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施一公的搜尋結果,共10

  • 西湖大學雲谷校區開工 2021年建成

    西湖大學雲谷校區開工 2021年建成

     大陸首見由「社會力量舉辦、國家重點支援」的西湖大學,3日於主校區雲谷校區舉行全面開工儀式。雲谷校區一期占地面積約1495畝,預計2021年底交付使用,屆時將可容納300個獨立實驗室、3000名博士生。西湖大學校長施一公致詞時強調,「爭取早日建成一所具有中國特色、世界一流水平的新型研究型大學」。 \n 浙江省委書記車俊,省委副書記、省長袁家軍等當地官員,與西湖大學教職工、學生代表等800餘人,共同見證此一歷史時刻。西湖大學校址位於杭州市西湖區,現址雲棲校區位於雲棲小鎮,主校區雲谷校區則座落紫金港科技城雲谷區塊。雲谷校區一期預計於2021年底建成,2022年起將可開始小規模招收大學生。 \n 西湖大學的緣起,可溯及2015年3月,施一公、陳十一、潘建偉、饒毅、錢穎一、張輝及王堅7位倡議人,提交《關於試點創建新型民辦研究型大學的建議》,獲得中央政府的支持。2018年10月,西湖大學在杭州西湖宣告正式揭牌成立,以博士研究生培養為起點,透過民間籌資建校,實施董事會領導下的「校長制」。 \n 身兼西湖大學籌辦委員會主任的施一公指出,以新校區建設工程啟動為起點,未來西湖大學一定砥礪前行,採取「不忘初心、無問西東」的務實態度,「以國際化的辦學理念,努力探索創新辦學體制機制」,爭取早日建成一所具有中國特色、世界一流水平的新型研究型大學。

  • 天堂不撤守:陳長文》泛公股是金金併不可迴避之重

    天堂不撤守:陳長文》泛公股是金金併不可迴避之重

    為鼓勵金控整併,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日前宣布金金併政策,鬆綁包括:金控併購首次持股門檻由25%降至10%,並納入非合意併購。然適用對象僅限「民民併」,排除涉公股的「公公併、公民併」。消息一出,輿論一致:「不含公股,效果不大。」 \n 回顧金融發展,1990年代,政府開放民營銀行設立,公股銀行亦逐步民營化,為金融開放先驅。銀行家數驟增,至2001年已達48家;2002年扁政府啟動第一次金改(二五八金改),處理銀行呆帳問題;2004年扁政府二次金改,意識到銀行過多,目標限時「金控減半」,然因扁家衍生弊案無疾而終。 \n 馬政府為打亞洲盃,曾推動「公公併」,終因顧慮重蹈二次金改之弊,未能持之以恆。2017年本國銀行仍多達38家、供過於求,金控業者指出:「我國銀行過多且規模太小,造成競爭過鉅不利發展。」 \n 2016年蔡政府上任時,當然也看見銀行過剩的問題。而且據報導,時任政務委員施俊吉(現任副閣揆)有意啟動第三次金改,方向包含公股問題:逐步降低公股持股比例、公股派任董事改以專業經理人、民營金控或業者可併購公股行庫(公民併)等。然該政策似乎戛然而止。 \n 直到最近,當市場終於盼到本次「金金併」,政府卻只放寬民營銀行彼此間整併,公股行庫完全在改革中「被缺席」。台灣金融業的高公股比例、低績效,在國際上罕見。顧主委卻表態「不會主動推公股改革。」但政府不推,誰有本事發動呢?筆者不解,蔡政府,何以放任這迫切問題無所作為? \n 從我國銀行結構來看,公股確有改革之急。本國銀行大致分為:純公股、純民營、泛公股。1、純公股(台銀、土銀)有穩定金融市場、配合政策的考量,或有存在必要。2、民營銀行,在當前「金金併」政策輔助下有利整併。3、泛公股(合庫、華南、兆豐、企銀、一銀、彰銀)雖已民營化(政府持股50%以下),卻因政府持股16~34%不等,仍受政府左右。泛公股銀行的主事者,因其「不公不私」的定位,在金管會(或財政部)明白表示不主動推動改革時,實在無力解決規模過小、競爭力不足的窘態,可謂進退兩難。 \n 其實,泛公股問題應立即解決,理由至少有二: \n 其一,「不公不私」的泛公股行庫易淪為政策工具:慶富案中,聯貸銀行(9間全為公股銀行)怠於查證慶富的資金缺口與還款能力,誤信「已有政府把關」的國艦國造政策,輕易貸放資金,致損失近150億。事後財政部雖撤換3家銀行董座,然泛公股銀行難免有需配合政策的任務,不免讓人擔心,5+2產業政策在需要大量融資下,是否會重蹈慶富案的覆轍? \n 其二,「民民併」後,泛公股行庫將更自曝其短:2017年「金控公司整體經營績效評比」前4名全為民營。6月22日華南金控的股東權益報酬率出爐,較去年衰退14.7%,或是受慶富案呆帳衝擊,足見泛公股績效不佳受政策壓力影響之可能。當民營銀行因整併更形壯大時,泛公股銀行將更無競爭力。 \n 綜觀公股改革方案有三:公公併、公民併與釋出公股。1、公公併免不了有「同質性過高」、成效有限等問題。2、公民併,在二次金改後噤若寒蟬,易落得圖利私人的罵名,而致沒有足夠魄力推動。3、釋出公股,茲事體大,恐非短期內可以完成。但公股改革遲滯,固然有上述執行上的難度,政策消極企圖心不足更是主因,例如主事的部會不願輕言下放泛公股人事權、少數不肖立委不願失去展現「影響力」的對象而阻撓、泛公股行庫工會抗爭等問題皆是不改革的藉口。 \n 蔡總統曾細數任內改革說「我們是解決問題的政府」,實際上也貫徹了法、理、情皆有爭議的軍公教年金改革等,顯見國會占6成、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是有足夠改革的實力。既然如此,對於國家財政收入及金融發展與治理有百利無一害的公股改革,從蔡英文、賴清德、施俊吉、顧立雄等人身上,卻看不見執政者有堅定的意念,令人失望。 \n 「金金併」何以獨漏公股?想必是市場對政府的大疑問。筆者以為,政府縱尚無落實公股改革的最佳解方,也應對改革從速規畫,並拿出魄力及早踐行。若刻意迴避,既難提升我國銀行競爭力,也影響整體經濟發展,深受其害的將是全體國民。 \n(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 被指拋棄妻女告王幸男 施明德敗訴定讞

