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昆蟲的搜尋結果,共384

  • 黃鸝鳥出沒高大十年 高雄鳥會持續關心

    黃鸝鳥出沒高大十年 高雄鳥會持續關心

    高雄大學舉辦「鸝所當然環境教育推廣工作坊」,詢問度高。黃鸝(黑枕黃鸝)是台灣珍貴稀有保育鳥類,屬樹棲型鳥類,也是高雄地區的特色鳥類。高雄大學首次觀察到黃鸝是2012年,過去10年來,黃鸝幾乎愛上高大,在該校築巢。

  • 打掃驚見地板長出爆量「黑珍珠」 昆蟲學家嚇傻:快清掉

    打掃驚見地板長出爆量「黑珍珠」 昆蟲學家嚇傻:快清掉

    地板竟長出黑珍珠?澳洲有一名母親在臉書表示,日前在打掃孩子的玩具間時,發現地板出現成千上萬顆的「黑珍珠」,不僅數量非常多,而且範圍從牆到地板都是,嚇得趕緊將照片PO網求助,而昆蟲學家就透露,「再過沒幾天應該會孵化成毛毛蟲」。 \n根據《每日郵報》報導,一名媽媽日前打掃孩子的玩具房時,發現地板與牆面出現大量「黑珍珠」,甚至在房內發現一隻飛蛾屍體,由於不清楚此為何物,因此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她便把玩具房鎖了3天不敢進去,推測「黑珍珠」可能是昆蟲的卵或糞便。 \n該名母親最終用殺蟲劑噴灑黑小球,便PO上臉書求解,寫下「我真心希望不是白蟻」。昆士蘭大學的昆蟲學家艾博特(Kathy Ebert)看過照片後認為,這些黑色珍珠是飛蛾的卵,建議她趕緊清掉,「如果再多等幾天,可能會看到毛毛蟲的孵化」,飛蛾能產下大量的卵,假若牠們被困在小隔間好幾天,便會在房內各處產下數百顆卵。 \n不過對昆蟲有專研的網友們,並不認同艾博特的說法,認為黑球並非昆蟲的卵,也可能是玩具的填充物、罌粟種籽、昆蟲糞便、蜱蟲卵、鼠類儲藏的雜草種子等,還有人建議嘗試壓碎其中一顆,才能知道答案,不過該名母親目前已將「黑珍珠」清除乾淨,表示「我們有一個從昆士蘭州運來的櫃子,所以我比較害怕是白蟻」。

  • 昆蟲也能請法醫驗屍 分析死因還能拆穿奧客謊言

    昆蟲也能請法醫驗屍 分析死因還能拆穿奧客謊言

    許多人聽到昆蟲學系,第一個反應大多都是「每天都在抓蟲嗎?」但其實昆蟲系要學習的內容非常多元,YouTube頻道「U2M2」邀請到一位昆蟲學系的阿綱博士為大家揭密昆蟲系的日常。阿綱博士說,只要跟昆蟲有關的領域,都包含在課程內容中,例如昆蟲生理、昆蟲害蟲、昆蟲分類及演化,以及法醫昆蟲等。 \n「我從小就喜歡蟲。」阿綱博士表示雖然小時候不會抓蟑螂來玩,但當家中有蟑螂時,確實都是他負責處理,讀昆蟲系後最喜歡的領域是昆蟲的微生物與病理菌體,主要是在研究要如何讓害蟲被殺死,或是研究蟲是如何死掉的。例如阿綱博士曾經幫餐飲業做昆蟲鑑定,當有人客訴餐點內有蟲時,可以先判定蟲是否有被煮過,避免「奧客」自己抓蟲放入餐點中再誣賴店家。除了處理食安糾紛外,昆蟲系還能幫助分析死因,當警察在野外發現一具屍體時,就會請昆蟲專家透過觀察屍體上的昆蟲及昆蟲產的卵,來分析屍體已死亡多久或是大約何時死亡。 \n阿綱博士還興奮的分享自己曾經吃過螞蟻蛋捲及麵包蟲,他表示「因為螞蟻本身偏硬,所以吃起來會多一種口感,相當美味。」但阿綱博士也提醒,有些昆蟲種類吃了會對人體有害,所以飲用藥酒時要特別小心,因為不能保證用來泡藥酒的昆蟲是否具有毒素。此外,他也說蟑螂本身是很愛乾淨的昆蟲,但蟑螂若吃到有毒的食物,則會累積對人體有害的次級代謝物,所以若不小心誤食餐點中的蟑螂,而有身體不適的狀況應立即就醫。 \n

