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朝聖者的搜尋結果,共43

  • 迪士尼舞者太可愛!絕美照片網嗨翻

    迪士尼舞者太可愛!絕美照片網嗨翻

    從今年4月4日開始到6月2日,日本東京迪士尼展開2019年的復活節活動「Tip-Top Easter」(ディズニー・イースター),不僅有全新的表演節目可以觀看,樂園也推出了新的超可愛角色「兔耳小雞」,吸引許多爸爸媽媽帶著小朋友到樂園中玩耍。 \n不過,在迪士尼樂園中除了卡通人物以外,還有其他的「亮點」吸引遊客的目光,一名身穿深粉色洋裝頭戴同色系高帽的短髮女舞者成為了網友們討論的對象,一名日本網友在推特上表示,他的朋友告訴他在東京迪士尼的復活節活動上有一名超可愛的女舞者,而推主特地前往朝聖,沒想到卻真的見到了甜美有活力的美少女,而推主也替這名女舞者拍下了許多美麗照片,並分享到推特上,很快就引起網友們的關注,紛紛留言大讚這名舞者有如天使下凡。 \n事實上,這名女舞者在去年萬聖節時,也曾經因為網友拍攝的照片成為討論對象,當時她穿著萬聖節的服飾,橘色的短髮上還戴著兩顆南瓜,帥氣又搞怪的風格與今年的甜美截然不同,但同樣極具魅力與吸引力。

  • 《復仇者》粉絲快朝聖 大杯飲料加碼抽英雄包

    《復仇者》粉絲快朝聖 大杯飲料加碼抽英雄包

    台北市東湖哈拉影城配合上映的漫威電影《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為影迷們推出了一系列的復仇者活動與優惠,與全民共同觀賞這部電影。 \n \n哈拉影城為回饋影迷,統一所有電影票價不加價,更攜手國際精品品牌Deseno推出限量復仇者雙人專屬套餐,市價1180元。除了可以獲得2張復仇者電影票、1份大份爆米花與2杯大杯飲料外,影迷們更可以直接獲得市價近1500元的漫威硬殼過夜包,配合電影片長,影城免費升級所有套餐碳酸飲料份量,讓影迷們捧著超大杯飲料,享受3小時電影劇情。 \n \n電影上映期間,影城更貼心進駐了數個1:1漫威英雄雕像,熒光幕前大飽眼福的影迷們可與漫威英雄們合照留念。現場更結合了線上活動,供拍照打卡上傳網路的會員粉絲們,加碼參加漫威行李箱的抽獎活動。 \n \n哈拉影城林凱倫主任表示,影城向來積極推廣與全民共享的理念,本次也考量到電影片長長達181分鐘,也特別在跨腳影廳增開許多復仇者電影場次,讓長時間待在座位上的觀眾可放置隨身物品,更享有超寬間距座位,用不同跨腳姿勢欣賞整部電影,不怕被打擾。此外,線上粉絲團同期也舉辦各式抽獎活動,是開放給大家共同參加的,鼓勵影迷們多多參與。

  • DPP強過觀塘案 網友臉書朝聖「蔡英文打臉蔡英文」

    DPP強過觀塘案 網友臉書朝聖「蔡英文打臉蔡英文」

    中油觀塘案環評遭官方強渡關山通過,白色正義聯盟在臉書分享總統蔡英文2013年4月20日發的一張照片,要大家快去參觀。照片圖說寫道,「在海岸線的風雨中,我拜訪了桃園新屋溪口的藻礁。作為一個海洋國家,我們有更多責任守護這片土地,希望這裡能規劃為『自然保留區』」。多名網友前往朝聖「蔡英文打臉蔡英文」的盛況。 \n總統蔡英文2013年4月20日發了一張照片,圖說寫道「在海岸線的風雨中,我拜訪了桃園新屋溪口的藻礁。相對於珊瑚礁是「動物」造礁,藻礁則是「植物」造礁,生長速度比珊瑚礁更慢,是全球難能可貴的生態。「觀新藻礁」內含豐富藻類,還有小螃蟹跟其他生物前來覓食,這些小生物也更進一步吸引了保育類鳥群,讓這裡的生態體系豐富而多元。 \n台灣四面環海,地表有百分之七十一是海洋,如果海洋不健康,就不會有健康的陸地、健康的台灣。作為一個海洋國家,我們有更多責任守護這片土地,希望這裡能規劃為「自然保留區」,化解當前的汙染與破壞危機,讓「觀新藻礁」恢復生機。 \n五年前的這張圖片吸引許多網友感動留言,白盟在臉書分享照片要大家「快來參觀蔡英文,打臉樓下護航的網友,整個超響啊~整天打臉自己的支持者。」 \n蔡英文照片最新網友留言「朝聖」、「看看五年前下方的留言真歡樂」、「打臉朝聖中,厲害了我的英文。」、「說話不算話!」、「鼻子都不會變長嗎?」、「臉好腫 超級打臉文」、「好腫喔 1124滅東廠!!!!!」、「白賊英」、「平行時空嗎?我快吐了」、「權力的傲慢,民退黨這兩年演示的非常好」、「超時空打臉之來自過去的承諾」、「主席,妳看看總統啦~~~」、「朝聖推,過去的是假新聞,還是現在的?您搞的我好亂喔~」。

