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景德鎮的搜尋結果,共59

  • 景德鎮兄弟瓷器 600年後重逢

    景德鎮兄弟瓷器 600年後重逢

     北京故宮博物院景仁宮內,一件院藏明永樂青花纏枝蓮紋壓手杯器型完好,青花豔麗。它旁邊,是一件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藏同款壓手杯,只是杯體有超一半的地方是白色石膏修補。這是一對「兄弟」,600年前,它們在景德鎮出生,因品相等原因,一隻運往故宮,一隻就地打碎掩埋。「兄弟」重逢,已是600年後。 \n 近日,「御瓷新見──景德鎮明代御窯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瓷器對比展」亮相景仁宮,釉裡紅花卉紋筆盒、青花折枝牡丹紋如意頭形枕等前所未見的展品,更多相隔600年的重逢邀觀眾見證。 \n 重逢的壓手杯「兄弟」,器型算是明代永樂朝青花瓷中的名品。故宮博物院藏有4件永樂青花壓手杯,而早年間在景德鎮明代禦窯遺址卻從無發現。直至2018年,考古工作者將清理出的數件殘片逐一拼接,壓手杯的形狀隱現,與宮中舊藏幾無二致。 \n 包括壓手杯「兄弟」在內,196件文物和標本展示著明代景德鎮禦窯瓷器生產所取得的輝煌成就。幾乎所有展品都是成對出現──新發現且未曾展出的重要出土瓷器修復件和殘片標本,配以經過精心挑選的宮藏傳世明代禦窯瓷器。 \n 據介紹,自明洪武二年開始,朝廷在景德鎮設陶廠。此後數百年間,能工巧匠燒造出數以萬計精品。難度較大的上乘之作往往只能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成功率。燒造成品中的獲選者被運至紫禁城,落選者則被就地打碎、掩埋。

  • 花上億蓋房!從女富商變窮人…住山中破房卻不後悔

    花上億蓋房!從女富商變窮人…住山中破房卻不後悔

    身價上億的女富商,為了圓夢傾家蕩產,住在沒水沒電的山中小屋也不後悔,這位80多歲的老奶奶,是大陸江西景德鎮的傳奇人物,她花費5年、耗資6000多萬人民幣(約台幣2.5億),憑著一己之力打造一棟3層樓高的「瓷宮」。 \n余二妹出生於1930年代,小學沒畢業、年僅12歲的她,開始跟著舅舅學習製作陶瓷藝術,吃苦耐勞的個性,余二妹很快掌握從陶泥到畫坯等陶瓷所需的各項工藝,之後便到景德鎮的陶瓷廠工作,累積多年陶瓷經驗,經過多年打拚,余二妹開了陶瓷工廠,商品遠銷俄羅斯、泰國等,生意做得有聲有色。 \n某次因為工作關係,余二妹在天津看到一棟瓷房子,當時她內心相當震驚「天津人不做瓷器,卻有一棟漂亮瓷房子,景德鎮是世界聞名的瓷都,居然沒有一棟像樣的瓷房子」,因此她決定總有一天要建造屬於景德鎮的瓷宮。余二妹80歲這年開始圓夢,因為需要鉅額花費,遭到家人反對甚至鬧翻,但余二妹仍堅持建造瓷宮。 \n余二妹從設計到動工全部一手包辦,一生收集的6萬多件瓷器,原本有人出價2000多萬人民幣收購,但余二妹全部拿來當建材,還有工廠原料也被用盡,花費積蓄千萬仍不夠錢,她賣掉珠寶首飾、收藏、母親留給她的房子,還向親戚借一大筆錢打造,5年過去,夢想中的瓷宮終於完成,瓷宮有3層、占地1200平方公尺,第一層是青花為主高溫瓷、第二層是老茶花盤子、第三層則是古典粉彩顏色釉,巧妙融入景德鎮四大名瓷。 \n從女富商變窮人,身上穿的是7、8元人民幣的舊衣服,住在山中簡陋小屋,有時候一餐就吃一碗泡麵,生活過得相當簡陋,每逢過年仍是一個人,因為小孩部不諒解、不願意探望她,「我這一生就是在陶瓷裡面闖,以後老了我也要在這裡,埋在這個山上」。余二妹將瓷宮經營權交給政府,2016年10月1日正式對外開放,一張門票僅售25元人民幣(約台幣100元),吸引大量遊客前來參觀,同年11月被評定為國家2A級景區。 \n

  • 南昌陶瓷藝術展 首入地鐵站

    南昌陶瓷藝術展 首入地鐵站

     陶瓷藝術家郭文連先生陶瓷藝術展亮相江西南昌地鐵2號線雅苑路站,這是江西藝術家作品打破展出常規,首次集中在地鐵站內展出。 \n 江西省首次入駐地鐵站內舉辦藝術展的郭文連,是景德鎮陶瓷大學教授,現為景德鎮陶瓷藝術設計家協會主席、景德鎮高嶺陶藝學會副會長、世界藝術家協會理事、中國武陵畫家協會名譽會長。郭文連幼喜繪畫,20世紀60年代開始油畫創作,1964年考入景德鎮陶瓷學院美術系,自此數十年來,他一直深入研究陶瓷藝術理論、陶瓷工藝和作品創作。近年來,郭文連在陶瓷藝術繪畫方面涉獵極廣,他畫釉上嬰戲系列題材,畫高士和仕女題材,創造性地將肌理技法融入到粉彩、為色釉以及各種綜合裝飾,並將其運用到現代陶瓷繪畫中,師古而不泥古、不斷推陳出新,成為陶瓷繪畫藝術領域公認的創新者與領軍人物。2017年嘉德春拍,其作品《雲霧林間神駒圖》以1127萬元人民幣的價格,成為中國當代陶瓷繪畫作品上千萬拍賣記錄人物之一,並保持至今。 \n 此次,郭文連選擇將陶瓷藝術作品展在南昌地鐵站內展出,是他讓藝術走入大眾生活的嘗試。

