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書樓的搜尋結果,共36

  • 美麗中華/四大書院之旅 沉浸在文化與書香的洗禮

    美麗中華/四大書院之旅 沉浸在文化與書香的洗禮

    【旅奇傳媒/編輯部報導】中華文明之所以能歷久不衰、日益壯大,與中華民族對於學習、閱讀的高度推崇有關;《論語》云「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好學對於中華文化之遞嬗、社會風氣之和諧,起了關鍵作用。在風光明媚的春夏之際,正適合走訪知名書院,也在古典建築、綠樹掩映中,發思古之幽情。

  • 林與胡適、錢穆惺惺相惜 同為典範

    林與胡適、錢穆惺惺相惜 同為典範

     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諸多知名文人南下定居台灣,其中文學大師林語堂、前中研院院長胡適與國學大師錢穆,都在台北度過人生的最後階段,他們3人交情深厚,惺惺相惜,奉獻知識分子的力量,在近代中國史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刻痕,他們居住過的宅院,都成為世人緬懷哲人的所在。

  • 嘆錢穆遭阿扁攻擊 得意門生卻不說話

    嘆錢穆遭阿扁攻擊 得意門生卻不說話

     參加中研院的院士會議,我也有很多收穫,認識不少一流人物。例如卓以和一九四九年由大陸到香港,就讀培正中學,是大我十幾歲的學長。他是物理學家,在貝爾實驗室做第一流的工作,在美國拿到兩個極為出色的獎項:美國國家科學獎(又稱總統科學獎)以及美國國家工程獎,連最出色的科學家都難達到這個成就!獲得美國國家科學獎的還有馮元楨,他是我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時認識的生物工程學家!

  • 國學大師錢穆故居 列為紀念建築

    國學大師錢穆故居 列為紀念建築

     台北市文資委員會26日針對「錢穆故居」進行文化價值審議,錢穆為著名儒學家,對國學的傳授具影響力,錢穆在1967年應當時總統蔣中正之邀,以歸國學人身分自港回台講學,並居住在東吳大學旁的素書樓,為紀念錢穆台北市文化局在2001年將素書樓改名為「錢穆故居」。文資委員昨決議將錢穆故居列為「紀念建築」。

  • 國圖館藏印證兩岸文化淵源

    國圖館藏印證兩岸文化淵源

     7月15日在《中國時報》看到有關上海東亞所長章念馳對「兩岸維持相對統一,共創新概念」的報導,對他的「疾呼兩岸停止互相對抗和汙名化」的理念,頗有同感,想來這也是台灣和大陸應該走的路。

  • 兩岸一家人》國圖館藏印證兩岸文化淵源

    兩岸一家人》國圖館藏印證兩岸文化淵源

    7月15日在《中國時報》看到有關上海東亞所長章念馳對「兩岸維持相對統一,共創新概念」的報導,對他的「疾呼兩岸停止互相對抗和汙名化」的理念,頗有同感,想來這也是台灣和大陸應該走的路。

  • 長春父子堅守老書店30多年 為愛書人留住舊書香

    長春父子堅守老書店30多年 為愛書人留住舊書香

    大陸吉林長春的78歲老人王忠民守護老書店30年,為了就是把書香傳承下去。

  •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大師將國學思想與圖書館結合(十二)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大師將國學思想與圖書館結合(十二)

    此三項運動對出版界的影響如下:

  •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為出版業創造廣泛讀者群(十一)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為出版業創造廣泛讀者群(十一)

    新圖書館運動對出版業所造成的最大影響,簡而言之就是「館藏需求數量增加」及「館藏內涵多元化」。可瞭解促成此兩項結果產生的緣由,與當時諸多相關因素有關,包括:一、圖書館數量的遽增;二、圖書館購書經費相對充裕;三、教育發展,圖書館成為教育機構資訊的重要提供者;四、相關法規訂定,規範圖書館對館藏蒐藏的必要性;五、新圖書館運動的推動下,圖書館的職能轉變,普遍民眾已體認圖書館對文化及學術上的重要性。

  •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新圖書館、新文化運動交互影響(十)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新圖書館、新文化運動交互影響(十)

