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朝鮮勞動黨的搜尋結果,共68

  • 陸以正專欄-獨裁朝鮮 舉世罕見

     九月二十八日,朝鮮勞動黨召開代表大會。近代史上不乏獨裁國家,納粹德國和法西斯義大利便是前例。但像「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北韓正式國名)那樣,唯我獨尊的執政黨,相隔四十四年,才召開一次黨代表大會的可謂絕無僅有。 \n 二次大戰結束前,麥克阿瑟元帥幕僚在朝鮮與中南兩個半島,中間各劃了一條虛線,使朝鮮與越南分裂了幾十年。一九七五年越戰告終,南越被北越併吞。在朝鮮半島,北半叫做朝鮮,南半則稱韓國;這種分法,比台灣習用的南、北韓,更為清楚明確。 \n 一九五○年,朝鮮大獨裁者金日成揮軍直入韓國,首爾(當時叫做漢城)陷落,朝鮮軍隊直逼釜山。麥克阿瑟元帥揮軍介入,把朝鮮軍隊趕到朝中邊境。毛澤東派出「中國人民志願軍」參戰,這場戰爭打了三年,不分勝負。因為雙方只簽了停戰協定,而無和平條約;嚴格而言,板門店談判並未結束,雙方至今仍處於戰爭狀態中。 \n 金日成統治朝鮮四十九年,建立了世上最殘暴的共產政權,對外比古巴更為封閉。一九九四年他去世後,兒子金正日繼位。儘管國內民窮財盡,對外仍然窮兵黷武,秘密提煉鈾礦,製造核彈成功。二○○六年十月和二○○九年五月,共引爆兩枚核子彈。美國情報機構估計,每顆威力約等於三千噸TNT炸藥。 \n 不但能製造核彈,朝鮮自己發展的「大浦洞(Taepodong)」飛彈,射程可達二千五百公里,不止籠罩韓國,連日本全境都受到威脅。美國一方面拒絕與平壤(Pyongyang)政權建立外交關係;另一面又想盡辦法,要與朝鮮談判,其結果就是在北京開開停停的「朝核六方會談」。有北京這麼硬的後台,朝鮮的姿態擺得更高。 \n 所謂六方會談,就朝鮮立場而言,可謂醉翁之意不在酒。美國希望透過會談,能阻止朝鮮半島重燃戰火;而平壤要的,是美國給予外交承認,最好立即建交。雙方差距如此大,難怪談了八年,毫無交集。 \n 從二○○三年起,由北京擔任地主國,六方代表開了多次會議,計○四年兩次,○五年四次,○六年一次,○七年三次。如果把所有會議時間列出,就會塞滿這篇專欄。朝鮮政府大概也不耐煩了。二○○九年四月,藉口安理會輪值主席發表的聲明對朝鮮不利,平壤宣布退出六方會談,並重啟核子爐的建設。 \n 這番表態其實也是多餘的,朝鮮雖曾加入「禁止核武條約(NPT)」,二○○三年已經正式宣布退出。依照總部設在維也納的國際原子能組織(IAEA)執行長Mohamed el-Baradel報告中透露,朝鮮現有六至八枚核子彈,隨時可以使用。平壤政權並在積極發展生化武器。 \n 金正日現年六十一歲,但因早年生活糜爛,挺著個大肚子,健康很差。世人矚目於他的繼承問題,上星期二終於揭曉了。他三個兒子中,年齡最小但最得他寵愛的金正恩(Kim Jong-un)(見圖,路透),被任命為勞動黨副總裁,兼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承繼他父親與祖父的職位。 \n 現代其它大獨裁者,如史達林或卡斯楚,都不敢傳位給自己的兒子。唯獨朝鮮能傳到第三代,與封建時代帝王無殊,也是廿一世紀的奇聞。 \n 朝鮮沒有一般人想像中那麼小,面積十二萬多平方公里,約為台灣三倍半;人口二千四百萬,在全世界居第五十一位。只是老百姓太窮,人均所得去年估計一二四四美元,每人每月合台幣僅三千二百元。只要勞動黨繼續當政,沒有改善的希望。 \n 再怎麼樣獨裁,金正恩也無法獨力治理一個國家。和其它共產國家一樣,勞動黨設有「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五人,除金正恩外,有金永南、崔永林、趙明錄、和李英浩;此外有委員十二人、候補委員十六人。中央書記處設十位書記,以金己男、崔泰福、崔龍海為首。 \n 朝鮮現役三軍有十萬六千人,預備役達八百二十萬人,民兵尚不計在內。換句話說,全國每一千人中,必要時可召集四百十八人服役,沒有任何國家,在「全民皆兵」這點上能和朝鮮比擬。 \n 不止如此,一九九五年,朝鮮喊出「先軍政治」的口號,意思是軍事第一,還要加強國防。台海兩岸已學會和平共處,朝鮮半島這個火藥庫,隨時仍有爆炸的可能。

