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木筏的搜尋結果,共08

  • 淹怕了! 木筏擺家門前 瞬間可逃命

    家具一個一個用椅子往上墊高,台南安定區新吉里的居民說,真是風雲變色,一覺醒來颱風轉向,讓他們頭皮發麻。 \n上個月新吉里是全台南淹水最嚴重,最高淹到一層樓,這回居民神經緊繃就怕大雨再來。 \n也被淹水嚇怕的還有每逢颱風必淹的屏東林邊,八軍團出動50名國軍進駐,悍馬車和輪型甲車都出動,塭豐村民不只在門前架好擋水板,連木筏都準備好,放在家門前逃命用。 \n還有80名單車手原本正在環島卻遇上颱風,一行人已經到了屏東萬丹 ,正要往車城卻遇上大雨,行程被耽擱,現在只能繞過南迴公路穿過壽卡再到台東。但車手倒是很興奮說會誓死完成旅程,風雨無阻。 \n

  • 跳上木筏逃命吧!「Catch the Ark」

    跳上木筏逃命吧!「Catch the Ark」

    這個遊戲主要是在描述,動物們本來都很開心的在島上生活,過著很爽、很愜意的日子,直到有一天洪水突然襲擊島嶼,整個小島變成水鄉澤國,動物們跳到竹筏上面逃生,水勢湍急,還要突破重重阻礙….. \n \n\t \n \n\t \n \n\t \n \n\t \n \n\t蘋果限定 \n \n\t \n \n\t \n \n\t \n \n\t \n \n\t第一次完會有兩個方向鍵,告訴你要用那兩個綠色的按鈕控制,這水流實在是比我想像的還要快非常多~手機最好要跑得動,如果當機的話很容易就死翹翹囉! \n \n\t \n \n\t \n \n\t \n \n\t遊戲的方法就是你必須靠著你的手指控制,然後吃金幣、越過阻礙、越過逆流而上的鱷魚、繞過石塊等等,如果你不小心撞到,竹筏上的動物就會飛出去一隻,看了讓人覺得好難過喔!就會很努力的想要通過那些阻礙~ \n \n\t \n \n\t \n \n\t \n \n\t你看牠們三人的背影…….(藍色一隻、紅色一隻、紅色那隻頭上還頂一隻)多可愛啊~所以一定要好好保護牠們,不要讓牠們被沖到水裡喔!刺激的叢林冒險逃生遊戲,等你來挑戰! \n \n\t \n \n\t \n \n\t \n \n\t \n \n\t同場加映 \n \n\tFacebook宣布動態消息演算法變更 怎樣才算重要訊息? \n \n\t「Sleep In Office」上班偷睡覺?小心被老闆抓到! \n \n\t「Picture-In-Picture」Youtube子母窗 讓你一邊工作一邊看影片 \n \n\t「YureteruBose」晴天娃娃大走樣 還喜歡收集昆蟲!? \n \n\t一起打爆討人厭的小丑吧!「Clowns in the Face」 \n \n\t \n \n\t \n \n\t \n \n \n \n \n \n \n 鬼屋逃脫3D(電流急急棒) \n \n \n \n \n \n \n Clowns in the Face \n \n \n \n \n \n \n YureteruBose \n \n \n \n \n \n \n IKEA Catalogue \n \n \n \n \n \n \n IKEA Catalog \n \n \n \n \n \n \n WhatsApp Messenger \n \n \n \n \n \n \n WhatsApp Messenger \n \n \n \n \n \n \n Barbie® I Can Be™ \n \n \n \n \n \n \n Barbie® I Can Be™ for iPad \n \n \n \n \n \n \n Catch the Ark

