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昌浩的搜尋結果,共04

  • 宇昌浩鼎 都與翁啟惠、蔡家有關 政商惹議 蔡快刀斬亂麻

    宇昌浩鼎 都與翁啟惠、蔡家有關 政商惹議 蔡快刀斬亂麻

     生技業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的總統路上,常造成震撼。2012年,宇昌案是對手攻擊她的利器;2016年當選總統後還沒上任,與浩鼎生技的好交情又讓其惹議,逼得蔡不得不快刀斬亂麻,在「選後把家人投資利益迴避列520就職應處理事項」不足止血後,其兄嫂立刻宣布富鈦所投資,包括浩鼎股票,交專業信託全權管理等方式,壯士斷腕。 \n 宇昌與浩鼎是兩個獨立公司,背後卻有牽引的絲線。 \n 宇昌是2007年時,國發基金投資成立宇昌公司的門檻資金,因取得專利時程太趕募不滿,當時專利談判有成立公司時限,為避免政府過去談判取得的專利技術和募資白費,科技界重量級的陳良博、翁啟惠、李遠哲等人,邀請已非政府官員的蔡英文擔任公司董事長,希望以其聲望與人脈,讓公司募款能順利完成。 \n 當時蔡英文「拔刀相助」,回頭商請家族眾人合計投資1億多資金,協助宇昌渡過難關;2014年,美國FDA正式核准該公司愛滋病新藥TMB-355,公司股價狂飆,國發基金持有4萬張股份,宇昌生技投資計畫等於幫國庫賺了70億元。 \n 浩鼎雖研發的是乳癌新藥,但與宇昌在人脈網絡是交集的。浩鼎的乳癌新藥,是由中研院院長翁啟惠技術轉移;浩鼎也有蔡英文的哥哥蔡瀛陽涉入投資。 \n 從宇昌到浩鼎,足見翁啟惠、蔡家和蔡英文,在生技界互動之綿密。翁啟惠因專業與宇昌案的患難交情,備受蔡敬重,其副手陳建仁,便是由翁啟惠與李遠哲推薦。蔡家則一直是蔡英文最堅強後盾。民進黨有難,蔡英文回蔡家調錢;宇昌有事,蔡調動的也是家族資金。 \n 蔡英文、蔡家、翁啟惠,把宇昌扶持起來,但過程備受艱辛,蔡英文還因此在總統路上絆倒。不過,畢竟投資宇昌時蔡英文非官員身分,事後相關調查也證明清白。 \n 如今,蔡已是準總統身分,與浩鼎的互動,外界會用更高倍數放大鏡看。翁、蔡家、蔡英文這鐵三角,確實要更小心政商關係的檢驗。

  • 北韓火箭注入燃料 最快今發射

     北韓平壤衛星控制綜合指揮所所長白昌浩十一日宣布,北韓研製的「光明星三號」衛星已裝載到「銀河三號」運載火箭上,技術人員正在向火箭注入燃料,最快十二日就會發射。 \n 北韓十一日安排一百多位外國記者前往衛星控制綜合指揮所參觀,所長白昌浩表示,「光明星三號」將按計畫於十二日至十六日間發射。北韓太空科技官員柳金哲表示,將根據氣象條件等因素「在金正恩同志下令後發射」。白昌浩說,邀記者參觀是金正恩的指示,盼澄清發射的是衛星,不是飛彈。 \n 美國和南韓已啟動火箭追蹤系統,美韓聯合司令部也把對北韓的情報監視級別「Watchcon」由第三級上調至第二級。美國出動了RC-135S偵察機加強在黃海上空的偵察。南韓則出動「世宗大王」等兩艘神盾驅逐艦、載有防空雷達的五艘驅逐艦以及一艘救助艦監視。 \n 日本首相官邸危機管理中心十一日成立對策室,日本警方在沖繩縣石垣島和宮古島部署防核生化部隊,以因應北韓衛星可能在日本境內墜落。 \n 南韓《朝鮮日報》引述火箭專家的話說,銀河三號和二○○九年發射的銀河二號(大浦洞二號)相比,應有所進步,但十分鐘內即可判斷其成敗。專家預計,發射一分五十多秒後第一、二節火箭分離;第二和第三節會在發射後四到六分鐘內分離;第三節火箭應繼續以每秒七.九公里以上的速度飛行,若無法達到這速度,衛星便無法進入預定軌道。 \n 北韓執政黨勞動黨十一日舉行黨代表會議,正式推舉金正恩為黨的最高領導人「第一書記」,並將其亡父金正日升格為「永遠總書記」。 \n吳明杰/台北報導 \n因應北韓可能在今天試射衛星,國防部長高華柱昨指示參謀總長林鎮夷成立應變中心掌握狀況,並同時針對印尼地震要求駐外軍協組全面蒐集災情。

