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晉久的搜尋結果,共47

  • 建商搶推綠建築 節能宅正夯

    建商搶推綠建築 節能宅正夯

     正當全球面臨能源危機時,台中市政府也砸下2.5億元推動全市智慧節電計畫,建商更同步規畫節能宅,朝環保低碳城市挺進。台中市政府日前宣布推動全市智慧節電計畫,透過住宅節電補助、節電競賽、節電設施汰換、提供節能建議、節電宣導及種子人員培訓等措施,讓機關及民間自願參與節電,希望能達到節電2%的總體目標。 \n 在軟硬體設備都有完善規畫的陸府建設,從「臻綠NO.5」社區開始,已在圍牆上架設太陽能板,發電的電力多用來支援噴灌系統等公共用電。 \n 以8期生機別墅「豐荷」來說,社區中庭就有記錄太陽能發電量的電子螢幕,住戶可以看到儲存電力和用量,社區的公共用電幾乎都可以自給自足,甚至還能回賣給台電。 \n 陸府建設品牌總監張容瑩表示,社區太陽能發電必須視社區條件而定,除了充足陽光之外,一開始建築設計就得預留足夠的太陽能板設置空間,還要顧及植栽配置、格柵以及鍛造等設備的美觀。 \n 她也強調,陸府從售服、綠海到綠能規畫都有縝密的計畫,不只是生機別墅設置太陽能發電,未來陸府的生機大樓,例如大里區的「原森」與單元二的「植森」個案,頂樓一樣安裝太陽能板,以節能、綠化為永續建築的目標。 \n 另,早已切入綠能宅的久樘開發,近期推出的作品幾乎都有節能環保的規畫,除了在一般公設使用具環保節能特性的建材外,就連住戶也都使用節電配備。」 \n 久樘開發董事長特助李晉豪指出,現在新建案的設備都符合綠能標章,包括住宅室內的全熱交換機,透過換氣回收廢能,將換氣導致室溫改變因素降到最低,可維持室內舒適、乾淨的環境,同時降低空調設備的負荷,減少能源耗損。 \n 除了全熱交換機外,久樘開發也使用Low-E節能絕熱玻璃,減少冷氣耗損,都是節電的好幫手。久樘開發在12期「久樘香坡」個案,就全面配備絕熱玻璃和全熱交換機,更是節能宅模範生。

  • 久豐、晉鴻 不在管控名單

    久豐、晉鴻 不在管控名單

     究竟還有多少黑心油未爆彈?目前政府共掌握49家進口貿易油商,其中農委會負責掌管22家飼料油進口商,經交叉比對,久豐、晉鴻均不在名單中,卻從國外進口飼料油,2年來至少進口800噸飼料油,但實際上的「黑數」有多少,官方至今說不清。 \n 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朱慶誠表示,行政院依工業用、飼料用及食用,分別交由經濟部、農委會及衛福部控管調查,其中農委會負責22家,17家是非食用的動植物油廠,另外5家是生質柴油、肥皂、油漆添加物、外銷飼料棕櫚油的貿易商。 \n 朱慶誠說,鑫好是大盤油商,無工廠登記證,也不歸類在名單中。鑫好向上游晉鴻、晉瀧、福瀧及久豐油脂購買進口飼料油後,冒充是食用豬油賣給正義。 \n 朱慶誠指出,據檢調調查,晉鴻、晉瀧、福瀧公司地址在同一處,負責人也是同一人。久豐曾在102年進口非食用油及越南魚油,嘉義縣政府昨赴久豐稽查,現場發現一座超大豬油槽,但上月稽查時,久豐涉及隱匿,最高可罰300萬元,並送檢調偵查。 \n 另外,鑫好向屏東九如及長治鄉2家地下工廠購買的豬油來源及流向,農委會已請屏東縣政府追查中。至於地下工廠「黑數」有多少,農委會坦言,這需要靠跨部會整合,才能掌握。朱慶誠坦言,有時這一層賣油沒問題,但轉賣到下一層,就出現漏洞。 \n 農委會官員私下表示,從來沒想過有人會把飼料油用做食用油用,所以過去業者進口飼料油,只須向海關報品項編號,不需向主管機關申報;如今爆出黑心油風暴,只能全面納管。

