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普契尼歌劇的搜尋結果,共54

  • 衛武營解封超前部署 早鳥75折

    衛武營解封超前部署 早鳥75折

     隨著國內疫情趨緩,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19日宣布,啟動下半年30檔節目活動、59場演出,祭出早鳥優惠75折,首波會員優惠26日中午起跑,8月2日全面啟售;第2波9月30日會員購票,10月7日開始全面搶票,以藝術邀眾人「藝」起回營。

  • 衛武營下半年節目7/26啟售 邀眾人「藝」起回營

    衛武營下半年節目7/26啟售 邀眾人「藝」起回營

    隨著國內疫情趨緩,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19日宣布,啟動下半年節目活動共30檔節目活動、59場演出,祭出早鳥優惠75折,首波會員優惠26日中午起跑,8月2日全面啟售;第2波9月30日會員購票,10月7日開始全面搶票,以藝術邀眾人「藝」起回營。

  • 屏東南國音樂節 女高音快閃唱歌劇民眾驚豔

    屏東南國音樂節 女高音快閃唱歌劇民眾驚豔

    屏東演藝廳自營運以來,因藝文消費人口不如中北部多,除了票價主打「親民」策略外,也常安排重量級卡司,希望吸引更多民眾走進演藝廳。今年「南國音樂節」以「敬人聲」為主題,特別安排知名女高音左涵瀛快閃唱歌劇,讓民眾驚豔。 今年南國音樂節從9月至12月推出黑膠音樂會、精緻歌劇、管風琴狂響、阿卡貝拉音樂會等演出,與樂迷們共享。因以「敬人聲」為主題,18日邀請女高音左涵瀛到屏東總圖快閃演唱,當渾厚具穿透力的歌聲傳出時,讓在場民眾為之側目,驚豔之餘也不斷鼓掌叫好。 今年南國音樂節首度推出自製歌劇節目《魔笛-排灣傳奇》及《翡冷翠之聲》。《翡冷翠之聲》邀請左涵瀛帶獨唱曲目,她是首名在義大利普契尼露天歌劇院擔綱演出杜蘭朵公主的台灣女高音, 《魔笛-排灣傳奇》是排灣版的歌劇,改編莫札特的經典之作,將場景轉換成屏東排灣族的石板屋、聚會所及部落遺址,歌手們穿排灣族傳統服飾唱西方歌劇,兩個不同文化交織碰撞,非常特別,是台灣演出魔笛以來的創舉。 另外屏東縣多年來培植的阿卡貝拉等人聲樂團,比賽屢獲獎,也是值得欣賞的在地藝術。縣府文化處表示,南國音樂節節目憑藝遊卡可享75折優惠,邀請大家歡聚屏東演藝廳,詳情可上屏東演藝廳粉絲專頁查詢。

