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智子之心的搜尋結果,共09

  • 停播《智子之心》 大愛翻臉不認營運疏失

    針對大愛電視台在5月初無預警停播電視劇《智子之心》一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調查後表示,大愛電視台副總監何建明曾在委員會中親口坦承有營運疏失,但卻在後來書面回覆中否認,且說明內容「避重就輕」,也沒有提供決策過程等紀錄,已要求負責人下周到會陳述。 \n \nNCC今(13)日表示,大愛電視台在之前NCC委員會時承諾提供客訴相關資料,行銷、規劃、製播到停播等決策過程和會議記錄程,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提供,將請大愛儘速就待釐清事項提出完整書面說明,並將請主管負責人到委員會陳述。 \n \nNCC指出,5月30日曾請大愛到委員會陳述,當時出席者有何建明及媒體發展部經理歐宏瑜,說明《智子之心》從籌拍到確認上檔播出,前後耗時3年,期間並經過內部編審控管機制和節目自律規範等程序,也召開上檔記者會進行宣傳,卻於播出2集後無預警停播,更當場坦言「營運方面有重大疏失」,也坦承決策非常倉促。 \n \n當時NCC要求大愛繼續提出書面說明,不過,大愛不但拖了半個月都沒有補齊資料,更在回函中改口否認有重大營運疏失。 \n \nNCC表示,委員會高度尊重電視業者內容製播及排播節目的自由,但是業者也應落實內控編審機制作業,以維護觀眾收視權益,如果因為不能落實內控機制,導致營運不當、損害閱聽眾權益,就會依法辦理。

  • 停播籌備3年《智子之心》 大愛認「重大疏失」

    大愛電視台在5月初停播電視劇《智子之心》,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今(30日)表示,大愛電視台副總監何建明說明,是因「部分畫面恐引發不同族群對立,因此決定停播」,強調沒有外力介入,但承認營運有重大疏失。 \n \nNCC上周起對大愛電視台停播《智子之心》一案進行討論,23日初步認定,大愛電視台11日就無預警停播,14日才打跑馬燈,營運顯有不當。NCC副主委翁柏宗表示,雖然原因是否為大陸影響,並沒有直接證據,但不排除這個可能,更直言「民主自由國家拒絕任何外來政治力來干繞我們的廣電媒體營運自主」。 \n \n何建明及大愛電視台媒體發展部經理歐宏瑜今天對本案到NCC陳述,表示因「部分畫面有引發不同族群意見對立的疑慮,避免深化矛盾,內部決策決定停播」,並強調「沒有任何外力介入」,但承認再啟動緊急處理機制等營運方面,有重大疏失。 \n \nNCC認為,該劇從企劃、製作到播出耗時3年,卻在短短一周內就決定停播,要求大愛電視台提供決策過程資料;另外,因造成民眾反彈,也要求提供客訴和申訴資料,待提供資料後續行審議。

  • 賴祥蔚》請善待模範生「大愛」

    大愛電視台的戲劇《智子之心》播出兩集後突然下架,引起關注。很多人從「國台辦關切造成下架」的角度去看待,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也跟著關切。 \n 「兩岸緊張、台辦施壓、大愛配合、台灣反彈」,這真是廉價的敘事套路。網路時代,要獵巫及妖魔化任何對象都很容易,這時更要自主思考、看清真相,避免未審先判。 \n 《智子之心》在正式播出的前幾天已先釋出片花預告。由於戲劇背景是日據時代,當時的寶島確實有一些台灣民眾心向日本殖民政府。戲劇要反映史實,有些劇中人物的言行難免親日,甚至願意為了日本而作戰。預告中對此有所呈現,引起若干反日人士的誤會與強烈反彈。《智子之心》是一部親日戲劇嗎?這當然要從整部戲劇的內容來判斷,而不能只看特定人物及場景。 \n 大愛自承預告片的戰爭片段(以及有台灣人對日本效忠)引起爭議,因此下架。這種說詞不太有戲劇張力,相較之下,國台辦施壓的說法更有渲染效果。國台辦會施壓嗎?中共從十九大以來,對民間的政策立場就是鼓勵交流而非施壓,國台辦為了一齣戲劇而出面施壓的作法不符基本政策,也不合常理。更何況施壓之說欠缺證據,是否有人刻意炒作,想要藉此打擊特定團體,當中不無疑問。 \n 有媒體強調國台辦已間接證實,但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被問到時明明說:「這部電視劇的預告片在台灣播出後,立即受到了兩岸網民的一致譴責。任何美化侵略戰爭,為殖民統治張目的做法,理所應當會受到兩岸同胞的共同反對。」他沒有回答是否關切,也沒說這齣戲是否媚日,而是說預告片引起爭議。這跟大愛的說法一致。 \n 這次風波對大愛電視台是危機,稍不小心就會被冠上「配合對岸、自我審查」的罪名,但也是轉機,可趁機積極行銷,提出具說服力的佐證,說清楚下架的思考,也讓更多人認識大愛。 \n 戲劇播兩集就下架當然可以檢討,但要說損害觀眾權益,台灣常腰斬節目,許多電視台把廣告當節目、降低自製、播出劣質節目,他們在乎過觀眾權益嗎?NCC應善待模範生大愛。 \n \n(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 \n

