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暴利驚人的搜尋結果,共12

  • 理科太太賣維他命募資破3200萬 專家揭暴利真相

    理科太太賣維他命募資破3200萬 專家揭暴利真相

    讀者林小姐大前天(2021-2-24)下午用臉書簡訊問我對一個叫做《太空人維他命》的意見。我跟她回覆:「你可以問他們,要他們拿出證據。我看就是綜合維他命。真正厲害的是行銷手段。保健品的洪害已經不是科學能阻擋得了的。」 到了晚上,讀者Wendy 也用臉書簡訊來問我同樣的問題,所以我也就給她同樣的答覆。 昨天(2021-4-26)讀者Ray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也來詢問這個產品。他說:「林教授您好,已拜讀多次您網站上的文章,以及著作,尤其在保健食品、補充劑部分更是解答了我許多迷思,現在只要有朋友推薦我說吃什麼保健食品有感時,我都會上來您的網站搜尋相關資料,然後再複製連結給朋友,省了我很多錢,感謝!昨日友人又丟來保健食品的相關連結,我一看,哇喔~「太空人維他命」呢!再細看內容,哇喔~吃一瓶抵12瓶,也太神奇……重點是——名人醫師共同研發加持呢!再一看募資金額,才短短三、四天,已沖上相當可觀的金額了……我更深刻理解到為什麼願意揭穿補充劑騙局的醫師這麼少了……這驚人的暴利,誰敢得罪呢?又有多少人想分一杯羹呢?懇請林教授能撥空破除此募資的迷思,救救我朋友的荷包吧。謝謝您。 有關這三點,其實我在我的網站和三本書裡已經討論過很多次,而每次我都會引用長庚大學張淑卿主任寫的專業知識、利益與維他命產業。我現在就再一次把它的最後一段拷貝如下:「不論你自己是否有吃維他命的習慣,這顆小藥丸的背後,不只是維他命這項科學知識的呈現。科學研究者利用它成就自己的研究,藥事人員與醫生藉它提高自己的專業地位,廣告業者利用它誘使消費者購買產品,藥廠因此建立豐厚的產業,消費者也藉由是否服用維他命來顯示對自身健康的掌握。在這些情況下,維他命的故事還會繼續下去,我們早餐後服下維他命丸之時,就是科學研究影響我們生活的寫照吧。」 我在上禮拜發表的鋅,維他命C,D,能治療新冠肺炎嗎有引用一篇美國醫學會期刊的專家評論,其中有這麼一段話:「據估計,全球補充劑產業的價值約為3,000億美元。儘管幾乎沒有證據可以支持它們的使用是有功效,但半數以上的美國成年人至少服用1種維他命或補充劑。」 我在2019年發表的世界最貴的尿也有引用兩位大咖醫生的言論。Donna Arnett醫生是美國心臟協會的主席,她說:「美國人每年花50億元購買維他命,但是這項研究顯示,只要你是均衡飲食,維他命並沒有什麼幫助」。Steve Nissen醫生是克里夫蘭診所心血管科的主任,他說:「這項研究一點也不令人感到意外。美國人攝取的營養已經超過他們的需要,所以再補充維他命的話,只是會排出很昂貴的尿」。 我在2017年發表的補維他命?名醫認錯告白也有引用英國倫敦國王學院的重量級大牌醫生Tim Spector,他說:「人們應該接受教育,應當被告知: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只要曬太陽以及吃多元化的真正食物,就足以得到所有健康所需的維他命」。 只不過,儘管幾乎沒有證據可以支持保健品/維他命的使用是有功效,但就如張淑卿教授所說,消費者也藉由是否服用維他命來顯示對自身健康的掌握。在這種情況下,不管是太空人維他命,還是火星人維他命,詐騙暴利的故事還是會繼續演下去。