  • 誰知匙中蜜 滴滴皆辛苦

    誰知匙中蜜 滴滴皆辛苦

     繼《與虎頭蜂共舞》之後,蜂學專家安奎教授又要與蜂共舞了。這次的舞伴換成了蜜蜂,書名是《與蜜蜂共舞》。雖然虎頭蜂與蜜蜂都是膜翅目的社會性昆蟲,兩者予人的印象卻是兩極化。虎頭蜂是蜜蜂的頭號殺手,也是會要人命的昆蟲,而蜜蜂卻是人們喜愛且樂於保護牠的昆蟲,因為牠們是蜂蜜、蜂蠟、蜂王乳的生產者,這會讓我們聯想到味道甜美、營養豐富,養顏美容及療效的聖品。若還想知道每隻只有丁點重(0.1克)的蜜蜂的其他本事,包括生態系健康的企業管理與人類糧食的產物保險,我們可以從這本《與蜜蜂共舞》的解密大全獲得滿意的答案。《與虎頭蜂共舞》曾榮獲「好書大家讀的知識性讀物組好書推薦」,相信這本書《與蜜蜂共舞》更能受到讀者的青睞。 \n 昆蟲是不可思議的無脊椎動物,不但物種多樣性高,還主宰人類的許多幸福甚至生存。希望安奎教授再接再厲出版有關昆蟲與人類的其他書,嘉惠他的粉絲。 \n 四年前,我曾近距離面對一團錦簇亮麗的炮仗紅,當時觀察到一隻西方蜜蜂旁若無人、飛快地鑽進一朵盛開的炮仗花,不過一、二秒鐘馬上退出,再過幾秒鐘又換了一朵炮仗花,不過還是立即退出,如此緊湊忙碌的訪花,卻未能有所收穫,我正為牠著急之際,牠又換了一朵花,這次鑽進去了六、七秒鐘才退出來,我推想應有所斬獲吧,誰知花粉籃竟還是空空如也!如此二十秒內訪了五朵花,平均要花四秒鐘才進入一朵花,可能只有一次有收穫。 \n 蜜蜂可以說是所有昆蟲中研究最深入的昆蟲。一方面牠們跟我們一樣是社會性動物,另一方面是牠們是經濟昆蟲,以及維繫生態系健康的關鍵種。 \n 一般人都把注意力放在綻放的繽紛與香氣四溢的花朵上,對於花叢間身體細小、色彩平庸、飛行飄忽不定的蜜蜂多視而不見。但是你若進一步了解蜜蜂的採蜜、收花粉、取蠟的行為,你會發現更多蜜蜂迷人的、不可思議的特點。 \n 那是一幕令我難忘的訪花鏡頭。那天我從清境農場開車下山,車子繞著霧社水庫旁的山路蜿蜒南下,我放慢車速,欣賞水庫四周起伏的山巒與遠方變幻的白雲。車子開著開著,眼前突然冒出一道長長的橘紅色花牆。高約三公尺,長約十公尺,牆上爬滿炮仗紅,沒有遊客能逃過這片聳立在眼前的花牆。我一直對於昆蟲的採蜜行為深感興趣。野花草叢裡若無蜜蜂或蝴蝶相隨,整個景致便有如黑白照片或幻燈片,缺乏色彩與活力。 \n 一般說來,一個普通的蜂巢內多的話有五萬隻蜜蜂。許許多多的工蜂白晝外出採蜜、花粉、蠟片。在溫帶地區的研究指出,一般工蜂多在離巢附近2公里內活動,也可擴充到6公里。如果蜜源少,甚至會飛到10公里外採蜜,而且是當天去回。一隻蜜蜂每趟要訪50-100朵花,終其一生也不過只能採0.42毫升的蜜。累積一公斤的蜜,蜂群要訪四百四十萬朵花,共飛行九萬公里,累死約一千二百隻蜜蜂。一個蜂巢每年可以生產120-150公斤的蜜,靠的卻是小小的蜜蜂。當你享受一湯匙的蜜,這可是三打蜜蜂一生打拚來的,這難道不讓人感嘆:「誰知匙中蜜,滴滴皆辛苦。」 \n 我們一般只能眼睜睜看到蜜蜂進進出出花朵中心,無法窺探採蜜的究竟。幸好,今年八月發表在《生物學訊息學刊》的研究給了部分的答案。蜜蜂的舌對花蜜的糖濃度異常敏感。如果花蜜的糖黏度較低(19-25%),蜜蜂用吸蜜的方式就可以取到蜜了,這正如一般科學家的認知。然而,這篇論文指出,如果花蜜的糖黏度較高(30-50%),蜜蜂的長管口器就很難吸進濃稠的蜜。不過別擔心,蜜蜂馬上改吸為舔。當舌碰觸到濃蜜時,蜜蜂的中舌表面約一萬條毛刺立即豎起,沾滿蜜糖後,中舌縮到口器裡頭,口器把舌刺上的濃蜜吸進一個專門儲藏蜜的胃裡。 \n 另一個有趣的延伸問題是糖含量稀或稠對蜂採蜜的影響。今年(2020)年初發表在《皇家學會互聯學刊》上的一篇論文對此問題頗有著墨。對熊蜂而言,花蜜越濃當然收獲越豐,只是採蜜的投資(即能量)也越大,回巢後吐出時也更費力。讓我們想一想,吸一口既濃又黏的溶液並非易事,而又要從一根細管吐出剛才吸進的那濃稠溶液更是難上加難。對以靠花蜜為生的蜂而言,吸濃蜜固然花力氣,而吐濃蜜則要花更多的力氣,因此,如何在吸與吐之間獲得最多蜜並花最少力氣,就要靠要採蜜昆蟲的本領了。 \n 花蜜的位置與濃稀會影響到蜜蜂的採蜜行為,採蜜是每一隻蜜蜂的每日功課。有人認為,要蜜蜂等動物提高對農作物的授粉效率,科學家要考慮培育出特定花蜜濃度的作物品系。這是過去壓根兒沒有的想法,確實是一個作物育種學的新挑戰。 \n 最後,昆蟲(包括蜂類)對生態系與人類有多重要?我們用兩個數字與兩句話來說明吧。全世界的昆蟲多樣性占全世界所有動物多樣性的四分之三,估計約有九十多萬種已命名的昆蟲,其數量更達一千京隻(或一千萬兆隻,或一百萬的三次冪隻)。科學家認為昆蟲是地球的征服者。 \n 生物學家愛德華.威爾森說:「這個世界是由昆蟲統治的。」 \n 所有昆蟲中直接或間接與人類的生存息息相關的便是蜂類(尤其是蜜蜂)了。全世界重要的九十多種農作物,有八成是靠昆蟲授粉(其中有百分之九十二是蜂類。)全世界的四分之三的開花植物靠動物傳粉,而人類有三分之一的糧食靠動物授粉而來,此昆蟲中有八成是蜜蜂。 \n 據說阿爾伯特.愛因斯坦曾說過:「如果蜂從地球上消失,人類只有四年的命可活。」但是,無論如何,昆蟲(尤其是蜜蜂)對人類直接或間接帶來的好處是非常巨大的,而人類必須正視當代的單一作物耕作方式、農藥的汙染,還有全球環境變化,這些帶給授粉昆蟲莫大的生存壓力。 \n 朋友,我們在餐桌上每夾三次菜入口,別忘了感謝昆蟲一次,因為如上所述,人類有三分之一的糧食靠動物授粉而來。此外,最重要的是人人更要盡一己之力保護環境。

