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的搜尋結果,共13

  • Uber白牌車違規 公路總局無權罰

    Uber白牌車違規 公路總局無權罰

     Uber在過去「白牌車」時代頻遭公路總局開罰,卻因管轄權爭議,行政法院判罰、撤罰都有,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18日統一見解,裁定主事務所若在直轄市,公路總局無權裁罰,公路總局對Uber先前開出的215張約2000萬元罰單,同日也被判決撤銷,3年內轉由台北市政府交通局重新裁處。

  • 司法首例 大法庭統一見解出爐

    司法首例 大法庭統一見解出爐

    大法庭新制實施後,首件統一法律見解案件出爐。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裁定變更見解,後死亡配偶之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繼承人應自6個月後補申報遺產稅,如果逃漏不申報核課時間為5年。大法庭作成裁定後,由提案庭依裁定作成終局判決。 \n \n最高行政法院承審庭將法律爭議提案予大法庭裁判,以統一各庭間歧異之法律見解,經大法庭去年12月13日行言詞辯論後今日宣示裁定,此是大法庭新制於去年7月4日上路施行以來首件裁定,寫下台灣司法史上的新頁。

  • 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第一件提案出爐

    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第一件提案出爐

    最高行政法院第二庭在審理一件遺產稅事件,認為作為裁判基礎的法律見解,與先前裁判的法律見解歧異,有統一必要,經對其他各庭徵詢意見獲回覆後,有兩庭同意該庭見解,但有一庭不同意。合議庭因此以裁定將法律爭議提交大法庭裁判,以統一最高行政法院各庭間歧異的法律見解。這也是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新制今年7月4日上路施行後,首件提案大法庭的案例。 \n最高行提案大法庭的法律爭議事件,起因夫妻在1985年6月4日以前結婚,並適用聯合財產制,其中一方配偶死,繼承人在司法院釋字第620號解釋前,申報遺產稅時,列報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扣除額,但稽徵機關依最高行政法院91年度3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1985年6月4日以前取得的夫妻原有財產,不列入差額分配請求權範圍,核定為0元,作成遺產稅課稅處分,繼承人不服提起行政訴訟。 \n身為繼承人之一的配偶(即後死亡的配偶)在行政救濟中死亡,其繼承人申報遺產稅,未將先死亡的配偶遺產稅案中列報為扣除額的後死亡配偶的差額分配請求權,列報計入後死亡配偶的遺產總額。剛好釋字第620號解釋公布,行政法院依該號解釋意旨,判決撤銷先死亡配偶的遺產稅課稅處分確定,後死亡配偶對先死亡配偶的差額分配請求權,計入遺產總額課徵遺產稅的核課期間,要從何時起算?如無故意以詐欺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情事,則是否屬稅捐稽徵法第21條第1項第1款「已在規定期間內申報」,核課期間應為5年或7年?相關爭議問題,將有待最高行法院大法庭統一法律見解歧異。

  • 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今成立

    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今成立

    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4日成立,司法院長許宗力與最高行政法院院長藍獻林一同揭牌。 \n \n大法庭由最高行政法院院長藍獻林擔任審判長,與提案庭指定庭員1人及票選庭員7人,合計9人所組成。

  • 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揭牌 7法官上任

    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揭牌 7法官上任

    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今(4)日上午11時,由司法院長許宗力與最高行政法院院長藍獻林一同揭牌,象徵展開統一法律見解新紀元,最高行政法院並召開法官會議,選出吳明鴻庭長等7位票選大法庭成員。 \n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共有9位成員,包括審判長由院長藍獻林擔任,加上提案庭指定庭員1人為必然成員,另7位由法官會議票選產生的成員,包括庭長吳東都、侯東昇、吳明鴻,及法官帥嘉寶、沈應南、胡方新、劉介中,任期兩年,至110年7月3日。 \n藍獻林表示,大法庭統一法律見解功能的發揮,並非只靠9位大法庭成員,更是繫諸每位法官從個案中仔細思量,各庭審慎評議,再經由嚴謹的提案程序,裁定將法律爭議提案給大法庭,由大法庭透過公開透明的言詞辯論方式,以裁定妥適說理,真正發揮最高行政法院一錘定音之功能,賡續為金字塔型行政訴訟打造堅實之基礎。 \n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裁判法律爭議,要行言詞辯論,由當事人委任訴訟代理人進行,並得選任專家學者到場陳述意見,大法庭對各庭提案的法律爭議,將以裁定方式為之,且得一併公布不同意見書。 \n為配合大法庭新制施行,最高行政法院也修正「最高行政法院訴訟事件編號計數分案報結要點」、「最高行政法院裁判選刊公報實施要點」、「最高行政法院卷宗歸檔及保存期限實施要點」等3則行政規則、廢止「最高行政法院庭長法官聯席會議議事要點」、「最高行政法院判例選編及變更實施要點」等2則行政規則。

