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朝鮮人的搜尋結果,共08

  • 古代朝鮮人為何以露乳為美?3原因揭密

    古代朝鮮人為何以露乳為美?3原因揭密

    古代朝鮮民間流傳著一種奇異民俗,那就是女性竟以「露乳」為美!據古書《東遊紀程》記載,「朝鮮風俗,男女有別,頗具古風,婦人裳大衣小(下裝長,上裝短),生子輒露乳於外,嚴寒不顧。」 \n事實上,此露乳裝是由朝鮮傳統女性服裝裙赤古里(又稱短赤古里)演化而來的,裙赤古里是由上裝的「襦」和下裝的「裳」組成的。從1650年開始,衣服的下擺縮短,縮短、再縮短,到十九世紀末只剩20公分,因此就會出現無法遮蓋前胸的情況。 \n然而並非所有女子都有資格露乳,未婚女子更是穿不得,只有來自於宮廷或是已婚婦女才能穿,除了方便哺乳之外,還能藉此宣示自己已婚、完成生娃任務,除了給自己長臉,也是向夫家證明自己有能力傳宗接代。 \n不過這樣的審美觀念,在日本佔領朝鮮之後,大加干涉,日本帝國主義認為此舉傷風敗俗、大逆不道,於是祭出殘酷手段禁止朝鮮婦女穿著,輕則罰款,重則當眾掌摑懲戒,此一風俗因而逐漸式微。

  • 李帝勳演《朴烈》 盼成為朝鮮人的希望

    李帝勳演《朴烈》 盼成為朝鮮人的希望

    李帝勳主演的電影《朴烈:逆權年代》於2017年橫掃韓國各大獎項,在韓上映時,票房即逆勢擊敗同檔好萊塢強片《蜘蛛人:返校日》,他出色演技被讚:「真的完全顛覆形象,成功詮釋這位正直、偉大的民族先驅『朴烈』。」事後李帝勳坦言:「其實剛開始做完造型,發現大家都認不出我時,我其實滿驚慌的!好在大家都能接受這樣的我。」 \n \n為了再現歷史真實人物,導演李濬益在記者會上也曾分享:「《朴烈:逆權年代》是以最少預算進行拍攝為目標。」為了傳達人物的精神,其也下了一番苦心。並表示「只有在最簡單的條件下進行拍攝,才有辦法深刻地投入角色當初想要傳達的精神中」。也因為導演成功營造《朴烈:逆權年代》拍攝現場氛圍,李帝勳在短時間內投入角色中,他說:「在現場時,我一邊體驗著當時的時代和情況,慢慢的也開始心生憂鬱、憤怒和痛苦。」笑說當下真的會不再執著於個人慾望,而想要成為朝鮮人們的希望。 \n \n《朴烈:逆權年代》為片中與李帝勳有多場對手戲的日籍戀人「金子文子」由崔文慶飾演,崔表示自己是李的粉絲,在接到合作消息時,內心很激動,李也回讚對方是一位「像寶石的演員」。

  • 南韓公開關東大地震遭屠殺朝鮮人名單

    南韓的韓聯社指出,南韓國家紀錄院2日首次公開了日本關東大地震被害者名單,其中記載了1923年9月1日日本關東大地震時被屠殺的朝鮮人(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居住在韓半島的居民)名單,共有318人。這份名單還詳細記載了犧牲者的姓名、地址和屠殺時具體情況。 \n這份名單在去年6月南韓駐日本大使館為重建而搬遷時被發現,國家紀錄院接手名單後進行了分析工作。國家紀錄院指出,這份名單是1952年時任總統李承晚指示內務部調查整理的,以備在1953年4月的第二次韓日會談上使用。 \n這份資料顯示,日本當局動用了警察和消防隊伍等公權力屠殺了朝鮮人,他們屠殺時使用了竹矛、鐵鉤子等兇器。犧牲者中包括未滿10歲的兒童,甚至還有2歲嬰兒。南韓一市民團體有關人士表示,雖然日本當局動用公權力屠殺了大量的朝鮮人,但卻一直沒有予以承認。韓國政府需要對這份資料進行進一步分析,儘快查明事實真相,應敦促日本政府積極配合,合力解決這一問題。 \n關東大地震是1923年9月1日日本關東地區發生的7.9級強烈地震,地震造成10.5萬人喪生或失蹤。當時,日本媒體連日散佈朝鮮人在水井投毒、朝鮮人引發騷亂等毫無根據的謠言,使得日本民眾對朝鮮人產生怨恨和敵意。日本軍隊和警察甚至屠殺了6千多名朝鮮人。但截至目前,日本當局不僅未對韓方謝罪和賠償,而且不願澄清真相。

