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施名帥的搜尋結果,共65

  • 專訪/施名帥「佛系」接角色 表演瓶頸靠「搞定自己」

    專訪/施名帥「佛系」接角色 表演瓶頸靠「搞定自己」

    年紀快奔4的施名帥,今年在演藝工作及感情上都有了新想法。他找到新東家,由新合作夥伴幫他開拓更多元性工作面向,近期也換了新家,鬆口透露想婚了,希望能順利把演員女友朱芷瑩娶回家。他為了求婚橋段傷透腦筋,求婚前,還設下目標得先努力賺錢,拚個鑽戒才覺得有底氣,他忍不住笑稱:「戒指夠大顆,就想得出橋段了。」 施名帥前陣子到戶政事務所辦理戶籍事務,曾開玩笑要身旁的朱芷瑩乾脆直接登記結婚,沒想到被她賞了白眼。人緣還不錯的他,前陣子搬家時,好友劉冠廷、姚淳耀、范少勳都抽空幫忙;他想求婚,尚缺一顆鑽戒,導演鍾孟宏熱心要拿自己的戒指借他,「豆哥(納豆)還說要借我錢,以前年代用借的可以,現在不同,我還是有點自尊心的」。 他出身單親家庭,特別渴望組個圓滿家庭,他與朱芷瑩討論過生小孩的問題,「我是外公外婆帶大,外婆說社會這麼亂,不生也沒關係,不然就是要有錢,小孩才不會辛苦,至於媽媽,我做什麼她都支持。以前我常不快樂,媽媽就會說『窮』和『快樂』是2件事,她覺得最不需要煩惱的就是錢,她通常煩惱一些無聊的事,像放在家裡的書要被蟲吃掉這類的」。 施名帥出道13年,詮釋過黑道、酒保、刑警、反串、更生人等,角色百變,配角作品多過主角,「很多配角加起來,賺的錢不見得比主角少」。他樂觀個性看起來是受媽媽影響,本身性格也很佛系,認為沒有角色非他不可,因此他和導演碰面聊角色,總是會熱心地推薦其他演員,像是高英軒、莫子儀、黃健瑋,「我是提醒劇組也可以找這些人聊聊,他們演不演不是我能決定,況且我也不會亂講」。 電影《灼人秘密》剛開始找施名帥扮演副導,導演趙德胤後來問他願不願意挑戰飾演導演角色,「因為年紀和氣場還不到,我常有『為什麼是我』的疑問」。他自嘲幾乎所有人都可以和他撞角色,他和納豆也撞過,笑稱:「可能大家覺得我什麼都能演,比如找不到楊祐寧,只好找我。」透露自己在《我們與惡的距離》飾演精神科醫師,其實當初最先找的是黃健瑋。 有什麼角色是看到後非演不可?「《與惡》的角色找我,我就覺得跟我很接近,因為我想像得到,有什麼可以在這角色玩的或實驗。《麻醉風暴2》的炸彈客角色找上我的時候,甚至連劇本都還沒有,所以看到劇本會想到很適合誰,是因為覺得其他演員更容易接近角色的樣子」,他帶點撒嬌口吻說:「我常演一些離我很遠或很難的角色,我很想要輕鬆一點,但找我的都很難啊。」 大家認為拍談情說愛的作品最輕鬆,「愛情戲不一定要親親抱抱啊」,其實他連拍牽手戲都覺得害羞。他曾在電影《血觀音》有3P橋段,對此他解釋,當時主要很想和導演楊雅喆合作,對手又都是劇場出身,「我很放心,把它(3P橋段)當舞蹈來跳,只是拍的時候滿痛苦的,但不敢講」,對於演肢體接觸的戲,坦言仍需要克服心理障礙。 他認為,演員透過不同生活體驗,也許對表演有幫助,但不見得適合套用在每個人身上,端看自己怎麼過日子,「所有的創作都可以靠想像而來,表演這件事,只有自己可以當自己的老師,要和自己相處、搞定自己,它體現你生命的狀態跟你對事情的觀點,如果自己對表演這件事沒有明確意識和理解,那就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每一次演出都有瓶頸,那就要靠自己想辦法,沒有成功的路是可以照著走的,每個角色也沒有非誰不可,除非我很喜歡,像《與惡》,我可以玩出別人做不到的東西,但有些我很難想像的角色,我可以挑戰,只是要花比較大的力氣。像我在《灼人秘密》沒幾場戲,但我花3個禮拜去海邊看海,一直吃東西,想把自己吃肥」。 他對於常演「綠葉」角色也有自己的論見,「一齣戲不可能每個人都主角,我喜歡演戲不見得是我喜歡演主角,演戲的快樂和戲份、角色無關,主要是跟一群人共同完成作品。如果有得失心,我早就氣瘋了」。他坦言,表演路上「什麼糟糕的都遇過」,「這10年來最慘的是,資方覺得我的流量不夠」,他近期演完影集《黑喵知情》,粉絲數大幅成長,正學著慢慢讓自己更「接地氣」。 施名帥平時很宅,也不擅應酬,自認有社交障礙,日前到腳踏車店修理單車,明明外面天氣冷,他走出店家門口後卻滿身大汗,「我跟陌生人講話就會莫名緊張,心裡壓力負擔很大,跟陌生的劇組合作,開拍前一天也一定會失眠」。他不喝酒,以前會去應酬場子,但總覺得格格不入,30多歲之後,他決定觀照內心意志,像是劇組殺青宴會去露個臉就先離開。 他說,殺青酒上會有前輩要他喝酒,場面就容易尷尬,「對我來講,我也很想好好感謝大家,但不知道該怎麼做,而且我是需要暖機的人」。個性被動又需要暖機,怎麼追到女友?他頗有自信地秒回:「靠顏值啊,該勇敢的時候我會勇敢。」他非常尊重女友且自律,笑說:「不要讓人家覺得貴圈很亂,有女友之後,別人對我有好感這件事,我是關起來的。」