  • 陰宅發財術

    陰宅發財術

     大陸近日哀悼新冠肺炎死者,又值清明時節緬懷先人之際,從資本市場角度看,殯葬業卻是驚人的高毛利率產業,多次入選大陸10大暴利行業。上月15日號稱港股「殯葬第一股」的福壽園發布去年財報就顯示,單就墓園服務的經營利潤率為54.4%,輕鬆壓倒大陸龍頭房企的中國恒大的毛利率27.8%,顯示華人世界商場上「陰宅好賺過陽宅」。  但疫情卻也不免衝擊、改變殯葬產業鏈上下游表現,讓殯葬用品店利潤大打折扣。就有業者表示,今年的祭祀用品銷量遠遠不及去年,回顧去年紙錢基本上是10來綑地賣,現在也就1、2捆,加上買的人變少,預計今年利潤要減少近一半。  陸殯葬業產值驚人  但從數據來看,大陸殯葬業的產值與前景規模仍是驚人。據大陸市調公司中國報告大廳發布《2016-2021年中國殯葬服務產業市場運行暨產業發展趨勢研究報告》顯示,大陸死亡人口每年約1000萬人,照最低標準喪葬費用計算,假如平均每人2000元(人民幣,下同)喪葬費,每年喪葬消費額近200億元。  如再算上骨灰存放、購買墓地與其他殯儀服務費用,殯葬業的銷售總額超過2000億元。甚至中國殯葬協會曾預測,大陸殯葬業消費額2023年會達到1兆元規模。  如此高產值的背後,業務模式更具高毛利率表現。以大陸A股市場來看,有「殯葬第一股」之稱的福成股份,即便殯葬不是主營業務,但從2016至2018年的殯葬業務毛利率都分別高達84.84%、86.78%、87.96%。  房企巨頭陰陽通吃  據樂居財經報導,有些房企巨頭因此「陰陽通吃」。綠城集團創辦人宋衛平當初早在綠城赴港上市之前,就已將殯葬業務剝離,另尋合夥人分別在2014年成立綠郡恒業投資與綠郡生命禮儀公司,一個負責陵園開發,一個負責殯儀服務,並透過其他相關轉投資模式,搭起殯葬業務的台子。  展望未來,業內人士分析,目前人口老齡化、殯葬剛需、行業格局分散、行業用地門檻壁壘等產業特徵,都顯示殯葬業有很大發展前景,未來還有可能向上游延伸,顯示高利潤趨勢仍將延續。

  • 三重廠變更過關 茂德暴利驚人

    三重廠變更過關 茂德暴利驚人

     5年前,經前市長朱立倫裁示終止變更的味全三重廠,茂德機構在2018年砸下130億取得土地所有權,今年茂德機構疑在高人指點下,全案急轉彎重啟變更計畫;新北市政府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在上周通過「工業區變住商區」的變更申請,茂德可望分回約萬坪住商用地,全案清水變雞湯、利潤三級跳,開發完成後價值至少500億起跳,茂德機構成為最大贏家。  工業變住商 萬坪土地鍍金  歷經20年波折的味全三重廠,基地面積約1.72萬坪,目前土地使用分區為乙種工業區,未來變更為住、商混合區後,茂德將可分回2457.52坪商業地及8239.93坪住宅地,合計近1.07萬坪,分回比率逾6成。  另外,公園用地的面積大約為2480.66坪、占整體土地比率約14.41%,廣場用地約898.28坪、占比約5.22%,道路用地約1925.04坪、約11.19%,以上均為公設用地合計比率約30.82%。  今年上半年,茂德原本將該基地規畫為「EBC東森電視商貿中心」廠辦大案,預估總銷金額高達450億元;但全案卻突然大逆轉,不但重新啟動變更案,更迅速闖關成功,從乙種工業區變更為住宅和商業區。  房地產業指出,以茂德三重開發案來看,區域廠辦新成屋單價約33~36萬元,但若改作住宅、商辦,預估行情可達44~50萬元左右,也就是說,改作住宅商辦,未來每坪至少可多賣10萬元以上。市場專家估計,茂德三重開發案變更為住、商混合區後,加上政府給的高額容獎勵積,扣除捐地回饋,開發完成後價值至少500億起跳,暴利驚人。  茂德出奇招 回饋送大樓  不過,新北市政府早在2014年已裁示不再受理且終止此一變更案,究竟茂德用了那些「奇招」能讓市府願意翻案,來解套已被「終止程序」的變更案?  依新北市政府的說法,近年的工業區變更皆要求必須有公益性回饋,由於茂德機構願意回饋捐贈與興建特定專用區(二)作為市政府第二行政大樓,才讓市政府同意本案依照《都市計畫法》第27條辦理都市計畫變更。  仲介業者指出,雖茂德霸氣捐了一棟行政大樓,但實際上容積獎勵也給的很高,以這樣的變更結果茂德不但不吃虧,也能讓都委會委員沒有太多意見,讓變更案快速闖關,可說是相當高明的操作。不過,不願具名的房地產業者指出,茂德有什麼本事讓新北市府翻案,一舉解套被「終止」的變更案,未來應該也會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 茂德土地變更闖關 暴利驚人!味全三重舊廠工變住商 每坪多賣10萬

