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曲靖市的搜尋結果,共13

  • 雲南曲靖傳16人命案 初步判斷他殺

    中國大陸雲南省曲靖市會澤縣警方今天接獲報案並發現,當地待補鎮發生6戶、共16人命案,初步判斷為他殺。 \n 綜合新華社、上海澎湃新聞等陸媒報導,會澤縣公安局上午7時39分左右接獲民眾報案,當地待補鎮野馬村背風灣發生命案。 \n 警方初步核實,命案造成6戶共16人死亡,其中7男6女,另3人性別不詳。 \n 這起命案初步判定為他殺。報導說,曲靖市、會澤縣公安機關正全力偵辦中。1050929 \n

  • 雲南曲靖境內 11車追撞致5死4傷

    據新華網昆明7月20日報導,雲南省曲靖市委宣傳部表示,19日15時許,杭瑞高速曲靖境內段發生一起連環相撞交通事故​​。造成5人死亡4人受傷。 \n \n據了解,車禍發生地點位於曲靖市境內的滴翠山服務區附近,事發時該路段正在下雨,路面濕滑。虎某駕駛貨車由曲靖駛往昆明方向,行至杭瑞高速馬龍縣境內時,因車輛失控與前方同向行駛的一輛小型客車相撞,隨後繼續推行該小客車向前,致使前方8輛車首尾相撞。車禍導致該小客車車上5人當場死亡,其他車輛另有4人受傷。事故現場共有11輛車受損。

  • 雲南一煤礦發生事故 22人受困

     雲南省曲靖市政府應急辦公室今天表示,凌晨4時50分,曲靖市麒麟區東山鎮黎明實業公司下海子煤礦一開採區發生透水(挖到地下水)事故,有22人被困。 \n 新華社報導,下海子煤礦7日當班下井有26人,透水事故發生後,其中4人安全升井,22人被困。 \n 報導說,事故發生後,曲靖市安監、煤炭、煤監、衛生、公安、消防等部門趕赴現場指揮應急救援工作。目前事故搶險救援工作正在進行。1030407 \n

  • 雲南煤礦事故20人遇難 23人失蹤

     發生在昨日清晨的雲南省曲靖市師宗縣私莊煤礦瓦斯爆炸事故,雲南省應急辦10日下午在現場召開記者會宣布,截至10日15時40分,煤礦事故已致20人遇難,23名礦工仍下落不明,救援人員正全力搜救中。 \n 中新網報導,10日6時30分,曲靖市師宗縣私莊煤礦發生一起煤與瓦斯爆炸事故,當班下井43人全部被困。據瞭解,私莊煤礦為私營礦井,煤與瓦斯突出礦井,斜井開拓,核定生產能力每年9萬噸,安全生產許可證已被暫扣。 \n 目前已確認20人死亡。雲南省省委書記秦光榮當日下午15時許率工作組趕到事故現場指揮救援。秦光榮表示,盡最大努力搜救被困人員。 \n 據曲靖市公安消防支隊隊長譚曉鵬指出,師宗縣礦山救援隊18名救援人員正在井下救援。但由於井下瓦斯濃度仍在爆炸範圍內,救援工作十分艱難。目前,救援通道已掘進10米,離被困人員所在位置仍有近百米。 \n 據指出,雲南省公安廳5名專家已趕赴事故現場,曲靖市共調集30多輛救護車、100多名醫護人員及消防官兵趕赴事故現場,5家市直醫院和羅平縣、師宗縣人民醫院已做好衛生應急救援準備。