  • 施名帥拚賺錢買鑽 為求婚橋段燒腦

    施名帥拚賺錢買鑽 為求婚橋段燒腦

     年紀快奔4的施名帥,今年在演藝工作及感情上都有新想法。他換新東家,由新合作夥伴幫他開拓更多元性工作面向,近期也換新家,鬆口透露希望年底前順利把演員女友朱芷瑩娶回家。他為了求婚橋段傷透腦筋,求婚前,還得先努力賺錢拚買鑽戒,笑稱:「戒指夠大顆,就想得出橋段了。」  施名帥前陣子到戶政事務所辦理戶籍事務,開玩笑要身旁的朱芷瑩乾脆直接登記結婚,沒想到被她賞白眼。人緣不錯的施名帥,好友劉冠廷、姚淳耀、范少勳都幫他搬家,導演鍾孟宏還說要拿自己的戒指借他,「豆哥(納豆)說要借我錢,以前年代用借的可以,現在不同,我還是有點自尊心的」。  出道13年 個性樂觀佛系  他出身單親家庭,從小跟著媽媽,「我是外公外婆帶大,外婆說社會這麼亂,不生也沒關係,不然就是要有錢,小孩才不會辛苦,我做什麼媽媽也都支持。以前我常不快樂,媽媽會說『窮』和『快樂』是2件事,她覺得最不需要煩惱的就是錢,她通常煩惱一些無聊的事,像放在家裡的書要被蟲吃掉這類的」。  施名帥出道13年,演過黑道、酒保、刑警、反串、更生人等,角色百變,配角作品多過主角,「很多配角加起來,賺的錢不見得比主角少」。他個性樂觀也佛系,認為沒有角色非他不可,因此總是熱心推薦其他演員,像是高英軒、莫子儀、黃健瑋,「我只是提醒劇組,他們演不演不是我能決定」。  電影《灼人秘密》找他演副導,導演趙德胤後來問他是否願意挑戰飾演導演,「因為年紀和氣場還不到,我常有『為什麼是我』的疑問」。他自嘲幾乎所有人都可以和他撞角色,他和納豆也撞過,「可能大家覺得我什麼都能演,比如找不到楊祐寧,只好找我」,透露自己在《我們與惡的距離》演精神科醫師,其實當初最先找的是黃健瑋。  少演親密戲 連牽手都害羞  有哪個角色是看完大綱之後非演不可?「《與惡》的角色找我,我就覺得跟我很接近,因為我想像得到,可以在這角色玩的或實驗的。《麻醉風暴2》炸彈客找我的時候,甚至連劇本還沒有,所以看到劇本會想到很適合誰,主要覺得他們很容易接近角色的樣子,我常演一些離我很遠或很難的角色,可是我就想要輕鬆一點,但找我的都很難啊」。  一般認為演出談情說愛的作品最輕鬆,「但我不喜歡,愛情戲不一定要親親抱抱吧,牽手我都很勉強」。他曾在電影《血觀音》有3P橋段,當時因為很想和導演合作,對手又都是劇場出身,我很放心,把它當舞蹈來跳,只是拍的時候滿痛苦的,但不敢講」,直言對演肢體接觸的戲有心理障礙。  宅男不喝酒 有社交障礙  他平時很宅、不擅應酬,自認有社交障礙,日前他到腳踏車店修理車子,明明很冷,出店家門口後卻滿身大汗,「我跟陌生人講話就會莫名緊張,心裡壓力負擔很大,跟陌生的劇組合作,開拍前一天一定失眠」。他不喝酒,又不喜歡被覺得不好相處,以前會和朋友去應酬場,但到現場卻覺得格格不入,30幾歲之後決定回歸內心意志,像是殺青酒去露個臉就離開。  他說殺青酒上,會有前輩要他喝酒,場面就尷尬,「我也想好好感謝大家,但常常不知道怎麼辦,而且我是需要暖機的人」。個性被動如何追到女友?他笑稱:「靠顏值啊,該勇敢的時候我會勇敢。」他說不拍親密戲,除了自律也尊重女友,開玩笑說:「不要讓人家覺得貴圈很亂,有女友之後,別人對我有好感這件事,我是關起來的。」

  • 范少勳明星光環被考驗 施名帥為業績樂當搬運工

    范少勳明星光環被考驗 施名帥為業績樂當搬運工

    公視春節特別節目《阮三个 – 餐車環島發大財2》,初一開始連播5天。這一季的主持人由楊貴媚與范少勳兩位老搭檔,一起帶領兩位實境新手施名帥、温貞菱,挑戰餐車環島任務。節目任務困難度提高,四人為了業績使出渾身解數攬客,就連製作人方夢貞也苦笑節目更像整人節目,最後還整到自己。 餐車第一站就到南投參加音樂祭,四人原本以為人潮眾多會造成搶購,沒想到當天生意卻慘澹不如預期。范少勳事後檢討表示:「除了進場時間有點太晚,錯過用餐的黃金時間以外,也沒想到參加的民眾大多都是露營客,幾乎都自煮自炊,沒有購買外食的需要。」温貞菱也提到在備料時也預估錯誤,準備太多豬肉沒想到客人幾乎都點牛肉。 施名帥與范少勳為了挽救慘澹的生意,決定走出餐車到音樂祭的活動會場實際攬客,甚至見到有民眾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便立刻主動上前幫忙搬運,一邊搬還不忘一邊替餐車打廣告宣傳。温貞菱笑說:「我原本很認真的在車上炸薯條,是媚姊看到趕快叫我來看,才看到他們在那邊拉行李,我就想說,這兩個人也從來沒有對我們做過任何這種事情。」四位主持人為了餐車生意,使出渾身解數。