  • 「瓷都」景德鎮特有陶品空運來台 新北這裡看得到

    「瓷都」景德鎮特有陶品空運來台 新北這裡看得到

    新北市鶯歌陶瓷博物館27日起展出「李如詩個人特展-花譜FLORILEGIUM」,作品以中國大陸景德鎮特有的瓷土製作,因含鐵量極低,瓷面呈現別具特色的晶瑩感,其中一件作品擺設於滴水下,隨著水滴侵蝕,瓷身會逐漸瓦解,象徵人終歸於塵土,傳遞李如詩對於生死的概念,值得一看。 \n \n 李如詩表示,她自3歲移民澳洲,就讀澳洲國立藝術學院時主修陶藝,畢業後在素有「陶都」美名的景德鎮成立個人工作室,近年有感不少親友相繼罹癌,激發她探討生死與時間的概念,這次回台共展出87件作品,全以景德鎮特有瓷土創作,宛如一場華麗的視覺饗宴。 \n \n 李如詩介紹,其中2件大型瓷塑作品未經燒製,外型以華麗花束搭配展翅鳥兒,瓷身呈現獨特極致的潔白,再點綴上金、銀水,作品更顯華麗,延續瓷土坯作品的概念,最特別的是,其中一件暴露於滴水之中,隨著水滴侵蝕,瓷身逐漸瓦解,如同人終歸於塵土,生死是件自然的事。 \n \n 陶博館表示,李如詩目前正在陶博館駐村中心創作,期間參與「新北市藝文教育扎根」計畫,指導鶯歌建國小學、鶯歌小學的孩子發揮創意,創作屬於自己的花園,此外她將在12月21日開設「藝術家的伊甸園」工作坊,歡迎有興趣的人把握機會報名。

  • 瓷與書的邂逅 喚醒千年窯火

    瓷與書的邂逅 喚醒千年窯火

     世界首部瓷質版圖書《瓷韻匠心》在江西誕生,並於11月9日到12日在江西科技學院展出。本次展覽是江西攝影界的一大盛事,開創江西攝影史上的三個第一:第一這是江西攝影界首個陶瓷專題的個展,第二是瓷質版攝影圖書的世界首創,第三是將瓷質和紙質攝影作品同步展出,是展覽形式上的首次。 \n 「景德鎮匠從八方來,千年窯火不斷的祕密在哪裡?」 《瓷韻匠心》作者熊盛文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他認為景德鎮製瓷史就是一部開放史、包容史,從而創造出景德鎮獨有的工匠精神,這種匠心,生成了匠意、匠思、匠智,推動著景德鎮瓷業的不斷發展和創新。熊盛文歷時8個月,記錄拍攝了31位景德鎮陶瓷藝術家和傑出工匠的影像,每張圖片後面都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n 創新攝影作品呈現方式 \n 無論是堅守雕塑陣地50多年的劉遠長,還是藝不驚人誓不休的黃秀乾;無論是精益求精、誠意傳藝的拉胚大王占紹林,還是開闢了窯變藝術創作新天地的鄧希平;無論是把一生的藝術創作獻給國家和人民才心安理得的傅堯笙,還是用技術為家鄉造福,為歷史留根的羅國新……拍攝的每個故事背後講述的都是景德鎮製瓷業千年的傳承與發展,又印製成書傳承千載。 \n 熊盛文稱,這本瓷質版圖書的產生,與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李舸有密切的關係。他十分關心《瓷韻匠心》這一專題的拍攝。在得知現有技術已經能製作超薄瓷片後,他提議這個在景德鎮拍攝的陶瓷題材的攝影書,應更多地採用陶瓷元素來呈現。他親自在泥坯瓷板上題寫了釉下青花的《序》,還積極提議和推動在印刷紙質版圖書的基礎上,創新攝影作品的呈現方式,嘗試限量版的瓷質版圖書,製作世界首部瓷質版圖書。 \n 瓷質書製作過程中,要將陶瓷上的顏色還原成攝影作品本來的色彩,技術難度最大的是燒製過程。把礦物質顏料噴到瓷板上是一種顏色,經過高溫燒製還原後往往又是一種顏色,這對色彩還原的把握要求非常高,和紙質圖書的印刷完全不同,難度也大得多。 \n 燒製過程最艱難 \n 景德鎮垚美文化在反復調試的基礎上,利用經1580攝氏度高溫煆燒的0.7毫米高強度瓷板,採用噴墨工藝,將作品雙面轉換到瓷板,成功試製出雙面列印影像的27x23釐米瓷板。列印好的瓷板再經中溫燒成到釉中,從而讓畫面更清晰、色彩還原更好,印製畫面的色彩可以長久保持不變。燒製好的瓷板用3毫米厚的卡紙固定後,通過與普通書籍相近的的方式裝訂成冊。 \n 世界首部瓷質書記錄千年景德鎮陶瓷藝術的工匠精神,而這本書背後的創意和創新,也正是工匠精神的體現。 \n 「將攝影作品以陶瓷作為載體來呈現,是攝影呈現方式和中國書籍發展史上的一次創新。瓷質版圖書將讓攝影記錄的影像千萬年永久不變。」熊盛文如此評價第一本瓷質版圖書誕生的意義。