  • 兩岸史話-狂飆國共抗戰之歌

     哭過之後張國燾雖然還是一再抵制北進,但他已經感覺出身邊那種誰也抵擋不住的洪流了。 \n 朱德後來也講過:「張國燾對弼時、賀龍都有些害怕呢!一起北上會合中央,賀老總是有大功的!」7月5日,按照中革軍委命令,紅二、紅六軍團組成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按照中共中央意圖,兩個方面軍終於攜手北進。 \n 7月27日,中共中央批西北局成立,由張國燾任書記,任弼時任副書記,統一領導紅二、紅四方面軍的北上行動。8月1日,得知兩個方面軍經過艱苦跋涉,通過了茫茫草地,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致電朱德、張國燾、任弼時:接占包座捷電,無比欣慰。 \n 越向北,張國燾感到越來越不能掌握控制四方面軍的部隊了。中共中央要四方面軍北上,共同執行奪取寧夏的戰略計畫,張國燾想西渡黃河。面對不斷接到中央來電商討戰略步驟,陳昌浩被朱德說服,在爭論中基本站在朱德一邊,反對張國燾。 \n 9月16日在岷州三十里鋪召開的西北局會議上,陳昌浩面對面與張國燾爭論到深夜。張國燾突然宣布辭職,帶著警衛員和騎兵住到了岷江對岸。結果當天黃昏又不放心,派人通知繼續開會。在會上張國燾被迫說:「黨的組織原則是民主集中制,是少數服從多數,既然你們大家都贊成北上,那我就放棄我的意見嘛。」 \n 岷州會議後,張國燾帶著他的警衛部隊先行北上,連夜騎馬趕到漳縣,進門就說:「我這個主席幹不了啦,讓昌浩幹吧!」未參加岷州會議的徐向前、周純全、李先念等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張國燾的眼淚已經掉下來了:「我是不行了,到陝北準備坐監獄,開除黨籍,四方面軍的事情,中央會交給陳昌浩搞的。」 \n 哭過之後張國燾雖然還是一再抵制北進,但他已經感覺出身邊那種誰也抵擋不住的洪流了。 \n 中共黨與軍分裂平息 \n 9月26日,就戰略方向問題,張國燾向中央連發4電,中午12時那封電報中已經有「我們提議洛甫同志即以中央名義指導我們」等語,這是他第一次表示放棄同陝北黨中央保持「橫的關係」,接受中央領導。 \n 中共中央與中國工農紅軍這次持續一年之久的分裂危機,經過多方努力,終於基本解決。 \n 10月9日,朱德率紅軍總部到達會寧,與中央派來迎接的一方面軍部隊會合。這個辛亥革命時期的老軍人如此激動,與紅一師師長陳賡談話時,禁不住熱盈眶。 \n 同日,中共中央、中華蘇維埃中央政府、中革軍委致電朱德總司令和全體指戰員,熱烈祝賀一、二、四方面軍在甘肅境內大會合。 \n 10月22日,紅二方面軍在賀龍、任弼時率領下到達會甯以東的興隆鎮、將台堡,與一方面軍接應部隊會師。至此,全體紅軍完成了震驚世界的2萬5千里長征。(全文完)