  • 范少勳怨温貞菱只對別人好

    范少勳怨温貞菱只對別人好

     楊貴媚、范少勳、施名帥、温貞菱、姚淳耀3日出席公視《阮三个-餐車環島發大財2》記者會,一行人11天去了7個城市,最遠連澎湖都去了。范少勳、施名帥笑稱温貞菱站上工作台立馬變凶,只會對小幫手好,還對小幫手李玉璽輕聲細語:「小心這個燙燙。」范少勳不禁笑喊:「對我們都沒這樣。」一行人在南投音樂節因預估錯誤備料太多,壓力直升,連洗澡都在帳篷區盥洗台擦澡解決,温貞菱自曝過程還被范少勳推到牆上,後來才知道是為了保護自己。  温貞菱笑說:「想說大勳為何要推我撞牆,原來是因為後面有個喝醉的男生離我很近,他是為了保護我。」范少勳曝她還因漢堡餐車生意太慘淡,忍不住淚灑現場,她笑回:「真的太挫折了那次,我們通常一整天都沒人吃便當,現場很多人排隊,但我會餵大家喝水,製作人也要大家多喝水、多休息。」「老闆娘」楊貴媚暱稱温貞菱是過動兒,認為對方就像停不下來的小太陽,精力十足。  一路下來,從陌生到熟練,楊貴媚笑稱,大家想跟傳授他們廚藝的老師討論要不要乾脆開家店,因為現在的手藝已經好到被粉絲懷疑是專業廚師料理,而不是明星自己動手,「演藝圈再不翻轉,有一天去賣漢堡」。

  • 温貞菱曝被范少勳推去撞牆 背後原因超暖心

    温貞菱曝被范少勳推去撞牆 背後原因超暖心

    楊貴媚、范少勳、施名帥、温貞菱、姚淳耀3日出席公視《阮三个-餐車環島發大財2》記者會,一行人11天去了7個城市,最遠連澎湖都去了。范少勳、施名帥笑稱温貞菱站上工作台立馬變兇,只會對小幫手好,還對小幫手李玉璽輕聲細語:「小心這個燙燙。」范少勳不禁笑喊:「對我們都沒這樣。」一行人在南投音樂節因預估錯誤備料太多,壓力直升,連洗澡都在帳篷區盥洗台擦澡解決,温貞菱自曝過程還被范少勳推到牆上,後來才知道是為了保護自己。 温貞菱笑說:「想說大勳為何要推我撞牆,原來是因為後面有個喝醉的男生離我很近,他是為了保護我。」范少勳曝她還因漢堡餐車生意太慘淡,忍不住淚灑現場,她笑回:「真的太挫折了那次,我們通常一整天都沒人吃便當,現場很多人排隊,但我會餵大家喝水,製作人也要大家多喝水、多休息。」「老闆娘」楊貴媚暱稱温貞菱過動兒,認為對方就像停不下來的小太陽,精力十足。 一路下來,從陌生到熟練,楊貴媚笑稱,大家想跟傳授他們廚藝的老師討論要不要乾脆開家店,因為現在的手藝已經好到被粉絲懷疑是專業廚師料理,而不是明星自己動手,「演藝圈再不翻轉,有一天去賣漢堡」。施名帥則怕這家店聚集所有明星,員工成本太高,「不管以後要不要開店,我至少明白一個道理,吃漢堡不要太機車」。眾人大笑。有趣的是,姚淳耀本來是小幫手,後來也被留了下來一起為餐車奮鬥。

  • 納豆變賣座咖月休1日不嫌累

    納豆變賣座咖月休1日不嫌累

     獲金馬3大獎肯定的《同學麥娜絲》至今全台累積票房衝破4000萬,12日納豆、施名帥、劉冠廷、潘慧如與導演黃信堯現身戲院,親手搖泡沫紅茶招待影迷,限量400杯的飲料吸引大批粉絲。劇組各自特調紅茶,主持人黃豪平一句「相信大家都很有經驗」,讓先前經營茶飲店失利的納豆立刻自嘲:「你現在是在調侃我嘛!」  片中「4人幫」納豆、劉冠廷、施名帥和鄭人碩在泡沫紅茶店相聚,納豆說:「紅茶對這4個角色有特別的意義,我覺得送給粉絲這份禮物,讓大家好好珍惜真正重要的事物,也能在看電影的時候配上我們送的紅茶,療癒大家的心。」潘慧如片中和納豆有激情戲,她透露家人已看過,但感想避而不談,朋友則都是讚美,施名帥開玩笑插話:「讚美妳的慈悲心!」  導演盼收支打平  對於票房創佳績,導演黃信堯態度較保守,坦言接下來佳節檔期會有很多新片上映,所以還是要持續努力,若票房破5000萬才有可能打平收支。藉此片獲金馬男配角的納豆說:「這是我演過最賣座的電影,對我來講意義也很重大,走在路上也會有人和我道恭喜,心情很開心!」他透露得獎後已有3部戲約找上門,包含電影、電視劇和短片,加上原本手上主持的節目,使他工作滿檔,不過即便1個月只休息1天,他仍樂在其中。

  • 納豆擒金馬獎《同學》票房又破紀錄  工作月休1天不嫌累

    納豆擒金馬獎《同學》票房又破紀錄 工作月休1天不嫌累

    獲金馬3大獎肯定的《同學麥娜絲》,上映至今全台累積票房衝破4000萬,12日納豆、施名帥、劉冠廷、潘慧如與導演黃信堯現身戲院,親手搖泡沫紅茶招待粉絲,限量400杯的飲料吸引大批粉絲。劇組也在現場試喝各自特調的紅茶,主持人黃豪平一句「相信大家都很有經驗」,讓先前經營茶飲店失利的納豆立刻自嘲:「你現在在調侃我嘛!」引起全場大笑。 片中「4人幫」納豆、劉冠廷、施名帥和鄭人碩,在泡沫紅茶店相聚,納豆說:「紅茶對這4個角色有特別的意義,我覺得送給粉絲這份禮物,讓大家好好珍惜真正重要的事物,也能在看電影的時候配上我們送的紅茶,療癒大家的心。」潘慧如片中和納豆有激情戲,她說至今家人看過但「避而不談」,朋友則都是讚美,一旁施名帥插話:「讚美妳的慈悲心!」 對於票房創佳績,導演黃信堯則態度較保守,坦言接下來佳節檔期會有很多新片上映,所以還是要持續努力,若票房破5000萬才有可能打平收支。藉此片獲金馬男配角的納豆則說:「這是我演過最賣座的電影,對我來講意義也很重大,走在路上也會有人和我道恭喜,心情很開心!」他透露得獎後,現在有3部戲約找上門,包含電影、電視劇和短片,加上原本手上主持的節目,使他工作滿檔,不過即便1個月只休息1天,納豆仍樂在其中。