    當時各個圖書館的實際發展內涵,也許未臻完備、成熟,但在當時新圖書館運動的推動下,圖書館在知識傳承、民眾教育、文化發展及學術研究方面的價值與重要性,已讓當時的知識份子有所體認,並投入推展的行列。如1921年底由蔡元培等人在北京發起成立的全國性教育社團──中華教育改進社。該團體下特別設有圖書館教育委員會,聚集了杜定友、洪有豐、朱家治、沈祖榮、孫心磐、戴超等一批圖書館方面專家學者,以積極的活動創建圖書館。此外其他教育團體如全國教育會聯合會於1920年10月12日召開第六次會議議決案中,也包括成立小圖書館的提案。

  •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韋棣華 新圖書館運動關鍵人物(九)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韋棣華 新圖書館運動關鍵人物(九)

    民國以來,圖書館建設的層級,開始向中小城市普及,服務對象從傳統文人擴及普通民眾,當時興起所謂的通俗圖書館。最早成立的通俗圖書館為民國2年10月21日的京師通俗圖書館。民國4年(1915)教育部頒布〈通俗圖書館規程〉11條及〈圖書館規程〉11條。法規的頒布與推廣,更強化了通俗圖書館的發展。依民國5年教育部統計,當時分佈全國21省的通俗圖書館共237所,僅湖北一省達44所居冠;且通俗圖書館服務民眾人次遠高於一般圖書館。以民國5年為例,湖北省通俗圖書館日接待讀者數高達1,800人,可知當時圖書館服務讀者對象已逐漸下移至一般民眾。在民國7年的《中國全國圖書館調查表》中,將圖書館類別分成三種:學校圖書館(含大學與學校)、普通圖書館及通俗圖書館。可見通俗圖書館已成為當時圖書館的主流之一。除了通俗圖書館之外,還有同屬社會文化教育的巡行文庫(又稱巡迴文庫或流動圖書館)及公眾閱報所。故有研究認為「我國通俗圖書館的發展,促進了後來『新圖書館運動』的形成,我國國民的新圖書館意識和對舊藏書樓觀念的突破,都應肇源於通俗圖書館的普及。」

  • 清廷頒令 各地奏設圖書館

    清廷頒令 各地奏設圖書館

     張元濟後雖受戊戌政變牽連「革職永不錄用」,黯然遠離北京轉赴上海,因緣際會進入商務擔任編譯所所長,並接掌經營編譯所圖書室。當時恰逢清末公共圖書館運動蓬勃發展,各地競相成立圖書館。

  • 清末推動公共圖書館運動

    清末推動公共圖書館運動

     維新運動人士對西式新式圖書館觀念的形成,並宣傳為當時知識份子接受,具有重要的影響。而影響所及不只讓社會民眾肯定藏書樓或圖書館的重要性;對日後清末朝廷當局實行「新政」預備立憲時,所頒布全國開辦圖書館事宜之政策,正代表著自鴉片戰爭至維新運動以來,對西方新式圖書館進行學習與推動的觀念及作法,已由民間提升至官方層次,從地方士紳至朝廷當局。

  •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清廷頒令 各地奏設圖書館(八)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清廷頒令 各地奏設圖書館(八)

    清末預備立憲自光緒31年(1905)開始醞釀,至1911年清王朝滅亡為止共約6年時間。1906年清政府宣布預備立憲,1908年又宣佈以該年至1916年共9年為預備立憲時期。學部於宣統元年閏2月28日(1909年4月18日)上〈奏報分年籌備事宜折〉制定各項分年籌備事宜。其中宣統元年(1909)預備立憲籌備事宜有「頒布圖書館章程」、「京師開辦圖書館(赴古物保存所)」兩項;宣統2年(1910)預備立憲第3年籌備事宜有「行各省一律開辦圖書館」。當時因朝廷倡導,各地方官吏紛紛奏請設立圖書館。

  •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清末推動公共圖書館運動(七)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清末推動公共圖書館運動(七)