  • 盧教德》莎韻之鐘21世紀版?

     護士節前夕,大愛電視台推出單元劇《智子之心》,介紹高齡91歲、致力護理工作超過半世紀的慈濟志工林智惠生平,該劇預定播出35集,僅播映兩集便緊急下片,但風波在兩岸網路和媒體餘波盪漾,連傳播委員會(NCC)也加入戰場,要求大愛台說明停播理由。 \n 該劇前半段敘述日本殖民統治後期皇民化運動下成長、家境富裕的女主角,不顧雙親反對,執意報名擔任日軍看護婦(即護理師),被派往華南日軍占領區和香港照顧日軍傷患。宛如10年前的「海角七號」,與二戰時期日本女星山口淑子(即李香蘭)主演、美化原住民少女莎韻溺水失蹤之教化宣傳電影《莎韻之鐘》的翻版。 \n 「智」片或許想呈現皇民化運動下,部分大和化甚深的台灣人面對日本戰敗投降出現的認同衝突、心理轉折,卻嚴重缺乏對當前政治社會議題和時空敏感度,懵然不覺如此闡釋手法可能衍生的風暴。 \n 林女士的成長背景可以理解,值得同情,但存在過的不等於合理,「智」片的不知今夕是何夕,實有嚴重失格。 \n 二戰時台灣相當幸運,雖曾被盟軍空襲,卻不像南邊的菲律賓 或北邊的琉球因美軍登陸淪為殺戮戰場,戰火損害遠較兩地輕微。日本敗降後,台灣又因為被中國收回,地位一瞬間從戰敗者轉為戰勝者,加上國共內戰與冷戰對峙成形,納入美國與日本的政經與傳媒強勢影響範圍,以致台灣社會並未深思二戰期間的台灣扮演什麼角色,對飽嘗日本侵略荼毒的亞洲鄰國如何評價台灣,漠不關心,只知一味張揚遭盟軍轟炸與前台籍日軍遭遇,卻對充當侵略戰爭前進基地往事缺乏反省。 \n 台灣男性被當成侵略戰爭砲灰送往東南亞或中國戰場,不少女性更被以擔任戰地看護婦名義拐騙淪為性奴隸,遭遇悽慘,更有台灣人在日本人的身分庇蔭下 ,在日軍占領區狐假虎威,作威作福,充當日軍通譯或看守盟軍戰俘警衛(後有26人被同盟國軍事法庭當成乙級戰犯訴究處死) ,縱非出於自願,但仍是為虎作倀的侵略戰爭加害共犯,不去反省,還去美化這段過去,這都是坐井觀天、缺乏同理心,流於偏狹排外的「台獨史觀」的嚴重盲點。 \n 日本殖民統治皇民化運動幽靈陰魂不散, 雖未把台灣人徹底轉化為日本臣民,但社會某些與殖民統治掛鉤的既得利益階層,長期洗腦灌輸的仇中辱華價值觀遺毒,病入膏肓,積重難返,引發的文化與政治認同錯亂衝突,至今仍縈繞台灣社會,不僅在受日本侵略戰爭之害者身心創口撒鹽,更使台灣與對岸乃至與東南亞國家間格格不入,漸行漸遠。 (作者為家管)