    茂德土地變更闖關 暴利驚人!味全三重舊廠工變住商 每坪多賣10萬

     茂德機構2018年7月間砸下130億買下的新北市味全三重舊廠1.71萬坪土地,原本年初已規畫總銷高達450億元的廠辦大案「EBC東森電視商貿中心」,但全案確定「急轉彎」,並已向新北市府遞件申請「工變住商」,希望改為開發價值更高的住宅與商辦。  市場專家估計,若闖關成功,未來每坪至少可以多賣10萬以上,加上其灌入容積的功力,扣除捐地回饋30%~40%後,保守估計130億買來的地,開發完成後價值至少500億元,暴利驚人。  130億買地 總銷500億  據悉,因為三重的住宅行情比廠辦要高,茂德原本想蓋廠辦,估計每坪開價38~40萬元,總銷約450億元;但由於擔心開發量體太大、市場胃納難以消化,加上茂德並不擅長開發廠辦園區,最重要的是若能變更地目成功,利潤相當可觀,因此全案日前出現大逆轉,正式提出申請,要從乙種工業區變更為住宅和商業區。  宏大國際資產總經理陳益盛表示,茂德原規畫的「EBC東森電視商貿中心」會移入相當容積,等於1坪可蓋6~6.5坪,每坪售價約38~40萬元;但茂德三重案若改作住宅、商辦,1.7萬坪土地扣除捐地回饋30%~40%後,至少還有1.1萬坪,依區域住宅行情,每坪售價將比廠辦至少可多賣10~15萬元,潛在開發利潤可想而知。  陳益盛估計,依三重乙種工業區土地容積率210%推估,若順利變更為住宅區,容積率將拉高到300%,商業區則有440%;如果加計移入容積及獎勵值,則1坪有機會蓋到8.7坪,推估這塊130億買進的地,未來總銷金額將超過500億,開發利益也遠優於原本廠辦的利潤,而且將會是新北市史上總銷、坪數規模最大的開發案。  如何解套各方關注  不過陳益盛表示,全案若進入土地變更程序,預期潛在變數是新北市府在2014年已裁示「不再受理」且「終止」此一變更案後,現在茂德有什麼本事讓新北市府翻案同意,以解套被「終止」的變更案,才是外界關注的重點。