  • 台灣人看大陸》深圳昆蟲餐與小龍蝦初體驗

    台灣人看大陸》深圳昆蟲餐與小龍蝦初體驗

    2019年的雙十連假,前往澳門探訪兄長,這趟旅程中,兄長特地安排深圳半日遊,讓我有機會再度前往大陸境內參訪,雖因行程緊湊,時間短暫,卻也讓我大開眼界。深圳是大陸一線城市之一,也是我到訪的第三座大陸城市。與大陸其他歷史悠久的城市相比,是一個相當年輕,又充滿活力的現代化都市。 \n \n#內心情緒複雜 \n 出發前,查詢網路得知中共於1979年,因應改革開放,將原「寶安縣」,改制為「深圳市」,所以「深圳市」成立至今,僅有四十餘年的光陰,與中國五千年的歷史相比,或許不算什麼,但卻是目前全中國大陸人均GDP排名前三名城市之一,又被譽為「中國矽谷」。或許深圳是座新興城市,所以台灣媒體似乎較少介紹當地旅遊景點,常聚焦於其經濟發展,相信這也是不少台灣人對此處最大的印象,比起其他城市,我對深圳的了解,並非很深。 \n \n 此次來訪,本欲由香港前往,經羅湖口岸入境,回程順道一遊香港,但當時香港因「反送中」事件,動蕩不安,為維安全,改由澳門外港碼頭搭乘輪船,至蛇口入境。由於考量時間因素,跟上回在珠海一樣,只能當天來回,短暫停留。從澳門搭船至深圳,航程約一小時,在這段期間內,我發現大陸與澳門往來的郵輪,竟與飛機一樣,販售煙酒等免稅商品。且船艙內電視,還播放深圳市改制四十周年的相關報導,讓我對這座城市,有了初步的認知。抵達蛇口後,我與兄長搭程公車,前往地鐵站,這是我在大陸搭乘公車初體驗,當地公車跟台北相同,屬低底盤公車,但不同的是,椅子是塑膠椅。車窗外,只見許多地方,正大興土木,感受深圳的發展潛力。 \n \n 到了地鐵站,我想可是能因為十一黃金周已結束,與兩年前在廣州搭程地鐵相比,較不混亂擁擠,相當舒適。出站後,或許是因為時序節氣變化或綠化程度較高,我覺得空氣還算不錯,也較不悶熱。而市區建築新穎,馬路上除隨處可見五星紅旗飄揚與慶祝中共建政七十周年的布條,還有慶祝深圳市改制四十周年的標語。前者令我內心情緒複雜,因為對岸所謂的建政七十周年,對我而言,則是中華民國政府退守台澎金馬七十周年,當時隨政府來台如先父那代的老外省人,正逐漸凋零中。 \n \n 這七十年內,大陸先後對外經歷「抗美援朝」,還有與越南、蘇聯及印度等國邊界衝突,對內則有文革的十年浩劫與八九民運事件,卻因改革開放,由昔日一窮二白,走向經濟起飛,逐漸脫離戰亂貧窮陰影,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因綜合國力提升,積極參與國際事務,令美國倍感威脅,意圖聯合他國圍堵。而同時期的台灣,雖創造經濟奇蹟,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但解嚴後,政治民主化與社會風氣開放,伴隨而來的國家認同、藍綠惡鬥紛爭,不斷內耗,與大陸、南韓相比,一再錯失發展良機,而中華民國的實質意涵,也似乎一點一滴流失當中,不免有所感嘆。 \n \n#東門町美食盛宴 \n 搭乘深圳地鐵,前往「老街」站旁的「東門町」,這裡猶如放大版的士林夜市,充滿各種小吃,令人食指大動。可惜時間緊湊,只能品嘗台灣少見的昆蟲餐、麻辣小龍蝦與薑汁撞奶。粵菜是中國重要菜系之一,廣東人嗜吃與擅長烹飪,聞名於世,天上飛的、地上爬的及水中游的,只要是能吃進肚子裡的,幾乎都能製作出一道道的美食佳肴。曾在《大陸尋奇》等旅遊節目,看到主持人介紹大陸各地特殊小吃,加上曾聽先父提起與受武俠小說影響,以昆蟲或節肢動物為食材的「美食」,總令我充滿好奇,特別是蠍子、蝗蟲、蜈蚣等,這次在深圳,我總算有機會見識與品嘗這類「小吃」。 \n \n 在台灣,我想除服用中藥外,一般人通常沒有,也不會特地去吃這類食材,因為很多人對昆蟲印象不佳,總令人聯想到討人厭的「小強」,避而遠之。但有些昆蟲,在中外歷史上,確實有食用的記錄,至今仍被某些民族視為美味,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蠶蛹、蝗蟲、蜂蛹、竹蟲等。曾聽先父提及大陸早年蝗災,農作物遭破壞,為免挨餓,百姓只好無奈的吃起蝗蟲裹腹充饑。另金庸大師的武俠世界裡,有食用節肢動物蜈蚣的故事情節,在《神鵰俠侶》中,楊過在華山初遇丐幫前幫主洪七公,洪當時正處理補捉到的一堆蜈蚣,將其油炸食用,吃的津津有味,令楊過嘖嘖稱奇,也跟著搶食。 \n \n 這次品嘗的另類食材,有昆蟲類的蝗蟲、龍蝨(水棲肉食性甲蟲)與蠶蛹,節肢動物的蠍子與蜈蚣。品嘗後,我認為除了蠶蛹外,其餘炸得酥脆,猶如在吃炸蝦一般,並無不適之感。其實蝦子也是節肢動物之一,所以也品嘗聞名大陸的麻辣「小龍蝦」,這道小吃令嗜辣的我,吃來相當過癮,牠不是海裡的龍蝦,而是淡水螯蝦。但在台灣,牠可是惡名昭彰的外來物種,除到處挖洞,破壞田埂堤壩,更因繁殖力強,無天敵抑制,又會捕食原生物種,造成生態威脅。至於食用的蠍子、蜈蚣是否有毒?據學者研究,牠們的毒素,屬蛋白質,高溫煮熟就會破壞,所以不必擔心。當然,任何食物過量食用,對身體未必是件好事,建議這種另類食材,還是偶爾體驗較佳。另除以上食材外,還看到蛤蚧、海馬、海蛇、蜘蛛、螻蛄、蟬、竹蟲等,但我未曾嘗試。而在品嘗薑汁撞奶時,兄長以手機點餐與支付,也令我感到相當新奇,足見對岸手機支付的興盛。 \n \n#時間緊湊不捨告別 \n 由於時間緊湊,這趟深圳之旅,只能當天來回,在品嘗完昆蟲與小龍蝦後,只能不捨的結束這趟小旅行。為避免錯過航班,兄弟倆急忙搭乘地鐵、公車,趕往蛇口,搭乘郵輪回澳門。 \n大陸在維穩方面,下了不少功夫,除路上常見武警、警察站哨巡邏外,無論搭乘地鐵、郵輪等,都有嚴格的安檢措施,購票亦採實名制,我在兩年前來到廣州時,有深刻的體驗。也許對某些台灣人而言,無法理解與接受,但試想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甚至在節慶連假時,有幾億的人口同時移動,難保其中無不法之徒潛伏在內,萬一發生事故,後果難以想像,且大陸內部亦有某些分裂勢力蠢蠢欲動,加上國外恐怖攻擊事件頻傳,為維公共安全,可理解與接受。安檢措施對所有旅客一視同仁,沒有例外,大家耐心等候幾分鐘時間,換來所有人安全往返,是值得的。 \n記得在台灣,某次搭乘捷運,前往戲曲中心看戲時,無意間與一位陸生短暫交流,彼此談到兩岸乘車經驗,其中他提到幾年前,鄭捷在捷運行凶事件,看來這段往事,不只轟動全台,也傳到對岸。 \n \n 而這趟旅程,雖未親自踏上聞名於世的港珠澳大橋,卻在回程時經過,感受它的雄偉,期待下次有機會親自體驗。也希望有幸再訪深圳,因為「世界之窗」與「錦繡中華」這兩大景點,讓我充滿興趣,更重要的是東門步行街的小吃,等著我再度品嘗。 \n(劉漢祥/新北市) \n \n