  • 香港福茗堂茶莊登台 景德鎮頂級手工茶具吸引行家目光

    香港福茗堂茶莊登台 景德鎮頂級手工茶具吸引行家目光

    家居代理商集雅廊看好台灣頂級客層對生活品質的需求,在周慶期間引進香港知名「福茗堂茶莊」品牌,福茗堂茶莊以江西景德鎮頂級手工茶具、普洱茶吸引行家目光。 \n \n1987年創立的香港「福茗堂茶莊」,將傳統品茶文化推廣國際化,福茗堂茶莊在茶季派出專業的茶師及人員到各地茶園選購質優的茶葉,製作傳統的頂級茗茶,在瓷器上則以享譽盛名景德鎮出產的瓷藝為主,景德鎮的瓷器象徵頂級工藝,景德鎮瓷器具歷史地位及收藏價值。

  • 空白期不含糊其瓷 上海大量展出

    空白期不含糊其瓷 上海大量展出

     過去幾百年間,一度沒有人知道15世紀中期景德鎮官窯瓷業的生產狀況,這段像謎一樣的中國瓷器歷史,被稱作「空白期」。然而,「空白期」瓷器並非平凡無奇,本月底上海博物館將首次大量展出15世紀中期官窯、民窯代表器物,揭開「空白期」瓷器的神秘面紗。 \n 從元代開始,中國瓷業中心轉移到南方的景德鎮和龍泉。到了明初,景德鎮官窯瓷器更是獨占鰲頭。遺憾的是,過去明正統(1436~1449)、景泰(1450~1456)、天順(1457~1464)三朝景德鎮官窯瓷業的生產狀況是一片空白,這段「空白期」一直是學界關注和研究熱點。 \n 內憂外患影響製瓷業 \n 1436年,宣德皇帝去世,長子朱祁鎮繼位,年號正統,但在「土木堡之變」中成了瓦剌俘虜。于謙等人為穩定朝綱,擁立正統皇帝的異母弟弟朱祁鈺為帝,年號景泰。第二年,瓦剌與明議和,正統皇帝回到北京,成為被軟禁的太上皇。1457年,景泰皇帝因病無力掌控朝局,石亨等人幫助正統皇帝重新登上帝位,並改元天順。 \n 短短20多年間,明王朝歷經宦官干政、邊境戰爭、皇權鬥爭、宮廷政變等重重危機。政治上的不穩定和常年戰爭,加上自然災害與農民起義造成民生凋敝,無疑對製瓷業造成影響。 \n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此三朝的景德鎮瓷器製作情況不甚明瞭,也不清楚哪些傳世器物屬於這一時期製作,主要原因是官瓷產品不書年款,使得明清文人士大夫和收藏界對此三朝產品渾然不知,幾乎無人對之評議和鑑賞。後世陶瓷史家也感到很困惑。 \n 近30年來,隨著田野考古的進展和學界研究,尤其是2014年在景德鎮御器廠取得考古突破,才發現這時期的官窯、民窯蓬勃發展、持續燒造,上承宣德、下啟成化,不僅繼往開來,更有著絢爛多姿的面貌。5月28日在上海博物館開幕的「十五世紀中期景德鎮瓷器大展」,將聚焦於「空白期」瓷器,有系統的還原這一段歷史。 \n 中歐瓷貿易推前5百年 \n 此外,大陸「一帶一路」考古陸續有新斬獲。北京故宮博物院與英國杜倫大學考古研究所的團隊花5年時間,整理在西班牙薩拉戈薩、阿爾梅里亞和巴倫西亞等地出土的十多件中國唐代至宋代早期陶瓷器殘片,發現「海上絲路」終點早在唐朝已延伸至西歐,而非僅止於印度洋,也把中歐陶瓷貿易起始時間向前推進500年。 \n 參與研究的英方專家、杜倫大學考古系德里克·康耐特博士表示,從9世紀開始,在近東地區一些重要港口都發現唐代中國外銷瓷。就這些陶瓷器的製作工藝而言,早期中國外銷瓷的質量要遠遠高於當地生產的陶器。從這以後中國外銷瓷器在西印度洋的貿易越來越繁榮,尤其元代以龍泉窯青瓷為代表,中國陶瓷貿易量有著迅猛的增長。 \n 小靈通 空白期瓷器 \n 泛指明代正統、景泰、天順(1436年~1464年),又稱黑暗期。在景德鎮瓷器歷史中,這三朝時期沒有發現任何帶官窯年款的瓷器存世,所見瓷器都是民窯所產,因而稱作「空白期」。其實,這三朝都有官窯出品,但當時皇室內部因帝位屢起衝突,景德鎮官窯生產的瓷器不便書寫年款。三朝出土、傳世物及相關史料有限,空白期瓷器特色大致上雲氣紋頗重,主題花紋往往用雲氣紋罩住,青花較灰暗。(王曉鈴)