  • 羅德曼到北韓 朝鮮人:見到鬼

    到北韓為金正恩祝壽的小蟲羅德曼或許贏得金正恩的友情,但肯定無法贏取北韓人民的認同。 \n羅德曼站起來就是個黑色巨塔,耳穿耳環,鼻穿鼻環,連嘴唇也穿唇環,手指上還有紋身,再加上一頭染髮,很多北韓人看到忍不住批評「這是哪冒出來的妖怪,怎麼找這種怪人參加國家活動?」

  • 兩岸史話-濁水溪北流松花江(之二)

     我們的汽車喇叭一響,各種動物到處亂跑,有黑瞎子(黑熊)、野豬、狼、鹿、兔子、野雞。雖然害怕,但是卻感到了中國地大物博、物產豐富,這也是外國列強爭奪中國的目的所在;日本侵略者也看好這塊富庶的寶地。 \n 日本的「滿洲國農地開發株式會社」給我們買的是直達的車、船票和渡滿證明,我們是第一批。我坐的火車通過日本的幾個大城市京都、大阪、神戶;車票本來是從東京到下關,然後坐船到朝鮮釜山,便可直達長春。但是當時局勢非常緊張,我們到了廣島,列車員廣播:「到釜山、滿洲國的乘客不要在下關下車,請到博多站下車,然後乘船到朝鮮」。 \n 富庶寶地列強爭奪 \n 我們到廣島車站,列車員就廣播讓我們把窗簾都放下不准看外面。我透過窗簾的縫隙偷偷向外看了一眼,瞧見兩艘航空母艦停在港口。我們經過下關從海底隧道到了博多港。船上大部分的旅客是朝鮮人,而且裝了大部分軍用物資,所以有兩架戰鬥機護送到釜山,又從釜山乘坐直達火車到了新京。我們3人到了新京後就到偽滿洲國農地開發株式會社總部報到,社長剛開始沒有給我們安排工作,而是讓我們上街轉轉。 \n 1945年5月上旬的一天,社長找我們談話,讓我們到滿洲國的北部佳木斯,我們打開地圖一看,佳木斯在很北的位置,距離蘇聯不遠,我們就說:「我們是台灣人,怕冷,那裡太靠北了。」社長說:「冷,不用怕,給你們發防寒的衣帽和鞋子。」我們沒有選擇餘地,他們為我們買好了車票。我們只好坐上火車經過哈爾濱、牡丹江,到了佳木斯。 \n 5月9日把我們分到了鶴立縣農地開發事務所。事務所給我們安排了住的地方,發了被子等等,就算安頓下來。辦理戶口比較順利,辦理糧食證遇到了困難。因為糧食證分日本人、朝鮮人、滿洲人,日本人的口糧全大米、朝鮮人是一半大米一半小米、滿洲人是苞米小米高粱米。可我們是台灣人,要怎麼辦證呢?最後寫上台灣人,並按日本人標準供應大米。 \n 事務所有3個分場(測量點),即新華農場、連江口農場和振興村,有一台汽車,兩台拖拉機,職員雇員工人總共60多人。5月,我們第一次開工資75元,是滿洲國的錢,當時人們都叫它綿羊票子。用現在的話說是高收入了。當年的一尺布才5分錢,一斤糧食10分錢。 \n 事務所讓我們管理測量點,每個人管理一個。這裡都是沒有開墾的土地,又遼闊又肥沃都是荒草甸子和溼地,走30里、50里地都沒有人家。記得6月的一天,我們坐事務所的汽車,去梧桐河、振興村,看看拖拉機的開荒情況。而那裡距離縣城70多里地,經過日本人的茨梅村、朝鮮人的和樂村、中國的守望村,守望村至振興村35里路沒有人家,也沒有種地的。我們的汽車喇叭一響,各種動物到處亂跑,有黑瞎子(黑熊)、野豬、狼、鹿、兔子、野雞。雖然害怕,但是卻感到了中國地大物博、物產豐富,這也是外國列強爭奪中國的目的所在;日本侵略者也看好這塊富庶的寶地。 \n 8月7日以後,局勢越來越緊張。記得有一次在松花江邊的雙興村附近測量,我們倆碰見一夥人,據說是山東人,是當年被日本人抓來的當勞工的,和日本人有仇,看我們像日本人,也不會說普通話,把我們倆抓住就想殺了。在老百姓家他們檢查我們身上是否帶槍,被我的同學游淣金本當場摔倒,他小時候學過柔道。那個人就跑出去找人,說喝完酒就回來把我們殺了。房東年歲大夫妻看我們是小孩很可憐,見他們喝酒盡興還沒有回來,就偷偷的把我們給放了。 \n 我們倆人在莊稼地裡躲了一整夜,天亮後跑回了駐地。而後來我成家了,經常去看他們,也帶孩子去看他們,就是經濟困難時期也要帶些禮物或食品去。他們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生都不會忘記。 \n 日本戰敗再陷徬徨