  • 曳引機車頭慘變昆蟲煉獄 直擊巨蛛獵殺現場畫面震撼

    曳引機車頭慘變昆蟲煉獄 直擊巨蛛獵殺現場畫面震撼

    澳洲因為和其他大陸板塊分離,獨立演化出了許多特別的物種,像是可愛的無尾熊、鴨嘴獸以及袋熊等等,但也有令人聞風喪膽的生物,包含獵人蛛以及世界第二毒的東部擬眼鏡蛇等。澳洲一名農夫近日就拍下了一幕震撼的畫面,一隻巨蛛正在曳引機車頭上獵殺小蜘蛛,驚人的場景讓網友全都看呆了。 \n根據《每日郵報》報導,這名年輕農夫布雷克(Blakey Holland)近日在Tiktok中分享了一段影片,想要邀請大家到澳洲玩,畫面中他正走向一台曳引機,打算開始自己一天的工作,還一邊說著:「你們想來澳洲嗎?這裡很酷,不過你們可能得先看看這個」。 \n布雷克剛說完就將鏡頭轉向曳引機,只見車頭前布滿了蜘蛛網,上面還有許多尚未孵化的蜘蛛卵,以及被蜘蛛網困住、還在不斷扭動掙扎的昆蟲們,這裡儼然變成了「昆蟲煉獄」,之後一隻巨蛛出現在畫面裡,開始獵殺另外一隻體型較小的蜘蛛,牠瞬間猛撲,小蜘蛛隨即失去性命。 \n為了緩和突然有些嚇人的氣氛,布雷克最後轉而拍攝遠方的太陽,「看看,日出還是不錯的」,不過這招似乎並沒有見效,不少網友看完影片後都心有餘悸,紛紛留言:「謝了兄弟,不過我會立刻有禮貌地拒絕你的邀請」、「澳洲簡直就像一個生物擂台賽,那裡有任何東西可以悠哉生活嗎?」、「我差點就要說『放火燒了那個地方』,不過…還是不要再來一次了(意指2019年到2020年發生的澳洲叢林大火)」。

  • 吃飯驚見巨蛛激戰大黃蜂 牠翻肚慘被壓制下場悽慘

    吃飯驚見巨蛛激戰大黃蜂 牠翻肚慘被壓制下場悽慘

    蜘蛛和蜜蜂都是讓人害怕的生物,同時出現更是嚇人!澳洲一戶人家日前在戶外吃午餐的時候,意外在地面上看見正在激烈打鬥的獵人蜘蛛和巨型黃蜂,從畫面剛開始獵人蜘蛛就已經翻肚處於劣勢,最後在被黃蜂螫了幾下後竟倒地不動,成為了這場戰鬥中的輸家。 \n根據《太陽報》報導,澳洲一戶人家耶誕節當天在戶外享用著午餐,其中一個家人突然從餘光裡瞥見旁邊的灌木叢似乎有一場「戰爭」展開,他們湊近一看,發現一隻巨型黃蜂正不斷糾纏著弓起腿部防禦的獵人蜘蛛,接下來雙方就展開了一場「生死決鬥」,就在比賽結果快要水落石出時,這戶人家才終於拿出手機記錄下這精彩的一幕。 \n影片中可以看到,獵人蜘蛛已經處於劣勢,牠翻著肚在木板地上不斷轉圈,整個身體都被巨型黃蜂給壓制住,黃蜂還不斷趁機用自己的螫針螫蜘蛛,最終蜘蛛不堪攻擊,倒在原地一動也不動,而黃蜂先是到旁邊整理一下自己的身體,又再回到蜘蛛身上,像是在確認牠是否還有動靜。 \n過程中這戶人家也都全神貫注地在觀看,雖然不忍心獵人蜘蛛被黃蜂欺負,但他們也知道一切都只是「大自然的法則」,人們無權插手。影片曝光後,網友們都覺得相當震驚,紛紛留言:「那隻蜘蛛把弱點都暴露出來了,如果牠動作正確,這會是一場不一樣的戰鬥」、「我家門口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黃蜂贏了以後,牠開始解剖蜘蛛」、「這幾乎不能說是一場戰爭,蜘蛛R.I.P」。

  • 15公分巨蛛驚闖民宅 大膽一家同居1年「看牠長大」

    15公分巨蛛驚闖民宅 大膽一家同居1年「看牠長大」

    很多人光是看到蜘蛛就怕到不行,更別說要和牠們在同一間房子內共存!不過澳洲一名女子卻相當大膽,1年前她在住家中看見了一隻體型大約15公分的巨型蜘蛛,不但沒有出手殺死牠,反而還和牠「同居」,讓不少網友都震驚不已。 \n根據《The Dodo》報導,安妮特(Annette Gray)1年前在家中發現了一隻體型巨大的蜘蛛出現,不過她的反應竟和一般人不同,竟然放任巨型蜘蛛在家裡到處「趴趴走」、和牠和平共存,甚至還幫蜘蛛取了名字,叫做夏洛特(Charlotte)。 \n安妮特的兒子傑克(Jake)透露,這隻蜘蛛的真實身分為「獵人蜘蛛」,大小約15公分,這種蜘蛛的體型可以長到非常大,外型雖然嚇人,但其實非常友好,在放任牠的情況下,獵人蜘蛛並不會對人類造成威脅,而這也是安妮特對待這隻獵人蜘蛛的態度,「隨牠去吧」。 \n傑克也說,在過去的1年時間裡,一家人都看著夏洛特慢慢長大,牠平時不太會打擾到他們,只是默默地在家裡四處走動,如果看到蟲子,牠就會跳起來把牠們都吃掉。 \n不過當安妮特一家人的親戚和朋友們得知他們正在和一隻蜘蛛「同居」的消息時,大家都嚇了一大跳,甚至還有人開玩笑地建議他們,應該要放火把房子燒了,以消滅夏洛特,但安妮特立志做一名「好主人」,即使面對的客人是一隻剛搬進家裡的蜘蛛,「我不會殺死牠,夏洛特是無害的」。