  • 久豐晉鴻進口飼料油量不明

     農委會今晚公布,手中所握22家進口油商,交叉比對發現,正義上游為鑫好,鑫好上游久豐、晉鴻確實不在22家名單中,卻進口飼料油,2年來至少進口800噸飼料油,實際數量不明。 \n 飼料油事件愈滾愈大,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朱慶誠說,鑫好是大盤商,沒有工廠登記證,也不歸類在進口油商名單中。 \n 朱慶誠進一步指出,鑫好向上游的晉鴻、晉瀧、福瀧與久豐油脂購買進口飼料油後,可能假冒食用豬油,賣給正義製作豬油產品。 \n 他並說,檢調查出晉鴻、晉瀧、福瀧公司地址在同一處,負責人也是同一人;另鑫好向屏東九如及長治鄉2家地下工廠購買的豬油來源及流向,農委會已請屏東縣政府追查中。1031009 \n

  • 田壘帶傷奮戰 得分驚人

     或許昨天最讓中華男籃總教練許晉哲遺憾的調度,就是沒把「少俠」田壘早點放到場上!田壘出戰哈薩克僅打14分鐘,就拿11分、3籃板與2助攻的高績效,「我的狀態只到7成,上場也沒多想,做好攻守任務就對了。」 \n 賽後左踝包著厚厚冰袋,走路模樣也明顯跛著腳,但田壘強調,自己在做一些動作時,腳踝仍傳來一陣一陣的痛,可是他有自信可在場上做到很多事情,加上手感還算不錯(全場7投4中),防守就是盡量做到教練團要求。 \n 許晉哲表示,會讓田壘直到第3節還剩4分30秒才上,主要是想保護他的腳踝,儘管在台灣練球時,許總就知道田壘可以攻得進,重點卻是擔心田壘守不住,沒想到田壘昨天不只鞏固內線籃板,甚至賞了高大對手一記火鍋。 \n 「田壘狀態比我想像中的好,賽前腳踝也沒有腫,後天面對中國,田壘勢必要打久一點。」許晉哲說。

  • 國家卓越建設獎 台中建商亮眼

     中華民國不動產協進會日前舉行「2014年度國家卓越建設獎」頒獎,其中沅林建設以7期「名人硯」案,獲得最佳施工品質金質獎;久樘開發以12期「久樘香坡」案,獲得最佳施工品質的全國卓越獎項。 \n 值得一提的是,久樘開發是唯一連續2年獲得全國卓越獎項的台中建商。 \n 久樘開發董事長特助李晉豪表示,2013年以「久樘好雅」、2014年以「久樘香坡」案,連續2年榮獲住宅類最佳施工品質的全國卓越獎項,創立逾35年的久樘開發,以營造建起家,創業以來以「為善事業」為精神,成為台灣建築界的老師傅;以「走最遠的路,做最有價值的事」的精神,期望成為永久幸福的企業。 \n 中華民國不動產協進會理事長黃南淵表示,「建築是城市的風景,台中是微笑的城市」,台中建築業在高度競爭的環境下,建築屢獲國際獎項,今年台中獲得最佳規畫設計類金質獎的建商有太子、嘉磐、沅林與總太。 \n 另外,世界不動產聯合會(FIABCI)日前頒發「全球卓越建設獎」,由台中7期新市政中心的「秋紅谷景觀生態公園」,勇奪公部門基礎建設/環境適意工程類首獎;而台中龍寶建設「品臻邸」住宅大樓案、麗晨建設「麗晨朗朗」透天別墅案,則分別獲得高樓層住宅與低樓層住宅的「銀獎」肯定。

  • 歌謠大師吳晉淮紀念館 明天如期開館

    歌謠大師吳晉淮紀念館 明天如期開館

     出身台南柳營火燒店的台灣歌謠大師吳晉淮,老家雖列入歷史建築,但久無人居原已傾頹,歷經兩年多整修,外觀大致完成,廿八日吳晉淮紀念音樂會將登場,故居也將轉型成為音樂紀念館。 \n 吳晉淮創作的〈關子嶺之戀〉、〈暗淡的月〉等歌謠至今傳唱不歇,他生於一九一六年火燒店富農之家,一九二八年小學畢業即赴日學音樂,日本歌謠學院畢業後以「矢口幸男」藝名在歌劇院演唱,一九四七年組「拉丁三人合唱團」在日本走紅十幾年。 \n 他在一九五七年回台,培養的歌唱人才包括陳芬蘭、郭金發、黃乙玲等人,直到一九九一年去世,人生有如台灣歌謠發展史。 \n 位在柳營區界和路的吳晉淮老家,前年五月由當時的台南縣文化局委託專家整修,原訂去年完工,工程延宕至日前才告一段落。原來,故居地基太低又傾斜,直到補強並墊高主屋地基及地板才又持續施工,現由工程公司規畫內部展示空間,雖展示設施未完工,九月廿八日「吳晉淮音樂紀念館」將如期開館。 \n 配合紀念館開館,當晚在吳晉淮故居有啟用音樂會,在台南至少教過兩千名學生的音樂老師王靖源將演唱吳晉淮創作的多首老歌,吳的學生黃乙玲將專程場獻唱,另有藝人施文彬表演。

