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普渡大學的搜尋結果,共09

  • 成大首屆普渡雙聯學位新生開學 台美越洋攜手迎新生

    成大首屆普渡雙聯學位新生開學 台美越洋攜手迎新生

    成功大學首屆普渡雙聯學位今天舉行新生入學,家長也獲邀一起參與新生歡迎會,校長蘇慧貞與美國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教授群跨越12小時的時差,實體、線上跨國聚首,攜手迎接首屆普渡雙聯新生。

  • 觀念平台-從參與表決的股東結構看文曄增資案

     文曄公司日前於3月27日所召開的股東常會,在公司派強力徵求委託書的力道下,通過了私募普通股、私募乙種/丙種特別股以及現金增資詢價圈購等三項增資議案。文曄公司隨即對外發布新聞稿,宣稱順利通過增資議案,並感謝股東的支持。 \n 對於以上文曄公司股東常會的增資議案,先前即有識者為文批判,如此大幅度的增資決策,特別是在私募對象都還沒譜的時候,卻匆促急於闖關,把新近透過公開收購取得文曄公司30%股權的股東大聯大公司,以及甫經通過換股決議,指望取得文曄公司22%股權的股東祥碩公司,排除於門外,而置將近半數關係甚切股東的表決權於不顧,顯然不符實質正當法律程序。 \n 據其新聞稿所載資訊,文曄公司本次的股東常會,出席股數約為86%,而增資議案的可決數則為出席股數的86%。如果未經細究,如此的可決數確實不低,似乎文曄公司大多數股東對於增資議案係抱持支持的立場;然而,如果進為探究本次股東常會表決權的結構,不難發現,這樣的可決數,充其量其實只是公司派一造著意委託書徵求的角力成果,遠非股東意志的真實展現。 \n 從公開資訊來看,文曄公司在本次股東常會徵求委託書的力度,用心甚深,所徵得的委託書高達32%的股數,較諸過往年度幾達一倍以上,可見其勢在必得的決心。而據之前報載,文曄公司董事長鄭文宗夫婦與旗下三家投資公司持有的文曄公司股權即達8.54%,加上其長期策略性合作夥伴的持股,公司派本已掌握有三成多的股權。 \n 以徵得委託書的32%股數,再加上公司派本已掌握的三成多股權加以計算,文曄公司派本身在本次的股東常會,有利於其所提增資議案,而不致跑票的股數已逾六成。此六成的股數,係所謂的捍衛性持股,本即無關乎議案本身的正當性。依照文曄公司於股東會後的新聞稿所示資料,如果增資議案的可決股數,係出席股東的86%,意味著贊成增資議案的股數約為74%;換言之,其實在文曄公司派所得掌握的六成股數之外,所取得的外部可決持股,僅有10%餘的成數,而此10%餘的成數當中,可能還有若干比例是由先前業已應賣而未完全賣出的形式股東所投出。究其實際,若非大聯大公司遭排除參與本次股東常會,文曄公司幾無可能徵得高達32%股數的委託書,以遂其捍衛意志;這樣的表決權結構,如欲聲稱議案係獲多數股東的支持,確實昧於事實。 \n 很顯然地,這樣的股東會決議,完全不具備實質正當性。以真金白銀取得股權的30%股東,僅因技術性的因素,表決權益遭到不當的剝奪,其不合理莫此為甚。如果文曄公司甚且高調宣稱其決議獲得高度支持,顯置特定股東表決權益於不顧。 \n 公司的董事會以及管理階層係受「全體」股東所託,代為管理公司,也因此當然不得對於任何股東給予差別待遇;公司董事會以及管理階層所作的任何決策,如果係以鞏固自己的經營優勢為其著眼,刻意犧牲特定股東的正當程序利益,顯然即係將自己的利益放在股東的利益之上,非僅權力濫用,與公司法所規定的忠誠義務亦有未符。 \n 法令之所以賦予股東對於私募的增資議案得以行使表決權,在於此等議案攸關其股權的稀釋,以及股東權益的保障,如果一個股東會,公司派係藉由欠缺合理基礎的程序上手段,創造股東參與表決的障礙,進而排除實質股東表達其意見的機會,則法令賦權予股東的立意,即已全然喪失,這樣的股東會,只是流於形式,其決議的結果不但是對於股東真實意志的嘲弄,更是公司治理的錯誤示範,不足為式。

