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春秋閣的搜尋結果,共03

  • 吳天章將打造《再見春秋閣》

    吳天章將打造《再見春秋閣》

     2015年「第56屆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參展藝術家出爐,吳天章從5組邀請提案中出線。1997年吳天章就是台灣館藝術家之一,明年二度展出,吳天章將為其量身打造影像新作《再見春秋閣》,回應18年前在同一空間展出的成名代表作《再會吧!春秋閣》。 \n 吳再續18年前成名作 \n 明年威尼斯雙年展5月9日至11月22日在水都登場,由台北市立美術館承辦的台灣館業務,明年首度推出單一個展為形式,邀請吳天章、莊普、梅丁衍、周育正、魯凱族峨冷+阿拉斯+杜巴男等5位(組)藝術家暨團體,依據台灣館所在的普里奇歐尼宮提案,再由提名委員會評選出1位(組)藝術家為參展代表。 \n 本屆提名委員由王俊傑、李俊賢、林平、吳介祥、莊普、黃建宏、陳志誠、薛保瑕、簡子傑、顧世勇及館方代表、展覽組組長蕭淑文共11位專業人士組成,其中,莊普因獲邀為提案藝術家,在第一階段提名會議即迴避並退出提名委員會。 \n 7月17日北美館舉辦第二階段提案會議,10位委員針對5組藝術家的提案內容,歷經6小時交叉討論,最後決議由吳天章出線。 \n 作品華麗能瞬間吸睛 \n 委員們認為,吳天章的影像創作訴諸感官直覺的華麗性及表演性,「作為視覺文本已具備足夠強度,除呼應威尼斯展嘉年華會的特色外,亦有瞬間抓住觀者目光的特質」。 \n 吳天章表示,對能重返威尼斯台灣館充滿期待,「我希望站在在地的立場與國際對話」。除了近年發表的錄像《孌》、《難忘的愛人》等作,他也將為普宮量身打造《再見春秋閣》,延續18年前在普宮展出的平面綜合媒材、也是他的代表作《再會吧!春秋閣》,透過宛如魔術秀的魅森視覺「把春秋閣的故事說完」。北美館也將組成策展團隊,與吳天章共同打造台灣館。 \n 除了忙台灣館提案,吳天章與導演李啟源、歌手陳昇跨界組成「中年男子天團」,首次合作打造的舞台音樂劇《純情天婦羅》也將於8月1日至3日在中山堂登場,為台北藝術節活動之一。

  • 吳天章傳記 「顯相」靈魂樣貌

     藝術工作者陳莘為藝術家吳天章寫傳記《偽青春顯相館》,書中採用與藝術家對話的方式,佐以家庭照片、歷年作品,一段段地鋪排出吳天章不同生命階段的經歷,勾勒出生命與作品之間的溝通。吳天章說,出書的過程很像是把一個平常鎖起來的箱子打開,最終就「顯相」出了自己的靈魂樣貌。 \n 吳天章出生於一九五六年,八○年代他就曾以毛澤東、蔣介石等強人領袖進行系列創作,被視為突破禁忌的第一人。之後,他的作品跨複合裝置、數位影像,以妖艷詭譎的視覺積累九○年代的《再會吧!春秋閣》、《春宵夢》,以及近年的《永協同心》、《同舟共濟》等。 \n 像是吳天章回憶他成長的基隆面貌:港邊的阿逗仔美軍、白而挺的水手服、寫著英文字的酒吧,「穿著水手服的美國水兵,手永遠搭著吧女或摸她的臀部。那個時候我只要跟阿逗仔say hello,他就會丟給我銅板,不然就是給口香糖什麼的。那時我覺得阿逗仔其實也很友善,而且他們是色色的阿逗仔。」一九九三年,他的《再會吧!春秋閣》、那氣質奇異陰柔的水手服大兵,就揉入了那時的印記。 \n 吳天章也娓娓道出八○年代、解嚴前後的社會氛圍,以及當年他以國家元首肖像進行創作的想法。「以前的畫家是沒辦法談,現在有辦法了,為什麼不談?」吳天章中年之後從油畫轉到數位影像創作,技法卻還是純熟有味。 \n 《偽青春顯相館》不同於過去傳記常見的側寫或第一人稱形式,以作者與吳天章對話鋪排內容,吳天章那種有點台、有點豪氣又有一點羞澀的說話口氣,躍然紙上。