  • 自製木筏划向日 捷克男漂流獲救

    自製木筏划向日 捷克男漂流獲救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真實版?捷克籍男子馬丁因在台灣逾期居留,竟然異想天開自製一艘無機械動力木筏,想要從台灣划到日本去,沒想到出海後只划了三浬就體力不支,木筏在海上漂流,所幸遇到台灣漁民向恆春海巡隊通報,才順利獲救。 \n 恆春海巡隊昨日上午十時許接獲一名邱姓漁民通報,有一名外籍人士搭著無動力的木筏在海上漂流,而且一直往外海漂走,海巡隊連忙派出巡防艇前往救援,一個鐘頭後到達現場後,海巡人員看了大吃一驚。 \n 只見一名老外「站」在一艘由漂流木及保利龍拼裝成的木筏,簡陋的船體在波浪拍打下幾乎快要解體,看起來就要沉了,老外的腳已浸在海中,險象環生。海巡人員馬上將他救到巡防艇上,載回恆春海巡隊。 \n 男子是捷克籍的馬丁(Martin apsota),由於他英文並不流利,海巡人員只能比手劃腳詢問。他說他是去年十一月來台旅遊,在台灣環島遊玩了三個月,因為把旅費都花光了,沒錢買機票回國,只好繼續留在台灣流浪。 \n 這段期間他到電影院看了李安拍攝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因此突發奇想,仿造電影以漂流木及保利龍,自己拼裝一艘木筏,在船上準備了水及食物,由墾丁龍坑出發,想要划到日本。 \n 沒想到才划沒多久就沒體力,海流也愈來愈強,他只好任木筏在海上漂流,還好遇到漁民通報海巡,才將他救起。經初步檢查,馬丁的身體狀況良好沒有受傷,詢問後便將馬丁移送至移民署屏東專勤隊安置。 \n 對於老外想靠膠筏就划到日本的「天真想法」,海巡人員也搖頭大感不可思議,並說,還好之前海象都不錯,昨日下午海象就開始變了,若老外沒被發現繼續在外海,恐怕將老命不保。

  • 少年PI真實版? 捷克男製木筏划向日本

    電影「少年PI的奇幻旅程」,故事描寫男主角和老虎在海上漂流的歲月,不但到過荒島,還讓男主角在海上深刻體悟到人生。 \n一部原本浪漫兼具哲理的電影,沒想到影響竟然有這麼大。一名來台自由行的捷克籍男子,因為花光了身上全部的盤纏,他接著想去日本走走看看,再加上來台旅遊期間在電影院看過這部「少年PI」竟然有樣學樣,用保麗龍和漂流木,組裝汪洋中的這麼一條破船。 \n真的不誇張,這名捷克人真的是太幽默了,只是差點因為他的異想天開,而賠上性命。 \n海巡隊接獲海上漁船的通報,說這名捷克男子跟一堆...他說是船的漂流物,在岸邊5.5公里處載浮載沉,海巡隊馬上出動,想連人帶船一起拉回岸邊。這名男子後來被轉交移民署安置,結束一場海上鬧劇。

  • 輕木筏《康提基號》101天海上探險

    輕木筏《康提基號》101天海上探險

     一九四七年,挪威民族學者索爾‧海爾達(Thor Heyerdahl)為了證明第一批定居大洋洲玻里尼西亞的祖先不是亞洲人,而是來自南美,造了一艘南美傳統輕木筏「康提基號」,花了一○一天漂流海上八千公里,從祕魯成功抵達大溪地。 \n 隔年,海爾達將這段瘋狂探險寫成《康提基號海上漂流記》,全球暢銷兩千萬冊。 \n 由挪威導演搭檔喬吉姆‧羅恩尼(Joachim Ronning)、艾斯班‧山柏格(Espen Sandberg)執導的改編電影《康提基號:偉大航程》全程在海上拍攝,入圍本屆奧斯卡與金球獎最佳外語片,被譽為「北歐版《少年PI的奇幻漂流》」,五月十日在台上映,原著中文版近日也重新上市。 \n 「康提基遠征之旅打開了我的雙眼,讓我了解什麼才是真正的海洋。從人類建造第一艘能漂浮的船開始,海洋就一直是人類的公路。」 \n 海爾達生於一九一四年,二○○二年逝世,大學畢業不久就和妻子前往玻里尼西亞島嶼,度過一年與世隔絕的研究生活,也開啟他認為一千年前印第安人就利用白塞木筏航渡太平洋的理論。一九四○年代,他終於有機會和其他五名工程師、旅行家,乘上以太陽神「康提基」命名的原始木筏,從祕魯卡瑤港出發,順著洋流上路。 \n 書中以生動幽默的筆調記述他招兵買馬、打造木筏的瘋狂航程,他們遭遇暴風雨,和數不清的鯊魚奮戰。 \n 經過三次月圓,他們首度在汪洋中遇見陸地,卻因木筏無動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島嶼從身邊漂過。直到第一○二天,木筏撞上暗礁,擱淺在無人小島,總算在南太平洋一座棕櫚島上岸,「我無法控制自己激動的情緒。我跪了下來,手指深深插進溫暖乾燥的沙地裡。」 \n 接下來的經歷宛如電影,他們被鄰近島嶼的帆船接到村落狂歡跳舞,最後經無線電聯絡大溪地的法國當局,回到自己的世界。 \n 儘管後來更多的人種研究結果,相信大洋洲民族來源仍是亞洲、而非南美,但海爾達的海上冒險震撼世界,刺激往後更多古航具的探險行動,他也再駕紙草船橫渡大西洋,以蘆葦束船穿越印度洋等壯舉。

