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李昂的搜尋結果,共124

  • 張清芳勇斷15年婚 她籲一般人別跟著學「先考慮這2點」

    張清芳勇斷15年婚 她籲一般人別跟著學「先考慮這2點」

    歌手張清芳15年前和富豪老公宋學仁結婚,兩人育有2子,原本給人恩愛印象,日前卻無預警宣布和平離婚,許多人都對張清芳毅然決然做回自己的決心深感佩服,作家李昂則建議一般人遇到婚姻難解情況,要先考慮經濟問題和能否承受心理上的失落,再決定要不要走到離婚這步。

  • 老婆被看光仍願意娶 李昂讚賴弘國「年輕一代的典範」

    老婆被看光仍願意娶 李昂讚賴弘國「年輕一代的典範」

    Twins成員「阿嬌」鍾欣潼和「醫界王陽明」賴弘國14個月婚姻閃電畫下句號成為近來熱議話題,作家李昂近日在節目上表態較支持賴弘國,認為賴弘國是年輕一代的典範,第一是改變舊有思維,當一個女人被看光後仍願意娶,第二是勇敢跨過姊弟戀的障礙。

  • 讚聲演唱會「疫」動 延期停唱12場

    讚聲演唱會「疫」動 延期停唱12場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為確保民眾健康,各地不少活動及演出接連取消。今年邁入第6年的「讚聲演唱會」,20日宣布取消或延期共12場演唱會,包括動力火車、許書豪、謝震廷、梁文音、李玉璽、張立昂、蔡黃汝及草屯囝仔等歌手受影響,主辦單位寬宏藝術昨表示:「大家一起對抗疫情,寬宏盡可能完善安排讓大家滿意,並協助民眾盡快辦理退票。」 \n 動力火車原訂4月11日為讚聲系列演唱會打頭陣,透過唱片公司表示:「雖然這次演出活動無法如期舉行,很遺憾,但為了保護大家的健康,還是要忍痛做出這個決定。希望大家都可以共體時艱,做好清潔,保護好自己也保護身邊的人,這樣之後才能有健康的身體參加喜歡的活動。」 \n 許書豪原訂5月開唱,遺憾說:「很抱歉讓你們(歌迷)期待落空,未來一定會有其他機會,希望每個人都能健康,雖然有點可惜,但這段時間更重要的是避免任何互相傳染的可能,也謝謝你們的體諒,希望疫情能早日結束,出門記得戴口罩,多喝水補充維他命,大家一起加油!」 \n 草屯囝仔改到9月唱 \n 李玉璽的演出排在6月中,昨收到取消通知直喊可惜:「大家還是照顧好自己,這時侯身體健康比一切都重要。之後還會舉辦音樂會或演唱會,期待與大家在疫情趨緩之後相見。」同樣6月開唱的謝震廷,這幾個月積極練團、規畫歌單,花非常多時間與樂團討論編排,這場演出也將延至8月30日。 \n 草屯囝仔原訂5月23日的演出延至9月5日舉行,成員阿倉及樞育力挺主辦單位:「隨著疫情案例愈來愈多,這個非常時期一定得將演唱會延期,避免群聚感染的可能性。」並呼籲大家「防疫從你我做起」,沒有必要就盡量減少進出公共場所,「別再讓不眠不休的防疫人員增添負擔。」

  • 「李昂文藏館」開幕姑娘廟愛情靈籤吸睛

    「李昂文藏館」開幕姑娘廟愛情靈籤吸睛

    結合文學與科技,設置在中興大學的「李昂文藏館」25日開幕,除融入AR與VR技術、展出李昂父親打造的八腳紅眠床及她的創作手稿等文物,還設計一座「姑娘廟愛情靈籤」裝置藝術,內設籤詩都是李昂過去創作作品中的特色句子,盼透過體驗引領更多人投入文學領域。 \n站在「姑娘廟愛情靈籤」裝置藝術前,李昂笑說,因自己與現代許多女性一樣沒有結婚,卻都靠自己打出一片天,特別在文藏館中打造這一座裝置藝術,供桌上擺滿了國內、外或密宗等各式神像,姑娘廟內的籤詩更是有別於一般籤詩。 \n參訪李昂文藏館的學生誠心膜拜、接著抽一支靈籤,籤詩內容是李昂過往創作中的特色佳句,李昂舉例說,第九首籤詩「浪粉頭放浪結契兄」就出自知名創作《北港香爐人人插》,其文為「是我睡了他們,不是他們睡了我」,下方則有年輕作家的解籤,鼓勵女性充實自我並持之以恆,自可有一番作為。 \n文藏館中另一亮點則是有90年歷史、由李昂父親打造的紅眠床,李昂說,小時躺在這張床上,父親總指著上方一幅書生像、要自己用功讀書才有前途,這也是她人生中第一個課程。此外,施明德在綠島服監時領的飯票、李昂多年來創作手稿及從鹿港老家搬來的龍雕刻等,都展現台灣從傳統到現代、從戒嚴到民主的故事。 \n將科技融入文學中,中興大學校長薛富盛表示,李昂將台灣文學推向世界、興大則是在台灣高教中開創新典範,校內老師特別在文藏館內設計AR擴增實境、VR虛擬實境的設施,透過科技呈現文學中描述的情境,創造文學未來面貌,盼引發年輕一代對文學的興趣。 \n李昂則強調,現在很多人不讀文字,透過科技技術、姑娘廟愛情靈籤等多種媒介,盼勾起大家投入文學中,讓小說深入大家的心,未來也將持續與各界合作、盼擴充文藏館展品。