  • 大法庭上路 司法院長:判決見解統一

    大法庭上路 司法院長:判決見解統一

    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今(4)日開始運作,司法院長許宗力在揭牌典禮後表示,大法庭正式上路,象徵著司法改革已逐漸看到成果,我國司法自此邁入新的篇章,統一法律見解的方式將更符合司法權的本質,也更能兼顧法安定性及審判獨立的要求。 \n許宗力說,2011年5月時,他曾在釋字第687號解釋提出意見書,建議判例制度應予變革,一直到現在,能夠親眼見證大法庭正式上路,他的心中是非常澎湃、感動。這是諸多關心司法改革的人共同努力的果實。 \n許宗力指出,人民對司法有所不滿,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裁判見解不一致,類似的案件,遇到不同的法官,卻可能有不同的結果,人民不免覺得訴訟像是在碰運氣,對司法的信心自然打了折扣。只是,過去的判例、決議機制,雖然有助化解部分裁判歧異,但並未涵蓋所有法律爭議,針對沒有作成判例、決議的眾多法律問題,終審法院各庭即使見解歧異,也不受到拘束,法官可以各吹各的調。 \n由於許多法律爭議仍存在見解的分歧、不一致,司法欠缺穩定性、可預期性的問題,也就長期沒有獲得改善。在大法庭施行後,如果不同裁判間存在見解歧異,或想挑戰既有見解,都必須交由大法庭作成裁定,使所有法律體系中的法律見解爭議,都可以得到統一的答案。如此一來,人民便不必再擔心法院初一十五不一樣,能夠信賴司法是公正的、可預期的。 \n許宗力強調,相較於判例、決議主要是透過法官的內部討論來產生,大法庭必須對外公開,舉行言詞辯論,讓檢察官、當事人的律師、甚至是專家學者都參與表達意見。他相信,當統一法律見解的過程必須攤在陽光下接受檢驗,當社會上的多元觀點有機會進入法庭、影響法官,人民也會更願意相信,司法的決定是周全、經得起考驗。 \n大法庭的正式上路,象徵司改已逐漸看到成果,司法將更加穩定、可預期,且願意面對全民,持續與社會保持溝通、連結。這和其他各項正在推行中、或已逐漸上軌道的司改措施一樣,都是希望打造一個更加公正、更為人民所理解、值得人民信賴的司法。

  • 總統公布司改新法 今年7月大法庭上路

    總統公布司改新法 今年7月大法庭上路

    被視為司法重要改革的大法庭及憲法訴訟法,經立法院通過三讀後,4日由蔡英文總統公布,依新法實施日期,大法庭將在今年7月4日施行、憲法訴訟則將在2022年1月4日施行,未來大法官解釋都將全面司法化,最高法院由大法庭統一見解。 \n \n今年7月4日後,大法庭制度正式上路,最高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統一法律見解邁入新紀元,改以法庭方式作成法律見解裁定,且將一併廢除現有的判例選編、決議制度,先前選編的判例若無裁判全文可資查考者停止適用。