  • 匯改及北韓接班 中國2隱憂

     美國眾議院歲出歲入委員會9月24日以壓倒性票數通過對中國大陸進口貨品課徵懲罰性關稅的法案,懲罰中國政府長期以來阻止人民幣合理升值;北韓執政的勞動黨9月28日在平壤召開44年未開的黨代表大會,金正日小兒子金正恩在會中正式被賦予大將和軍委會副主席職務,這兩件事都牽引北京神經。 \n 懲罰性關稅讓北京大聲警告將「引發中美兩國貿易戰」;28歲金正恩被分封大將,北京致電道賀。但從長遠戰略看,波折不斷的中美關係短空長多,兄弟之邦政權的動盪善變,恐怕才讓北京有難言隱憂。 \n 9月24日美國眾院歲委會大動作之後,外界對中國將如何應此一爭端投以密切關注。反對這項法案的美國商業團體擔心這項法案不會起到積極作用,中國政府如果也採取反制措施,限制從美國的進口,反而會損害美國對中國的出口。 \n 美國廠商也擔心,美國公司在華獲得中國公司商業合同的機會也會減少。 \n 陸成熟看待與美爭議 \n 就在眾院歲委會通國關稅制裁法案前一天,歐巴馬總統才在紐約聯合國總部會見了中國總理溫家寶。根據事後官員的轉述,兩國間的貿易和匯率爭執果然是這次雙邊會晤的「最重要議題」,歐巴馬提到「中國有必要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繼續做出努力」,「人民幣匯率的調整要更快一些,幅度要更大一些。」 \n 溫家寶則表示,「中美關係已經超出兩國範疇,對世界具有重大影響。中美共同利益遠遠大於彼此分歧。兩國儘管存在這樣那樣的矛盾和分歧,但都可以通過對話與合作好好地解決,從而使中美關係能向前發展。」 \n 溫家寶這席話,顯示中國已經能成熟看待在爭議中必須保持前進的中美關係。 \n 瞭解兩國經貿依存關係的專家大都認為,北京和華盛頓的「開明決策者」明白兩國經濟的相互依賴性很高,眼前這個階段,貿易戰的假設不太可能變為事實。 \n 法案在眾院院會後,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30日在華盛頓的一場研討會說,美中不會因為人民幣匯率問題而爆發對雙方都有害的貿易戰或貨幣戰。 \n 交流互訪加強溝通 \n 事實上,為對美方的長期憂慮做回應,中國政府近幾周正逐步推高了人民幣匯率﹔9月分,人民幣對美元升值1.6%。 \n 可以預期的,中美領導人又將恢復頻繁的會晤,以確保雙方對話暢通,不誤判情勢。歐溫今年已是第3次會面,歐馬邀請胡錦濤在明年1月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中國政府已接受了邀請。歐胡今年秋天在20國集團(G-20)峰會上還要先行會晤,這些都說明:北京與華府經過2010上半年幾項重大爭議後,決定求同存異地謀求雙方互利互惠。 \n 兩相對照之下,倒是互稱共黨兄弟之邦的朝鮮,讓北京有夜不寧枕的憂慮。 \n 北韓交棒 要中支持 \n 為達致朝鮮半島無核化目標而在北京召開數年之久的「六方會談」,經常在金正日一聲令下不定期停會;朝鮮經濟惡化,中國是最大的支援國;今年4月「天安號」沉沒事件,中國在聯合國為是否制裁平壤左右為難;更讓北京難堪的是金正日決定以世襲方式讓自己小兒子接班,並要北京支持。 \n 8月26日至30日,金正日對中國進行了3個月內的第2度訪問,看中國媒體報導的內容:5天訪問中有若干「非同尋常」之處。一是從時間上看,作為國家最高領導人的金正日3個月內兩度訪華,並與中國國家主席兩度舉行會談,這在外交史上都屬罕見;二是從行程上看,金正日不到中國首都北京,只到東北轉了一圈,中國領導人更專程赴長春與金會談。顯示即便是在平壤目前對華戰略需求空前加大的情況下,金氏仍然要保持其「傲骨」,不想給外界以「拜見」中國領導人的印象;三是金正日對中國領導人說,「要把中朝友誼傳給下一代」,這「下一代」頗耐人尋味。 \n 沒有任何軍事和政治資歷的28歲金正恩,黨大會的兩天之內就搖身一變成了大將、軍委副主席和勞動黨中央委員。觀察朝鮮政治情勢的人士都認為,這的確標誌了朝鮮最高權力交接過程的一個開始。 \n 朝鮮如動盪不利中國 \n 外界關心,中國在這場權力交接過程中是何立場呢?北京至今未表態。但一般分析家寧願相信,北京支持朝鮮走中國的路子。那就是:由共產黨牢牢控制軍隊,但在經濟中慢慢引進市場機制。一位觀察家說:「相對而言,支持朝鮮現在政權成功實現權力傳承,對北京言不僅代價最小,而且將繼續推進中朝關係,保持中國對朝鮮影響力,也將杜絕外國勢力強行干涉朝鮮半島事務。」 \n 但是,28歲的金正恩能否順利接班呢?誰敢擔保,金正日死後,朝鮮不會有強人出來挑戰金正恩,認為自己更有資格統治這個國家?如果是這樣,那麼情況就會相當令人擔憂。 \n 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帕內塔已經肯定,隨著金正日讓位給幼子金正恩,朝鮮將進入一個「危險的時期」。這恐怕也是北京的夢魘吧。