  • 揭景德鎮復興密碼 瓷都邁向3.0

    揭景德鎮復興密碼 瓷都邁向3.0

     2018年9月,隨著汽笛聲響起,景德鎮「中歐班列」正式開通,車上載滿陶瓷、茶葉等,也讓「景德鎮」此一千年品牌深度融入「一帶一路」建設。在中國或世界的歷史版圖上,瓷都「景德鎮」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IP」;邁向「3.0版」的瓷都不僅有超過3萬名的「景漂」,當中「洋景漂」占5000多名,並吸引2萬餘名的「景歸」。 \n 從日用陶瓷到精細陶瓷、特種陶瓷、科技陶瓷等,江西景德鎮透過打造陶瓷創新鏈、文化鏈、產業鏈,2017年當地陶瓷產業產值達372億元(人民幣,下同),尤其藝術陳設瓷、高技術陶瓷就占總產值近半;同一年景德鎮城鎮民眾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3萬4283元,人均存款則有3萬7817元,均高於江西省平均水準。 \n 航空小鎮全速起飛 \n 由傳統製瓷至現代文旅,從創意空間到工業服務平台,景德鎮持續不斷地拓展「瓷」的版圖與定義。2017年景德鎮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超過四成,旅遊總收入成長47.2%。航空、汽車等產業也在景德鎮迅猛開展,直升機產業產值、產量占大陸全國比重過半,一座超過10平方公里的「航空小鎮」正全速起飛。 \n 「匠從八方來,器成天下走」,歷史上的景德鎮原本就是一座移民之城,來自大江南北、身懷絕技的能工巧匠聚集於此,共同創造出璀燦輝煌的千年瓷都史。如今的景德鎮,擁有超過110間陶瓷工作室、48家陶瓷工廠、100多名常駐的國內外藝術家;並有150多處老窯址、108條老街區等文化古蹟遍布全城。 \n 以三寶國際瓷谷等為代表,一系列陶瓷文化中心、園區的誕生後,景德鎮陶瓷藝術也順勢推廣至設計、餐飲、書館、民宿等領域,讓「陶瓷+」的形貌樣態日趨多樣豐富。不光是窯址多、弄巷多、坯房多,加上會館多、傳奇多、故事多的城市個性,「瓷」元素瀰漫在景德鎮的周遭,日益體現出蓬勃多元的氛圍。 \n 大規模修繕 劃定保護區 \n 對大陸乃至國際的年輕設計師與創業者而言,如今的景德鎮,已成為中國最具吸引力的城市之一。每逢春、秋兩季,中國美術院校與景德鎮陶瓷大學的藝術文青,以及來自30餘國的藝術家相約瓷都,帶來一場潮流與藝術、青春與夢想的「春秋大集」。 \n 建設中的昌江百里風光帶,集生態帶、旅遊帶、文化帶及經濟帶於一身。擁有700多年歷史的御窯廠遺址,正在進行一場大規模保護修繕,周邊13.1平方公里被劃定為重點保護區,部分民居、瓷行、會館等也逐步修復中。景德鎮期盼能打造出,生態修復、城市改造、文化復興相結合的「瓷都3.0版」。 \n 景德鎮新地標 陶溪川 \n 曾登上《紐約時報》的陶溪川,宛如「一座活著的博物館」──在保留改造景德鎮老瓷廠廠區的基礎上,「接枝」博物館、瓷器店、工作室等,形成「老房子上長出了新房子」。陶溪川讓老瓷廠搖身一變,成為「網紅」的創意街區,在國際專家口中則有如「親切、精緻、浪漫」三合一。(賴廷恆) \n 小靈通 景德鎮 \n 景德鎮位於江西省東北部,以陶瓷聞名,素有「瓷都」之稱,為江西省重要的工業城市。景德鎮同時也是中國重要的航空器生產基地,主要生產直升機,1982年2月被列為大陸第一批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並被媒體評為「中國最值得外國人去的50個地方」之一。(賴廷恆)

  • 景德鎮大師瓷幻滅 畫師被迫轉行

    景德鎮大師瓷幻滅 畫師被迫轉行

     2008至2013年間,景德鎮藝術陶瓷市場曾空前的繁榮,蓮花塘街原是陶瓷大師作品一條街,最紅火的時候一鋪難求。來自全中國的商賈名流在這裡排隊等候付錢。如今,這樣的盛況一去不復返。藝術陶瓷紛紛撤離,蓮花塘街淪為雜貨一條街。走在大街上,隨處可見倒閉的陶瓷門店,少數營業中的門店也是門可羅雀。 \n 2018年夏日景德鎮的街頭,一個六線城鎮呈現著破爛、坑窪的主幹道,狹窄、髒亂的街巷,地上隨處可見的垃圾,任誰看到這景象對陶瓷藝術的憧憬都極易幻滅,然而過去的10年,荒謬和幻滅竟在這座素有「瓷都」美譽的地級市交替上演。 \n 景德大師瓷市場的繁榮主要起源於那些年盛行的「雅賄」。老闆們買瓷器的目的是送禮而非增值,生意做得越大,送禮的需求就越大。藝術陶瓷策展人說,「我接觸過大量的所謂陶瓷玩家,他們本身對藝術不藝術這件事情毫無興趣,這正是秩序混亂的原因。」而所謂「秩序混亂」指的就是以「大師」之名定義和定價的藝術陶瓷市場,也稱為「大師瓷」市場。 \n 反腐政策重擊市場 \n 當媒體刊登「瓷器的官場生意」文章後,揭開了景德鎮藝術陶瓷寄生於官場的灰色經濟面紗,以及由此催生的既繁榮又荒誕的「大師瓷」市場。繁榮背後是荒誕的大師批量生產機制,以及他們批量生產的仿品、贗品和劣品。但最後讓景德鎮真正致命的則是政府制定的「八項規定」、「六項禁令」相繼出爐;及隨後展開的史無前例的反腐敗鬥爭。 \n 陶瓷藏家表示,現在「最著名」的國家級大師(簡稱國大師)作品是腰斬打個5折,其他國大師作品基本上就是兩三折,腰斬之後再腰斬,幾乎沒剩下什麼價值。這已經算是好的了,如果不到國大師級別就更難了,很多人就只能捲鋪蓋走人了。 \n 大師評選花錢買 \n 在大師瓷鼎盛時期,賣菜的、賣衣服的、開黑車的等各行各業的人,就算一天畫也沒學過,轉眼間都成大師了。業界人士說,最讓人看不下去的是,那些外行進來的人居然還評上了大師,很多人默默無聞地畫了三四十年,一心一意鑽研藝術,卻一點機會都沒有,而在大師瓷幻滅後轉行的人當中,其實有一部分只是回歸了自己的本行。 \n 當大家都意識到大師稱謂的含金量、市場及社會價值的時候,權力介入的官方評審取代藝術的審美,大師文化開始異化,大師評選成為撈取個人或部門利益的工具,在景德鎮,藝術圈裡流傳著一個公開的祕密「百萬元買一個省級大師,千萬元買一個國家級大師」。