  • 官媒民媒眼中的平壤

     6月11日,大陸官媒《人民日報》發表題為〈朝鮮的未來,在關愛中成長〉的報導,盛讚朝鮮人民「美滿幸福的生活」。該文很快遭到許多網民嘲諷,指這篇報導無視朝鮮民生艱難、大量兒童營養不良的事實,盲目替朝鮮的落後制度唱讚歌。 \n 文章署名「人民日報社代表團」。據該文介紹:近期,由《人民日報》女記者組成的代表團到朝鮮與《勞動新聞》女記者們「交流」,並在平壤參訪5天,「所到之處,近20年朝鮮在各方面所取得的成就盡收眼底。」 \n 顯然,這篇報導是《人民日報》與朝鮮黨報《勞動新聞》交流互訪的產物,更像是兩個黨報之間相互吹捧的「應景之作」。這種宣傳在文革時期屢見不鮮,但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在網民們已經能夠瞭解朝鮮真相的情況下,必然會遭到網民們「拍磚」。 \n 該報導的虛假之處顯而易見。女記者們的行程僅限於平壤,而平壤市民屬於特殊利益集團,其生活水平遠遠高於其他地方。記者們並沒有到過該國首都之外的任何地方,尤其是饑寒交迫的朝鮮農村,便宣稱看到了朝鮮人民的美滿幸福生活,豈非明顯的以偏概全? \n 宴會肉食一搶而光 \n 國際援助機構的記錄顯示,朝鮮連年饑荒,200多萬人餓死;糧食依靠外援,並實行配給制,每人每日糧食配給不足250克;三分之一兒童陷於饑餓,嬰兒死亡率不斷增加,人口中的兒童比例加速減少。在這些資料面前,朝鮮人民的幸福生活還有多少可信之處? \n 6月14日,各大網站紛紛轉載一篇報導〈中國記者親歷朝鮮官方宴會:肉食被一搶而光〉,該報導來自《南方人物周刊》,原題為〈舌尖上的朝鮮〉,文章作者到平壤參加「4月之春友誼文化藝術節」相關活動,寫了出席朝鮮官方宴會的觀感。 \n 記者發現,宴會剛開始不久,肉食就被朝鮮人一搶而光,所有朝鮮人都只挾肉吃,自己這桌的肉食吃完後,又轉移到隔壁桌開始挾肉。作者不禁感慨:按理說能在這裡吃飯的朝鮮人也都來自相對富庶的階層,居然為多吃幾塊肉哄搶到這種地步,若非親眼所見真是很難相信。結尾作者又寫道:「後來聽一個中國的朝鮮族朋友說,他在平壤的親戚,普通幹部家庭,已經30年沒吃過肉了。」 \n 同樣是到平壤參加活動,同樣是被限制在平壤,但上述兩篇報導哪一篇更具可信性?答案不言自明。其原因在於《南方人物周刊》的記者用自己的眼睛去觀察,在朝鮮官方精心導演的活動中保持清醒,於細節中發現真相;而「人民日報社代表團」對朝鮮官方的表演積極配合,信以為真,直至煞有介事地搬回中國宣傳,其報導失去公信力也是很自然的了。 \n 刻板宣傳 影響日減 \n 《南方人物周刊》是走市場化道路的媒體,以深度報導和關注具有重大影響力的人物為題材,其報導宣揚正義、良知、理性這些普世價值,具有人文關懷和時代特色,顯然更適應當下這個社會,影響力會越來越大。而官方媒體如果始終堅持刻板宣傳,徵訂時只靠行政命令,結果必然是讀者越來越少,影響力會大打折扣。 \n (作者為大陸自由撰稿人)