  • 廢判例和決議 大法庭上路

    廢判例和決議 大法庭上路

     立法院7日三讀通過《法院組織法》、《行政法院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即大法庭制度,未來法院判決將不再「初一、十五不一樣」。此外,新法也規定大法庭必須舉行言詞辯論,針對爭議法律問題進行實質討論,如有大法庭法官持不同意見,也可提出不同意見書,與大法庭裁定一併公告。 \n 民進黨立委周春米表示,常有人批評法院判決初一、十五不一樣,打官司是輸是贏,相當程度取決於案件分配到哪個法官手上,法律見解不一致,大法庭制度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提升裁判的安定性及可預測性。 \n 設在終審法院 11名法官 \n 周春米表示,未來設立於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的大法庭,將由終審法院的11名法官組成,除院長及提案庭指定庭員外,其餘9名庭員以票選之,未免論資排輩造成票選出線者皆為各庭庭長,黨團協商時朝野也達成共識,增訂「大法庭票選庭員兼任庭長者不得逾總人數1/2」條款。 \n 她說,現在最高法院審理案件時,鮮少進行言詞辯論,法庭活動不公開,當事人欠缺實質參與,在面對重大爭議時,社會欠缺討論、溝通,這些都是司法信賴度低迷的原因。 \n 未來大法庭就爭議法律問題必須行言詞辯論;當事人也應有代理人或辯護人輔助其闡述事實上、法律上意見;法院也可以選任專家陳述法律意見,該專家如與當事人有利害關係或收受報酬也應揭露。 \n 過渡條款 仍可聲請釋憲 此外,大法庭庭員所持法律見解如與多數意見不同,新法也明定其可出具不同意見書,與大法庭裁定一併公布周知。條文也一併廢除了頗具爭議的判例、決議制度,同時增訂過渡條款,確保大法庭制度施行後3年內,人民仍得對判例、決議聲請釋憲。 \n 周春米表示,未來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針對爭議法律問題將有一致見解,判決初一十五都一樣,貫徹憲法平等原則的精神,也保障了人民的訴訟權益。

  • 大法庭制度三讀通過 確保法院判決初一十五都一樣

    立法院7日三讀通過法院組織法、行政法院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即大法庭制度,未來法院判決將不再「初一十五不一樣」。此外,新法也規定大法庭必須舉行言詞辯論,針對爭議法律問題進行實質討論,如有大法庭法官持不同意見,也可提出不同意見書,與大法庭裁定一併公告。 \n \n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召集委員周春米表示,常有人批評法院判決初一十五不一樣,打官司是輸是贏,相當程度取決於案件分配到哪個法官手上,法律見解不一致,大法庭制度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提升裁判的安定性及可預測性。 \n \n周春米表示,未來設立於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的大法庭,將由終審法院的十一名法官組成,除院長及提案庭指定庭員外,其餘九名庭員以票選之,未免論資排輩造成票選出線者皆為各庭庭長,黨團協商時朝野也達成共識,增訂「大法庭票選庭員兼任庭長者不得逾總人數二分之一」之條款。 \n \n周春米也說,現在最高法院審理案件時,鮮少進行言詞辯論,法庭活動不公開,當事人欠缺實質參與,在面對重大爭議時,社會欠缺討論、溝通,這些都是司法信賴度低迷的原因。對此,周春米指出,未來大法庭就爭議法律問題必須行言詞辯論;當事人也應有代理人或辯護人輔助其闡述事實上、法律上意見;法院也可以選任專家陳述法律意見,該專家如與當事人有利害關係或收受報酬也應揭露。 \n \n此外,大法庭庭員所持法律見解如與多數意見不同,新法也明定其可出具不同意見書,與大法庭裁定一併公布周知。三讀條文也一併廢除了頗具爭議的判例、決議制度,同時增訂過渡條款,確保大法庭制度施行後三年內,人民仍得對判例、決議聲請釋憲。 \n \n周春米表示,未來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針對爭議法律問題將有一致見解,判決初一十五都一樣,貫徹憲法平等原則的精神,也保障了人民的訴訟權益。