  • 武廟之冠

    武廟之冠

     (文接B2版) \n 萬世人極」和康熙御筆的「義炳乾坤」匾額,彌足珍貴;殿前廊道有隻腳印,據說眾神來祝賀廟會,關公送客時一腳踩在門前地板,一腳遠在3公里外的中條山一步登天,每個遊人到此都忍不住與關公比一比誰的腳大。 \n 崇寧殿正面有8根石柱,雕有雙龍翔飛,另外三面則有雕刻單龍的18根石柱,粗獷有力,其數量在全大陸的宮殿廟宇中堪稱獨一;殿前廣場是祭祀大禮的地方,其供桌是青銅所鑄,堅硬無比,不過桌面上卻有一條裂縫,傳說是有一年農曆5月13日那天,關公顯聖在此磨青龍偃月刀,當時正逢下雨,關公刀起桌裂,留下了痕跡,從此每年的5月13日都下雨,當地民眾常說:「大旱旱不過5月13」即是闡述此事,民間因此稱該日為「關老爺磨刀日」,供桌就叫做「磨刀石」了。 \n 春秋樓 建築結構精妙 \n 關帝廟「麟經閣」,它的絕妙建築和關公看《春秋》的真身像,是到關帝廟朝聖時不可錯過的重點,春秋樓因為孔子所著《春秋》稱為《麟經》,故又名「麟經閣」。麟經閣二樓有一神龕供奉以1比1比例泥塑關公戎裝金身像,側身目視《春秋》,氣宇軒昂,據說這是依據關公生前的一幅畫像所塑,被視為「關公真身像」,信眾禮拜真身像宛如膜拜本人一般。 \n 春秋閣是廟內最高建築,有23公尺高,它的結構巧妙,從底層往上看可見2樓周圍有26根木柱全部垂直倒立,底部懸空,看起來不像支撐樓層的支柱,這種懸樑吊柱式的工法,是中國古建築藝術上的一絕,在建築史上極其少見,當年日本人亟思上樓偷學,都被擋於門外。 \n 春秋閣前廣場花園原為「娘娘殿」,被中日戰爭所毀,後改建為花台,從花台處仰望春秋閣,閣前4株古柏樹怒張挺生、欣欣向榮,很巧妙的形似1條張口昂首、遊龍擺尾的青龍,當地對外宣傳旅遊的模特兒就是牠,到了眼前當然得留下一張回憶的照片。 \n 常平祖祠 原為關公故里 \n 來到關公故鄉,少不得得去關公出生後生活了19年的老家走走,老家現在已改成「關帝祖祠」。關帝祖祠南倚巍峨秀麗的中條山,北濱萬頃鹽湖,依山傍水是個風水寶地;整個祖祠的建築格局與關帝廟一樣為中軸對稱式的宮廷建築手法,一進大門即見「關公故里」的石牌坊,崇敬之心不禁油然而起。 \n 走進山門迎面而來的是座八角七層磚塔,原本是關公家的一口井,因關公殺死惡霸被官府緝拿逃走,關公父母為了不拖累關公,可以安心避難,於是雙雙投井自盡,後人為了紀念關公雙親,在井上修建了這座磚塔,名為「祖宅塔」,今日聽其遭遇還是充滿哀淒。 \n 主殿外有兩棵古柏樹,樹齡都有1800餘年,見證了這裡的關公祠堂是最早紀念關公的發源地。東邊的古柏形如凌空欲飛的蒼龍,是為「龍柏」,西邊的那棵其根部虯結成球狀,宛如虎頭,故被稱為「虎柏」。 \n 關王廟 最早關廟建築 \n 運城關王廟創建於元代,明嘉靖34年倒塌,42年後重建,是運城現存最早的關廟建築。廟內現存有許多明代珍貴文物,如關王鑄像、200斤重的銅香爐、500斤重的大銅鏡、雕刻精緻的石護欄、蟠龍柱、關公籤譜,還有「讀好書、說好話、行好事、做好人」的石刻條幅等。 \n 大銅鏡和銅香爐的原件現存於博物館中典藏,置放廟中的物件為複製品,保存在獻殿的兩塊明代關帝籤譜碑刻,是已知最早的關帝籤譜,由於年代久遠,加上許多廟宇都到關王廟拓印籤譜,籤譜字跡已經模糊,現在也以拓印的籤譜覆蓋其上,好讓遊人得以清楚瞭解其內容。 \n 廟中的蟠龍柱雖有些被破壞,但從遺存的龍柱中仍可見其騰雲駕霧的英姿;石護欄上雕刻的石獅還是威風凜凜,其中保存最好的原件就屬關公留給後代子孫,親手以篆體所書的4條石刻條幅,這件遺物相當珍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