  • 社評-同理心看待《智子之心》

    社評-同理心看待《智子之心》

     慈濟旗下大愛電視台電視劇《智子之心》,講述抗戰時期一個台灣小人物,受日軍徵召到中國戰場擔任護士的真實故事。大陸網友認為故事主人翁言行「媚日」,在網路大加聲討,大愛電視臨時決定停播。這件事很快被有心人士操作,成為大陸打壓台灣的證據。在獨派看來,「媚日」理所應當,大陸反對就是打壓台灣,擴大《智子之心》事件,對自己的選舉或政治活動必有好處。 \n 《智子之心》其實是慈濟一位董事的人生真實經歷,大愛電視台製播這齣電視劇,應無宣揚「媚日」情結之心,這是評論事件是非曲直首先應該理解的。至於許多批評者指向女主人翁對日本統治者的情結,應從兩個層面加以理解。 \n 一方面,台灣曾被日本統治50年,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一些台灣人受皇民化教育影響,產生對日本的國家認同意識,也是難以避免的結果。對台灣人來說,從出生起就在日本統治下,除非受到嚴格庭訓,否則很難維繫對祖國大陸的認同感和向心力,何況對庶民大眾來說,家國意識、祖國情懷,恐怕過於遙遠,如何在日本的統治下安身立命,才是他們最為緊要、最需考量的問題。 \n 從這個角度看,日本殖民統治的時代背景,尤其後期皇民化教育的影響,決定了當時許多台灣人的命運,按照日本人的思維效忠天皇、參軍「報國」,並非罪行,日本戰敗,如同一般日本人一樣感到傷感乃至悲憤,也是可以理解的。 \n 人民畢竟無辜,大時代悲劇的責任,不應讓庶民承擔,更不能要求前人穿越時空,和自己有相同的理念與思維,服膺「政治正確」。我們看《智子之心》這部電視劇,或與老一代台灣人接觸,應對所謂「日本情結」報同情和理解之心,給予包容與尊重,而不是一味的批評指責,「日本情結」是台灣人的歷史記憶,不應該被輕率貶損為「媚日情結」。 \n 事實上,類似的複雜情結在大陸也同樣存在,日本曾實質殖民統治東北地區達14年,許多老一代東北民眾對日本統治也同樣存在複雜的情感,在大陸的政治正確氛圍之下,這些人的恩怨情結只能對外封閉起來,外人很難窺知。當年從日本遷往東北墾殖的數十萬日本貧民,不一定參與日軍的惡行,但許多人戰後客死他鄉,孰是孰非恐怕也不是簡單的二分法就能判定。還有相當多日本人留在東北的遺孤,同時擁有對日本與中國的認同,本該成為連結兩國情感的紐帶與橋樑,卻常常因為中日關係不睦而陷入左右為難境地,這也同樣顯示出,外界在看待歷史情結問題時,常常陷入宏大敘事的道德之爭,而忽略了小人物被大時代裹脅的無奈和無助。 \n 理解與尊重「日本情結」,並非表示放棄對戰爭責任的釐清,也不表示對日本認同的姑息。日本軍國主義政府發動侵華戰爭、殖民統治台灣期間的多次大規模屠殺罪行,造成約40萬先民遇害,應成為兩岸中國人的共同記憶,要求日本人知所戒惕,後者更應納入「轉型正義」範疇,追查真相、列為國殤。 \n 面對大陸輿論的批評聲浪,台灣亦應理解大陸對日本強烈的恩怨情仇。很多台灣人對大陸抗戰歷史缺乏深刻了解,只基於自身片面的認知,卻絲毫不顧及戰爭受害者的情感需要慰藉,否認對方的情感,自己的情感自然得不到對方的理解與諒解。至於那些不負責任的挑撥言行,就更會激起大陸民眾的強烈反感,對兩岸民眾的互相理解,只會產生負面影響。 \n 呼籲兩岸民眾,試著用更多同理心去看待彼此的歷史記憶,只有不斷的增加了解,才能避免因誤解而累積負面情緒,泛政治化的評論能免則免,尤其不應上綱上線醜化對方。至於刻意的挑撥離間,則是兩岸同胞心靈契合的破壞者,兩岸民眾都應合力反擊。