  • 金正銀任軍委副委員長

     北韓執政的「朝鮮勞動黨」廿八日在平壤召開黨代表大會與黨「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推選最高領導人金正日的三子金正銀出任黨「中央軍事委員會」新設的「副委員長」一職。金正銀因而成了中央軍委會僅次於金正日(委員長)的第二號人物,為其掌控軍權鋪路。 \n 僅召開一天的勞動黨代表會議與中全會並選舉金正日、金永南(國會「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崔永林(內閣總理)、趙明祿及李英浩為黨「中央政治局」常委。金正日胞妹金敬姬任政治局委員,金敬姬夫婿張成澤任命為政治局候補委員和中央軍委會委員。 \n 最近成為「人民軍」實權人物的李英浩也被選為黨中央軍委會副委員長。南韓媒體指出,李英浩職責應是輔佐無軍旅經驗的金正銀。 \n 透過這次黨代表大會,廿七歲的金正銀已被確立為金正日的接班人,而金正日另兩名兒子,長子金正男(卅九歲)與次子金正哲(廿九歲)將何去何從,也引人關注。過去金正日成為金日成接班人,其競爭對手下場都很淒涼。 \n 金正男是金正日與第二任夫人成惠琳所生,曾受到金正日長達十年的積極培養,但二○○一年金正男持假護照闖關被日本逮捕引發醜聞而失勢。目前金正男輾轉於澳門和中國,可能很難返回北韓。 \n 金正哲為金正銀胞兄,都是金正日的第三任夫人高英姬所生,但據悉有荷爾蒙分泌紊亂的健康問題,加上性格較為懦弱,沒能獲得金正日青睞。目前金正男和金正哲均遠離權力中心,不至於對金正銀構成威脅,應不會遭整肅。

  • 金正銀任大將 權力世襲啟動

     北韓官方「朝鮮中央通信社」(朝中社)廿八日報導,北韓最高領導人兼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金正日廿七日授予其么兒金正銀、胞妹金敬姬,以及妹婿張成澤的親信崔龍海等六人「人民軍大將」的軍銜。金正日指定的接班人金正銀膺任大將,顯示北韓已啟動權力三代世襲體制。 \n 分析家表示,金正銀的第一個官銜就是人民軍大將,讓他得以掌握軍權,這代表北韓將繼續推動一切以軍事為優先考量的「先軍政治」。 \n 北韓人民軍有明確將帥體系,最高軍銜「大元帥」,已故北韓領袖金日成曾獲此殊榮。大元帥以下為元帥和次帥,然後是大將、上將、中將和少將。目前有兩位元帥─金正日與革命元老李乙雪。 \n 有分析認為,金正日的胞妹和妹婿的親信被同時賦予大將職位,應是著眼於穩定接班局面。另有觀察家指出,金正銀可能在北韓執政黨「朝鮮勞動黨」代表會議期間被推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或書記處書記。 \n 朝中社廿八日報導,當天勞動黨代表會議已推舉金正日續任勞動黨總書記。

