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有的講的搜尋結果,共12

  • 蹲樓梯間等幫天王伴舞 潘若迪曝心聲「覺得好卑微」心酸換跑道

    蹲樓梯間等幫天王伴舞 潘若迪曝心聲「覺得好卑微」心酸換跑道

    馬國賢、謝麗金主持Podcast節目《金馬講》邀請各行各業人士分享該領域內不為所知秘辛,最新集數邀請到潘若迪擔任來賓,除了暢談疫情期間運動的重要性外,潘若迪難得透露當年從舞者轉當有氧老師的心路,「我幫那些天王伴舞,覺得自己很卑微、很不受重視」。他在分享個人心路歷程中不時冒出冷笑話活絡氣氛,還公開人生第1則在上課逗學生笑的冷笑話,2位主持人被逗得哈哈大笑之餘,也佩服「亞洲有氧天王」信手捻來的幽默。

  • 笑談「疫」外幸福肥 李永得曝邱議瑩做過最感動的事

    笑談「疫」外幸福肥 李永得曝邱議瑩做過最感動的事

    文化部長李永得日前難得接受中視節目《改變的起點》專訪,媒體人出生的他,除了分享猶如諜報電影的驚險記者經歷之外,當談及賢內助邱議瑩時,即使臉上戴著口罩,眼角卻藏不住笑意。他透露,遇到邱議瑩後,才逐漸學習婚姻的經營之道,也讓他這個硬頸的客家漢子放下矜持,「她(邱議瑩)很開朗,有的時候比較僵,她總有辦法講一、兩句話或是一個動作就完全化解開來。」他也說平時相處老婆會撒嬌之外,還有一個「本事」:「她很擅長用嚴厲的方式,產生輕鬆的結果,這是她不容易的能力。」

  • 許書桓一度哽咽 願一肩扛起責任

    許書桓一度哽咽 願一肩扛起責任

     黑衣人闖入北市警松山分局中崙派出所並毀損電腦,前所長許書桓當時刪掉監視畫面,雖已遭移送、調職但動機引發質疑。許書桓29日赴市議會報告時一度哽咽,表示一肩扛起責任。市長柯文哲則對警政署喊話,不要受到外面壓力就要誰免職,「拿基層出來抵帳是不好的文化。」

  • 「心跳越慢 壽命越長」 真有科學依據嗎?

    「心跳越慢 壽命越長」 真有科學依據嗎?

    讀者Jones Wen在2020-12-20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林教授您好,讀完您的三本著作,收益良多,糾正了我一些先前錯誤的認知,非常感謝。在下有一問題懇請林教授解惑,常看到哺乳類動物心跳若快,則壽命較短的論述,所以人類是否也是如此,有科學依據嗎?謝謝您。

  • 安安靜靜的力量

    安安靜靜的力量

     記持是袂拍毋見(phang-kinn)的,只是時間共一件一件摺(tsih)起來,囥咧屜仔(thuah-a)內,編號、收入去性命的大庫房,等甲你若想欲佮伊面會,你著愛照時間的號碼去揣,按呢,真緊你就會當轉去過去。

  • 旺董良心話 放馬過來 韓應團結庶民超越藍綠

    旺董良心話 放馬過來 韓應團結庶民超越藍綠

     旺董開講事情往往都不是你想的那樣!其實哪有那麼複雜?哪有那麼陰暗?有趣的過程,以及你不知道的真相,揭出表象的另一面,人情冷暖來現形,讓愛台灣又古意的旺伯,真心誠意的,慢慢說給你聽......!

  • 管爺出戰北市長就脫黨選?丁守中:假設性問題

    管爺出戰北市長就脫黨選?丁守中:假設性問題

    國民黨台北市長第二場初選辯論會28日舉行,會前訪問圍繞在「拔管案」,民進黨立委姚文智指出,如果管中閔真的憤而參選北市長,丁守中不就「插管」了嗎? 丁表示,不曉得他甚麼意思,至於若管真的參選的話,是否會脫黨參選?丁則連二次回應「這完全是假設性的問題!」

  • 競選廣告

    競選廣告

     老實說我對競選廣告沒什麼興趣,只有特別紅的才會注意到,繼前陣子的如果我很有錢要做什麼後(其實那廣告名叫《希望的種子》但應該沒幾個人記得吧,只記得有個女的中猴似的跳著說她要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啊),最近又有一個因為常被轉貼又讓我給看到了。劇情很簡單,就是一個穿著短褲背心的女生騎著腳踏車在新竹晃悠,沿途偶爾下車散散步拍個照,也不知是有心還無意的放送著伊ㄟ乳溝,而網友就是個有乳便是娘的生物啊,所以它算是紅了起來紅到被我看到惹,甚至大家還會口耳相傳說幾分幾秒處最精采,一看進去原來是她騎過一條石子路所以奶在端夭夭夭著,所以大家看到這個的想法難道不是路沒鋪好嗎,一條平整的路才不會像廣告裡那樣讓胸部震到鬆掉咧。最後騎車妹還說了謝謝你讓我們享有這些建設,等妳老了就知道常這樣騎在這種不平的國家建設上啊,蹦著蹦著奶頭都垂到肚臍眼旁邊了呀~

  • 遊紀念堂 看被掩蓋的真相

     我去了國父紀念館和蔣中正紀念堂,那裡給我留下不完全一樣的感慨,使我對他們的建國治國思想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也終於明白中華民族的宿命,「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個人品德在歷史勝負成敗上的作用甚至相當有限。

  • 台灣人看大陸-講解員說門道

     「各位遊客,請跟我往這邊走!」台灣觀光客來到大陸觀光景點,最常聽到的就是講解員說這麼一句話。

  • 作家談心-我遇到一位女士

    作家談心-我遇到一位女士

     第二天就收到他的簡訊,忘記了他都寫些什麼,我也沒回覆。後來也沒再見他。只是有點羨慕:我現在見到誰還能慌急地撫髮整衣?真是羨慕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