  • 昆蟲是未來最棒蛋白質 學界卻警告背後的蟲蟲危機

    昆蟲是未來最棒蛋白質 學界卻警告背後的蟲蟲危機

    據印度與法國學者研究報告顯示,儘管昆蟲較一般肉類含有更高的蛋白質、較低的脂肪,且飼養成本低,生長速度卻很快;但現有食用昆蟲的農場管理不善,加上法規掛一漏萬,導致蟲蟲大軍逃出生天的可能性大增。其適應力強、生長速度快,讓牠們成為強大的「入侵者」,並造成生態危機與經濟損害。 \n《每日郵報》指出,目前全球約有於20億人口,吃著1000至2200種不同種類的蟲蟲。與市面上的各種家禽相比,蟲蟲的蛋白質與脂肪比更高,生長與繁殖也快,需要的資源也較少,碳足跡也低,讓牠有潛力成為未來食品市場的當紅炸子雞。 \n因此,市面上各種宣傳食用蟲子好處的文獻便紛紛出爐,如未來最棒的蛋白質、最營養的食品、減肥聖品,並打造價值高達2.97億英鎊(約新臺幣115.94億元)的吃蟲產業。這個數字到2024年恐再成長1至3倍。 \n但是,印度科學學院邦加羅爾分校的生態學家阿洛克邦(Alok Bang),以及巴黎─薩克雷大學的生態學家柯錢普(Franck Courchamp)分別警告,這些飼養與出售的昆蟲往往為外來種,而引進這些昆蟲的區域與國家的入境法規卻不全,入境後的監測、管理與逃亡後處置規範,也極為缺乏。 \n在法規規範不足下,物種的運輸、交易與飼養幾近不受管制,結合地區、國家的政策施行漏洞,一旦食用昆蟲逃亡等於新物種的入侵。 \n考量到昆蟲農場的年營業額動輒上百萬,能被飼養的蟲蟲往往又相當適合大數量放養,加上高生育率、飼養容易、巢穴要求較低、能適應氣候變化與波動、對資援的需求低,以及抵抗疾病的能力高,這些蟲蟲只要逃出一小部分,就足以在當地建立外來種的「新族群」。 \n逃出的外來種在與本土種的生存競爭中,往往成為勝利者,導致部分有滅絕危機的本土生物,其生死存亡間不容髮。此外,新來外來種的旺盛食慾與快速繁殖的特性,對當地農業經濟帶來沉重威脅。 \n例如,當初被當成「金寶螺」的福壽螺,引進時也是看上其高蛋白、低脂肪的食用價值;最後卻因肉質不佳而絕跡於美食菜單之上。失望之於的飼養戶隨意棄養,但福壽螺在臺灣幾乎沒有天敵,見青就吃,1年能產8000個卵,最終成為生態與農業浩劫,損失與防治經費破百億元。 \n《每日郵報》指出,目前全球排名前35名的食用昆蟲飼養企業,14家位於歐洲西北部,10家在美國。在歐盟,法規已限制引入新物種,卻對「意外逃亡」的情況缺乏規範。研究人員警告,飼養等相關法規不足,意味所飼養的物種隨時會被交易,形成「蟲蟲危機」黑洞。 \n

  • 仙界小霹靂市集買昆蟲

    仙界小霹靂市集買昆蟲

     霹靂國際多媒體為《中國時報》讀者朋友開闢的每月「尬偶鬥陣學」台語專欄又來啦!本月分享「昆蟲」,「蟲豸」(音tang-thuā)的台語說法。 \n 「蟲豸」為地球上種類最多的生物,六足是最重要的特徵,田野常見的「蟋蟀」,台語為「杜猴」(音tōo-kau)、「蝴蝶」的讀音則為(oo-tia’p)。而經常因為有七對足被誤認為昆蟲類的「海蟑螂」,台語唸法是「海虼蚻」(音hai-ka-tsua’h)。 \n 《仙界小霹靂》是霹靂國際首部布袋戲兒少偶劇,融入國小學童常遇到的交友經驗與生活常識。首集劇情圍繞在主角跩鴨、天財、多莉,為了完成回家作業,到市集「買昆蟲」的故事。在MOD版本中,片尾獨家延伸學習單元「霹靂小學堂尬偶鬥陣學」,教導孩童昆蟲小常識。 \n 《仙界小霹靂》也於知名線上學習系統《PaGamO》開闢「小霹靂學園」專區,讓孩童透過激戰線上遊戲學習豐富知識。更多詳情請見:小霹靂學園https://www.pagamo.org/course/spili查詢。

  • 鬣狗界的怪咖!土狼不嗜肉最愛吃蟲蟲

    鬣狗界的怪咖!土狼不嗜肉最愛吃蟲蟲

    鬣狗是非洲大草原上分布最廣泛的大型獵食動物,社會性強和殘暴的狩獵方式讓他們成為「萬獸之王」獅子最大的競爭對手。但你知道有一種鬣狗超特別嗎?《國家地理雜誌》日前就在YouTube頻道介紹了「土狼」,牠們非但不會獵捕其他動物,反而以昆蟲為主食! \n土狼(Aardwolf)屬於鬣狗科的一種小型哺乳動物,又被稱為冠鬣狗、鬣豺,主要棲息在非洲東部和南部乾燥的平原上。雖然名字和外表神似兇猛的鬣狗,但牠們並不會捕食大型動物,雖然偶爾會吃腐肉填飽肚子,平時還是多以昆蟲為主食。 \n其中,牠們最愛的佳餚就是「白蟻」,根據科學家研究統計,一隻土狼一晚可以食用高達20萬隻白蟻,牠們又長又黏的舌頭就是最佳的捕食工具。此外,和被稱為「頂級掠食者」的鬣狗不同的是,土狼生性膽怯,對人類無害,遇到威脅只能將毛豎起,藉此增大身體,並從肛門噴出有麝香氣味的氣體,再視情況決定要逃跑或是要攻擊對方。 \n影片曝光後掀起熱議,不少網友看了紛紛留言「蝦米他的主食是(白蟻)顛覆我的想像空間了啦!」、「怎麼可能,有沒有搞錯」、「可愛死了惹」、「好想摸那個舌頭==」、「居然是挖坑穴居的,厲害了...」。

