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曼珠沙華的搜尋結果,共02

  • 三少四壯集-曼珠沙華

     這地獄花朵叫曼珠沙華,盛極如夢似血。花開的時候葉子枯萎,花謝的時候葉子繁茂。花與葉共為一體,但永世不得相見,兩人的思念永遠不同步。 \n 歡迎你來,我陪你走這一段黃泉路,過這一座奈何橋。等一下就到了橋邊的孟婆亭,你要喝下一碗孟婆湯,然後關於前世的纏綿,放不下的最愛,就會從此消失,好像一切不曾發生過。投胎之後你不會記得前世的曾經,繾綣纏綿,血海深仇,全部消磁歸零,人生重新格式化。 \n 孟婆是個奇特的女人,她永遠不想過去,也不計劃未來,就是你們活著的時候喜歡說的活在當下吧。她在奈何橋邊等你,等著為你端上她準備的那碗孟婆湯。你排著隊,看著眼前一個一個魂魄喝完自己的那碗湯,邁向另一場新生或下一世動盪或下一次折磨而渾然不覺。 \n 你注意到這整隊排著等著丟棄自己過去的人的特徵嗎? \n 他們的眼珠都是混濁的。這些人,包括你在內,都被人世一生的迷離與苦痛,愛與遺棄的煎煮,折磨到失去了清亮澄澈。 \n 等一下,你就站在孟婆面前,怯生生地報上自己的姓名,看著前頭的人怎麼做就好。我也知道你心中百轉千迴,充滿著欲淚問天的不捨。難道就要讓過往的愛恨記憶全部消失嗎?那樣咬著啃著握著揉著蹭著深埋的萬般不捨的你的眷戀,這般弄痛弄殘你的,都是靈魂的哀歌,音頻的共振,你怎麼捨得又怎麼甘願剎那間遺忘? \n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當我們選擇遺忘,讓一切歸零,當作從來不曾發生過,我們等於否定了從痛苦中獲得救贖的可能。 \n 親愛的,我知道。 \n 孟婆回頭在藥櫃般壯觀的陶瓷中,挑出一個上頭貼著你名字的碗,輕輕呼喚,重新確認,要你喝下,祝你遺忘。 \n 在你喝下之前,我要告訴你孟婆湯的配方。 \n 你以為每個人喝的都是同樣的汁液嗎?你以為那是她煮了鍋成藥一樣的湯,每碗都一樣嗎?錯了。要不然你看那碗上為什麼貼了每人的名字?因為每個人的配方都不同。 \n 你的那碗湯,就是你一生流下的所有眼淚,收集起來,經過熬煮精鍊,成為這一碗。 \n 喝下去吧,你看每個人,喝下自己的眼淚後,混濁的黃灰眼珠快速變化,一邊遺忘,一邊恢復晶亮清明,失能的碎落的靈魂片片一時之間就像被強力膠黏結,雷射重整,裂痕撫平,長成為嬰兒般的健壯柔軟。 \n 滄海桑田,不過彈指。 \n 你猶豫了,我看到了。就算一雙雙半閉的眼睛再次張開就成明鏡,你還是癡傻到不想放手? \n 你確定嗎? \n 那麼,我偷偷告訴你,其實不一定要喝那碗湯。 \n 奈何橋下是忘川,不喝那碗湯,另一個選擇就是跳下去。 \n 跳下去,你就不用遺忘你癡愛眷戀的人。但你必須跟孤魂野鬼,眼珠掉出來的舌頭吐出來的惡靈,一同沉淪在髒膩的忘川河水裡,一千年不得超生。你必須懷著痛著苦著的癡戀,眼睜睜看橋上你愛的人,在千年裡一次又一次經過,一次又一次遺忘,過他一世又一世的人生,重新去愛一場又一場。你怎樣呼喊他也聽不見,你記得他他早已忘了你。 \n 你受得了千年的等待與遺棄之苦嗎? \n 你還有一點時間。讓我領你看看橋的兩側,滿山漫開的血紅花朵。 \n 這地獄花朵叫曼珠沙華,盛極如夢似血。花開的時候葉子枯萎,花謝的時候葉子繁茂。花與葉共為一體,但永世不得相見,兩人的思念永遠不同步。 \n 親愛的。 \n 親愛的。 \n 你沒認出我, \n 你還沒有認出我。 \n 你終究沒有認出我。

