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有待商榷的搜尋結果,共13

  • 工總:民粹誤產業 新南向有待商榷

    全國工業總會27日發布「2018年白皮書」,共計9個單元、110項議題,提出231項建言,工業總會理事長、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致詞時表示,在全球強調發展製造業的當下,今天台灣的民粹社會環境,對製造業卻不太友善,同時新南向政策,亦可以說是政府鼓勵把台灣的產業移植到東南亞,但由於台灣跟東南亞國家還有許多問題有待解決,現在大力推廣「新南向」是否妥適,值得商榷。 王文淵說,2015年5月8日,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提出「中國製造2025」的十大產業別,目標轉向製造強國;2017年7月21日,美國總統川普說「Made in American」,目的在「Make America grea again」。這世界兩強都在強調「以製造業治國」,可見製造業對國家的經濟、國防、民生等等非常重要,但今天台灣的民粹社會環境,對製造業都待有反對的聲浪,讓人憂心。 此外,王文淵認為,政府推動的「新南向計畫」,可以說政府鼓勵把台灣的產業移植到東南亞,而東南亞除了有較廉價的勞工優勢外,仍有許多如租稅協定、投資保障協定,甚至是如何保障台商人生安全、避免受到不理性抗爭等問題有待解決,在欠缺有效獲具體的措施下,大力推廣新南向是否妥適,值得商榷。 工業總會秘書長蔡練生也提到,台灣在戰後創造經濟奇蹟,被讚為亞洲四小龍之首後,近十年台,卻面臨經濟成長逐漸衰退、投資偏低、超額儲蓄攀升的現象,反映台灣整體投資環境不佳、總體經濟失衡,造成資金氾濫外流,因此工總特別在白皮書中,以「再造台灣經濟成長的新動能」為題,提出9大策略方向。 9大策略分別為「租稅政策應激勵投資創新,揚棄反商」、「員工報酬配股改採面額課稅,幫助本土企業留才,促進消費動能」、「重新檢討能源政策,電力供應的穩定攸關企業生存」、「水資源問題的多元解決方案」、「改革環境影響評估制度,提升投資台灣的誘因」、「兩岸關係的穩定發展,有助台灣的經濟繁榮」、「加強推動台灣加入區域經濟整合,強化國際經貿連結」、「解決青年的低薪與失業問題,建構台灣為青年的發展舞台」、「推動英語化運動,增進台灣的國際化與能見度」等建言。 蔡練生指出,期盼政府能把台灣投資環境弄好,技帶動投資創新、創造就業、提升薪資,也帶動經濟成長,最後追求台灣的永續發展。同時,應正本清源,盡快排除水、電、土地、勞工、及人才五缺障礙。

  • 假釋改由法官審查? 矯正署:有待商榷

    外界質疑假釋浮濫,建議假釋准駁權宜修法,改由法官審查,矯正署17日表示尊重,但強調一年陳報假釋案2.6萬件,法院是否能夠負荷,且法院審查將拖延假釋作業,是否影響受刑人權益,有待商榷。 矯正署表示,假釋准駁交由法官審查,因涉及刑事政策重大變革,矯正署表示尊重,但以去年度各矯正機關共陳報26,890件假釋案,其核准11,623件,不服不予假釋之救濟共48件為例,須考量司法院意見及法院業務負荷能量,才能兼顧受刑人假釋權益及制度穩定性。 例如採法院審查機制,是否原符合條件之受刑人,因法院程序較為冗長而須延後數月始得予假釋?法務部希望勿因某些特定收容人過去所犯的錯誤,在未考量教化功能前提下,而一味地認為必須對其予以過於嚴苛之假釋作為,致有失平衡與平等性。 另立法院針對矯正機關超額收容嚴重,於2014年度審議總預算案待審決議,請法務部矯正署應對現行假釋制度重新檢討並放寬假釋,法務部2015年7月起督導矯正署改進假釋作業流程,提昇釋放效率,經廣納專家、學者及實務工作者之意見,並針對初犯、年老、病弱、再犯可能性低、危害及惡性輕微者,從寬審核假釋。 矯正署說,該項原則係應立法院決議辦理,一體適用所有受刑人,並無獨厚特定類型者或某個人,也不因特定個案而擅變。