  • 台灣學術界的駭客性格

    台灣學術界的駭客性格

     日前國科會主委及副主委共同發表對於學術「科研指標」看法,可算是國科會對於過去學術研究評選標準所進行的一項重要改革聲明。就像朱主委用「渡河木筏」所做的比喻一般,當離對岸(進階學術成就)還有段距離時,我們需要木筏(科研指標);但當我們到了對岸,就要把筏捨棄。可見過去強調量化的科研指標,在完成階段性任務的同時,某種程度也開始出現了明顯的副作用,重者甚至威脅台灣整體學術研究的主體性及動能。因此這種因應時代變化的反思及改變,理應勢在必行。只是橫在國科會眼前的難題是,捨棄木筏上岸後,總是需要找尋下一個陸行的工具。 \n 這幾年吾人在整體高教體系的觀察是,學術圈中普遍地存在一種「駭客性格」。由於這幾年高教大環境丕變,許多原本出發點良善的制度設計,最終卻常在教師們艱辛的生存及業績壓力下,被有意識地破解。 \n 例如公部門鼓勵大學透過各種計畫案來提升學研品質,結果教師們就以補習班的精神,透過工具化的手段來鑽研提案的技巧;鼓勵大學與業界間的「產學合作」,以縮短校園及職場的落差,造成有老師直接自己花錢向外面的公司「買」產學合作,以保持業績亮麗;強調期刊的引用率,以鼓勵有影響性的研究,結果就聯合熟識的學術夥伴彼此策略性地交互引用,形同交叉持股;鼓勵教師研習來因應新時代的學習觀,就有學校透過集點卡來約束老師(有參加才有點數),在不情願的參與下,導致老師在會場裡面補眠、打電腦或改考卷,但帳面蓬勃;強調透過評鑑來汰換體質不佳的科系,學校就透過合聘、約聘或聘任退休教師等不同對策來「提升師資」,最後該過的不過,不該過的過了。相關的高教駭客情節,可謂不勝枚舉,然而這些駭客性格的體現並非老師自願如此,多是大環境使然。 \n 或許很多人都會同意,教育中有許多重要的質素是不能「立即」或「量化」被看到的。過去大家廣泛接受量化指標原因,常因它看起來比較「客觀」,簡單來說,它是不論科學背景或人文背景都看得懂的「共通語言」,即使它可能不是最有意義的表述。所以可說是用一種最廉價的「方便性」,來尋求表面上的公平。在被動的意義上,量化的科研指標確實可以達到防止魚目混珠的目的,只是,若我們長期在推動教育或研究的時候,「防弊」的思維多於「興利」,「方便性」的考量多於「理想性」,那可能也就是大環境崩壞的開始。若然,學術界的「駭客性格」就會無所不在,再多的防弊措施終將防不勝防。 \n 當台大的生開始感嘆過去有傅斯年、殷海光,而現在只剩下各種抽象數據上的「頂尖」,那麼我們似乎就該意識到,這幾年高教發展中典範人物與典範精神的無形消翳。當高等教育的老師言談間只剩「我這裡幾篇?」「你那邊幾點?」時,我們理應知道很難有真正卓越與獨特的研究。 \n 好的學術研究及大學精神,絕對是需要靠理念來引領方能走得久遠而深刻。在這一次國科會的重要宣示中,有其重要的意義,因為原本的學術偏食已然造成國內學術研究的營養不良,確實已經到了非調整不可的地步。只希望當國科會在捨棄木筏並尋求新的載具之時,能夠以造就良善的大環境為念,不要讓新的制度或作法再再地激發出這群聰穎頭腦底下的駭客因子。因為對於整體國家社會的發展而言,真的太浪費了。(作者為中正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 尋幽攬勝-蒼勁龍山寺 五里橋奪天工