  • 三少四壯集-曼珠沙華

     就是它啊,彼岸花,日本的死人花,夏日枯葉,秋日開花,花葉永不碰頭相聚,象徵死亡與分離。民間相傳,這花開在黃泉路上,三途河(冥河)邊,一路火紅照眼,接引亡魂到彼岸。 \n 地鐵的電梯邊,高掛一張冷豔面容,沿途俯視人間,是歌舞劇「蔓珠莎華」的海報,劉雅麗媚眼紅唇,要搬演梅豔芳傳奇。應該有點看頭吧,劉雅麗夠雍容,渾厚而滄桑,確有梅派神韻,就是不夠沉痛,少了點胭脂氣和江湖味。 \n Man-ju-sha-ka,舊日豔麗已盡放,Man-ju-sha-ka,枯乾髮上,花不再香,但美麗心中一再想。我在心裡低哼,也暗自嗤笑,這花根本不香,八十年代滿腹激情,說出來卻都是浮詞套話,忒多塑膠腔,這歌詞「娘」得酸掉牙,可是被阿梅一唱,竟然就曲折沉鬱,有了丘壑明暗。 \n 今年要上醫院,沒法去京都,這時節,蔓珠莎華大約早已開過,亂蕊殘絲,散落在小徑上。 \n 往年總是初秋去,照例住在東山,每天走過南禪寺,奧丹,永觀堂,折入哲學家小徑,花樹夾道,河溝清淺,水底有歷歷游魚,路邊有白貓出沒,舉止夷然眼神淡漠,頗有京式派頭。 \n 貓不理人,愈叫愈走,竄入花間。這花也怪,旱地拔蔥一條光桿,團團簇簇,沒枝沒葉,赤條條開著,花鬚如貓鬚,瓣蕊四濺,怒騰騰的張牙舞爪。 \n 問了人,歐巴桑慢條斯理,關西腔吐氣如蘭,這個啊,我們叫彼岸花(higanbana),也有人叫曼珠沙華哪。 \n 就是它啊,彼岸花,日本的死人花,夏日枯葉,秋日開花,花葉永不碰頭相聚,象徵死亡與分離。民間相傳,這花開在黃泉路上,三途河(冥河)邊,一路火紅照眼,接引亡魂到彼岸。 \n 其實這「彼岸」指的是時節,秋分後數日,此花正好盛開,因而得名。但傳說太淒美,惹人望文生義,神思遐想,滋生出無數詠嘆,於是從和歌俳句,小說電影到流行曲,傷感文章做不完,除了本國自用,還外銷到四鄰。梅豔芳的《蔓珠莎華》,就是翻唱山口百惠的同名曲,後來王菲也有一首《彼岸花》。 \n 日文寫作「曼珠沙華」,傳到香港後,加了兩個草字頭,錦上添花,更柔媚有賣相。但日文也是進口的,來自梵文音譯的「曼殊沙花」,是佛經裡柔軟成團,或紅或白的天花。不知何時與何故,這曼殊沙花卻從印度逸出,渡海登岸,成了日本的彼岸花,還從天上墜入黃泉。 \n 這我就懷疑了。南亞和東亞風土相異,植被生態差別甚大,怎會是同一種?況且彼岸花學名紅花石蒜(Lycoris radiata),極不耐熱(所以才秋天開花),性喜陰濕冷涼,連台灣和香港都難種,印度恐怕更難。佛經中的花木,如蓮花、芒果、安息香,多產自熱帶,曼殊沙花應該另有其物,並不是彼岸花。 \n 不管是誤會還是附會,這花名有異國風和哀豔味,抒情耽美,殆與文化有關。中文則不同,這花原產長江流域,因鱗莖如蒜球,就老實喚做石蒜;又因平時沒蹤影,不聲不響,突然刷的冒出來,雪白火紅嚇人一跳,所以又名「忽地笑」或者「平地一聲雷」,挺有幽默動感。 \n 幸而有誤會和附會,石蒜才會變成蔓珠莎華,膾炙人口,傳唱至今。也幸而有浮詞濫語,才見出歌姬功力,她的丹田肺腑,把塑膠腔淬煉成晶,也把我們拽到彼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