  • 穆斯林麥加朝覲現代化 沙國免費提供「膠囊旅館」

    為期6天的穆斯林年度盛事麥加「朝覲」活動將於明天開始,估計湧入200萬名穆斯林。沙烏地阿拉伯計畫在西部城市米納提供類似日本膠囊旅館的「打盹艙」,讓朝聖者小憩。 \n \n 沙烏地今年推出一連串新措施,包括免費提供18到24個打盹艙,和即時翻譯與急救服務相關應用程式(App)。讓歷史悠久的朝覲活動現代化。 \n \n打盹艙每個由玻璃纖維製成的打盹艙長不到3公尺,高1公尺多,配有床墊、乾淨床單、空調以及有燈光照明的大鏡子。這些艙房可以水平或垂直排列以省空間。 \n \n這些打盹艙為那些手頭拮据、無法在現場訂飯店但需要歇息的朝聖者提供了解決辦法。 \n \n每位朝聖者將可使用3個小時。這些打盹艙是從日本進口,每個要價大約1114美元(約新台幣3萬4600元)。這些打盹艙也是受到愈來愈夯的汽車和腳踏車共享服務啟發。

  • 兩岸史話-在拉薩說中文的雙重老外

    兩岸史話-在拉薩說中文的雙重老外

     那工人大笑,我問起素食的佛教徒如何和吃犛牛肉達成妥協。「非得這樣不可。不然我會死。我不能只吃糌粑!」他說的有道理。沾著酥油茶的青稞球味道就像我在幼稚園裡吃的黏土。 \n 朝聖者和觀光客如潮水般洶湧,摩肩擦踵,繞行市集,試圖躲開剛下不久的陣雨。一位十來歲的藏族男孩穿著藍色外套,臂章上用中文寫著「公安」,推著腳踏車穿越群眾。從他兩旁,冒出兩位藏族男子用拳頭將他打倒在地,打斷他的鼻子,血濺鋪石板。攻擊者瞬間逃跑。男孩扶起腳踏車,推著車繼續往前走,面無表情。 \n 煙花綻放滿布蒼穹 \n 「他們叫他叛徒。」一位女性以中文解釋。 \n 穿越嘩嘩雨勢,尖銳刺耳的印地語嘻哈曲調從店面彈跳到我的骨髓深處。每件事都依順時鐘方向旋轉──朝聖者、法輪,和我的頭。拉薩不是個度假的好地方。 \n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煙火在布達拉宮上方如花朵般燦爛綻放。宣告著「民族團結」的旗幟沿著陡峭、刷白的城牆排列而下。電視大螢幕豎立在拉薩的新廣場,播放著香港主權回歸中國統治。香港那晚下起雨來。在我周遭,煙火像砲火般轟然作響,人們高聲吶喊。他們揮舞著塑膠紅色五星旗和代表香港的白色紫荊花旗。父母排隊將子女舉高放進中國解放軍退役戰機的駕駛艙內,戰機停在廣場上。「開火!」一位男孩大叫。「發射飛彈!」我的目光隨著他那想像中的拋物線而去。布達拉宮在他的視線下已然死去。 \n 一位中年藏人問我是否會說藏語,我試著說了一句,那是從拉薩市集低價買來的藏語會話本裡學的。男人搖搖頭,說:「這裡是中國。說中文。」 \n 在拉薩,我覺得自己是個雙重老外:在中國的美國人和在西藏說中文的人。 \n 雖然知道好景不再,我來此仍期待看到「世界屋脊」的神祕魅力。我想像刷白的佛教寺廟襯映著濃烈的蛋白色天際,佛寺焚香煙霧繚繞,香氣沖天,喇嘛的詠唱聲迴盪不去。但在一世紀前來到拉薩的英國探險家也曾悶悶不樂地描述,這地方的汙水溝暴露在外,是個散發惡臭的沼澤。如今,我發現沼澤為天安門廣場的複製品所取代。若拿走朝聖者、喇嘛廟、開闊的天空,和因生活在海拔三千六百公尺所產生的高山症,那拉薩的工作日例行公事則繁忙地像中國任何一個省會,市區呈現出共產黨樣版的棋盤式規劃,和其他都市一模一樣。寬廣的主要大道將布達拉宮和廣場一分為二,那條大道甚至還叫北京路。 \n 我站在人行道上,看著煙花綻放,滿布整個夜晚蒼穹。一位藏人在我面前揮舞中國國旗,用中文對我說:「香港回歸祖國懷抱!」 \n 我多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次聽到那句話。 \n 青稞球味道像黏土 \n 酥油小蠟燭點亮大昭寺狹窄的房間,每踩一步,木製樓梯就發出低低的嘎喳呻吟。這地方和大半的中國聖地不同──那些在文化大革命中倖存的建築通常都是新漆斑斑,到處是導遊,還有閉路監視器──大昭寺則是另外一番景象,詠唱聲悠悠迴盪,火焰閃爍搖曳,穿著涼鞋的朝聖者拖著腳步發出的唰唰聲不絕於耳,許多人走了好幾個月才抵達這裡,身為觀光客的我顯得格外多餘。 \n 我從屋頂觀看下方八廓街的車水馬龍。天藍琺瑯色的蒼穹覆蓋著如裝飾上金色花環的屋頂、黃色雨篷、巧克力和奶油色掛氈,以及暗紅色的牆壁。顯然,很快地,就在未來的某天,大昭寺會重新翻修,鋪設電線,刷洗上漆,變得通風。 \n 一位修理屋頂的工人邀請我喝保溫瓶裡的酥油茶。就像許多藏民的前代祖先,他來自遊牧家庭。他家有三十五頭犛牛,每年至少賣掉一頭公牛,以此收入為生。一頭大犛牛可賣二千元(二百五十美金),小牛則是六百元(七十五美金)。喇嘛問我當老師一個月可賺多少錢。我說,一個子兒也沒有:我是正式失業,儘管在和平工作團裡我領一百二十美金的月薪。他是兩年來第一個沒有不可置信地搖著頭說賺太少的人。教書帶來固定收入,他又說,「好土地可以生產很多東西,但當政府看見時,他們會說:『我們要這塊土地。帶你的犛牛去別的地方吧。』」 \n 那工人大笑,我問起素食的佛教徒如何和吃犛牛肉達成妥協。「非得這樣不可。不然我會死。我不能只吃糌粑!」他說的有道理。沾著酥油茶的青稞球味道就像我在幼稚園裡吃的黏土。 \n 他的母親一個月前來拉薩拜訪,「洗滌心靈」和祈求遊牧生活兩難的解答。我問他,什麼改變最讓他母親感到不安。 \n 「她不喜歡看到那些中國醉漢和卡車司機。他們愛嫖妓,所以現在拉薩有很多四川妓女。」 \n 我曾注意到北京路的西邊晚上閃爍著粉紅色的卡拉OK店招牌。但工人說,他最大的擔憂不是士兵或妨礙風化,而是水泥。 \n 「傳統西藏建築用木頭、稻草和泥土搭建,全天然建材,對身體和心靈都很健康。」他指指為我們遮住毒辣日頭的飛簷。我從下方清楚看到編織的小樹枝撐起稻草和乾泥巴。「但中國建築全採用水泥,不天然。建築很冷,會讓我們生病。我想,在未來,所有的拉薩建築都會是水泥建築,所有藏人都會生病。」 \n 我問他,他看得到五年後的自己嗎?他說,對傳統工匠的需求日益減少。他從運動外套的內裡口袋掏出一本叫做《西藏人學英文》的薄薄平裝書。「我想成為導遊,」他說,「我可以帶美國人參觀拉薩。」 \n 「我想拉薩會有更多中國觀光客。」 \n 「也許我可以成為老師……」 \n 「我的四川學生被徵召來此地教書。」 \n 「那我還有犛牛……」(待續)