    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指控前立委王幸男在11年前反貪倒扁活動期間,於報上發表「饒了台灣吧!致施明德公開信」,施憤而提告求償200萬元,最高法院認為王男的目的是避免造成激烈抗爭、社會對立,沒有損及施的名譽,昨日判王幸男勝訴、免賠確定。 \n \n同時間施明德也不滿他時任立委的林國慶、謝欣霓、王淑慧和許榮淑等4人,影射他如陳世美般,拋棄前妻陳麗珠一家人,訴請法院索賠400萬元和登報道歉。3年前最高法院認定林等人對可受公評的事作評論,受言論自由保障,判施明德敗訴定讞。 \n \n判決指出,施明德主張王幸男在2006年8月間在報上發表「饒了台灣吧!致施明德公開信」文章,不實指摘他「罹患老人癡呆症」、「出獄後...卻拋棄苦苦等候15年的母女3人」等語,使他名譽受損,請求賠償200萬元。 \n \n王幸男則說,施明德曾任黨主席,任何黨員都可對施男給予最嚴厲的檢驗與批判,這篇文章刊登時,施明德正發起倒扁運動,影響國家政局甚鉅,他的文章是指施明德個人道德瑕疵部分,有經合理查證,沒有損害施的名譽。 \n \n高院更一審認定,王幸男是針對可受公評之事評論,況且他的文章刊登後,反貪運動推展越益熱烈,使施的社會地位更登上高峯,並第2次獲選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可見社會地位及評價絲毫未受到貶抑,判施敗訴,案經上訴,最高法院駁回定讞。

