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朱延平的搜尋結果,共77

  • 豬隊友借名買機車卻肇事逃逸 衰男惹禍上身判決逆轉險入獄

    豬隊友借名買機車卻肇事逃逸 衰男惹禍上身判決逆轉險入獄

    桃園朱姓男子遭訴4年前騎機車肇事逃逸,檢方依據案發現場監視器拍攝的肇事機車影像畫面,認定他涉案,但他供稱林姓友人有酒駕前科無法買機車,借用他名義買車,他沒有騎車肇事,一審將他判刑1年6月,二審認定無法證明朱男是實際騎車的人,逆轉改判無罪。 檢方起訴指控,2017年6月13日上午6點多,朱男騎乘機車沿桃園市平鎮區延平路3段時,貿然由外側車道變換至內側車道,他撞上謝男騎乘的機車,致對方人、車倒地並骨折及四肢多處擦傷,朱男被控未停車察看並救助,逕自騎車逃逸。 案發後,警方據報調閱案發現場監視器所拍攝到肇事機車的影像畫面,並查得肇事機車的所有人為朱男,檢方訊後依過失傷害及肇事逃逸等罪起訴。 桃園地方法院依過失傷害人,將朱男判刑5月,此部分可易科罰金,另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受傷而逃逸,判囚1年6月,朱男不服提上訴,他堅詞否認犯行,稱林姓友人借用他名義購買本案機車,事發當天他並未騎該車。 高院查出涉案機車從2015年到2018年共違規41次,39次為超速行駛,均未繳交罰鍰,朱男為機車登記的車主,如有違規自己須依法負責,當謹慎騎用,反觀如為實際使用人為林姓男子,因車輛登記主資料與己無關,恣意違規之可能性遠高於朱男。 高院認為,本案機車是否為朱男騎乘而肇事逃逸一事,仍有合理懷疑,未達有罪之確信,尚難以擬制、推測之方式繩以刑責,且檢察官未能舉以其他積極證據供法官調查,因不能證明犯罪,改判朱男無罪。可上訴。

  • 李行90大壽曝拍片心願未了

    李行90大壽曝拍片心願未了

     「台灣電影教父」李行導演今年欣逢90耆壽,10日生日與朱延平導演、亞太影帝石雋、資深演員蘇明明、資深監製吳功等人赴台中,出席「行影‧臺中-李行導演90耆壽影展」開幕記者會,提到今年金馬獎進度,朱延平透露將會努力維持金馬在華語片龍頭的地位。  去年金馬獎因兩岸局勢緊繃陸片幾乎缺席,朱延平直言今年跟去年情況差不多,加上因疫情關係,大陸幾乎沒有新片,且影人來台也要隔離,有鑑於此,朱延平曾跟金馬獎主席李安討論,是否要將金馬獎改制為國際影展,但李安認為金馬獎是華語電影的指標,希望能維持原生態,朱延平說:「不到最後不改變,維持華語片龍頭地位。」  李行說去年在台北過90歲生日時,大陸已決定不來參加金馬獎,「不來我們自己還是在辦,今年金馬獎很快就到了,他們可能想來不能來」。他生日最大願望就是疫情能趕緊過去,至於還有何心願未了?他說:「我還有部片還沒拍,叫《跪在火燙的石板上》,不過男主角、原著已過世,這一生我可能做不到了,將來在我墓碑上寫一句《跪在火燙的石板上》籌備中。」  聊到與李行的情誼,朱延平表示他現在的任務就是負責接送,李行雖高齡90歲,但記憶力比他好許多,每次開到地下停車場他常會忘記停在幾號停車格,反而是李行記得很清楚,記憶力驚人。