  • 終審法院將設大法庭 統一法律見解符法治原則

    終審法院將設大法庭 統一法律見解符法治原則

    為確保終審法院法律適用一致,使裁判具有安定性及可預測性,司法院召開院會通過《法院組織法》、《行政法院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未來將在終審法院設置9或11人的「大法庭」裁判法律爭議,統一法律見解,讓現行選編判例、終審法院會議決議未來走入歷史,符合法治原則。 \n司法院表示,建構終審法院的大法庭制度,有關法院組織法、行政法院組織法相關條文修正案,將在近日函請行政院會銜送立法院審議。 \n司法院祕書長呂太郎說,未來終審法院的大法庭成員,最高法院民庭和刑庭,都由11人組成;最高行政法院則是9人,預期對解決法律爭議,可達到裁判一致性和透明性,更符合法治原則。司法院司法行政廳長王梅英說,大法庭是以裁判法律爭議統一法律見解為任務的法定裁判機關,最高法院大法庭成員,是由最高法院院長及其指定的庭長1人,分別擔任民事大法庭或刑事大法庭審判長;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則以院長為審判長。其他成員,除提案庭指定的法官為當然庭員,其他則以票選產生,任期都為2年。 \n關於終審法院大法庭制度,重點如下: \n一、為使大法庭聚焦解決法律爭議,明定最高法院民事庭、刑事庭應設《民事大法庭》、《刑事大法庭》;最高行政法院應設《大法庭》,且裁判事項以法律爭議為限,不包含提交案件之本案終局裁判。 \n二、為使大法庭能發揮確保終審法律適用一致,及促進法律續造功能,明定最高法院民事庭、刑事庭及最高行政法院各庭提案予大法庭的類型,包含歧異提案、原則重要性提案。 \n歧異提案:指各審判庭受理案件評議後,就採為裁判基礎的法律見解與最高法院先前裁判不一致,包括先前裁判已有複數紛歧見解的積極歧異,及各審判庭擬與未紛歧之先前裁判為不同見解的潛在歧異,經徵詢其他各庭意見後,確定仍有見解歧異的情形存在,就有啟動大法庭程序以統一見解的義務,規定各審判庭應以裁定將該法律爭議提案予大法庭裁判。 \n原則重要性提案,指各審判庭受理案件評議後,認採為裁判基礎的法律見解有原則重要性,即具促使法律續造的價值,或因屬新興、重大且普遍性的法律問題,有即時、預為統一見解的必要性者,得裁定將該法律爭議提案給大法庭裁判。 \n三、鑑於當事人為訴訟程序的主體,為周全對當事人程序參與權之保障,爰規定當事人得促請受理案件之各審判庭行使歧異提案之職權。 \n四、於大法庭言詞辯論終結前,如涉及的法律爭議已無提案之必要,提案庭得以裁定敘明理由,撤銷提案。

  • 許宗力:將建立大法庭制度

    司法院長許宗力今天接見美國在台協會處長梅健華等人,許宗力說,台灣會依「人口販運防制法」落實對人權的保障,未來也將建立大法庭制度,增進人民對司法裁判的信賴。 \n 美國在台協會處長梅健華(Kin Moy)、副處長傅德恩(Robert Forden)、政治組長馬志安(ChristianMarchant)、政治組副組長游嵩德(Scott Urbom)等一行人,今天到司法院拜會許宗力。 \n 司法院會後發出新聞稿指出,許宗力在會中談到,目前的司法改革,首先必須要增進人民對司法的信賴度,並提升法院裁判的可預測性。 \n 許宗力指出,未來將建立大法庭制度,統一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各庭歧異的法律見解,增進人民對司法裁判的信賴,也將鼓勵最高法院開庭進行公開言詞辯論,同時落實司改國是會議定調的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提高司法判決的透明度。 \n 許宗力表示,將研議如何減輕法官的工作負擔,朝向金字塔訴訟制度進行,否則依現制要提升法院裁判品質,形同緣木求魚。 \n 此外,許宗力也說,美國相當重視人權與法治議題,尤其是對於人口販運問題,台灣將會依「人口販運防制法」落實對人權的保障,使犯罪者得到應有的處罰。1051117 \n

  • 時論─司法改革 創新求變或自廢武功?