  • 蝴蝶的翅膀

    蝴蝶的翅膀

     這個春天比艾略特的四月更殘酷,雖然都市荒原邊上仍有「紫丁香從地裡迸出,摻雜著追憶與慾情」;但是紐約的救護車一輛輛呼嘯而過,棺木一具具抬出,天空蒙上厚厚的陰霾。病毒趕在春雨前肆虐著大地。  防疫期間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暫停營業,改為開放全球線上歌劇院,供愛樂者在限定日期內線上欣賞。商場冷清,百業蕭條,瘟疫黑紗籠罩下,都市自閉成了廢墟;歌劇迷宅在家中,而普契尼、威爾第、莫札特的歌劇,或優雅俏皮,或纏綿悱惻,或悲慘壯烈,興興轟轟演出藝術化的多樣人生,對照電視上重點報導的鬼域世界,真是現代荒原的詭異景象。  一場饕餮盛宴,看得最多的竟然是普契尼的《蝴蝶夫人》。除了大都會歌劇院提供的精心製作,還有同好們分享的各種不同版本。每一製作都是各出心裁各有千秋;普契尼音樂撼動人心固不在話下,各大樂團和國際精英歌手的表現,基本上都不致令人失望。只是在不同的編導指引下,布景道具和場面調度的異動,往往會左右內涵意識的走向,而展現了更寬廣的思考比較空間。  《蝴蝶夫人》故事出自一篇美國人寫的小說。敘述日本藝妓嫁給美籍軍人,全心皈依丈夫的宗教與國家。丈夫承諾「當知更鳥築巢的時候,捧著玫瑰帶著愛回來」接她去美國,卻在離日回美後不久,即娶美國女子為妻,直至知道蝴蝶生子已三歲,才赴日要接走小孩;被背叛又要失去孩子的蝴蝶,夢醒大慟,拔出父親留下的匕首自戕而亡。  故事頗具時代的代表性,由此改編的電影、舞台劇、音樂劇不知凡幾。即連英國皇家歌劇院在1989年推出的《西貢小姐》音樂劇,把背景改為越戰前後的西貢,內容也與《蝴蝶夫人》如出一轍,都反映了二十世紀美軍在亞洲的所作所為。美軍不管是在戰敗國的日本駐防,或是在越南打仗,他們對亞洲女性都留下了一筆賬。即使在台灣,也有王禎和的小說<玫瑰玫瑰我愛你>,描寫在花蓮的夜總會,為了接待越戰假期的美軍來訪,而發生的種種人性百態。  不同於以上二者的悲劇,<玫瑰>篇是一個諷刺的喜鬧劇,但是如果以女性主義和後殖民主義的角度來看,都共同反映了西方人以優越感和新奇帶偏見的眼光來對待亞洲人的心態;以及相對的,亞洲人雖也有戰後反殖民的聲音,但有時在文化及經濟上難以擺脫的美國情結和依賴心態。  故事中美國大兵平克頓要娶蝴蝶為妻,對領事朋友大言不慚的說,立了契約但隨時可毀約,回美國會另娶美國老婆。一開始居心就是不平等,因為那個玻璃娃娃似的十五歲小女人,是真心以待,而且深信他也愛她。  新婚之夜<愛的二重唱>可美了:「甜美的夜晚…繁星點點…」「舞動的繁星」「就像妳眼中舞動的光芒」「真愛的狂喜讓上天會心微笑」,音樂與唱詞優美得令人想起詩經「今夕何夕,見此良人」的情境;可是另一方面歌詞中也透露了雙方嚴重的不對等關係。蝴蝶唱:「愛我,像愛嬰兒般的愛我,…」。平克頓:「蝴蝶啊!妳真像柔弱的小蝴蝶。」蝴蝶:「啊不,我聽說在國外,人們抓到蝴蝶就用針把牠釘在木板上。」平克頓:「因為這樣牠就不會飛走。現在我擄獲了妳,不讓妳走,你是我的。」  蝴蝶身上有著雙重的劣勢:在父權社會裡性別的弱勢,以及相對於美國的戰敗國身分。她要求平克頓像愛嬰兒一樣地愛她,一面可說是出自日本女性被教育內化了的弱者姿態,一面也可說是白人東方主義眼中自以為是的日本女性形象;而把蝴蝶釘在木板上,擄獲了就據為己有不讓飛走,活生生說出西方殖民者的霸道蠻橫、予取予求;也呼應了之前所說,雖立了婚約,但隨時可解約的操控者心態。  那麼在這樣不對等的狀態下,蝴蝶被棄能怎麼樣?為了讓孩子去美國過上好生活,而自己也能保住最後的尊嚴,她走上了絕路。復述著當年被天皇賜死的父親遺言:「不能光榮地活著,但可以光榮地死。」終以父親留下的匕首躲起來自戕。很多版本基本上都是這樣演。  最近看的英國皇家歌劇院出品的版本更讓我無言:蝴蝶把美國國旗塞在孩子手中叫他出去玩,然後才自殺,這時擺設在舞台上的櫻花開始落下,繽紛灑在蝴蝶身上,而平克頓的呼喚微弱在遠方。普契尼的音樂本身實在太美太動人,足以贏得觀眾的唏噓和掌聲。但是一樣為音樂感動的我,對於一些劇情上的安排,總覺得有些遺憾。  2008年在紐約市立歌劇院演出的版本,把我對此劇的未愜之意補平了。蝴蝶由中國女高音李秀英飾演,李唱作俱佳,聲音的情感表現深中人心,令人驚豔。但最重要的是這個編導安排了一個異於以往的終場,而給出不同的思考方向。  蝴蝶剛出場時,穿著華麗的嫁衣,頭上垂墜著美國國旗圖騰的髮飾;等待平克頓下船回家時,為睡著的孩子披上美國國旗裁製的外套;隨時塞給孩子美國國旗去玩耍:這種種描述蝴蝶忠誠心態的鋪墊,都同於其他版本甚且尤有過之。但是最終蝴蝶知道被棄後的表現,本劇卻用了很特別的翻轉手法。  自殺前,她把孩子手中的美旗扯了丟掉,換上日本國旗;聽到平克頓上來,便一個大轉身,直面對著男人,然後把匕首用力刺入頸脖。而哭叫著蝴蝶的平克頓,此刻雙臂平伸在兩片紙門之間,整體看起來恰恰像個十字架。  這幾項動作和視覺安排,裏面大有文章:換掉國旗可視為後殖民時代弱勢一方的覺醒,即使不得不讓孩子跟生父去美國,也要孩子不忘自己的祖國。而女主角轉身昂首面向男主角自殺的動作,比諸其他版本而言可說是一種更強烈的抗議和譴責:一方面是為了「我本將心託明月 ,奈何明月照溝渠」,另一方面本來相信美國民主法治可以保護她免像日本女子隨時可被丈夫休妻,但是這樣的信仰也殘酷地幻滅了。所有的版本都會讓女主角走上絕路,但較諸其他版本的默默自戕,此版的蝴蝶多了一種「引刀成一快」的血性,讓人覺得那被釘在板子上的蝴蝶,突然振起了翅膀,雖然至終還是跌落在血泊中,但表現了一種更為強烈譴責不義,更為勇敢面對命運的尊嚴。 比較起來,上述英國皇家歌劇院那齣,女主角把美國國旗交給小孩的舉動,使其自殺的抗議性被削弱了;同時平克頓在遠處呼叫的悔恨感也顯得太微弱;而女主角倒下的身軀,被落花繽紛掩埋,美則美矣,卻太刻意了,像西方殖民者在間接殺人後惺惺作態給了個美麗的葬禮。此所以那一齣令我無言甚至有點悚然。不如像紐約市立歌劇院這個製作的編導,讓蝴蝶在生命最後時刻閃亮了一瞬超越的光芒;老實說,人性多了。  至於平克頓那個模擬十字架的姿勢,究竟要傳達什麼?是要說像蝴蝶這樣的女性乃是政治強權支配下的犧牲品?還是要說像平克頓這種強國大兵,也是身不由己被派往海外駐防或打仗當砲灰,總是政客的代罪羔羊?還是西方人對長久以來海外殖民侵略行為終於有些自我反省,而藉由舞台藝術做一點表態?耐人尋味啊!  日本在亞洲也曾是強權侵略者,直到二次大戰敗後才成了被美軍駐防的弱勢一方。全球被美軍入侵的國家多不勝數;而被其強大的國際傳媒力量、跨國企業資本及美元霸權,在文化上經濟上全面宰制的國家更是所在多有。幾十年來弱勢者中有自覺的奮力掙扎以求自立自強,沒自覺的繼續追隨依附,還在企盼「那美好的一日」,癡癡地等著對方在知更鳥築巢的日子,捧著玫瑰帶著一紙隨時可以被撕毀的協定,來接引自己去美麗的夢土;唉!就是不知何時會被釘在板子上動彈不得。  在這悲慘的、風雲詭譎的四月,看到一隻蝴蝶最後的奮力撲翅,感慨地想到不知還有多少隻蝴蝶要被捕獲釘板...