  • 觀念平台-從文曄本次股東會議案 談符合公司治理的籌資決策

     大聯大公司與文曄公司之間的公開收購事件,之前原本已經因為收購期間屆滿,完成公開收購,而告一段落。不過,因為文曄公司董事會在公開收購期間,即預為公布提前至3月27日召開該公司今年度的股東常會,從而,本於股票停止過戶閉鎖期間的緣故,透過公開收購取得股權的大聯大公司現實上並無從參與前開的股東常會。而未久前始對外公告增列的私募普通股、私募乙種/丙種特別股以及詢價圈購等增資議案,再次延伸了雙方股權成數的較勁。 \n 公開發行公司藉由增資充實資本結構,所見通常。不過,文曄公司此次股東常會的增資議案,容有若干有待探究之處:第一,增資幅度甚高,幾達原有股本的1/3,似乎所需資金甚鉅;第二,各項增資議案所採取的方式(詢價圈購、私募),都剝奪了全體原有股東的優先認購權,進而稀釋了全體原有股東的持股比例;第三,特別股承諾允給高額股利,而私募則以折價發行出之,較諸通常的現金增資或公司債,所費資金成本均屬不低。文曄公司此次的增資決策,是否有符公司治理所責成的股東權益保護,即有疑義。 \n 從文曄公司董事會增資議案所擬募集的資金規模來看,該公司應係有鉅額的資金需求,惟對照該公司新近與祥碩公司換股交易的公開說明書所載內容,似又難以索解。在前開換股交易的公開說明書中,內文明載有「已達原申報之預期效益」、「已有效降低財務負擔」,且「長期資金尚顯充裕」等語,如果換股交易的公開說明書對於文曄公司的資金狀況描述為真,何以在換股之前又提出鉅額增資的股東常會議案?到底文曄公司的增資決策,其必要性為何?所募資金又將用於如何用途?實有待進為釐清。 \n 如果文曄公司確實有其迫切資金需求,大可透過辦理現金增資的方式籌資,如此作法,原有股東均得參與;文曄公司亦得向金融機構融資或循往例發行公司債取得資金,如此作法,原有股東的股權亦不致遭到稀釋。然而,文曄公司此次的股東常會增資議案,顯然排除前開可行作法,選擇以詢價圈購以及私募的方式,向原有股東以外的第三人募集資金,排除了原有股東應有的優先認購權,而新發1.7億股,股本膨脹約有29%,幾達其原有股本的1/3,顯著稀釋原有股東的持股比例,這樣的作法,是不是顧及了股東的權益,確實有待商榷。 \n 公司的籌資決策,應循較低成本的方式行之,此為財務管理的基本要求。以文曄公司此次籌資所採取的選項來說,亦難理解其合理及必要之所在為何。如以私募乙種/丙種特別股與向金融機構融資兩種資金來源之成本相較,就算不考慮乙種/丙種特別股因享有表決權而產生的股權稀釋成本,本次預計私募發行乙種特別股的利率上限8%及丙種特別股的利率定額4%,業已高於文曄公司過往財務報告所揭露的中長期借款利率,顯然並不上算。 \n 再以文曄公司近期股價粗估(以40元的高點設算),依照該公司的議案,打八折計算私募價格,文曄公司等於是以每股32元的高代價,向私募應募人取得資金,換個角度來說,私募的交易等於是讓文曄公司少收13.6億元之資金,這樣的私募決策,資金成本未免昂貴。如果文曄公司果爾能夠藉由此較高資金成本的代價,換得策略性投資人具體的綜效回報,或許尚能就其決策尋得合理之基礎,然而,文曄公司此次提前召開的股東常會,明確宣稱目前尚未洽得特定之應募人,僅泛稱應募人之選擇係「以對本公司具附加價值為原則,且對本公司未來營運能產生直接或間接提升經營績效者為優先考量」,如此有限的資訊,股東實難藉為判斷文曄公司私募決策的利弊究竟為何,揭露密度顯然欠缺。 \n 公開發行公司的董事會身負股東所託,本於公司治理的要求,應對其股東負有注意義務及忠誠義務,此在籌資決策尤然。公司法之所以賦予股東優先認購權,即在保障其股權不受增資的稀釋,董事會所提出的任何籌資決策,均應以股東權益為念,如欲排除股東的優先認購權,稀釋其持股比例,必以該決策所帶來的其他效益,高過稀釋股權所帶來的負面作用,始得為之。此次文曄公司的股東常會增資議案,無論在資金的需求方面、股權稀釋的影響方面,以及資金成本的決策方面,均有進為澄清的必要。有期於文曄公司強化其資訊的揭露,以釋群疑。