  • 旺報社評》同理心看待《智子之心》

    旺報社評》同理心看待《智子之心》

    慈濟旗下大愛電視台電視劇《智子之心》,講述抗戰時期一個台灣小人物,受日軍徵召到中國戰場擔任護士的真實故事。大陸網友認為故事主人翁言行「媚日」,在網路大加聲討,大愛電視臨時決定停播。這件事很快被有心人士操作,成為大陸打壓台灣的證據。在獨派看來,「媚日」理所應當,大陸反對就是打壓台灣,擴大《智子之心》事件,對自己的選舉或政治活動必有好處。 \n《智子之心》其實是慈濟一位董事的人生真實經歷,大愛電視台製播這齣電視劇,應無宣揚「媚日」情結之心,這是評論事件是非曲直首先應該理解的。至於許多批評者指向女主人翁對日本統治者的情結,應從兩個層面加以理解。 \n一方面,台灣曾被日本統治50年,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一些台灣人受皇民化教育影響,產生對日本的國家認同意識,也是難以避免的結果。對台灣人來說,從出生起就在日本統治下,除非受到嚴格庭訓,否則很難維繫對祖國大陸的認同感和向心力,何況對庶民大眾來說,家國意識、祖國情懷,恐怕過於遙遠,如何在日本的統治下安身立命,才是他們最為緊要、最需考量的問題。 \n從這個角度看,日本殖民統治的時代背景,尤其後期皇民化教育的影響,決定了當時許多台灣人的命運,按照日本人的思維效忠天皇、參軍「報國」,並非罪行,日本戰敗,如同一般日本人一樣感到傷感乃至悲憤,也是可以理解的。 \n人民畢竟無辜,大時代悲劇的責任,不應讓庶民承擔,更不能要求前人穿越時空,和自己有相同的理念與思維,服膺「政治正確」。我們看《智子之心》這部電視劇,或與老一代台灣人接觸,應對所謂「日本情結」報同情和理解之心,給予包容與尊重,而不是一味的批評指責,「日本情結」是台灣人的歷史記憶,不應該被輕率貶損為「媚日情結」。 \n事實上,類似的複雜情結在大陸也同樣存在,日本曾實質殖民統治東北地區達14年,許多老一代東北民眾對日本統治也同樣存在複雜的情感,在大陸的政治正確氛圍之下,這些人的恩怨情結只能對外封閉起來,外人很難窺知。當年從日本遷往東北墾殖的數十萬日本貧民,不一定參與日軍的惡行,但許多人戰後客死他鄉,孰是孰非恐怕也不是簡單的二分法就能判定。還有相當多日本人留在東北的遺孤,同時擁有對日本與中國的認同,本該成為連結兩國情感的紐帶與橋樑,卻常常因為中日關係不睦而陷入左右為難境地,這也同樣顯示出,外界在看待歷史情結問題時,常常陷入宏大敘事的道德之爭,而忽略了小人物被大時代裹脅的無奈和無助。 \n理解與尊重「日本情結」,並非表示放棄對戰爭責任的釐清,也不表示對日本認同的姑息。日本軍國主義政府發動侵華戰爭、殖民統治台灣期間的多次大規模屠殺罪行,造成約40萬先民遇害,應成為兩岸中國人的共同記憶,要求日本人知所戒惕,後者更應納入「轉型正義」範疇,追查真相、列為國殤。 \n面對大陸輿論的批評聲浪,台灣亦應理解大陸對日本強烈的恩怨情仇。很多台灣人對大陸抗戰歷史缺乏深刻了解,只基於自身片面的認知,卻絲毫不顧及戰爭受害者的情感需要慰藉,否認對方的情感,自己的情感自然得不到對方的理解與諒解。至於那些不負責任的挑撥言行,就更會激起大陸民眾的強烈反感,對兩岸民眾的互相理解,只會產生負面影響。 \n呼籲兩岸民眾,試著用更多同理心去看待彼此的歷史記憶,只有不斷的增加了解,才能避免因誤解而累積負面情緒,泛政治化的評論能免則免,尤其不應上綱上線醜化對方。至於刻意的挑撥離間,則是兩岸同胞心靈契合的破壞者,兩岸民眾都應合力反擊。 \n