  • 看完《復仇者3》竟有「死侍」當攝影師 回家看照秒崩潰

    看完《復仇者3》竟有「死侍」當攝影師 回家看照秒崩潰

    近期上映的漫威電影《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吸引許多影迷前去朝聖,更是民眾熱烈討論的話題之一。日前有網友和朋友一起去看電影,結束後竟幸運地遇到漫威英雄系列中的「死侍」(Deadpool),他們興奮地請對方幫拍大合照,沒想到回家一看,合照居然成了「自拍照」,讓他哭笑不得。 \n \n1日晚上有一名男網友在臉書社團發文,提到他和一群朋友當天去高雄喜滿客影城朝聖近期上映的《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看完電影離場時,居然在影城看到超級英雄「死侍」,一群人興奮地麻煩他替他們跟《復仇者3》背板合照。 \n \n他們站在死侍面前擺Pose、露出滿足的笑容,直到他按下快門拍完照;不過,當原PO和朋友事後一看死侍充當攝影師的大合照,讓他無奈地表示,「結果…只有自拍這一張」,還附上代表憤怒的顏文字比出左右2根中指。 \n \n漫威的超級英雄系列中,「死侍」不單單只有能力打敗敵人,他最吸引粉絲的地方,就是他總愛在打鬥或是任何地方,都能說出一些俏皮話,白爛的個性意外地「親民」;因此原PO遇到的死侍幫忙拍合照時,果然也展現他的性格,讓大合照變成死侍的自拍照。 \n \n「死侍」幽默地行為讓網友看完都笑了,紛紛留言「這死侍專業」、「完美詮釋」、「有有有,有他白爛的特點」、「很像他的作風」、「完全就是死侍的風格,恭喜遇到本人」、「不意外啦哈哈哈」、「果然找死侍拍就不對了」,還有不少人忍不住直呼,「本人無誤」、「一定是本人」、「太敬業了」。 \n \n \n \n

  • 烤鴨、燒賣、打拋肉全是素的!蔬食狂熱者一定要朝聖,台北第一家蔬食港式飲茶餐廳

    烤鴨、燒賣、打拋肉全是素的!蔬食狂熱者一定要朝聖,台北第一家蔬食港式飲茶餐廳

    近年來蔬食興起,品嚐蔬食逐漸變成一種潮流,「養心茶樓」是台北第一家蔬食港式飲茶餐廳,強調天然、在地、色香味俱全,並減少使用加工素料。這次推出30多道新菜色,透過創意發想,將蔬食發揮到極限。 \n \n蔬食能用的材料不多,除了各種時蔬鮮果,不外乎就是蕈菇類以及豆製品。養心茶樓的主廚團隊擅長中華料理各種菜系,在眾人腦力激盪之下,設計出不少讓人驚艷的蔬食料理。 \n \n很難想像烤鴨、燒賣、打拋肉這些肉食主義者最愛的葷食,也能在主廚的巧手下,如變魔術般改變其型、取其精華,將山蔬野菌類賦予全新的靈魂。 \n \n過往的素食料理,為了好吃,多半使用重油與重鹹烹調,吃多了對身體當然是負擔。養心茶樓這一系列新作,不僅健康,也蘊藏創意能量,讓吃素變成一件幸福充滿期待的事。