  • 調查:9成瓶裝水 遭塑膠污染 對人體危害程度有待商榷

     美國非營利媒體組織Orb Media公布一份新研究顯示,美、中、泰、印等全球9國的市售11種品牌瓶裝水,9成含有塑膠微粒。惟專家指出,目前尚不清楚塑膠微粒污染對人體健康的危害程度。  此份研究由紐約州立大學弗雷多尼爾學院微塑膠研究人員梅森主導進行,研究結果顯示瓶裝水「普遍受到塑膠污染」。  研究人員檢測來自全球9國11個品牌的259瓶瓶裝水,這些國家包括巴西、大陸、印度、印尼、肯亞、黎巴嫩、墨西哥、泰國與美國。其中高達93%的樣本遭檢出含有塑膠微粒,當中不乏知名品牌,像是Aqua、Aquafina、Dasani、依雲(Evian)、雀巢Pure Life與聖沛黎洛(San Pellegrino)等。  驗出的塑膠微粒包括尼龍、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PET),以及用於製造瓶蓋的聚丙烯(polypropylene)。  梅森表示:「在此研究中,我們發現的塑膠微粒裡有65%是塑膠碎片而非纖維。我認為這些塑膠微粒大多來自於瓶子與瓶蓋本身,以及在裝瓶過程遭污染。」  其他遭塑膠污染的瓶裝水品牌,還包括Bisleri、Epura、迪洛斯汀(Gerolsteiner)、Minalba與娃哈哈(Wahaha)。  梅森表示,某些癌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與自閉症案例增加,以及男性精蟲數量變少,可能都與塑膠污染有關。  但專家指出,目前尚不清楚塑膠微粒污染對人體健康的危害程度。國際瓶裝水協會(IBWA)便批評此份報告「未經同儕審查、科學證據不足」。

  • 蘋果傳用自家晶片 力旺:消息有待商榷

    蘋果(Apple)傳出iPhone電源管理晶片可能採用自家設計,衝擊蘋果供應商戴樂格(Dialog)股價慘跌15.77%,連帶波及力旺重挫。力旺表示,消息合理性有待商榷。 市場分析師研判,蘋果正自主研發電源管理晶片,最快2019年iPhone將採用自家設計,取代Dialog的電源管理晶片。 Dialog在可能痛失大客戶蘋果利空傳言衝擊下,股價大跌15.77%,Dialog的矽智財(IP)合作夥伴力旺也遭到波及,今天股價一度達新台幣410元,大跌15元,跌幅達3.53%。 力旺表示,與Dialog的合作案持續進行,且進展順利,並未看到蘋果有打算將電源管理晶片改採自家設計的跡象,短期營運並無任何影響。 力旺認為,蘋果電源管理晶片改採自家設計,對降低成本助益有限,消息合理性有待商榷,蘋果是否真會將電源管理晶片改採自家設計有待進一步觀察。1060412

  • 綠天王參加抗爭 江揆:有待商榷

    對於綠營天王出現在政院抗議現場,行政院長江宜樺今天表示,不少在野黨領袖還擔任國行政院長、副院長,擁有豐富的行政經驗,不管政策與執政黨有什麼歧見,都應該在其他地方表達,這個時候加入抗爭,「有商榷的地方」,相信在野黨不會樂見國家發生動亂。