     (文接B2版) \n ,手上分別執法器、書卷、珠寶、花果、樂器等,姿態繁複,通身貼金華麗精美,歷經1400多年仍保存完好。大殿上方懸掛一木匾,上書「通身手眼」四個蒼勁挺拔大字,是明代大書法家張瑞圖所題。 \n 通身手眼匾 互贈成美談 \n 南明永曆7年(1653年),肇善禪師奉千手觀音像到台灣建立鹿港龍山寺,石材、磚瓦都從晉江安平運來,並聘請惠安、晉江名師渡台,石雕、磚雕、木雕巧奪天工,為典型閩南建築,式樣與安海龍山寺相同。清乾隆3年,鹿港龍山寺再次擴建,安海龍山寺主持複製實物大小「通身手眼」匾送給鹿港龍山寺,珍藏至今;安海龍山寺「通身手眼」匾額與寺裡許多佛像、匾額卻全部毀於文化大革命。 \n 1993年,鹿港龍山寺又複製一方「通身手眼」匾額獻給安海龍山寺,掛在大殿千手千眼觀音像上方,一時傳為美談。 \n 寺中還保有明朝莊俊元、近代弘一法師等名人墨蹟。 \n 安海龍山寺的觀音信仰隨著出外經商、移民的三邑人傳播到各地,包括台灣、香港、東南亞各國。其中最著名的是台北萬華龍山寺。今天的安海龍山寺仍然香火鼎盛,每年觀音誕辰,兩岸三地及東南亞龍山寺信徒都會回祖廟參拜,盛況空前。 \n 五里橋 橋樑工程奇蹟 \n 「世上有佛宗斯佛,天下無橋長此橋」,晉江五里橋正式名稱是安平橋,這座淳樸厚實的花崗岩石樑橋長達2255公尺,橫跨晉江安海鎮與南安水頭鎮之間的海灣溼地;擁方形、船形、半船形橋墩361座,橋面寬僅3公尺,兩側有石護欄;橋板石條長度從5公尺到11公尺不等,最重的一塊橋板石條重達25噸。始建於宋紹興8年(1138年),歷時12年建成,堪稱是宋朝橋樑工程奇蹟。 \n 五里橋看來平凡無奇,施工卻歷盡艱辛。由於宋朝工程技術根本沒辦法在海灣溼地打基樁,又受漲退潮影響,於是工匠們想了個辦法:先用木材編成木筏,上面堆砌石樑,趁潮水上漲把木筏拖到定點,退潮時木筏停在濕地定點上,再把更多石樑堆上去,木筏則沉進溼地裡變成基礎。 \n 石樑與石樑之間沒有黏著劑,工匠們想出了一個更匪夷所思的方法讓石樑黏合:橋墩側面養蚵,利用蚵殼附著力讓石樑形成牢固的橋墩,就這樣,361座橋墩一座座搭建起來。 \n 養蚵黏合石樑 工匠巧思 \n 橋面鋪設的巨大石樑也是利用漲潮時以木筏運到定位,再趁著退潮架設上去;橋墩也根據潮水流動方向設計成船型、半船型、方形等,以減輕潮水衝擊。 \n 這種架橋方法不是五里橋首創,最早是蔡襄主持修建的泉州洛陽橋;不過洛陽橋僅731公尺,五里橋卻長達2255公尺,堪稱是宋朝時的中國第一長橋。現在五里橋已列為國家級重點文物,也是晉江歷史與文化瑰寶。 \n 橋上還建有5座涼亭,橋東「超然亭」,橋西「海潮庵」,橋中「泗水亭」(俗稱「中亭」),橋的兩頭各設路亭一座,供遊人憩息。「世上有佛宗斯佛,天下無橋長此橋」,這幅著名對聯就掛在泗水亭裡。