  • 衛武營歐普拉 素人變身帕華洛帝

    衛武營歐普拉 素人變身帕華洛帝

    素人歌手如何變身帕華洛帝?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近期舉辦《武營歐普拉》素人甄選,並推出歌唱教學影片,請男高音林健吉、女高音林慈音教唱,林健吉表示,演唱美聲歌劇,「運氣和共鳴的使用,是一大關鍵。」  林健吉表示,美聲唱法運用腹部呼吸,會使用到腹肌和橫膈膜肌的力量,「這就是俗稱的用肚子唱歌,用氣較深,吸氣的那一剎那,喉腔、口腔的瞬間打開,要時時記得這種感覺,就會比較好運用。」  近期將在台灣演出的歌劇《杜蘭朵》,裡面有首廣為人知的男高音曲目〈公主徹夜未眠〉,林健吉表示,這首作品難度很高,「演唱音域接近男高音的換聲區,又需要演唱長線條和爆發力,非常困難。」  林慈音則表示,歌唱時,有三個重點方向可以掌握,一是呼吸,「要隨著樂句而平均分配氣息,不要因為緊張而憋氣唱歌,第二點是唱義大利歌曲時,必須把五個母音唱清楚。」  第三點是把喉嚨打開來,林慈音表示,「就像是打哈欠一樣,把喉嚨打開來,共鳴腔可以好好運用。」  林慈音舉例,普契尼歌劇《賈尼.斯基基》裡的詠嘆調〈我親愛的爸爸〉,是一首不同程度的演唱者都可唱的歌曲,「這首作品不管是初學者或是專業的女高音,都可以唱,音樂表現需要唱得輕柔、甜美,詮釋一名少女的心境。」

  • 詮釋普契尼 後人各自表述

    詮釋普契尼 後人各自表述

     《杜蘭朵》可說是普契尼膾炙人口的作品,舉凡〈茉莉花〉、〈公主徹夜未眠〉,都是多數大眾朗朗上口的曲子,1998年導演張藝謀把這齣作品搬上紫禁城演出,2008年導演陳凱歌在西班牙瓦倫西亞歌劇院執導該作,都在國際樂壇造成轟動。  樂評人林伯杰認為,「《杜蘭朵》是普契尼人生最後一部歌劇創作,同時是『歌劇終結者』,他的音樂表現,還有對角色的情緒、性格的細膩描寫,讓後來的歌劇創作者,很難超越這座高山。」  簡文彬表示,普契尼從朋友送給他的音樂盒音樂創作,詮釋他心目中的中國,〈茉莉花〉就是其中一首,「後人表現這部作品,都是在尋找一種獨到的敘事方式,但不違背原本劇情,我看過有人把杜蘭朵的世界,設定在普契尼琴房,也有人選擇原汁原味的中國風味呈現。」  黎煥雄表示,曾有人把杜蘭朵設定成一個高傲的女主管,「還有史卡拉歌劇院,曾製作過一個版本,讓劇中的波斯王子背部全裸,背對觀眾,往上舞台走,不過卻剃了一個清朝的辮子,不太符合原劇裡元朝的設定。」

  • 石易巧首度飾演鈴木 要做蝴蝶夫人最好的配角

    石易巧首度飾演鈴木 要做蝴蝶夫人最好的配角

     活躍於國際、任職於德國烏爾姆劇院的次女高音石易巧,疫情間特地搭機返台,參與演出歌劇音樂會《蝴蝶夫人》,歷經居家隔離14天,平安出關,這是她首度挑戰演出劇中忠心女僕鈴木一角,雖非女主角,但戲分吃重,幾乎從頭到尾都待在舞台上。  《蝴蝶夫人》是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最知名的歌劇之一,故事描述美國軍官平克頓,在駐防日本期間和藝伎蝴蝶相戀結為夫妻,並育有一子,卻因移防而必須離開,他承諾會回來,沒想到一去就是3年,無視苦苦等候的蝴蝶母子,再歸來時已另結新歡,蝴蝶為此走上絕決之路。  石易巧表示,對女主角蝴蝶夫人而言,鈴木是一個最好的陪伴者,「她默默陪在蝴蝶夫人身旁,和她一起等待夫婿平克頓,雖然她內心一點都不相信平克頓會回來,但她壓抑自己的想法,和蝴蝶站在同一陣線上,陪她等待,內心對平克頓的怨恨,積壓到最後才爆發。」  指揮呂紹嘉表示,鈴木一角在第三幕有段很美的三重唱,「那可說是這齣歌劇最美的樂段之一,速度很慢,有一種超現實的感覺,像是電影的慢動作,表現角色心境。」  呂紹嘉表示,《蝴蝶夫人》可說是世界各地熱演不斷的作品,他第一次指揮這部作品是1996年在挪威奧斯陸,之後陸續在2000年、2008年到澳洲雪梨指揮,前後加起來近50場,「這是我一指再指都不會膩的作品,普契尼對女性的心理有很細膩的處理,音樂非常美,很能說故事。」  飾演蝴蝶夫人的女高音林玲慧表示,在最後蝴蝶自盡的關鍵段落,那並不是一個悲劇,「這個死亡,不該以憐憫的狀態看待,而是她想告訴平克頓,我還是等到你了,你回來了,另結新歡,但我還是贏了。」  呂紹嘉表示,這部作品,不只旋律美,「裡頭還有一種高貴的情操和纖細的情感,值得細細品味。」歌劇音樂會《蝴蝶夫人》將於7月10日、12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登場。