  • 李行過90耆壽提墓碑內容 朱延平曝金馬不改制續做華語片龍頭

    李行過90耆壽提墓碑內容 朱延平曝金馬不改制續做華語片龍頭

    「台灣電影教父」國寶級導演李行今年欣逢90耆壽,10日生日與朱延平導演、亞太影帝石雋、資深演員蘇明明、資深監製吳功等人赴台中,出席「行影 ‧ 臺中-李行導演90耆壽影展」開幕記者會,提到今年華語影壇盛事金馬獎進度,朱延平透露將會努力維持華語片龍頭地位。 去年金馬獎因兩岸局時緊繃陸片幾乎缺席,朱延平直言今年跟去年情況差不多,加上因新冠肺炎疫情關係,大陸幾乎沒有新片,且影人來台也要隔離,有鑑於此,朱延平有跟金馬獎主席、國際大導演李安討論,是否要將金馬獎改制為國際影展,但李安跟金馬執委會討論後,認為金馬獎是華語電影的指標,達成共識希望能維持金馬獎原生態,朱延平說:「不到最後不改變,維持華語片龍頭地位。」 李行也說去年在台北過90歲生日時,大陸已決定不來參加金馬獎,「不來我們自己還是在辦,今年金馬獎很快就到了,他們可能想來不能來。」而李行生日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疫情能趕緊過去,至於還有何心願未了?他說:「我還有部片還沒拍,叫《跪在火燙的石板上》,不過男主角、原著已過世,這一生我可能做不到了,將來在我墓碑上寫一句《跪在火燙的石板上》籌備中。」 另聊到與李行的情誼,朱延平表示自己現在的任務就是負責接送對方,李行雖然高齡90歲,但記憶力比朱延平好許多,每次朱延平開到地下停車場,常會忘記停在幾號停車格,反而是李行記得他停在幾號,記憶力相當驚人。 最後朱延平也分享自己的新片進度,是繼他經典作《好小子》的後續,名為《小子難纏》,有兩個小和尚主演,該片也獲輔導金肯定,不過他目前還不打算開機,要等疫苗完成後才會動工,「如果因為疫情延拍就麻煩了,因為小朋友長很快,一下子就不連戲了。」

  • 校園鑫馬獎精彩落幕  最佳影片獎由台藝大奪下

    校園鑫馬獎精彩落幕 最佳影片獎由台藝大奪下

    第一屆「校園鑫馬獎」頒獎典禮於6月20日在台北信義威秀圓滿落幕,本次共收到853件作品報名參賽,參賽師生人數超過5,000人,徵件活動與評選作業歷時超過一年,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校園微電影競賽。頒獎典禮當天除頒獎人、入圍者與主辦、協辦單位以外,不少知名藝人與網紅也一起參與這場盛會。據統計,現場觀禮人數近500人,而利用網路直播觀看頒獎典禮的人數也將近3,000人,為第一屆校園鑫馬獎點綴熱鬧非凡的氣氛。 【頒獎典禮現場眾星雲集 一同力挺學生電影】 本屆校園鑫馬獎頒獎典禮由金鐘獎主持組合吳姍儒(Sandy)與阿Ken再次搭檔,對於培養出絕佳默契,Sandy笑稱與Ken哥的關係就像屏東與黑鮪魚,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彼此早已熟悉。 本屆頒獎典禮星光閃閃,決審評審委員共同主席陳志寬、評審團主席陳清河、藝人謝祖武、嚴正嵐、李冠毅、楊小黎、陳庭妮、劉畊宏、唐從聖、吳念軒、李烈、瞿友寧、林孝謙、卓立、楊力州、紀柏舟、程偉豪等人都出席。連知名導演李行、朱延平也到場為年輕的電影人打氣。助理主持人部分則由新生代歌手祈錦鈅、賴柏蓉 Erica、瘋狂麥克斯共同擔當。其中,大馬歌手黃明志因疫情影響無法到場,而是利用視訊連線完成頒獎,為典禮增添不少趣味。 【《拉格朗日什麼辦法》奪下最佳影片與導演 成最大贏家】 校園鑫馬獎最佳影片金獎由台灣藝術大學的《拉格朗日什麼辦法》奪得,銀獎和銅獎為世新大學的《長路未央》及義守大學的《鐵樹開了花》,分別各獲30萬、20 萬及10萬元獎金。最佳導演則由台灣藝術大學的李佳芮獲得,台藝大於本屆校園鑫馬獎入圍多項作品,堪稱最大贏家。評審表示,入圍的作品皆能完整詮釋故事,且拍攝手法純熟,而參與演出的演員甚至出現金鐘、金馬影帝與影后,顯示前輩們對新一代學生電影的期許。