  • 荒野血案

    ﹙文接B6版﹚一任的做法解決;在自己的薪水中墊出上繳,以清手續,便可完事。至於徵兵,每次都用抽籤辦法,將適齡青年召集在一起舉行,有不願當兵而又中籤者,便得出資若干,徵求願去者承名頂替,名曰「賣補充」。雖屬不當做法,因屬兩造直接交易,你情我願,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鄉長也就眼開眼閉,不必管那麼多。但是鄉中人多田少,且水利欠佳,雖然地屬溫帶水鄉,年降雨量不少,但欠缺儲水設施,致水土難以保持。下雨一天,便見山洪奔湧,往西邊平原一瀉而去;要是半月不雨,便見草枯地裂,得羅掘俱施,以應稻田之需,無雨期再長一些便成旱災了。偏偏此地之農作物,乃以水稻為主,需水較多,經不起乾旱的威脅。雖然縣政府曾經引入可於旱地種植之稻種,卻因山地雖屬丘陵地貌,然地勢起伏較多,且峻峭多石,地質貧瘠,從縣府處領來之旱地穀種,播種之後,顆粒無收,完全失敗,真令人失望。 \n如此家鄉,任誰擔任鄉長,都不易與。 \n風亭正沉思著,轎子忽然停止了晃動,並且停了下來。耳邊傳來有人吆喝的聲音,他正想掀開轎簾,看個明白。 \n「申風亭,滾出來!」這次聽得清楚了,有人叫著他的名字,而且語意不善。 \n他心中一怔,便掀起轎簾,探首一瞧,見是三個漢子,一式穿著唐裝衣褲,圍著轎子。為首的便是申滿相,他手中握著盒子炮,保險掣已經打開,像露著獠牙的惡狼般地指自己,槍柄末端的一方紅色綢布隨風飄動。另外兩人也是他的同夥,一樣的黑綢長帶束在腰際,叉手之處,有物隆然,也是手槍之類的武器。各人皆滿面殺氣。 \n風亭心中一凜,知他們一夥來意兇險,只好鎮定地開口說: \n「滿相兄,你有什事嗎?」 \n「申風亭,你這個狗種,還不乖乖地滾出來,聽你大爺們發落!」 \n「滿相兄,你有話就說吧,不必胡亂罵人。你與我可是同宗啊,你罵我也就罷了,怎麼連大家的祖先都罵上呢?」 \n砰的一聲槍響,被駁得無話可說的滿相暴怒地向風亭的轎子前邊地上射了一槍,怒喝道: \n「你他媽的老小子就會嘴硬,今回老子們將會讓你知道厲害。」 \n他邊罵邊走向轎子,右手仍然槍指風亭,左手探向轎裡來揪他。 \n「請別動手動腳,我自己會走路。」 \n風亭見勢如此,只好撥開滿相的手,自己走出轎子來。他背向轎子,面對著已成包圍態勢的三個不速之客站著。回頭看到二個轎夫及一個跟班都呆在轎子旁邊,面無表情地佇立著。 \n「滿相兄,我可從沒得罪你啊!你有事可以到鄉公所交涉解決呀!」 \n「老小子,你沒得罪我,但你竟敢得罪吾家大爺,讓他破鈔及受辱,衝這點老子們就饒你不得。」 \n「令大爺是哪一位?」風亭心中一震,明知滿相所指的人就是他們仲派的翹楚,鄉中富戶之一的申竹筠。還須有此一問,因他與竹筠並非三代以內之至親。 \n「你這老小子竟敢裝糊塗,數月前你還喝過他被罰的一席酒來著,忘記了嗎?」 \n「啊!你說的原來是竹筠兄,那檔子事可不是我的錯,我只是被他邀請的陪客而已。」 \n「你這傢伙真混帳,吾家大爺不偷不搶,你憑什麼要罰他一桌酒席向保安隊長申鉅碩那廝賠罪?」 \n原來,風亭當鄉長的「小賈鄉」因地勢東高西低,而兩個主要居民區成一個倒轉的呂字形。在兩區之間有大小兩口池塘,因承受了上村居民區下水道的廢水及雨水,故所養池魚,頗為肥美,屬上村之居民也即是伯派中人所有。