  • 景德鎮陶瓷園區 啟動轉型

     法藍瓷啟動轉型大計,總裁陳立恆昨(22)日表示,位在大陸的生產基地景德鎮陶瓷工業園區,將轉型為兩岸交流、創作、培訓、體驗園區,未來進一步爭取當地政府與觀光局資源挹注,以千年陶瓷產業與中華文化精髓為基礎,帶入旅遊觀光概念,轉型為整合生活與生產的園區,雙生共榮提升陶瓷產業的格局。 \n 法藍瓷2005年進駐景德鎮陶瓷工業園區,佔地約27公頃,當初投資3千萬美元打造,含藝術瓷廠、日用瓷廠、精雕工廠、藝術家工作坊、藝廊商店等,不僅是法藍瓷最大生產基地,年產量逾3萬件各式大小商品,今年也選為海峽兩岸交流基地示範點。 \n 為提升景德鎮在兩岸與國際陶瓷產業的格局,法藍瓷與景德鎮陶瓷工業園區、景德鎮市人民政府台辦,共同舉辦「海峽兩岸暨國際陶瓷交流工作坊」,共有兩岸與英國、挪威8位陶瓷創作家參加,除了個別創作作品,8人也將共同創作一件作品呈現不同的設計、彩繪,並在今(23)日舉辦陶瓷創作與產業交流會,期望活絡當地工藝發展、激盪創意。 \n 陳立恆表示,千年瓷都景德鎮希望轉型升級,從陶瓷技巧走向產業化、市場化、品牌化,開拓國際通路,法藍瓷身為景德鎮最大藝術陶瓷企業行銷66國,願善盡社會公益責任,並著眼兩岸交流與工藝傳承,提供園區資源打造兩岸陶瓷培訓基地,進一步引進兩岸多元工藝進駐,變成綜合性工藝交流、培訓、教育、傳承、體驗的基地,也可以是兩岸工藝創新創業基地。 \n 進一步,法藍瓷也希望與觀光單位合作,引進國際藝術家進駐創作,開拓文化旅遊商機,以陶瓷為載具,傳遞千年陶瓷工藝與中華文化,也把景德鎮百萬觀光人潮導入。

  • 影〉景德鎮陶瓷展重返高大上 地攤甩賣史逐漸在消失

    影〉景德鎮陶瓷展重返高大上 地攤甩賣史逐漸在消失

    「經典·傳承·創新」景德鎮陶瓷精品展暨朱振洪高溫窯變個人作品展4月21日,在上海寶龍美術館舉行。活動由國際著名的收藏家、獨立策展人、7501毛澤東主席專用瓷鑒定委員會秘書長馬曉峰、資深收藏家朱星銘策展。 \n \n景德鎮陶瓷藝術是從歷史發展的軌跡中發現那些富有生命力的活躍元素,加以認識和運用,新時代的景德鎮陶瓷藝術需要傳承,更需要發揚光大。以「珠山八友」後代王錫良、劉平、徐亞鳳為代表的老一輩大師的展出作品傳承了景德鎮千年的文化歷史,嘔心瀝血,並以畢生精力將其發揚光大,為景德鎮陶瓷藝術的繁榮和發展做出了傑出貢獻;其中本次展覽的他們在1975年為毛主席設計創作的7501毛主席專用瓷,更是代表著新時代景德鎮陶瓷藝術最高水準。 \n \n1975年1月,設在江西的輕工業部陶瓷工業科學研究所根據中央辦公廳文件指示,秘密研製一批供毛主席專用的生活用瓷,工程代號為「7501」。景德鎮陶瓷研究所用了近一年的時間圓滿完成了「7501工程」任務,共生產了100餘套,約上萬件瓷器。為了保證按時高質量地製作出這批瓷器,景德鎮陶瓷研究所集中了最優秀的製瓷高手40多名,其中就包括國家級陶瓷工藝美術師王錫良。所有的「7501」瓷都是晶瑩剔透的白底,花色歸為兩類,是毛主席喜歡、並且為之作過詩的兩種花:梅花和桃花。和平常人家用的餐具不太一樣的是,除了調羹外,所有的餐具都有蓋子。一種說法是為了保溫,另一種說法則是為了防灰。據介紹,這批「神秘」瓷器的價值也由當初的幾十元翻了數萬倍:一隻「7501瓷」調羹10萬元(人民幣,下同),一個小瓷碗170萬元,一壺十杯的一套酒具200萬元。 \n \n以吳能、余效團、周鵬為代表的陶瓷藝術中堅力量作品,撐起了今天景德鎮陶瓷藝術的大旗。有一段時間,一提到景德鎮瓷器展,就會讓人聯想到爛大街的地攤貨。而這些年,景德鎮也通過各種形式在向眾人展現作為「瓷都」的真正風貌。這一次展現的基本上以瓷板畫為主,也非常符合現代人的家居審美情趣。有意思的是,主辦方還推出了三件復刻瓷板畫的3D打印作品。這三件3D打印作品分別表現的是抽像、寫意和具象,「混跡」於瓷板畫中,很難察覺它們竟然不是瓷板畫。據介紹,3D打印作為瓷板畫的衍生產品,有著較為廣闊的市場前景。 \n \n而本次朱振洪高溫窯變個人作品展是繼中國區成都門里博物館阿瑪尼藝術公寓個人展,及加拿大溫哥華特朗普大廈朱振洪高溫窯變個人作品展之後的巡迴及延續。現場呈現了其 「春系列」、「紅黃藍白粉黑系列」、「洪荒系列」、「都市系列」、「唐韻系列」、「心花系列」、「生生不息系列」、「星空系列」、「誘然系列」等。1973年出生的朱振洪並非科班出身,原本從商的他酷愛藝術收藏,更是從小就有畫畫的夢想。「我原本打算在六十歲的時候開始學畫畫,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發現不用到60歲開始,也不需要去上課,就可以直接畫畫。」對於朱振洪來說,色彩的運用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大自然就是他最好的老師,此外遠古時期的藝術和當代藝術都對他受益匪淺。在1000多種釉色中,他採取了其中二十幾種,熟練掌握,排列組合,「就產生了無限可能性,也成就了我作品的唯一性。」 \n \n

