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曹錫寶的搜尋結果,共02

  • 朴炯植 想當超人拯救世界

    朴炯植 想當超人拯救世界

    朴炯植在《大力女子都奉順》飾演富家公子哥,為了人身安全,他找來天賦異稟的大力女朴寶英充當保鑣,當然,劇中也少不了有錢人愛上怪力女的戲碼。朴炯植笑說,如果真的愛上這種女生,應該也會和一般戀人一樣相處,總不能因為女友力氣大就叫她提東西;若換成他是大力士,他完全不想隱藏,「我想組韓國的復仇者聯盟,我們也來拯救一下這個世界。」\t  韓劇《大力女子都奉順》是朴炯植首次獨挑大梁演男一,他坦言壓力很大,加上女主角朴寶英曾在電影《狼少年》、戲劇《Oh 我的鬼神君》與宋仲基、曹政錫等大牌男星合作,更是讓他感到不安。 「朴寶英在之前的作品裡,和很多優秀的前輩有很好的合作,我常常想,是不是也能與她如此默契。」朴炯植說:「我想把男主角演成對於任何人來說,都不會感到討厭的角色,我帶著這種責任感表演。」 家裡有個富爸爸  男主角設定為家庭環境複雜的富二代,朴炯植本人雖不是財閥家族出身,卻也出身富裕人家,詮釋起來毫無違和感。朴炯植的爸爸是韓國BMW的理事,他從小不愁吃穿,但進入演藝圈後他對家世相當低調,若非ZE:A隊友光熙爆料,沒人知道他有個富爸爸。 雖然他避談家世,但同劇演員金民教火眼金睛,表示朴炯植外表看起來很貴氣,是江南Style;曾與他合作《花郎》的朴敘俊也說:「從君王演到富二代,你是故意的嗎?」嚇得朴炯植連忙表示:「我只是忠於表演。」 朴寶英在劇中擁有天生神力,輕輕一推就能把人拋到數百公尺外,一個巴掌就讓人牙齒掉光,朴炯植接受《CeCi》雜誌採訪時被問到,若是真的和大力女交往會是什麼樣子? 願和大力女交往  他回應:「應該和一般的戀人沒什麼分別吧,總不能因為女友力氣比自己大,就和她說妳力氣比我大,這個妳提著吧。如果我沒有犯了死罪要挨巴掌的話,應該都一樣,而且我遇到危險時,她能夠救我,應該很可靠。」 劇中朴寶英為了避免麻煩,特意隱藏自己的能力,不過朴炯植表示,若是他有這種超能力,會選擇公開,「我想組韓國的復仇者聯盟,我們也來拯救一下這個世界。」金民教聽了也附合:「他身材很好,很適合穿緊身衣。」 力氣大的人不見得是強大的人,在朴炯植心中,從容的人才強大,「從容的人看起來不厲害,但從容是不能輕易擁有的。」他認為生活安定的人才有從容的餘裕,生活安定後才能盡情做想做的事。《大力女子都奉順》於KKTV跟播中,每周日、一更新最新一集。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038期《時報周刊》,一套雙本特價69元。即日起於「指定通路」購買本期雜誌,可獲「2017台北國際春季旅展」門票,數量有限、售完為止。指定通路:金石堂書局(天母店、文化店、汀洲店、信義店、城中店)、紀伊國屋書局(天母店、微風店)、墊腳石(重南店、許昌店、士林店)、黎明文化事業(股)公司、友人書局。 本刊與樂扣樂扣Lock Lock合作,推出「Life 樂生活」贈獎活動,凡訂閱雜誌1年期(新訂戶2,997元、續訂戶2,830元),即享以下好禮6擇1免費送。(A)全聯福利中心禮券500元。(B)樂扣樂扣英雄不鏽鋼保溫杯2件組(市價1,490元)。(C)樂扣樂扣HARDLIGHT彩色好潔輕鬆煮炒鍋(市價1,349元)。(D)樂扣樂扣大容量真空不鏽鋼保溫瓶(市價1,399元)。(E)《愛女生》雜誌一年。(F)《時報周刊》雜誌8期。 時周「新官網」粉墨登場,更貼近社會時事脈動,給您不一樣的感受。 《時報周刊》一年,送樂扣樂扣英雄不鏽鋼保溫杯2件組,限量優惠中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00-000-668。