  • 社論-限制派遣人力比例有待商榷

     即將升格為勞動部的勞委會,最近召開臨時委員會通過《派遣勞工保護法》草案,規定公司行號與機構單位使用派遣勞工,所給付的薪資須與正職員工一樣「同工同酬」,並就使用派遣勞工的人數設定上限,包括政府機關在內,不得超過總雇用人數的3%。雖然該草案希望透過專法規範來保障派遣勞工權益,但是趨於嚴格的規範與派遣人力比例限制,對工商企業人力彈性運用與競爭力造成的影響,卻是不能忽視的問題。  基本上,企業透過人力派遣或從事派遣業務的公司,找到並運用派遣工作者、從事生產或服務提供工作的用人模式,主要是作為調節景氣榮枯的緩衝機制。尤其近年受到全球化浪潮的衝擊,企業不但要尋覓較為節省成本的生產方式,也發展出彈性雇用的人力運用模式,藉以提升經營彈性,因應日益不確定的環境。  OECD國家的勞動派遣市場快速發展,即是明顯例證。根據OECD之統計,2011年臨時性人力(包括派遣人力)占受僱者比率,以韓國最高為23.8%,其次為荷蘭及法國,分別是18.4%及15.3%。相對於其他主要國家,台灣如今使用非典型人力的比率仍然較低。根據工商普查,目前派遣勞工約有13.1萬人,僅佔全體就業人數的1.64%;而公部門派遣勞工人數,據統計也只有1萬3615人,卻被批評為政府機關帶頭使用派遣勞工。  事實上,派遣勞工所衍生的爭議,主要是因為現行法令對於派遣勞動缺乏明確規範,只能適用勞基法相關規定。派遣人員同時與派遣公司與要派企業存在聘僱關係,但國內部分人力派遣公司在與派遣勞工簽訂勞動契約時,並未確實保障勞工退休金、資遣費等基本勞動權益,加上要派企業並未與派遣勞工簽訂契約,派遣勞工無法參與契約的簽訂而捍衛自身的勞動權益,這些不合理現象的確需要改善。  針派遣勞工權益的保障,勞委會早於2010年1月開始研擬相關辦法,並在當年7月提出於《勞動基準法》增列「派遣」專章的修正草案,但遲遲沒有進展。如今,勞委會改採單獨訂定「派遣勞工保護法」,除了因應勞委會即將升格為勞動部之外,由於勞委會認為「派遣工確實是拉低薪資的元凶」,因而規定要派單位使用派遣勞工人數,不得超過總僱用人數的3%,違者可處新台幣9到45萬元罰鍰,並要求派遣員工與正職員工同工同酬。  主管機關透過立法維護派遣工權益固然有其必要,但就實際而言,目前國內運用臨時性或派遣員工人數較多的產業,包括「營造業」、「批發及零售業」、「住宿及餐飲業」、「製造業」及「教育服務業」等,最主要從事的職類為「技藝有關工作人員、機械設備操作及勞力工」和「服務及銷售工作人員」。惟《派遣勞工保護法》除了採取「負面表列」,禁止醫事、保全、航空、漁船以外的船員(如遊艇、動力小船駕駛)、大眾運輸行車及駕駛、採礦等使用派遣工之外,還規定要派單位使用派遣勞工人數不得超過總僱用人數的3%,這些規定勢將限縮企業的用人彈性。  就實際來看,本來各個企業都會依據淡季、旺季,彈性使用短期派遣工,但訂定使用人數上限比率,將會讓有些仰賴海外訂單的產業,在接到急單需要短期人力時,面臨無法彈性運用困難。尤其國內有97%以上屬於中小企業,在資源與人力的限制下,通常沒有專職的人力資源管理者、會計專業人員、資訊專業或研發專業人力,在經營存在高度不確定性的情況下,又規定其使用人數上限比率,更將使其無法利用專業的派遣人員協助執行非核心業務,結果是影響企業的競爭力。  此外,相對於日本於2012年10月1日起修正實施「勞動派遣法」,在加強派遣勞動者的保護與僱用的安定之餘,同時刪除「禁止登錄型派遣及製造業業務派遣之原則」規定,以因應擴大適用範圍之趨勢。比較之下,凸顯政府這次立法規範派遣勞工人數不得超過企業總僱用人數3%,實有待商榷。  最後,必須提醒的是,該草案規定派遣事業單位於有積欠派遣勞工工資時,要派單位應負給付責任,則要派單位日後使用派遣勞工,即可能產生派遣事業公司惡意倒閉,或其與派遣勞工間發生工資糾紛,要派公司卻必須連帶給付之風險。為減少此類問題的發生,政府必須配套建立對派遣單位的完善規範,並強化及健全經營制度之輔導與管理機制,終究才能確實保障派遣人員應有的法定權益。

  • 牛奶不適合飲用 有待商榷

     近期坊間有許多書籍拋出牛奶不適合人類飲用,攝取過量會導致骨質疏鬆、糖尿病、乳癌及前列腺癌等疾病,根據筆者二十多年食品安全研究經驗,並不同意坊間論點。  牛奶含有蛋白質、乳脂肪、維生素A、B1、B2、C、D、E,菸鹼酸、多樣礦物質和成人必需胺基酸,殺菌過程極溫和,僅會破壞致病菌及會導致牛奶腐敗的酵素活性。至於攝取過多牛奶將導致疾病發生,有待商榷。  第一型類胰島素生長因子(IGF-I),為人體內負責傳遞訊息的重要激素之一,過高會阻止乳癌細胞及攝護腺癌細胞凋亡,過低則可能增加第二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及骨質疏鬆症的發生機率。而適量的攝取牛奶,可以幫助維持第一型類胰島素生長因子(IGF-I)在血清中維持正常濃度,降低罹病風險。  這世界沒有一種絕對安全的食品,任何一種食品的安全性與成份種類,和攝取量及個人體質有絕對的關係,牛奶本身是屬於接近奈米級的高水分含量食品,經攝取後短時間內就能到達腸道,攝取過量反而會對健康造成不良影響。  牛奶成份中,同時存在著對人體健康有益和有害的成份,因此適量攝取牛奶變得格外重要,在攝取牛奶的同時,應避免過量攝取乳製品,加上均衡飲食、規律生活作息及適度保持運動,才是為持身體健康的不二法門。