  • 雲南鉻渣汙染 人禍是關鍵

     雲南曲靖劇毒鉻渣倒棄事件主角之一的陸良和平化工負責人徐建根17日毫不諱言表示,該公共事件不會影響公司上市計畫。經陸媒調查報導,和平化工5000多噸劇毒鉻渣廢料堆,6月間就有村委書記舉報,但官方卻為籌備黨代會而未加理睬,這起醜聞最終如同紙包不住火般燒了起來。 \n 籌備黨代會 官方冷處理 \n 《中國經營報》記者17日親至陸良和平化工,一座由廢渣堆砌而成的「鉻渣山」映入眼簾,周圍土地寸草不生。前兩天才加高的圍牆外,幾公尺不遠就是珠江源頭南盤江;村民表示,每當雨天,鉻廢料就被沖刷進滾滾江水中去。 \n 過去10多年來,曲靖市興隆村每年至少有6至7人因腸癌、肺癌或肝癌死亡,成為「遠近馳名」的「死亡村」、「癌症村」,村民早就懷疑和附近化工廠(和平化工)汙染有關,長期以來,地方政府並未積極處理,還多次表示工廠與「癌症村」未必有直接相關,一直到8月初當地多起牲畜離奇死亡,才見諸媒體。 \n 鉻汙染事件始於今年4月間,和平化工與貴州興義三力燃料簽訂合同,交由該公司處理廢渣,但兩名承運人吳興懷、劉興水為節約運輸成本,多次將鉻渣傾倒在曲靖市麒麟區三寶鎮、茨營鄉、越州鎮的山上,傾倒總量達5222.38噸。 \n 官官相護 大打太極拳 \n 當地環保部門6月12日接到舉報後前往調查。曲靖市麒麟區環境監察大隊副隊長倪宗鈺向陸媒表示,當時初步估計就是鉻渣,全曲靖市也就和平化工才會有這種廢棄物。 \n 曲靖市環保局法規宣傳科科長喬興榮表示,6月12日發現鉻渣傾倒事件的當天,市環保局就已向曲靖市、雲南省環保廳報告,3天後就運走進行清理,應急預案只啟動最低的4級,因此未通告媒體以免引起下游省分恐慌。 \n 不過,這個說法與曲靖市麒麟區環境監察大隊的說法迥異,因為後者表示,當時啟動的是2級應急預案,就是重大事件等級。 \n 當地商界人士表示,這起事件之所以被壓下,是因為徐建根與地方官員關係密切。 \n 和平化工全資股東是浙江海寧市和平化工,該公司2003年成立到2010年為止,用於飼料添加劑的維生素K3已占據全球40%的市場,是全球最大製造商,也是當地龍頭企業。 \n 不過,自從2003年和平化工擴張後,化工廠的汙染物漂浮在空氣中,從南盤江引水灌溉也導致稻米減產,甚至顆粒無收。 \n 村民表示,曾多次堵住該公司大門,為此警方屢次抓人,最終雙方達成賠償協定,和平化工每年向村民支付汙染費,根據每畝減產數量進行賠付,不過村民並沒有議價權。 \n 對這起事件坦承公司管理有問題的徐建根17日卻表示,和平化工近期將啟動中小板上市計畫,「汙染這個事,其實對我們沒有什麼影響。」 \n 官員睜眼說瞎話 \n 曲靖市環保局人士表示,和平化工屬雲南省環保廳直接審核管理,市環保局無權處理;而且相關環保法律已經幾十年沒有更新和修正,加上環保局並無實權,有時為了經濟考慮,也要服從上級安排。 \n 此前,陸良縣環保局環境監察大隊大隊長王宏華曾表示,經過監測,工業園區往南盤江排放的工業廢水均達到國家工業廢水排放標準。對此村民普遍表示不相信,一位農民王春紅去年5月因用被鉻汙染的江水灌溉,導致秧苗大批死亡,縣環保局雖有結論是和平化工造成的,但至今尚無賠償,「王宏華告訴我說,這些汙水沒有毒,對土壤還具有改良作用。」 \n 一位環保系統人士對陸媒表示,「在治理鉻渣汙染上,資金和技術倒在其次,人禍是關鍵。」