  • 兩岸史話-苦難輝煌中狂飆國共抗戰之歌

     劉湘所部於12月中旬逼進天台山、伍家埡口後,亦未繼續再進。雙方在對峙中形成冬眠狀態。 \n 元月27日,張國燾致電張浩、張聞天,同意「急謀黨內統一」。條件是雙方同時改為西北局和西南局;中央領導機構「最好在白區」;條件不允許則「由國際代表團暫代中央」。他說「強迫此間承認兄處中央和正統,不過在黨中央留下一個不良痕,一方讓步,必是種下派別痕的惡根。互相堅持必是互相把對方往托陳派、羅章龍路線上推」。 \n 他現在的堅持不再是向中央進攻,而是思慮怎樣安全地從原來立場撤退了。 \n 張國燾非表面上看上去那麼強大和自信。從自立中央那一天起,他心裡就在打鼓。所以雖然起了偽中央的招牌,一直沒有對外公開宣佈;他後來在香港寫回憶錄時說:「顧到朱德所說留下轉圜餘地的意見」,所以不敢把事情做絕。 \n 他還存有最後一點兒自信。他還沒有被川軍徹底擠出去。這點最後的自信也很快被蔣介石和劉湘拿走了。 \n 國府動向 進剿方略 \n 蔣介石方面,1935年11月下旬,重慶行營主任顧祝同及參謀長賀國光來到邛崍,2人向劉湘提出一個在最短時間完全殲滅四方面軍部隊的「進剿方略」。 \n 劉湘不納這個傾盡全力、一口將紅軍吞掉的「方略」。他仍然奉行自己的方針:擺開陣勢,紮穩陣腳,既要用硬打把紅軍送走,又不作圍殲打算,以避免過度對消。紅軍一日不走,則持久一日,但不強求所謂「最短期間」的速戰速決。 \n 劉湘下令向紅軍發起總攻。雖然展開了主力,但未齊頭進。經過多次戰鬥,各部小有進展。時當歲暮天寒,高山積雪甚深,紅軍主力開始向西北山區轉移。劉湘所部於12月中旬逼進天台山、伍家埡口後,亦未繼續再進。雙方在對峙中形成冬眠狀態。 \n 1936年2月初戰局重開,形勢發生對四方面軍更加不利的變化。劉湘還算客氣,仍然是一線平推,作驅趕式前進。這種情況下,張國燾不得不承認長期停留在川康地區是不利的。 \n 至此,南下方針宣告失敗。四方面軍兵力也由8萬多人減至四萬餘人。恰在此時接中央來電,就四方面軍的戰略行動提出3個方案: \n 一、北上陝甘;二、就地發展;三、南下,甚至轉向雲貴川。來電指出:第一方案為上策。朱德、劉伯承、徐向前、陳昌浩皆成第一方案。 \n 張國燾處於孤立 \n 張國燾第一次處於孤立狀態。他見電報中有「育弟(指張浩)動身時,曾得林同志同意,主力紅軍可向西北及北方發展,不反對靠近蘇聯」語句,也得同意了北上方案。 \n 這裡特別應該一提的是陳昌浩。四方面軍政治委員陳昌浩是張國燾在四方面軍中的主要支柱,張國燾對他的信任遠遠超過對徐向前。陳昌浩雖是知識份子出身,但對指揮作戰頗為熱衷。雖然軍事素養非很強,指揮作戰果斷勇猛,主動性、進取性皆佳。參與軍事工作時間不久,即練就了不弱的領導能力。 \n 陳昌浩也是留學莫斯科中山大學的「28個布爾什維克」之一。他脾氣急躁,在張國燾與中共中央的對立分歧之中,是最為激動、也是說過頭話最多的人之一。1935年12月28日,在南下訓令中他說:「我們佔有廣大的而便於發展的地區,使敵人無法四面封鎖我們;人糧補充有法,使敵人無法圍殲我們;地區依甚好,使我們能集中大量兵力來進攻敵人」;「蘇維埃的四川、蘇維埃的中國為期不遠,在我們死去爭取!」 \n 但蘇維埃的四川越來越遠。在南下政策受挫的事實面前,他開始動搖。特別是張浩以國際代表身分出現,一封接一封發電,在莫斯科學習過的陳昌浩開始表示,要服從共產國際的定。 \n 陳昌浩的態度發生動搖,最令張國燾不安。 \n 3月15日,張國燾在四方面軍團以上幹部會議作報告,「反對毛、周、張、博的機會主義逃跑路線與主力紅軍毅然南下的完全正確的」,「任何暗中三五成群議論黨的議而發生破壞作用的現象,都要受到鐵錘的打擊」。 \n 死不認錯的人,總是把別人當阿,把自己當諸葛亮。連陳昌浩都開始動搖了,張國燾想像中的鐵錘還能成其為鐵錘嗎? \n 這時出現了推動張國燾放偽中央的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重要因素:二、六軍團北上。 \n 1935年11月4日,中共湘鄂川黔省委和軍委分會在湖南桑植劉家坪召開會議,定為保存有生力量,突破國民黨軍的包圍,實行戰略轉移,到外線尋求建立新的根據地。 \n 二、六軍團1萬7千餘人,在任弼時、賀龍、關向應率領下,開始長。 \n 他們不知道最後一直要走到陝北。所以佔領黔滇交界的貧孔山區後,就停留下來,準備在南北盤江間創建新根據地。 \n 朱德與張國燾聯名致電二、六軍團,要求他們於三月底漲水前設法渡過金沙江,同四方面軍會合,大舉北進。 \n 朱德後來回憶說:「他(指張國燾)沒有定北上前,是想叫二方面軍在江南配合他,他好在甘孜待下來保存實力,他的中央就搞成了。他想北上時,才希望二方面軍渡江北上。」 \n 當時的實際情況是,一、四方面軍的分裂尚未彌合,二、六軍團加入上來,態度將怎樣、立場會如何,成為一個最大的疑問。 \n 對天平上這個舉足輕重的法碼將放到那一邊,那一邊都沒有太大把握。張國燾想讓二、六軍團北上,但又怕二、六軍團和他作對,搞不到一起。 \n 中共中央最初也不想讓二、六軍團北上,與四方面軍會合。 \n 所以有中共黨史中很少提到的張浩4月1日電:「二、六軍團在雲貴之間創立根據地,是完全正確的」,「將二、六軍團引入西康的計畫,堅不能同意」。 \n 顯而易見,這不僅僅是張浩的個人意見。如果二、六軍團被張國燾拉過去,後果的確難以設想。 \n (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