  • 觀念平台-媒體對賈伯斯評價 有待商榷

     賈伯斯過世的消息,在臺灣媒體受到超大幅度的報導。不只各大報以頭版頭條宣布這則消息,宛若國殤;國際新聞版和言論版也大篇幅討論其一生事業,並用「改變人類社會」這類字眼形容其成就。蘋果的商場成功、賈伯斯事業戲劇性起落和形象魅力,確實具有新聞價值而值得分析。然而,媒體對此的報導方式與對賈伯斯的評價,卻有待商榷。  就新聞重要性而言,賈伯斯逝世同時也正逢美國入侵阿富汗十周年,國外重要質報雖以相當篇幅報導前者,卻以更大篇幅回顧探討後者。畢竟阿富汗戰事才是影響全球情勢深遠的重大事件。相對地,台灣媒體對這兩則新聞的報導,就有輕重失衡之嫌。此外,蘋果生產的主要是消費娛樂產品,其所發明的並不是新的疫苗、抗生素,或新作物品種、環保能源等真正能拯救生命、改善人類福祉的技術。蘋果電腦有其實用價值,但個人電腦的發明與推廣也非賈氏一人之功,更不是沒有替代系統。  就產品而言,蘋果在美學和功能設計上的用心以及高明的品牌形象經營,固有獨到之處;但其成功至少還建立在兩個更重大的國際政治經濟因素。  首先是製造外包的國際分工模式。蘋果對供應鏈的控制極為著名,然而,在其優美企業形象背後也不是沒有爭議。環保團體和工運團體都曾批評其外包廠商在環保、勞動條件與工業衛生安全等方面的缺失。直到富士康發生一系列員工跳樓案,外界開始仔細檢視其勞動條件與待遇問題,許多人才注意到,蘋果產品利潤如此龐大,而整個大餅中,實際生產的代工廠商分到的部分是如此地微不足道。廣大勞工勞動果實的不公平分配,構成蘋果這類企業成功的利基。  國際專利法規是支撐此一極不平等的國際分工體系之重要基石。嚴苛的專利保護,成為先進國與跨國企業的尋租利器。專利權的設立,宣稱要鼓勵創新,以號召更多人投身於造福人群的科技產品之發展;然而,從科技業近年的專利訴訟案件,我們可以看到專利是利用訴訟手段阻撓對手的利器。換言之,專利常被用來設下路障、絆住競爭者腳步,而非鼓勵新技術的普遍運用。對於國際專利法規造成技術無法進用、社會不平等與經濟剝削等不良後果,目前學界關於製藥業的研究與批判最多。資訊電子業的部分也需要更多的探討。  雖說死者為大、美言無妨,但部分頌讚賈伯斯功業的報導文字,將之形容為科技偉人一般,實在太過。更重要的是,這些報導反映消費文化的價值觀如何影響臺灣對科技與對國際事務的報導與認識,對商業成功的崇拜又如何影響台灣社會對重要人事物的評價。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歷史與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 老農津貼加碼千元 有待商榷