  • 李行、朱延平力挺學生 校園鑫馬獎得獎名單出爐

    李行、朱延平力挺學生 校園鑫馬獎得獎名單出爐

    為鼓勵學生舉辦的第一屆校園鑫馬獎頒獎典禮20日登場,吳姍儒(Sandy)與阿Ken搭檔主持,2人合作多次,Sandy表示:「Ken哥之於我,就是屏東之於黑鮪魚,一段時間就會出現,跨年也跟他主持過,所以滿熟悉的。」他們鼓勵新進後輩,也因這次活動看見了許多亮眼的影視新人,Sandy更對阿Ken喊話:「Ken哥你要加油了!」 頒獎典禮上星光雲集,剛滿90歲大壽的導演李行特別現身支持年輕創作人,朱延平表示自己是「大學生當導演的先驅」,他透露自己大一就當臨演,後來更當上導演並,並鼓勵學子熟能生巧,「多拍就對了,拍久了就收放自如、知道如何運鏡,現在的大學生要看電影比我們當時容易多了!」在大學任教15年的王童也分享,現在的學生故事越說越自然,「金馬有個國際電影獎,台北電影節也是,現在又有鑫馬獎,機會更多,是個看電影學電影的園地。」 擔任頒獎嘉賓的張書豪,日前與鳳小岳、陳妍希拍攝的新作《跟你老婆去旅行》預計明年春天上映。他在新片秀中英法3國語言,其中英文更是被外文系畢業的導演林孝謙糾正數次,「演戲很像在上英文課!」林孝謙則透露張書豪除了語言外,在片中躍升「國民老公」,還以吉他自彈自唱,吃重演出表現驚人,「這部片會是他踏入好萊塢的敲門磚」。他和歐陽妮妮疑似穩定熱戀,問起現實生活是否想成家,他則靦腆地笑而不答。 此外,決審評審委員共同主席陳志寬、評審團主席陳清河、藝人謝祖武、嚴正嵐、李冠毅、楊小黎、陳庭妮、劉畊宏、唐從聖、吳念軒;李烈、 瞿友寧、林孝謙、卓立、楊力州、紀柏舟、程偉豪等人皆出席。同時也邀請新生代人氣歌手祈錦鈅、賴柏蓉 Erica、瘋狂麥克斯擔任助理主持人。特別的是,大馬歌手黃明志因疫情無法來台,於是「隔空」頒獎。 校園鑫馬獎最佳影片金獎由台灣藝術大學的《拉格朗日什麼辦法》奪得,銀獎和銅獎為世新大學的《長路未央》及義守大學的《鐵樹開了花》,分別各獲30萬、20 萬及10萬元獎金。評審表示,入圍作品的團隊表現都非常整齊、成熟,完整地詮釋故事及主題,其中參與演出的演員還不乏曾經得過金鐘、金馬的影帝跟影后,顯示出影視界的前輩們是非常樂於支持學生作品。 首屆校園鑫馬獎是全國規模最大校園微電影競賽,一共收到853件作品,參與人數超過5000位師生,歷經10個月的徵件活動以及3個月的評選作業,頒獎現場除頒獎人、入圍者、評審團、主協辦單位代表外,還有許多共襄盛舉的網紅、藝人,現場觀禮人數接近500人,典禮直播更吸引將近3000人同時在線觀賞。

  • 朱延平斥資破億片喊卡「提前習慣養老生活」

    朱延平斥資破億片喊卡「提前習慣養老生活」

     資深影人朱延平出席勵志紀錄片《老娘就要這麼活》特映會,久未露面的他談到新冠肺炎疫情打亂拍片計畫,所監製的新片《小子難纏》今年初剛拿到電影長片輔導金,原訂近期開拍,可惜因病毒大流行而臨時喊卡,待疫情平緩再繼續,「電影雖然耽誤了,但這期間就把劇本和前置籌備更完整,就像兩面刃一樣有好有壞,所以不急著現在做。」  朱延平坦言因為疫情關係,原來的應酬全取消,每天除了遛狗還是遛狗,提前習慣養老生活,「以前還在想老了怎麼辦,沒想到一下就習慣了!」  他透露電影《小子難纏》斥資1億3000萬元台幣,預計在台灣和大陸同步上映。該片翻拍他在1986年紅極一時的經典作品《好小子》,不過劇情把原來從深山下來的3個功夫小子,改編成2個從電玩遊戲中跳出來的小孩,與現代科技逗趣結合。朱延平找來新銳導演黃毓琦執導,主角人選則有待公布,被問未來是否有再執導筒的打算,他搖搖頭說:「以後都是以監製為主,和各方導演合作。」  看《老娘》療癒  朱延平過去在電影圈綽號「小朱」,與《老娘就要這麼活》導演朱岩蘭綽號一樣,且2人名字發音只差一個字,讓他覺得有緣分。不過由於綽號發音和近來醜聞纏身的「小豬」羅志祥一樣,敏感字眼讓記者會主持人高山峰聽聞嚇了一跳,逗得全場大笑。朱延平說:「一直以來自己拍的電影,最後都是Happy Ending(圓滿結局),不喜歡有遺憾。尤其這麼苦的疫情期間,看《老娘》有療癒效果,心情比較輕鬆!」該片8日上映。