  • 施名帥被劉冠廷虧另類學霸

    施名帥被劉冠廷虧另類學霸

     施名帥和劉冠廷在電影《同學麥娜絲》飾演學生時代的死黨,出了社會各自有困境和煩惱要解決,施名帥談起自己的學生時代,表示高中時沒有目標,過得很荒唐,「我高一念了3次,第1學期念2個月不想念就休學,第2學期去復學被退學」,後來看了林懷民的《薪傳》,啟發他朝表演的路前進,「我從此用功讀書,努力考進國立藝術學院(現在的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施名帥考進北藝大,因為很珍惜這個機會,每天逼自己作息正常,不是讀書就是睡覺,「大一念舞蹈系,後來想念戲劇系,降轉大一重頭念,然後戲劇系一念又是5、6年,29歲才去當兵」,前後念10年才畢業,在旁的劉冠廷聽到他的「漫漫求學路」,忍不住虧說:「哇,這也是某一種學霸耶。」  炫耀和桂綸鎂拍MV  劉冠廷求學路相較平順,他不想重考,又想到北部念書,填了位於板橋的台藝大,「以前我們到北藝大去看表演,很羨慕北藝大的校園好大好美」,施名帥一聽,鬥嘴說:「是吧!台藝大談個分手,旁邊可能有垃圾車開過去的聲音,北藝大可以望著關渡平原、漂亮的夜景,連談分手畫面都差很多。」劉冠廷招架不住:「好啦好啦,你們在『美』裡面啦,我們要自己去創造美。」  施名帥在片中是懷才不遇的導演,他說,大學時期試鏡廣告臨演也常碰壁,但不會想太多,「我記得有一次通過試鏡很開心,到處跟別人炫耀,因為可以跟桂綸鎂一起拍MV」,劉冠廷也同感:「我拍廣告看到S.H.E超興奮,還跟她們合照,但是當臨演常常都會被剪掉。」  劉冠廷表示,廣告試鏡難度高,「100個可能才挑中1個,一開始我還會很認真檢討自己為什麼沒被選上,後來才發現不完全是演技,有時可能長得比較像客戶前男友就錄取了」。施名帥難忘北藝大學姊謝盈萱很會接工作,「她接世貿的展,自己又主持,又會編舞和跳舞,常找我們一起打工。」  施名帥在《同學麥娜絲》裡和納豆、鄭人碩從好同學到翻臉,劉冠廷表示,自己沒有那種死黨翻臉的經驗,但是有一個國中同學令他難忘,「他很喜歡打籃球,一直到現在都還在打,前陣子我去看他比賽,他一上場,我竟然感動到眼淚一直流,以前年輕的時候,幾個同學都夢想打NBA,最後能堅持繼續打球的也只有他了」。電影上映中。

  • 劉冠廷慶生公開調情王彩樺

    劉冠廷慶生公開調情王彩樺

     入圍金馬9項大獎、20日將上映的《同學麥娜絲》11日舉行記者會,導演黃信堯率演員鄭人碩、施名帥、納豆、劉冠廷、王彩樺、潘慧如、朱芷瑩、洪小鈴、鄭宇彤出席。昨是劉冠廷生日,記者會上大家端出大蛋糕為他慶生,他驚喜說:「謝謝大家,電影和我的生日結合在一起,好兆頭,希望票房大賣、票房長紅。」片中飾演劉冠廷女友的王彩樺和死黨鄭人碩、施名帥、納豆都獻吻祝賀。  劉冠廷和王彩樺互誇演技好,王彩樺說:「我演出時就被他眼睛電到,很容易融入情節,他很會演,我都跟他走了。」劉冠廷嘴甜:「我才被妳融化了,妳在電影裡很溫柔啊。」被問「公開調情」會不會擔心劉的女友孫可芳(小豆)吃醋,王彩樺說:「小豆很可愛,我非常喜歡她,會演又有禮貌。」劉冠廷趕緊「好啦好啦」示意轉移話題,並笑說前一晚已與孫可芳吃燒肉慶生。  潘慧如喝了再滾床  納豆和潘慧如在片中有激情戲,潘慧如笑說擔心家人無法接受她的尺度,至今不知該不該邀家人看電影。談到這場戲,她表示拍攝當下想的是別的男人,事前喝點酒放鬆,王彩樺聽了開玩笑說:「要是我(跟納豆)會喝兩瓶威士忌。」  施名帥與女友朱芷瑩在片中演夫妻,一場男方被女方抓包出軌的戲,朱芷瑩把碗盤全摔破,被問現實生活中,吵架會不會這麼激烈?施名帥說:「她很溫柔賢淑,我比較幼稚,我不愉快會用愚蠢的方式讓它過去。」  主持人陶晶瑩則透露,納豆在片中跟一位海外「男神」有對手戲,納豆自豪說:「我算是嫡傳海外的弟子,碰到正確的老師之後,人生更好了。」陶晶瑩則笑稱:「麻煩教一下我老公。」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 范少勳施名帥做漢堡嘆錢難賺

