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本堂神父的搜尋結果,共06

  • 南一中63字校歌 傳唱使命感

    南一中63字校歌 傳唱使命感

     有台南第一學府之稱的台南一中,1922年創校,校歌為光復後首任校長蘇惠鏗作詞、音樂老師羅耀國譜曲,傳唱70多載,整首63字描述南一中辦學理念,一首校歌更凝聚校友情感,人人以校歌為榮。位於台南市麻豆區的黎明中學,外文校名為St. Bonaventure High School,因此意譯成「黎明」,師生朗朗上口的校歌,最後一句也勉勵學生「奔向光芒、萬丈的黎明」。  南一中校歌歌詞為:「大海蒼蒼,高山昂昂;榕橋交拱,翠映我黌宮。海濱華冑,鄒魯文風;德智體群兮!多士陶熔。勤讀書、守秩序;思齊往哲,光文沈公。愛吾國,愛吾民,台南一中無負鄭成功。」校長張添唐說,校歌忠實的反映了南一中的核心精神。  南一中學務主任林皇德是該校校友,他說,求學時每一次開口唱校歌,深刻感受歌詞意象讓人油然而生一股「使命感」,也是校友的南一中祕書林坤宏說,早年唱校歌總覺沉重,尤其最後一句「無負鄭成功」,備感責任重大。  1950年代,台南縣麻豆鎮天主堂本堂西德籍苗克聖神父受地方人士之請,謀設中學,1963年終於獲准建校,校名為「台南縣私立黎明中學」,首任校長為高世英神父,校歌的作詞者,即是1969年至1992年期間擔任鹽水聖神天主堂主任司鐸的已故神父李少峰。  黎明的校歌首段為為「友朋友朋沈思我們的校名,弟兄弟兄,善渡我們的浮生,晦冥不是映雪螢,黎明確是筆耕燈」即把校名巧妙寫入,而最後一段「腳步踏穩,努力前程,沖破黑暗,一片的晦冥,奔向光芒,萬丈的黎明」,也勉勵師生,要勇於突破黑暗艱難,迎接曙光的到來。  更多校園趣事請看翻爆APP

  • 他蓋了全台最炫的天主堂 還幫黎明中學寫校歌

    他蓋了全台最炫的天主堂 還幫黎明中學寫校歌

    位於台南市麻豆區的黎明中學,外文校名為St. Bonaventure High School,因此意譯成「黎明」,期勉學校師生勇於突破黑暗艱難,迎接曙光的到來,而師生朗朗上口的校歌,最後一句也勉勵學生「奔向光芒、萬丈的黎明」。  1950年代,當時台南縣麻豆鎮天主堂本堂西德籍苗克聖神父受地方人士之請,謀設中學,1963年終於獲准建校,校名為「台南縣私立黎明中學」,首任校長為高世英神父。而校歌的作詞者,即是1969年至1992年期間擔任鹽水聖神天主堂主任司鐸的李少峰神父。  現任校長羅家強表示,黎明中學係方濟會創辦之學校,創校之初選定方濟會的首位聖師聖文德為主保。「主保」是教會的專有名詞,舉凡教會團體、機構、 教堂或個人皆可自由選定一位聖賢,為學習效法其聖德表率,而以此聖賢的名字作為自己的新名字。  聖文德(1221~1274)是一位學養超群出眾的樞機主教,黎明高中奉聖文德為主保,故外文校名為St. Bonaventure High School。「黎明」校名是Bonaventura義大利文意譯而來,bona意謂美好,venturo有未來的、將來的之意,所以bonaventura意指美好的未來,而英文的venture是冒險、勇於一試之意,因此將bonaventura譯成「黎明」。  黎明的校歌為已故李少峰神父作詞,首段為為「友朋友朋沈思我們的校名,弟兄弟兄,善渡我們的浮生,晦冥不是映雪螢,黎明確是筆耕燈」即把校名巧妙寫入,而最後一段「腳步踏穩,努力前程,沖破黑暗,一片的晦冥,奔向光芒,萬丈的黎明」,也勉勵師生,要勇於突破黑暗艱難,迎接曙光的到來。  作詞人李少峰神父1919年出生,2007年去世,1969年至1992年擔任鹽水聖神天主堂主任司鐸,落實宗教本土化,興建了一座中國宮殿式的祭天聖殿,可說是全台最奇特造型的教堂,是知名觀光景點,神父在鹽水傳教的事蹟也讓民眾津津樂道。