     時間:100年10月3日地點:中國時報第一會議室主辦單位:旺旺中時媒體集團主持人:黃清龍/《旺報》社長與談人:林萬億/台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教授 林國慶/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教授 王俊豪/台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副教授 莊正中/暨南大學社會政策與社工學系助理教授 簡錫堦/反貧困聯盟召集人 王榮璋/稅改聯盟召集人 曹紹徽/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輔導處處長  黃清龍:長期以來農民議題都相當值得關注,尤其農民所得與非農民所得,以及全國農民的農業所得與非農業所得差距變大後,老農津貼開始普遍化。  現在民進黨要增加一千元,看起來不太多,但總量還是顯著的數字,畢竟農民的定義與身分已比過去要寬。基於主管機關還沒有決定性的看法,因此希望透過深入的討論,提供各界一些參考。  每人加1千 年增80億  林萬億:老農津貼是1992年開始被提出,1995年制定一個暫行條例後開始發放,當時是每個月3千元,2004年加碼到4千元,2006年再加到5千元。  制定國民年金法時,我不贊成再加碼,認為應把老農津貼納入國民年金。但《國民年金法》通過後,老農津貼還是提高到6千元。原本以為塵埃落定,但2008年後,國民黨為了實現政見,又把老農津貼與國民年金分開,才會有現在的加碼爭議。  從演變的過程來看,目前民進黨之所以提出加碼,主要是認為國民黨可能會再提案,才會率先提案。但以老農津貼一年要動用農委會公務預算四成多來看,提高1千元,一年就要多出80多億元,等於半數的預算都用在此,是一種不當的資源配置。  為請領津貼 老人轉農  林國慶:老農津貼不是學術問題,必須從資源分配及農業發展的角度看。長期以來經濟發展是以農業發展來培植工業,所以老農退休後要有人認同他們,加上勞工有退休制度,農民卻沒有,因而產生老農的退休條例。  1千元的加碼,若必須從農委會預算出去,我是反對的,因老農津貼已實施16年,對農業發展已是沉重的包袱。基本精神是否改變有檢討的必要,政府應該趕快建立農民的退休制度,促進結構改善及農業發展,並且落實有利農民的福利政策才對,否則對台灣農業發展會造成不利影響。  王俊豪:政府照顧老農應當義不容辭,但談老農津貼前,必須先定義清楚老年與農民。現在農民定義寬鬆,老年也沒有規範,實務上有些人是等到快老年時,或超過65歲才轉為農民身分,有人甚至80多歲才參加農保,這些人的照顧有道德風險的問題,對整體農業發展也有破壞性。  至於應不應加碼1千元是政治性問題,從津貼的形成到加碼,都跟選舉有關。老農津貼是暫行條例,也有太多不合理的問題,若合理的話,要加多少都可以,不合理1元都不行。  莊正中:不贊成加碼1千元,因為老農津貼造成很大的排擠效應,增加的錢,只是減少兒女供養父母的負擔,老人的整體收入並沒有因此增加,領了老農津貼之後,變成政府在養父母。  另外,國民年金的被保險人裡面,身心障礙的人都要繳保費,連弱勢族群也要繳幾十年保費才能領國民年金,最多也只能月領9千元。調高1千元後,弱勢族群會有相對剝奪感,也可能有社會對立。國民年金投保率已很低,若再調高老農津貼,會有更多人不想保,弱勢族群也很難接受。  從選舉考量 破壞制度  簡錫堦:以選票考量喊價違反《預算法》、破壞國家制度及財政安全性。政府應該建立制度而不是用喊價的方式。在民進黨建黨前,我就堅持老年退休年金訴求,老農津貼在1992年提出後,民進黨也在1993年納入選舉政見,1995年推動暫行條例。  但老農退休金應該回歸制度,否則是羞辱農民,好像看到農民就只有看到選票。從主計處的資料來看,全國家戶所得五等分裡最貧窮的一層,有近半數是65歲以上家戶,而且大部分是農民,所以要從制度方向改進。  缺調查依據 胡亂喊價  王榮璋:加碼1千元沒有任何根據及調查。即使是選舉有關的買票,從過去3千元每次調高1千元來看,這次的1千元買票錢,也是愈來愈小,好歹也應維持一定的加碼比例。  