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旅居時代的搜尋結果,共06

  • 隨行所寓!入住台北時代寓所 送星巴克隱藏版隨行卡

    隨行所寓!入住台北時代寓所 送星巴克隱藏版隨行卡

    台北時代寓所與星巴克合作推出「隨行所寓」住房專案,自即日起至4月30日止,以每晚3,980元起入住,即可免費獲得隱藏版「星巴克時代寓所門市隨行卡」。 台北時代寓所去(2020)年12月開幕,以體貼細心的服務熱忱、舒適典雅的氛圍、獨具品味的藝術收藏,成為許多愛好旅居飯店人士的城市度假首選之一,星巴克目前唯一入駐飯店門市「時代寓所門市」則位於台北時代寓所一樓,門市以沿著牆面窗框打造ㄇ字型樑柱,帶領顧客視覺享受室內挑高空間。隱藏版的「星巴克時代寓所門市隨行卡」,卡片設計呼應飯店外觀膠卷與膠卷盒的設計,一格格被鏡頭捕抓到的時間切片,乘載著旅人的美好回憶,卡片上的鏤空處,猶如一把藏寶盒的秘密鑰匙,準備為您開啟一段讓人期待的豐富旅程。 「星巴克時代寓所門市」的早餐時段前兩小時為飯店住客專屬,現煮的各式咖啡,香氣瀰漫在整個空間,搭配法國直送的現烤糕點及以紐西蘭的優質穀物與乳製品製成的現烤餅乾;此外,還有「氮氣系列(Coffee Tea on Tap)」飲品專案、並供應啤酒、精緻紅白酒及氣泡酒飲。營業時間為早上7點到晚上10點。 台北時代寓所共有175間客房、6種房型,其中包括:118間精選客房(30平方米),41間轉角客房(34平方米)、3間豪華客房(40平方米)、4間尊榮客房(45平方米)、2間無障礙客房(30平方米)、和7間時代套房(52平方米)。所有房型的浴廁、乾濕分離,淋浴間、浴缸為獨立空間,廁所內裝有免治馬桶。淋浴間內的沐浴備品是以茶為本的在地保養品牌「一日茶道TEAORY」,還有訂製的柔軟睡袍、體重機、吹風機等;精選茶、咖啡,且迷你吧與冰箱櫃上有方便操作的膠囊咖啡機、開瓶器、冰桶與快煮壺;55吋衛星4K高解析度液晶電視機與國際頻道、希爾頓榮譽客會會員免費高速無線上網、多媒體影音串流器,250織羽絨、睡枕與超舒適獨立筒彈簧、電子保險箱、熨斗及熨衣板等。 

  • 房車掛牌難 陸旅居時代再等10年

     全球現有1800萬輛房車,但大陸只有2.1萬輛,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業者認為,市場還需要培育,若要達到旅居時代,仍需要3到5年,甚至10年時間。相關法令和市場運作也有待完善。  房車業者表示,目前在大陸租用一輛中高端房車的費用約為1800元(人民幣,下同)一天,加上油費和保險費等,一天就要3000元。考慮到成本,不少家庭常放棄房車,而選擇自己駕車住酒店的出遊方式,但漸多人出於對房車出遊的好奇,選擇一家人3、5天的短途出遊,且承租時間越長平均花費越低,租車人仍在快速成長。  「房車出租率並沒有想像的那麼高。」浙江龍之遊旅遊開發公司房車銷售部經理朱家宏表示,房車出租有淡旺季,平均出租率約20%。他估算,投資一輛用來出租的房車要3年左右才能回本。  「不要以為車租出去了就沒事,10個有9個將車開出去,都會打電話回來問如何操作。」房車租車業者說,租車前業者至少要花1小時教租車者如何用車;民眾也要有學習的心理準備。這都是發展房車市場會碰到的問題。  房車旅遊在大陸發展仍有盲點待改善。例如房車掛牌上路規定多、難度高,影響消費者購買房車或掛車的意願。各類房車上路收費標準不明確,且房車因為沒有嚴格的座位數,無法簡單套用現行的公路收費標準。房車的駕駛資格不明確,對掛車駕駛資格也沒有規定,都影響房車的普及。