  • 西班牙鮮肉導演帕可李昂 「我愛你台灣」飛吻獻台粉

    西班牙鮮肉導演帕可李昂 「我愛你台灣」飛吻獻台粉

    西班牙爆笑性喜劇《愛愛馬德里》,片中描述五對情侶間因害羞的特殊性癖好掀起一陣風波,歡樂又瘋狂的劇情早在西班牙狂賣兩億台幣、榮登票房冠軍。鮮肉導演帕可李昂(Paco Leon)在片中自導自演、大膽挑戰多P情節,隨著台灣上映在即,帕可特別錄製了一段影片與台灣觀眾打招呼,並選在他10月4生日當天正式發布。 \n \n他用可愛腔調的中文說出「我愛你,台灣!」,表示想到《愛愛馬德里》即將在台上映就覺得非常幸福,陽光燦笑拋出飛吻,迷翻一票粉絲!除了特別錄製影片,帕可更持續高度關注台灣的上映,時常在自己的Instagram帳號轉貼片商宣傳圖文,期待台灣觀眾進戲院享受這部馬德里風味的性喜劇。 \n \n《愛愛馬德里》大方談性,以爆笑又深情的角度談論多P、沉睡癖、被搶劫癖、戀哭癖、織物癖等性愛癖好,辛辣尺度令人咋舌。西文片名「Kiki, el amor se hace」帶有「做愛」的意思,導演帕可李昂透露,在西班牙上映初期,有不少當地觀眾在購票時幾乎不敢大聲說出片名,彷彿光天化日之下到戲院觀賞與「性」有關的電影是一件丟臉的事,但隨著口碑逐漸加溫,犀利又浪漫的該片終於一躍成為票房冠軍。帕可李昂表示,片中提到的性愛癖好也許一開始看似造成了情侶之間不少困擾,但只要換個角度、打開心胸去擁抱對方,這些小癖好其實都是感情升溫的不二良方。 \n \n《愛愛馬德里》中,五段有點荒謬的愛情故事交錯成爆笑卻又溫馨的性愛喜劇。床上嗨不起來,在情色酒吧工作的友人一加入戰局卻點燃熊熊慾火的夫妻檔、求子心切卻必須看到老公落淚才會高潮的妻子、被老婆拒於門外,只能在她熟睡時上下其手的醫生、被搶劫會產生快感的美少女,以及會對高級布料「起反應」的聽障女孩…..帶著最荒謬的性癖與最真摯的愛欲,他們能打破眾人對愛情的定義,找到屬於自己的「性」福高潮嗎?從開不了口的情慾煎熬到停不下手的徹底解放,票房高漲的《愛愛馬德里》將帶你進入奇幻的愛情之旅。電影5日在台上映。

  • 帕可李昂做功課喬裝臥底性愛趴

    帕可李昂做功課喬裝臥底性愛趴

     在電影《愛愛馬德里》裡可看到戀哭癖、被搶劫癖、沉睡癖、織物癖、多P等不同性愛癖好,導演帕可李昂(Paco Leon),為了電影劇情,在寫劇本時實際做「田野調查」,低調喬裝參加位於馬德里的性愛派對,其中包括繩縛、鞦韆等性愛玩法,他說:「你想得到的玩法應有盡有!」 \n 在派對裡「臥底」時,令他印象深刻的是,現場人們談話的內容其實極其日常平凡,若撇開現場主題,就像朋友之間輕鬆親密的家常派對一樣。讓他決定要寫實地呈現這個議題:「大家對於不明白的事總會有刻板印象或想像,這正是歧視形成的原因。」 \n 故事敘述盛夏的馬德里,有著5段有點荒謬的愛情故事。有床上嗨不起來,在情色酒吧工作的友人一加入戰局卻點燃熊熊慾火的夫妻檔;求子心切卻必須看到老公落淚才會高潮的妻子;被老婆拒於門外,只能在她熟睡時「上下其手」的醫生;被搶劫會產生快感的美少女;以及會對高級布料「起反應」的聽障女孩。他們能打破眾人對愛情的定義,找到屬於自己的「性」福高潮嗎?電影10月5日在台上映。

  • 與實習生有一腿 人氣男星崩壞變渣男

    與實習生有一腿 人氣男星崩壞變渣男

    曾受西班牙GQ票選2016年最優雅男人的帕可李昂(Paco Leon)因演出長壽電視喜劇《艾達》(Aida)成為西班牙家喻戶曉的喜劇一哥。帕可李昂轉戰大銀幕,在《我的媽咪金搖擺》破格演出一位和實習生有一腿的高富帥渣男,並與硬底子演員卡門瑪芝(Carmen Machi)同台飆「舞」,爆笑又勵志的情節,在西班牙甫上映就打敗同檔期好萊塢動作大片《古墓奇兵》,首周末湧入將近18萬名觀眾,創下當週最高觀影人次,堪稱西班牙今年度的話題熱作。 \n \n難得演出人生勝利組的帕可李昂,在《我的媽咪金搖擺》是一位掌握員工生殺大權的人資經理費德,心狠手辣解僱數百名員工,和實習生的性愛畫面被流傳網路、震驚全國,成為眾人唾棄的「國民黏黏哥」。 \n \n在接受《浮華世界》專訪時,帕可李昂笑稱自己還是難逃「喜劇丑角」的命運,演出喜劇多年的他表示:「我認為透過『幽默』傳達重要的事,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對我來說,喜劇的精神目標不在於觀眾的笑聲,透過笑料而傳遞的訊息對我來說才是重點。」睽違三年,因《我的媽咪金搖擺》再度合作的卡門瑪芝也大讚:「帕可心思細膩,總注意到別人看不到的細節,他常常能領悟言外之意。」 \n \n《我的媽咪金搖擺》以逗趣、幽默的方式呈現藉由「舞蹈」帶來鼓勵、讓人找回自信,克服生活中的不順遂。電影中大量的舞蹈動作,對導演費南多寇洛摩(Fernando Colomo)和演員都是一大挑戰,光是設計鏡位及舞蹈動作和大批演員的排練就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為了舞蹈大銀幕的處女秀,帕可李昂更為戲勤練現代舞和佛朗明哥舞,即使到了《我的媽咪金搖擺》拍攝結束,他會陪著女兒大跳凱蒂佩芮的熱舞。 \n \n《我的媽咪金搖擺》敘述人生勝利組費德(帕可李昂飾)意外地捲入桃色風波後,成為眾人唾棄的「國民黏黏哥」!喪志的費德自殺不成,反倒弄巧成拙失去記憶,從未謀面的親生媽咪維吉娜(卡門瑪芝飾)目睹一切,自告奮勇與兒子費德展開爆笑新生活。韻律感超強的維吉娜與一群人生不順遂的「地方媽媽」共組街舞團,打破千篇一律的魯蛇生活,是否能帶領費德找回自己真正的歸屬呢?電影9月14日在台上映。

