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李梅樹的搜尋結果,共27

  • 登錄文資失敗 李梅樹家族墓將遷址

     新北市三峽第一公墓日前進行遷葬工程,將擁有81年歷史的國寶級畫家李梅樹家族墓園拆到只剩墓碑,一旁的三峽首位公醫劉清港墓也岌岌可危,經文史團體反彈提報文資審議會,但審議會委員認為,2墓墓主骨骸都已遷葬,文資完整性不足,決議不登錄古蹟或歷史建築。 \n 李梅樹是三峽國寶級畫家,哥哥劉清港則是三峽第一位台灣人公醫,李梅樹家墓及劉清港墓分別建於1938年及1930年,但李梅樹家族墓因1979年重新整修墓碑,殯葬處人員在施工時認定「未滿50年墓不適用文資法」,今年4月將墓園拆除,引發文史團體及李家後代不滿。 \n 新北市文化局表示,李梅樹文教基金會今年4月30日提報劉清港墓及李梅樹家族墓為歷史建築或古物,文化局5月3日啟動審議程序並列為暫定古蹟,6月13日提送文資審議大會審議。 \n 文資審議會委員認為,兩墓墓主骨骸皆已遷葬,目前皆為空墓,實質文化資產的完整性不足,但具有地方重要人物與歷史深厚淵源,建議可另行提報其他類別文化資產審議。 \n 81歲的李梅樹紀念館館長李景光是李梅樹的兒子,他痛心表示,「真的很遺憾!」新北市府先拆後審,程序根本不對,如今家族墓只剩下墓碑比較完整,下方仍缺了一角,目前只能等17日與文化局人員會勘,商討如何遷移墓碑和一旁的劉清港墓。 \n 文化局文化資產保存科長羅珮瑄表示,會勘後預計月底啟動古物審議程序,後續並配合遷葬工程遷址。

  • 李梅樹家族墓遭拆 民代會勘擬雙贏之道

    李梅樹家族墓遭拆 民代會勘擬雙贏之道

    三峽第一公墓日前遷葬時,因拆除由國寶級畫家李梅樹設計的李家墓園,引起文史團體一片譁然,市議員江怡臻今上午邀集李梅樹後代、文化局等相關單位會勘,查出李家墓園興建年份確實為1938年,須依文資法列冊追蹤;江怡臻表示,若文化局認定為文化資產須保留,建議能納入周邊中山公園作為三峽特色,或移至李梅樹紀念館保存,傳承地方文化。 \n \n 李梅樹為三峽國寶級畫家,哥哥劉清港為三峽第一位台灣人公醫,李家家族對地方影響深遠,李家墓園前幾日遭拆除,僅另一頭的劉清港之墓倖存;殯葬處解釋,當時清點超過50年的墳墓資料,其中李家墓園中2座1979年興建、1座1991年興建,皆未超過50年,不適用文資法「滿50年資格」,才會直接拆除。 \n \n不過李梅樹之子李景光質疑,李家墓園1938年就興建,1979年重新修整墓碑,將「昭和13年」改為「己未重修」等字樣,並非當時才興建,相關單位僅憑墓碑刻字作為紀錄,並未徹查興建年份,根本是潦草行事,扼殺歷史文化。 \n \n 由於雙方各說各話,興建年份無從認定,江怡臻今邀集李梅樹後代家人、文化局等相關單位現場會勘,當場挖出李家墓園興建年份寫明「1938年」,超過50年,文化局已提報列冊追蹤並送往文資會審議。 \n \n 江怡臻表示,若文化局開會認定李家墓園具文資價值,登錄文化資產,建議可併入周邊新建的中山公園,作為三峽特色,提升文史價值,或移往李梅樹紀念館收藏,妥善保存地方文化,創造雙贏。