  • 【角頭煉金術2】 天網早鎖定 記者入山5分鐘就被跟監

    【角頭煉金術2】 天網早鎖定 記者入山5分鐘就被跟監

    7月4日上午,本刊在新北市議員陳明義的帶領下進到五股垃圾山,該處距離車水馬龍、川流不息的五股交流道僅數百公尺距離,但車一駛入就能感覺路面顛簸不平,連空氣中都瀰漫著滿滿塵土,垃圾臭味更撲鼻而來,瞬間似乎來到了第三世界,與一旁美輪美奐的洲子洋豪宅形成強烈對比。 每間鐵皮工廠的門口都安裝了不只一台的監視器,天眼無聲的掌握每台入山車輛,長期關切垃圾山問題的陳明義,車號更是早已被當地業者「存檔」,因此車輛一進到垃圾山,當地業者就立刻進入緊戒狀態。 陳明義帶著記者在巷弄內穿梭,行駛途中除受到多數業者的注目禮外,還有輛小客車一路尾隨,「沿途陪伴」跟監,此處戒備為何如此森嚴?垃圾山內究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本刊調查,有三方角頭勢力在此興建租賃鐵皮,每坪收取三百元的月租費,每月可收取七千萬暴利,加上垃圾山內藏有多家土資場,土方利益更為驚人,垃圾山每年獲利至少10億元,也因龐大利潤導致毒瘤難解,當地居民只盼侯友宜能如承諾的拿出魄力,還給當地民眾青山樂土。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74期《周刊王》和2160期《時報周刊》。《周刊王》與《時報周刊》聯姻,一套雙雜誌「旺透價39元」,2019/07/10全省4大超商、全聯及美廉社強勢上架。雜誌內附超商折價券,幫您激省997元,粉絲切勿錯過。

  • 合宜宅削暴利!專家爆2大驚人內幕

    合宜宅削暴利!專家爆2大驚人內幕

    原本只租不賣的合宜住宅,卻傳出有投資客鑽政策漏洞大賺暴利,有部分住戶與投資客簽訂權利轉讓合約,透過法拍程序來賺價差,突破5年、甚至10年不得轉讓的閉鎖期,讓合宜宅成了樂透宅,抽到就賺到。 「板橋浮洲及桃園A7機捷站的合宜宅,分別於2012年、2013年開放符合資格的民眾抽籤承購,但從2016年至今兩處合宜宅已有46戶被法拍。」今周刊報導,如浮洲合宜宅去年12月1件法拍案,得標單價為33.38萬元,較當初承購價19.5萬元高出逾7成,總價差更高達623萬元。 合宜住宅雖有5~10年不得轉售的規定,但流入法拍市場則不受此限制,因此不少屋主私下轉賣謀利。報導指出,寬頻房訊發言人徐華辰表示,浮洲合宜宅法拍價明顯高於當地中古屋行情的20多萬元,可能是投資人利用一些方法做高債權,將拍賣底價拉高。 他認為拍賣的原因,以多為清償票款或是清償債務,利用法拍方式躲過轉售的閉鎖期限制,如買賣雙方可能先私下議約談妥價格,買家先利用人頭簽訂租賃契約,再與賣家簽訂本票後,以償還票款為由,故意讓房子被法拍。 由於其他想投標的民眾對於有租約、不點交的房子有所顧忌,而對競標沒興趣,債權人反而可優先承受,不必等到一般法拍案要3、4拍才成交。 除了用債權的方式讓合宜宅法拍,徐華辰透露,另種手法是仿效軍宅轉售,投資客與中籤戶先私下議約,談妥價格後買方先預付部分訂金給賣方,等到過了不得轉售的期限,再付清尾款過戶。

  • 為何冒險挺進北韓?油商洩驚人暴利!

    為何冒險挺進北韓?油商洩驚人暴利!