  • 觀念平台-遵守正當法律程序才是建立典範

     經濟的自由競爭與發展係吾人所欲也,然此經濟自由發展的基石,在於落實法治國的正當法律程序。實證研究再三指出,經濟發展必須以透明以及可預測性的法律及行政為前提,捨此不由,則經濟發展難以期待。職司經濟管制的公平交易法固有其政策導引之目標,但如在個案的執法,犧牲法的安定性及可預測性,對於法律尊嚴信賴的傷害,反將遠勝於所欲追求的政策目的。 \n 近日來討論沸沸揚揚的大聯大公開收購文曄案,輿論迄今不歇,有認為本件係敵意買收,應該予以嚴審;有認為單純適用公平交易法第10條第1項第2款有關取得股份三分之一的門檻,將造成結合審查的漏洞;有認為公平交易法第10條第1項第5款所規定「直接或間接控制他事業之業務經營或人事任免」的審查,必須依同法第13條進為衡量交易本身有無壟斷市場,以確保交易對於整體經濟利益係大於限制競爭的利益;當然也有認為,本件根本就是財務投資,收購方已經提出「四不一會」的聲明及承諾,當然無須申報,同時也有人認為,半導體零組件的市場根本是國際市場,論其台灣第一第二,其實無甚意義。 \n 以上不同論點,仁智互見,筆者受限有限公開資訊,不欲分別深論。筆者所關心者在於,任何法律(特別是有關限制當事人經濟決策的法律)的解釋及適用,對於當事人的權利影響甚鉅(據報載,本件收購價金係達數十億之譜),主管機關職司法令解釋任務,依照正當法律程序的要求,勢有必要嚴守分際,回歸制度基礎,方符法治精神的要求。在本件情形,筆者認為: \n 1.公平交易法係管制性法律,非有干預必要,公平交易法並不輕易介入,以維護市場經濟的自由。據其規範結構,並非全部交易均在其管轄範圍之列,只有在構成公平交易法第10條之結合態樣,才必須依同法第11條之規定,審究當事人之市占率及銷售金額。法律既然作此規定,其適用順序自然必須加以嚴守,不應前後倒置,在個案的認定上,將第11條的構成要件,混合植入第10條的構成要件。否則勢必造成任何股權交易案件均須進入公平會實質審查的錯謬情境。 \n 2.筆者固非法律專家,但相信法律的規定必然應該符合明確性,受規範的對象方能本其對於法律的理解,據以作出行為的決策。公平交易法第10條第1項第2款既然規定,取得他事業的股權必須超過三分之一,才構成結合之態樣,即不應反於此明確之法律規定,在解釋法律時,另行探求其他因素。如果在個案中,認為取得之股數已接近三分之一,即置此明確之規定於不顧,那麼,法律的規定必然遭到虛級化。試想,如果取得股權達30%,就認為構成此款規定之態樣,那未來如果個案是29%,又該如何?如果是25%,又該如何?不以嚴肅態度看待法律規定的結果,所造成法律安定性的傷害,將遠大於個案的所謂「正義」,造成更大的制度成本。 \n 3.公平交易法第10條第1項第5款的規定,係以「直接或間接控制他事業之業務經營或人事任免」的事實狀態為其規範內容。依據正當法律程序的要求,此事實狀態是否存在,以及何時發生,在認定上勢必有其合理之邊界,方能滿足法律的可預測性要求。如果對於此款規定的解釋無限上綱,擴張其時態,必然造成不合理的打擊構面,讓受規範的對象無所適從。如果各方真的認為,一個公開收購的案件,是不是構成公平交易法所欲規範的結合,必須從嚴探究實質加以認定,那麼最應該做的,是透過修法的方式,取得新的立法共識,才合適改變向來行政的先例。如此的做法,方不致對於受規範的對象加以突襲。 \n 公平及一致的執法,對於維護法律的正當程序,至關重要。如果各方意見真的認為,公平交易法必須對於公開收購的交易建立新的典範,站在法律應該透明以及具備可預測性的立場,修法(或者最低限度上,訂定新的行政命令),向未來的個案加以實施,才是符合正當法律程序應有的作法。任何嘗試自為詮釋個案法律適用的立場,均係捨本逐末,不符正當法律程序的期待。本件輿論多所關注之個案,有期於公平會勇於任事,作出明快解釋,樹立最佳典範,以維護公開收購的參與者以及投資人的權益。