  • 讀‧者‧大‧聲‧說-去拉麵店朝聖

     在它正式開幕前,我經過還沒掛上招牌、仍在做最後整理的店鋪,搶眼的外觀吸引我的注意,這是一家拉麵店,店面坪數應該頗大,且標明24小時營業,我不禁盤算著台北信義區精華地段的高昂租金,加上在實施一例一休的嚴峻狀態下,因應全年無休的人力需求,這家拉麵店真是勇氣可嘉。 \n 同行的友人立刻告訴我,這家店是日本知名的一蘭拉麵,他在新聞中看到該拉麵店進軍台灣。我不是哈日族,對拉麵也沒興趣,不曉得它是許多台灣人赴日必去朝聖的美食,但接下來它的新聞鬧得沸沸湯湯,從價格比日本當地貴,到引起網友議論甚至揚言抵制的買6,000元伴手禮優先入座規定,不管怎樣,它真的紅了。 \n 開幕日果然見到長長排隊人龍,甚至有消費者凌晨兩點多就來卡位,連日大雨也澆不熄饕客的熱情,半夜來仍得排上一、兩個小時。然後1碗58元的白飯又搶到新聞版面,加蔥、加蒜泥、加兩片海苔都得花38元,不像一般麵店調味料可是隨你加。拉麵在日本是平價食物,但一碗288元的一蘭拉麵在台灣不算平價,台灣也已有不少拉麵名店,往後要在市場勝出,無疑得靠品牌力和行銷力,一蘭拉麵怎麼玩下去,令人好奇。 \n 而台灣有許多物美價廉的產品,如何自抬身價,創造附加價值,正是突破當前經濟困境的關鍵。當陸製手機如華為、OPPO逐漸擺脫低價機形象,站穩萬元機市場,物美價廉似乎不該自豪而是一種羞恥。

  • 鎖定什葉派 大馬士革炸彈攻擊增至59死

    監督團體敘利亞人權瞭望台組織指出,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發生鎖定什葉派朝聖者的兩起炸彈爆炸攻擊案,造成大部分是伊拉克人的59人喪生。這是當地歷來最血腥攻擊之1。 \n 法新社報導,敘利亞人權瞭望台組織(Syrian Observatory for Human Rights)指出,巴布艾薩希爾區(Bab al-Saghir)1枚路邊炸彈在1部巴士行經時被引爆,另外,1名自殺炸彈客引爆身亡,當地多座什葉派陵墓吸引來自全球各地信眾前來朝聖。 \n 瞭望台組織負責人拉曼(Rami Abdel Rahman)說,兩起爆炸造成大部分為伊拉克什葉派的47名朝聖者喪命,另有12名敘國親政府戰士死亡。 \n 敘國內政部長夏爾(Mohammad Shaar)指出,攻擊鎖定「不同阿拉伯國家的朝聖者」。 \n 「殺人是他們唯一的目的。」 \n 1名目擊者告訴法新社,第1起爆炸案發生後路人聚集圍觀之際,第2枚炸彈又被引爆。國營電視台報導,當局還在附近拆除了1部有誘殺裝置的摩托車。 \n 還沒有任何團體聲稱犯案。(譯者:中央社何宏儒)1060312 \n

  • 三少四壯集-離神最近的地方

     西藏,無疑是離神最近的地方,我可以證明。去過三次西藏,每一次都有脫胎換骨之感,第一次是2011年,坐火車三日三夜到拉薩,憑窗遠眺長雲和青煙繚繞,漸漸如《黑暗之心》那樣進入另一個星球–––第二年再去,直入藏南的邊境線,結交各階層的藏人朋友,更意識到這樣一個文明與自然時空,是迥異於我熟悉的那個地球的,更不必說什麼漢文化。 \n 接連三年三進藏,欲罷不能,是因為窺見了神並非在大寺深山之間,而就在藏人對生命的態度之中。 \n 藏人的物質生活,不像外人想像那麼悲慘,遼闊的山水、充足的牛羊,足以讓他們過得比中國統治下的許多民族要悠然。但是他們也不像政府和旅遊網站渲染的那樣身處人間天堂,信仰與文化傳承上的管制固然無處不在,精神上的麻痺和被觀光化的生活直接蠶食著已經過上城市生活的那一部分藏人。 \n 清貧而幸福的,是依然遊牧和朝聖在天地間的那些樸素的虔信者。與其說後者虔信宗教,還不如說他們虔信西藏本身的四季輪替、神山聖湖。我一方面被他們的幸福感染,一方面又基於本身教育的理性和懷疑主義精神常常感到困惑。 \n 比如說最基本的產婦母子衛生問題、女性地位問題、兒童受教育等問題,在偏遠農村地方依然存在,雖然已經比幾十年前有所改善–––這點我不諱言,因為這些改善也算是統治者拉攏民心的手段。但基於藏人的生命認知,他們把許多來自外部文明的生活原則視為可笑而漠視,這種漠視帶來的幸福感,到底是無知的逃避還是超然呢? \n 二十年前,韓國大詩人高銀在西藏各地浪跡行走了一個多月,他肯定也面臨過我的困惑。藏人可以把這些問題交給喇嘛交給神,我們卻不能。高銀在那次西藏之旅寫了幾十首詩,結集為《喜馬拉雅詩篇》,其中有很多充滿悲憫的詩句,他作為韓國還俗和尚的身分,是大慈大悲的詩人,但是西藏,讓他重新學習何謂慈悲、何謂天地無情。 \n 「燃起乾糞塊/烤著臉龐/晚十點了入睡/此時太陽才落山/星光一下子湧出來/黑暗泛起了花白//貧窮不會察覺貧窮/下雨的日子/打火石的火也艱難」這是寫離群索居的單身漢的(多麼像藏語電影《塔洛》裡的牧羊人啊);「一整天都不會哭泣/揀拾著燒柴/天就黑了/鑽進不懂撫慰的黑暗裡/真是漫漫長夜」這是寫一個天生六指被嫌棄的五歲孩子的。 \n 還有「花白的髮絲之間/蝨子們稀裡糊塗地爬走了/烏鴉吃了肌肉/蟲子吃了餘下的/連骨頭塊兒/也做成項鍊/掛在孩子髒兮兮的脖子上//托爾斯泰的《人生論》只是書策/而我束手無策」這是寫一個去世的朝聖者老奶奶的,結尾的無語也是我的無語哦!只能說,他們和我們,並非一個星球的,他們的神自會把他們的生死疲勞均安頓好。