  • 紐約大都會歌劇院與維也納歌劇院 免費歌劇線上看

    紐約大都會歌劇院與維也納歌劇院 免費歌劇線上看

     受到疫情影響,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網站自本周開始,每天在美國東岸時間晚間7點30分、台灣時間早上7點30分,上載一部歌劇供全球觀眾免費欣賞,為期一周,維也納歌劇院網站也開放為期半個月,天天有一部歌劇可免費欣賞。  近日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已播映比才《卡門》、普契尼《波希米亞人》,維也納歌劇院則已播映華格納《萊茵的黃金》以及威爾第的《法斯塔夫》。不少樂迷準時守在螢幕前欣賞,即使線上影片幾度當機,仍持續關注,也有資深樂迷分享看片祕訣,選在台灣下午時段欣賞,影片較為順暢。  長年旅居德奧的女高音曾于恬觀察,「維也納歌劇院選擇的歌劇是他們每年的常備劇目,像是每年必演的華格納的《尼貝龍指環》、董尼采第的《愛情靈藥》等,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則是播放較為經典的版本。」  旅居德奧多年的女中音吳淡寧則表示,有幾部歌劇,是由台灣觀眾較熟悉的指揮帶領,可趁這時候欣賞,「像是由男高音多明哥指揮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指揮家祖賓梅塔指揮的《法斯塔夫》,還有賽門拉圖指揮的《女武神》等。」  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目前預計播放的歌劇還有普契尼《波希米亞人》、威爾第《遊唱詩人》、董尼采第《聯隊之花》與《拉美莫爾的露琪亞》以及柴可夫斯基的《尤金.奧涅金》等,每天美東時間晚間7點30分上線後,開放20小時的時間觀賞,直到3月22日。  維也納歌劇院播放的歌劇還有普契尼《托斯卡》、羅西尼《灰姑娘》、華格納《齊格飛》等,即日起至4月2日,開放註冊會員並免費線上觀賞歌劇演出。

  • 衛武營明年挑戰25萬人次購票 想納入愛情產業鏈

    衛武營明年挑戰25萬人次購票 想納入愛情產業鏈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10月13日開幕至今,已有87萬人次入館、售票率80%,藝術總監簡文彬24日宣布開幕季成果,並表示將延續與現任市府局處的互動模式,接下來與新市長韓國瑜加強合作,更希望納入「愛情產業鏈」,推展藝術套裝行程,讓情侶來高雄除了遊愛河之外,也能到衛武營看經典愛情歌劇《杜蘭朵》。 簡文彬表示,衛武營長期與高雄市政府協力合作,尤其明年衛武營立下25萬售票人次目標,更需要吸引南部鄰近縣市,得仰賴交通、觀光局處甚至中央相關單位協力,不排除促成規畫藝文產業鏈套裝行程。 「藝文節目裡有滿滿的愛情!」簡文彬舉例說,衛武營與德國萊茵歌劇院攜手共製的普契尼經典歌劇《杜蘭朵》,男主角寧冒被砍頭的風險也要追愛、暗戀王子的女僕犧牲成全而自殺,皆是可歌可泣的愛情,類似情節不勝枚舉,希望未來觀光局規畫愛情遊程時,也能協助行銷衛武營各項與愛情有關的節目。 衛武營10月中旬開幕至今2個多月,累計入館超過87萬人次,衛武營會員超過5000多位,臉書打卡超過9萬9000次、觸及846萬人次,且伴隨捷運運量推升,開幕以來單月運量突破15萬人次,國際媒體也有近80篇報導,更重要的是票房相當亮眼,41檔開幕季演出共完售27場次,售票率高達80%。 簡文彬展望來年,2019上半年將推動「當代音樂平台」、台德共製經典歌劇《杜蘭朵》、雲門接班人鄭宗龍與雲門2新作《毛月亮》、明華園創團90年代表作《龍城爭霸》、以及6月的「聚焦荷蘭」系列節目,值得粉絲期待。 此外,營運團隊設定每年元月為場館進行定期機具設備檢測保養,2月4日除夕至6日初三也會暫停對外開放,且為了讓更多觀眾輕鬆走進戲院,明年部分場次將規畫「體驗票」,某些視野受到限制的特定座位票,只要100元就能購買。

  • 金門翟山坑道音樂節  浪漫10年像高粱讓人醉

    金門翟山坑道音樂節 浪漫10年像高粱讓人醉

    邁入第10年的「2018金門坑道音樂節」今(3)日浪漫登場,台灣第一女高音林惠珍和國內知名大提琴家張正傑老師在鬼斧神工的翟山坑道,用迴盪在花崗岩壁間的悠揚音符,傳達對走過兩岸烽火戰役史蹟的禮敬,也在水波瀲灩中看見悠閒的美好時光。 今、明2天接連演出的金門坑道音樂節,共演出7場次,每場次約200人。首日特別邀請台灣第一女高音林惠珍以黃自的<思鄉>揭開序幕,在跌宕起伏的音調中,詮釋出征戰士的思鄉情懷,也緬懷早年金門先民「下南洋」謀生,一段回望故鄉山影消失在在茫茫大海中的辛酸往事。 主辦單位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今年也邀請馬來西亞華僑新秀男高音丘越仁,在男女深情對唱和弦樂四重奏伴奏下,以經典歌劇中膾炙人口的選曲,重啟金門與南洋之間的深刻連結,讓人在緬懷遠涉重洋的過去時,也能以平靜、愉悅的心情,預約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 國內知名大提琴家張正傑搭配指揮家兼小提琴家林天吉、曾任Detmolder 室內樂團第一小提琴手陳維音、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助理教授中提琴家徐曉虹等人組成的弦樂四重奏,演出莫札特歌劇〈費加洛的婚禮〉序曲、普契尼歌劇〈蝴蝶夫人〉的〈美好的一日〉、威爾第歌劇〈弄臣〉的〈善變的女人〉,以及最後壓軸的樂曲─威爾第歌劇〈茶花女〉的〈飲酒歌〉,都在花崗岩壁的不斷碰撞中,釋出讓人如癡如醉的美妙音符。 飄香兩岸,在國際大賽中屢次得獎的金門高粱酒也出現在演唱中,意外的被音樂家用來代替劇中的紅酒對飲,博得觀眾掌聲與笑聲,為浪漫的坑道音樂會平添歡樂小插曲。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歌劇天后安琪拉‧蓋兒基爾來台!美聲演繹普契尼