  • 三峽祖師廟 議員倡升格國定古蹟

    三峽祖師廟 議員倡升格國定古蹟

     文化部在4月底將台中州廳、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游台中市定古蹟升格為國定古蹟,新北市議員江怡臻在議會質詢時,呼籲市府爭取將「東方藝術殿堂」之稱的三峽祖師廟也升格為國定古蹟,但祖師廟持不同看法,認為升格國定古蹟恐會延宕祖師廟重建工程。 \n 曾主持三峽祖師廟重建工程的前輩畫家李梅樹家族墓園遭到新北市政府拆除,引起文史團體的不滿,使得古蹟保護議題再次發酵。江怡臻也在議會質詢時,呼籲文化局爭取將清水祖師廟由市定古蹟升格為國定古蹟。江怡臻指出,台中路思義教堂及州廳日前才獲升格為國定古蹟,被譽為「東方藝術殿堂」的三峽祖師廟也絕對有資格,唯有成為國定古蹟,才有更多資源維護古蹟的完整性。 \n 但廟方人士表示,目前祖師廟還在重建,升格國定古蹟恐對重建工程造成阻礙,期程也將被迫延長。再者,列為國定古蹟經費均由文化部負責,但祖師廟光屋頂維修動輒就要數千萬元,若公部門逐年編列預算恐緩不濟急,況且祖師廟經費大都來自信眾捐款,列為國定古蹟恐使捐款卻步。 \n 李梅樹的次子李景光則認為,經過爭取後,祖師廟才在去年列為市定古蹟,未來若能升格為國定古蹟,不僅能獲得國家資源的支持,重建過程中也能有更完善的監督。 \n 文化局長蔡佳芬表示,文化局深刻了解到三峽祖師廟的重要性,尤其內部的雕刻等等是台灣重要文化資產。目前已備齊相關資料,準備與廟方和李梅樹後人溝通,盡早把升格提案送到文化部,爭取成為國定古蹟。

  • 三峽第一公墓拆遷  李梅樹家族墓園遭毀挨批

    三峽第一公墓拆遷 李梅樹家族墓園遭毀挨批

    三峽第一公墓去年辦理遷葬作業,其中畫家李梅樹1938年設計的李家墓園遭拆除,引起文史團體不滿,質疑相關單位未啟動文資評估就隨意動工,破壞歷史文物,僅1處劉清港之墓倖存;殯葬處表示,清查後李家墓園有3座未超過50年,不適用文資法才會動工拆除,至於劉清港之墓已列冊追蹤並送文資會審議。 \n \n 「三峽在地文化四分五裂!」在地文史團體痛批,李家墓園至今已逾80年歷史,李梅樹為在地國寶級畫家,哥哥劉清港為三峽第一位台灣人公醫,李家家族對地方影響深遠,墓園前幾天突然遭怪手無情摧毀,期間完全沒收到通知,直到前幾天現場一看,90%李家墓園已被剷平,僅劉清港之墓倖存。 \n \n 李梅樹之子李景光質疑,李家墓園1938年就興建,1979年重新修整墓碑,將「昭和13年」改為「己未重修」等字樣,並非當時才興建,相關單位僅憑墓碑刻字作為紀錄,並未徹查興建年份,根本是潦草行事,扼殺歷史文化。 \n \n 殯葬處表示,第一公墓去年2月公告拆遷後,先清點超過50年的墳墓資料,其中李家墓園中2座1979年興建、1座1991年興建,皆未超過50年,不適用文資法「滿50年資格」,才會直接拆除。 \n \n 殯葬處指出,清查過程中,光是劉清港1人就有3個墓,家屬聲稱1938年就興建,卻也未能證明確切時間;至於符合規定的劉清港之墓,已由文化局列冊追蹤並依照文資法,進入文資審議程序。

  • 台灣女性時代精神 李梅樹主題特展

    台灣女性時代精神 李梅樹主題特展

    台灣美術先驅李梅樹大師以女性為題材留下許多珍貴畫作,真實描繪台灣女性的千姿百態和當年的時代感,新北市藝文中心第一展覽室即日起展出李梅樹大師16幅經典鉅作,以及其難得一見攝影作品,展場還特別布置畫中場景,讓觀覽民眾重溫往日光景。 \n李梅樹出生於三峽,自幼富有藝術天份,因生活於純樸的鄉野,對在地的人文傳統有深厚的情感,常以日常生活周遭人物作為題材,女性更是他常加以著墨的對象,李梅樹曾說「女性手部最為優雅」,以寫實的手法真實呈現當時台灣女性的形貌。 \n文化局表示,本次與李梅樹紀念館合作展出16幅以女性肖像為主題的作品,以及從數張創作過程所拍攝的攝影作品,同時在在展場重現作品《露臺》的場景,觀覽民眾可模仿畫中人物手搖團扇,憑欄遠眺山景。 \n開幕現場也邀請了三位模特兒,身著李梅樹經典作品《戲水》、《嬉水》及《屋頂花園》中主角的服裝,重現當時代李梅樹畫筆下的女性姿態。