  • 李昂赴阿富汗簽證受阻 外交部:僅阿駐巴使館要求陸證明文件

    作家李昂稱,參與高寶旅行社的「阿富汗與巴基斯坦探奇12天」行程,欲從巴基斯坦進入阿富汗時無法取得簽證,疑似遭大陸打壓。外交部發言人李憲章今表示,經外交部查詢結果,僅阿富汗駐巴基斯坦大使館要求我國人申請簽證時,必需檢附中國大使館的無異議證明(NOC)。 \n \n李憲章指出,根據外交部領務局網站資料,國人申辦阿富汗簽證可赴阿國駐日本及駐韓國大使館申請,經外交部29日電洽上揭使館均獲復,國人申辦阿國簽證僅需事先將申請資料備齊,即可赴該等使館遞件。 \n \n李憲章表示,經透過管道聯繫,阿富汗駐巴基斯坦大使館回復,國人赴該館申請赴阿國簽證,必需出具中國大使館的NOC(無異議證明,Non Objection Certificate)。 \n \n李憲章強調,NOC為印度次大陸(如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爾等國家)國家政府部門於受理簽證等事項時習慣要求的文件,惟經外交部查詢結果,僅阿富汗駐巴基斯坦大使館表示申請簽證時必需檢附無異議證明(NOC)。

  • 李昂「好想嫁」 紅眠床贈興大收藏

    李昂「好想嫁」 紅眠床贈興大收藏

     作家李昂要出嫁了?24日她一身喜氣洋洋的大紅花布洋裝,坐上復古三輪車,後面還有出嫁隊伍,原來是她要將老家1張古董紅眠床捐贈中興大學收藏,文化局長陳文彬特別穿上唐裝,以鹿港傳統嫁女兒禮俗、辦理捐贈儀式,讓李昂忍不住喜孜孜說「好想嫁一次!」 \n 在鹿港知名北管樂團玉琴軒伴奏聲中,一路敲鑼打鼓、熱鬧踩街,三輪車後方還有花轎、一擔擔的嫁妝,珍貴的紅眠床也被專業木匠師拆卸裝箱,浩浩蕩蕩抵達作為「新娘房」的永樂酒店。 \n 會場準備紅圓仔桂圓湯、冬瓜糖等婚禮點心,眾人在歡樂喜悅的氣氛中,以另類婚嫁古禮舉行捐贈儀式。本名施淑端的李昂,老家就在鹿港杉行街,是早年知名的福州杉買賣市集,原本是木匠的父親也因此致富,親手打造這張紅眠床,她和姊姊們都在這張床出生,意義重大。李昂說,這張床由父親精心設計,結合日據大正時代與中華文化新、舊藝術風格,床下珠寶抽屜櫃拉開會有樂音,後方櫃子更是玩捉迷藏的專屬秘密基地,滿滿童年回憶。 \n 陳文彬說,希望用文化當嫁妝,讓更多人透過李昂的文學認識鹿港、彰化,未來這張床將在中興大學「異想世界:李昂文藏館」,預計秋天正式開幕。

  • 李昂小姐欲出嫁? 古宅紅眠床贈興大收藏展示

    李昂小姐欲出嫁? 古宅紅眠床贈興大收藏展示

    作家李昂要出嫁了?24日上午她一身喜氣洋洋的大紅花布洋裝,坐上復古三輪車,後面還有出嫁隊伍,原來是她要將老家一張古董紅眠床,捐贈中興大學收藏,文化局長陳文彬特別穿上唐裝,以鹿港傳統嫁女兒禮俗、辦理捐贈儀式,讓李昂忍不住喜孜孜說「好想嫁一次!」 \n 在鹿港知名北管樂團玉琴軒伴奏聲中,一路敲鑼打鼓、熱鬧踩街,三輪車後方還有花轎、一擔擔的嫁妝,珍貴的紅眠床也被專業木匠師拆卸裝箱,浩浩蕩蕩抵達作為「新娘房」的永樂酒店。 \n 會場準備紅圓仔桂圓湯、冬瓜糖等婚禮點心,永樂酒店董事長林益邦、小鎮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執行長許書基、興大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主任陳淑卿、燈籠大師吳怡德、細木作工藝師吳江浚等人都到場觀禮,在歡樂喜悅的氣氛中,以另類婚嫁古禮舉行捐贈儀式。 \n 本名施淑端的李昂,老家就在鹿港杉行街,是早年知名的福州杉買賣市集,原本是木匠的父親也因此致富,親手打造這張紅眠床,她和姊姊們施淑、施叔青,都在這張床上出生,意義重大。 \n 李昂說,這張床由父親精心設計,結合日據大正時代與中華文化新、舊藝術風格,床下珠寶抽屜櫃拉開會有樂音,後方櫃子更是玩捉迷藏的專屬秘密基地,滿滿童年回憶。 \n 陳文彬說,抱著嫁女兒的心情,把李昂老師象徵性嫁出去,希望用文化當嫁妝,讓更多人透過她的文學認識鹿港、彰化,未來這張床將在中興大學「異想世界:李昂文藏館」,預計秋天正式開幕。