  • 中金院為夥伴聯盟學校免費建置公益輔導系統

    中金院為夥伴聯盟學校免費建置公益輔導系統

    在學校中,總有一些孩子根本沒錢補習,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與希望夥伴聯盟之一的台南一中合作,引進業者贊助學校一套電子課後教材由學校選出弱勢貧困的學生,給與課後看電子教材的機會取代補習,三方22日啟動這項公益輔導系統建置合作計畫。 \n \n 中金院校長施光訓與三貝德數位文創公司董事長史勇信談到中金院「公益為先、助弱扶優」創校理念而結合,施光訓提到合作夥伴台南一中的學生有些因為家貧而無力補習,史勇信同意捐出一套電子教材系統,無償提供10組公播版帳號,給南一中選出的貧困學生使用。 \n \n 施光訓、史勇信22日前往台南一中,與南一中校長張添唐洽談三方合作。張添唐提到校內一名已失雙親的弱勢畢業同學,在中金院支持下,去年錄取中金院並獲得獎學金,可以放心在大學唸書。對數位業者願意幫助南一中校內貧困學生,表達謝意。 \n \n 業者開發各階段的電子教材,從幼兒園至高中的電子教材,請來錄製教學課程的都是全台知名的補教名師,透過帳號許可,學生可以透過網路接收各項課程,並有考題,就像是在網路補習班上課。 \n \n 促成三方合作的施光訓表示,人不能選擇出生背景,卻可以透過教育圓夢,改變人生。南一中是中金院希望夥伴之一,未來將與數位業者繼續進入全台各所夥伴學校,繼續提供弱勢學生電子課輔的機會。

  • 北京清華副校長施一公等7人組建民辦大學

    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以下簡稱「西湖大學」)12月10日在杭州舉行成立大會,以博士研究生培養為起點,開創了大陸民間籌資建校的先河。西湖大學倡議人之一、北京清華副校長施一公表示,這是大陸歷史上第一所民辦的、含理工、生命等多個學科的小型、綜合性、劍指世界一流的高等研究院。 \n \n陸媒報導,2015年3月11日,施一公、陳十一、潘建偉、饒毅、錢穎一、張輝、王堅等七位西湖大學倡議人向中國國家領導人提交《關於試點創建新型民辦研究性的大學的建議》幷獲得支援。2015年12月1日,西湖大學在杭州注冊成立。 \n \n西湖大學組建四個研究所,其中,生物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施一公領銜生物學研究所,神經生物學家、北京大學理學部主任饒毅領銜基礎醫學研究所,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潘建偉領銜理學研究所,力學家、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十一領銜前沿技術研究所。 \n \n西湖大學已完成2次全球招聘,四個研究所由國家千人計畫專家及其他頂尖人才領銜,預計將有200名教授,近2000名科研人員,在相關領域開展科學研究和博士生培養。 \n \n目前,院區內行政辦公樓裝修任務已經完成,即將完成裝修的4棟科研樓將為4個研究所提供約130個獨立實驗室,2棟學生公寓及配套餐廳將能容納500多名研究生。 \n \n大陸政協副主席韓啟德在發言中稱,看到西湖大學的建立,多次在腦子裡面出現了抗戰時期的西南聯大,他認為,西湖大學不會是中國的普林斯頓,而是新形勢下的西南聯大,「這樣才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我們國家發展到今天,需要這樣一所大學。」 \n \n「假如我要是年輕的話,我肯定會參加他們的隊伍。現在年紀大了,只能祝賀他們大大的成功,為中國的高等教育事業,科技研究事業,做出好的貢獻。」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楊振寧特地捎來短片,贊賞了幾位教授設立西湖大學的目標和雄心。

  • 下個屠呦呦? 陸看好施一公拿獎

    下個屠呦呦? 陸看好施一公拿獎

     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替大陸實現諾貝爾科學獎「零」的突破後,各界也紛紛預測起,誰是下一個諾貝爾科學獎的中國人得主?許多網友不約而同指出,當下中國最紅的學術「男神」之一,9月甫出任北京清華大學副校長的施一公頗具「諾獎像」;日前他領軍的團隊在《科學》雜誌上發表研究成果,也被業界譽為「諾獎級別」的貢獻。 \n 2008年施一公辭去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終身教授職位,回大陸任清大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院長;並與時任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長的饒毅,在《光明日報》上聯合刊文,矛頭直指院士評選機制。2011年中國科學院院士評選時雙雙落選,饒毅宣布自此退出院士評選,施一公則在2013年當選。 \n 近2年來,施一公的文章經常在大陸網路上刷屏,不管在清華的畢業、入學演講,或是筆下描寫河南老家、父母子女的文字都相當走紅。不同於以往中國科學家「低調木訥」的傳統形象,施一公不僅儀表出眾、並出口成章;在青年學子心目中的偶像、導師地位,直追10年前給青年人寫過7封信,曾任微軟、Google全球副總裁的李開復。 \n 2013年、46歲的施一公,先後當選美國人文與科學學院外籍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以及中國科學院院士,在清華園被稱為「大牛」。今年8月施一公研究組在《科學》雜誌及網上,同步發表2篇研究長文,題目分別為〈3.6埃的酵母剪接體結構〉、〈前體信使RNA剪接的結構基礎〉,研究成果的重要性已達「諾獎級別」。