  • 吃泡麵穿舊衣 景德鎮80歲老太太花億元建瓷宮

    住江西景德鎮的80多歲老太太余二妹,從瓷廠工人做到老闆,因為愛瓷成痴,即使身上穿的是7、8元(人民幣,下同)的舊衣,吃的是泡麵,但她堅持花2000多萬元(約合新台幣1億元),在家鄉建了一座3樓高的瓷宮。 \n \n很多人說她是「神經病」,但余二妹認為,辛苦賺了一輩子的錢,最後也帶不走,不如用來做一件造福這座城市子孫後代的事,也算圓了自己最初的夢。 \n \n1930年出生的余二妹,12歲開始跟著舅舅在陶瓷作坊裡學藝,由於吃苦耐勞,很快掌握了從陶泥到畫坯等陶瓷所需的各項工藝,學成後就在景德鎮的陶瓷廠做工,幾十年打拼下來不僅經營自己的陶瓷廠,產品還遠銷俄羅斯、泰國等國,生意做得風生水起,成了景德鎮有名的「女強人」。 \n \n9年前一次天津之行,給了余二妹莫大的觸動。「當時是因為工作原因,到天津跑外貿,無意中在天津看到了一座瓷房子,瞬間心裡一震。」在她心裡,「景德鎮作為世界聞名的瓷都,竟然沒有一座像樣的瓷房子。人家(天津)也不跟瓷器打交道,為什麼人家要建一個瓷房子?」從那天起她就發誓一定要建一座屬於景德鎮的瓷宮。 \n \n建瓷宮的想法全家激烈反對。一是家裡根本沒那麼多錢,二是她年紀這麼大了。但余二妹十分堅持,於是將歷年來開工廠和出售部分藏品的積蓄1000萬元和老宅拆遷補償款1000萬元全拿出來建造瓷宮。 \n \n從開始行動,到選址、設計,余二妹全都一人包辦,選址在新平村,因為這是景德鎮瓷器的源頭。為了省錢,她沒有請設計公司,永定土樓照片就是瓷宮的設計圖,其他每個細節,全靠自己設計。至於建材,一生收集的6萬多件,瓷器用盡不說,還把用盡廠裡的原料。 \n \n整整7年,她夢想中的瓷宮終於建成。瓷宮分3層,共1200平方公尺。第一層是以青花為主的高溫瓷,第二層是老茶花盤子,第三層則是古典粉彩顏色釉,景德鎮四大名瓷,均巧妙地融入

  • 何財銘 以做瓷器為職志

    何財銘 以做瓷器為職志

     久松陶藝工作室負責人何財銘(右圖),一生以做瓷器為職志,光做瓷的雙龍酒甕,一做就是20多年,但讓他成名且創紀錄作品,卻是薄胎瓷。他的薄胎瓷最薄厚度只有0.17毫米(mm),薄如蟬翼,居全球領先地位,民國104年,他還被中國收藏家協會頒發的「特級工藝」殊榮,展現真瓷之美。他不諱言,他沒有拜師學薄胎瓷,他之所以做薄胎瓷,緣起於他30多歲,回首來時路,何財銘透露,他的第一件作品是瓷的雙龍酒甕,每件作品唯一不同的是,只是圖騰變化,圖騰包括龍、鳳及麒麟等吉祥物。 \n 他在大陸江西景德鎮參展時,廣東省博物館赴當地購買收藏他製作的「荷韻中碗」,及「華貴四杯一壺」。因慢工出細活,曾有人想用豪宅來換一個荷韻中碗,他不願意。 \n 目前他最得意的作品-瓷器編織籃,取名為「藝覽天下」,是用瓷泥編織,再上釉燒成,包括景德鎮及山東淄博官員,希望能將此作品,留在當地博物館,做為鎮館之寶,但因他捨不得賣而作罷。 \n 他的瓷器編織籃,經大陸專家評審其價值高達1.8億人民幣,已被中國收藏家協會封為「特級工藝」的殊榮;另「祥龍瑞氣」,及「延年益壽」,也被大陸列為「一級工藝」。因他在真瓷業界名氣大,已被名列「台灣百大名人」,讓他在兩岸業界的名氣,已不脛而走。