  • 開卷書摘嚴選-大海的朝聖者

    開卷書摘嚴選-大海的朝聖者

     我回頭看見這些在我背殼上鑽洞和掛鐵片的人們就站在岸邊,他們吆喝、他們歌頌、他們哭泣。他們目送我離開。印有闔家平安字樣的鐵片,隨我於大海中載浮載沉。 \n 亮晃晃的太陽光落在外頭,同時亦下著細雨。 \n 海生館內實驗中心一向滿是海水味,現在則混有些微的雨水味。 \n 作為一隻兩度被不同人群捕捉的海龜,對於海洋,我總是充滿著自由的渴望。 \n 遙想那時港口邊海浪噗唰衝擊碎石。我本是帶著祈願游泳,但後腳卻經常傳來陣陣疼痛與無力感。我忽然想到浦島太郎所解救的那隻海龜,為了答謝他的救命之恩,就把太郎帶到海龍王宮參觀了一輪。不過,我又不是來自龍宮,真搞不清楚人們為什麼會覺得我可以帶著他們的願望,上達天聽呢?民間信仰可是多到千奇百怪。 \n 那是一個面海的小村莊,村內的人口不多、靠著出海捕魚來維生。小村莊的氣候溫和,常常出著太陽。可是那邊的人不知道遭遇什麼困境,總是顯得鬱鬱寡歡。他們臉上帶著憂慮與不安,卻仍希望能向上天傳遞他們的祈求。祭拜海神的祭典時,人們踏著兇猛的舞步、高唱歌謠,領頭者用雙手捧著蒸餾酒敬天後、一飲而盡,再用杯子盛滿一杯酒、灑向大海,最後把那個白瓷酒杯摔向海邊岩石。 \n 我被捕獲的那天,正是人們在準備祭拜海神的祭典前夕。我正懶洋洋地攤上海邊岩石上,溫暖的太陽曬得我渾身舒暢。我瞇著眼睛,聽著遠方海鳥的聲音,享受著海風吹拂。突然間,我就被一把捉起,也不知道那群人咿咿啊啊地在亂叫什麼。 \n 他們把我帶到一個廣場,拿出幾個鐵片,每個鐵片都像名片般的大小,深灰色的邊緣閃爍著金屬的鋒利光芒。鐵片上承載著人們的願望,「闔家平安」四個字刻在鐵片的最上側,再由上到下整齊地刻滿了一家人的名字。刻著名字的祈福鐵片,彷彿有了魔性一般,看得我有點心裡發毛。 \n 當我望著這些刻著字的鐵片正發著呆時,猛地有人從背後把我抓了起來,同時間聽見某種機械尖銳的聲音唧唧唧唧不曾間斷地叫著。這高頻聲音越來越大聲,而且似乎正一步步逼近我。 \n 我開始感覺到自己全身都在發顫,突然那機械聲猛地刺上我的背殼開始「嗯─唉─嗯─唉─」地叫。那時我的全身都在顫抖搖晃,我想有一部分是因為機械入侵導致的,而另一大部分是我害怕到沒有辦法控制。 \n 嗯唉嗯唉─嗯唉嗯唉─全世界僅剩下機械的鑽聲,這聲音幾乎要把我的意識切成支離破碎。 \n 這淒厲的聲音就像是替無法體會到痛楚的背殼哀號著。我什麼也不敢多看就直接閉上眼睛,又不知道過了多久以後,我的背殼尾端多了三個鑽孔,並像掛鑰匙圈般,被掛上那些刻有名字的鐵片。 \n 放我出海時,我回頭看見這些在我背殼上鑽洞和掛鐵片的人們就站在岸邊,他們吆喝、他們歌頌、他們哭泣。他們目送我離開。最後印有闔家平安字樣的鐵片,隨我於大海中載浮載沉。 \n 我身戴那些鐵片游著游著,想想自己似乎成為某種形式上的朝聖者,拖著一家子的寄望,前行直至雙腳無力。對於承載他人欲望的朝聖者來說,我沒有目標,更沒有心靈上的波濤洶湧,只是帶了些祈福鐵片游回海裡。自從被那些人們的舉動驚嚇之後,我開始漫無目的、恍恍惚惚地游著,肚子一餓就找東西吃。對於人們而言,我是大海的朝聖者,但是實際上,我只是受到嚴重驚嚇的行屍走肉。 \n 在海中游了兩、三天後,我就發現越是前進、越是感受到一股強大的疼痛正不停地侵蝕著我的後腳。於是,我再也無力抵抗海潮地被沖到海岸邊,徘徊在港口附近,被海巡署救了起來。經過獸醫診斷後,發現原來使我雙腳疼痛的主因就是這些繫在背殼上的鐵片,在我游泳時不停刮磨著我的後腳,於是我的後腳就逐漸磨損、破皮、潰爛而化膿。 \n 我被送到海生館裡面休養,早晨獸醫會為我查看傷勢並且開藥,飼育員每天會在池子旁邊的流理台上料理食物,再把獸醫給的膠囊和藥丸藏進那些切好的魷魚、烏賊肚子裡,加上一些極為新鮮的魚以及高麗菜,一併餵給我吃。 \n 在實驗中心的收容中心裡,中間有個大圓池,住著包括我在內的三隻海龜,一隻是幼龜,另一隻海龜則少了一隻前臂。平常我們都待在那圓型池裡面繞呀繞地游泳,只有需要做檢查或是要野放之前才會被移到別的地方。飼育員在池畔準備開飯時,會先用手輕拍水面讓它起波紋,好讓我們知道要朝向哪個方位游去吃東西。有時也會有科學教育活動的團體前來參觀。這些日子中我逐漸習慣人影的來去、在早上固定會有東西吃,同時也認識了其他的海龜們。 \n (本文摘自《克比睡不著》,張玉佩、侯怡安、李怡安/著,交通大學出版社/出版)