  • 李昂進駐 介紹宜蘭米其林美食、景點

     由宜蘭縣政府文化局舉辦的「2018年村落文學發展計畫」19日正式啟動,今年邀請知名作家李昂及在地作家吳敏顯擔任駐縣作家,藉由他們獨特的觀察及筆觸,對蘭陽平原做詳盡且深入地描述,再以生動的文字內容,讓更多人認識宜蘭的文化內涵。 \n 縣府文化局長李志勇表示,「村落文學發展計畫」今年邁入第4年,主要目的在闡揚宜蘭人文特色,將文學觀察、體驗、書寫、講座與社區發展結合而一,透過文字力量將豐饒的蘭陽風情集結成冊,過去4年已累計出版8本相關著作,期盼能吸收既有的文化內涵,包納境內的多元文化交流,蘊涵更多原鄉創作能量,並借重外來之筆重新形塑宜蘭文學樣貌。 \n 今年受邀擔任駐縣作家的李昂說,她將以「蘭陽米其林」為名,以她40年旅遊世界各地、「吃過近200顆星星」的豐富經歷,來介紹宜蘭的美食、住宿及旅遊美景,讓宜蘭不要只是被當成「美麗的鄉下」,而是賦予宜蘭具備頂級觀光旅遊應有的地位。 \n 另1位受邀駐縣作家則是曾在媒體界任職多年的在地作家吳敏顯,他將以「老宜蘭的臉孔」為主題,鎖定「人物」為內容,逐一介紹21位宜蘭人的故事,這21人並不是眾所皆知的從政人物,而是一些老工匠、產業達人或者是有特殊故事性的小人物,這些人的共通點就是「很古意、個性內斂」,也正是外縣市對「宜蘭人」的普遍印象。 \n 配合活動起跑,文化局也分別在宜蘭市及冬山鄉等地舉辦3場講座,有興趣的民眾可至宜蘭文化局官網查詢及報名,名額有限,歡迎大家一同共襄盛舉,宜蘭縣政府文化局官網http://www.ilccb.gov.tw。

  • 楊繡惠借錢不求收回 撞臉吳淡如「口水噴多了」

    楊繡惠借錢不求收回 撞臉吳淡如「口水噴多了」

    楊繡惠今在JET《命運好好玩》錄影前透露,前陣子有位資深藝人跟她說急需借5萬元開刀費,楊繡惠向朋友周轉2萬元給對方,「當作開刀的紅包」,她認為借錢給人就不要想著要還錢,「免得碰面,明明是我借你錢,還比不還錢的人更不好意思。」楊繡惠說李炳輝去年曾和她開口借5000元,她馬上答應,也透露每次看到李炳輝,她都會私下塞2000元給他,幫助他的生計。 \n \n楊繡惠曾看到一篇朋友分享的文章,內文提到「如果一開口就借你錢,就是再造父母」有一位演藝圈的男藝人跟她借錢不還,看到該片文章還打電話罵她「你這樣我很不高興,發臉書感覺在洗我臉。」原本單純分享文章,反而遭對方罵,讓她覺得很莫名其妙,她當下回嗆「請問大哥,我借你錢還要顧慮你的心情,你還我錢不就很爽快嗎?什麼東西!」 \n \n她被認為和吳淡如撞臉,楊繡惠對此感到驚訝,她說:「我覺得淡如姐和李昂老師滿像的」楊繡惠以前常上吳淡如主持的《女人要有錢》,被認為兩人相像,她開玩笑地說「可能口水噴多了」她說吳淡如近期為了健康勤運動,做臉部保養,有拉提變緊實,變漂亮也是應該的。

  • 地方掃描-作家李昂暢談「貪戀青春」

    新北:知名作家李昂第一篇文章《花季》在高中時期發表即走紅文壇,現已出版多本小說、散文,善寫具爭議性的政治小說及女性情慾心理,國立台灣圖書館3月21日下午2時邀請李昂舉辦「貪戀青春」閱讀講座,下午1時30分開放入場,額滿為止。

  • 8歲紐西蘭男童走失 捷警協助送回父親懷中

    8歲紐西蘭男童走失 捷警協助送回父親懷中

    8歲紐西蘭男童李昂〔Leon〕日前隨父親外出,在台北火車站走失,在站內徘徊哭泣,捷運警察隊第1分隊員警劉國棟巡經發現,將男裡帶回分隊交由備差女警紀雅雯,紀員用英語安撫男童,陪同男童四處尋找父親,男童父親也焦急尋子,最後接獲服務中心通報,讓父子重逢,父親對警方熱心協助感激萬分。 \n \n日前,捷警隊第1分隊員警劉國棟在台北火車站與京站連通道巡邏時,見到1名外籍男童站在現場哭泣,員警研判是走失兒童,於是將男童帶回分隊交由熟諳英文的備差女警紀雅雯接手處理。 \n \n經紀員用英文安撫詢問男童,得知男童是8歲的紐西蘭人,先前跟著父親搭捷運在台北車站下車後失散,因不懂中文無法找到父親,才站在通道旁哭泣,紀員於是陪同男童回到捷運站及聯通道附近找尋。 \n \n李昂的父親發現兒子走失,也焦急地在附近尋找,有熱心民眾帶男童父親到車站客服中心報警求救,紀員接獲捷警隊勤務中心轉報通知,立即帶著李昂前往服務中心,讓父子團圓,李昂父親當場一再謝謝紀員熱心協助後帶著兒子離去。