  • 朱延平斥資破億大片臨喊卡 笑稱提早過養老生活

    朱延平斥資破億大片臨喊卡 笑稱提早過養老生活

    資深影人朱延平出席勵志紀錄片《老娘就要這麼活》特映會,久未露面的他談到新冠肺炎疫情打亂拍片計劃,他所監製的新片《小子難纏》今年初剛拿到電影長片輔導金,原訂近期開拍,可惜因病毒大流行而臨時喊卡,待疫情平緩再繼續,「電影雖然耽誤了,但這期間就把劇本和前置籌備更完整,就像兩面刃一樣有好有壞,所以不急著現在做。」他坦言因為疫情關係,原來的應酬全部取消,每天除了遛狗還是遛狗,提前習慣養老生活,「以前還在想老了怎麼辦,沒想到一下就習慣了!」 朱延平透露電影《小子難纏》斥資1億3000萬元台幣,預計在台灣和大陸同步上映。該片翻拍他在1986年紅極一時的經典作品《好小子》,不過劇情把原來從深山下來的3個功夫小子,改編成2個從電玩遊戲中跳出來的小孩,與現代科技逗趣結合。朱延平找來新銳導演黃毓琦執導,主角人選則有待公佈。問起朱延平未來是否有再執導筒的打算,他則搖搖頭表示沒有,「以後都是以監製為主,和各方導演合作。」 朱延平過去在電影圈綽號「小朱」,與《老娘》導演朱岩蘭綽號一樣,且2人名字發音只差一個字,讓他覺得有緣分,因此受邀搶先看片。不過由於綽號發音和醜聞纏身的「小豬」羅志祥一樣,敏感時機讓現場主持人高山峰猛一聽嚇了一跳,逗得全場大笑。朱延平說:「一直以來自己拍的電影,不管是搞笑片還是戰爭片,最後都是Happy Ending,有圓滿結局,不喜歡有遺憾。尤其在現在這麼苦的疫情期間,看《老娘就要這麼活》是有療癒效果的。現在疫情沒完沒了,看看電影比較輕鬆。」 《老娘就要這麼活》特映會還請到資深演員班鐵翔、資深監製吳功、中華演藝總工會理事長康凱等人出席。而吳功則透露今年本來有2部片因為疫情關係停擺,其中一部片據悉為柯有倫主演的溫馨喜劇片《掌中的星星》,年初時在廈門前置完成,本來打算等過完年再去拍攝,沒想到過年開始疫情爆發,現在都過不去了。《老娘就要這麼活》將於8日全台上映。

  • 裴祥泉生前欠3600萬  朱延平向裴妹討債勝訴

    裴祥泉生前欠3600萬 朱延平向裴妹討債勝訴

    已故製片裴祥泉生前欠導演朱延平3600萬元債務,裴的胞妹裴祥麟提告爭遺產,朱因此另對裴家提告請求返還借款。台北地院認為,朱提出的本票、借據均有效,今判決裴家應全額返還,可上訴。 裴祥泉與朱延平曾合作拍攝《1938大驚奇》、《大頭兵》系列、《丑探七個半》、《報告典獄長》等10部電影,賺了不少錢,因他沒有家世,2015年1月21日指定徒弟邱瓈寬為遺囑執行人,將遺產留給邱等人,裴妹不滿提告,北院一審判決「遺囑無效」,邱已提起上訴;由於裴妹勝訴,裴祥泉生前的遺產及債務都由裴的手足繼承,朱延平因此另對裴家提告返還借款。 審理期間,裴妹的委任律師主張,朱延平應有參加裴祥泉2015年的喪禮,當時卻不說有欠款,直到遺囑官司一審判決後才提告,且借據及本票上頭裴祥泉的簽名疑有問題。 不過,法院傳喚邱瓈寬,她證稱,朱延平是她30幾年前工作的老闆,朱跟裴祥泉合夥拍電影,裴負責對廠商收費,拆完帳後作記錄,錢再繼續投資下一部電影,她有經手結算,所以有留存借據和本票的影本。 法官勘驗正本與邱瓈寬提供的影本,確認兩者幾乎相符,另調閱裴祥泉銀行帳戶的印鑑卡,比對筆跡發現極為相似,遂認定應是裴的親筆簽名,相關票據有效,判決裴家應全額返還給朱延平。