  • IS稱犯下伊拉克爆炸案 至少70人亡

    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宣稱,今天造成至少70名什葉派朝聖者死亡的伊拉克卡車炸彈自殺引爆案,為該組織所犯下。 \n 國際恐怖主義實體搜尋研究所(SITE Intelligence Group)引述伊斯蘭國發表的聲明說,1名引爆者「在這些朝聖者聚集的地點引爆他的車輛,造成200多人死傷,包括一些伊朗教徒在內」。 \n 爆炸地點在巴格達南方希拉市(Hilla)的1座加油站,淪為攻擊目標的什葉派教徒稍早參加參加在伊拉克聖城卡巴拉舉行的阿巴因節(Arbaeen)紀念活動,事發時正乘車返家。1051125 \n

  • 伊拉克爆炸案奪百命 死者多伊朗朝聖客

    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南方100公里希拉市一處加油站今天遭自殺卡車炸彈攻擊,路透社報導,警方與醫療機構人員表示,爆炸造成約100人喪生,大都是來自伊朗的什葉派朝聖客。 \n 伊斯蘭國(IS)已在網路發布聲明,宣稱犯下希拉市(Hilla)這起爆炸案。這個聖戰團體是極端強硬的遜尼派好戰組織,把所有什葉派穆斯林都視為叛教者。 \n 國際恐怖主義實體搜尋研究所(SITE Intelligence Group)引述伊斯蘭國發表的聲明說,1名引爆者「在這些朝聖客聚集的地點引爆他的車輛,造成200多人死傷,包括一些伊朗教徒在內」。 \n 伊斯蘭國目前在伊拉克北部的據點摩蘇爾(Mosul)對抗美國支持政府軍發動的攻勢,而獲得伊朗訓練的什葉派民兵也參與攻擊。 \n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醫療機構人士說,受害的伊朗朝聖客是要由伊拉克聖城克巴拉(Kerbala)返國。遭到攻擊的加油站有家餐廳,很受遊客喜愛。 \n 警方說,載有炸藥的卡車引爆時,有5輛載運朝聖客的巴士遭爆炸威力波及焚毀。1051125 \n

  • 林懷民暫封箱流浪者之歌 因為他一站22年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今天宣布,巡演24個國家的經典舞作「流浪者之歌」將暫時封箱,特別感謝飾演僧人在舞台上一站就是22年的王榮裕,林懷民說「雲門要用最後幾場演出,向王榮裕致敬」。 \n 「流浪者之歌」為林懷民於1994年前往印度朝聖後編作,他汲取亞洲各地的宗教儀式,並透過舞蹈刻畫求道者虔誠的流浪生涯。而在演出中,有位僧人自開場站立到閉幕,大量的金黃稻穀從僧人頭頂洩下,對照周圍舞者的「動」,更顯得站立僧侶的「靜」,飾演這位站立整場70分鐘不動的僧人,而且連站了22年,正是導演王榮裕。 \n 王榮裕在進入雲門前,並不懂舞蹈,會加入只是因為林懷民多年前曾在教課時瞥見了王榮裕的背影,才在編「流浪者之歌」時找上他。談到當初為什麼會找王榮裕飾演僧人的角色,林懷民說:「不知道」。 \n 「很多時候我的舞蹈都沒有為什麼,套一句王榮裕的話,就是緣分吧!」林懷民說。 \n 為了「流浪者之歌」僧人的角色,王榮裕除了透過修行、打坐、太極導引的訓練來達到林懷民口中「空」的境界,還必須克服對於稻穀粉塵的過敏,除此之外,尖銳稻穀連續70分鐘的沖頂,也讓他的頭多次受傷。林懷民就是不忍王榮裕這22年受的苦,才決定將表演暫停。 \n 林懷民指出,王榮裕在這20多年來,從來沒有缺席過演出,但有一回王榮裕在演出後因站立過久而倒下,「直到他栽下,觀眾才驚覺原來那僧侶是真人」。王榮裕對能參加「流浪者之歌」表示「很榮幸」,他說,自從加入了雲門後,才體悟到了什麼是「真、善、美」。 \n 林懷民再次談到「流浪者之歌」強調「這支舞呈現的靜與定,是今天社會最缺少的東西」。「流浪者之歌」將在今年11月24至27日最後演出後封箱。1051011 \n