  • 廣東雲浮水庫汙染 150噸死魚

     大陸又傳水汙染導致大量魚類死亡,廣東雲浮市水庫驚傳被造紙廠汙染,導致150噸魚死亡,另外,雲南爆發5000噸鉻渣傾倒在珠江源頭南盤江汙染案,已造成近億民眾恐慌,大陸官方已組成專家小組進行調查,要等結果出來才能評估是否造成南盤江汙染。 \n 《南方農村報》報導,廣東雲浮市郁南通門鎮玉堂村兩個造紙廠連續排放泡竹用的石灰水和硫酸水,導致雲浮市向陽水庫水質受到嚴重汙染,民眾在12日發現大量死魚,最少已造成150噸魚死亡。 \n 此外,被媒體揭發,逾5000噸鉻渣傾倒在珠江源頭南盤江的雲南省曲靖市,當局承認,導致77頭牲畜死亡,兩名涉嫌司機被捕。但因傾倒地距飲用水的水源地很遠,未對飲水安全造成影響。據環保部門監測,南盤江未發現六價鉻超標。 \n 大陸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員會已組成的專家小組前往曲靖鉻廢料非法傾倒點進行取樣調查,目前調查結果還沒有出來,要等評估後才能判定,是否對南盤江造成水體汙染。相關人員表示,結果將會以最快的速度向民眾公布。

  • 珠江上游劇毒汙染 傳37農民死

     大陸13日網路傳聞,珠江上游南盤江遭劇毒鉻渣5000噸偷倒入水庫,可能危及數千萬人飲水安全,其中列為大陸十大宜居城市的雲南曲靖市已有37位農民中毒身亡。對此傳言,曲靖市府13日晚間向陸媒發聲明表示,的確發生非法傾倒鉻渣事件,但「受汙染的僅是一處100立方米左右的積水潭,已進行處理。水源未受汙染,也未發現人員傷亡,只造成附近農村77頭牲畜死亡。」 \n 但是曲靖市府的這一官式回應,在大陸網友間引起極大討論,都不相信這麼毒的汙染,只有牲口死亡,並引用專業機構報告指出,經六價鉻汙染後的水在自然環境下,降解毒素需100年。表示憂心官方將大事化小。 \n 13日上午微博緊急呼籲廣東省委推動重大公共危機的應急預案。「十萬火急,快速應對,請一切以民眾生命安全為重,不要作任何欺瞞」,還有人呼籲:「大家快去搶瓶裝水。」傳聞稱將30萬立方米受汙染水鋪設管道排入珠江源頭南盤江。消息隨即在網路上被大量轉發。 \n 百度網友「溫柔小生」對官方回答表示無法接受,他說:「2個月前珠江源頭受汙染今天才爆出,曲靖市市長,你憑什麼不在第一時間通知老百姓,水都流了2個月,現在說檢測無汙染是負責的說法嗎?幾百萬人的生命重要還是烏紗帽重要?」 \n 網友「大失落者」說:「如此劇毒廢物的汙染,劇毒廢物的處置,竟然沒有跟蹤監管過程,這難道不是瀆職?」 \n 網友「Lianft」說:「撒謊是官員的專利與特權。5000餘噸的重毒化工廢料到他們嘴裡成了1000多噸,毒水被直接排放南盤江中到他們嘴裡成了不到100立方米的水塘。」

  • 曲靖官方:五千噸鉻渣未倒入水庫

     被大陸網民踢爆雲南曲靖有五千噸鉻渣倒入水庫,導致水庫致命六價鉻超標二千倍,據傳雲南將有卅萬立方米水源受到汙染,並威脅珠江源頭南盤江。曲靖官方昨承認確有五千噸鉻渣被傾倒,但未直接傾倒進南盤江,目前正對汙染源進行解毒處理,水利部則對當地展開大調查。 \n 據新華網報導,曲靖市副市長陳軍昨坦承,有人利慾熏心、喪盡天良,把修路材料和化工廢料,原將拉往貴州處理的鉻渣私自傾倒在路邊和山坡上。傾倒發生於四月廿八日,當地環保局局長楊樹先說,迄今共有七十五隻山羊、一隻馬和一頭牛,因喝大堆鉻渣下的高濃劇毒水而死。 \n 經調查,嫌犯係與雲南省陸良化工實業公司簽約的兩名承運人所為。為節省運費,嫌犯在三寶鎮等地山上傾倒鉻渣五千二百多噸鉻渣。嫌犯已被逮捕,據查鉻渣並未直接傾倒進南盤江和水庫。 \n 不過,鉻渣雖被清理,但從遺留痕跡看,廢渣藏匿於山坡的灌木叢中,且廢料中的六價鉻有劇毒,且水溶性強,隨雨水流到山溝,又將流入水庫。據報導,水利部專家組昨日抵達曲靖,將對此重大汙染事件展開深入調查。