  • 守護農作 人猴大戰天天上演

    守護農作 人猴大戰天天上演

     台灣獼猴保育有成,卻間接造成農損嚴重,尤其種植果樹的果農更是苦不堪言,台東縣延平鄉鳳梨農朱益利為了防治「猴害」,養了11隻流浪狗守護「領地」,更架設「定時炮」在巨大香燭上掛上鞭炮,一段時間發出聲響來驅趕獼猴,「人猴大戰」天天上演,讓他傷透腦筋。  台東縣是傳統農業大縣,有94%土地都被列入山坡地,延平鄉更幾乎全鄉都被畫為山坡地,以種植鳳梨聞名,台灣獼猴將田間當作遊樂場,隨意摘採、恣意破壞,農民困擾不已,根據台東縣政府統計,台東1年的農作損失超過新台幣1億元。  為了對抗猴害,台東農民招式盡出,包括沖天炮、網罩、電網等,甚至還有農民將死掉的猴屍吊起,藉此嚇阻獼猴入侵,種種方式只為了防止農作物遭到破壞,要守護農民一整年的心血。  延平鄉鸞山村長鄭鏡峰表示,猴群很聰明,通常是清晨或傍晚會下山覓食,但如果發現有作物就「全時段」不分晝夜來偷吃,甚至還會「化整為零」,單獨行動降低被發現的機會,「比特務還要特務!」  至於以往有農民將死掉的猴子掛在樹上,藉此「威嚇」台灣獼猴,鄭鏡峰說,一開始有效,時間一久猴子也視若無睹,且這方法很不人道,現在鸞山地區離猴子較近的田地都寧願選擇「休耕」領取政府補助收益,至少比農作物被台灣獼猴禍害血本無歸好。  台東縣延平鄉鳳梨農朱益利為了對抗猴群,養了11隻流浪狗來守護鳳梨園,但是效果有限,因為猴群會觀察狗的活動範圍,再從狗看不見的地方偷偷溜進鳳梨園恣意破壞,後來朱益利改用鞭炮來嚇走猴子,固定時間就會放1次鞭炮,希望讓猴子不敢再來。  猴子智慧非常高,只要吃幾次虧就會想辦法來克服,比如說電網的防禦,有1隻猴子受害,其餘猴群就知道電網分布何處,會想辦法繞過,對於這些「齊天大聖」,朱益利無奈說,「猴子能吃多少就盡量吃,他能救多少就救多少」,猴子吃剩下的他再來含淚採收,哀傷語氣透露出果農內心的無奈。

  • 喜嫁小女兒星友齊聚道喜 巴戈曝新娘曾是電影演員

    喜嫁小女兒星友齊聚道喜 巴戈曝新娘曾是電影演員

    巴戈15日喜嫁小女兒巴安,包括陳美鳳、楊貴媚、李明依、朱延平導演、劉福助、王夢麟、紀寶如、向娃等眾星友齊聚婚禮道賀,巴戈16日接受訪問,他表示自己是個開明的父親,對於4個孩子的感情狀況不會多干預,小女兒巴安是第1個結婚的孩子。有趣的是,巴戈親家竟是李立群小學同班同學,李立群特地從杭州趕來參加婚禮,沒想到竟巧遇昔日同窗。 巴戈笑說:「李立群婚禮前天從杭州趕回來,參加完婚禮好像又要去南極旅遊,結果女兒婚禮變成他們的同學會了。」他透露新娘巴安小時候拍過電影《海水正藍》,提到愛女他展現身為父親的驕傲,「我家4個小孩,小女兒什麼都第1,她生下來最快東看西看、也是功課最好的、更是資優生,現在又是第1個結婚。」巴安是化工碩士,她與新郎在朋友的婚禮上玩遊戲認識,沒想到卻譜出一段浪漫良緣,巴戈大讚:「她跟男生交往7年,男生什麼都好,脾氣、品行都很好。」 被問到嫁女是否不捨,巴戈回答得豁達,「怎麼會呢,現在時代進步,隨時可以回家,只是沒有長住在家裡,事實上小時候幾個小孩在國外,長大後上班也是跑來跑去,她出嫁後,我們還是可以在假日見面。」他語帶笑意,「反而是我小女兒哭得很傷心,因為她先出嫁,她姊姊還沒出嫁,所以婚禮上把捧花送給姊姊,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很好。」至於會不會對其他孩子催婚,他笑答:「順其自然,強摘的果子不甜。」

  • 朱延平遭網友抹黑後首露面 否認有國片受牽連退金馬獎

    朱延平遭網友抹黑後首露面 否認有國片受牽連退金馬獎

    導演朱延平遭大陸網友抹黑後,15日首度公開出席活動,力挺第8屆「人間公益影展」。日前大陸一篇文章描寫朱延平在論壇中提倡用大陸資金捧台灣影人,朱迅速在臉書反駁,強調自己從未說過這些話。今表示沒有再看其他留言,發文澄清是不想影響其他影人,「(文內)提到吳宇森、林志玲扯太多了,而且我從來沒參加過新加坡影展、什麼論壇。」 自從大陸國家電影局宣布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金馬影展,今又傳出國片《下半場》退出金馬獎,金馬執委會和該片監製陳寶旭皆否認此事,朱延平身為金馬所屬的電影基金會董事長,他表示沒聽說此事,只對港陸片棄賽感到遺憾,且他依舊深信:「這個風波會平息,它不會是永遠的,只是暫時的。」 朱延平更對今年國片陣容有信心,「有《下半場》、《灼人秘密》。」還提到鍾孟宏《陽光普照》和張作驥《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拿出來都不丟人,國片激烈很競爭,缺了大陸、香港是遺憾,但我們還是要做下去。」最後感嘆:「就自己辦吧!」