  • 公開帳目駁汙錢 施:可殺不可辱

     獨立總統參選人、前紅衫軍總指揮施明德不滿台南巿議員王定宇指倒扁總部帳目不清,批施是「詐騙集團」。施明德昨日在高等法院舉行記者會,公開紅衫軍帳目表示「可以殺我,不要侮辱我人格」。 \n 王定宇日前在政論節目中指稱倒扁總部帳目不清,批評施明德是「詐騙集團」。施明德因而提告求償,要求登報道歉;一審法院判王毀損施的名譽,應賠償100萬元並登報道歉。王定宇提出上訴後,高院更一審改判,認定王的言論是關於公眾利益及可受公評之事,沒有損害施的名譽,不用賠償,施明德再度提起上訴,被最高法院駁回,施敗訴定讞。施明德不服判決,向高等法院聲請再審成功,高院昨日再次開庭。 \n 施明德強調,他對公款使用極端嚴謹,當年紅衫軍期間,要購買一支傘、一頂帽、一把剪刀都要幾個人簽名核准,領款也要由律師批准,「錢進來,從頭到尾我沒摸到」。施明德指出,因為當時他得肝癌,連便當都是家人準備的,紅衫軍完全沒有任何一筆錢用在他個人身上。 \n 施明德也表示,當年他控告王定宇、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黃越綏及時代力量立委參選人林昶佐3人,其中2人判賠,僅王定宇免賠,他得知判決結果,感到很生氣。紅衫軍的所有帳目都乾乾淨淨,結餘款最後都捐出去。 \n 紅衫軍財務監督小組委員、台北市律師公會理事長黃旭田表示,外界對於紅衫軍倒扁行動可以有不同政治看法,但帳務部分則應由事實面進行討論,從事實面看來,施明德的確沒有碰到紅衫軍的錢。 \n 施蜜娜也在臉書PO出影片呼應父親,表示會將帳目公開在「施明德文化基金會」網站。她說,這9年間,很多人在網路、電視上花錢買廣告,辱罵她父親貪了紅衫軍的100塊,還有年輕人對著施明德說「還我100塊」,讓她氣到快要瘋掉,才決定將帳目拍照PO網。

  • 公開紅衫軍帳目 施明德:可殺不可辱

    獨立總統參選人、前紅衫軍總指揮施明德不滿台南巿議員王定宇指倒扁總部帳目不清,批施是「詐騙集團」。施明德今天在高等法院舉行記者會公開紅衫軍帳目,表示「可以殺我,不要侮辱我人格」。 \n \n王定宇日前在政論節目中指稱倒扁總部帳目不清,批評施明德是「詐騙集團」。施明德因而提告求償,要求登報道歉;一審法院判王毀損施的名譽,應賠償100萬元並登報道歉。王定宇提出上訴後,高院更一審改判,認定王的言論是關於公眾利益及可受公評之事,沒有損害施的名譽,不用賠償,施明德再度提起上訴,被最高法院駁回,施敗訴定讞。施明德不服判決,向高等法院聲請再審成功,高院今天再次開庭。 \n \n施明德強調,他對公款使用極端嚴謹,當年的紅衫軍期間,要購買一支傘、一頂帽、一把剪刀都要幾個人簽名核准,領款也要由律師批准,「錢進來,從頭到尾我沒摸到」,施明德也指出,因為當時他得肝癌,連便當都是家人準備的,紅衫軍完全沒有任何一筆錢用在他個人身上。 \n \n施明德也表示,當年他控告王定宇等3人,有2人判賠,僅王定宇免賠,他得知王男的判決結果,感到很生氣,「可以殺我,不要侮辱我人格」,紅衫軍的所有帳目都乾乾淨淨,結餘款最後都捐出去。 \n \n經手紅衫軍帳務的律師黃旭田表示,外界對於紅衫軍倒扁行動可以有不同政治看法,但帳務部分則應由事實面進行討論,從事實面看來,施明德的確沒有碰到紅衫軍的錢。 \n \n黃旭田解釋,紅衫軍行動的經費收入及支出上有一個流程。錢的支出由決策小組決定,領款也要有憑證,施明德本人也要遵守這樣的流程。至於活動餘款也已委請會計師公會查帳完成。