  • 我們都錯了?原來紀曉嵐和珅並非死對頭

    前些年,清宮劇正夯的時候,紀曉嵐、和珅的影視劇題材不斷出現在電視上,例如《鐵齒銅牙紀曉嵐》之類的電視劇作品,讓紀曉嵐、和珅留給觀眾的印象就是死對頭,水火不相容的兩股勢力,透過如此刻劃,和珅成了大奸臣、大惡之人,相反地,紀曉嵐則是兩袖清風、人民愛戴的清官、好官,然事實上,這可能是一種假象...... 據史料記載,當年,和珅貪污事情敗露,紀曉嵐的好友御史曹錫寶,想藉機參和珅一本,讓其身敗名裂。當曹錫寶向紀曉嵐徵求意見時,紀曉嵐說了一句宋詩告誡:「水清詎免雙鰲黑,秋老難逃一背紅。」紀曉嵐想藉螃蟹雙螯「既黑且長」,最終卻難逃「一背紅」的下場,說明了貪橫必敗、法網難逃的道理,同時,勸誡曹錫寶現在參和珅一本的時機並未到。 然而,曹錫寶認為時機成熟,一意孤行,結果非但沒有將和珅彈劾,反而得罪了乾隆皇帝,將曹錫寶治罪,乾隆手諭:「平時用人行政,不肯存逆詐億不信之見。若委用臣工不能推誠佈公,而猜疑防範,據一時無根之談,遽入人以罪,使天下重足而立、側目而視,斷無此政體。錫寶未察虛實,以書生拘迂之見,託為正言陳奏。姑寬其罰,改革職留任。」此時,紀曉嵐竭力撇清與曹錫寶的關係,聲稱自己毫不知情。可見,紀曉嵐怎麼會把自己樹立成和珅的對立面呢? 在曹錫寶死後,仁宗親政,誅和珅,並籍全家,乃追思錫寶直言,諭曰:「故御史曹錫寶,嘗劾和珅奴劉全倚勢營私,家貲豐厚。彼時和珅聲勢薰灼,舉朝無一人敢於糾劾,而錫寶獨能抗辭執奏,不愧諍臣。今和珅治罪後,並籍全家,貲產至二十馀萬。是錫寶所劾不虛,宜加優獎,以旌直言。錫寶贈副都御史,其子江視贈官予蔭。」 晚年的紀曉嵐,常以弈道為喻,言其心志,其實這是一種非常世故的態度,也是紀曉嵐從官場摸爬滾打多年積累出來的經驗。紀曉嵐久任官場,官職也不低,能夠在官場之中左右逢源,肯定有他的為官之道。這種為官之道,正是各不得罪,盡量保持中立的身份,而他長期追隨乾隆,遊山玩水,吟詩作對,阿諛奉承之作居多,也可見其為人。從紀曉嵐這種性格特點來看,他不會與和珅發生面對面的衝突。 至於,傳誦千古的佳話,也可能是句笑談,不足為取。話說,和珅在宰相府內修建涼亭一座,需要一幅亭額,便求紀曉嵐題字,結果紀曉嵐爽快答應,題以大字「竹苞」。這二字出自《詩經·小雅·斯干》中「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句,人們常以「竹苞松茂」頌揚華屋落成,家族興旺,和珅得到紀曉嵐的題字,大為高興,就高高掛在書亭上。乾隆偶爾臨幸和珅宅第,一見紀曉嵐題字,馬上就知道了紀曉嵐是在捉弄和珅。他笑著對和珅說:「紀曉嵐是在罵你們一家『個個草包』呢。」結果和珅對紀曉嵐恨之入骨,幾次進讒言,參奏紀曉嵐。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