  • 朱延平駁斥打壓陸影人「沒一句我說的」

    朱延平駁斥打壓陸影人「沒一句我說的」

     大陸國家電影局日前表示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今年金馬影展,當時電影基金會董事長朱延平回應:「我們的大門從來沒有關閉過,希望儘快讓電影回歸電影。」表明期待華語電影圈共存共榮的景象。未料竟有大陸網友撰文「台灣導演朱延平如何利用內地資金打壓大陸電影人」,描述朱延平在一場新加坡導演座談會倡導讓大陸演員為台灣明星抬轎,朱延平在臉書心痛反駁:「沒有一句話是從我嘴裡說出來的!」  導演朱延平為推廣兩岸電影交流不遺餘力,最近卻疑似因金馬事件延燒,波及個人聲譽,有網友刻意發長文描寫他如何在導演座談會上暢談利用對岸資金振興台灣電影,內容分篇,還以吳宇森的《赤壁》為例,認為該片讓趙薇為林志玲抬轎。該文已被散布至大陸各大網路平台,有對岸影人因此憤怒截圖傳訊息給朱延平:「朱導演,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  臉書發文澄清  另還有張純文字截圖表示,朱延平將在近期公布報名金馬初選的大陸電影名單,該圖檔未說明話語出處,卻同樣在大陸影人間廣為流傳,讓朱延平趕緊在臉書澄清,強調上述文章和截圖沒一句話出自於他。朱延平也透過同事表示,已許久沒去過新加坡,更遑論參加座談會。  相較於個人,朱延平更擔心這些抹黑之詞影響兩岸電影交流委員會以及金馬所屬的電影基金會多年來努力,他在臉書駁斥虛構文:「從來沒說過的話,都塞在我嘴裡…根本從來沒有去新加坡參加過什麼論壇,也可以言之鑿鑿地寫了一大篇我的訪問,荒謬絕倫,狗屁不通。」更對如今兩岸電影交流備受誤解感到痛心。

  • 朱延平遭長文抹黑 心痛澄清:沒有一句話出自我嘴!

    朱延平遭長文抹黑 心痛澄清:沒有一句話出自我嘴!

    大陸國家電影局日前表示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今年金馬影展,當時電影基金會董事長朱延平回應:「我們的大門從來沒有關閉過,希望儘快讓電影回歸電影。」表明期待華語電影圈共存共榮的景象。未料數日前竟有大陸網友發文「台灣導演朱延平如何利用內地資金打壓大陸電影人」,認為朱延平在一場新加坡導演座談會倡導讓大陸演員為台灣明星抬轎,朱延平在臉書心痛反駁:「沒有一句話是從我嘴裡說出來的!」 導演朱延平和前輩李行等人為推廣兩岸電影交流不遺餘力,最近卻疑似因金馬事件延燒,波及個人聲譽,有網友刻意撰文描述他在導演座談會上暢談如何利用對岸資金振興台灣電影,內容言之鑿鑿,甚至分篇、分段描寫,還以吳宇森的《赤壁》為例,認為是用趙薇幫林志玲抬轎。該文已經被散佈至大陸各大網路平台,有對岸影人因此憤怒截圖傳訊息給朱延平:「朱導演,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 朱延平透過同事表示,已經許久沒去過新加坡,更遑論參加座談會。相較於個人,他更擔心這些抹黑之詞影響到兩岸電影交流委員會以及金馬所屬的電影基金會多年來努力,趕緊在臉書澄清,強調該篇文章沒一句話出自於他:「從來沒說過的話,都塞在我嘴裡…根本從來沒有去新加坡參加過什麼論壇,也可以言之鑿鑿地寫了一大篇我的訪問,荒謬絕倫,狗屁不通。」更對如今兩岸電影交流的局面受誤解感到痛心。

  • 朱延平盼回歸電影 才是華語片之福

     大陸暫停影片和人員參加金馬獎,導演朱延平昨表達遺憾,希望盡快讓電影回歸電影;一位在北京任導演助理的台灣青年說,大陸有許多好電影,無法透過金馬獎被看到相當可惜。  朱延平指出,金馬獎是華語電影的重要活動,如果影人這次無法來參加當然令人遺憾,他強調,「我們的大門從來沒關閉過,希望盡快讓電影回歸電影,才是華語電影圈之福。」一周前就曾傳出大陸影片未報名金馬獎,當時朱延平被問到時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考量,我們都尊重」,也表示無須太擔心,因為今年台片也很精采。  台灣某大學戲劇系畢業、目前在北京任導演助理的台青說,他到北京這幾年,看了許多大陸電影後發現,雖然大陸影視環境有條條框框,但讓他們更努力尋求突破。對大陸不參加金馬獎他感到遺憾。  據查今年陸片仍有婁燁執導在國際影展表現突出的《蘭心大劇院》、胡歌主演入圍坎城影展的《南方車站的聚會》、入選今年台北電影節閉幕片的《地久天長》等好片報名。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製片人高文宏說,「今年陸片沒來很遺憾,我有影片參加,現在少掉一個好對手。」