  • 陸海外科學家 歸國致力創新局

    大陸積極發展科學,以期縮短與世界科技強國之間的差距。因此,大陸在近年來不斷向在國外留學的大陸科學家招手,希望他們能學成歸國,為大陸服務。據美國中文網報導,《紐約時報》近日刊登長篇文章「對抗趨勢:中國吸引海外科學家歸國」(Fighting Trend, China Is Luring Scientists Home),文章以海歸科學家施一公和饒毅為例,美國認為施一公辭去普林斯頓大學教職,以及饒毅放棄美國國籍,令人震驚;但兩人皆認為,「不後悔。」 \n文章引述上海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副院長施一公的話,「我覺得我欠中國一些東西,在中國,無論我做什麼,都將會影響中國十倍,甚至百倍。」他並表示,與一些美國人猜想的相反,他和許多離開美國的華人科學家,都沒有為此感到後悔。 \n另外,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院長饒毅也表達出類似看法,他說當美國駐華大使館問他為什麼要放棄美國國籍時,他寫信表示,美國在911之後應該要回歸自省,但卻依然誇耀於自身的偉大;相對來講,中國已開始在奮發圖強,力圖創造一嶄新格局。 \n據統計,中國在研發上的投入占到GDP的1.5%,比多數發展中國家都要高得多;2007年,中國科學家發表的論文數位居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雖然美國認為數量不等於質量,但卻認為不能忽視中國近年來努力發展科學的舉措,包括吸引海外科學家回國。近年來,像施一公這樣有名望的科學家開始回到大陸服務,他們的回歸帶著同樣的使命──撼動中國任人唯親和庸才當道的科研文化。

  • 大陸重金挖角海外華裔專家

    美國一向以其雄厚的科研實力引以為榮,但近年,海外頂尖的華人科學家回歸中國大陸,大幅拉近大陸與其他先進國家的科研實力差距。 \n《紐約時報》報導,中國決運用充裕的財政資源,及日漸提升的地位,招攬在改革開放期間流失的頂尖科學家及學者回國,美國一項研究更指出,未來中國將較美國更有能力把科研成果化為產品推向巿場。 \n施一公最好例證 \n2008年,美國馬里蘭州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向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學家、美藉華人施一公頒發1000萬美元的科研資助,但美國學界並沒有對此感到驚訝。當時,從事細胞研究的施一公在癌症治療的研究上開展了一條新的研究路線。 \n令人驚訝的是,數個月後,歸化美藉、居住在美國18年的施一公宣布放棄美國的一切,返回中國大陸繼續進行科學研究。他回絕了千萬美元的研究經費,辭去了普林斯頓大學的職務,轉而任職北京清華大學生命科學與醫學研究院副院長,現在,他已成為了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長。 \n施一公表示,「時至今日,許多人仍然未能了解為什麼我會回中國,特別是當我身處在這地位時,我放棄了一切。」 \n普林斯頓物理學教授羅伯特.奧斯汀(Robert H. Austin)說:「施一公是我們其中一顆明星。」他表示,「我覺得這事是完全瘋狂。」 \n西方、特別是美國,對許多中國學者而言,仍擁有巨大的吸引力,但施一公及其他著名科學家的回歸,象徵著中國大陸正成功地以更快的速度縮窄與先進國家在科技上的距離。 \n過去10年,中國大陸投資在科研的資金正穩定上升,現在已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5%,雖美國投入GDP的2.7%於科研上,但中國大陸的投入遠較其他發展中國家為高。 \n帶著愛國心回歸 \n而據兩名中國研究學者丹尼斯弗雷德西蒙(Denis Fred Simon)和曹聰最近發表的《人才與中國的技術優勢》一書裡表示,中國科學家面對海外競爭,面臨更大的壓力。過去10年,中國科學家所發表的學術論文數量,是他們每年所發表的論文數量的四倍。 \n近年,許多像施一公同樣著名的科學家開始回流中國大陸。他們的回流帶著一個任務:重組中國的科研文化,改變用人惟親和碌碌無為的現象,這些都是追求科研成果的最大障礙。《紐約時報》指出,他們均受到愛國主義的驅使,以及他們希望成為改變的催化劑,並認為中國政府會支持他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