  • 5千噸鉻渣倒入滇曲靖水庫

     大陸《雲南信息報》12日報導雲南省曲靖市陸良縣因不肖人士任意棄置5千噸工業廢料鉻渣,所含的致癌物鉻酸鈣與六價鉻,隨雨水滲入地下、汙染河道與水庫。雲南官方還把30萬噸「毒水」排放到珠江源頭的南盤江。 \n 消息曝光後,雲南警方已逮捕隨意棄置鉻渣的2名卡車司機,曲靖市委書記趙立雄也要求盡快追究責任人和企業責任,對牲畜死亡損失在3天內完成賠償。 \n 兩駕駛偷倒附近村裡 \n 由於珠江下游即是人口稠密的廣東與深圳,聽說「毒水」會從南盤江順流入珠江三角洲,影響飲水與食物鏈安全,引發網友熱烈討論,不少人感到恐慌,也有網友建議民眾最好買桶裝水飲用較為安全,一場搶水大戰眼看即將開打。 \n 2006年至今,有鉻渣堆積的興隆村已有37人死於癌症;今年3月,楊旗營村被任意傾倒「黑土」(鉻渣)後,羊、豬陸續死亡,種植的菸葉長斑。 \n 鉻渣是陸良和平化工生產金屬鉻和鉻鹽後剩的廢料。該公司副總經理左祥林表示,鉻渣中含1%至2%的鉻酸鈣、0.5%至1%水溶性六價鉻,是有毒廢物,因此與貴州三面燃料有限公司合作,將5千噸鉻渣運往貴州當地的鐵廠再利用,沒想到負責清運的2名駕駛偷倒在附近村裡。 \n 傾倒點 寸草不生 \n 露天棄置的鉻渣經雨水沖刷,六價鉻隨之滲入土壤中,逐漸把容量20萬立方的叉沖水庫變成恐怖的「毒源」,六價鉻含量最高時,曾超過正常值2百倍。 \n 當地環保部門調查後,曾宣稱水庫裡的水人畜都不得飲用,也不要用於灌溉農田。但曲靖市環保局發布的監測結果卻是「不算嚴重」,並稱經沉澱與稀釋、達「排放標準」,水庫的水即可排放到南盤江。 \n 《羊城晚報》報導,參與調查的昆明作家協會理事董如彬表示,2個月前在越州鎮水庫旁看到有駕駛員偷偷堆放鉻渣,相同的傾倒點約有140個,目前已清除9千噸廢渣,露出的土地滿目瘡痍,寸草不生,呈現出白色、黃色和淡紫色斑點。 \n 有網友引述好萊塢影后茱莉亞羅勃茲主演的電影《永不妥協》,證明六價鉻有多毒。該片劇情改編自1993年發生在美國的真實案件,描述電力公司任意排放含六價鉻重金屬離子的廢水,因而造成鎮民不斷罹癌、死亡。 \n 小靈通 \n 六價鉻(hexavalent chromium) \n 接觸皮膚會導致人體嚴重過敏;吸入某些較高濃度的六價鉻化合物,則會引起流鼻涕、打噴嚏、瘙癢、鼻出血、潰瘍和鼻中隔穿孔等症狀,甚至可能致癌、造成遺傳性基因缺陷。 \n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全國毒物計畫」(NTP)的研究也發現,飲用水中的六價鉻在實驗動物身上具有明確致癌證據,會增加罹患腸胃道罕見腫瘤的風險。