  • 三峽老街石板路爭議 李梅樹紀念館「收回銷毀」

    三峽老街石板路爭議 李梅樹紀念館「收回銷毀」

    三峽老街今年為百年大慶,日前當地公所摧毀老街石板路及鑄鐵磚爆發爭議,當地文史工作者正醞釀連署,公所也將召開說明會以取得地方共識。李梅樹紀念館今日在臉書發表聲明,若無法恢復原狀,授權鑄鐵磚收回銷毀,材料歸還公所。 \n \n聲明指出,謝謝大家的努力和堅持,李梅樹紀念館立場是恢復原狀,如果無法完成,照數位版權授權書,本館不同意裝置地點,該授權鑄鐵將收回銷毀,材料返還區公所;消息一出,不少地方人士深感遺憾,直呼「可惜」。 \n \n三峽公所6日拆除老街前方石板路,拆除長度約30公尺,石板路為青斗石、花崗石材質,至於被刨除的鐵磚有30片,其中5片刻有李梅樹畫作,如《三峽後街》、《清溪浣衣》,其他則刻有三峽藍染文化、特色樟腦、名產「金牛角」等,公所未詢問地方人士、館方「先斬後奏」,逕自鋪上柏油路引發爭議。

  • 三峽李梅樹月 轉角遇見大師

    三峽李梅樹月 轉角遇見大師

     「來三峽,品嘗時間的滋味。」三峽李梅樹月12日起跑,延續近年「無牆美術館」概念,藥房、咖啡館、米糧行處處可見大師原作,新銳藝術家也結合三峽老街百年慶向大師致敬,用藝術說土地的百年歲月,也打破藝術與民眾的藩籬。 \n 活動串連12處據點,如歷史文物館、三峽教會、福久米糧、元春大藥房、成福煤礦等,共有43位藝術家參與,設計不同主題的導覽路線、書展、紀念音樂會。 \n 民眾若一口氣走完12處據點,恐怕會「鐵腿」,不妨以「連續劇」的方式來造訪12處據點,第一站先到歷史文物館了解歷史脈絡,再轉至三峽教會認識社區營造,最後來到福久米糧、老柴咖啡館,一睹新、舊文化撞擊出的美麗火花。 \n 李梅樹紀念館執行長李景文說,三峽今年適逢「3個百年」,三峽老街100歲、三峽教會設教140年及成福煤礦開礦100年,日本「炭坑礦師」山本作兵衛581幅畫作登錄為世界記憶遺產,大師出借38幅,讓民眾理解台、日礦場文化差異。 \n 此外,許多藝術家也將三峽人文、李梅樹印象融入作品,如土生土長的藝術家林曉薇,以100隻編織蝴蝶象徵百年老街,中心為代表希望的藍染燈柱,百隻蝴蝶圍繞著燈柱飛舞,象徵老街的蛻變。 \n 小學老師許晏豪則以陶「造鎮」,打造袖珍Q版老街,連三峽祖師廟也推出「復刻版」,燒製出老一輩生活點滴,濃厚「古早味」,讓許多鄉親看了備感窩心,一旁也有阿公、阿嬤的畫作,一筆一畫描繪兒時的三峽、如今的三峽、百年的三峽。 \n 擅長詮釋歷史故事的漫畫家杜福安,將馬偕牧師來到三角湧傳教,慘遭當地鄉親丟擲石塊的歷史巧妙融入,敘述其在228動亂時期安定三峽的付出。李梅樹即日起展至4月24日止,結束後將也將進行校園巡迴展,延伸美學理念。