更何況加了1千元,就能解決農民所得偏低等問題嗎?這些年來每次選舉就加碼,但老農還是熱死在田裡,如果津貼解決問題,悲劇為何還是發生。以這兩年農民走上街頭來看,也沒有一項訴求是加碼老農津貼。  加碼一年要增加80幾億元,以2009年稅賦依存度52%來看,加碼是向子孫借債。而且同性質的身障補助已7年沒加,中低收入老年保障更有17年沒調,處於物價上升時代,為何這些人就沒有增加補助。  曹紹徽:老農津貼領取的基本資格是65歲時,參加農保6個月以上,年資不到5年的占1成,一旦符合,把農地釋出不再從農不會影響老農津貼。民國99年共發放505億元,占農委會一年公務預算1060億元的46%。  另外,農委會目前除了老農津貼,還有很多用油、用電及農田水利等補貼,100年度整體補貼農民的經費超過770億元。未來若再加碼1千元,一年增加的82.4億元經費,一定會影響其他的農業經費。  黃清龍:儘管要不要加碼各有看法,但對於農業發展多數認為應該制度化,避免每四年總統大選,就因恐怖平衡而加碼一次。整體來看,照顧老農應有長遠的制度性規畫,不是選舉短暫的喊價,而且要兼顧弱勢族群的照顧及農業發展。因此,老農津貼加碼的案子,不妨等到明年2月立法院下個會期再談。  林萬億:我反對排富條款,這是身分的問題而不是資產的問題,依法只要有資格都可領取。當時規畫老農津貼時,是比擬老農的退休年金,年金化就不應放在社會救助類別。  另外,這是個人的權利,不是家戶所得,不宜做資產門檻。一旦設門檻,也會有行政成本過高及出現資產大挪移等問題,更是對老農的不敬。最好的做法是把老農津貼納入國民年金,不要再有加碼的念頭。若一直用津貼處理,只是凸顯政府的束手無策。  請領條件寬 問題重點  林國慶:老農津貼的本質若是退休制度,就沒有排富的問題。有人退休後一個月領20萬元或50萬元又住豪宅,也沒有人說不行,因此若是退休金的替代,老農津貼就不應排富。  最重要在於能領的條件太寬了,只要加入農保6個月就能領取。最好62歲以前的農民也能一併考量照顧,訂定促進整體農民福利,有助於農民照顧的政策。  王俊豪:應該要排富,但如何做可以討論。有的國家把大小農分開,大農有獨立退休能力,小農才是主要被照顧的對象。或者改納入保險,一定要先繳保費,且要履行特定義務,例如繳費一定年限才能領取。  如建立制度 不需排富  如何排富要看主管機關,全世界把照顧老農當成獨立特殊制度的國家不超過10個,其中以台灣福利最優渥,但其他國家多數是用保險制度。  莊正中:有農民團體看老農津貼加碼時,自己也反對,因為與福利有關的津貼都應排富。雖然老農津貼跟過去農民的貢獻有關,但台灣的共識是排富,很多社會福利政策又都排富,老農津貼沒有排富,會造成其他族群的不滿。  簡錫堦:不應排富,當初國民年金設計為基礎年金,不管有沒有工作,這些人都要照顧,不應用身分別去區分。台灣因為存在租稅不公,沒有落實量能課稅,才會有排富的訴求。只要基本權利都公平了,就沒有排富的問題。現在民調有80%贊成排富,就是制度的問題,因此,要建立制度,不要一直講排富。  至於財源的問題,軍公教有7成的退休金,加上18%優惠,已接近100%,瑞典最好,也只有70%的所得替代率。國家沒有錢了,卻一直為軍公教退休福利加碼,大家也會覺得不公平。  王榮璋:排富若以個人收入、財產,及家戶所得和財產為條件,政府要如何計算,行政部門等於要跟個人鬥法。另外,查出來後的排富條件,是只發給6千元,不加到7千元,還是原來的6千元都沒有也是問題。  不要再加碼 併入年金  如果只發6千元,政府要如何合理解釋;若是取消原來的6千元,又會大動干戈。因此,最少的社會成本就是不要再加碼,併到國民年金裡,有制度化的處理。農民要單獨開辦保險不可能,因是非常弱勢的保險,也是不穩固的保險。  曹紹徽:老農津貼排富條款民國84年就曾有過,當時是放在子辦法裡,87年因逾越法令而刪除,88年有6萬6千多人獲得補發。當時排富是以個人綜合所得一年不得超過基本工資或個人房屋及土地所得,扣掉農地及農舍的總價值,不得超過5百萬元。  農委會考量民意,也希望照顧農民及產業發展。根據農委會委託的民調結果顯示,一般民眾有74.7%支持排富,農民裡面也有46.5%支持排富,比例超過不支持的一般民眾和農民。