  • 《智子之心》何止是精日

     慈濟旗下的大愛電視台正式決定停播剛剛播出兩集的電視劇《智子之心》,原因也說的很清楚,就是涉及戰爭侵略可能會造成某些歷史情感面的傷口。比起大陸輿論所批評的「精日」(精神日本人,簡稱精日,指的是:本身不是日本人,但精神上認同自己是日本人),大愛電視台的解釋其實更有助於釐清問題。 \n 真實必須完整呈現 \n 針對台灣人的日本情結,大陸人基本上都難以理解,更談不上諒解,因為大陸人無法想像,明明是被殖民者,是二等公民,為何還會腆顏以日本人自居,這顯然不單純是國仇家恨、統獨情結的問題,而是歷史常識的問題。 \n 不過,回到歷史的現場,當時的台灣人已經被日本殖民接近50年,可以說有兩代人歷經成年階段,都生活在日本統治之下,在自我意識上希望融入日本,應該還是可以理解之事。畢竟對大多數人來說,國族意識、家國情懷,都比不得現實的政治結構,更何況日本人透過皇民化教育,確實成功洗腦了相當多的台灣人。而一部電視劇,本著還原歷史的精神,呈現這一劇情,當然也就無所謂失當,因為真實是歷史正劇的基本前提。 \n 問題在於,真實必須完整呈現,如果只是有選擇的呈現,那麼就必然會出現問題。日本侵略之所以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就是因為它的非正義性,無論日本或者台灣的參與者多麼出於愛國情懷或者忠君情懷,都改變不了這一性質。顯然,從流露出來的劇情來看,這部電視劇在這方面是不合格的。如果一部電視劇,只是單純的訴說台籍日本兵所受的磨難,以及台籍護士的辛苦付出,那就跟很多日本電視劇一樣,以及日本的戰後敘事套路一樣,單純強調自己的損傷,而毫不顧及他們對被侵略者造成的深重苦難。 \n 如果當事人在歷史的現場缺乏反思,那也應該在多年之後做出反省,而如果自始至終都沒有反省,甚至還習慣於以受害者自居,那麼出品方就該思考,這一人物原型是否真的有必要對外傳播,因為這不符合戰後世界的基本價值觀,單純的日本情懷問題反而只是次要問題。 \n 在爭議中引發反思 \n 近年來,台灣特別盛行對日據時期的緬懷,他們的言行,甚至比當初殖民他們的日本人還要出格,比日本人還更希望日本來殖民台灣,比日本人更痛恨「支那」,許多人將之稱為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這恐怕也不全然如此,某種程度上,這其實是想通過這種美化,來掩蓋自己過去曾經犯過的罪孽。畢竟,台灣光復之後,台灣人瞬間從戰敗國子民變成了戰勝國的公民,當初的戰犯也因而不必再承擔戰爭罪行,更重要的是,甚至不必因此受到良心的譴責,而這恐怕是連日本人都沒有的待遇,因為日本的右翼勢力縱使天天否認侵略罪行,但國內外的壓力使得他們必須每天面對,而台灣則不然,精日分子並沒有這種現實的壓力。 \n 如果這種歷史劇能夠播出,那麼就可以揭露荒誕,以此作為台灣一段荒謬史觀的註腳,讓後人評說,如果能讓當代人反思,那無異更是善莫大焉。無奈的是,停播雖然阻止了這類荒謬的呈現,但卻沒有根本性的解決這一問題,其結果就是任由其默默滋生,偶爾以一部《kano》呈現出來。 \n 事實上,如果多出現幾部類似的電視劇,特別是美化日本侵略的電視劇,台灣人或許會忽然發現,這種立場不僅在台灣得不到響應,甚至還會引起國外的爭議,這無疑將有助於精日分子從幻想中抽離。(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 王欽》《智子之心》何止是精日