  • 在日與半島

     「在日」是可悲的名詞,因為本來該跟在後面的「韓國、朝鮮人」顯然被省略掉了,猶如殖民統治時期的「半島人」或者「本島人」。正名來得真不容易。 \n 「在日」是「旅日」的意思,乃「在日外國人」的簡稱。「在日外國人」有美國人也有巴西人。不過,日本人說「在日」一般都指「在日韓國、朝鮮人」。所以,著名韓裔政治學家、東京大學教授姜尚中的自傳就叫做《在日》,寫的是做為韓國移民第二代在九州熊本縣出生,少年時候曾不能接受自己的血統而用日本姓名生活,經過大學時期的自我探索以後恢復真名、民族意識以及自尊心的過程。 \n 不能說的秘密 \n 「在日外國人」當中為數最多的韓國、朝鮮人,連已入日本籍的韓裔人士都算在一起的話,共達八十六萬之多。其中,跟小時候的姜尚中一樣,隱瞞著真實身份生活的人至今也不少。日本社會對韓國社區的歧視,主要是從一九一○年到四五年,日本曾統治朝鮮半島,當年的宗主國心態直到今天沒有消失所致。另外,日本戰敗後,一九四八年在濟州島發生的四三事件引起以萬為計的島民偷渡到日本來,在大阪、東京等大城市邊緣區形成貧民窟,往往只好靠回收廢物維生,影響了日本社會對整體韓裔社區的形象。 \n 在娛樂、體育界,雖然許多明星都有韓國血統,但是大部分人用日本姓名活動。比方說,電視綜藝節目的「大姐」和田現子、名歌星都春美等,大家都知道她們有韓國血統,但那算是「公開的秘密」,如果有人指出來,被視為故意進行誹謗了。實際上也有個電視評論員,因為在節目裡講明了一個女星的韓國血統而成為眾矢之的,馬上被撤職。這一點跟旅日華人的情形明顯不同。比方說,棒球界的王貞治一直公開保持著父系的國籍和姓氏,還獲得過日本政府頒發的「國民榮譽賞」。但是,跟王貞治同一時期活躍的金田正一、張本勳等韓裔球星,卻一直用著日本通名,隱姓埋名地過了一輩子。 \n 血統歧視壓力 \n 大阪市立大學的朴一教授有本著作叫做《我們的英雄都是「在日」》,文中講述,自從二戰後在日本創始職業摔角的力道山起,日本社會的許多英雄、明星都是韓裔人。主流社會的歧視與排斥叫有志氣的韓裔年輕人選擇能純靠實力出頭的職業,於是日本娛樂、體育界的韓裔比率特別高。這一點恐怕跟台灣原住民的情形有共同點。不一樣的是,台灣的原住民藝人在阿妹走紅的一九九○年代以後,很多都公開承認了自己的血統。反之,日本的韓裔明星直到今天還不敢從櫃子裡出來,因為懼怕失去主流社會的支持。在日韓裔人感到的壓力是如此大的。 \n 朴一的書也講到已故劇作家塚公平。他出身於九州的富裕家庭,名牌慶應大學畢業,年紀輕輕就成為話劇界明星而獲得種種獎賞,也跟一個接一個美女艷聞不停,可是作品中吐露的倒是特別強烈的劣等感所引發的極大痛楚。他留下的遺書說:不要辦葬禮、告別會,希望把骨灰撒在日本和朝鮮半島中間的海面上。連各方面的條件都令人羡慕的塚公平,都被自己的血統和因而受到的歧視折磨到那個地步的。至於普通人,更不在話下了。 \n 正名得之不易 \n 在日韓裔人,如今很多是第三代、第四代,許多都只會講日語,也失去了跟故鄉老家的關係。何況由於韓國和北朝鮮之間的政治對立,不少旅日人士根本不能回老家去。正如塚公平的遺書清楚地表明,「在日」既不是日本人又不是韓國、朝鮮人。複雜的處境不僅折磨人而且迫使一部分人的思想額外深化,結果產生難得的藝術作品。例如柳美裡的小說,以及最近頗受歡迎的作家伊集院靜的種種作品。尤其是伊集院靜,在大地震以後的日本社會幾乎扮演著唯一能給年輕人講人生道理的「大人」角色,《大人的流儀》《作家的玩法》等書都滿暢銷。 \n 二○○○年代以後,日本也掀起韓流。新世代的男女明星都以韓國姓名出現在日本媒體上,並且大受歡迎。對於主流日本社會對韓國明星的熱愛,估計「在日」人士的感慨會不單純。不過,回想長久歷史,日本跟朝鮮半島有不淺的因緣,連明仁天皇都說過:因為曾有個朝鮮出身的皇后,對韓國、朝鮮人很有親切感。即使是日本併吞韓國的年代,明仁天皇的爺爺大正天皇還學學韓語,跟李王朝的公子保持了兄弟一般的來往。 \n 「在日」是可悲的名詞,因為本來該跟在後面的「韓國、朝鮮人」顯然被省略掉了,猶如殖民統治時期的「半島人」或者「本島人」。正名來得真不容易。