  • 李行闢謠金馬「大陸電影有報名」 朱延平肯定今年國片品質

    李行闢謠金馬「大陸電影有報名」 朱延平肯定今年國片品質

    90歲國寶級導演李行2日出席「行影.不離─李行電影文物展」開幕記者會,他推廣兩岸電影交流不遺餘力,但日前金馬獎報名截止,據傳有不少大陸導演沒來報名,他表示此事從5月起就謠言四起,但他表示:「是誤傳,事實上都有來報名。」只是尚不清楚確切名單,還是要等金馬執委會公布入圍名單時才能得知。 朱延平則表示:「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考量,不要強人所難,金馬的雙手永遠是敞開的。」但是否擔心大陸8月起不再核發來台自由行通行證,會影響年底影人出席金馬獎狀況?他笑說:「他們可以組團一起來。」他更對今年國片品質相當有信心,認為下半年將迎來台灣電影的豐收期,「我們自己也很堅強。」 國家電影中心花費許多人力策劃李行文物展並預計推出紀錄片,電影將由監製王童、朱延平與導演何平共同完成,李行昨在記者會上謙虛感謝許多後輩的幫助,更提到文物展的源起:「從小生活就很苦,從媽媽身上學到省吃儉用,捨不得丟,因此我做電影以來,一張紙片都沒丟、所有照片都留下來。」 10年前把上百箱物品送到當時的電影資料館,還不時詢問:「有沒有整理!」此次辦文物展前先前往倉庫確認資料狀況,看到都已被整理的很有秩序,讓他相當感動,前天先看過展覽現場,更肯定國影中心的努力。不過他也提到許多珍貴照片仍在家中是想打算「留一手」,更開玩笑說:「等我過世以後再說!」讓周圍的人瞬間緊張的倒抽一口氣。 看到多年來作品一口氣呈現在眾人面前,李行回憶當年拍片的態度:「我每部片都很認真,都要拍好,不能偷懶,全心全意投入。因為雖然電影是可以修正的藝術,拍好再重新剪,但當你剪好之後,就肯定是你的作品,沒有任何理由解釋工作過程中的懈怠。」

  • 名導朱延平車禍致2騎士受傷 和解不起訴

    名導朱延平車禍致2騎士受傷 和解不起訴

    知名導演朱延平去年9月駕車迴轉時,與機車發生擦撞,造成機車上2人受傷,被控過失傷害,朱延平與對方達成和解,經被害人撤告後,台北地檢署28日將朱不起訴處分。  朱延平在1980年代被稱為台灣喜劇泰斗,拍攝「小丑」、「新烏龍院」等作品,捧紅喜劇巨星許不了,另有拍攝「七匹狼」、「異域」等非喜劇作品。  檢警調查,朱延平是去年9月1日晚上6點多,開車行經北市中山區將車輛迴轉時,未注意到同向迴轉的雙載機車,不慎與機車發生擦撞,導致機車倒地。  騎車的蘇男送醫後,前臂、手肘、膝蓋等多處擦傷,被載的林女也傷及右手及肩膀,朱延平因此被控過失傷害。  今年4月19日朱延平應檢方傳喚到案,偵查庭中表達與被害人和解意願,檢方移付調解,雙方達共識,被害人撤告,北檢將朱不起訴。

  • 已逝影帝全身多段演技 朱延平、張艾嘉都點讚

    已逝影帝全身多段演技 朱延平、張艾嘉都點讚

    已故影帝柯俊雄的紀錄片《柯俊雄的電影人生》,耗時3年製作、耗資600萬元剪接了他演出的50幾部影片,創紀錄片史上使用影片最多的紀錄片,28日舉行首映會,導演朱延平就讚說柯俊雄的演技很棒,曾形容對方「只要告訴他是用肚臍以上演還是脖子以上演,就OK了。」 紀錄片中提到,兩人合作拍《異域》時,第一天就先拍柯俊雄的特寫,他就問朱延平說:「是要拍什麼程度的特寫?只拍頭部特寫,我就下半身不演戲。」當下就把朱唬住;另在《五湖四海》有一場戲,柯俊雄打陳松勇巴掌,NG太多次導致陳的臉被打腫已不能再拍,連柯也打得忘詞,為了搶救那場戲,柯靈機一動胡言亂語一翻,讓朱延平事後配音方便對嘴。 張艾嘉也說拍《梅花》時,柯俊雄入監獄被刑求將死,躺在地上表示暗戀她,當時鏡頭先拍柯滿臉傷,躺在地上說出藏在心中很久的話,因柯演技太好她感動到淚流不止,要拍她的時候眼淚卻已流乾,竟哭不出來了。 値得一提的是,由於片子太長,柯俊雄兒子柯鑑育很多鏡頭都被剪掉,獨留了一場柯鑑育演出《八百壯士》的英雄戲,和父親當年的演出放在一起,是一場巧妙的父子演技對話。