  • 《商業周刊》宮廷料理×作家李昂》皇宮裡享用 蘇丹級陶甕羊肉

    橫跨歐、亞、非三洲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在飲食居住上究竟有多奢華?圖朗(Tugra)餐廳可說是目前伊斯坦堡7家宮廷料理餐廳之翹楚。名稱「Tugra」,代表蘇丹徽號。 \n \n現任主廚胡瑟因‧烏拉須(Hüseyin Ulas)沿襲17世紀以來御廚風格,把菜色精緻化,並專研古書,重現宮廷料理,甚至吸引法國名廚亞倫‧杜卡斯(Alain Ducasse)前來交流心得。 \n \n自稱「愛吃鬼」的作家李昂,累積40多年旅遊經驗,踏遍伊斯蘭國度,僅餘伊拉克與阿富汗兩國尚未涉足。去過伊斯坦堡5次的她,兩年前入住鄂圖曼帝國時期的君主蘇丹皇宮改建成的伊斯坦堡塞拉宮凱賓斯基飯店(Çıragan Palace Kempinski Istanbul),感受王室富麗輝煌;也在飯店內的圖朗餐廳用餐,享受舊時蘇丹級待遇。 \n \n既是宮廷料理,除了廚藝,上菜數量與精緻度自是與眾不同。小菜(meze)採拼盤概念,一口氣端上9款,各一口大小,貴在吃巧不吃飽,以中東地區常見「葡萄葉飯捲」為例,捏成小指般迷你,肉餡剁碎近乎泥狀,配菜刀工極細,繁複作工令她至今難忘。 \n \n主菜是著名的「陶甕羊肉」,發源自土耳其產陶甕的名鎮阿瓦諾斯(Avanos)。一般來說,牛、羊、雞都能塞進陶甕搭配蔬菜、辛香料等,封住後放進火裡燒烤,上桌前附上小鎚子,沿缺口敲開後就能食用。而講究服務的宮廷餐廳則會先套上銀製外蓋,由服務生在桌邊服務,讓賓客彷彿參與一場上菜秀,搭配雞油飯、麵包享用。 \n \n對香味與溫度很講究的李昂說:「陶甕一敲開,撲鼻的香氣,與熟爛不失咬勁的大塊羊肉,讓人口水直流!根本就是多重感官享受的一道菜。」 \n \n圖朗的料理大量運用在地食材。蘋果選用黑海地區脆度與酸度明顯的阿馬西亞(Amasya)品種,黃瓜則來自琴蓋爾柯伊(Çengelköy)地區……17世紀帝國飲食風潮,竟與400多年後的地產地銷概念相似,著實有趣。 \n \n這頓飯令李昂印象最深的,還有餐廳清一色為男服務生,可見伊斯蘭「男主外、女主內」觀念根深柢固。用餐前特別依飯店管家提醒包好頭巾,但餐後回房驚覺相機忘了拿,心急的她來不及重包頭巾便奔回餐廳,居然沒有服務生敢正視她,還好有位員工急中生智,幫她圍上口布後才領她去拿相機,親身經歷了一場異國文化洗禮。 \n \n【更多報導】 \n \n※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 \n \n※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李昂再寫禁忌 大齡女配小鮮肉

     「如果82歲的諾貝爾獎得主和28歲的妻子結婚是一樁美談,為什麼我們談大齡女子和『小鮮肉』交往,卻都只能用莉莉和小鄭、許純美、周遊等藝人或八卦當例子?」作家李昂總是不畏禁忌書寫女性和情慾,新作《睡美男》更以步入中年的外交官夫人殷殷,迷戀上年輕健身房教練潘的故事,不只描繪熟齡女子生命中的勇敢與不堪。 \n 雖然小說不是以真人真事為底,卻真實融入了李昂自己過去和「小男朋友」交往時的心境。李昂表示,「我常上電視,大家認得我,我們一起出門時,有的店家會問:這你兒子嗎?或者會對他說:你跟你媽媽出門啊!」 \n 「我們兩個其實非常知心,但後來漸漸地很少一起出門。我當時明白,如果我們常常在大庭廣眾下,壓力一定很大,也會帶給他很大的挫折。」李昂表示「我們沒有對不起人,但就是沒有辦法浮上檯面。」 \n 小說裡,殷殷是外交官的第二任妻子,年過半百,開始體認到身體的衰老與時間的流逝。她在健身房認識七年級末段班的年輕教練潘,對他產生情愫,繼而引燃對身體和性的渴求。然而相對於年輕俊美的潘,殷殷卻感覺自己不斷老去,對年齡自慚形穢。 \n 李昂意圖翻轉性別和權力,把《睡美人》變成了《睡美男》,更把藥交到女性手裡,殷殷對潘下藥,讓他在身體保有性能力的狀況下陷入昏睡。 \n 李昂表示,「無論是川端康成的《睡美人》或馬奎斯的《苦妓回憶錄》寫老男人和少女,都沒有人跳出來指責作者,說不應該寫這樣的題材,代表這是長期以來被認可的事。那如果在東方社會,出現大齡女子與年輕男子的愛,會有怎麼樣下場?我想在小說裡挑戰『最後的禁忌』。」

  • 李昂再寫禁忌 大齡女配小鮮肉

    李昂再寫禁忌 大齡女配小鮮肉

     「如果82歲的諾貝爾獎得主和28歲的妻子結婚是一樁美談,為什麼我們談大齡女子和『小鮮肉』交往,卻都只能用莉莉和小鄭、許純美、周遊等藝人或八卦當例子?」作家李昂總是不畏禁忌書寫女性和情慾,新作《睡美男》更以步入中年的外交官夫人殷殷,迷戀上年輕健身房教練潘的故事,不只描繪熟零女子生命中的勇敢與不堪。 \n \n 作家許悔之表示:「以前李昂寫情欲都是刀光劍影,這本卻能讀到她的躊躇和感傷。」雖然小說不是以真人真事為底,卻真實融入了李昂自己過去和「小男朋友」交往時的心境。李昂表示,「我常上電視,大家認得我,我們一起出門時,有的店家會問:這你兒子嗎?或者會對他說:你跟你媽媽出門啊!」 \n \n 「我們兩個其實非常知心,但後來漸漸地很少一起出門。我當時明白,如果我們常常在大庭廣眾下,壓力一定很大,也會帶給他很大的挫折。」李昂表示,她從來沒有讓任何人知道這段維持了六年多的感情,「我們沒有對不起人,但就是沒有辦法浮上檯面。我也是在跟他分手後,才開始談這些事。」 \n \n 小說裡,殷殷是外交官的第二任妻子,年過半百,開始體認到身體的衰老與時間的流逝。她在健身房認識七年級末段班的年輕教練潘,對他產生情愫,繼而引燃對身體和性的渴求。然而相對於年輕俊美的潘,殷殷卻感覺自己不斷老去,對年齡自慚形穢,心裡想著:「如果不斷老去的是他,不是她,他們不也有機會成就一段千古佳話?」 \n \n 李昂本名施淑端,代表作有《殺夫》、《北港香爐人人插》等,擅長書寫女性情慾。她表示,社會總是教女性看男性的經濟、職業、社經地位,卻從來不是看身體。「但我之前因為摔傷需要復健,常到健身中心去運動。我在健身房裡看到美麗的青春的身體,那時真的覺得只有一句話可以形容:可口!」 \n \n 李昂意圖翻轉性別和權力,「上個世紀60年代,川端康成就在《睡美人》裡,寫老男人用藥讓年輕少女陷入昏睡,任老男人意淫。」李昂把《睡美人》變成了《睡美男》,更把藥交到女性手裡,殷殷對潘下藥,讓他在身體保有性能力的狀況下陷入昏睡。 \n \n 李昂表示,「無論是川端康成的《睡美人》或馬奎斯的《苦妓回憶錄》寫老男人和少女,都沒有人跳出來指責作者,說不應該寫這樣的題材,代表這是長期以來被認可的事。那如果在東方社會,出現大齡女子與年輕男子的愛,會有怎麼樣的下場?我想在小說裡挑戰這『最後的禁忌』。」