  • 樹仔腳天主堂建成點滴 看得見齊心奉獻

    雲嘉宗教盛事3雲林縣莿桐鄉饒平村樹仔腳主堂,至今有127年歷史,是嘉義教區百年教堂之一,建成的點點滴滴看得見教會、教友齊心奉獻的痕跡,才能成就今日成為「大聖若瑟朝聖地」的殊榮。 樹仔腳天主堂將於19日成立天主教嘉義教區第一座、國內少見的「大聖若瑟朝聖地」,教區主教鍾安住、副總統陳建仁、雲林縣長李進勇及各界參與揭牌大典。 根據樹仔腳聖若瑟天主堂歷史記載,教堂於1890年開教,1982年落成中國式八角型教堂及露德聖母洞;1990年建造大門中國式牌樓及「十四處苦路花園」;1998年建成哥德式「聖若瑟亭」,教堂建築中西合璧的風格獨樹一幟。 民國46年次的樹仔腳天主堂現任主任司鐸(俗稱本堂神父)張欽真說,這裡就是他和妹妹的出生地,父親在當地傳道20幾年,取名意義在於「欽從真天主」。 指著自己出生的地方(現在已拆除),娓娓道出天主堂的點滴,以前這裡有幼稚園,僱人踩三輪車接送鄰近村莊兒童上下學,協助照顧弱勢家庭,每天打鐘晚禱後青年教友都要學習道理和進修,是神父、修女、傳教員及教友的搖籃,他就是受培育而成的神父之一。 張欽真如數家珍說,八角型教堂內,聖體龕仿中國建築型式製成,是教堂的中心;另有一尊「聖若瑟抱耶穌」聖像,是西班牙神父來樹仔腳傳教時帶過來,已有100多年歷史,打從記憶中就有,非常珍貴。 聽到樹仔腳天主堂要成立「大聖若瑟朝聖地」,並有中央官員要來揭牌,鄉間村莊民眾非常驚喜,奔相走告小小地方也要出大名,教友們更是幫著布置忙進忙出。 今年67歲在地人侯倉吉說,出生於民國元年、建築師傅的父親侯福順在世有一個心願,希望建造一座「聖若瑟亭」,於是由他設計圖樣,父親手作,加上1名僱工,歷經1年半建成,這是他一生最值得高興的事。 侯倉吉表示,「聖若瑟亭」的完成,是在胞兄侯倉龍神父籌劃,以及家族和教友們奉獻完成,樹仔腳天主堂的建成,看得見教會與教友齊心奉獻的痕跡。1060317

  • 環保神父劉一峰後山傳愛 為身心障礙者建家園

     出生於法國西北部的布列塔尼的劉一峰神父,加入天主教巴黎外方傳教會, 1966年僅25歲的他自馬賽登船,經香港抵基隆,為便於與一般教友溝通,先到新竹華語學校學習國語。學成後,即被派往巴黎外方傳教會的花蓮教區,展開他後山傳教的歷程。  劉一峰以生動活潑的方式傳教,迅速與當地年輕人和學生打成一片。1986年劉神父擔任玉里天主堂本堂神父,那是花蓮縣族群最多元的一個堂區,具語言天份的他,國語、台語、阿美族語,加上略懂的客語及布農族語,讓他在傳播福音上,得到不少幫助。  1999年在擔任天主教「安德啟智中心」負責人時,外來援助日漸減少財務出現困難,由於這是一個專收花東地區智障、殘障、棄養青少年中心,劉神父常為張羅經費傷神,有一天有舊貨商沿街叫買舊報紙等,他將教堂積存的舊報紙拿去賣得了10塊錢。讓他開啟靈感「原來舊報紙也可以生財!」從那天起,劉神父開始做起資源回收的「大業」,號召教友捐出舊報紙,街坊鄰居也紛紛把舊報紙拿過來共襄盛舉,頓時,教堂廣場成了資源回收場,劉神父利用傳道空閒,投入回收物整理,或穿梭在鎮上大街小巷回收物質。從此「化腐朽為神奇」的劉神父被尊稱花蓮地區的「環保神父」,而多年前向勞委會申請的多元輔導,也讓神父有資源能安置身心障礙者或長期失業的原住民等弱勢族群,以自食其力得到溫飽。  安德啟智中心法定收容年紀上限為45歲,劉神父發願,要替日漸年長的院生籌資興建「怡峰園」,讓這些無家可回的院生終老,為完成這個的願望,甚至他將父母過世,留下來給他的遺產,都換成現金全數捐給基金會,至今,一同募得2000萬元,只是原先願意補足差額的企業,因故無法伸出援手,讓興建資金出現缺口,但神父還是樂觀地帶領志工賣力製作掃把、書架等手工品來販售籌措經費,就是希望讓他待了一輩子土地上的人們,可以有更多、更好的照護的願望早日實現。