  • 乞活堡

     (文接B8版) \n 「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晉國驍騎將軍孟龍符是也,這是我大將軍劉裕,我等來此徵兵,有什麼沒臉面的?你們都是漢人,應該如嬰兒見父母,馬上跟著走,遠勝過在這不毛之地受胡人宰割!」 \n 劉裕道: \n 「怪事了,這荒山野嶺,竟然冒出個小乞丐,一身絕世武功。我看你二十出頭,老子年紀是你兩倍以上,所以以二敵一,你也不算吃虧!」 \n 「你大將軍不做,卻到這荒山野嶺來幹這老無賴的勾當,有什麼本事,都拿出來吧!」 \n 未料那孟龍符也是武功卓絕,但是慕容超遇強則強,以一敵二,竟也未落下風,此時又聽得一陣狂號,又一人加入戰團,正是原來被慕容超打昏的那青年,劉裕斥道: \n 「阿通!你真是狗娘養的!是不是你偷偷劫了堡中女子?」 \n 「若不是當年你和我的狗娘有一腿,怎麼會收我做義子?所以你是條狗爹,不要說我,宰了這小子,就不用囉唆了!」 \n 原來劉裕年輕時浪蕩江湖,身無長物,一直沒有子嗣,直到官拜大將軍才一連娶了三個太太,此時他年過四旬,長子才三歲而已。所以他年輕時收了劉通做義子,自幼就隨軍打仗,劉通驍勇,但是粗獷兇殘,常令劉裕頭痛。 \n 四人轉燈似地廝殺,慕容超雙拳難敵六手,乘隙衝出重圍,那三人也捨了兵眾窮追不捨,在平原上直追出數十里,黑夜中只有這四騎奔馳。 \n 此時天上一聲響雷,落下傾盆大雨來,三人戰馬精良,又追上慕容超,他只得使出渾身解數,那三人見他氣力源源不絕,都不覺嘖嘖稱奇,劉裕道: \n 「好漢,且住!昔日有三英戰呂布,如今我三人都有萬夫莫敵之勇,竟然戰你不下,你這等身手,不應埋沒江湖,如今我晉國被奸臣桓玄篡位,我正要號召天下好漢,推翻逆賊,如此用人之際,我保證你必能封疆裂土,做到王侯將相,如何?」 \n 慕容超道: \n 「你滿口天下大事,卻幹這等無恥勾當,頭銜是大將軍,行徑只是個老無賴,若讓你得道,天下蒼生只有遭殃的份!廢話少說吧!你今日撞上我,只要取你這狗命!」 \n 說罷又掄起長槍,舞得有如一尾活龍,那三人頗有默契,三樣兵器齊發,慕容超使一個「轉」字訣,手中長槍將三樣兵器架住,三人如泰山壓頂般,想要把他的腦袋打個稀巴爛,但慕容超有如一柱擎天,四人僵持,各自用盡吃奶的力氣,在大雨中卻啞然無聲,直到天上一道白光閃電,有如一尾白龍,竟打在四人高舉的兵器上,將四人四騎都打得暈死在地。 \n 大雨不斷落下,劉裕漸漸醒來,叫道: \n 「快醒來,要是讓他先爬起來,我們都是待宰羔羊了!」 \n 四人都是奮力掙扎,遠處聽到有馬蹄聲奔近,劉通大叫: \n 「這是我們的馬匹,快過來呀,殺了這小子!」 \n 孟龍符身體強壯,首先顫抖地爬了起來,摸到一支長槍,卻無力舉起來,只見慕容超也掙扎著起身,劉裕叫道: \n 「別拿那長兵器,拔劍吶!」 \n 但他手腳發麻,好不容易拔出來,大雨稍停,雲間露出月光,慕容超卻已不見了。 \n 慕容超花了兩天時間躲躲藏藏,好不容易才遇到了堡中之人,那人大喜道: \n 「我們到處找你,五哥說天可憐見,若不是遇上你,我們只有堡破人散了!」 \n 慕容超從那人口中知道,那天三人都去追他之後,晉軍群龍無首,無心久戰,堡民才逃脫了回去,雖然死傷近百人,但仍是不幸中的大幸。 \n 到了乞活堡之後,五哥對他叩拜謝恩,道: \n 「據說這劉裕也和我們一樣,是長江淮河之間的人,這裡天災多,土地貧,人也特別強韌,項羽、劉邦都是這裡的子民。