  • 觀念平台-被收購公司管理階層的有所為與有所不為

     近來媒體多方報導,大聯大公開收購文曄股權,遭到文曄管理階層的強烈反彈,不但表態建議股東不要參與應賣,甚至提出刑事告訴,並且向相關主管機關提出檢舉,意在阻止大聯大收購之進行。而大聯大則一再對外重申其財務性投資的立場,表明不會改變文曄的業務經營與人事任免;並且為釋外界質疑,作出不介入文曄經營的「四不一會」聲明及承諾。從本件公開收購對外宣布迄今,雙方各執一詞,毫無交集,筆者長期研究公司治理,對於本件公開收購如此少見的張力,難免多有關注。 \n 經營一個獨資企業,全部資金都由業主單獨挹注,想要往東或是往西,任憑己意。但是,如果業主志在擴大經營規模,自己卻沒有充沛的資金,自然必須向外伸手,進入資本市場向公眾募集資金。這個時候,所經營的企業已經公共化,經營者一言一行不再能夠恣意行之,而是必須以股東/投資者的利益為念,畢竟企業的成敗已經不再是個人的輸贏,而是以他人的資金為籌碼。 \n 公開收購制度的設計,正是著眼於此資本大眾化的現實而來。一個公開發行的公司,其資本來自廣大投資股東,這些資本市場的股東,對於所投資的公司無需有所謂的忠誠度,儘可憑其投資判斷,決定是否持股續抱,或是出脫離場。如果有一個外部的收購者向公司股東喊話,願意以相當的溢價收購股東手上的股權,這時候,被收購公司管理階層若認為收購條件不符股東利益,所必須著力的並不在於聲嘶力竭希望股東共體時艱,或是致力投下路障阻止股東應賣,而是在於透過具體的業務計畫,以可信服的數據告訴股東,持股續抱會是最佳的選項。 \n 可以想見的,在公開收購交易中,處於交易資訊最劣勢的,就是未參與被收購公司經營的股東。從而,公開收購法令除了要求公開收購者透過公開收購說明書將收購的價格及條件講清楚以外,同時因為被收購公司管理階層掌握相關財務業務資訊,最了解被收購公司的實際經營狀況,所以也要求管理階層必須做出相應的表態,讓被收購公司的股東得有來自自己投資公司管理階層的資訊,以俾完整考量做出應賣與否的決策。 \n 被收購公司管理階層雖然本能的會希望股東持股續抱,以維持自己繼續留在管理階層的位置,但是,由於公開發行公司資本大眾化的本質,公司的管理階層應清楚認知其只是扮演守門人的角色,不能將所經營管理的公司當成自己的私產。如果被收購公司管理階層建議股東不要應賣,一定必須是因為基於審慎的評估,認為被收購公司的價值確實高於公開收購價格,且其表態的公司合理股價,不應該是一個主觀認定的價格,而應該是本於其確信,認為市場可以認同的價格,否則其行為就是將管理階層自己的利益放在股東利益之前,不符忠誠義務的精神。至於公開收購者的收購行為,是不是有其他法令遵循的問題,由於此等法令遵循的問題係屬於公共政策,與股東的應賣利益並不直接攸關,允屬相關權責機關必須關切的問題,權責機關當然應該積極任事,然而,如果被收購公司管理階層打著遵法的名義,動用公司的資源,把自己當成執法機關,掩護其自我維護管理階層利益的動機,這樣的作法與維護股東利益顯然有所相悖,殊非公司治理的規範所期待。 \n 在本件大聯大公開收購文曄的個案當中,據筆者的觀察,文曄管理階層所表態的「合理價格」,似乎並不是一個容易達到的股價,這樣的股價是不是真的是文曄的合理價格,其實文曄股東真的有必要想清楚。另外,文曄管理階層動用資源對外一再著力的,是台灣的公平交易法令,甚至是大陸的反壟斷法令。這些法令的遵循當然有其公共政策的必要,但是,站在文曄股東的立場,這些議題似乎應該是屬於主管機關的關切,應由主管機關本其職權,公正執法,而非文曄管理階層首要之務。文曄管理階層所致力的,應該是專注於公司的經營以及股價的提升,如此才能保障其股東的權益。 \n 一言以蔽之,本於守門人的角色,被收購公司管理階層在公開收購交易中,其所為者,應以股東最大利益為依歸,其所不為者,不應將公司資源用於保衛自身經營權。本件公開收購的個案,文曄管理階層最近以來的動作,筆者其實真的看得不太明白。