  • 北韓執政黨大會 將確立接班人

     北韓執政黨「朝鮮勞動黨」代表大會籌備委員會廿一日宣布,本月廿八日將在首都平壤召開黨代表大會,選出「能反映黨各項最新需求的最高領導階層」。觀察家研判,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日可能在大會中,正式確立么兒金正銀的接班人地位,啟動北韓權力交接程序。 \n 勞動黨上回召開黨代會是在一九八○年,此次相隔卅年的大會備受各方矚目,原訂九月上旬召開,後來延期,但北韓當局並未提出說明。各方推測原因可能是金正日健康惡化,或者金正銀接班過程遭逢阻力。 \n 美國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廿一日引據前勞動黨高幹指出,金正日八月底訪問中國期間出現嗜睡等症狀,九月初黨代表聚集平壤之後,狀況未見好轉,平壤當局遂將會議延後。 \n 自由亞洲電台也引述中國消息人士指出,北韓當局可能顧慮金正銀主導的貨幣改革以失敗收場,且他是經驗不足的「八○後」年輕人,接班恐難得到支持。 \n 六十八歲的金正日作為北韓最高領導人,身兼勞動黨總書記、國防委員會委員長及人民軍最高司令,他在二○○八年八月中風後,積極推動一系列的黨政軍人事改組,為金正銀接班鋪路。 \n 但分析家指出,金正日的權位已經遭到削弱,一旦死亡,北韓一切以軍隊為優先的「先軍政治」將擴大施行,屆時可能循緬甸模式,由軍方集體領導,而金正銀將只是虛位領導人。 \n 金正銀出生於一九八三年一月八日,現年廿七歲,在外貌、性格和想法方面都很像金正日,因而備受喜愛。其長兄金正男雖曾被視為接班人選,但行事作風任性不羈,引發諸多爭議,早已失寵。至於二哥金正哲則體弱多病,欠缺剛強氣質。 \n 近日有消息指出,金正日的胞妹金敬姬可能被指定為第三代權力世襲的監護人,輔佐金正銀接掌政權。金敬姬現任勞動黨輕工業部部長,她的夫婿張成澤擔任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是北韓第二號人物。

  • 金正日旋風訪中 與胡錦濤密談

     據韓國媒體報導,朝鮮領導人金正日廿八日結束在中國大陸三天的訪問返回朝鮮。消息指出,廿六日抵達吉林的金正日,廿七日會見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國家副主席習近平。除尋求大陸的經濟援助外,還期望北京支持其權力交接計畫。 \n 金正日是在廿八日早上九時許離開下榻的長春南湖濱館,並在嚴密的保安下乘車前往一處展覽場、吉林省農業大學、長春第一汽車廠等地參觀,隨後即返回朝鮮。大陸官方依例只在事後才宣布金正日訪問的有關消息,韓國媒體指出,胡錦濤、習近平兩人都在廿七日會見了金正日,但不清楚金正日的接班人、其幼子金正銀是否參與會見。關於金正日的接班人金正銀,外界所知不多,只知其年齡尚不足卅歲。 \n 胡錦濤與金正日在長春的峰會,被韓國媒體解讀為:大陸是在「向美國和韓國誇示中國和北韓的蜜月關係」。美國《華盛頓郵報》則指出,金正日史無前例地在時隔三個半月後再次訪問大陸,顯然與下月將召開的朝鮮勞動黨大會有關。 \n 金正日此次訪問,正值天安艦事件後,美韓舉行一系列旨在威懾朝鮮的聯合軍演。分析人士指出,藉著高規格接待金正日,北京企圖表明其不會對此軍事威脅無動於衷。

  • 金正日為幼子金正雲接班鋪路

     北韓官方「中央通訊社」廿六日指出,北韓執政黨「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決定九月召開黨代表大會,以選出「能反映黨各項最新需求的最高領導階層」。觀察家研析,此次大會將進一步鞏固最高領導人金正日幼子金正雲的接班地位,啟動北韓權力交接的程序。 \n 南韓學者指出,約廿七歲的金正雲已在去年被指定為金正日接班人,但尚未正式對外公布,而九月的朝鮮勞動黨黨代表大會,可能讓金正雲出任黨中委會政治局常委等核心職務,藉此正式對外昭告此事。 \n 北韓中央政權交接屬父死子繼。金正日在一九八○年卅八歲那年獲勞動黨代表大會推選為中委會政治局常委,當時各界普遍認為這是確立金正日為其父金日成接班人的第一步驟。 \n 現年六十八歲的金正日作為北韓最高領導人,身兼朝鮮勞動黨總書記、北韓最高權力機構「國防委員會」委員長及北韓人民軍最高司令,他在二○○八年八月中風後,就積極為兒子接班展開部署,今年更接連推動了一系列的黨、政、軍人事改組,為金正雲接班鋪路。 \n 南韓國家情報院院長元世勳廿四日向國會情報委員會報告稱,金正日因腦溢血留下後遺症,最近多次出現記憶力減退、言行不合邏輯的現象,他的左腿有些跛,左手更是嚴重浮腫。