  • 近期粉蝨、蚜蟲、薊馬密度攀升 農改場籲加強共同防治

    近期粉蝨、蚜蟲、薊馬密度攀升 農改場籲加強共同防治

    近期粉蝨、蚜蟲、薊馬等小型昆蟲密度攀升,由於此類昆蟲為病毒病傳播主要媒介,台南區農業改良場呼籲農友注意田區清園,並加強鄰近田區共同防治,以減少蟲口數。 \n台南農改場場長楊宏瑛說明,小型昆蟲為露天栽培傳播病毒病主要媒介,且病毒媒介昆蟲在苗期就會危害植株,因此從育苗開始就必須隨時注意蟲害防治,特別是茄科與葫蘆科作物。 \n農改場表示,定植前針對育苗盤內幼苗宜先施用保護性殺蟲劑,定植初期特別加強防治小型害蟲,隨時注意田區及周遭環境清潔與減少雜草防治,並加強鄰近田區共同進行防治,以控制昆蟲族群密度,降低傳播病毒病害的風險。 \n此外,田間操作時應避免機械傳播,勿因摘心、整蔓等田間操作造成病毒的蔓延。採用合理化施肥可以促進植株生長勢,更能抵抗病毒的感染。如有相關施肥及用藥問題請聯繫該場作物環境課。推薦藥劑請參考https://www.tndais.gov.tw/view.php?catid=382 。

  • 蝴蝶與蛾討喜度差很大 網揭殘酷「雙標」真相

    蝴蝶與蛾討喜度差很大 網揭殘酷「雙標」真相

    色彩斑斕的蝴蝶與飛蛾都是由讓人望而生畏的毛毛蟲變化而來,但為何明明都是昆蟲,蝴蝶和飛蛾在人類心中的觀感卻天差地遠?前者常被文人墨客寫作佳句,傳頌世人;後者卻常常讓人覺得噁心,避之唯恐不及。對此,就有網友點出背後關鍵差異,掀起熱議。 \n原PO今(20日)在PTT「八卦板」以「為什麼蛾很噁蝴蝶就不會」為題,PO文指出,周遭親朋好友看見飛蛾,往往避之唯恐不及,但是見到蝴蝶時,態度卻相當輕鬆自在,如此兩極化的現象,讓他百思不得其解,「有人想過兩個是類似的概念嗎?」 \n貼文一出隨即掀起網友熱議,紛紛留言回應「蝴蝶也很噁」、「蝴蝶一樣噁,那個肚子跟肥宅一樣軟」、「其實你細看蝴蝶,也長的蠻可怕的」、「蝴蝶遠看可以,近看我無法」、「好像很多人不知道蝴蝶不只吸花蜜,只要是營養的汁液都會喝,像是屍水」、「分類學上沒在分蝴蝶跟蛾,國外也是,這陋習該改一改了」。 \n也有不少人進一步分析,點出背後關鍵,「人類刻意醜化啊!像螞蟻被人類美化成勤勞團結的昆蟲,事實根本不是如此,只是人類扭曲的美化」、「你忘了人類就是雙標生物之王」、「醜就討厭,跟人一樣」、「外貌協會啊」、「蝴蝶滿會閃人類的,蛾常常飛到身上,噁心」。

  • 興大昆蟲系胡芳碩 兩年發表十篇國際論文

    興大昆蟲系胡芳碩 兩年發表十篇國際論文

     有特殊專長也能上理想大學,成績已不是唯一指標!中興大學昆蟲系大三學生胡芳碩為系上特殊選才試辦第三屆的學生,高中成績中後段的他,若以一般的升學管道很難進入國立大學。進入中興大學後,他兩年內與國內外專家學者發表十篇國際論文,刊登在萊佛士動物學公報《Raffles Bulletin of Zoology》、歐洲分類學《European Journal of Taxonomy》、動物分類《Zootaxa》等各大分類學期刊,興大特殊選才成效卓越。 \n 胡芳碩從幼稚園開始就相當喜愛昆蟲,也養了很多甲蟲。到了高中後,他與興大昆蟲系、台大昆蟲系、彰師大生物系的學長成立「臺灣昆蟲同好會」,並創立期刊「臺灣研蟲誌」,他也是現任臺灣研蟲誌的主編。胡芳碩表示:「昆蟲科學在生活中處處可見,但卻只有少部分的學生願意投身研究,臺灣研蟲誌提供一個較為容易的平台,鼓勵學生投稿科學論文,促進臺灣昆蟲學的進展。」除任臺灣研蟲誌主編外,也是泛科學科學新聞網的專欄作者,時常將自己的研究轉化成科普文介紹給社會大眾。 \n 進入中興大學後,胡芳碩尤其感謝李後鋒教授對他的支持。胡芳碩雖沒有加入特定實驗室,但導師李後鋒教授卻開放實驗室設備供他使用,有了導師的大力支持,胡芳碩常利用課餘到實驗室進行研究,不必自行購買昂貴的研究器材,更時常在實驗室待到人都走光了也還沒回家。 \n 胡芳碩對甲蟲分類研究極感興趣,尤其更對一般人所害怕的「隱翅蟲」情有獨鍾,上大學後積極聯絡國內外學者,在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共同合作發表15篇研究論文,其中包含十篇國際論文,並發表六種新種的隱翅蟲。特別是升大二的那年暑假,他隻身飛往丹麥實驗室,六天內密集地與教授討論自己的觀察與研究,最後完成了兩篇國際論文定稿。

  • 全國首創天敵昆蟲智慧化生產  生物防治再創里程碑

    全國首創天敵昆蟲智慧化生產 生物防治再創里程碑

     苗栗區農業改良場推動天敵生物防治,與台大生物機電學系特聘教授江昭皚合作,開發全國首創天敵昆蟲「基徵草蛉」智慧化生產技術,讓基徵草蛉住進「獨居房」,透過精準餵食可避免草蛉幼蟲自相殘殺,大幅減少人力投入及生產成本,有望擴大天敵昆蟲生產規模。 \n 苗栗區農業改良場指出,生物防治原理基於「以蟲治蟲、以菌治菌」,基徵草蛉幼蟲為蚜蟲、粉蝨、木蝨、葉蟎及介殼蟲等小型害蟲的天敵,過去生產仰賴人工飼育,幼蟲為了爭食會自相殘殺,所以飼育人員投入大量飼料先把幼蟲餵飽,卻也因生產成本及售價高,無法穩定供應,推廣深受限制。 \n 苗栗農改場場長呂秀英指出,2016年獲農委會「產學研加速鏈結價創新農業」計畫經費支持下,與台大學術團隊合作開發天敵昆蟲智慧化生產技術,較傳統人工飼育方式降低至少7成成本,並可依需求量產,是生物防治重大突破,有利推廣減少農藥使用。 \n 呂秀英表示,每隻草蛉幼蟲入住「獨居房」,精準餵食可大幅提升幼蟲存活率達9成,節省飼料用量約5成,降低8成人力投入,從卵到成蟲全程自動化生產,並結合物聯網雲端智慧監控和APP管理系統,可預先設定生產排程,依照客戶訂單需求進行生產管理。 \n 苗栗農改場說明,天敵昆蟲智慧化量產技術已成功獲得國內2項發明專利,也將台灣專業生物機電開發技術導入農業資材生產,透過農科院輔導,已打造跨域合作的生物防治產業,未來將以昆蟲智慧模組化技轉全球為目標,開創天敵產業新藍海。