  • Charlie 查理 3

    Charlie 查理 3

     練皮拉提斯時資深的Charlie會陪殷殷練習,用易取得的球、長巾。Charlie說她事實上並不喜歡皮拉提斯那些「滿清十大酷刑」器材,但她一定要考上證照。 \n 她們因而有許多身體的接觸,她是T,並非男人,不像Pan,Charlie自在地扶著她的腰要她收緊腹部核心肌肉群、推她的腰背要她往上伸展長高,抓住她的腳要她做高跟鞋墊高腳根。 \n 不停地稱讚她的身體和動作,以至於殷殷笑這是「日行一善」,Charlie也不再讓她在健身房裡穿那些遮住曲線的衣服。 \n 她們一起長時間同在健身房,她一定感覺到她對Pan的心緒,雖然殷殷小心隱匿。她長年在外交圈的經驗:沒有人是可以相信的。 \n Charlie則喜歡對殷殷的揶揄。兩人相偕去看崑曲《牡丹亭》,對因愛病死的杜麗娘不假辭色,冷冷丟來一句:妳們女人。還大虧殷殷是中了傳統文化的遺毒。但當杜麗娘慕色還魂時,又大加讚揚因性而死去活來。 \n 但Charlie也有無言的時刻,那是當被稱作「石女」的道姑出場插科打諢,滿嘴性暗示,不得不同意,四百多年前,中華文化也不是全然壓抑女人。 \n 「問題出在哪?」 \n Charlie刻意問。 \n 到來的冬天異常氣候極為酷寒,溫度輕易地就在十度下徘徊,她們經常結伴到這日式房子來。兩人之間沒有愛戀的糾葛,但又較閨密親。溫泉池旁長大的殷殷過了第一次(還只是不知如何和一個T同洗溫泉),很自然地裸裎相見,就是從來不曾看到Charlie的裸身。 \n 雖然無襯裡的運動內衣看得出Charlie幾不見乳房的胸。 \n (所以連束胸也不用。) \n 「乳房原來大部份就是堆高的兩球脂肪,女人和男人一樣也是有胸肌,只不過在脂肪球之後和胸骨之間。」Charlie得意地說:「妳知道現在最流行的六塊肌吧!」 \n 殷殷乖乖點頭。 \n 「六塊肌被腹部體脂肪蓋住,練掉了脂肪就出現六塊肌,八塊肌也可以有。我把胸部的脂肪練掉了,就剩胸肌。」 \n 「所以平下來了。」殷殷說:「女生體操選手好像也容易這樣。」 \n 至於她的扁臀? \n 「妳以為只有女生練翹臀?小Gay才鍛鍊屁股呢!這裡是最等待被進入的。」她說:「練屁股,有一個後翹的臀,是對方眼中所見、手中撫握、肌膚相貼的立即所在。」 \n 「那麼我練哪裡呢?」殷殷對這類健身問題,一貫只有傻傻地問。 \n Charlie若有所指地盯著她,曖眛地說: \n 「全身。」 \n 可是啊!全身,多好的一個說詞,如若她從Pan習得的,渴想要被他粗糙的大手撫摸觸及的每一點一寸,那麼,果真全身遍體都是得鍛鍊的愛欲。 \n 曾幾何時,有別於過往,不再只有胸部、下體,才是愛欲的所在。是啊!以往連臀部,都不是主要的欲求。那胴體,最首要,只是下體,柔細陰毛再下探,夾著藏匿的那一處。 \n 殷殷一時神思飛馳。 \n 那夜裡兩人喝了許多酒,幾已迷醉地躺在房間的榻榻米上。當Charlie傾身向她,殷殷本以為只是越過她的身體去取一旁未喝盡的酒瓶。 \n 可日式浴衣yukata的下擺被拉開,有東西,冷而滑的在探觸下體,先是在外延,然後要進入。一定是知道她會有的逃躲動作,她的腰,那被一再要求的核心肌群訓練的所在,被Charlie上半身壓住。 \n (Charlie並沒有那麼輕。) \n 震動,微細但持續並逐漸加大,甚至以為聽到嗡嗡的鳴聲,這季節哪來的蟬鳴?側耳要仔細去聽,一分神,被震動打開了的,可是有東西開始進入,然後,瞬間長趨直入地──被攻佔。 \n 震動仍在,而且加大中,她鬆弛地放下曲起的腿。 \n 愉悅到來,直到一切止息。 \n 臨上的是羞慚,殷殷挪動身體,感到得說些什麼。 \n 「噓!」Charlie制止她。「妳多久沒有做愛了?」 \n 「妳怎麼知道?」 \n 「有做愛的女人眼睛水汪汪的,妳的眼中不見水色。」 \n Charlie搖頭晃腦地學著算命先生的夫子模樣。 \n 「妳不是說我日行一善,還不是我在日行一善呢!」輕輕鬆鬆地加上:「看,我沒有用我的手。不要想太多什麼愛啊情啊,那些妳們最拿手的。」 \n 那性愛,即便不完全(可什麼才是完全的性愛)?緩和了顏面的線條。深、重而且沉的法令紋,被淡化,不至像倒掛的金鉤,鐮刀一般直切而下。臉面上紋路,抬頭紋、魚尾紋、眼袋形成的紋路,便不會像被剪切過一樣,將臉分為好幾個區塊,殘破不平高高低低參差不齊。 \n 一張不平整的臉,較不光滑更嚴重,原來就是──老,那最怕的字眼。才要打玻尿酸、肉毒桿菌,為著就是要回復平整。 \n 而那性愛,撫平了一張臉。 \n 那性愛,是不是也放鬆了她的胴體。她整個人放下,安定安樂且安逸,閒閒的一種舒緩自足。那性愛,補足了缺憾,不僅將臉面上的凹凸缺陷,心口中和胴體上的,也一併補平。 \n 而時間過去。 \n 一時一刻、多時多刻之後,那已得的滿足必然會逐步崩壞,為著重再需求的緣由,一時一刻?多時多刻後?胴體內重新糾集拉扯出一張空虛的大網。 \n 等待著再次地被進入。 \n 那不像男物的器具,連形像都不再做得有龜頭、青筋浮起,只是略彎曲的一條肥腴乳膠塑料棒。 \n 也不像男物的進入方式,一進一出、一抽一送,快進快出快抽快送的操插。只是震動,不同頻率、強度的震動。可它一直在那,可以絕不休止不曾停息地震動。 \n 摩擦搓揉到了的,一開始還不以為意,畢竟不是一向習慣了的抽──送、操──插,然那不似男物的肥腴乳膠塑料棒,高速震動到的何止是陰道內最纖細的,帶出敏銳的快感之後,一定還灌入了什麼而至有這樣充填的效果,整個人,心和胴體都被送入的補足了,肥腴的滿載。 \n (居然從來不曾有過這樣能欲死欲仙的享受!) \n 可會有太多麼? \n 這可是能無需停止不會中斷的玩意! \n 那年輕時的縱情,酒、遲睡與逕夜裡一再玩耍已疲累的胴體,隔日都還是會有的黑眼圈、鬆垮的臉。得是來到了幾分方不至過度?到了這般年歲,還經得起這樣可以絕不休止不曾停息的震動──的折騰麼! \n 無需再撫摸著自己豐腴但不能不下垂的乳房,神思心口滿是對Pan的呼喚。 \n 可期待的,仍是Pan那粗糙的大手。(完) \n (本文摘自《睡美男》一書,有鹿文化出版)