  • 起訴李登輝有待商榷

     特偵組針對前總統李登輝不當挪用奉天專案基金一案,於偵查終結後,以《貪汙治罪條例》的侵占公有財物罪起訴。此案從爆發到現今,已經超過十年,總算有個結果,似乎也展現了政府肅貪的決心,但若以整個訴追過程與起訴內容來看,卻不免有值得檢討之處。  這起國安密帳案,源於一九九四年,一筆約二億八千萬台幣的金援南非款項,由國安局從奉天專案中先行墊款,再由每年的預算盈餘中逐年歸墊,而因此筆資金不會顯示於奉天專案上,此筆資金無形中就會消失在帳目裡,讓人有可乘之機。而這筆款項在經過幾次轉手稀釋後,再以捐款方式給了台綜院,完成了將黑錢洗淨的過程,如此的行徑,不僅無視於預算使用的法定性,更涉及嚴重的貪瀆不法。惟由於所涉人等,皆位居政府要職,只要人在其位,勢必會以其影響力來掩飾,尤其是以總統之尊,於任內又受到憲法不受訴追的特權保護,更難以對之訴追。  因此,此類涉及高層官員的貪瀆犯罪,只有在這些人不在其位,而逐漸失去其影響力時,才可能究責,也因此,在二○○○年,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後,因國安局上校劉冠軍捲款潛逃後,才使國安密帳案曝光。惟讓人不解的是,若從此案曝光到現今,算一算也超過十年,雖然刑事訴訟法並無限定檢方必須於何時起訴,惟若偵查時間拖得太久,不僅相關證物可能因此流失,證人的記憶也必然逐漸喪失,更可能使涉案的相關人等,有機會勾串或湮滅證據,即便起訴,恐也無法定罪,此次特偵組起訴李前總統一案,必得面臨如此的風險。  由於政府組織的一體性,再加以公務體系的上命下從,針對結構性的貪瀆案件,位居下位的執行者,往往會以依法行政、聽命行事者等辯護,且在分工與分層負責的官僚體系下,也會造成責任分散,而無人可負責的情況,更何況這些執行者,有很大的機率,是在不知或受迫的情況下被利用,對之究責,顯然也不公平,所以對於始作俑者的訴追,才是重點。  惟欲追究位居高位者的刑責,尤其是總統,卻有著更大的障礙,因位居高位者不可能親自執行,也不會笨到以書面的方式要求下級為不法情事,因此,欲證明其有下令之事實,恐是難上加難。即便已經出事,也可以以「不知情」或「忘了」等,將責任推給下屬。  以此次遭起訴的案件來看,其中的關鍵,即在於李前總統有無指示不法資金的挪用,因此,檢方雖已經查明不法資金的流向,對於經手此筆款項的相關人等,也都調查清楚,但針對李前總統是否有下令一事,卻以「奉天專案基金非總統同意與指示,無人能予以動用」、「事先未得總統同意、他人焉敢動用」等語,來為下令與共謀之事的證明。  惟在將來審判時,若無更多的證據支持,如總統或以權力高位或以利誘等方式,來迫使下級公務員就範之事實,而單以共犯之一所提供備忘錄,如此片段且未經證實為論證,必然會遭到被告律師的強烈質疑,基於刑法定罪的嚴格性,法官更可能以罪疑惟輕為由,對被告為無罪判決。  特偵組起訴李前總統,可以展現檢方肅貪的決心,更可打破「刑不上高官」的窠臼,而達成執法的公平性。惟案件拖得如此之久,起訴的證據卻如此薄弱,若被告並無貪瀆情事,檢方仍為起訴,不啻是一種濫權訴追,而凸顯出檢方的恣意與專斷。更糟的是,若被告真有貪瀆情事,卻因檢方未能力行其訴追任務,而讓被告因此獲判無罪,不僅是一種職務怠惰,更折損了檢察權的威信,而不利於未來的肅貪防治。(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 熱門話題-劉兆玄赴世博 有待商榷

    前行政院長劉兆玄申請以文化總會會長的身分要到上海,為世博台灣館開幕剪綵,在野立委紛提出質疑。吳揆的說法是這是民間交流,不涉及政治上的問題,他的申請:依法核准。 從民間交流的角度來說,當然沒有問題。可是關鍵是在,劉兆玄在七個月前還是中華民國的閣揆,這個身分當然有他在政治上的意義與高度。現階段退休公務員的赴大陸規定,是否適用於所有退休公務人員?若是這樣的話,核准劉兆玄赴大陸,不就讓劉院長變成特例。如此一來,根本就是「特例核准」而不是「依法核准」了!蘇起要去博鰲論壇的爭議不也是同樣的問題,還是馬團隊意識到問題嚴重性,蘇起馬上改口,改變行程到哈佛。如今劉兆玄和蘇起的情況又有什麼地方不同呢?為何馬團隊要做出不同的處理,授人口實呢? 劉兆玄赴上海世博,的確可以吸引國際媒體的焦點,為台灣加分;我也確信劉院長在大陸會謹守分寸,可是馬團隊在靈活外交與活絡的大陸政策中,是否還是要注意「法的遵守」,以免授人口實?更要緊的是馬團隊在劉案中是否可以細致地運用政治智慧,來讓大家都滿意呢?