  • 台大昆蟲系教授突過世 師生不捨

    台大昆蟲系教授突過世 師生不捨

    台大昆蟲系教授柯俊成驚傳疑似突然在辦公室猝死,據了解鑑識小組鑑定中,校方、院方也在處理中。台大昆蟲系FB粉專則貼文證實柯俊成過世消息,師生們相當不捨「小柯老師」。 \n台大昆蟲系FB粉專今天上午以「四十年蟲緣—緬懷柯俊成教授」為題,全文如下: \n今日上午傳來一個令人震驚且措手不及的消息,本系柯俊成老師離世了。這實在是本系極為重大的損失,柯老師自民國七十年進入台大植病系昆蟲組就讀,也於本系攻讀碩、博士學位,畢業後一直在本系服務,為台灣唯一一位專攻粉蝨科的分類學者,且亦擅長昆蟲幼態分類,在重要農業害蟲—粉蝨上深耕已超過三十年,如此噩耗實在令人難以相信這是事實。柯老師曾在本系系刊撰寫「十年蟲緣」一文,謹借此標題來悼念我們敬愛的柯俊成老師。 \n台大表示:「本校除表達哀悼婉惜之意,校方和院方全力協助家屬處理,並安頓該系師生心理,同時呼籲全體師生更注意安全和健康。」

  • 台灣粉蝨權威學者 凌晨趴研究室猝死

    台灣粉蝨權威學者 凌晨趴研究室猝死

    57歲台灣大學昆蟲系教授柯俊成,今凌晨被校方發現趴臥在學校研究室辦公桌上,明顯死亡。警方調查,發現室內並無打鬥、入侵跡象,監視畫面也顯示沒可疑人士進出,加上柯疑似有高血壓相關病史,初步排除外力因素;今報請檢察官相驗遺體,研判是心血管因素猝死,因家屬對死因並無意見,相驗後遺體已發還。 \n \n台大昆蟲系的臉書粉絲團,上午也發文指出,「傳來一個令人震驚且措手不及的消息,本系柯俊成老師離世了。這實在是本系極為重大的損失。」該系指出,柯師自民國70年進入台大植病系昆蟲組就讀,也於該系攻讀碩、博士學位,畢業後一直在該系服務。 \n \n該系表示,柯師為台灣唯一一位專攻粉蝨科的分類學者,且亦擅長昆蟲幼態分類,在重要農業害蟲—粉蝨上深耕已超過30年,傳出此噩耗,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n \n該系悼念貼文,附上柯曾在系刊撰寫的「十年蟲緣」一文,借此標題悼念師生敬愛的柯。許多人留言追思,哀痛表示:「小柯老師一路好走。」也認為這是台灣昆蟲學界的一大損失。

  • 螞蟻跑進耳朵怎辦?別拿棉花棒壓!醫教1招應急

    螞蟻跑進耳朵怎辦?別拿棉花棒壓!醫教1招應急

    不少人都有類似的經驗,螞蟻跑進耳朵裡面鑽啊鑽的,令人感到好不舒服,又擔心螞蟻愈往裡頭鑽,萬一在耳朵內長駐可就麻煩了! \n \n螞蟻往耳朵裡鑽是因迷路 食用油倒進耳朵先應急 \n耳鼻喉科醫師洪毅表示,螞蟻等大多數昆蟲具有強弱不等的趨光性,通常不會刻意往耳朵裡鑽,只是不小心「迷路」了,若發生類似的情形不需太過緊張,可拿出家裡的食用油先應急。 \n \n建議先將食用油倒入耳朵內,將螞蟻淹死。一般的自來水雖然也可達到類似的效果,但因食用油的密度較高,與自來水相比,可以更快悶死螞蟻且倒入耳中的自來水若溫度太低,容易引起眩暈的生理現象。一般用食用油悶死螞蟻,只需5~10分鐘就可見效。 \n \n螞蟻若不小心爬進耳朵,患者會感受到其在耳朵內爬來爬去的搔癢感,一旦螞蟻被淹死或悶死,患者自己會感覺到螞蟻不再動了,這時即可將耳朵側向一邊,讓螞蟻隨著食用油一起流出來。 \n \n但以上只是應急措施,還是建議至耳鼻喉科求診。醫師會先將專用的耳滴劑,倒入患者的耳朵內,將螞蟻悶死,之後再在清楚的光源以及放大的視野下,以精細的吸管或是鑷子將螞蟻取出。由專科醫師處理,比較安全也比較能夠將異物清除乾淨。 \n \n螞蟻不太可能在腦中築巢 駐足太久恐致中耳炎 \n網路曾盛傳,有位小女孩因習慣邊看書、邊吃零食,所以書桌附近常有許多螞蟻,有一天小女孩因看書看累了,趴在桌上睡覺,結果螞蟻直接爬進去她的耳朵內;小女孩因感到疼痛不已,看醫生時竟發現,成群的螞蟻已在她的腦中築巢寄生。 \n \n從生理構造分析,網路的傳言發生機率非常低。因為耳朵分為外耳道、中耳腔和內耳;外耳道和中耳腔之間有一層耳膜,中耳腔再往裡面還有骨頭保護。螞蟻跑進耳朵內,即使往裡鑽,也會先被耳膜擋住,即使嚴重者造成耳膜穿孔,螞蟻跑進去,因中耳腔被骨頭包圍,只有極少部分是軟組織,再進到內耳或直趨腦部的機率微乎其微。 \n \n但是要注意的是,螞蟻一旦進到耳朵,患者可直接感受到螞蟻在裡面爬來爬去,會覺得很癢、不舒服,且螞蟻的腳是尖銳的,若在耳朵內「逛」太久,螞蟻腳可能會傷及耳膜或耳道內的皮膚,造成出血、發炎、感染,更嚴重者甚至可能造成耳膜穿孔,造成中耳炎,影響聽力。 \n \n切忌拿棉花棒壓螞蟻 恐傷及耳朵 \n洪毅指出,螞蟻與大部分昆蟲一樣,具有趨光性,雖然不像蛾類、金龜類那麼高,但至少不太會特意往陰暗的耳道內跑,螞蟻會跑進耳朵,大多與環境因素有關。生活環境中因衛生條件不良等,以致招來螞蟻,若在某些姿勢中,讓螞蟻得以接近耳朵,螞蟻就很可能順勢跑了進去,不小心誤闖了。臨床上發現誤闖進耳朵內的昆蟲種類可不少,除了螞蟻之外,還曾見過蒼蠅、蚊子、蟑螂、蜜蜂、飛蛾等昆蟲跑進耳朵的案例。 \n \n坊間有不少處理螞蟻進入耳朵的妙招,最常見的做法就是拿棉花棒在耳朵內轉,試圖壓死螞蟻,但這樣的做法並不適當,不但效果不好,甚至反而可能傷及耳朵。 \n \n洪毅強調,用棉花棒壓死螞蟻其實很困難,畢竟螞蟻在耳朵內爬來爬去,外耳道又有3~4公分深,自己在看不到的情況下,要用棉花棒去壓死爬動中的螞蟻相當不易,不但壓死的機率很低,甚至棉花棒在耳朵裡戳來戳去,反倒可能造成外耳道皮膚受傷,甚至把耳膜戳破了。 \n \n避免螞蟻跑進耳朵 日常衛生習慣要做好 \n此外,用棉花棒可能會刺激螞蟻更加躁動,造成耳朵的二度傷害。而原本螞蟻可能只是在耳朵入口處,但用棉花棒去戳,有可能把它愈往裡頭推,反而增添處理的困難度。 \n \n要避免螞蟻跑進耳朵的意外事件發生,首先要務是注意環境衛生,盡量避免在床上吃東西,以免招來螞蟻,等到躺下睡覺時,讓螞蟻得以趁勢爬進耳朵內而若發現住家週遭有螞蟻築窩,也應該及早處理,才能居住得更安心。 \n \n延伸閱讀: \n