  • 去黃山景德鎮更方便 陸九景衢高鐵下月通車

    據大陸澎湃新聞網報導,近年來大陸各地高鐵鋪設速度愈來愈快,地區內的重要交通動脈也逐步完工,繼西部的西成高鐵即將通車,一條連結眾多美麗景點的高鐵,也即將於12月全線通車,起於江西九江、終於浙江衢州的九景衢高鐵,將為沿途經過的瓷器之都景德鎮、湖之城市鄱陽、江南美麗村莊婺源和險峻的黃山帶來龐大的觀光人潮。屆時,武漢將新開至景德鎮、婺源、黃山等地的直達動車,讓交通時間大幅縮短至2、3小時以內。 \n \n從2013年開工,跨越江西與浙江兩省共4市10區縣,總長約333.3公里,總經費共砸下259.2億人民幣(約1,177.7億台幣),是一條客貨兼營的雙線通車鐵路。完工通車後,九景衢鐵路共設15站,可與京九鐵路、武九高鐵和合福高鐵連結,構成該區域縝密的交通網絡。這條鐵路由於路經多山多水,最高設計時速僅有200公里,未來很可能採用和諧號城際動車組,來載運旅客與貨物。 \n \n不僅是觀光有望帶來大幅增長,對於沿線的居民而言,出行的便利度也大幅提昇。過往在江西浙江一帶,受限於地形水文影響,要前往武漢、鄭州等地,往往必須繞遠路而行,浪費了大量時間和精力。就以浙江金華為例,九景衢铁路通车后,往武漢縮短了120公里、往河南鄭州也多了一條選擇,讓浙贛地區能更方便地與華北、華中和西南連結。 \n

  • 舊房改建挖到寶 30萬枚宋代古錢重現

    舊房改建挖到寶 30萬枚宋代古錢重現

    大陸江西省景德鎮市浮梁縣查村一村民近日在舊房改造打地基時,挖出許多古錢幣,初步估計約30萬枚宋代古錢,重達5.6噸,古錢幣多屬南宋及北宋時代鑄造,距今800多年。 \n 目前考古人員已經完成現場發掘勘探和清理工作,三個古錢地窖也已經被保護性回填,接下來將進行後期整理工作,對近30萬枚古錢幣除鏽、歸類、稱重,並對其歷史背景進行專業研究,預計將耗時二至三年。

  • 中國千年「瓷都」景德鎮 掀創業潮

    中國經濟時報24日報導, 2015年開始,在大陸政策上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風潮下,江西省景德鎮市結合自身優勢,公布多項政策措施,打造創業創新孵化基地,積極引導各種社會力量創業創新,並且通過降低准入門檻、擴大財政資金扶持力道等措施,促進創業主體發展。這些健全的扶植機制,有效的鼓勵措施,使得景德鎮成為創業者的天堂。 \n \n景德鎮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局長江華說:「景德鎮陶瓷的創業關鍵在於創新。」在他看來,青年創業更具創新精神,如何啟動年輕人的創新因數,引領青年創業創新是景德鎮「雙創」工作的突破口。

  • 大陸打雅腐 景德鎮榮景不再

    大陸打雅腐 景德鎮榮景不再

     中國官場上行之已久,由雅好而開啟的雅賄、雅腐風氣,近日因中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怒批書協「官氣太重」的一席話而為之震動。大陸的古玩、藝術拍賣市場成為官場「洗錢」的管道早已是半公開的秘密,如今打雅賄的大刀砍下,曾因官場生意而紅極一時的景德鎮瓷器,今年春節前的生意已大不如前,查雅賄的行動已明顯衝擊到藝品市場。 \n 瓷器自古與官場的灰色經濟緊密相連,而過去10年間大陸的景德鎮更因為官場、商場所催生出的巨大禮品需求,而撐起了景德鎮歷史上空前繁榮興旺的藝術陶瓷市場。台灣瓷器品牌業者就指出,景德鎮打著官窯的招牌,只要簽上「大師」名號,一個瓷瓶動輒就要價百萬元(人民幣,下同),實則造型單一,畫工雖堪稱精細卻無創意可言,技術門檻其實並不高。這樣的「行情」自然也與雅賄風氣脫不了關係。 \n 漲勢比房價快得多 \n 所謂雅賄的灰色經濟,即是因商品價值的不確定性,使得收賄即使東窗事發,價格的模糊可以成為很好的搪塞理由,以瓷器為例,僅在特定的市場環境下飆賣到100萬或上千萬,但按正常的生產成本或價格則遠低於此。 \n 從事陶瓷收藏的業者馮駿就表示,曾有廣東省的官員以13萬買入一塊瓷板,現在已漲到238萬,漲得比房價還要快得多。在官場雅賄的帶動下,據景德鎮官方統計,2010年景德鎮藝術陶瓷年產值為50.9億元,而2011年則攀升至63.75億元。 \n 另一種雅腐,則是頂著官員頭銜而被冠上「大師」的稱號,儘管這些官員的作品在業內人士看來完全是入門級水準,但這些「大師」的作品仍能水漲船高,不過這些官員作品收藏起來風險也不小。 \n 官員成大師一字千金 \n 河南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有杰的字曾號稱「每平方尺2千人民幣」,但在其落馬後,作品起拍價僅30元也乏人問津。 \n 「大師們就是由整個官場裡的生意滋養起來的。」業內人士不諱言,官員就像是掌控藝術市場的上帝之手,畢竟若沒有一定的鑑賞水準,一般人很難判斷一作品的價值,因此大師效應成為迅速的衡量標準,職稱成了作品價格的放大器,也使得藝術家對於職稱趨之若鶩。 \n 隨著打雅賄的雷厲風行,過去藝術品市場的榮景今年已不復見,據馮駿描述,過去春節前後是景德鎮生意最好的時候,「每年10月分以後,市場一個月比一個月熱,熱到過完元宵為止。」然而今年的景德鎮卻少了過去的人來人往。 \n 如馮駿這樣,原本以為在十八大之後,因為傳統高檔菸酒受限而溢出的需求會轉移到藝術市場的人,如今看來是顯得過於樂觀了。