  • 陸媒新視界-城管單位的自我監督

     在這個媒體時代,人人都想擁有話語權,政府部門也不例外。近日,記者瞭解到南京城管局正準備開辦城管電視新聞。(9月20日《揚子晚報》) \n 看完新聞,讓我想起了曾鬧得沸沸揚揚的「城管建網評隊」。此前,廣州市城管委主任李廷貴表示,廣州城管也要建立一支網評隊伍,負責及時跟蹤分析網上輿情,旨在正面引導城市管理方面的輿論。消息一出,外界批評聲不絕於耳。 \n 按說,有這樣的教訓,是不該重踏覆轍的。畢竟,城管建網評隊也好,開辦城管電視新聞也罷,皆如出一轍,都打上了「引導輿情」的烙印。 \n 我總覺得,網評隊、電視新聞是一脈相承的,都是媒體的事,城管部門作為被監督對象,搞這樣的玩意,要多彆扭有多彆扭。 \n 說白了,自己監督自己,不僅不現實,反而只可能挑好的說,實質上則是形象展示、宣傳平台,與監督毫不相關。與其說是網評員、電視新聞,不如說是槍手、宣傳部門。 \n 這並非危言聳聽,而是有先例的——上月,某網路論壇出現一條「渝北某國土部門豪砸百萬排練紅色歌舞」的帖子,相關部門的「渝北國土網評員」發帖回應稱,上述帖子內容純屬子虛烏有。據悉,類似「網評員」是專門安排的,主要負責監測、收集和上報相關網路信息,並對負面信息進行及時回應,因而有了所謂的「純屬子虛烏有」回應。 \n 這就對了,「網評員」是為自身服務的,想必「電視新聞」也是這樣的,也說明注定與輿論監督不相干,分明是想與新聞媒體對著幹,抑或操縱輿論。 \n 從「網評員」到「電視新聞」,除了多此一舉之外,也與輿論監督背道而馳;確切地說,應該是城管部門本就不該這樣做事。 \n 一言以蔽之,城管換形象心切可以理解,但有必要釐清這樣的問題:城管輿論形象差,問題不在於輿論偏見誤導,而在於城管自身存在的某些問題。對症下藥,從查找自身問題做起,並努力變革——變管理為服務,才是正道。

  • 投書-十問大陸農民工之死

     近日,農民工段天長和工友在工地上堵路討要工資時,遭到暴力襲擊,段天長不幸身亡。 \n 悲劇令人髮指,人們不禁要問: \n 一問為何不妥善處理工傷賠償糾紛? \n 這是悲劇的導火線,農民工受傷了,理所當然要支付醫療費用,並給予相應的賠償。 \n 二問有必要動輒就說解散整個工隊嗎?因一個工友受傷引發賠償糾紛就解散整個工隊,太過分了吧。 \n 三問相關老闆為何欠薪?既然要求解散工隊,就該結清工錢也不欠薪,憑什麼要欠著2/3? \n 四問工程款劃到哪裡去了?姑且相信張斌確實沒餘錢了,想必工程款應該是到位了,也有要求規定必須按工程進度付款,那麼其他的工程款劃到哪裡去了? \n 五問有沒有層層轉包?該工程由中國交通集團一公司五分部負責,怎麼又轉包出去?這樣轉包符合相關規定嗎? \n 六問為何堵路討薪?欠薪不對,必須依法維權。堵路討薪方式極端,類似事件為何屢屢上演? \n 七問為何不找工會組織?為何農民工不是想到工會組織,也不去找勞動部門,抑或向法院提起訴訟,而是就堵路討薪? \n 八問打人是犯法的,如此叫囂,膽從何來?對這樣不給工錢還打人致死的極端暴力行為,是不是該從嚴從重懲處? \n 九問都是農民工,相煎何太急?據說,參與打人者都是農民工,只不過受人指使罷了。 \n 十問勞動尊嚴何處安放?勞動者如何過上有尊嚴的生活? \n 每一起討薪悲劇都是血淋淋的教訓,只不過何時才能做到「前車之鑒,後車之師」?