  • 朱延平估《比悲傷》票房上看50億

    朱延平估《比悲傷》票房上看50億

     台片《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17日在大陸熱賣約15億台幣票房佳績,致力於兩岸電影交流的資深導演朱延平開心說:「我有恭喜林孝謙導演賺錢啦!他的成功無疑是幫台灣電影圈打一劑強心針,鼓勵投資者對國片有信心,台灣電影不再是穩賠不賺。」  朱延平表示,近幾年台片票房表現都不好,今年賀歲檔3部國片更是慘,票房加總都沒破1億,而《比悲傷》此時在大陸竄出好成績,他形容自己只是做為台灣導演都與有榮焉。  朱延平9年前執導的台片《大笑江湖》,找來綜藝天王吳宗憲、曾志偉及大陸演員小瀋陽合作,當時在大陸賣出7億多台幣票房,一度占據台片在陸票房的第4名,該片票房近日被《比悲傷》超越,他樂得說:「太高興了,早點超越我吧,我只是比較早投入大陸市場,新導演不只要超越我的紀錄,還要跟陸片、港片一較高下。」  朱延平也呼籲:「不要再把問題歸咎大陸電檢制度。」強調好的電影台灣賣大陸也會賣,以《比悲傷》跟《我的少女時代》為例,「不過《比悲傷》更好、話題更多,宣傳又做得好。」  有陸媒預估《比悲傷》最終能破36億台幣票房,朱延平則推斷該片應可達50億台幣,「就連好萊塢片都被《比悲傷》壓著打,而且現在不是大檔期,後面沒有什麼大片能夠擋住這部片了。」

  • 朱延平:台片只要好看 大陸一樣埋單

     大陸導演鄭曉龍指出台灣影視式微,建議台灣應把自己的電視劇發展起來。台灣知名導演朱延平直言,「樂觀其成!」並提醒目前台灣在地影業越賣越少、成本越拍越小,這是種惡性循環。他認為需要大陸市場為台灣打氣,「既然有大的市場撐著你,只要好看,大陸一樣埋單。」  朱延平表示,現在台灣電影前進大陸幾乎完全零阻礙,除非是當地禁忌題材,大多都能順利上映,他甚至認為不需「接地氣」,從過去他執導的《七匹狼》、《烏龍院》在大陸大受好評,如今則有《我的少女時代》、《一吻定情》,在台大賣2億票房的《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也將於白色情人節與大陸影迷相見,只要推出好作品,就能讓對岸影迷願意買票進影廳。  曾拍過《流星花園》等當紅偶像劇的導演江豐宏無奈表示,10多年在上海與鄭曉龍有過一面之緣,當時鄭碰到瓶頸,「當時他說羨慕台灣能拍偶像劇,他也在思考怎樣拍出大陸觀眾喜歡的劇」,沒想到時移境遷,現在反而是鄭導演來提醒遇到偶像劇瓶頸的台灣,該如何應變讓觀眾回流。  江豐宏說,現在台灣八點檔製作費倒退,每集被壓縮到60、80萬台幣,但大陸現在的戲劇連最小成本的,一集最少都有50、60萬人民幣起跳,很多戲動輒整體製作費上億,台灣完全不能比。  趙正平從幕後製作人,走入幕前當藝人,一路走來見證台灣影視的興衰。他語重心長說,「15年前《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在大陸有多少人看,現在卻變成我們在看他們的所有節目!」他認為兩岸交流雖然有幫助,「但多交流不只侷限在資金,人才才重要。」

  • 鈕承澤涉嫌性侵首出庭 朱延平曝「斷絕聯絡」

    鈕承澤涉嫌性侵首出庭 朱延平曝「斷絕聯絡」

    朱延平5日出席「ICRT40周年暨青春旋律」記者會,被問是否關心鈕承澤近況,他表示對方已經斷絕聯絡,僅透過李烈轉達:「希望他take easy(放輕鬆)!」朱延平表示以電影人的立場還是希望鈕承澤能盡快復工,認為案件和工作是兩回事:「聽說拍得很好,沒有完成很可惜。」也提到任賢齊為該片努力增肥,「總要有成品讓大家看看他們的辛苦面。」 鈕承澤涉性侵今首度出庭,傳出案發時正在拍攝的《跑馬》即將續跑,並且再度由他執導,但有一半人員被更換。根據業內人士說法,該片依舊停拍中,有一半人員其實是「自願不合作」,目前卡在苦尋不著攝影師,原陸籍攝影師已返回大陸,但還沒有新攝影師接手,且該片最大場面的馬拉松戲仍找不到地點,推測若台灣沒有適合場地,恐需拉到國外拍攝。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