  • 觀念平台-合意與非合意收購的釋疑─談大聯大收購文曄案

     據報載,台灣IC零組件通路第一大廠大聯大公司,打算透過公開收購取得第二大廠文曄公司的股票,有意進行收購,並對外說明係以財務性投資著眼,無任何意圖影響文曄公司經營之計畫或想法。但是文曄公司並不相信大聯大公司的說法,認定此一收購案乃惡意收購,對員工、股東權益,對客戶皆不利而造成的爭議,徒然增加不少社會成本。有鑑於此,我們有必要就非合意收購、惡意收購等名詞釐清,並探討其對股東權益的影響。 \n 合意收購、非合意收購、惡意收購三者有何差別?合意收購係指雙方管理團隊開誠布公、公開談判收購的可能性;非合意收購則可能在於雙方管理團隊並未接觸、或不願意接觸,另一公司則直接訴諸股東權益,爭取對收購的支持。 \n 而惡意收購則係指公司非合意收購後,收購公司入主被收購公司董事會取得經營權,並大幅裁撤員工等情事。非合意收購當然不能排除可能演變成惡意收購,但是必須以有具體情形為前提。 \n 不過,就目前的大聯大和文曄公司案例而言,大聯大公司打算透過公開收購取得文曄公司30%的股票,屬非合意方式,而且大聯大公司聲稱祇進行單純的財務性投資,並發表五大承諾:(1)不推派董事代表;(2)不再加碼;(3)不與第三方合作表決或召開股東臨時會;(4)不對外徵求委託書參與表決;(5)會依法參加股東會等五大承諾。 \n 依此五大承諾觀之,大聯大公司的行為祇能算財務性投資,沒有要取得文曄公司控制權的意圖。至於大聯大公司會不會違反上述承諾?由於大聯大係上市公司,公開發表的聲明有其約束效力,一旦違反,應受證券相關法令制裁。 \n 就國際趨勢而言,目前國內外都有不少非合意收購的例子,包括美國微軟的起意併購Yahoo!,美國全錄的意圖併購惠普,採取以小搏大的方式。台灣過往也有不少案例,如頂新入股味全、辜家進入開發金控,以及最近的日月光收購矽品。其中,日月光和矽品的收購案已呈現良性的結果,雙方合組產業控股公司,反而有利股東權益,並強化公司的競爭力。不過,大聯大公司公開收購文曄公司,目前看來並沒有此種進一步整併的規劃。 \n 至於非合意收購方式會不會有壟斷市場之虞?就市場的定義而言,文曄僅著眼於通路市場,對外表示大聯大與文曄合計營收比例會高達臺灣上市櫃通路商市占率的七成,以及在亞太前十大通路商過半的市占率。不過,我們必須深入了解半導體零組件的採購型態。事實上,半導體零組件有一大半來自原廠直銷,代理商模式的半導體銷售僅占約1/3。因此大聯大與文曄兩者合計的市占率占亞洲半導體市場最多衹有8~10%,本身並不具壟斷性。如果再從購買者的角度觀之,客戶一來可以直接採購,二來可以透過國內外通路商,就國內市場而言,除了上市櫃通路商外,仍有其他為數眾多的中小型業者,在有選擇的情況下,就不能僅因收購行為即認為有市場壟斷的情形。 \n 最後,非合意方式對股東有何影響?就股東的權益而言,如果非合意收購的收購方,提出高於目前股價的價格條件,股東如選擇應賣即能共蒙其利。 \n 當然,這次收購的爭議也引起市場紛擾,大聯大應提供更多資料、多做說明,以化解文曄公司及社會大眾疑慮;文曄公司也應多做事實的了解,不要預設立場。同時期許公平會實事求是,根據具體的事實,明快作出判斷。或許經由這次對非合意收購疑慮的澄清,成為台灣收購的標竿案例,使公司治理更上一層樓。