  • 熱門話題-急速救濟? 有待商榷

    監察院彈劾檢察總長陳聰明,並附帶決議要求法務部為急速救濟之處理,將其調離現職。按彈劾權係屬憲法賦予監察院的權限,筆者無法置喙,但要求將陳聰明調職之急速救濟,值得商榷。 監察院曾有一案例,但沒成功。民國八十六年二月四日彈劾台北縣公務局長許時雄,並附帶決議通知為急速救濟之處理,要求調整職務,惟台北縣政府回文:對事的部分,該府已妥適處理;對人的部分,認為監察法第十四條所稱「急速救濟」應為對事之救濟,該府無處理之依據。案經監察院法規委員會研究結果亦持相同的論點,此後監察院之彈劾案即未再有相同之附帶決議。 因此監察院認為公務員違法或失職情節重大,而要求主管予以停職、調職或其他急速處分時,有幾個途徑,一是提案糾舉。二是於彈劾案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時,建議公懲會依公務員懲戒法第四條規定,要求主管長官先行停止被付懲戒人之職務。其三提出監察法之修正案,將第十四條「急速救濟之處理」改為「停職、調職或其他急速處分」。

  • 讀者投書-購買F-16本就有待商榷

    在美國牛肉爭議之外,F-16也是台中美三方的爭議話題。爭取增購F-16 C/D戰機似乎不分藍綠,是政壇與軍方的主流共識,但據報導美國方面已經排除此項軍售計畫,其實,購買F-16的必要性本來就有待商榷。 F-16系列戰機問世至今滿35年,訂單累積超過4600架,至今仍在量產,使用者包括我國在內多達25國,是國際軍用機市場少見的長青樹。除美軍外,該型戰機使用國中,就數以色列與巴基斯坦兩國空軍實戰經驗最豐富。這兩國都與解放軍有密切的軍事科技情報交流,不久前建政60週年閱兵典禮中亮相的共軍新一代殲十型戰機,就是以超越F-16為性能設計指標。不僅以色列曾對殲十戰機研發提供技術諮詢協助,巴國軍方甚至讓共軍試飛官檢視並試飛該國空軍的早期型F-16,共軍對該型戰機的硬體性能與軟體的戰術戰法已累積大量資訊。 美國最近批准出售巴國一批F-16C/D戰機,並將巴國空軍早期型機航電規格,提升為與我國空軍現有機型相同的航電系統規格(我國曾分攤航電性能提升計畫研發經費),美方雖對巴國設下嚴格保密條款,但仍難保巴國不會將F-16C/D 的軟硬體機密與作戰教範洩露給共軍。由於共軍對F-16整體戰力已有相當深入瞭解,我國添購F-16C/D恐淪為高成本、低效益的軍事投資。巴、以兩國與對岸軍事交流密切早已不是新聞,政府與國防部到底是刻意隱瞞,還是根本沒下功夫蒐集資訊? F-16C/D雖較F-16 A/B戰機更強化對地攻擊性能,但美方若不願出售配套攻擊武器,如反輻射飛彈、全球定位導航JDAM,增程油箱,甚至移除航電系統的對地攻擊模式軟體,我國買到的F-16C/D形同被拔牙老虎,軍事嚇阻價值大減,軍購徒然淪為向美國繳保護費而已。在對岸解放軍陸基防空飛彈射程已可涵蓋台灣西岸空域情況下,從軍事層面觀之,這批戰機等於一升空就會遭到對方防空飛彈鎖定,效用令人存疑。 縱使美方批准出售F-16C/D,對照波蘭採購48架同型機交易總價約35億美元,並爭取到技術轉移與工業互惠對沖貿易(offset)回饋總金額高達26億美元,或南韓向美國採購40架F-15K總價42億美元,所獲得的技術轉移與對沖貿易價值達29億美元等例,立法部門對未來類似軍購均應嚴格把關,督促行政部門必須比照1970年代在台灣生產F-5E/F戰機前例,由漢翔航太組裝生產,並爭取合理金額與比例的對沖貿易回饋與技術移轉,不宜任由賣方予取予求。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