  • 景德鎮陶瓷名作 鐵道藝術村即起開展

    景德鎮陶瓷名作 鐵道藝術村即起開展

    竹市鐵道藝術村即起至31日止,邀請大陸「景德鎮陶瓷研究所」來台展出官窯精品陶瓷藝品,包含名家瓷瓶、瓷畫板、瓷燈具及瓷桌椅等上百件作品,其中名家張松茂的「姿版瑞雪迎春」、王隆夫的「蓬萊探得靈芝草」等作品,價值高達6、70萬人民幣,還有碧玉雕刻的大型九龍壼,值得一賞。

  • 工藝精湛 仿古品牌高價熱銷

     從事「新物作舊」產業的,不是只有蚌埠的仿古玉,大陸各地有一套自己的仿古功夫,甚至靠自成一格的技法闖出名號。最著名的如江西景德鎮的仿古陶瓷,名號遠及台灣;南京的仿古象牙雕,更擺脫「仿製品」標籤,達到工藝層面;洛陽的仿古青銅器、江陵的仿古漆器等,同樣頗負盛名。 \n 從五代至今,景德鎮之名就與陶瓷相連,不只在中國,「景德鎮陶瓷」在台灣也極具知名度。隨著當地製瓷產業的蓬勃發展,以及「玩古收藏風」興起,景德鎮也帶起了製作仿古瓷的風氣。 \n 景德鎮生產的「仿清代同治皇帝婚禮瓷」,由於製作精良,加上生產廠家還親赴北京故宮描樣、繪圖、打色稿,再回景德鎮試燒,出口銷路十分熱門,儘管價格不菲,仍供不應求。 \n 南京仿古牙雕風氣,起源自1930年南京郊區一批擅長雕刻的藝人,在上海從事象牙文物修復及象牙雕刻,後將技術帶回南京,漸漸發展出仿古牙雕。不過1990年國際法案對象牙製品的規定生效,南京牙雕停產,走向沒落。 \n 披著紅斑綠鏽的仿古青銅器,多半出自河南洛陽,「仿古村」裡不論男女老少都在造青銅器。當地一個山村煙雲澗村更是以高仿真青銅器出名,被稱為洛陽著名的「仿古第一村」,製品還曾騙過上海海關及專家,被認為是商周時期的青銅珍品。古董市場對這些產品還出現專有名詞「洛陽造」。

  • 瓷都景德鎮 難尋全球知名品牌

    瓷都景德鎮 難尋全球知名品牌

     說到瓷器(china)大家就會聯想到中國(China),說到中國的瓷器,首推景德鎮,但是要說中國現今有什麼世界知名的陶瓷品牌,相信說得出來的人不多,大陸的新華社日前就曾撰文自省,「如今,世界知名陶瓷品牌多為歐美國家創建,『千年瓷都』景德鎮卻沒有一個享譽全球的陶瓷品牌。」 \n 冶陶製瓷始於漢,起於唐,興於宋,盛於明清。由於西方瓷器的衝擊和時局動盪,清末的景德鎮製瓷業漸露敗象。在大陸改革開放之後,景德鎮的國營瓷廠面臨困境,90年代全部關停改制,大量離職工人自己開窯進行小作坊式生產。直到今日,遍佈大街小巷的陶瓷作坊仍是景瓷的生產主力軍。 \n 小作坊生產為景德鎮主力 \n 據統計,景德鎮有手工製瓷作坊5000多家,陶瓷品牌600餘件,但能比擬世界陶瓷知名品牌如Wedgwood、LLadro、Bernardaud等,則寥寥無幾。 \n 九段燒瓷廠是景德鎮以青花瓷見長的高級日用瓷生產廠家。儘管在收藏界頗有名氣且每年產品供不應求,廠長段鎮民並不滿足於現狀,他的理想是打造「國際奢侈品品牌。」 \n 段鎮民說,景德鎮瓷器算得上是世界奢侈品的鼻祖,怎能沒有一個陶瓷界的世界品牌?但是品牌打造不是一天兩天,歐洲奢侈品品牌都有幾百年的積累沈澱,我們起步晚,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n 以復原古代皇家瓷器而聞名的景德鎮御窯元華堂董事長向元華也認為:「品牌是一個系統工程,我們還在打基礎的階段。」 \n 景德鎮轉型 大陸自創品牌萌芽 \n 「中國真正能讓世界認可的品牌屈指可數,」他說,「但對於打造陶瓷業的品牌來說我們有很大優勢,因為老祖宗曾幫我們把瓷器傳遍全世界,贏得廣泛認可。」 \n 雖說如此,大陸陶瓷仍有不少自創品牌慢慢冒出頭,例如集茶器系列產品和陶器藝術品開發、設計、生產與銷售的「萬仟堂」。 是大陸為數不多的陶器的品牌之一。除了在網路販賣之外,在大陸也有逾兩百家的實體店鋪。 \n 另外,像「旋」(Spin),也獲得紐約時報等外媒推薦,走極簡風的Spin,其品牌四大原素為:簡單、流暢、有機、優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