  • 信徒登阿拉法特山 麥加朝聖達到高潮

    去年麥加朝聖活動發生重大踩踏意外,造成約2300人喪生後,今年的年度朝聖活動今天達到高潮,來自全球的穆斯林今天聚集麥加城外的阿拉法特山。 \n 超過180萬人從黎明起聚集在麥加城外約15公里的阿拉法特山(Mount Arafat)及其周遭的廣大平原。 \n 在遠方更高山峰的背景下,朝聖者或蹲或站,或一邊念著儀式性詞語登上進入阿拉法特山的階級。 \n 在這個朝聖活動最重要的一天,朝聖者一整天都將祈禱和朗讀可蘭經文。 \n 信徒相信先知穆罕默德在阿拉法特山進行最後一次布道,信徒一邊爬上這座高約70公尺的花崗岩丘陵,一邊吟誦「阿拉,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n 滿臉笑容的埃及會計沙爾曼(Ahmed Salman)說:「這是我生命最美妙的一刻。我在世界最美麗的地方,全球十多億穆斯林夢想要來的地方。」 \n 根據可蘭經,麥加朝聖是伊斯蘭信仰中5大必修功課之一。任何一位穆斯林只要條件許可,一生中至少應有1次前往麥加朝拜先知穆罕默德。 \n 麥加朝聖共有5個聖地須要一一朝拜。10日第一階段的朝聖是前往麥加以東數公里遠的米納山谷(Mina)朝拜,最後須攀登阿拉法特山頂。 \n 為防去年的踩踏意外重演,當局在上空部署無人機,密切注意將近兩百萬信徒登山情況。 \n 沙烏地阿拉伯在今年活動開始前,也發給朝聖者身分辨識手環,手環上印有智慧手機可讀取的條碼,上頭涵蓋朝聖者的身分、國籍和在麥加的住宿地。 \n 沙國朝聖及朝覲部副部長拉瓦斯(Issa Rawas)告訴記者,手環其他資訊還包括朝聖者團隊的聯絡人和發放簽證時所提供的資料。 \n 由於什葉派的伊朗與遜尼派統治的沙烏地阿拉伯關係緊張,6萬4000名伊朗人無法參與,導致今年朝聖人數下降。 \n 去年朝聖發生踩踏事件約略造成2300人喪生,其中許多是伊朗人,加深雙方摩擦。 \n 虔誠伊朗信眾昨天則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南方的什葉派聖城卡巴拉(Karbala)舉行替代性朝聖儀式。1050911 \n

  • 穆斯林年度宗教盛事 數字看麥加朝覲

    全球最大年度宗教盛事之一麥加「朝覲」(hajj)今天展開,來自海外超過140萬名穆斯林前往沙烏地阿拉伯的麥加聖城展開朝聖之旅。 \n 法新社彙整了官方和當地媒體提供的數據,一窺麥加朝覲的規模。 \n ●來自海外超過140萬名朝聖者加入沙烏地阿拉伯國內10萬多名朝聖者的行列,展開麥加朝聖之旅。 \n ●當局將出動1萬8000輛巴士接駁朝聖者,其中1696輛是新車。 \n ●沙烏地朝覲暨副朝覲部(hajj and umrah ministry)動員約6萬名工作人員。 \n ●朝聖路線沿線設有158處醫務室。25家醫院和5000張病床提供支援。 \n ●直升機、100輛救護車和51輛醫療巴士待命。 \n ●出動1萬7000名緊急救護人員 \n ●麥加朝覲11日進入高潮時,150萬個裝有滲滲泉(Zamzam spring)泉水的容器將發給朝聖者。 \n ●當局將出動2萬3000名清潔人員維持麥加地區的環境整潔。 \n ●2015年麥加朝覲,外國朝聖者總計花費近53億美元(約新台幣1682億元)。 \n ●根據30多個國家的官方數據,2015年麥加朝覲踩踏事件,造成至少2297名朝聖者喪生。沙烏地阿拉伯當局則從未更新最初公布的朝聖死亡人數769人。(譯者:中央社劉淑琴)1050910 \n