  • 達到房車旅居時代 陸至少需3年

    全球現有1800萬輛房車,但大陸只有2.1萬輛,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業者認為,市場還需要培育,若要達到旅居時代,仍需要3到5年,甚至10年時間。相關法令和市場運作也有待完善。 房車業者表示,目前在大陸租用一輛中高端房車的費用約為1800元(人民幣,下同,約新台幣8589元)一天,加上油費和保險費等,一天就要3000元(約新台幣1.4萬元)。考慮到成本,不少家庭常放棄房車,而選擇自己駕車住酒店的出遊方式,但漸多人出於對房車出遊的好奇,選擇一家人3、5天的短途出遊,且承租時間越長平均花費越低,租車人仍在快速成長。 「房車出租率並沒有想象的那麼高。」浙江龍之遊旅遊開發公司房車銷售部經理朱家宏表示,房車出租有淡旺季,平均出租率約20%。他估算,投資一輛用來出租的房車要3年左右才能回本。 「不要以為車租出去了就沒事,10個有9個將車租出去,都會打電話回來問如何操作。」房車租車業者說,租車前業者至少要花1小時教租車者如何用車;民眾也要有學習的心理準備。這都是發展房車市場會碰到的問題。

  • 露營車正夯 陸進入「旅居時代」

    近年兩岸吹起露營風,如同移動小套房的露營車(陸稱房車)開啟旅居時代。大陸露營車銷量逐年攀升,房車俱樂部湧現。陸國家旅遊局也表示將大力推廣「房車露營」,今年預計建設500個房車營地。 大陸露營車銷量越來越夯,2013年銷售不過2000輛;2014年「自駕遊」興起,露營車銷售量突破3000輛,「房車露營」活動也越來越多;到去年,大陸露營車總量已有將近3萬輛,坊間也出現許多「房車俱樂部」。 據中國旅遊車船協會數據,大陸已投入營運的「房車營地」約300多家,正在規畫或建設中的有400多家。大陸國家總理李克強今年進一步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加強自駕車、房車營地建設」,今年將建500個營地。 北京龍灣國際露營公園號稱大陸第一家五星級房車露營地,除有停放房車的營區,還有木屋、兒童活動區、別墅區。甘肅、湖南、江蘇、山東、福建、四川等地的房車營地也在蓬勃建設中。 房車露營開啟「旅居時代」,房車露營也被形容是旅館、酒店、民宿和簡易旅館之外的「第五種住宿形式」。隨著房車越來越盛行,房車露營、房車租住,成為最受追捧的旅遊項目之一。 不過,露營車並非人人擁有,一台露營車價格從幾十萬台幣到上千萬不等。大陸租露營車價碼,又依內裝等級和車輛大小有所不同,一天租金從400元(人民幣,下同)至1500元不等。 有大陸網友認為,房車簡直就是「移動式房子」,現在房價高,與其花上百萬買套房,不如花幾十萬元買輛房車「以車代房」。

  • 李劼毛時代 掀開知青下鄉創傷

     曾因六四學潮身陷囹圍,而後旅居紐約的上海作家李劼,二度訪台並帶來他於兩岸三地首發的新作《毛時代》,這也是他「上海故事」系列的最終回,為此一上海家族史畫下句點。  《毛時代》以文化大革命、知青下鄉為時代背景,卻是「上海故事」系列中李劼最早動筆的一部,早在大學時即開始構思,卻因書寫過程中涉及太多自己切身之痛的經歷而擱筆,時隔30年,他把大學時即開始寫的45萬字全部作廢,重新完成了《毛時代》,書寫了當年為了爭取回城,無數荳蔻年華的女知青屈於權勢者的淫威,並選擇沉默隱痛。  寫《毛時代》對李劼來說過於沉重而悲痛,以至於原訂《上海往事》、《星河流轉》之外,原訂還要另以大饑荒為背景的故事就此擱筆,李劼說:「寫悲劇寫得太累,想要換個喜劇的筆調寫寫別的故事了。」事實上《毛時代》多根據真人實事,既是小說、也是歷史紀實,甚至其中就有李劼自己的初戀故事。切身之痛,李劼如今回憶起來仍是「心痛仍無法完全抹去。」  以《毛時代》作為「上海故事」的句點,李劼表示,一方面是在中國傷痕文學中,談知青下鄉的作品少,一般走過那段歷史的女知青更是避而不願多談;一方面是李劼希望透過小說,呼籲權力高於一切的時代必須結束。「我們依然活在這樣的歷史中!現在的中國,何嘗不是持續憑著權勢行霸占之實。」  過去寫上海和上海人的著名作家多半是女性,李劼的「上海故事」系列,則是少數以男性觀點書寫上海的作品。