  • 癌末教授 首創台語唱彌撒

    癌末教授 首創台語唱彌撒

     「生命不可重來,卻可發揮最大意義與價值!」罹患肺腺癌末期靜宜大學生態學系副教授鍾丁茂,臥病時利用回收的廢紙,首創台語版彌撒曲《聖若瑟主保瞻禮台語彌撒曲》,並出版聖樂歌譜、錄製成CD專輯。  六十歲的鍾丁茂,為雲林縣莿桐鄉樹仔腳人,進入小學前一年,在樹仔腳天主教堂本堂神父領導下,每天清晨就到教堂望彌撒;神父會抽空教導彌撒禮儀中拉丁文對答內容,幼年的鍾丁茂根本無法理解。  鍾丁茂說,當時九五%以上教友,應該也都聽不懂彌撒所使用拉丁語意思,拉丁經文一直到天主教會進行本地化時,聖經及彌撒經文才被大量翻譯成中文。  鄉下的阿伯、老阿嬤,依然聽不懂神父說甚麼,更不會唱、也聽不懂彌撒聖歌,鍾丁茂九十四歲的母親就是例子。  鍾丁茂兩年前檢查出罹患肺腺癌第四期,癌細胞擴散到肝臟及胸椎;去年癌細胞更轉移至腦部,期間曾進行多次手術及電療,一度失去記憶,但並未被擊倒;他以樂觀面對,決定將生命交給天主、生病交給主治醫生、生活交給家人、進行深入且徹底自我反省,用積極健康態度面對病情。  鍾丁茂發現,在台灣若使用道地台語舉行彌撒聖祭、演唱彌撒曲,一定能更貼近教友及台灣土地。在台中榮總病房住院時,下定決心為教會盡心力,第一次譜曲的他,利用回收的廢紙,開始譜寫《聖若瑟主保瞻禮台語彌撒曲》。  日前,他在靜宜大學舉辦台語彌撒曲創作發表會,期待有更多人能將彌撒經文台語化、客語化、原住民語言化,造福更多台灣的子民。

  • 天涯極處有芳草

    年年寄送賀年卡,從來不覺得是件難事,但今年為了向一位可敬的本堂神父,一位偉大的信者致敬,搜遍市肆,卻總也找不到一張合適的賀卡表達我滿心的敬意。 一般言之,神職人員無不可敬,甘願脫屣塵俗,一生過奉獻的生活,這就是一般人難以企及的冰雪情操了!但尤其難能可貴者,一個人在歷盡半生磨難後還能堅信不移,且從一介平信徒更進一步,毅然踏上「出家」的「不歸路」,這種「信心的飛躍」,直如「鸞自灰裡重生」,直乃人間奇觀! 五十年前,大陸展開全面整肅,一些熱心傳道的「洋教徒」就這樣因為「信仰不正確」而打入大牢,發配邊疆、下放勞改去也!我們的本堂神父當時年甫弱冠,就因為熱中傳教,參加了「聖母軍」,因此變成「反動分子」,先坐牢、後下放,進行了二十五年的勞動改造。原本前程大好的一位「知青」,卻被下放到青海邊、大戈壁去做油漆工、農夫、漁人、灶頭雜役等人所難堪的苦役,中間更經歷了翻天覆地的文化大革命。在中國「百年轉型」、「長期革命」的過程中,他正好碰上「歷史三峽」中最艱險慘烈的一段,斯時也驚濤裂岸、亂石崩雲,激起何止千堆雪!在時代的大風大浪大雪崩中,多少可造之材無聲無息地倒下去了,且倒在人煙罕至的雪地中。「在那遙遠的地方」,多少有志青年就這樣「卡夫卡式」地成為一個代號,化為天上無解的一個個問號!他們當中比較幸運的二十年後終於等到了平反,但是青史雖不盡成灰,但青春到底千喚不回!在本堂神父的自傳中我讀到一首「減字木蘭花」,那是我永遠不能忘懷的一闕「青春輓歌」,其詞曰:「青春去矣,忍見芳華風雨裡。冰雪堅貞,我又何愁無事成!人生一世,譬如行雲天上逝。化作甘霖,潤物無聲有赤心!」詞意哀而不傷,溫柔敦厚,令人臨風遙想屈子的高潔、子美的高懷!身埋雪域而心繫蒼生,全然奉獻,毫無怨尤,「詩言志」到這個程度,直可以驚天地而泣鬼神了。 文革平反、青海放還後,神父回到上海老家,時已年過半百矣!回首無限滄桑,真個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但天行健究竟不老,人法天心法道,其志竟亦不饒!這位勞改逾二十五年的知青,非但沒有放棄信仰,反而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赴美進修神學去也!從平信徒熬成神父,正式晉鐸時,殆已五十開外矣! 面對這位「現代蘇武」,不,比苦節十九年的蘇武更耐操、更堅貞也更艱苦卓絕的這位青海來的「戈壁聖人」,我該奉上什麼樣的賀年卡才能與其高節相稱呢?幾番尋尋覓覓之後,無意間瞥見一張卡片上畫著風雪紛披中屹立不搖的青松,冰天雪地中獨撐起一片信心的蒼穹。漫天風雪下放射出萬道攝人的光芒,大光中有信又望有愛──永不止息的天地大愛! 孔子說:「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這是說時容易做時難的古話,但茫茫人海中硬是有人做到了!這是有血有肉的見證啊!望著大雪紛飛的賀年卡,我不禁慨然命筆,賦詩贊曰:「上海青海萬里遙,卅載戈壁劫火燒,蒼天不老志不撓,天涯極處有芳草!」 一張賀卡,無限祝福,不但祝福這位青海來的「戈壁聖人」,也祝福普天下所有為忠於所信而受苦受難、無怨無悔、不屈不饒的每一顆蒼松與翠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