  • 麥加朝聖起跑 沙國嚴陣以待

    麥加朝聖起跑 沙國嚴陣以待

    一年一度的穆斯林麥加朝聖,今(10)日揭開序幕,估計在5天期間內,將有150萬穆斯林前往沙烏地阿拉伯的聖城麥加。由於2015年發生有史以來最嚴重踩踏事件,因此沙烏地阿拉伯出動規模最大警力,以保證朝聖活動順利進行。 \n根據可蘭經,麥加朝聖是穆斯林5大必修功課之一,穆斯林只要條件許可,一生中至少應當有一次前往麥加朝聖先知穆罕默德。 \n由於麥加朝聖去年發生嚴重的踩踏事件,沙烏地阿拉伯官方公布769名朝聖者死亡,但法廣指出,可能有2297名朝聖者被踩死,死亡者的身份至今沒有全部完成辨認。 \n根據法廣報導,去年有6萬伊朗人前往麥加朝聖,有460人遇難,是信眾死亡最多的國家。因此伊朗指責沙烏地阿拉伯沒有盡力做好安全保護,也導致伊朗與沙國關係急劇惡化。而伊朗今年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不允許該國人民前往麥加進行朝聖活動。 \n在朝聖卡巴聖堂的儀式中,所有朝聖者都必須以黑石為起點,逆時針繞行卡巴聖堂七次,親吻角落的黑色石頭,並大聲愉悅的讚美神。卡巴聖堂,或稱為「天房」、「克爾白」,意即「立方體」,是一座石造建築,東南邊的角稱為「黑石角」,一般即稱之為「黑石」。 \n卡巴聖堂位在大清真寺裡,建築物的外觀是一面用金、銀絲線繡上可蘭經文的黑布。伊斯蘭教認為卡巴聖堂是「天使崇拜真主之處」,是所有穆斯林禮拜時的方向。 \n麥加,南宋稱之為「麻嘉國」,到了明朝,三保太監鄭和下西洋,改稱為「天方國」。根據《可蘭經》記載,麥加的歷史可追溯到「易卜拉欣」時代,而「易卜拉欣」在天主教與基督教的舊約聖經則稱為「亞伯拉罕」,為著名的信心之父,也是天主教、伊斯蘭教分流的起源。穆罕默德相信,卡巴聖堂是亞伯拉罕和其子以實瑪利建造的。

  • 法廣:麥加朝聖起動 沙國著重安全措施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世界最大宗教活動穆斯林麥加朝聖今天展開,為期5天,來自各國的150萬名穆斯林聚集在沙烏地阿拉伯麥加城。沙國出動大批警力並提供各種服務,以確保朝聖安全順利進行。 \n 2015年麥加(Mecca)朝聖發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踩踏事件,信眾死難最多的伊朗事後未能與沙國達成解決協議,使伊朗信徒今年首次在麥加朝聖缺席。 \n 法廣指出,一年一度的麥加朝聖按照伊斯蘭曆法今天拉開序幕,至少有150萬來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抵達麥加。根據可蘭經,麥加朝聖是伊斯蘭信仰中5大必修功課之一。任何一位穆斯林只要條件許可,一生中至少應有1次前往麥加朝拜先知穆罕默德。 \n 麥加朝聖共有5個聖地須要一一朝拜。今天第一階段的朝聖是前往麥加以東數公里遠的米納山谷(Mina)朝拜,最後須攀登阿拉法特山頂(Arafat)。 \n 關於今年朝聖人數,沙國官方至今未公佈確實數字。官方報告僅指出,今年發給每1位朝聖信眾1個記載有個人資料的電子佩環,以確定佩戴者行蹤與身分。 \n 麥加去年朝聖發生嚴重踩踏事件,造成數百人死亡,沙國因此被不少穆斯林國家批評安全措施不力。儘管如此,今年朝聖的信眾並未因而止步,沙國也格外加強安全措施。1050910 \n

  • 麥加朝聖釀踩踏意外 沙國想出這招因應

    去年麥加朝聖活動發生重大踩踏意外,造成約2300人死亡。沙烏地阿拉伯在今年活動開始前,開始發給朝聖者身分辨識手環。 \n 這讓部分朝聖者感到放心,但發放過程紊亂。位於沙烏地阿拉伯的伊斯蘭教聖地麥加朝聖活動將於明天正式展開。 \n 塑料紙手環印有智慧手機可讀取的條碼,上頭涵蓋朝聖者的身分、國籍和在麥加的住宿地。 \n 沙國朝聖及朝覲部副部長拉瓦斯(Issa Rawas)告訴記者,手環其他資訊還包括朝聖者團隊的聯絡人和發放簽證時所提供的資料。 \n 他表示,目標是要讓來自國外的所有朝聖者拿到手環,預計人數超過140萬人。 \n 年度朝聖活動為期6天,已有近200萬人湧入麥加。朝聖者已在麥加大清真寺(Grand Mosque)卡巴聖堂(Kaaba)周圍打轉,日夜都可見人龍。(譯者:中央社蔡佳伶)1050909 \n

  • 印尼民眾朝聖持假護照 警方跨國偵辦

    印尼警方日前赴菲律賓馬尼拉,與菲律賓警方合作偵辦印尼民眾持菲律賓假護照前往麥加朝聖一案。菲律賓海關扣留177位印尼穆斯林,共有7家旅行社涉案。 \n 聖城麥加一到朝聖季,總會湧入上百萬名穆斯林,眾人千里迢迢而來為的就是完成穆斯林一生至少到麥加朝聖一次的使命。 \n 印尼是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近2.6億人中有逾85%是穆斯林,每年能獲得去麥加的護照配額有限,經常排隊一等就要等10幾年,造成有的人設法從各個管道前往,其中便有不法旅行社偽造護照,以便讓朝聖者能順利前往沙烏地阿拉伯麥加。 \n 印尼警方日前赴菲律賓馬尼拉,與菲國警方合作偵辦印尼民眾持菲律賓假護照前往麥加朝聖一案。菲律賓海關扣留177位印尼穆斯林,共有7家旅行社涉案,並面臨菲國法律制裁。 \n 印尼宗教部新聞發言人沙斐召 (Syafrizal Syofyan)呼籲菲國善待印尼民眾,並透過外交部將這些人安置在印尼駐馬尼拉大使館中。 \n 此外,印尼也曾爆發朝聖醜聞,印尼肅貪委員會在2014年偵辦前宗教事務部長阿里(Suryadharma Ali)涉嫌挪用2012年和2013年的朝覲基金,阿里被列為貪污嫌犯,但他本人否認。1050826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