    泰晤士報盛讚:「我從未聽過比她詮釋更美的《托斯卡》。2017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最受矚目的音樂節目之一-《天籟美聲-安琪拉‧蓋兒基爾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將於4月16日(週日)晚間於國家音樂廳,由來自羅馬尼亞的國際歌劇巨星安琪拉‧蓋兒基爾(Angela Gheorghiu)領銜,帶來整場絕美動人的經典歌劇選粹之夜。 蓋兒基爾早年發跡相當具有傳奇性,出身於羅馬尼亞小鎮,家境清貧,熱愛唱歌表演的她,憑藉著精湛的演唱與出眾的外型,在羅馬尼亞政府極權垮台的年代,迅速打入西歐歌劇世界,在英國柯芬園皇家歌劇院、維也納歌劇院和大都會歌劇院都獲得演出機會,1994年與指揮大師蕭提爵士的《茶花女》製作,讓她一舉成為家喻戶曉的超級巨星。 此行來台,蓋兒基爾與同樣來自羅馬尼亞的男高音卡林‧布拉特斯庫(Calin Bratescu)、指揮堤貝里歐‧索雷(Tiberiu Soare),以及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攜手帶來十多首經典歌劇選曲,包括普契尼《托斯卡》「今夜星光燦爛」、《蝴蝶夫人》「再會了,可愛的家」、「我們將看到那美好的一日」 、卡塔拉尼《華莉姑娘》「我將要遠去」。 今年2月由蓋兒基爾擔任女主角,獲得國際樂評高度讚賞的英國皇家歌劇院製作《阿德麗雅娜.雷庫弗勒》中的多首詠嘆調等。與歐美同步連線的演出歌單,絕對讓歌劇迷大呼過癮! 在抵台記者會上,安琪拉‧蓋兒基爾表示對於再度來到台灣,不僅期待再次與樂迷見面,她還慎重再三思量音樂會曲目的安排,甚至在幾周前再度變動曲目,希望能帶給台灣的樂迷朋友耳目一新的感受! 指揮提貝里歐‧索雷則大力稱讚台北市立交響樂團的音樂表現,他認為北市交對於歌劇的理解和彈性度非常完美,相信音樂會上必定能夠讓觀眾大為驚艷! 本場音樂會由國家兩廳院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共同主辦。北市交擁有每年歌劇製作的悠久傳統,曾演出《丑角》、《茶花女》、《卡門》等經典劇碼,近年則以《納克索斯島上的阿麗雅德妮》、《尤金.奧涅金》、《聰明的女人》等劇台灣首演,確立在台灣歌劇製作上的重要性。

  • 首演112年後 《蝴蝶夫人》重返斯卡拉劇院

    膾炙人口的知名歌劇《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在1904年於米蘭的斯卡拉大戲院(Teatro alla Scala)慘淡首演後,經過112年的茁壯成長,於今年返回原生地斯卡拉戲院上演。《蝴蝶夫人》是由義大利鬼才作曲家普契尼(Giacomo Puccini)創作的作品,描寫駐日美國軍官平克頓愛上藝妓蝴蝶,卻因男方的負心返國,長期分離而導致淒美結局的愛情故事。 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風靡全球的歌劇《蝴蝶夫人》在112年後重登米蘭的斯卡拉大戲院,當年首演票房慘淡的劇作,一世紀後已成為膾炙人口的經典之作。這齣由義大利鬼才作曲家普契尼所創作的歌劇,以日本幕末至明治年間為背景,描述一名初至長崎(Nagasaki)任職的美國軍官平克頓,愛上當地藝妓蝴蝶,卻因男生不願留下迎娶蝴蝶,以致兩人長期分離而最終是悲劇收場。昨日正式上演落幕後,《蝴蝶夫人》獲得全場觀眾長達13分鐘的起立鼓掌,完全顯示了這齣歌劇的驚人魅力。 義大利鬼才作曲家普契尼,出生於1858年的托斯卡尼(Tuscany),畢業於米蘭音樂學校(Milan Conservatory)並開始他的作曲生涯。一生創作無數,多部歌劇皆成當今世上膾炙人口的名劇,如《埃德加》(Edgar)、《波希米亞人》(La bohème)、《杜蘭朵公主》(Turandot)和《蝴蝶夫人》等。普契尼長期定居於義大利中部的托瑞德拉古(Torre del Lago)小鎮,與妻子艾薇拉(Elvira Gemignani)一起度過樸實的創作生活,但卻在妻子懷疑普契尼與家中女傭有染,導致女傭憤而自殺明志,再加上普契尼遭遇嚴重的車禍意外,導致他結束了創作多產的生涯。最終因長期抽煙導致肺癌,在比利時進行化療時病逝,享壽65歲。 《蝴蝶夫人》曾多次被改編成電影,知名的百老匯音樂劇《西貢小姐》(Miss Saigon)更以此為基礎改編而成。日本NHK電視台更於2011年以「蝴蝶小姐〜最後的武士之女」翻拍,找來曾出演大河劇《篤姬》爆紅的宮崎葵(Aoi Miyazaki)主演蝴蝶,造成當時一股影劇話題。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 柴可夫斯基大賽聲樂金獎尤莉亞訪台 挑樑《萊茵的黃金》

