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時弊的搜尋結果,共03

  • 港府警告香港電台抹黑警隊誤導公眾  電台工會反擊

    港府警告香港電台抹黑警隊誤導公眾 電台工會反擊

    在香港一向被視為有獨立自主新聞政策的香港電台,從去年以來多次被指節目內容偏頗,尤其電台知名節目《頭條新聞》部分環節更被指抹黑警隊、誤導公眾。香港通訊事務管理局於今年5月裁定相關投訴成立,並對香港電台發出警告,該電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及一個記者組織今(19日)在最後限期前,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推翻通訊局發出警告的決定。 據《東網》報導稱,申請司法覆核的香港電台節目製作人員認為,通訊局沒有考慮《頭條新聞》諷刺時弊的性質,錯誤理解《電視節目守則》,並且不合比例地限制言論自由,因此要求法庭推翻有關通訊局於今年5月19日的決定。 報導說,香港電台工會曾計劃向公眾籌款以支付司法覆核費用,惟公務員事務局回覆詢問指出,若未經局長許可,工會不得向市民籌款。 通訊事務管理局曾於5月19日表示,收到超過3300人投訴《頭條新聞》惡意抹黑、污衊和嘲諷警隊和政府防控疫情工作,審議後裁定投訴成立,並向香港電台發出警告,敦促其嚴格遵守《電視節目守則》中的相關條文。香港電台其後曾表示,會嚴肅督促,向市民及感到被冒犯的警察致歉,並暫停《頭條新聞》的製作。

  • 社論-藝文宣言切中時弊 切實改革共創雙贏

    社論-藝文宣言切中時弊 切實改革共創雙贏

     為慶祝建國百年於國慶晚會演出的搖滾音樂劇「夢想家」,由於花費超過2億元,引發藝文界強烈不滿,在透過網路發動連署「藝文界對台灣文化政策的九大要求」,並獲得熱烈迴響後,「九大要求」的第一項「要求現任文建會主委下台」,已經直接導致盛治仁主委於上周五應聲下台。  雖然執政當局已經接受盛治仁的請辭,並迅速發表由政務委員曾志朗接任,但藝文界顯然並未因而停止發聲。幾位發起人除了將於24日前往三黨總統候選人的總部遞交邀請函,期望在12月26日邀集三黨候選人能在電視辯論中進行文化政策辯論之外,看來藝文界也將針對「九大要求」的具體內容鍥而不捨的發聲以求落實。從而不只將成為接手的曾志朗主委必須優先面對的課題,甚至未來數年內也將是文建會以及明年五月改組更名為文化部所無法迴避的課題。  所謂危機就是轉機,面對藝文界提出的這「九大要求」,固然將使曾志朗主委承受一定的壓力。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份連署書何嘗不可視為曾主委矯正過往文化政策制訂與執行偏差,以及扭轉文化部門向來在行政決策體系中相對弱勢局面的機會之窗。只要能夠因勢利導,曾主委大可借力使力,成就「終結百年煙火,開啟文化元年」的新機局。  進一步檢視「連署宣言」所舉列台灣當前文化治理的嚴重病徵,不論是過於偏重硬體建設,越來越走向煙火式、節慶式的空洞活動,缺乏國家長遠文化發展的認真思考,只會「瘋園區、飆節慶」以人潮表象替代文化扎根;或者是指陳過去十年政府所大力推動的文化創意產業,已質變為讓市場產值成為衡量藝術價值與公共資源分配的主要標準,卻犧牲了文化藝術活動的自主性、多元性與實驗性;乃至於檢討官方近年來屢屢以文化基金會的形式來主導預算資源分配,卻刻意迴避立法機關的監督與公眾參與,讓其為政治目的所用。以上各點,平情而論,確是一針見血。而且必須指出的是,這些病徵,不只是見諸於文建會的文化治理事項,其他部會又難道沒有偏重硬體建設,以參與人數和產值做為決定資源分配的主要標準,以及刻意迴避監督讓公共資源為政治目的所用等的偏差行為。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份「連署宣言」,不只文建會應該正視並做為改革之資,包括現在的執政團隊各部會,以及明年五月以後的新執政團隊,都應該引為殷鑑,矯正浮誇不實的政風。  除了指陳積弊和施政偏差,「連署宣言」所提的「九大要求」部份,同樣也有不少值得進一步申論之處:  其一、「九大要求」第二項明確要求文化預算應提升至4%,藝文界特別指出這其實是馬英九總統於2008年大選前所承諾的政見,至今卻迄未實現。平情而論,文化預算提升至4%,以下年度總預算文建會佔比不及1%,則意謂著必須成長近三倍,以當前政府財政之拮据,短期內幾無實現的可能。從而這項要求的現實意義應是提醒三黨總統候選人不應為了勝選而亂開支票,最後自陷難以兌現的窘境。  其二、要求補助正常化,政策性補助不應凌駕於經常性補助之上,以及要求正視藝文多元性、均衡藝文預算分配。這兩項訴求涉及資源分配的公平合理,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這一次的「夢想家案」可以說做了最壞的示範,文建會自然要記取教訓,其他部會的經費運用、資源分配今後勢將面對同樣嚴苛的檢視。  其三、要求文化政策重視「培養文化生產者」,不應一味追求一時的票房與產值,此一訴求涉及施政如何兼顧短期效益政績與永續經營發展的課題,自然不容各部會漠視。  其四、強調要求文化政策制定與執行均受全民監督,此項訴求必需透過政府資訊公開透明方能落實,處於今天網路資訊互動快速的時代,各部會今後再也不能虛應故事了。  其五、要求暫停並全面檢討所有文化園區發包案,以及要求終結文化建設的閑置浪費與畸形發展,此兩項訴求涉及政府施政不應一窩蜂,任令蚊子園區閑置浪費,類似情形並非文建會獨有,各部會不妨捫心檢討自省一番。  綜觀此次藝文界人士挺身而出集體發聲,導火線雖在「夢想家案」,但如果能促成執政團隊的檢討改革,將是雙贏之局,也將是全民共同的期待了。