  • 惡魔鐵甲蟲殼超硬「汽車也壓不死」 能承受身體4萬倍重量

    惡魔鐵甲蟲殼超硬「汽車也壓不死」 能承受身體4萬倍重量

    鐵錠甲蟲(diabolical ironclad beetle,學名為Phloeodes diabolicus)又被稱為「惡魔鐵甲蟲」,號稱擁有世界上最硬的外骨骼,甚至可以抵擋食肉動物的攻擊,就算被重踩、汽車輾壓都無大礙,也因此獲得科學家關注,近期破解牠硬殼裡的秘密,有助於未來開發出新的堅硬材料。 \n綜合外媒報導,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材料科學家基賽洛斯(David Kisailus)領導團隊,對鐵錠甲蟲進行研究,期間利用顯微鏡、光譜學和機械測試,經長期觀察後,發現牠們的鞘翅(elytra)內,有層狀和鋸齒狀的關節,外骨骼塊還有多種由薄片組成的一層微毛(microtrichia)支撐結構,增加外層摩擦力,阻止互鎖邊緣滑脫,使個體能夠平均分散所受的外力。 \n在鐵錠甲蟲的鞘翅中央,還發現到一連串類似拼圖的聯鎖關節,其中交叉式、鎖式和獨立式三種側向支撐結構,連接甲蟲的腹部及鞘翅,而交叉式關節最為堅硬,鎖式和獨立式結構則能使個體在外力擠壓時,能夠產生一定程度的變形分散外力,使牠們即使躲在石頭底下,也不會因額外重量而造成內部器官損壞。 \n參與研究的博士生李維拉(Jesus Rivera)表示,「除了裝死以外,鐵錠甲蟲還有一種令人注意的能力,就是能夠抵禦掠奪者強壓與穿刺,甚至是汽車輾壓」,而牠們棲息於橡樹上,主要分布於北美西岸,外殼質地非常粗糙,外型看起來像一塊石頭,儘管牠們不會飛行,卻擁有特殊設計的鞘翅,讓僅2公分的牠們最大可承受149牛頓的力量(約其體重的3.9萬倍)。 \n研究團隊也模擬出此結構,製作出系列金屬複合材料接頭,發現鐵錠甲蟲的構造比當前使用的連接材料更安全、可靠,未來可運用於航太中的渦輪固件,但在使用前仍需進行壓縮、扭轉等性能測試,而研究成果發表於學術期刊《自然》中,更提到在骨骼、牙齒和貝殼中,也發現不少具有特殊機械性能的天然材料,能夠將韌性、強度及自癒能力良好結合,這些性能是傳統工程材料無法辦到的。

  • 熱愛研究隱翅蟲 胡芳碩發現8新品種

    熱愛研究隱翅蟲 胡芳碩發現8新品種

    以特殊選才方式進入中興大學昆蟲系就讀的胡芳碩,幼稚園開始就喜愛玩蟲子,高中時更與學長姐組成「台灣昆蟲同好會」,就此開啟他對隱翅蟲的研究,至今胡芳碩已發現8種新品種隱翅蟲,2年來更在多個國際期刊發表共10篇相關研究論文,展現豐碩學習成果。 \n提到「隱翅蟲」,許多人都感到害怕,胡芳碩卻對它情有獨鍾,他說,幼年時的奶爸奶媽是宜蘭頭城解說員,開啟他對昆蟲的喜愛,深覺昆蟲世界多樣化、很有趣;隱翅蟲會隨著環境而演化成各種形貌,藉以適應環境,它其實沒有人們想像中的可愛。 \n胡芳碩說,隱翅蟲的大小從0.1公分到5公分都有,全世界的隱翅蟲種類多達6萬7000多種,在台灣就有1200多種隱翅蟲,其中,具有隱翅蟲毒素者只有20多種,只要不拍打它就不會被灼傷,透過研究、以科普文章發表他的研究相關成果,就是希望能幫隱翅蟲「洗白」。 \n細數多年來發現的隱翅蟲新物種,包括黃毛切齒隱翅蟲、低地星點隱翅蟲等,胡芳碩說,最有成就感的是今年發表的「隱頰脊隱翅蟲」,它原本是科博館收藏的標本、存放館內已20年,卻因很少人研究隱翅蟲、一直未被真正發現,去年說服館方、著手解剖並與丹麥實驗室的教授比對後,確認為新物種,此研究成果6月發表於期刊《歐洲分類學》。 \n胡芳碩目前正與捷克跨國研究團隊進行「牙蟲游泳」研究,未來希望赴丹麥哥本哈根大學深造,他的導師、興大昆蟲系教授李後鋒說,胡芳碩是很有想法的學生,自己開放實驗室給他使用,他也與研究白蟻的學生們互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