每年中元節之前一天,伯派居民便用杉木編成木筏,再僱請漁夫一名,用半天的時間在池塘裡撒網捕魚,得魚幾百斤,均分予派下各戶過節之用。此法由來已久,向來無事。但今年便出了意外之事:上村居民在節前一天下午,照常編好木筏置於池中水面,次農早起,卻發覺該木筏已不翼而飛,不知去向,便報告鄉公所之保安隊長,請求緝盜追贓。申隊長聞報,便偕隨員至現場查勘。他發現有水漬斷續成線,伸向大部分是仲派居民的下村,便跟蹤查察。最後,見該等水漬止於一間屋子之門前,便拍門詢問,發現該屋無人居住,從門縫內視,幾根杉木赫然在目,水跡未乾,知為被盜木筏之贓物無疑。他令隨員看守現場,自己返回鄉公所,查知該屋主人為仲派人士,便差人將該派紳士申竹筠請來,告知該派有人偷盜杉筏之事,責成其協助追究。但申竹筠竟然矢口否認,極力為其派內之人撇清責任,並出言不遜,公然向申隊長拍桌子叫陣,要拿自己的頭顱打賭,保證其派內之人全部清白。申隊長雖屬外鄉人,但他是公務員,見已經尋得贓物,而這個所謂鄉紳,竟敢如此放刁護短,心中有氣,也不示弱地予以斥責,要辦他個窩藏盜賊之罪。風亭鄉長見狀,急予調停,他告知竹筠:捉賊捉贓,現在賊贓已被尋獲,無謂強辯,致干官非,及早道歉賠禮,還可紓解。區區一桌酒席及幾句抱歉說詞,總比窩藏盜賊的罪名所帶來的損失為輕。竹筠至此,方纔收歛霸氣,同意風亭的仲裁,並邀他屆時作陪。 \n申隊長見問題已經解決,便也不為已甚,順水推舟地點頭應允。 \n喝酒吃菜,原是享受之事。但這種酒席,氣氛不大自然,沒有人覺得是開心的,風亭心中深有此感。 \n「酒席之事,我已經真心地迴護了竹筠兄,讓他免涉官非。既然你對此事有意見,那就讓我們一同回鄉公所,再予檢討,若發現我處置不公,我願辭去鄉長之職,你意如何?」 \n風亭心知災難臨頭,故不惜用謙卑的語氣說話。同時轉身,舉步走回轎裡,希望快點離開。 \n「老小子,哪裡走!」滿相一邊放話,一邊抓住風亭的左臂,向外一甩喝道:「老子們正要為你送終。」砰地一槍,將風亭擊倒在地,手腳劇烈地抽搐著。與此同時,其他二名漢子也各拔出手槍,對著風亭腹部亂轟。連續的槍聲將附近的鳥兒驚起,飛撲逃命。 \n只見風亭躺倒地上,已經死亡。其腹部被打得像蜂巢一樣,肚破腸流,血肉模糊地數不清有多少彈孔。他面色蒼白而愕然,兩眼睜得大大地,瞪著無言的藍天,彷彿要提出悲憤的抗議。 \n眼看著風亭已經喪命,目的已達,三個槍手,收起武器,傲然揚長而去。任由二個轎夫及一個鄉長的跟班,呆在現場。 \n(本篇圖文摘自《哨雁──一個中國家庭的故事》,允晨文化提供) \n本書敘述的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於上個世紀的二、三○至六○年代這段時間內,地點是中國南方的一個地區。它介紹了故事之主角及其家庭中的各個成員如何在貧困中成長,怎樣在中共政權的暴力「土改」中被屈為「地主階級」,並受到隨之而來的一連串歧視及迫害。同時也兼述一些作者所熟知的不合理事情,反映出了那段時期中一部分中國人所遭遇的苦難。書中所涉及的人物及事情都真有其人,實有其事,但因現實的原因而不能使用真實姓名。 \n本書是生活實錄,並非小說,它的文字樸實,雖沒有小說的起伏跌宕、峰迴路轉、令人蕩氣迴腸的情節;但卻是真實庶民生活的記憶與保存,留給讀者更多的思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