  • 社論-只租不賣住宅政策 最切中時弊

     在馬英九總統公布其「土地正義」四大措施前,民進黨總統候選人、黨主席蔡英文已先公布其「十年政綱」的住宅政策,具體重點在:一、在交通便利的市中心為主,建立與私有房屋市場有區隔的公共住宅部門,並以都會地區住宅存量的十%為目標;二、只租不賣,反對一次降價性的合宜住宅。其中雖有部分「有理想,難執行」,但也有值得執政者取法之處,政府是該思考對目前的住宅政策再做調整。  在蔡英文提出的住宅政策中,我們覺得最是切中時弊、政府該採納者,莫過於「只租不賣」的理念。如果回顧一下過去國宅政策就可發現,政府建完國宅後賣給民眾,不論限制兩年或五年不得轉賣,最後,這些國宅都流入私人手中,在市場轉手買賣獲利。政府當初以低價賣給民眾的美意,最後都變成「漲價歸私」。而政府手上解決住宅問題的籌碼就不斷流失,最後終讓國宅政策難以為繼。因此,我們曾經多次在社論中呼籲政府正視這類「公屋」賣出後,最後流入一般房市的弊病,盡量以「只租不賣」為原則,或是建立政府購回機制。  至於馬總統提出者則主要是推動住宅法立法,其基本架構仍以現行推動的「公屋」制為主,我們看看政府這波新推出的「公屋」政策。以營建署推出的合宜住宅而言,新招標的板橋浮洲合宜住宅案,把轉售年限由五年拉長為十年;合宜住宅中以出租為主的社會住宅比例,也由全區的五%拉高到十%。經建會的現代住宅案,則有意進一步的限制不能自由轉賣,只能售回給原先出售的信託機構,或是轉讓給符合政府限定資格的人。至於工程會利用各地「蚊子館」要改建做為「青年住宅」者,則全部出租。顯然政府有關單位是有注意到這個問題,也提出新的方式希望能解決此弊病,但實在是做得不夠。  一來,出租的比重仍太低,合宜住宅與現代住宅採出租的比例都只有一成;第二是雖然把轉售年限拉長,但這些公屋最後流入一般市場,利益歸私;政府解決住宅問題的籌碼不斷減少等問題依舊。民進黨提出的「只租不賣」做法,反而是解決這些問題的最佳方式。  正本清源的看住宅問題,重點在居住、不在置產;社會要有「居住正義」,讓經濟弱勢者亦有居所,但卻不是讓大家都擁有房地產所有權。以出租代替出售,長期來看是更好的做法。因為公屋的籌碼一直掌握在政府手上,租用者如經濟情況提升、甚至另外購買房屋後,即可搬出,讓政府把此公屋租給其它需要者,不斷循環使用;如政府長期推動,累積籌碼日多後,不論房市漲跌,政府都有能力解決住宅問題。即使是出售的公屋,我們也認為應建立如現代住宅一樣的「政府購回機制」。政府實有必要對目前合宜住宅的機制再做檢討與調整。  至於蔡英文強調都會區中的公屋要占住宅存量的十%,而且要盡量位於市中心的構想,我們認為理想雖好,但陳義過高、不切實際,看看即可。無可否認的是所謂的「公屋」,不論名之為社會住宅、合宜住宅或其它名稱,都有相當濃厚的「社會主義意涵」;都是由國家挹注社會資源,去協助經濟弱勢者,解決居住問題。拿市中心精華區土地做公屋,以市場價值來看,代表社會投入更多資源在公屋中。換個角度看,這可能是一種資源錯用,甚至是另外一種不公平。  例如,台北市政府一直有意拿仁愛路空總原址做社會住宅,但拿這塊價值數千億元的土地做公屋,就算蓋個幾千戶的「帝寶級公屋」,也只能讓數千戶人受惠而已。但同樣數千億元的投入,如蓋在其它地區,受惠者可能增加到十倍以上。堅持要在這種精華區蓋公屋,除了沽名釣譽、圖利本身的政治名聲外,實在不符社會資源的有效分配使用,更造成另外一種不公平。這種未開發的市中心精華區,如果能開發為公園、或做其它公共空間使用,供全民都能使用,才更符合社會公平。  大選當前,朝野聚焦在公共政策,雖然必有攻防,但終究是值得肯定。執政者倒也不必一味否定在野黨提出的政策,如有良策,何不取為已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