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本莊繁的搜尋結果,共01

  • 兩岸史話-戰爭史上規模最大的文物遷徙

     此刻,不需要更多的言語,誓與國寶共存亡的決心,已在這一握手之中傳給了彼此。 \n 金花玉一改之前俏麗的打扮,她身穿軍服、足蹬馬靴,嬌美的臉上透著戾悍。她挨近本莊繁說:「依我看來,如今正是最好時機。所謂當斷不斷,必受其亂。我們必須儘快出擊,才能掌握主動權。故宮國寶數以萬計,目前遷運的只是第一批。我們在鐵路天津段引爆炸藥,不但可以阻止這次的文物外遷,還能嫁禍於人,藉機掀起軒然大波,發動輿論,混淆視聽,迫使中國當局全面停止文物外遷。等到皇軍攻陷北平,故宮所有藏品,便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n 這番話顯然打動了本莊繁,但他仍有所顧忌:「這批古物價值連城,若是盡被炸毀,豈不可惜?」 \n 「欲有所得,必先有所捨棄。」金花玉將電話雙手捧給本莊繁,「請司令官下令吧!」 \n 劍已出鞘 當飲血而歸 \n 金花玉的大膽讓本田喜多大為吃驚,本莊繁眼裡卻流露出讚賞的神情。電話中,本莊繁吩咐天津附近的日軍趕緊偵查文物專列抵達時間,制定炸毀的作戰計畫。 \n 放下電話,本莊繁轉向金花玉道:「金小姐真不愧是天潢貴胄,剛毅果斷,令人敬佩。此事若成,金小姐當居首功,只是……」他話鋒一轉,「要是計畫失敗,有辱國威,你金花玉也難辭其咎。」說著,他也用嚴厲的目光掃了本田喜多一眼,揮手道:「我警告你,劍已出鞘,當飲血而歸!你們連夜趕回北平,一有情況,立即向我彙報。」 \n 2月的關外十分寒冷,走出司令部,冷汗涔涔的本田喜多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他轉頭看了看金花玉,埋怨道:「金花玉,你膽子也太大了。我們只能提供情報和建議,不能保證此事萬無一失。要知道,天津方面龍蛇混雜,萬一消息走漏……」 \n 「不是我膽大,是你膽太小。」金花玉斜睨本田喜多,「要想成就大事,就不能瞻前顧後。這是一場賭博,我們已押上了賭注,只等開盤了。」忽然,她切齒冷冷地一笑:「故宮國寶,原本就是我愛新覺羅氏所有,與其拱手讓人,我寧可將它們統統炸毀!」 \n 本田喜多聞言,渾身更感到凜寒,原以為自己夠了解金花玉,沒想到這個女人比他想像的更毒辣、決絕和可怕。 \n 列車駛離北平城後,吳瀛就吩咐司機:「取消原定路線,避開天津,沿平漢線南行。」 \n 司機沉著地點點頭,似乎早有準備,倒是一旁的那志良頗感意外,急忙發問:「怎麼臨時更改計畫了?我們全不知情。」 \n 吳瀛解釋道:「並非有意隱瞞。馬館長在北平站送我們時,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話……」 \n 「什麼話?」那志良急著問。 \n 「避開天津。」吳瀛一字字地道,隨即默默地望著驚訝的那志良。 \n 那志良很快明白過來:「院裡真是未雨綢繆、考慮周詳。文物專列將取道天津的消息雖然沒有公開發布,卻也未曾嚴格保密。日本華北駐屯軍的司令部就設在天津,怕是有不少人在天津沿線摩拳擦掌,等我們入甕呢。」 \n 「是啊。」吳瀛蹙緊眉頭,「有多少雙眼睛正盯著我們、盯著這2118箱國寶啊。這一路之上,可謂步步泥淖、處處荊叢。志良,我們肩上的擔子重逾千斤,倘若國寶有失,你我皆是罪人。」 \n 那志良目光凝重,上前一步,用力握住吳瀛的手。此刻,不需要更多的言語,誓與國寶共存亡的決心,已在這一握手之中傳給了彼此。 \n 列車像一條呼嘯的巨龍,在白天和黑夜裡兼程穿行,由平漢線轉隴海線,再轉津浦線,繞道急速向南。一路上,車頂四周都架著機關槍,車廂內有憲警持槍巡邏,馬隊隨車馳聚,沿途有各地方軍隊保護。除特快車外,其餘列車都要讓道給文物列車先行。每到一站,地方政府也派要員上車招呼,予以慰問和提供各種便利。 \n 日軍在鐵路沿線炸毀文物的計畫,就這麼悄無聲息地成為泡影。 \n 但危機隨之而來,而且是一場激烈的槍戰。 \n 次日傍晚,夜色像陰霾一般迅疾迫近,四周的一切很快變得黑暗而寂靜。 \n 文物專列緩緩駛入徐州東站。車還沒有停穩,只見黑壓壓的一群人突然向列車奔來,憲警尚未反應過來,這些人已飛快地躍上車廂,有的用鐵錘敲打車窗,有的爬上車頂。靠窗坐著的那志良、高茂寬幾乎同時發現了車外的動靜,隨即高呼:「外面有情況!有人劫車了!」 \n (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