    柴可夫斯基大賽聲樂金獎尤莉亞訪台 挑樑《萊茵的黃金》

    千呼萬喚,14位俄國馬林斯基歌劇院華格納歌手明天將首度搭機訪台,演出華格納歌劇《指環》前夕《萊茵的黃金》音樂會。不是猛龍不過江,這14位聲樂家個個有來頭,其中擔任萊茵河女兒「薇昆德」的女中音尤莉亞‧瑪托琪基娜(Yulia Matochkina)是去年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大賽女聲樂組金獎得主,成績出色,更成為葛濟夫欽點訪台女戰將。 華格納《指環》權威製作之一,指揮大帝葛濟夫率領他麾下的馬林斯基劇院百人管弦樂團將訪台演出,尤莉亞就是其中一位,她外型亮麗,身形豐腴,就是聲樂家的料,2008年起成為馬林斯基劇院年輕演唱家學院的獨唱家。她多次演出包括《奧涅金》、《黑桃皇后》、《戰爭與和平》等等,今年也與馬林斯基劇院一起去參加英國愛丁堡國際音樂節,演出《萊茵的黃金》音樂會,深獲好評。 尤莉亞在去年柴賽表現沉穩出色,聲音好,更有戲感,觀察賽事的古典音樂權威雜誌《留聲機》就表示,「尤莉亞渾厚的女中音不費吹灰之力演繹了柴可夫斯基歌劇《紐奧良的姑娘》詠嘆調,完全就是金獎的格局,更迫不及待想聽她演唱完整的歌劇角色。」 除了尤莉亞之外,擔任「佛旦」一角的男低音尤里‧沃羅別夫是2004年林姆斯基‧高沙可夫青年歌劇聲樂大賽得主,現在除了在馬林斯基劇院演唱之外,更受邀到英國倫敦柯芬園皇家歌劇院演唱普契尼歌劇《波西米亞人》。飾演愛情女神富萊亞的女高音奧珊娜‧施洛娃是出色的花腔女高音,音色一如水晶般清澈,讓樂迷感覺彷彿在聆聽下一位安娜涅翠柯的演唱。 馬林斯基劇院版本《指環》前夕《萊茵的黃金》音樂會將於10月30日晚上7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不少樂迷已經準備好北上「洗耳朵」,感受馬林斯基劇院《指環》的壯闊洗禮。主辦單位牛耳藝術叮嚀,由於希望讓許多中南部樂迷能趕上最末班高鐵,演出全長2小時40分鐘,一氣呵成,無中場休息。

  • 暌違15年 波西米亞人回來了

     暌違台灣樂壇15年,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全本歌劇《波西米亞人》昨晚在台北國家劇院重現,名曲〈你那好冷的小手〉、〈我的名字叫咪咪〉一出,深情款款,餘音嬝繞,也讓樂迷驚豔。  《波西米亞人》是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最膾炙人口的歌劇之一,首演於1896年的義大利都靈皇家歌劇院,由大指揮家托斯卡尼尼指揮,整齣歌劇音樂深具戲劇張力,悲劇鋪陳細膩勾人。全劇共分4幕,敘述一群住在巴黎拉丁區貧窮藝術家的生活與愛情故事。  其實,劇中描繪正是普契尼自己的生活寫照。普契尼自米蘭音樂學院畢業後,事業尚未起步,住得偏僻,光是去聽一場歌劇都得徒步走30公里,連車資都沒有,過著極為貧困的生活。  這一回在台灣演出,男主角分別為王典與林健吉,女主角為陳妍陵與羅明芳,都是台灣歌手一時之選,導演楊士平將歌劇的背景年代拉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場景寫實,更貼近現代觀眾。  楊士平表示,這齣歌劇的精神是只要不顧一切追求理想,就會想辦法克服一切困難,「我自己就有窮到連房租都付不出來的過程,很能體會劇中情緒,劇中主角們對於藝術、理想跟愛情的堅持,正是歌劇《波西米亞人》之所以歷經百年不墜的原因。」  對歌手來說,能夠唱到歌劇《波西米亞人》,是終其一生的夢想,王典為此還自己站在國家劇院前發傳單,上下一心,這讓抱病張羅一切的創世歌劇團團長兼製作人鄭靜君相當感動。該劇今晚還有一場。