    不肖業者為何要冒著自己吃上官司?甚至國家被經濟制裁的風險賣油到北韓?有業者私下說,「一艘三千噸的舊船只要幾千萬元就買得到,運一次油至少就賺台幣三、四千萬元,只要成功跑一趟成本就回來了,之後每跑一次就賺一次,只要不是第一次就被抓,跑愈多賺愈多,大家搶著跑。」 有了船,油從哪裡來?台灣汽柴油價格在亞洲以低廉出名,加上對外籍貨船有減免貨物稅及關稅的優惠價格,賣油業者接船後,就開著「新船」到高雄及台中兩大港佯稱中途加油,再運油到黃海及東海的公海,與北韓船隻接頭卸油」。 情治人士表示,「過去幾年北韓官方四處在尋找油源,原本找上大陸,但是對岸對出口油品限制很嚴,北韓官方在陸企口中得知台灣有油源,就開始積極接觸。」 情治人士進一步解釋,根據情資,雙方都是固定選在北韓與大陸交界的大港「新義洲港』,當成惟一的卸油港,全部交易都用現金,但北韓海軍攔檢時固定要抽走一成利潤,即使如此,實際利潤都高達3倍。」 以陳世憲案為例,檢調查出2017年10月陳涉嫌租用香港籍貨輪「方向永嘉」運送600噸柴油給北韓官方船隻,以當時我國超級柴油的公告牌價換算,600噸柴油總價值約1300餘萬元。但當時北韓出價可能高達4000萬至6500萬元之間,扣掉北韓軍方抽掉的一成利潤,都還有數千萬元,獲利之可觀令人咋舌! 透過監控,情治單位還掌握,「業者為了防止黑吃黑或被抄,雙方會過衛星電話約定好經緯度後通知船長到達定位。為了確認身分,兩方必須先準備好一張美鈔互相告知鈔票號碼,接頭後,船長必須核對確認號碼正確後,才會進行交易。」 俗話說,「賠錢的生意無人做,殺頭的勾當有人做」,過去非法賣油也不殺頭,被查獲也只是行政罰款,由於這是新興的兩岸合作犯罪模式,負責查緝的海巡署也發現,遭查獲的船公司代表,有台灣籍也有大陸籍,但實際交付保證金者,卻清一色都是台灣人。 海巡署也強調,以犯罪模式來看,最上游是懸掛外籍國旗的合法油輪,幕後金主為台灣人;中游的次級油輪,則包括台灣與大陸人,而下游的買油消費者則是大陸漁船。對於這類違背政府美意,大揩台灣的油而謀取暴利的行徑,將會嚴加查緝。

  • 過磅動手腳 四嫌A東鋼3.3億

     苗栗縣西湖東和鋼鐵公司資深過磅員工陳桂豐,涉嫌勾結廢鐵回收商鍾兆湘、駕駛連結車的司機余聲堂、余能煇父子,自九十一年起在過磅時動手腳浮報進廠廢鐵數量,約十年期間從東鋼獲取不法暴利三億三千多萬,檢警調佈線查獲收押並查扣五千多萬現金與不動產,五日依偽造文書及詐欺罪嫌將四人起訴。  檢警調概估四人暪天過海獲取不法利益約三億三千五百多萬,由於八十五至八十八年間,陳桂豐等以同樣手法獲取暴利,因已逾追訴期,否則數字更驚人。檢察官黃振倫事後指揮警調人員,從陳等帳戶查扣贓款與不動產,計約五千三百多萬元。  檢方指出,余聲堂九十一年間約鍾兆湘與陳桂豐在桃園縣餐飲店見面,告知陳嫌可利用東鋼電腦漏洞更改磅單重量,再以浮報方式虛列從資源回收廠商載進東鋼的廢鐵數位,然後從中牟取利益,得手後三人均分,因暴利誘人,余也拉兒子余能煇加入。他們為方便竄改過磅單,每每利用陳男排班負責過磅時段,陳則刪除電腦自動過磅程式改為手動方便竄改資料,每車次虛報六、七噸重量。  陳等自認犯行天衣無縫卻百密一疏,今年初有員工發現陳值班時任意更動過磅資料,通報幹部請公司展開稽核,確實發現過磅勤務異常,過磅單也密集遭更改,同時蒐集到相關事證,乃通報警方展開調查,檢調全面清查後,始知東窗事發。

  • 地溝油暴利驚人 每噸可賣逾3千RMB

     從餐廳餿水中提煉而來的地溝油暴利驚人。21世紀網報導,生產1噸油需要5噸餿水,成本僅約1000元(人民幣,下同),而1斤(500克)餿水可出0.2至0.3斤的油。但初步過濾後每噸可賣到3000至4000元,初始的生產者利潤就高達2至3倍,之後再經過漂白脫臭每噸更可賣到6000至8000元。  在大陸,夜歸的人們經常可以遇到這樣的景象:一輛髒兮兮的卡車上裝著幾個大桶,裡面盛著滿是油汙的餿水,隔著數十公尺就能聞到一股刺鼻的惡臭。「你不要覺得髒,這種生意還有人搶著做呢。」一位餐館老闆表示,具規模的飯館一天約可產出3至5桶餿水,帶來100至150元的額外收入,1個月則能入帳3000至5000元。  要從一堆酸臭難聞的餿水轉變成為清澈透亮的地溝油,必須經過脫臭、脫色、脫酸等過程。而地溝油中除了鉛、砷、黃麴毒素等有毒物質含量超標外,在煉製過程中還會產生致癌物,嚴重威脅人體健康。  一位地溝油的收購商說,目前大陸北方市場上收餿水的標準配置是裝柴油的大桶,一桶可裝約370斤,價格70元;一斤餿水大概可以出0.2-0.3斤的油。  意即一噸餿水160元,按1斤餿水出0.2斤油計算,生產1噸油需要5噸餿水,原材料價格僅800元,再去除其他開支,一噸原始的地溝油成本僅約1000元。這也意味著,這些初始的生產者利潤高達200%至300%。經過多重精煉後,最後產出地溝油的價格增至每噸6000至8000元。