  • 成大與美國普渡大學簽署雙學位線上課程協議

    成大與美國普渡大學簽署雙學位線上課程協議

    成功大學在美援時期,透過美國普渡大學協助,發展茁壯,60年來,雙方交流密切,2018年更攜手推動工程領域教學研合作,由成大工學院、電資學院與普渡大學工學院三方簽署「雙學位計畫暨普渡線上課程合作協議」,導入2校學士+碩士、博士雙學位課程,預計逾200個普渡線上課程供學生選讀,提升成大師生國際化競爭力。 \n \n簽約典禮由成大工學院長李偉賢、電資學院副院長陳培殷、普渡大學工學院院長蔣濛在成大副校長黃正弘見證下,代表簽署。 \n \n黃正弘指出,美援時期普渡大學援助成大,不只派出教授團協助改良教學,還強化實驗課程及引進先進的研究設備,奠定成大發展為現今頂尖大學的基礎,期待雙方未來能發展出更多更具體合作。 \n \n蔣濛強調,成大是普渡在台灣重要的伙伴,也是很特別的朋友,兩校在1950到1960年代的合作創造美好合作模式,數10年後,再次開啟教學合作而且引入跨越時空限制的線上課程,對成大與普渡都是非常創新的型態,也意味著開啟長久情誼的新篇章。 \n \n成大、普渡大學大工程領域雙學位計畫分2種,一是3+1+1共5年學士+碩士雙學位,成大學生在校學習3年後到普渡學習2年,完成畢業要求者可同時取得成大學士學位及普渡的碩士學位。博士雙學位計畫的理想規畫時間為2+2共4年,2年在成大2年在普渡大學,畢業後取得雙博士學位。 \n \n成大國際處表示,兩校大工程領域簽署後預定3年內建立3個以上學士+碩士雙學位合作案,推動百人以上學生與學者的交流,預計將有逾200個普渡線上課程供學生選讀。 \n \n另外,航太工業龍頭漢翔公司也將參與發展中的成大與普渡大學大工程領域的學士+碩士、博士雙學位合作案。漢翔從中選定優秀學生授與獎助學金、亦提供暑期到漢翔實習的機會,取得學位者可以在漢翔公司總部或國外分公司服務,歷練國際競爭能力,成為漢翔公司跨國高階研究人才,這是台灣首次將大學及業界共同培育人才的觸角延伸至國際。 \n \n成大到目前為止,已與38所國外大學簽訂40項雙學位計畫,含學士學位7案,學士+碩士雙學位7案、雙碩士16案及雙博士10案。合作的學校包括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英國曼徹斯特大學、英國里茲大學、瑞典皇家理工學院、中國北京清華大學、馬來西亞馬來亞大學、日本北海道大學等。

  • 治療骨折更快速 骨骼癒合劑問世

    治療骨折更快速 骨骼癒合劑問世

    骨折是痛苦的,治療也只是將斷裂處固定到正確位置,用夾板或石膏以確定骨折處不會挪移,其他就交給身體的自癒能力了,要是發生肋骨骨折這種無法上石膏的位置,那恢復的時間就更漫長了。如今美國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研究小組正在開發一種注射藥物,可以加速骨骼的瘉合過程。 \n \n新阿特拉斯(newatlas)報導,普渡大學的研究團隊己經成立名為Novosteo的創投公司,用以募資並且便於臨床前的試驗,以加速進入人體試驗的階段。其實醫學界提出許多創新的骨骼癒合劑,從植入式生物貼片到聚合物支架都有,確實能夠協助傷者恢復骨骼,不過多數都是必須動手術來安裝,而Novosteo的新藥則是採取注射針劑,使它的應用範圍更廣泛,用藥也更方便。 \n \nNovosteo公司的創始人之一斯圖爾特.勞(Stewart Low)說:「當我們系統注射這種藥物時,它會在整個身體內循環,但只會在骨折部位累積。這是我們的骨骼癒合劑與其他類似產品最不同的。」 \n \n基於商業機密,Novosteo公司在這個階段沒有說明骨骼癒合劑的具體的細節,因此我們還不知道藥物如何工作,加速骨骼癒合的速度大概多快,現在還沒有進入臨床試驗階段,因此我們還無法判斷何時能出現在市面上。 \n \n儘管如此,這項發明仍然令人感到興奮,許多遇到運動傷害的運動員一定很期待這種藥品,另外就是晚年遭受嚴重骨折的老年人,我們都知道年長者的髋部骨折,對老人家就是一種磨難。勞表示,研發團隊就希望將藥物率先提供給那些老年患者。

  • 美普渡大學驚傳槍擊1人死

    美國印第安納州普渡大學校方21日表示,校園內發生槍擊案,造成1人死亡。 \n普渡大學教務長山德斯表示,被害人的身分目前無法得悉,與大學的關係亦然。 \n校園駐警長考克斯表示,槍擊嫌犯已在中午於電機大樓外,向警方投降,目前已遭羈押。考克斯表示,嫌犯顯然有備而來,找被害人動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