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有一種等待的搜尋結果,共03

  • 曾被酸面癱演法 歐陽娜娜演重症少女演技爆發

    曾被酸面癱演法 歐陽娜娜演重症少女演技爆發

    歐陽娜娜之前演出陸劇《是!尚先生》時曾因角色設定,遭大陸網友狠酸「面癱」、智障演法,她日前為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拍攝公益微電影《有一種等待》,片中飾演罹患血液疾病的重症少女,一直在等待配對成功的造血幹細胞捐贈者,影片23日一播出,演技獲得不少稱讚。娜娜表示,這是一次很有意義的拍攝經驗,等她滿18歲也一定要參加建檔,「因為對我們來說只是一天的時間,但卻可能改變他們的一生!」 \n \n為了喚起民眾以行動援助這一群正在與生死拔河、岌岌可危的血癌病人,一群熱心又有影視背景的志工自發性募款籌拍這部微電影。當歐陽娜娜與家人接到邀約時,毫不猶豫就答應義務演出,娜娜更是拿到劇本後,就非常用心揣摩罹患重病少女等待奇蹟發生的心情轉折。拍攝過程中,就算導演要她直接跌坐地上的一灘水裡,她也毫不遲疑隨著劇情發展就坐了下去。 \n \n娜娜這次演出的角色,參雜著甜美青春回憶與生命日漸衰弱的病況,特別是把不放棄生命、堅強求生的少女心事詮釋德層次分明。實力派演員林嘉俐雖沒有正面露臉,但也將崩潰卻必須堅強的母親的每句台詞、每個背影,都演到讓人鼻酸。體育主播馬浩然跨界演出主治醫師,就算有醫術,卻也只能無奈面對病人家屬一次又一次的期待落空。

  • 心坎裡的一首鳳飛飛-微笑

     那是1975年秋末。我國中畢業,沒有繼續升學,剛從一處人家幫傭回來,就在父親的飲食攤擔任助手。 \n 攤位在永和戲院前,對面有兩家唱片行,每夜都播放最熱門的流行歌曲,但以中文為主。每個晚上,我提著空水桶走過對街,從幫浦打水,聽著海山唱片新出版的《當我認識你》,但我沒買這張黑膠唱片,也沒仔細聽鳳飛飛唱什麼? \n 直到有一夜,一輛紅色計程車停在對街,走下一個司機,他來到我家攤位,笑著對我說:「給我一個刈包,一碗四神湯」,我忽然恍惚起來。 \n 那晚,我只聽到鳳飛飛反覆唱一首《微笑》:「一個愛的微笑 忘不了忘不了 多甜蜜多美好 在夢裡常圍繞……」。 \n 我不僅深深地記住那個計程車司機的微笑,並且開始有一種憧憬與等待。鳳飛飛的歌聲成了一種折磨「我啊默默在祈禱 希望再見那微笑 他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何時會再出現,會給我一個微笑? \n 在許多夜晚,我因為青澀的暗戀,好像獨自嚥下調和蜂蜜的膽汁,又甜又苦。有一晚《微笑》的前奏響起,當鳳飛飛唱到「一個愛的微笑 你來了你來了 多甜蜜多美好 在身邊常圍繞」。我忽然聽到熟悉的聲音說:「妹妹,給我一個刈包,一碗四神湯。」我的臉肯定紅了,手也斗顫著,我不敢看他,心神被鳳飛飛的歌聲兜著旋轉。 \n 我是那麼著迷於他的笑容,覺得那眼眉和嘴角都充滿一種奧秘。這個年齡約二十五、六歲的司機,我不知他的姓名,不知任何有關他的事,可是,他的笑顏那麼牽動我,在我夢裡常圍繞,而他不知道。 \n 這首《微笑》在整個秋季引領著我、安慰著我,陪我作夢。直到有一天,在客人滿滿的晚上,那個司機出現了,我的心怦怦跳著,隨後,跳得更快,我看到他牽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一起來到我身旁,對我說:「妹妹,還記得我喜歡吃什麼嗎?給我們兩份。」 \n 他不知道,這一回,我見著他,卻如喝下沒有蜜的膽汁。鳳飛飛這首歌是我的少女祈禱,也是我暗戀史的第一道封印。

  • 香港的故事怎麼寫?