    由統治階層諸臣奏摺,也可看出此潮流迅猛發展情勢。如光緒22年(1896),吏部尚書兼官書局督辦孫家鼐在《官書局開設緣由》中說:「泰西教育人才之道,計有三事:曰學校,曰新聞報館,曰書籍館。……各國富強之基實本於是。」另在《官書局奏開辦章程》中列出官書局擬辦七項事情,其中「藏書籍」列為第一項,可見他對藏書的重視。他雖然提出「留心時事,講求學問者入院借觀,恢廣學識。」分析孫家鼐擬收藏書內容,可知他藏書目的並非為宣揚西學或新學,而是為保存中學和舊籍。孫氏的觀念正反映了清末部分官員奏設圖書館時,其主流思想仍以「保存國粹」為目的。此雖與西方新式圖書館的設立意義仍有不同,但在藏書的運用上,已由「以藏為主」,推而「藏用並重」,這對傳統士大夫在觀念上仍算有所突破。

  • 康有為「萬木草堂」師生共建書藏

    康有為「萬木草堂」師生共建書藏

     梁啟超於此時期受業於康有為,也於萬木草堂就讀。萬木草堂的「書藏」成為康有為研究中西學及傳授維新思想,學生接受維新事務的重要場所,對後來維新派人士積極從事創辦學會學堂的圖書館具重要的準備作用。

  •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康有為「萬木草堂」師生共建書藏(六)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康有為「萬木草堂」師生共建書藏(六)

    19世紀60至90年代清廷為拯救垂危政局,發起以富強為目的的洋務運動。洋務運動顧名思義是以引進和學習西方先進科學技術,創辦發展軍用工業、民用工業企業,編練建設新式海軍海防、陸軍,並培訓新型人才為中心。1840及1860年的兩次鴉片戰爭戰敗的衝擊,讓清廷部份人士意識需修改外交政策,瞭解外洋情況,培養人才。故於1861年成立總理事務衙門,1862年開辦同文館。並於1866年派遣第一批出國考察人員,成員由斌椿父子率同文館學生共五人組成。斌椿遊歷歐洲諸國半年回國後寫成《乘槎筆記》但所述圖書館者很少;另1868年8月清廷派出的首批赴洋官員為三位負責中國外涉事務的大臣──志剛、孫家穀及美人蒲安臣(Anson Burlingame),另曾隨斌椿出洋的同文館學生張德彝隨行(但提前返國)。此次出訪回國後寫成《初始泰西記》及《使西書略》等文字,張德彝則留下《再述奇》的記述。其中部分有關西方圖書館描述,尤其張德彝對紐約公共圖書館的參觀描述「國人樂觀者,任其瀏覽,以廣見聞」,並翻譯紐約公共圖書館的名稱為「義社」,顯已觀察到其平民性及公共性的特質,此對推介國外的公共圖書館思維,應屬先驅。

  • 林則徐 晚清翻譯介紹圖書館第1人

    林則徐 晚清翻譯介紹圖書館第1人

     1839年也開始中國對西方圖書館的瞭解和認識。如被稱為是「睜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和近代中國維新運動重要先驅」的林則徐,是晚清時期中國翻譯介紹圖書館的第一人。如他為瞭解世界各國基本知識而翻譯的《四洲志》,最受矚目。

  •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林則徐 晚清翻譯介紹圖書館第1人(五)

    近代圖書文化推手──林則徐 晚清翻譯介紹圖書館第1人(五)

    另創辦於1871年的亞洲文會北中國支會圖書館,則是第一個中國境內採用卡片目錄、《杜威十進分類法》、《卡特著者號碼表》等美國先進的圖書館技術的圖書館,但也因封閉作風而未能造成對當時中國圖書館的影響。直到1901年上海才有第一所由英國傳教士傅蘭雅(John Fryer)創辦為謀華人讀者便利的圖書館成立,那即是格致書院藏書樓。

  • 上海成近代圖書館發展重鎮

    上海成近代圖書館發展重鎮

     上海成為晚清西方傳教士傳播西方圖書館觀念的中心,也是我國近代圖書館發展的重鎮。上海不僅有傳教士介紹其他國家圖書館現況的譯作,更有傳教士及西方僑民設立的具近代圖書館雛型的藏書樓或圖書館。其運作方式,雖已具西方近代圖書館觀念,但因封閉閱覽的管理方式,故鮮能對中國近代圖書館發展造成影響。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