  • 暴利 陸銀行業日賺28.5億人民幣

    暴利 陸銀行業日賺28.5億人民幣

     大陸銀行業賺很大!據最新統計,去年大陸銀行業淨利潤(稅後純益)首度衝破兆元大關,高達1.04兆(人民幣,下同),約新台幣5.1兆,創歷史新高。按此計算,商業銀行去年平均每天賺28.5億元,利潤相當驚人。  銀行淨利潤 首度破兆  大陸銀行業的「暴利」問題,再引起大陸網友關注,有網友戲稱大陸銀行已經等同第二個財政部,銀行收費高達3千多項,涉及社會幾乎每一個人,比行政性收費還厲害。辦一張卡,收了年費還要收月費,到ATM機上取錢,錢還沒取出來收費簡訊就來了。「哪國銀行有這麼收錢的?」  不過市場人士分析,陸銀去年獲利創新高,主要是受緊縮貨幣政策如升息,導致銀行利差擴大所致。  但外界普遍預期今年大陸將放寬貨幣政策,日前才降存準率,未來甚至有可能降息,獲利很難再創高峰。  據銀監會統計,去年大陸銀行業總資產113.28兆,年增18.9%;稅後純益1.04兆,年增36.3%,折合新台幣5.1兆,是台灣銀行業去年獲利2000億的25.5倍。台灣銀行業去年獲利亦創新高。  利差為主要獲利來源  其中,利息收入的比率高達8成,非利息收入比率僅19.3%,顯示賺利差仍是大陸銀行業獲利的主要來源。且平均下來,大陸銀行業每天「吸金」28.5億元,約新台幣140億元。  其他統計方面,逾放比1%、呆帳覆蓋率278%,分別較2010年下降0.15百分點和提高60個百分點。資本適足率、第一類資本適足率為12.7和10.2%,也較2010年分別提高0.5和0.1個百分點。至於總資產報酬率(ROA)和股東權益報酬率(ROE)為1.3%和20.4%,皆創歷史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第4季的逾放比從第3季的0.9%上升至1%,仍低於去年1.1%的水準。中金公司指出,若考慮第4季是銀行呆帳核銷最多的季度,第4季實際逾放比可能更高。銀行為加大力度打呆,呆帳覆蓋率從第3季的271%上升至278%。  大陸銀行業獲利再創新高,中國民生銀行行長洪崎日前出席一場論壇時坦言,「銀行利潤太高,都不好意思公布」。  黨報籲推利率市場化  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發表評論稱,銀行靠賺取存放款利差令獲利不斷提高,擠壓其他產業的利潤空間,不利大陸經濟持續發展,呼籲有關當局,應盡速推進利率市場化,推動銀行業轉型。