    以舞台劇創作活躍於兩岸三地的香港知名文化人林奕華的新書《香港製造》,最近在中國大陸出版,他也於九月底到廣州參與「2009 南方閱讀盛典」活動,和媒體與讀者暢談他的文化觀察和創作經驗。 \n林奕華日前到廣州購書中心參與新書《香港製造》出版和簽書活動。《香港製造》是「等待香港」系列的第二部,《等待香港》的香港版有四本,分別是《文化篇》、《女人篇》、《青春篇》、《娛樂篇》,而大陸版本選取成冊的多半是與娛樂工業有關的內容。《香港製造》也延續了這個題材,為中國大陸讀者揭露香港的娛樂現象。 \n娛樂背後的思考 \n林奕華表示,這個系列表面上看來都是談的「娛樂」,但他試著揭露娛樂背後的現象思索。例如,他認為娛樂其實是城市中人們的欲望投射,知道城市的人如何解讀娛樂,就會知道他們的渴望和逃避;另外,藉著八卦,也可以講述一些道理。 \n林奕華是張國榮的中學同學,畢業後追隨王晶,共事多年。1982年,他參與創辦了前衛劇團「進念.二十面體」,編導超過40多部作品,深受觀眾歡迎。其中的《東宮西宮》,還吸引香港特首曾蔭權親自買票來看。而他合作的明星也涵蓋兩岸三地的知名演員,如劉若英、吳彥祖、張艾嘉等。他編寫的電影劇本《紅玫瑰與白玫瑰》曾奪得金馬獎的最佳改編劇本。 \n林奕華說,消費和娛樂已經迅速影響現代人的生活,如果你想讓現代人透過戲劇來思考,還是要通過一些手法先吸引別人進來娛樂,然後再進入正題。對他來說,他的書也是如此去帶出了娛樂背後的思考。 \n「娛樂這個東西,在我看來都是欲望,」林奕華表示,娛樂的背後其實都是大家很想成為、很想得到,但卻無法得到的東西,像是一種「永遠的單戀」。這是一種奇怪的等待經驗,你陶醉在等待之中,「等待香港」也就有「想像香港」的意思。 \n浪漫怪咖看文化落差 \n「香港文化重要的特點是,受娛樂的影響很大。明星是很重要的一種輸出品。偶像是華麗的輸出,紅館也是華麗的輸出。在這方面香港以往是很強勢的。很多的夢是香港打造的。」林奕華如此評論娛樂對香港文化的重要性。他認為這是大陸和台灣所不及的,而這也是中國大陸對香港最大的想像:「大陸對香港最美好的印象停留在八○年代,」林奕華進一步解釋,改革開放初期,大陸看香港就像香港看好萊塢一樣,提供給大陸人很多華麗的想像,既有距離感,又有一種「偷聽靡靡之音」的「犯罪快感」,加上大陸人當時因為歷史造成的身分地位落差,所以彼時的香港給大陸人一種「想像」。 \n到廣州接受訪問時,林奕華比較了香港、廣州兩地粵文化的差別,他說,在閱讀方面,廣州沒有香港務實,香港書店的排行榜,大多為《如何在一百天內成為億萬富翁》、《怎麼樣三天減6斤》之類的書,香港人的閱讀興趣多從改善生活出發或是怎麼去逃避現實這一方面出發。林奕華評論香港出版系統時表示,香港少有獨立的出版商,也較少出版不同的文化批評的書籍。除此之外,在出版方面,香港比較注重市場策略,因為地方小,讀者少,這跟廣州很不同,廣州的發行規模大,不同面向的讀者很多。現在香港人買書,很喜歡買大陸或台灣的書。 \n林奕華認為自己對大陸文化很熟悉,聲稱自己自小就是個「很內地」的小孩,熱愛大陸電影,喜歡《青春之歌》、《龍鬚溝》等電影,他認為這些電影對他來說很有感情。不過,林奕華也坦承這其中還是有「文化落差」的,對生活在香港這個講求實際的社會中的林奕華來說,這些大陸電影讓他看到的是慷慨就義,是浪漫主義,但同齡人中幾乎沒人和他一樣喜歡這種電影,「我大概是個另類的人。」林奕華笑著說。 \n林奕華也透露最新的舞台劇《戰爭與和平》11月13日將在香港首演,目前正在進行劇本的創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