  • Charlie 查理 2

    Charlie 查理 2

     不曾學會爬就站起來的Charlie,被邀請到首善之都台北近郊的著名溫泉區,一整棟有溫泉的日式房子,雖然殷殷解釋房子不屬於她,她只有使用權。Charlie對她那從中部來的程姓家族,多了不可思議的驚歎。 \n Charlie一再說,驚歎的不是財富,台北有錢人多的是,而是她家族能保留這樣的日式房子不改建的堅持──尤其離起家的中部這麼遠。 \n 已七、八十年的日式房子,多半以島嶼特有的槐木建成,一直在細心的維護。為了現代化的舒適也部分整建,仍然用木材,但加了更私密的淋浴更衣空間。 \n 殷殷因而看著從更衣室走出來的Charlie,失笑出聲。 \n Charlie穿著像男人泳褲的平口褲,上身一件無襯裡的運動內衣。 \n 「穿這樣來洗溫泉?」 \n 殷殷硬生生地吞下到口的這句話。倒是Charlie自我解嘲: \n 「台灣人穿泳衣洗溫泉妳又不是沒見過!」 \n 美國讀過書當然以為這樣很Low,轉移了話題: \n 「看最近選舉擺明了是T的那個北區候選人?」 \n 殷殷點頭: \n 「上了許多媒體。」 \n 「宣傳照上,繫那種男人用、有大金屬頭的皮帶?」 \n 「沒特別注意。」 \n 「我就不會用這種皮帶。」Charlie語氣極不以為然:「要上洗手間,得整個解開皮帶,再脫下褲子,那個不方便。」 \n 殷殷不懂,睜大眼睛。 \n 「男人用這種皮帶,小便時不用解開。生理上的男、女小便的方式不一樣呀!除非女人也站著小便。」 \n 就差說聲呆瓜,Charlie接道: \n 「尤其冬天小便,解開皮帶,大金屬頭打到腹部皮膚上,那個冷……」 \n 做了個冷到直打哆嗦的怪樣,走入半室外的溫泉池。殷殷解下大浴巾,Charlie很男人式地吹響一聲口哨,歪著頭故意瞇著眼睛打量。 \n 殷殷藏身入溫泉池。那溫泉並非當地最著名但少見的青磺、白磺,接上的泉水源頭略有硫磺味,加上水深因此帶隱匿的深色,氤氳水氣中只能見露出的肩、頭。 \n Charlie用一個大動作進入水中,激起水花四濺,長手伸前來就將殷殷抓起。 \n 「誰叫妳以前都只穿寬鬆的衣服?」 \n 「不是應該如此嗎?」 \n 「應該什麼?」Charlie哈哈大笑:「虧妳還是進步婦女,在國外住那麼久,世界差一點走遍。」 \n 「到這年紀……」殷殷硬生生吞下到嘴的「老」字。 \n 「少來,妳本來就沒有身體。」她說:「妳第一次感覺到身體是因為性行為,因為性,才確實了妳的身體。」 \n 殷殷反駁,她們也玩那些用小鏡子照自己的陰部,在長穿衣鏡前裸身,要認識自己的身體。 \n 「妳們看到的,從眼中到心中的,還不是男人要看到的。妳們找到大小陰唇、陰蒂、陰道,是為了男人的陰莖要從此進入……妳手淫時,還不都是閉上眼睛,心中還幻想著男人。」 \n Charlie不間斷的說: \n 「妳們很少運動,得承認身體為性存在,身體為性服務。透過身體才有──性。或者,透過性才有──身體。」 \n 殷殷終於能插話: \n 「可是今天,年輕女性經由網路大量向外展現我們各式各樣的全部身體。」 \n 「在網路自貼的裸照、紙片人、真人芭比娃娃、人工美女……」 \n Charlie問: \n 「這叫『妳們』的身體。」 \n (待續) \n (本文摘自《睡美男》一書,有鹿文化出版)