  • 淒美蝴蝶夫人 悲唱異國戀

    淒美蝴蝶夫人 悲唱異國戀

     擔任國台交藝術顧問後開季首場音樂會,旅德指揮簡文彬將以音樂會形式,推出普契尼歌劇《蝴蝶夫人》,這也是簡文彬5年來在台灣首次推出歌劇。  「雖是音樂會形式,但普契尼音樂寫實動人,劇中人一顰一笑,或背叛淒苦,閉上眼睛都能從音樂真實感受劇情的流動。」  《蝴蝶夫人》堪稱普契尼最淒美的歌劇作品,故事發生在19世紀日本長崎港,美國軍官平克頓與日本藝妓秋秋桑相戀,秋秋桑為男人生下小孩,沒想到平克頓只當成萍水相逢。多年後再會平克頓已另組家庭,秋秋桑戀愛夢碎,以死明志。其中〈美好的一日〉更是家喻戶曉,感人肺腑。  1904年《蝴蝶夫人》在史卡拉歌劇院首演,卻落得慘敗收場,普契尼修改劇本,將較長的第二幕分作兩幕,連主旋律都大幅調整,1904年5月28日修改後演出獲得大勝,1907年受邀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演出,至今歷久不衰。  簡文彬表示,《蝴蝶夫人》女主角戲份吃重,這次選角就希望找在地歌手,兩組「蝴蝶夫人」林錦如與林玲慧正巧都來自台中,也都唱過《蝴蝶夫人》。  「負責台中場的林錦如,聲音非常輕盈,具有穿透力,可以飄過樂團傳送到觀眾席;擔任台北場演出的林玲慧,則是得自她老師朱苔麗真傳,聲音結實,一顆一顆往前衝,兩種都很厲害。」據說兩位女高音都將自備和服,帶給樂迷難忘的音樂盛宴。  5年沒在台灣指揮歌劇,簡文彬壓力頗大,連小平頭後面都多了兩塊白頭皮,俗稱「鬼剃頭」,「《蝴蝶夫人》是我交給台灣樂迷的成績單。」  「國台交在前任藝術顧問水藍的磨練下,已有水平,這個團是慢熱型,只要給更多音樂協助,國台交一定可以有所發揮。」簡文彬不諱言,台中大都會歌劇院的落成,給國台交很大的表現空間。新樂季簡文彬排了3齣音樂會形式的歌劇,「希望外界不要忘記,國台交有製作歌劇的優良傳統。」  《蝴蝶夫人》9月11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9月12日在台中中興堂。

  • 聲情交響 歌劇音樂會饗樂友

     國立台灣交響樂團為培養中南部樂友欣賞歌劇的興趣與習性,透過定時、定點概念,精心策畫10場主題為「聲情交響」的音樂會。  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團長黃素貞表示,在新上任的藝術顧問簡文彬帶領下,2014/15樂季透過定時(週五)、定點(台中中興堂)概念,策畫10場音樂會,12日首先登場的是歌劇作曲家普契尼的作品「蝴蝶夫人」。  黃素貞表示,除了以大眾喜愛的歌劇「蝴蝶夫人」開場外,接著有在台灣音樂市場從未演出的布瑞頓「碧廬冤孽」、威爾第「假面舞會」,培養中南部樂友欣賞歌劇的興趣與習性。  黃素貞說,歌劇音樂會的演出,不但能為國內聲樂家開創登場演唱的機會,更是預先為即將開幕的台中大都會歌劇院奠定觀眾群的暖身操。  此外,國立台灣交響樂團更首創與國立台灣美術館合作,10場定期音樂會系列皆與國美館典藏畫作結合,藉著大型畫作輸出作為音樂會背景,帶領民眾享受視覺與聽覺的交融。1030909

  • 不必失戀才來 在普契尼的故鄉學歌劇

    不必失戀才來 在普契尼的故鄉學歌劇

    為大家介紹托斯卡尼,在這個地方的嵐莊,聖莊附近不遠的地方。很多人到義大利,還有一種特殊的旅程,這個旅程未必是去看博物館,或是很特別的一些教堂,和很好的一些雕塑等等。他們去歌劇院,以前我在義大利羅馬當交換學生的時候,我就認識好幾個人,他們喜歡在義大利旅遊,旅遊的方式就是到歌劇院,而對他們來講最好的,去學歌劇的地點,就是最後普契尼創作蝴蝶夫人,還有杜蘭朵、公主徹夜未眠的盧卡小鎮,我們特別訪問了這個小鎮。 義大利<盧卡>小巧又精緻的小鎮,聖羅倫斯9號巷,歌劇家<普契尼>的故居,蝴蝶夫人,波希米亞人都是普契尼在Lucca完成的,最終未完成的<杜蘭朵公主>,是普契尼最後留給世人的美麗。

  • 北京國家大劇院歌劇節將開幕 經典原創齊登場

    北京國家大劇院歌劇節將開幕 經典原創齊登場

    北京3月7日電,第五屆國家大劇院歌劇節在各方矚目中如約而至。在今年3月到7月舉辦的歌劇節中,觀眾將欣賞到數十位世界一流藝術家帶來的16台精心策劃的重量級演出。 「指揮沙皇」瓦列裏•捷傑耶夫、指揮家鄭明勳,歌唱家孫秀葦、戴玉強、莫華倫、廖昌永、袁晨野等都將登臺演出。 6日,國家大劇院召開新聞發佈會,向媒體透露了本屆歌劇節的精彩策劃和諸多重頭好戲。歌劇節將呈現永恆經典的西洋作品,如威爾第歌劇《遊吟詩人》、《茶花女》、《納布科》、《阿蒂拉》,普契尼歌劇《圖蘭朵》等。此外,觀眾還能欣賞到很多改編的極具魅力的中國故事,比如老舍的《駱駝祥子》、以著名音樂家周小燕生平為藍本創作的《燕子之歌》等,用歌劇的形式講述耳熟能詳的故事,帶領觀眾重溫經典的藝術形象。 國家大劇院歌劇節迄今已經成功舉辦了五屆,成為大劇院極具標誌性和影響力的藝術品牌之一。3月14日的開幕大戲是由國家大劇院和俄羅斯馬林斯基劇院聯合制作的柴可夫斯基歌劇《奧涅金》。