     司法院繼「人民觀審制」建構之後,又推出改造「憲法法庭」的新猷;而最高法院從廢止「保密分案」的內規,到死刑案件量刑問題容許行言詞辯論,甚至考慮五人合議為一致決的慎刑決議,對人權保障的促進,增強人民對司法的信賴,呈現新的形貌與作為,均值得肯定。而本屆專業立委如尤美女、謝國棟等人為改造最高法院組織運作模式,強化其終審的角色功能,相繼提出民事及刑事「大法庭」的設計,透過法院組織法的修正,使得最高法院組織功能賦與全新的架構,期望藉助統一法律見解,消除各庭各吹一把號的亂象;而司法院為配合法官法的施行,隨後也提出包括行政「大法庭」的對應版本以為呼應,對追求司法正義者而言,值得期待。 \n 目前甚囂塵上的幾件司法議題,均攸關罪責之有無與刑罰輕重之判斷。例如接受政府委託研究案的大學教授是否具「授權公務員」身分,其以不實發票核銷,是否應適用貪汙治罪條例處罰,未來可能有重大爭議,有待終審統一解釋。 \n 特別是,國際人權憲章包括《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以下簡稱《兩公約》)之引進成為國內法,並於二○○九年十二月十日正式施行之後,有關人權保障的規範其位階高於國內法,具有特別法之效力,不論行政、司法均應直接適用;而且依《兩公約施行法》第三條規定,在適用該兩公約時,還要參照其立法意旨及人權事務委員會之一般性意見解釋。也由於該《兩公約》的實體規範內涵過於概括抽象,一般性意見解釋又過於廣泛,將來適用上的拿捏當非易事,終審各庭法律見解的分歧可能更為嚴重,此時兩個最高法院分別設置三種「大法庭」扮演終局判決前的統一見解的角色,益形重要。 \n 然而,筆者認為未來設置之各民事大法庭、刑事大法庭或行政大法庭為了一件個案的法律見解,勞師動眾作集體解讀或詮釋,且其效力若僅能拘束個案,甚至如謝國棟委員版的草案還有跨各大法庭的「聯合大法庭」的設計,不免有「大材小用」的侷限。如此大陣仗的布局,祇是為單一個案法律邏輯演繹,不免失之過狹。不若日本最高裁判所的「大法庭」有違憲審查權。故果能放大格局,擴張其功能,例如將重大爭議的死刑刑事案件於判決確定後,檢察總長以審判違背法令多次提起非常上訴尋求救濟而被駁回者,即直接提交「聯合大法庭」作多面向、具憲法法理層次的審查及最終的裁決,那將是決斷大是大非名符其實「大法庭」的展現。 \n 要提醒主事者的是,司法院最近推出的「憲法法庭」賦與全新風貌,強化其釋憲與統一解釋法令的功能,讓釋憲運作法庭化及裁判化,是一件憲政大改革,確實應予喝采。不過,在二○○一年十月五日公布的大法官會議第五三○號解釋,已然宣示司法院為最高審判機關,為實現「一元單軌」審判體制,應依憲法第七十七條制憲本旨,在解釋公布之日起二年內檢討修正司改三法(包括法院組織法、行政法院組織法及司法院組織法)的誡命,隨著歲月之增長,似乎已經被淡忘而束之高閣。對此,司法院似不以為意,而立法院也有所怠惰。 \n 在追求建構新制之前,這種最高司法審判與最高司法行政分離違憲現象不作調整,放棄司法院本為最高審判機關,在單一屋頂架構下可以統轄各大法庭作合憲性的運作;而改採山頭林立等而下之分隸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所屬三大「大法庭」與司法院另立門戶作「憲法法庭」的設計,似乎捨本逐末,有了分身而忘了本尊,在體制上顯得有點錯亂。在此呼籲立法院、司法院在追求新猷趕工出櫃之前,允宜加以正視。 \n (作者為律師,中華人權協會理事長)

  • 終審法院設大法庭 司法院拍板定案

     司法院為了促進終審法院統一法律見解的功能,昨天院會通過修法增列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設立「大法庭」的規定,將送請行政院會銜後函送立法院審議。 \n 司法院指出,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為全國最高審判機關,為避免法律見解歧異,司法院邀集相關單位研商,另舉辦公聽會廣諮意見後,擬具法院組織法及行政法院組織法修正草案,增列在最高法院分設民事大法庭、刑事大法庭;最高行政法院也設立大法庭相關規定,促進統一法律見解的功能,同時配合刪除現行判例選編暨判例變更制度。 \n 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各庭審理案件,經評議後認為,所持的法律見解與各庭或大法庭先前裁判的法律見解發生歧異,足以影響裁判結果,或具有普遍、原則上的重要性者,於書面徵詢其他各庭意見,仍認有歧異,經大法庭許可後,裁定移由大法庭審判。 \n 大法庭由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院長擔任審判長;庭員由原審理該案件的受命法官一名及法官會議議決的法官代表擔任。擔任大法庭審理案件的代理人或辯護人,應實際執行業務達一定年資以上,其年資認定標準,由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定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