    范少勳施名帥做漢堡嘆錢難賺

     楊貴媚、范少勳、施名帥、温貞菱錄公視實境節目《阮三个》2021新春特別節目《餐車環島發大財2》,8日抵達最終站台北四四南村,並舉辦公益市集。范少勳節目首開三噸半餐車,走南迴公路沒有路燈的路段,笑稱楊貴媚透過對講機,在另台車頻喊「轉彎小心」,他還分享:「我剛開到澎湖就撞到拱門了,看到工作人員手勢,但開過去才發現上面卡住,幸好立刻退出去。」  楊貴媚一行人要完成30萬業績,但至8日止,只完成15萬多,施名帥哀號:「我們一份平均200元,15萬要賣750份,感覺有難度。」他跟范少勳被眾人笑稱是「漢堡兄弟」,兩人在煎台上合作無間,但過程辛苦,「我還做惡夢,夢到被製作單位迷昏,手腳跟嘴巴被貼膠帶。」幸好隨著練習,兩人從第一次半小時做7個漢堡,到進步神速做50個漢堡,成果不俗,代價則是手上傷痕。  楊貴媚忍不住稱讚團隊,「就算這次沒有達標,我也覺得與有榮焉,這些年輕人都很惜食,就算沒達標,心裡也有種成就感。」  她提及李玉璽開罐頭被割破手,怕血沾到食材,沒有聲張只是用貼麵包的膠帶纏在手指,讓她心疼又感動。而范少勳還曝有路人不相信楊貴媚是影后本尊,楊貴媚笑說:「最後只好說我是她妹妹。」  鍾欣凌、李玉璽昨也帶第二台餐車上門PK,鍾、林予晞、姚淳耀、李運慶、周曉涵等明星也加入擺攤行列,郭書瑤更義氣相挺素顏現身。

  • 范少勳開餐車楊貴媚對講機頻喊小心 路人不認影后是本尊

    范少勳開餐車楊貴媚對講機頻喊小心 路人不認影后是本尊

    楊貴媚、范少勳、施名帥、温貞菱錄公視實境節目《阮三个》2021新春特別節目《餐車環島發大財2》,8日抵達台北四四南村,進行環島最終站並舉辦公益市集,鐘瑤、林予晞、姚淳耀、吳子霏、李運慶、周曉涵等藝人也加入擺攤行列,郭書瑤還素顏現身義氣相挺。范少勳首次開三噸半餐車,走南迴公路沒有路燈的路段,笑稱「老闆娘」楊貴媚透過對講機在另一台車頻喊「轉彎小心」,他還分享:「我剛到澎湖就撞到拱門了,只看到工作人員說可以過,但開過去才發現上面卡住,幸好立刻退出去。」 楊貴媚、范少勳、施名帥、温貞菱四人要完成30萬的業績,但至8日止,只完成15萬多,施名帥哀號,「我們一份平均200元,15萬要賣750分,感覺有難度」。他跟范少勳被眾人笑稱是「漢堡兄弟」,兩人在煎台前合作無間,但過程辛苦,「我還做惡夢,夢到被製作單位迷昏,手腳跟嘴巴被貼膠帶,壓力超大」。但隨著練習,兩人從第一次練習半小時做7個漢堡,到半小時50個漢堡,成果不俗,代價則是手上傷痕。 楊貴媚忍不住稱讚餐車團隊,「就算這次沒有達標,我也覺得與有榮焉,這三個年輕人都很惜食,連小幫手姚淳耀、李玉璽都認真到不行,就算沒達標,心裡也有種成就感」。她提及李玉璽開罐頭被割到手,怕血沾到食材,沒有聲張只是用貼麵包的膠帶纏在手指上,讓她心疼又感動,施名帥一旁笑說:「他第一個罐頭就割到。」眾人大笑。 楊貴媚叫賣超拚命,范少勳曝有路人一直不敢相信她是影后本尊,她笑說:「最後只好說我是她妹妹。」四人在這次從台中出發,開餐車前往南投、高雄、澎湖、屏東及花蓮,返回台北沒休息,立馬投入市集準備,跳戰各自極限。

  • 桂綸鎂楊祐寧分享起舞時刻

    桂綸鎂楊祐寧分享起舞時刻

     2020台北金馬影展5日晚開幕,雙開幕片《同學麥娜絲》、《腿》監製鍾孟宏、葉如芬及導演黃信堯、張耀升,率領桂綸鎂、楊祐寧、張少懷、劉冠廷、鄭人碩、納豆、施名帥等劇組齊聚走紅毯。  《腿》入圍本屆金馬4項大獎,楊祐寧和桂綸鎂飾演國標舞界的金童玉女,2人都表示下很多功夫練習。桂綸鎂自嘲在片中就是個「尋找腿的肖婆(瘋婆子)」,她回憶片中一場正式比賽的戲,「像是魔幻時刻,我們配合得天衣無縫,完全進入狀況中」。  導演張耀升爆料,一開始女主角不是要找桂綸鎂,「要找一個肯配合、有底子又漂亮的演員,沒想到連絡小鎂,她願意拍,男主角想找有魅力的,問了祐祐,他說自己是運動高手,但是陳玉勳導演提醒,祐祐跳的舞跟別人不太一樣」。楊祐寧表示,陳玉勳只聽過他唱歌「的確不怎麼樣」,「我高中是熱舞社,只上2堂課,想看看可不可以追到女生,一直失敗」,不過楊祐寧也說,他為戲下很多苦功練舞蹈。  劉冠廷、施名帥、鄭人碩和納豆在《同學麥娜絲》是死黨同學,私底下也會一起喝酒,施名帥爆料,鄭人碩和納豆喝起酒來會互嗆,「2個人會嗆對方說,你到底行不行啊」;劉冠廷是「冷靜派」,要聊很久才會說「好吧,那我也喝1杯」,施名帥說自己是糾察隊,負責跟大家說「好了好了,要去趕高鐵」。  鄭人碩和納豆都以《同學麥娜絲》入圍金馬男配角,片中好兄弟要在金馬獎廝殺,鄭人碩開玩笑說:「聽到納豆入圍,就把他電話刪除了。」納豆和潘慧如有激情戲,他說:「刷牙刷到牙齦快破了,謝謝潘慧如,她非常專業。」