  • 波伽利訪台 同場嘉賓成嬌點

    波伽利訪台 同場嘉賓成嬌點

     繼二○一一年在台灣舉辦演唱會造成轟動後,義大利跨界歌手安德烈.波伽利四月再度來台獻唱,廿七日在台南市立體育場登場。波伽利也邀請近年聲譽鵲起的女聲四重唱「美聲女伶」(Div4s)、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首席抒情女高音席薇拉克(Sabina Cvilak)與「卡蕾斯瑪吉他二重奏」擔任演場會嘉賓。  波伽利自從與莎拉.布萊曼演唱《告別時刻》(Time to Say Goodbye)轟動全球樂壇,至今已十七年,他的黃金美聲創下超過八千萬張的唱片銷售量。波伽利將古典音樂引領跨界風潮,並進入流行音樂排行榜;他將古典樂的情感張力帶入流行音樂,同時也將流行音樂的浪漫風采融入古典音樂與歌劇當中,創造了一股音樂新風潮。  二○一三年波伽利來台演唱會,上半場將演唱歌劇選萃,主要環繞威爾第與普契尼兩位歌劇作曲家的作品,如《弄臣》、《遊唱詩人》、《茶花女》和《波西米亞人》等經典歌劇。下半場則演唱全球知名的流行曲目,如《義往情深》、《戀戀情聲》,義大利民謠《纜車之行》、《大地情歌》和法國香頌經典《玫瑰人生》等。演唱會將與長榮交響樂團、台北愛樂合唱團連袂演出,兩團參與人數多達一三五人,陣容龐大。  由古典吉他演奏家瑪達麗娜.卡契娃及卡洛.哥爾多尼組成的「卡蕾斯瑪吉他二重奏」(CARisMA),以古典演奏技巧搭配現代創作元素,創造出出自然不造作的跨界音樂風格,為吉他演奏創造新定義。  一次因緣際會下,卡蕾斯瑪將羅西尼《塞維亞理髮師》序曲重新編曲,令波伽利驚艷,馬上邀請卡蕾斯瑪到他義大利的錄音室合作專輯。  同場嘉賓還有「美聲女伶」,由四位年輕義大利女高音組成的美聲團體,都從古典樂訓練出身,致力將經典以創新手法詮釋。二○○八年跟隨波伽利展開全球巡演,逐漸開啟國際知名度。二○一一年受邀參加比利時安特衛普的逍遙音樂節(Night of the Proms),這是以古典與流行融合為特色的音樂節,也是當年唯一受邀的義大利音樂家團體,同年環球唱片錄製首張專輯《歌劇》。

  • 澳洲歌劇團《蝴蝶夫人》靈感來自惠特勒作品

     國家交響樂團本樂季壓軸,推出與澳洲歌劇團合作的普契尼歌劇《蝴蝶夫人》,本劇導演、前澳洲歌劇團藝術總監奧森保德(Moffatt Oxenbould)指出,他的《蝴蝶夫人》的詮釋靈感,源自美國印象派畫家惠斯勒的作品《來自瓷器國度的公主》。  《蝴蝶夫人》和普契尼另一作品《杜蘭朵》,均反應19世紀西方人對東方的好奇與想像。19世紀帝國主義猖獗,亞洲成為歐洲人掠奪以及商業往來的對象,東方的異國情調,深深吸引西方人目光。普契尼以音樂刻畫一位想像中的異國女子,生活在同時代的惠斯勒則以畫筆,勾勒一位身著日本和服的西方名媛。  東方主義的想像  如今在網路快速傳遞訊息的時代,東西不再遙遠,要在舞台呈現原汁原味的日本人家,不再需要遙想,但是如此「考古」般的詮釋,並非奧森保德的選擇,「我想要表現的,就是普契尼、惠斯勒想像中的神秘國度。」  奧森保德自招,從沒去過日本,但執導時,卻小小借用日本歌舞伎中的「黑子」,黑子是歌舞伎中搬換道具的人,擅長在舞台上快速換景、幫演員快速換裝。  奧森保德指出他的《蝴蝶夫人》一景到底,蝴蝶夫人將在舞台上快速更換數套衣裳,許多橋段以象徵手法帶過,譬如蝴蝶夫人等待平克頓時,遙望遠方的船,比較寫實的導演手法,便是在舞台架設望遠鏡,「我則請黑子遞上一根圓管,看完就即時收回退場。」  《蝴蝶夫人》將由呂紹嘉指揮國家交響樂團演出,呂紹嘉曾受澳洲歌劇團之邀,赴澳洲指揮此版《蝴蝶夫人》3次。呂紹嘉說,此版的特色之一,就是音樂至上,在普契尼的音符中,隱藏許多感情,奧森保德能夠讓音樂和肢體合作無間,自然中娓娓道來。  晉用台灣歌手  曾任漢諾威歌劇院音樂總監的呂紹嘉指出,普契尼的音樂因為太過好聽,常常因此遭受誤解,像在德國,許多劇院並不樂於演出普契尼的作品,總覺得它很「俗氣」,「普契尼的作品真的很美,但沒有被好好對待。」  NSO與澳洲歌劇團合作的《蝴蝶夫人》,在演出陣容上,著重國內外合作。呂紹嘉指出,雙方合作前期,他就很明白的表示,只要是台灣聲樂家能夠勝任的角色,就要晉用在地歌手,像是飾演美國領事的男中音巫白玉璽和蔡文浩;飾演五郎的男高音王典和飾演鈴木的次女高音翁若珮。  至於擔綱女主角蝴蝶夫人之一的台灣女高音林玲慧則是呂紹嘉慧眼的選擇。呂紹嘉說,在接掌NSO音樂總監後,他試聽了許多台灣聲樂家的聲音,腦海中總會推想,誰適合演唱什麼角色。受教於旅義聲樂家朱苔麗的林玲慧,之前並沒有舞台經驗,但是她的持續力夠,音色適宜,熟稔義大利文等,「這是一次大膽嘗試,她過去一年努力準備,至今表現讓我欣慰。」《蝴蝶夫人》7月25日至30日台北國家戲劇院上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