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是有種人的搜尋結果,共03

  • 做演員很殘酷有時得騙自己

    做演員很殘酷有時得騙自己

     作為演員,寇世勳是幸運的。除了剛入行短暫遇過被換角,之後演第一部戲就紅了,演藝路平順,有低潮期?他說有,「可能1年都遇不到好的劇本,但太久不演也會難受,會湊合著勉強去演」,回頭看,他所謂的低潮也不過是遇不到好的角色如此而已。  演過這麼多作品,哪個角色最貼近自己?他說每個角色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特質,很多觀眾說他的《橘子紅了》是代表作,「在我看來,只有分專業不專業的角度,很多人說我在這部戲裡,在大老婆面前承認自己不能生育最難演,其實歸亞蕾戲外大我10歲,2老婆小我10幾歲,周迅小我20幾歲,我覺得最難的是,和這3個女人在一起都要像夫妻,這種感覺最難演」。  寇世勳與不少女演員合作過,如何做到不假戲真做?「這是進去和出來的問題,很多人說要入戲,但功課只做一半,作為專業演員,入戲、出戲都要快」。他年輕時就注意到這問題,開始自我練習進出,「要讓觀眾看到你真的很愛女主角,要把觀眾騙到這種程度,做演員這行很殘酷,有時也得騙自己,真真假假對正常人來說是種煎熬,所以人家常說演戲是瘋子,這話是有這哲理在」。

  • 高田城賞夜櫻 尋蔣介石足跡

    高田城賞夜櫻 尋蔣介石足跡

    日本「高田城百萬人櫻花節」活動刻正展開中,當地旅遊作家草間俊介特別提供第一手的現場報導,內容如下: 晚上6時到11時,新潟縣上越市的越後高田公園全區照明,護城河水面映出與燈火相輝映的櫻花,遊客沈浸在賞櫻氣氛中,度過快樂的時光。這是「日本三大夜櫻」之一,記者採訪時,遊客群集,人擠人熱鬧非凡。 高田是有400年歷史的城下町,城址現在則是公園,種有4,000棵櫻花樹。盛開的櫻花,揭開為期約2周(4月4日到20日)的「高田城百萬人櫻花節」活動,吸引海內外的遊客前來賞櫻。高田公園去年創下120萬賞櫻人潮紀錄,是日本著名的賞櫻勝地,媲美東京上野公園的花季。 JR東日本(東日本旅客鐵道公司)正展開前往新潟縣旅遊的宣傳活動,高田也是這時期最被推薦的觀光景點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高田公園旁邊有日本自衛隊基地,過去曾是日本陸軍第13師團駐紮營地。一般的台灣人或許不知道,百多年以前的1910年,中國清朝留學生蔣介石(當時名字蔣志清)就曾經在該基地接受1年的軍事訓練。 盡管他是來自清朝的留學生,日本陸軍連隊並沒有給予特殊禮遇,仍舊與日本士兵一般對待,每天接受嚴厲的高炮基本訓練,必須到星期日才有放假出營區,和當地市民交流。蔣先生在日本的軍旅生活,走過那些地方,又對他發生了什麼樣的影響?!現在漫步於高田市區,還能找到一些他的足跡。 1911年蔣介石一聽到中國爆發辛亥革命,立即訴請司令官長岡外史中將讓他回國,想為後來成立的中華民國盡點心力。1911年11月12日他便離開高田,取道東京回國。 明年3月,北陸新幹線(東京-金澤)預定通車,高田設有新幹線「上越妙高站」將正式啟用,屆時從東京只要2個小時的車程即可到達。