  • 陸作家北韓遊記:民眾都戴領袖像章

     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猝逝,《華爾街日報》近日則刊登大陸作家、歷史學者張宏傑的文章,回憶在2002年他赴朝鮮旅遊所見所聞,也讓外界一睹神祕的朝鮮民眾生活,與對領袖的極度崇拜。 \n 平壤高樓多 夜晚卻沒電 \n 張宏傑說,行前3天,丹東國際旅行社就發來一張傳真《赴朝旅遊須知》,其中註明幾條:包括沿途景物不許拍照,對落後和不好景物不要拍照;不許攜帶手提電話、望遠鏡、朝鮮幣進入朝鮮;對朝鮮政治、經濟狀況不要妄加評論,特別是對領袖金日成和金正日。 \n 張宏傑回憶,他到平壤的路上所見盡是農村,沒有防護樹木,連牛車都是木輪製作,所見只能以貧窮形容。 \n 張宏傑回憶,首都平壤是一座寬敞、整潔、高大的城市,居民樓動輒二三十層,所有建築都是水泥色,不容許居民在陽台上曬衣服。到了夜晚,窗外巨大的平壤城一片漆黑,沒路燈,居民樓裡也沒有電燈,這些高層住宅,人們得一層層爬上去。 \n 廢西曆 金日成生年當元年 \n 朝鮮人對高度的崇拜顯得天真可愛。凡是路過紀念性建築,導遊都要提一下高度。據說60米的高度是為了比巴黎的凱旋門高一米,主體思想塔也比美國華盛頓紀念塔高一米。 \n 朝鮮從1992年決議廢除了西曆,以領袖金日成出生的那一年(1912年)為「主體元年」,金日成被奉為太陽民族的始祖,金日成的生日也被定為「太陽節」,有了金日成大元帥,朝鮮人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太陽民族。 \n 他說,朝鮮人衣服上都別著領袖像,無一例外,所以一個外國人在朝鮮很容易被區分出來,他曾經試圖買一枚金日成或者金正日的像章,但導遊告訴他,一般外國人是不能得到領袖像章的。須提出申請,如果審查合格,會派一名部長發給你領袖像章,但要經過7天。 \n 在朝鮮,領袖與人民的關係是父子關係,人民必須無條件地忠於領袖,甚至用生命來報答。 \n 他當時參觀朝鮮戰爭紀念館,在毛澤東像邊上,一幅巨大標語用朝鮮語寫著:「在中國的五星紅旗裡,有朝鮮人的鮮血。」當時,大家都小聲問是翻譯反了吧?!但之後對照朝鮮的外文出版社的出版物才發現上頭寫著:25萬名朝鮮青年參加了中國東北解放戰役,為中國共產黨的勝利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做出了巨大貢獻。 \n 同時,朝鮮外文出版社的出版物裡充滿了「據說」,據說,美國對朝鮮一直有一種自卑感,畏懼心與日俱增。如果朝美開戰,不論如何都是朝鮮大勝美國慘敗……,據說,朝鮮雖然現在經濟暫時困難,但很快就會重現千里馬速度,達到人均1萬美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