  • 雲南暴雨漫壩 新疆降6月雪

     氣候異常再添一例。雲南省馬龍縣日前降下208公釐豪雨,導致城區積水最深達2公尺,受災群眾5萬餘人,1死亡、165人受傷,直接經濟損失3億多元人民幣;而新疆在歷經數日炎熱高溫後,天山山區26日凌晨氣溫陡降,天山天池景區竟飄起鵝毛大雪,令當地民眾感到意外。 \n 馬龍縣降百年暴雨 \n 《新京報》報導,馬龍縣自25日晚間8時至26日凌晨5時,降下特大暴雨,曲靖市馬龍縣城市供水水庫出現漫壩,縣城及4個鄉鎮變成水鄉澤國,主城區交通、通訊中斷,城區道路積水最深達2公尺,各級政府已緊急疏散6000餘位民眾。 \n 曲靖市、馬龍縣水利部門表示,暴雨持續7個多小時,降水量達208公釐,當地年平均降雨量為800多公釐。漫壩的龍泉水庫距縣城8公里多,是馬龍縣供水水庫,庫容270萬立方公尺,由於水壩為混凝土重力壩,壩基比較牢固,滿庫後水流從壩上大量溢出。水災發生後,雲南省、曲靖市官員皆趕往馬龍組織抗洪救災。 \n 中新網報導,馬龍縣25日遭受百年不遇的最大暴雨;通泉鎮、王家莊鎮、月望鄉、馬過河鎮4個鄉鎮10多個村因雨受損。 \n 新疆高溫破歷年紀錄 \n 此外,烏魯木齊天氣1周內呈現「冰火兩重天」異象。5天前,烏魯木齊氣溫創下今年以來最高的36.1℃,市民經歷最難熬的酷熱,北疆沿天山一帶氣溫為38℃,昌吉、克拉瑪依氣溫高達39℃左右,吐魯番等地則高達45℃。高溫持續時間打破歷年紀錄。 \n 24日起新疆北部一帶氣溫明顯回落,26日凌晨,天山山區氣溫驟然下降,天山天池景區飄起鵝毛大雪,令當地民眾和氣象學家感到意外和驚喜。 \n 新疆天山天池管委會指出,24日山區一場大雨,前往天池景區道路多處路基被洪水掏空,公路防護欄被泥石流沖毀,樹木被連根拔起。

  • 溫家寶3訪旱區:絕不讓1人沒水喝

    大陸西南地區旱情仍在持續,總理溫家寶日前趕赴貴州看望災民,這是他繼廣西和雲南之後,第三次到西南地區視察災情。氣象指出,未來十天,西南旱區並無明顯降雨徵兆,民眾缺水嚴重。面對旱情,溫家寶再次重申,不惜代價盡快緩解人畜飲水困難,絕不讓一名群眾沒水喝。 \n清明時節,大陸西南地區仍飽受大旱之苦,溫家寶四月三日至五日趕往貴州旱情最嚴重的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深入興義市、興仁縣、安龍縣等地村寨,走訪農戶。 \n不久前,西南旱區一度出現人工降雨,但未形成有效徑流(雨水沿地表或地下流動的水流),水庫蓄水有限,對紓解旱情杯水車薪。雲南陸良縣農民上周對記者說,關鍵在五月下旬,雨季因旱延後,將對大春播種(水稻)造成致命性打擊。 \n西南旱情去年底已見端倪,並驚動中南海。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曾就抗旱救災做指示,除夕前(臘月廿九),溫家寶南下視察旱情,第一站廣西東蘭縣的巴造村,實因廣西多條河流出現斷流,東蘭縣六千多座水箱中,三分之二乾涸。 \n接著是雲南旱象嚴重,三月十九日至廿一日溫再南下,趕赴雲南省曲靖市旱災最嚴重的芳華鎮視察災情。兩周後,貴州旱情持續惡化。四月三日溫再乘專機飛貴州。 \n據報導,當飛機抵興義市上空時,一幅枯黃景象讓他神色凝重。溫家寶下機匆匆趕到當地小麥高產示範點視察,放眼高低不平的窩地,大片麥苗全部乾枯。往年清明,這裡應是嫩綠初吐,如今則是一片焦黃,如蕭索的秋季。 \n在農村,溫家寶遇大學生村幹部崔烈菊。她向溫報告,旱情最大問題是「缺乏水利設施」,有水留不住,希望總理幫助解決。溫家寶擠出一絲笑容說,「不是希望,是要求!」此時一群農民趕到,溫家寶對大家說,只要有可能就要搶種,擴大旱育秧和旱田作物面積,及時改種馬鈴薯、玉米、雜糧、等作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