  • 桂綸鎂拍《腿》自嘲變「肖婆」 施名帥爆料納豆和鄭人碩喝酒會互嗆「行不行」

    桂綸鎂拍《腿》自嘲變「肖婆」 施名帥爆料納豆和鄭人碩喝酒會互嗆「行不行」

    2020台北金馬影展今晚盛大開幕,雙開幕片《同學麥娜絲》、《腿》監製鍾孟宏、葉如芬,及黃信堯、張耀升兩位導演,率領桂綸鎂、楊祐寧、張少懷、劉冠廷、鄭人碩、納豆、施名帥等劇組齊聚開幕紅毯。 《腿》入圍本屆金馬4項大獎,桂綸鎂(小鎂)和楊祐寧(祐祐)在片中飾演國標舞界的金童玉女,兩人都表示下很多功夫在練習上面。桂綸鎂自嘲在片中就是個「尋找腿的肖婆(瘋婆子)」,她回憶片中一場正式比賽的戲,「正式上陣時,像是魔幻時刻,我們配合得天衣無縫,完全進入狀況中。」 導演張耀升則爆料,一開始女主角不是要找桂綸鎂,「要找一個肯配合、有底子又漂亮的演員,沒想到連絡小鎂,她願意拍,而男主角想找有魅力的,就問祐祐 他說自己是運動高手,但是陳玉勳有提醒,祐祐跳的舞跟別人不太一樣」,對此楊祐寧表示,陳玉勳只聽過他唱的歌「的確不怎麼樣」,「我高中是熱舞社,只上兩堂課,想看看可不可以追到女生,一直失敗」,不過楊祐寧也說,他為戲下很多苦功練習舞蹈。而入圍最佳男配角的張少懷表示,聽到入圍的時候在跟老婆吃飯,「因為之前槓龜太多次了,聽到入圍就YA一下,然後繼續吃飯。」 劉冠廷、施名帥、鄭人碩和納豆在《同學麥娜絲》是死黨好同學,私底下也會一起喝酒,施名帥爆料喝起酒來,鄭人碩和納豆會互嗆,「兩個人會嗆對方,你倒底行不行啊!」而劉冠廷是「冷靜派」,要聊很久才會說「好吧,那我也喝一杯」,施名帥說自己是糾察隊,負責跟大家說「好了好了要去趕高鐵了」。 鄭人碩和納豆都以《同學麥娜絲》入圍金馬男配角,片中好兄弟要在金馬獎相殺,鄭人碩開玩笑說:「聽到納豆入圍,就把他電話刪除了。」納豆和潘慧如有激情戲,他說:「刷牙刷到牙齦快破了,謝謝潘慧如,她非常專業。」

  • 簡嫚書《黑喵知情》記憶錯亂!得知真相大崩潰

    簡嫚書《黑喵知情》記憶錯亂!得知真相大崩潰

    LINE TV與酷斯本媒體聯合製作推出的優質自製劇《黑喵知情》,是以「寵物溝通師」為背景,透過寵物視角的解讀,探討人性與家庭關係的療癒系戲劇,民視1日播出大結局,收視亮眼。其中簡嫚書與飾演父親的陳以文上演衝突戲,劇中她被告知憂鬱症母親自殺後,記憶嚴重錯亂、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簡嫚書在這場戲演技爆發,哭喊「我不可能記錯」、「陪在媽媽身邊的一直都是我,不是你」;施名帥飾演的羅鈞也向立委老闆請辭回鄉,對著已經變成植物人的父親道歉,哽咽道:「爸,對不起,我回來了。」惹哭一票觀眾。   劇中簡嫚書飾演的獸醫醫院院長「葉宜甜」,無法原諒父親外遇,導致罹患憂鬱症的母親跳樓自殺,曾大罵父親:「如果那天你在這裡,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因母親之死大受打擊,須長期接受團體心理治療。父親張本善為此想開發新藥治療女兒的病情,與非法養殖場聯手,捲入財團勾結醜聞,他最後決定告訴女兒真相:「妳的記憶是混亂的,也沒辦法好好坐下來吃一頓飯,醫生說你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妳把我從那天的記憶中消去,把我擋在生活之外。」並拿出當晚的三人合照,告訴女兒他當天其實在場,希望女兒能放下傷痛,她情緒崩潰哭喊:「這是玩笑話吧?我一直在想媽跳下去的那一刻,她怎麼一聲再見都沒說就離開,就這樣拋下我了。」張本善心痛回:「所以爸爸留下來,讓我來承擔。」父女倆最終和解,親情戲令人動容。 談及這場戲,簡嫚書透露,與陳以文的對戲很順暢,沒有阻礙,哭戲來自於情緒自然地流露,「不同鏡位加起來可能拍3次左右」。   施名帥飾演的立委助理「羅鈞」,決定向老闆沈清楷請辭,回到了老家,與母親久違地吃飯,最後走進父親的房間,父親仍是植物人的狀態,他想起先前問資深寵物溝通師Maggie(高慧君飾),寵物溝通能不能用在人身上?Maggie答,由於人自我的防衛機制太強,無法進行類似的溝通,植物人更是「不好說」。羅鈞最後走進自己的溝通空間,對著空蕩蕩的搖椅,述說對父親的悔恨,「其實我很後悔,沒有一直陪在你們身邊,我不應該生氣罵你神棍,就算你是神棍又怎麼樣,你也是在幫助別人」。他聲淚俱下,不斷重複:「爸,對不起,我回來了。」場面相當感人,惹哭不少觀眾,故事結尾他開始接手寵物溝通師「黑喵知情」的工作,還被簡嫚書飾演的葉宜甜揶揄:「是要當山寨版的黑喵知情嗎?」他後來進駐「宜甜動物醫院」,當起寵物溝通顧問,笑說要把「宜甜動物醫院」,改成「田(甜)羅(螺)動物醫院」,一番玩笑話,沖淡原本悲傷的氛圍,畫下完美句點。