  • 《盛世》寓言

    能直說的,用論說文早大聲說了,不能直說的,只有委婉寫成「小說」。而寫小說的人,若對現實有更多意見或不滿,他的小說便容易寫成一種「寓言」。有台港經驗又旅居北京多年的文化人陳冠中最近出版的小說《盛世》,讀來頗有「時代寓言」的意味,在文字搭起的舞台上,演出的盡是穿透腦門的熟悉身影與人事。 美好的大中國想像 盛世計畫目標在未來,影響我們生命存在的「想像」往往就在當下。住在北京幸福小區的老陳半自傳式述說著,在中國崛起這齣時代大戲中人們如何「應和」大發展大趨勢以求生。多數人且相信,凡生在盛世,不快樂的人一定有病。老陳生動描繪那些理想憤青們,在一統江湖修辭中如何被耍弄折磨,終得日日借助興奮劑崛起求嗨,以抗憂鬱劑來逃避那些因發問與深思而可能感覺痛苦的片刻! 《盛世》裡老陳嘻笑嘲諷式的「港腔」令我感到莫名的親切。我想,那是因為香港人和台灣人對公共領域出現各種異見怪論,乃至雜音瞎扯,都有一定的「容忍度」。經濟起飛的80年代,台港共同經歷了以中小企業為基礎所搭建起來的市民社會、在地認同的重建運動以及草根民主的歷史實驗,我們早習慣了眾聲喧嘩的民主環境。然而,這樣多元的社會慣習,在中國以經濟強勢崛起後,到底能不能維持下去,是《盛世》裡潛藏起伏的內在焦慮。 戰後的港台分別延續了英日殖民現代化基礎,因而有跳躍式發展的經濟奇蹟,也比中國更早進入世界體系。這些小而美的經濟活力所累積出來的自信,使得港台發展了不同於傳統中國的文化社群和話語環境。有趣的是,《盛世》修辭在小說裡被當成「未來完成式」的大中國想像,背後是新全球華人經濟新局,這確實是整個現代化文明被西方稱霸幾世紀後,中國人終於可揚眉吐氣的新時代。問題在於,這個「新中國人」身分如何不成為新華人世界的壓迫來源,而是新文明的代理人,如何不以首霸崛起吞噬周邊小國的差異,而能夠在新東亞時代中真正擔起大國的區域和平責任,是值得進一步深思的。 偽天堂不如好地獄 過於美好的修辭和殘酷現實之間總有落差,這些脈絡性落差無疑增加了小說和歷史之間的張力,也為活躍在當代中國大局裡的小人物鋪陳了生動的存在矛盾。如同魯迅曾慨歎:「偽天堂不如好地獄」。在偽天堂裡待久了還以為自己真住在天堂,而好地獄之所以還好,因為自知還有更壞的地獄,這是盛世也是亂世中的自處之道。正是這種「已經夠好了」的鴕鳥心態,使得盛世來到之前的所有壓迫和暴力都諷刺地變得可以容忍。同時,自知已在「好地獄」裡,沒天堂可去了,胡同裡的知青們才能甘心放手以個體戶方式找到他們聊以自慰的小幸福。心底明白得很,盛世裡的真愛永遠近在咫尺,遠在天涯。 你鐵定跟我ㄧ樣好奇,那《盛世》的結局呢?經歷了坎坷的命運折磨和大時代的考驗之後,老陳和小希真就這樣手牽手一起到河南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啦?事情沒那麼簡單,別忘了小希帶著母親一起去。三人的世界總是超乎想像。 盛世啊盛世,到底是誰的盛世沒人知道答案,老陳故意賣關子也沒說。但冥冥中彷如天啟般飛來的隱喻告訴我們,盛世已不遠了,麥子就要著地,眾生快得救了,彷如寓言也彷如預言般,嗯,就要發生在2013! (作者是社會文化評論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