  • 中證實金往訪、願返六方會談

     5月7日上午10點3分,大陸新華社網站公布了頭條消息「應胡錦濤總書記邀請,朝鮮勞動黨總書記金正日對我國進行非正式訪問」,正式證實這幾天外媒不斷報導的金正日訪華消息。 \n 而「應胡錦濤總書記邀請」的提法,表明這次訪問基本仍是中國共產黨與北韓勞動黨的黨際關係。7日上午稍早前,北韓官方媒體也公開報導了金正日近日訪華的消息。 \n 新華社報導指出,金正日5月3日至7日對中國進行非正式訪問,在北京期間,胡錦濤同金正日舉行會談並舉行歡迎宴會。除了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兩位大陸領導人也分別會見了金正日。 \n 胡錦濤提出5點建議 \n 在會談中,胡錦濤針對加強雙方合作,提出「保持高層交往」、「加強戰略溝通」、「深化經貿合作」、「擴大人文交流」和「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中要加強協調」等5點建議。其中,大陸方面希望雙方領導人透過互訪、互派特使、互致口信等靈活多樣的形式保持密切聯繫,能隨時和定期就兩國內政外交重大問題、國際和地區形勢、治黨治國經驗等問題深入溝通,同時特別要加強兩國青少年的交往,「使中朝傳統友誼世代相傳」。新華社報導,金正日「表示完全贊同胡錦濤就開展兩國務實合作提出的5點建議。」 \n 至於國際上普遍關心的重啟六方會談問題,新華社報導指出,兩國都將為「實現半島無核化的目標而共同努力」,同時,北韓表示堅持朝鮮半島無核化的立場沒有任何改變,「願同各方一道,為重啟六方會談創造有利條件」。韓國《朝鮮日報》分析指出,由於韓國和美國主張「先公布天安艦事件調查結果,再談論六方會談重啟問題」,因此北韓有必要與希望盡早重啟六方會談的中國「形成共同戰線」。 \n 外媒全程掌握金行蹤 \n 相較於大陸與北韓官方媒體的制式報導,韓日等外國媒體全程掌握金正日的大多數行蹤,包括幾點幾分離開某處,前往何處,停留多久,韓日媒體都作出詳盡報導。 \n 外媒能掌握這些資訊是有原因的。根據韓國《中央日報》報導,雖然中國當局對金正日的日程和行蹤極其保密,但實際上他的行動卻被「同步直播」,因為北京交通廣播對實行交通管制的區域進行了播報,實際上就告知人們金正日車隊經過的地方。 \n 韓國媒體猜測,曾患腦中風的金正日有可能在北京接受醫療團隊的檢查。《中央日報》引述分析家的觀察,認為從金正日訪華隨行的車輛中有緊急救護車這點來看,他的健康狀態依然不容樂觀。 \n 金正日達成原訂目標 \n 《朝鮮日報》則報導說,金正日原本可能與中國領導人一同觀看在北京電視台大劇場舉行的北韓血海歌劇團《紅樓夢》演出,但金正日卻提前回國。韓國媒體報導,金正日是於6日下午4點25分從北京站乘個人專列返國,估計於7日凌晨返抵北韓境內。《朝鮮日報》認為金正日提前返國,是因為此行的所有目的都已經達成。 \n 《朝鮮日報》引述北京外交界的推測指出,中國可能決定提供包括10萬噸糧食在內的生活必需品、能源等總價達1億美元的無償援助,這些糧食足以幫助北韓解決燃眉之急。 \n 金的訪華行結束,但韓國媒體持續關注韓中關係是否出現「逆流」。《朝鮮日報》7日以社論表示「盼中國說明金正日訪中結果」,《中央日報》則報導,韓國高層人士說:「如果對中國的反應很生氣,只能說明我們本身的思考模式太自我中心了。」青瓦台發言人朴先圭則稱:「我方同樣也沒有將(天安艦沉沒)原因特定為北韓所為。不能認為韓中關係出現了裂痕。」《中央日報》認為,韓國政府採取謹慎的立場,是出於需要中國協助處理天安艦事件的切實考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