過去幾十年,很多人在家鄉過不下去,就過長江到建業從軍,被稱做『北府兵』,是晉國最會打仗的部隊,劉裕就是其中大將。 \n 去年,他說的桓玄篡了位,劉裕差點被害,顯然現在他想要策反,也許是他能掌握的部隊不夠,就回老家來拉夫。」 \n 「為何這江淮之間,誰也控制不了?」 \n 「這裡沒什麼天險,易攻難守,我們是靠拚命才能活下來,劉裕若要下狠手,我們就難混了。」 \n 「你的女兒如何了?」 \n 「驚恐過度,回來了啼哭不止,只怕她懷了孕,這是亂世中人的命!」 \n 慕容超於是決定,在那裡多留半個月,教堡民做了拋石器,又傳授五哥一些布陣作戰的要訣,都是他受祖母公孫氏傳授,再加上自己的實戰經驗。等到他要離去時,五哥道: \n 「兄弟,我知道你絕非常人,你要去山東必有大事,我也不應留你。」 \n 「不是我捨不得給你一頭座騎,只怕反而讓你成為歹人的目標,雖說你武功驚人,但總是有睡覺的時候,所以你還是慢慢地走吧。只是,你需要走過一段荒地,以前是晉軍占著,去年秋收前,拓跋魏由北攻來,晉軍撤退時堅壁清野,把收成全燒了,那一方的百姓,被撤退的晉軍搶了一回,被攻來的魏軍搶了一回,又收成全無,不是死了,就是逃了,那百里之內,什麼吃的都沒有,你要小心了。」 \n 孤狼 \n 果然,他來到五哥所說的地界,方圓百里杳無人蹤,連飛禽走獸都絕了跡。 \n 慕容超在河南與山東邊界的黃河邊上,看到自己的倒影,持著一根木杖,大氅只破得剩了一半,渾身的落魄與骯髒。他由長安至此,有時靠占卜,有時靠唱曲加耍把式,或是靠著乞討換飯吃,還曾匐伏到狗碗邊,由狗嘴中搶到一口食物。 \n 他走過繁華的通都大邑,荒蕪的平原,和荊棘滿布的太行山,終於要到山東了,但他已經五天沒有吃東西,偏偏這一方的人都死絕了,連狗食都偷不到,他知道再這樣下去,不出幾天,他一定會餓死的。 \n 他在河邊坐下,把綁腳打開,露出了慕容金刀,他想起晉文公與介之推的事,快要餓死的時候,介之推把腿肉割下來給晉文公吃,那麼吃自己的肉又會如何呢?他揣摩著該割哪塊肉,黃昏中金刀上竟映著一個狼頭,他將金刀微轉,那狼已經蓄勢待發,慕容超想: \n 「我是不是餓瘋了,眼中竟出現了異象呢?這狼為何和我一樣落單了?或者,這是慕容祖魂派來了結我的性命?再不然,就是讓我填飽肚子的,吃了牠,我將有祖魂的力量!」 \n 他知道,若是他轉身,那匹狼就會咬上他的喉嚨,說時遲那時快,他把身子向後一縱,用金刀直刺那匹狼的喉嚨。 \n 慕容超靠狼肉撐了幾天,剝了狼皮包在身上,終於看到了一個乞活堡,用狼皮換了點食物,他問往燕國的路,有人說: \n 「沿著河走,快則五天,就可以到兗州地界,有慕容部隊駐守。」 \n 他依著指引的方向走,白天漸漸地長了,他吃了些懷中的餅,見到天邊一群野雁,由南向北飛去,綿綿細雨之中亮過一道閃電,不久,一聲春雷,驚動天地而來。 \n (本文摘選自《七出刀之夢》,金光裕著,大塊文化出版) \n 本書簡介 \n 打造花博「舞蝶館」及「風味館」面貌的的建築師金光裕,以6年的時間重新回文字懷抱,交出一本《七出刀之夢》。 \n 本書描述的是魏晉南北朝時期南燕國主慕容超的故事,也是近年來台灣少見的歷史武俠小說。金光裕摒棄史家成王敗寇的觀點,賦與慕容超勇敢、智慧以及溫和的秉性,甫一出生便是前秦帝國階下囚的慕容超,懷抱著一個燕國的夢想以及祖傳的金刀,從此踏上了返國的艱難之路,並在燕國寫下專屬他的燦爛一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