  • 陸路橋業暴利 比房地產好賺

     大陸幅員廣大,眾所皆知,但大陸中央電視台最近爆料,大陸的天價「橋路費」,更讓路橋業暴利遠超石油、房地產、證券金融等行業,居3大暴利行業之首。據央視的記者調查發現,運費至少三分之一被高昂的過路過橋費吸走。更有專家測算,流通成本甚至高達整體成本的5─7成。  前陣子大陸對產地菜價飆漲後急跌的怪現象,炒得沸沸揚揚,據官方調查,大跌主要原因,流通成本過高被認為是主要原因之一。也因此,在上月底,央視財經頻道的記者,特別選擇了大陸境內目前最長的直達運輸線路之一廣東至遼寧線路,跟隨貨車司機,展開3天2夜的貼身採訪。  占運費的三分之一  結果一趟下來發現,路橋費就花費近9000元(人民幣,下同),幾乎運費的三分之一都被高昂的過路過橋費吸走;對大陸物流怪現象,物流業內曾多次指控路橋費成為物流發展瓶頸。  大陸有不少高速公路的收費,是靠此收費為主要的營運模式,並以公司形態在A股上市。根據機構統計2010年A股市場19家上市高速公路的財務報表,亦發現,去年19家高速公路不僅悉數盈利,而且平均業績增長多在20%,實現淨利潤120.58億元。其中又以寧滬高速以25.39億元的淨利,成為最賺錢高速公路。贛粵高速、山東高速和四川成渝淨利亦超過10億元。  重慶路橋暴利直逼茅台  另外,8成上市高速公路的毛利率水準超過了50%,毛利率最高的重慶路橋達到驚人的88.26%,與國酒貴州茅台90%的毛利率僅一步之遙。其暴利程度超過了普遍認為是暴利行業的房地產業。更有不少地方,更把收費公路當作地方政府的印鈔機。  據央視調查,這條長達2800公里的行程,運費2萬7500元,路橋費及渡輪費就花費近9000元,比油費8080元的花費還高,而司機的工資也不過是1000元。如果再扣除每趟保險、輪胎折舊、機油等費用2000元,能賺的相當有限,頂多7000元,有時搶貨,可能運費被壓得極低,甚至出現虧本行駛的情形。  事實上,路橋費過高,已為物流業者詬病,並認為是大陸物流業發展瓶頸。特別是隨著油價漲、工資漲、還有各種稅費開徵,偏高的路橋費,也一度成了4月下旬,引發上海數千名貨運司機罷工,抗議調高運費的導火線之一。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常務理事、北京匯通天下物聯科技有限公司總裁翟學魂坦言,貨主很強勢,還有石油公司、高速公路公司、交警、路政,沒有一個可以討價還價。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副會長戴定一說,2010年,中國貨物運輸總量75%是由公路承擔的,過路過橋費占到了運輸成本的20%到30%。根據中國物流資訊中心所提供的資料,以物流費用率(物流費用與物流物品價值之間的比值)來說,2010年,大陸物流費用率是9.9%,日本只有4.8%。大陸物流費用,幾乎是日本的兩倍。

