)只有當蘸水鋼筆來使用。我讀初中的時代,老師與家境好的學生流行用美國的派克鋼筆,當時有一種特殊造型的「派克21」,在筆中最為火紅。派克21與一般鋼筆最大的不同是它把筆尖幾乎全包在筆桿裡,只留出小小一段以供書寫,當然握筆的部分也是筆桿的延伸,整隻筆像隻流線型的火箭,筆帽是金屬鍍銀,長條筆夾早期有凹槽,設計十分新穎,幾年後改成箭形,也漂亮得不得了,但新上市的派克21價錢很貴,不是一般人夢想所及。 \n 派克21流行了一陣,市面就紛紛出現仿製品,都做得跟真的派克21一模一樣,文具店與書店都有得賣,連公園旁的賣藥郎中的攤子旁也有人在賣。公園攤子上的小販叫賣聲特別大,他們不否認自己賣的是假貨,但他們強調他們賣的這種筆比書店擺在盒子裡的派克21要強多了。小販為了證明他的話,故意在貨中摸出一隻,旋開筆桿飽吸墨水,交給一個學生模樣的人要他在紙上畫一畫,要寫字也行,那學生就隨意的寫了一下,小販問好寫吧,學生點點頭。小販大聲說我的筆不但好寫,還好「釘」呢!說完他舉起他手上的筆,像甩飛鏢一樣的朝一塊木板甩過去,想不到他力道太猛,竟然把整隻筆頭牢牢的「釘」進木板裡了,不只筆頭,連帶筆身的一部分也都沒入板中,他誇張的說哎呀糟了,這隻筆完了。他使盡力氣把那隻筆從木板裡拔了出來,長長噓了口氣,交給剛才寫字的學生要他再試一試,問他還能寫嗎?學生在紙上畫了畫,點頭說還能寫,小販說真的嗎?學生說真的,這時小販興奮得不得了,他大聲說,不是我吹牛,我的「派克」比書店的派克21還堅固好用一百倍呀,不信的話,你們手上有真正的派克21嗎?敢不敢拿出來一試?現場氣氛熱烈極了,當場就賣掉了五、六隻。 \n 有一次我班上的一位同學也買了一隻,第二天上午乘課間休息,有人慫恿他學小販表演,幾個人在旁吆喝鼓譟,旁邊聚起許多觀眾,他不得已只好一試。他不會小販的那種誇張甩法,只把他的筆用垂直降落的方式落到桌面,當然為了測驗筆尖,特別把筆尖朝下,想不到他的筆一碰到桌面就折成幾段,不要說能再寫字,整隻筆就是要保個全屍都不可能了,狀況真是慘不忍睹。同學議論紛紛,有的認為小販奸詐,他自己用的筆是好的,賣給人的筆是壞的,有人說是你甩筆的角度不對,對的話就不致此,還有人說小販的木板是軟木做的,誰要你這傻瓜拿到這麼硬的桌面上試?反正七嘴八舌莫衷一是。結論是由幾個同學陪他晚上再去那找小販,看看能否換隻新的,同學說這麼多人陪他去,小販也許想再做幾筆生意,便不得不換。想不到他們全撲了空,而且從此之後,公園再也不見那小販的蹤影。 \n 人手一隻偉佛鋼筆 \n 在派克21流行了一陣後,又有一種筆流行開來,那就是偉佛鋼筆,偉佛的英文是Wearever,與派克同樣是美國的產品。偉佛鋼筆的經營方式跟派克顯然大有不同,其一是派克多角經營,派克的鋼筆有很多型式可選,除了派克21,後來還出了派克45、51、61、65等等的「系列」,好像號碼越高的售價越貴,後來原子筆(Ballpoint Pen)流行,它也做原子筆,除此之外派克還出產墨水,派克墨水取名Quink,中文翻成「派克快乾墨水」,林林總總,只要是書寫工具,似乎都有派克的份,而偉佛似乎只生產鋼筆,他生產的鋼筆也只有一種式樣,沒有什麼編號,就簡簡單單叫它偉佛鋼筆得了。其次是偉佛鋼筆的造型也很古樸老舊,不像派克的推陳出新,五零年代中,大部分鋼筆的吸水簧片已採用暗藏方式,而偉佛鋼筆仍把它大剌剌的放在筆桿上,再加上它的筆尖全露,一點都不掩藏,與派克21比起來確實有些落伍,但偉佛鋼筆很受中學生的歡迎,原因沒什麼,就是好寫又價格合理。 \n 偉佛鋼筆的筆尖與別的筆尖有很大的差異,它的筆尖是由不銹鋼做的,在它筆尖朝外的出水口上面,有條金屬簧片覆蓋著,這條簧片很像口琴裡面的發聲器,有人說設計這條簧片的目的在於出使鋼筆出水均勻,也有人說只是為了好看,原因猜不太透,然而偉佛鋼筆確實靠著這個設計具有了某些「獨特性」,讓人一看筆尖就知道它是偉佛鋼筆專用的。 \n 我已忘了它確實的售價,大約比派克21便宜一點,它銷路極大,在它極盛的時代,幾乎每個高中生都人手一隻。後來我讀大學,才知道這款鋼筆是二次大戰時設計給美國大兵用的,操作簡單又堅固耐用是軍用品的特色,才知道那筆尖上的特殊簧片,很可能是為阻擋戰地的風沙而設計。偉佛鋼筆出水流暢,書寫便利,它的筆尖較寬也較軟,字跡寬細隨己,寫久了,會慢慢訓練出筆的「性格」,只適合主人的筆勢,其他人用它反而不習慣,所以用慣它的人日後總會愛不釋手。然而整體而言,它並不是那麼的耐用,它裝墨水的橡皮管用久了也會「烊」,但問題不大,它最大的問題在握筆的把手部分常常會龜裂,把手裂了不但寫字時很狼狽,有時掛在口袋上,會把衣服都弄髒了,情況就更為不堪。我先後用過三隻偉佛鋼筆,都遇到同樣的困擾。 \n 派克75昂貴氣派 \n 我大學畢業後教書,寫字仍是我生活中不能少的事,我需要好的書寫工具,當時原子筆風行,幾乎已取代鋼筆的地位,但我覺得原子筆太油滑了,好字還得由鋼筆來寫,所以一直注意鋼筆的消息。這四十年中,我用過的筆不計其數,我後來也用過幾隻派克21,有舊有新,派克21確實是實用的筆,在我讀初中的年代是貴的,在我教書了後就不算貴了,它整體的耐用程度超過偉佛鋼筆,但沒有偉佛鋼筆那樣粗細隨我的個性。我很想再買隻偉佛鋼筆來用,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台灣市面已見不到任何它的蹤影了。 \n 我後來還用過昂貴的派克75,好像這是派克筆的最高型號,當然價錢也只能用昂貴兩字來形容,細雕成網狀的銀製筆身,據說那銀是來自西班牙古代的沉船,筆尖標榜14K金,非常好寫,握筆的把手有特殊設計,它為握它的三個手指設計了適當的凹槽,讓人寫久了也不累。派克75也有缺點,它的把手部分用久了也會裂,裂了也跟偉佛鋼筆一樣的不好對付,還有筆桿是純銀的,銀子很軟,筆桿裡面的螺旋槽用久了會磨損,磨損後就與把手鎖不緊了,也會造成某種程度的不便。 \n 我也用過Mont Blanc的幾種型式的筆,用得最久的是它們所出「音樂家系列」中一種名叫蕭邦的鋼筆。Mont Blanc很貴,當然自己不捨得買,我的「蕭邦」是由一群友人在一個特別的日子饋贈的,當我打開包裝,發現黑色的筆盒裡面附贈了一張考究的CD唱片,裡面錄的是蕭邦的兩首鋼琴協奏曲,一看伴奏的樂團,不由得嚇了一跳,原來Mont Blanc竟然有自己的交響樂團,樂團名叫Mont Blanc Philharmonia of the Nations,一個以生產鋼筆的公司能有自己的交響樂團,可見它財力如何了。不過Mont Blanc的筆不見得實用,很多人有它是為了炫耀財富,有人用它是為了在條約、支票上簽名時耍威風的,真正用它來寫作的並不多,而我卻用這隻蕭邦寫了不少東西。有一次我的筆出水有了點問題,我的一個學生張伯宇把它拿到一家有清洗設備的筆店清洗,店家事後告訴張伯宇,說這隻筆的筆管與筆尖,都是他看過的Mont Blanc名筆中最髒的一隻,但也證明這隻筆的主人是真正用它來寫字的。 \n (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