  • 納豆哭戲噴演技嘆流乾眼淚

    納豆哭戲噴演技嘆流乾眼淚

     導演黃信堯執導的電影《同學麥娜絲》入圍本屆金馬獎9項大獎,11月底也將上映,23日公開正式預告,片中的「四人幫」鄭人碩、劉冠廷、納豆與施名帥演技爆發,不僅將高中老同學之間笑中帶淚、有義氣也有疏離的友誼精湛演繹,互損的「幹話」更是全片亮點。  像是納豆在片中吞了減肥藥「瘦不停」,口吐白沫陷昏迷,卻被鄭人碩嗆:「到底是要自殺還是要減肥?」犀利幹話讓觀眾大誇,納豆還有場令人印象深刻的情感戲,他分享:「當時我邊走邊哭,走了將近3、400公尺,一路哭不停,哭到我眼睛差點乾掉。」  去年奪下金馬獎男配角的劉冠廷,此次演出說話結巴的「閉結」,坦言開拍第1天正式上場前,他在導演黃信堯和監製鍾孟宏面前試著演結巴的樣子,結果被說:「冠廷,不像耶。」讓他瞬間壓力破表直衝腦門。  飾演夫妻的施名帥和朱芷瑩,有場吵架戲更是爆發力十足,施名帥表示,練習時都是摔衛生紙,但實際拍攝必須摔碗盤,女方還因為地上的碎片不小心割到腳,即便流著血也把那場戲演完,十分敬業。

  • 鄭人碩自喻打掉重練 施名帥曝新片「四人幫」革命情感

    鄭人碩自喻打掉重練 施名帥曝新片「四人幫」革命情感

    曾以電影《大佛普拉斯》驚豔全台的金獎導演黃信堯,推出第二部作品《同學麥娜絲》,找來納豆、鄭人碩、施名帥、劉冠廷演出老同學「四人幫」,二度與黃信堯合作的納豆幽默形容:「鍾孟宏導演和啊堯(黃信堯)導演就像四面佛化身成了兩面佛,一面跟你說完,就換另一面跟你說,讓你更清楚方向怎麼去演,我真的很喜歡他們合作的感覺。」 而首次合作的鄭人碩則表示剛開始不太適應,他說:「剛開始拍攝時,我覺得自己好像不太會演戲了也不像個演員,但導演會給我們滿滿的能量和許多突然其來的想法跟做法,有種被打掉重練的感覺,真的收穫良多。」施名帥則說「四人幫」都很想把角色演好,他說:「我演戲的時候一直有胃痙攣的感覺,結果我們四個在面臨同樣巨大的壓力下,就莫名有種革命情感,那種很自然的友情就油然而生了。」 而劉冠廷則表示《同學麥娜絲》的故事與角色貼近真實,讓他在演出時也不斷去反思自己的人生,他更談到他在第54屆金馬獎頒獎典禮擔任遞獎大使時就曾在側台鼓起勇氣跟黃信堯導演打招呼,他笑說:「我很喜歡《大佛普拉斯》,也一直想跟啊堯導演合作,沒想到願望實現了!」電影11月20日上映。

  • 施名帥拍片被疏遠  劉冠廷、納豆結巴衰臉有含義

    施名帥拍片被疏遠 劉冠廷、納豆結巴衰臉有含義

    電影《同學麥娜絲》日前發佈首支前導預告,短短2天就湧進10萬人觀看,累積至目前狂吸7300人按讚、近1500次轉分享掀起話題熱度,28日教師節更接力推出第2支前導預告,曝光由演員鄭人碩、劉冠廷、納豆與施名帥飾演的「4人幫」老同學各自代表著「理想、為別人著想、黑白亂想、夢想」的種現代人縮影。 納豆有感而發,透露學生時期總覺得世界不會改變,長大也只是身體變大,靈魂還是一樣,他說:「但每個人的經歷與想法都不一樣,他不是當初的他,你也不是當初的你,這個故事很真實,越看越覺得惆悵。」 《同學麥娜絲》故事圍繞在從高中到中年的「4人幫」摯友總會相聚在泡沫紅茶店刁牌說幹話,卻也要各自面對人生難題。導演黃信堯透露「4人幫」同學的名字其實暗藏著現代人對人生的疑問,鄭人碩飾演的「電風」每天不停地忙碌打轉,就像電風扇一樣,吹出來的風力卻有限,永遠達不到自己的理想;劉冠廷飾演的「閉結」總是替別人著想,他講話結巴,就像現代人心理有很多想法,卻不知怎麼說出口。 納豆飾演的「罐頭」常常胡思亂想,像罐頭食品雖然好吃但吃多了對身體不好;施名帥飾演的「添仔」追逐著導演夢,卻總是離成功差了一步,他的全名叫吳銘添彷彿沒有明天。而這四人名字的總和就像現代人心中對人生的疑問:「每天為生活忙碌打轉,滿腹想法,卻不知如何表達,一堆夢想隨著年紀只變得胡思亂想,我們的明天到底會怎麼樣?」 拍完《同學麥娜絲》主角們和阿堯導演變成無話不談的摯友,私下感情甚篤,但拍戲期間「4人幫」湊在一起其實會有奇妙的化學變化,施名帥透露:「通常是劉冠廷一直『嘿…嘿…嘿…』嘿到快斷氣,我們都不知道他到底講完了沒,納豆則是要每天一臉衰樣,電風愛耍帥,且心裡默默討厭我。」 鄭人碩則坦言:「我演的電風有時會覺得添仔(施名帥)太自私,所以為了詮釋那種感覺,在拍攝期間我會刻意疏遠施名帥。」雖然他從沒跟施名帥坦承過,但對方其實早已察覺,施名帥笑說:「朋友不就是這樣,很多難以言喻的事情都是最好的朋友才知道。」電影將於11月20日上映。