  • 搞建設頻拆遷 拆托牟暴利

     隨著大陸城鄉建設發展、現代化進程加快,各地天天都上演著由地方政府主導的建築拆遷行動,在如此的「拆遷熱」之下,便衍生出一個新群體──「拆托」(拆遷托兒)。  「拆托」以拆遷戶「代表」或「代理人」的名義自居,周旋於政府部門、拆遷單位和拆遷戶之間,牟取不法利益。「拆托」是拆遷公司和拆遷戶共同的「朋友」,一方面對拆遷單位「抬價」,另一方面對拆遷戶「壓價」,從中獲取差價,暴利程度驚人。在南京,曾有1名「拆托」與官員勾結,靠1塊地就賺進2000萬元(人民幣,下同)。  多為有人脈的地頭蛇  在大陸,「托」(托兒)指在不法商業行為中為賺取不義之財之人,如誘騙病人到其指定的私人診所或醫院看病的「醫托」;踴躍排隊買房,製造樓市繁榮假象的「房托」;婚姻介紹所雇來專門與人約會相親的「婚托」等。「拆托」則是城市拆遷下出現的新名詞。  《南方周末》報導,事實上,自從大陸出現大規模的城市拆遷改造,「拆托」就隨利而生。不透明的拆遷政策、官方與老百姓間不平等的談判方式,於是,拆遷戶想借「拆托」改變弱勢地位,拆遷方想借「拆托」搞定拆遷戶。他們一方面是地頭蛇,另一方面在政府部門中有一定人脈背景,別人談不下來的價格他們能談下來,別人擺不平的事他們能夠擺平。  1塊地賺2千萬人民幣  今年6月22日,江蘇省人民檢察院通報的一批瀆職侵權案件通報中,出現「一塊地牟利2000萬元,南京現暴利拆托」新聞,使得「拆托」這個遊走於拆遷戶和拆遷方之間的群體,一夜之間成了家喻戶曉的暴利職業。  該案件中,「拆托」徐善偉得知金陵職業教育中心原十五中校區被確定為拆遷地後,即向該校前校長方靜行賄4.5萬元,以30萬元的低價取得該地塊的承租權,並搶蓋違章建築1萬餘平方公尺。  隨後,徐善偉又行賄南京市白下區的相關拆遷負責人、房產管理局副局長等多名官員,使違章建築變身合法建築,最終取得近3000萬元的拆遷補償款。扣除行賄和建築成本,這塊地讓徐善偉共獲利高達2000餘萬元。  另一案例,在江蘇寧杭高速公路二期的拆遷項目中,南京某村委會王姓副主任以被拆遷人親戚的名義與拆遷負責人勾結,將原本政策規定中的6萬元賠償款提高至103萬元,漲幅超過17倍。事成之後,王某將6萬元給被拆遷人,5萬元作為「好處費」給拆遷負責人,剩下的92萬元全部放進自己口袋。  找黑道鬧場遭警逮捕  此外,還有部分「拆托」有黑道背景,他們並非靠金錢交易,而是將暴力和恐嚇視為最有效的談判手段。這樣的黑色「拆托」,往往讓拆遷辦和拆遷戶都「敬而遠之」。  長期介入拆遷的南京市溧水縣法院院長周迅曾指出,這些黑色「拆托」被視為和「活鬧鬼」(南京方言:近似小混混)同類。他們能把你的電話、住址、老婆在哪個單位、小孩在哪個學校都弄得一清二楚,並且借此威脅你。「拆托」們動輒召集數十名「活鬧鬼」聚眾鬧事,在這種談判方式面前,拆遷公司多選擇散財了事。  2004年5月,南京一名工程老闆搭建的「違章建築」面臨強制拆遷,他請來「拆托」和拆遷辦談判,但是談判不成功,行政執法部門決定實施強拆,這名「拆托」隨即找來45名「活鬧鬼」到場,試圖阻止強拆。  這些「活鬧鬼」清一色的光頭,穿著統一的「美津濃」運動服、白色旅遊鞋,年齡在20歲左右,因此被稱為「光頭黨」。他們出面幫忙阻止強拆的代價是,每人每天100元,1包香菸,外加3餐。  當時,南京警方調派100名特巡警,共逮捕43人,僅2人逃脫。「拆托」被抓,按江湖規矩,將來出獄之後還會找屋主索要賠償,公開的行情價是每人每年2萬元。  此後秦淮區先後破獲多起「光頭黨」案件。1份資料顯示,2009年,南京市逮捕多達612名「光頭黨」成員,其中115名充當過「拆托」。  不對等加黑箱釀弊端  其實,「拆托」的出現正突顯大陸的拆遷亂象。官方刻意壓低補償款,未獲得居民同意便強拆房屋等,各地惡性拆遷事件頻見諸報端:今年2月8日,安徽省利辛縣1名80多歲的老人在自己家中被野蠻拆遷施工活活砸死;3月3日,湖北武漢黃陂區發生1起慘案,1名70歲的老婦人在阻止拆遷方施工的過程中被人毆打摔入溝內,然後遭挖土機鏟土活埋。  《東方早報》指出,拆遷是拆遷人與被拆遷人之間的一場博弈,但現實中,不論拆遷人是開發商,或是某些地方政府,都處於明顯的強勢地位,這是一場不公平的博弈,因而,帶血的拆遷悲劇頻傳。  對於拆遷戶們而言,正因為拆遷人與被拆遷人之間不平等的談判關係,加上拆遷與補償沒有公開透明,「找關係」才成了「自救」途徑,「拆托」也有了獲利空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