  • 讓總書記聞香下馬的 台灣咖啡

    讓總書記聞香下馬的 台灣咖啡

     台商現在到大陸發展不一定非要擠到城市去,有時候在靠近風景區的鄉間經營特色農產品,一樣有銷路。  今年農曆春節,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南巡福建,在參觀漳州土樓途中,順便到南靖縣「南坑咖啡文化園」參觀,那是台商黃文廣創辦的休閒咖啡農莊。胡錦濤除稱讚黃文廣的咖啡很香、口感好,也讚揚黃文廣為地處偏遠的南坑農民引進優質咖啡品種,為農村轉型做出貢獻。  年近六旬的黃文廣原來在老家台南經營房地產,子女長大成人後,個個都當了醫生,夫妻倆有天商量起來,今後已無後顧之憂,再不必這麼累了,應該找個地方過過閒適的退休生活才是。  當時有位台商朋友在南靖經商,黃文廣應邀到福建旅遊,行程中順道前往拜訪,一到南坑,他就喜歡上那個幽靜的山中小鎮,決定找個項目試試。  其實黃文廣一直很想發展休閒農業,他自嘲學建築出身,一生中只做過營建業,但是「在房地產生意上沈浸太久,頭髮都快掉光了」,同時,比起建築業需要的流動資金,休閒農業的投資有些像玩票,風險應該不會太大才對。  杏鮑菇每天出貨8萬包  那時,他看中了大陸市場上還沒有引進的杏鮑菇,2005年,黃文廣一口氣在南靖投入1200萬元(人民幣,下同)建起菇蕈園,專門栽培杏鮑菇,並四處求助專家。由於是門外漢,起初一兩年,每個月虧損約100萬新台幣,一連賠上8個多月,但他毫不氣餒,專心投入研究改進,終於栽培成功,順利出貨。  黃文廣表示,凡是經營事業,專注是不二法門,從門外漢到能夠自行研發新品種,如今,黃文廣已經是市場上的蕈菇栽培專家,他的杏鮑菇生產基地每天能出貨8萬包,產量十分驚人。  為什麼會轉到種咖啡呢?黃文廣笑著說,這又是一個緣分了。  原來,黃文廣在台灣就很喜歡喝咖啡,在杏鮑菇栽培過程中,他發現食用蕈產出後,培養包(太空包)只用去養分中的三分之二,三分之一的養分全都被當下腳料扔掉,十分可惜,黃文廣尋思:如果下腳料用來充當農作物的有機肥,也許可行。  那時,海南島已有些台商大量種植咖啡,黃文廣也思索起咖啡的經濟效益和發展前景,他說,咖啡本來就是很理想的經濟作物,大陸市場剛剛起步,未來隨著經濟水平提升,消費市場可望水漲船高。  主打觀光休閒農業  在研究咖啡樹栽培的過程中,黃文廣從實作中證明,杏鮑菇太空包所餘下腳料果然是很好的有機肥,於是在2006年,他回台灣引進一批阿拉比卡品種的咖啡苗,在南坑試種了500畝地,也先後請了幾位咖啡前輩到南坑輔導,很快就見到成效,不僅咖啡苗長得頭好壯壯,3年後結出的果實質量都符合預期,「這一來不但一舉節省太空包下腳料無端的損耗,更能提高咖啡的附加價值」因為同樣是咖啡豆,有機咖啡的價格遠高於一般咖啡豆,海南的咖啡一斤賣50元,南坑有機咖啡一斤卻可以賣到200元。  黃文廣指出,初到南坑就發現當地緯度和台灣中南部差不多,海拔雖只有300多公尺,但是日夜溫差很大,極適合種植咖啡,此外,在房地產業多年打滾,他特別重視品質和市場,無論是栽培杏鮑菇或咖啡,他總會先深入評估未來市場的量體有多大。  他說,大陸經濟正在迅速發展,咖啡人口會持續成長,而南坑距離南靖土樓僅30分鐘車程,未來到南靖旅遊的遊客,一定需要一個中途站休息,而咖啡生態園就是很好的休息站,遊客下了車,品嚐一杯香噴噴的有機咖啡,「喝了再上」,一路抵達土樓,「休閒農業的附加價值很可觀」黃文廣堅定表示。  打造南坑咖啡品牌  其實,當地農民對咖啡這種農作物起初也完全無法接受,黃文廣說,記得試種咖啡第一年,有一天他上街理髮,鎮民好奇問他做什麼生意,他說是栽培食用蕈,鎮民說,食用蕈是有前途,還告訴他山上有位台商「好像神經病,竟然種起咖啡來,大陸人不喝咖啡的」黃文廣笑答,他就是那位神經病台商。  黃文廣試種咖啡第一期收成就創造很好的效益,立刻引來鎮上許多農民「跟進」,向他購買樹苗試種,數量少的,他免費提供;數量多一些的,每株只索價10元,5、6年下來,南坑已有近百位農戶跟著試種,種植面積逐步增加到2000多畝,他也派人盡心輔導,並在收成時以保證價收購。  當地農民收入增加,推廣面積隨之增加,南坑咖啡聲名遠播,並已形成一定的經濟規模,加上土樓「申遺」(申請世界文化遺產)成功,近年前往土樓的遊客暴增,南坑地區生產的咖啡竟然供不應求,而咖啡休閒園帶動的第三產業效應也逐步提升中。  黃文廣表示,近期打算擴大投資,一方面讓咖啡文化觀光園的規模擴大10倍,再增建咖啡加工廠,推動品牌效應,期望能創造更大商機。  回想當初,原來要偕老伴一起在南坑退休養老的黃文廣,這樣一來無異於開創出第二個事業春天,不會累嗎?  黃文廣笑著說:「怎麼會累?山上空氣清新,環境優美,村民樸實善良,地方上的長官又這麼關照,說真的,一點都不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