  • 施名帥、朱芷瑩情侶變銀幕夫妻 老婆逼問「多久沒脫我內褲了」

    施名帥、朱芷瑩情侶變銀幕夫妻 老婆逼問「多久沒脫我內褲了」

    黃信堯導演第二部長片作品《同學麥娜絲》,除了先前曝光的4位主演鄭人碩、劉冠廷、納豆、施名帥,22日又加碼公開金馬影帝陳以文、潘慧如、王彩樺、朱芷瑩、洪小鈴、楊蕎安和莊益增等演員,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施名帥與朱芷瑩,兩人私下是情侶,這回在大銀幕上則飾演夫妻。 預告中可見朱芷瑩上演老婆的逆襲,把「一盤內褲」丟在施名帥面前,烙狠話說:「你有多久沒脫我內褲了。」台詞火藥味十足,另在前作《大佛普拉斯》飾演菜脯的莊益增也友情客串賣起妙丹,一句「大仙虎龍丸丸丸」本土味幽默感十足。 黃信堯補充說:「鄭人碩性格上講義氣、脾氣直,覺得對的事情就去做,這部分與角色不謀而合;而施名帥偶爾有點天馬行空的特性也很符合片中愛作夢的角色,這些演員都有某些特質與角色相近;納豆近年來演技爆發,這次在《同學麥娜絲》的表現一定會讓大家眼睛為之一亮,而劉冠廷的角色非常不容易詮釋,但他在《陽光普照》的演出讓我覺得他絕對可以勝任這個角色。」預告中還可知黃信堯獨特的「厭世口白」也強勢回歸,續集也從黑白片升級為彩色。電影11月20日上映。

  • 《黑喵知情》梁正群虐貓反被囚禁 拴鐵鍊慘嗑狗糧

    《黑喵知情》梁正群虐貓反被囚禁 拴鐵鍊慘嗑狗糧

    梁正群在《黑喵知情》中飾演施名帥同事「楊陳傑」,虐貓事件曝光後行蹤成謎,在最新一集中,梁正群被飾演「羅育棋」的王家梁關在廢棄教堂地下室裡,滿身泥土的他脖子被拴上狗鍊,囚禁在狗籠中,狼吞虎嚥地吃著狗糧,場面驚人。 王家梁飾演前法國傭兵「羅育棋」,因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常在夜半驚醒,一發作便全身蜷縮倒地,滿臉是淚痛苦不已,撿到柴犬奈奈後,奈奈在他發作時陪伴在側,填補他內心的缺口,與奈奈的互動暖哭一票觀眾。王家梁說,不管他哭幾次,奈奈都會靠過去安慰「寵物真的非常真誠、沒有心機,他們不太會分是不是在拍戲,給予我很多、很多的溫暖」。 劇中王家梁動用私刑,懲罰虐貓的梁正群,不僅囚禁他還拴上狗鍊,餵他吃狗糧,還拿起剃毛刀,要剃他頭髮。王家梁直言這場戲拍得很過癮,很少有機會能詮釋這樣的角色,「因為跟動物的接觸,羅育棋愛動物比人多很多,很恨虐待動物的梁正群,透過不斷地羞辱他,讓他體會被虐待的感覺。」 梁正群透露,劇組很用心,光是造型就花2個小時,被關在狗籠裡也讓他深刻感受到「被限制」的無助感,至於狗糧吃起來如何?他笑說:「我吃的狗糧,其實是巧克力餅乾,是劇組特別烘烤,滿好吃的!」《黑喵知情》每週日晚間9點LINE TV、每週日晚間10點民視無線台播出。

  • 施名帥《黑喵》醉倒垃圾堆 姚愛寗「撿屍」踹真的

    施名帥《黑喵》醉倒垃圾堆 姚愛寗「撿屍」踹真的

    姚愛寗在《黑喵知情》中飾演立委沈清楷(尹昭德飾)女兒「沈蕙芳」,最新劇情播出,姚愛寗與媽媽蔡燦得爆發爭吵離家,男主角施名帥受蔡燦得之託,到酒吧帶人回家,沒想到施名帥反被灌醉,遭姚愛寗「撿屍」,老婆連俞涵是寵物溝通師「黑喵知情」也隨之曝光。 身高160公分的姚愛寗個頭嬌小,劇中要照顧醉倒的施名帥,把他從酒吧一路扛回家,不只要把施名帥從計程車上、垃圾堆中拖出來,還要爬一層又一層的樓梯,讓她直呼:「真的重到不行!」施名帥開玩笑說自己被「撿屍」,直言:「姚愛寗沒在演,她是真的認真罵我、踹我!」施名帥劇中還醉到躺垃圾堆,酒醉模樣相當逼真,他自嘲平常表現就像醉酒,笑說:「眾人皆醒,我獨醉!」 姚愛寗劇裡在家壓抑當乖乖女,私下愛和朋友上夜店,會把心事告訴沈清楷辦公室助理羅鈞(施名帥飾)。姚愛寗本身個性與角色剛好相反,笑說:「我是外表看似叛逆,但內心柔弱的女生。」她透露與尹昭德、蔡燦得都是金牛座,而且都吃素,「劇組都備一桌菜給我們三人,真的很像一家人在吃飯」。有次她拍戲睡著,尹昭德還貼心幫她蓋上外套,真的很照顧人、很像爸爸。 LINE TV與酷斯本媒體聯合製作推出的優質自製劇《黑喵知情》,每週日晚間10點在LINE TV、民視無線台療癒播出,LINE TV VIP會員每週日晚間9點可以搶先一小時收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