  • Charlie查理

    Charlie查理

     1她外表看起來就是一個不曾藏隱的T。 \n 到了她的年代,島嶼已然被認為,如果有一個亞洲國家最先合法化同志婚姻,會是台灣。 \n 她剪其時流行耳垂上削到見頭皮的短髮,緊身運動衣下幾乎已是平胸,如果不是那張清秀稱得上好看的仍是女子的臉,尤其不見喉核。 \n 她對她的性別看似少有爭議,特別是當她說她的名字叫Charlie。 \n 「多好的名字。」殷殷真正歡喜的說:「很多很多年前,我在美國見到一款香水,就叫Charlie。」 \n 她因而特殊地看了殷殷一眼。 \n 她們在女更衣室裡。健身房裡T別無選擇,也只好用女更衣室。 \n 大多數的女人都直接就站在置物箱前穿脫衣物,有人仍小心翼翼遮遮掩掩,但大多只是動作較快些。殷殷有長年在艱困地區旅行的不方便經驗,很容易的可以在裙子底下穿脫褲子,留下半邊衣服和袖子作遮掩的更換胸罩。 \n 只從來不見Charlie和大夥當眾更衣。健身房裡有寬大的淋浴室、洗手間,對她不會是問題。 \n 再怎樣少有外在的歧視,仍不能全然自在吧!殷殷想。 \n 是不是因此仍要取個男人的名字:Charlie,宣示之餘也是一種自我壯大?! \n 殷殷因而特別解釋: \n 「不要弄錯,Charlie不是給男人用的!那個年代男人用香水還不那麼流行,古龍水是另一回事。Charlie是一家知名化妝品公司給女人調製的香水,只是有意地用了男人的名字。」 \n 「玩性別越界?」Charlie感興趣的開口。 \n 「還不到,六○年代開始的時候,最初只是朝向中性的一種解放。」 \n 殷殷從Charlie提及的九○年代島嶼大量談論的性別越界,猜到她不會太年輕,可能也要上四十。 \n 相熟之後殷殷發現這中年有良好經濟基礎的T,不像異性戀男子這時候被稱為處在「最好的階段」,反倒充滿危機感。 \n 「我們不像婆還可以藉化妝、整型保持外表。」Charlie說:「我們最怕被叫作Uncle T。」 \n 上四十歲的Uncle T就沒了市場? \n 「那不是較我們異性戀女人更慘?」殷殷驚呼出聲。 \n 何況Charlie不顯老,還有那樣飛揚的神采。 \n 高,一定有一七○,不只瘦,還肩膀窄,較一般同等身高的女人肩膀還窄,加上平胸扁臀,整個人脖子下窄長的一長條,愈發顯得高長,而且輕。 \n 是的,輕。無肉且窄的高長使得一個女人輕,男人即便瘦高總是會有較粗的骨架,也不會有這種輕的感覺。 \n 因為輕,有那樣的飛揚。 \n 美國讀MBA,不是什麼名校,卡到對的時機,台灣電子業最後一波景氣,她曾是前幾名的Top Sales,賺到對她年齡不可能的許多桶金,投資理財、買房地產收租,就此要享受人生。 \n 順應這波健康潮流,但目標不只是要健身,她有一套自己的生涯規劃,已有了健身教練執照,再來上皮拉提斯,還是要考執照。就如同她考過的諸多各式證照,接下來她還要考時下流行的廚師、調酒師。珠寶鑑定師?有何不可?! \n 她是那種各式證照要掛滿一整面牆上的人。有人提到咖啡杯測師證照,她會說「我好像也有」,回家從一整面牆證照找,一會說「嗯!果真有,就在這裡。」 \n Charlie還是那種讀文字的殷殷稱的「輕文青」,不到那麼文青,也有點不屑文青(不會賺錢),但同樣喜歡歌手Ⅹ、看一點翻譯小說,因此讀過殷殷夫人的生活雜文,尤其那些以骨瓷在草原帳篷前喝下午茶的Safari奢華之旅。 \n 她們因而無有拘束地談女人和身體。 \n 「我哪裡像妳說的女人沒有身體,我當然知道我的身體,永遠是眾人嘲笑的對象。小時候我就和別人不一樣,我很高……」 \n Charlie說: \n 「我同意總會有高的人,但我又胖,很胖又很高,永遠排最後一個,所有的人都笑我。所以我就駝背,想要能矮一點,很胖很高又駝背。」 \n 「更不用講一雙大腳。」 \n Charlie伸出穿知名運動品牌的一隻腳。 \n 「前陣子到上海,臨時得買雙鞋替換,試女鞋最大號的,還是太小。結果那女店員不好意思地說,給男鞋試看看好不好。」她笑著說了一個F開頭的字:「還是女店員不好意思哩!」 \n 「我還是那種不曾爬就站起來的嬰兒!」 \n Charlie幾分自得。 \n 「嬰兒先學會坐,接下來爬,最後才站起來,簡直是人類一頁進化史,終於到了直立猿人,不是嗎? \n 「可是我不曾學會爬就站起來。」 \n 有些苦惱: \n 「所以就手腳的coordination不好。」 \n 「左右不能對襯、同手同腳、手腳節奏不一樣……」Charlie說:「我不會跳舞、有障礙成為田徑選手。但我夠高,被老師派去打籃球,在一群高的女生中,變成普通的了。」 \n 「還好,我慢慢瘦了下來。」 \n 笑了起來: \n 「但是到了美國,我又變矮了。」 \n 「我的身體好像永遠都不對。」Charlie總結地說。 \n 「有不曾學會爬就站起來的嗎?」 \n (待續) \n (本文摘自《睡美男》一書,有鹿文化出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