    慈濟旗下的大愛電視台正式決定停播剛剛播出兩集的電視劇《智子之心》,原因也說的很清楚,就是涉及戰爭侵略可能會造成某些歷史情感面的傷口。比起大陸輿論所批評的「精日」(精神日本人,簡稱精日,指的是:本身不是日本人,但精神上認同自己是日本人),大愛電視台的解釋其實更有助於釐清問題。 \n \n真實必須完整呈現 \n針對台灣人的日本情結,大陸人基本上都難以理解,更談不上諒解,因為大陸人無法想像,明明是被殖民者,是二等公民,為何還會腆顏以日本人自居,這顯然不單純是國仇家恨、統獨情結的問題,而是歷史常識的問題。 \n不過,回到歷史的現場,當時的台灣人已經被日本殖民接近50年,可以說有兩代人歷經成年階段,都生活在日本統治之下,在自我意識上希望融入日本,應該還是可以理解之事。畢竟對大多數人來說,國族意識、家國情懷,都比不得現實的政治結構,更何況日本人透過皇民化教育,確實成功洗腦了相當多的台灣人。而一部電視劇,本著還原歷史的精神,呈現這一劇情,當然也就無所謂失當,因為真實是歷史正劇的基本前提。 \n問題在於,真實必須完整呈現,如果只是有選擇的呈現,那麼就必然會出現問題。日本侵略之所以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就是因為它的非正義性,無論日本或者台灣的參與者多麼出於愛國情懷或者忠君情懷,都改變不了這一性質。顯然,從流露出來的劇情來看,這部電視劇在這方面是不合格的。如果一部電視劇,只是單純的訴說台籍日本兵所受的磨難,以及台籍護士的辛苦付出,那就跟很多日本電視劇一樣,以及日本的戰後敘事套路一樣,單純強調自己的損傷,而毫不顧及他們對被侵略者造成的深重苦難。 \n如果當事人在歷史的現場缺乏反思,那也應該在多年之後做出反省,而如果自始至終都沒有反省,甚至還習慣於以受害者自居,那麼出品方就該思考,這一人物原型是否真的有必要對外傳播,因為這不符合戰後世界的基本價值觀,單純的日本情懷問題反而只是次要問題。 \n \n在爭議中引發反思 \n近年來,台灣特別盛行對日據時期的緬懷,他們的言行,甚至比當初殖民他們的日本人還要出格,比日本人還更希望日本來殖民台灣,比日本人更痛恨「支那」,許多人將之稱為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這恐怕也不全然如此,某種程度上,這其實是想通過這種美化,來掩蓋自己過去曾經犯過的罪孽。畢竟,台灣光復之後,台灣人瞬間從戰敗國子民變成了戰勝國的公民,當初的戰犯也因而不必再承擔戰爭罪行,更重要的是,甚至不必因此受到良心的譴責,而這恐怕是連日本人都沒有的待遇,因為日本的右翼勢力縱使天天否認侵略罪行,但國內外的壓力使得他們必須每天面對,而台灣則不然,精日分子並沒有這種現實的壓力。 \n如果這種歷史劇能夠播出,那麼就可以揭露荒誕,以此作為台灣一段荒謬史觀的註腳,讓後人評說,如果能讓當代人反思,那無異更是善莫大焉。無奈的是,停播雖然阻止了這類荒謬的呈現,但卻沒有根本性的解決這一問題,其結果就是任由其默默滋生,偶爾以一部《kano》呈現出來。 \n事實上,如果多出現幾部類似的電視劇,特別是美化日本侵略的電視劇,台灣人或許會忽然發現,這種立場不僅在台灣得不到響應,甚至還會引起國外的爭議,這無疑將有助於精日分子從幻想中抽離。 \n(作者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 \n

  • 新戲被陸網友批「媚日」下架?大愛回應吐主因

    新戲被陸網友批「媚日」下架?大愛回應吐主因

    由廖苡喬主演的大愛電視台新戲《智子之心》日前傳因挨大陸網友批評「媚日」,使電視台昨(14日)緊急滅火,確認該劇播出兩集提前下檔,由米可白主演的《有你陪伴》接檔。對此傳聞,大愛電視台今稍早發聲,澄清與政治介入無關,是因大愛屬於公益頻道,節目須遵守「淨化人心、社會祥和」宗旨,但《智子》意外引發的爭議與誤解與此原則相牴觸,才決定喊卡。 \n《智子之心》以二戰期間為背景,講述由廖苡喬所演出的台南富家女「智子」毅然決然前往廣州擔任日軍護士的故事,引來大陸官媒批媚日、「新浪軍事」微博開罵「美化侵華日軍」。昨電視台決定讓《智子》僅播出兩集後提前下檔,據《中央社》報導,大愛電視媒體發展部經理歐宏瑜表示,在下檔前電視台已用螢幕跑馬燈通知,也更新了節目表,強調「沒有損害到觀眾權益」。 \n至於下架主因,歐宏瑜說,大愛屬於公益頻道,並非商業性電視台,製作每個節目宗旨為「淨化人心、社會祥和」,但《智子》卻引發各界爭議,「如果真的因為一齣劇造成不必要的誤解,就不需要一定把它播完,當然停播節目也會顧及觀眾該有的權益」。 \n而外傳是因政治力介入才導致《智子》被下架,甚至有國台辦關切的傳聞,歐宏瑜聽聞後澄清:「完全沒有」,強調節目喊卡是電視台內部做出決定,與外界壓力絕無關係。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