  • 當李梅樹遇上俏皮插畫家

    當李梅樹遇上俏皮插畫家

     李梅樹名畫也走俏皮風?李梅樹紀念館發起「前輩藝術家遇見新世代插畫家」計畫,由2位七年級插畫家「羊羊傻傻」、「喇賽XXOO」重製經典畫作,將李梅樹自然、寫實的大師意境,在年輕人詼諧、俏皮的畫風下,化作一幅幅「零距離」親民派的插畫。 \n 李梅樹紀念館今年10月與2位插畫家合作,每人重製各10幅李梅樹畫作,先以網路瀏覽為主,實際展出仍視後續反應。「喇賽XXOO」為就讀北藝大博士班的陳若瑋,以黑白漫畫呈現李梅樹與導師石川欽一郎、同學李石樵、陳澄波等人的藝壇地位。 \n 畢業於台藝大美術系的楊雯婷,溫暖的畫風、簡單的線條,帶出「羊羊傻傻」的療癒感; 她說,重製困難在於畫面安排、意境重製,以「門外漢」的角度觀察,無須拷貝前輩畫風,帶點不正經的俏皮感來顛覆藝術,讓看過的人牢記其故事。楊雯婷也說,李梅樹畢業於東京藝大,畢業生須創作《自畫像》,方能獲畢業證書,重製時融入其苦惱、生澀神情,頭上站隻鳥握著畢業證書,鳥的意象來自於由鳥組成的作品《求志高遠》,凸顯李梅樹喜愛觀察三峽保育類鳥禽,便賦予其新生命。 \n 李梅樹知名作品《清溪浣衣》,描繪婆媽在三峽溪畔洗衣並交換村里八卦情景;楊雯婷說,如今有智慧型手機、臉書等傳遞訊息,便將婆媽的頭頂畫了接收電波的天線,每個人如同「廣播電台」般互通有無。 \n 楊雯婷也將重製《愛孫》,她說,原畫以3個孫子並排坐呈現「山」型,隱含「我愛孫中山」意涵,重製時將孫子「變臉」為孫中山,李梅樹為國民黨員,愛孫中山如同愛三峽,不以批判政治眼光看待,盼保留作者與土地間的浪漫故事。

  • 柯文哲三峽文化小旅行 看見本土藝術保存不完善

    柯文哲三峽文化小旅行 看見本土藝術保存不完善

    臺北市長柯文哲5日在新北市第十選區(土城、三峽)立法委員參選人吳琪銘陪同下,前往三峽來一場文化小旅行,參觀李梅樹紀念館,並到三峽清水祖師廟參拜。 \n \n為何選擇來到三峽,柯文哲說,他就是到各處去看看,這次看完李梅樹紀念館後,他認為,對臺灣這麼重要的畫家,應該有一個更好的保存作品的方式,展出空間不夠,這些畫沒有玻璃框保護,看到記者在擠,他也覺得「哇」,擔心畫受損。 \n \n北市是否願意與李梅樹紀念館合作,柯文哲表示,下禮拜美術館長會來報告,不過他想應該是怎麼讓美術館更完整。 \n \n被問到是否是來支持吳琪銘,柯文哲笑答吳琪銘是他的在地資深導遊;吳琪銘則說,柯市長是來替他加持的。

  • 梅樹月開跑 平板贈偏鄉學童

    梅樹月開跑 平板贈偏鄉學童

    李梅樹基金會13日舉辦「老梅新枝,植樹傳愛」活動,邀請上百位孩子與志工種下50棵梅樹,為三峽年度藝文盛事「梅樹月」拉開序幕;愛心人士更透過龍恩里辦公處,捐贈20台平板給有木國小,推動數位美術教育,讓藝術向下紮根。 \n \n3月是三峽已故知名藝術家李梅樹的誕辰月,李梅樹紀念館與多位在地藝術家合作,共同舉辦「梅樹月」活動,28日開跑到4月26日,串聯17處展點、50位跨界藝術家與6組創作團隊,盼帶動三峽文化生活圈。 \n \n李梅樹紀念館長李景光表示,在李梅樹冥誕植梅樹,除紀念他一生愛鄉愛土的情懷,也提醒大家梅花是國花,越冷越開花,梅花傲骨不屈的精神,在台灣一片瘋櫻花之際,盼梅樹在三峽遍地開花,成為美麗的梅樹城。 \n \n除植梅樹活動,三峽一名不願具名的善心人士,捐出20台平板電腦贈送有木國小。前龍恩里長林富子表示,該名善心人士得知有木國小教學需要使用平板電腦,本著「得之於社會、回饋於社會」精神,特別透過龍恩里辦公處捐贈。

  • 躲皇民化 祖師爺隱身百姓家

     日本海軍大將小林躋造,在1936年9月接任第17任台灣總督後,不僅開啟日治末期的二次武官總督時代,也開啟毀壞佛道、獨尊神道教的「皇民化運動」,三峽橫溪民眾當年因保護祖師公有功,後來還因此獲得演出「頭棚戲」的殊榮。 \n 小林躋造總督上任後,發表「皇民化、工業化、南進基地化」的治台三原則,後兩項因戰爭敗退,成就屈指可數,倒是皇民化推行徹底,希望透過「內地延長主義」,將「內台合一」。 \n 但要求台灣民眾革除傳統信仰、語言,難度不小,破壞神像之舉,更是引發反彈。除了宰樞廟把神像藏在神龕上,三峽祖師廟也把神像藏放在橫溪林姓人家裡,橫溪地方也因保護祖師爺有功,在戰後獲演「頭棚戲」。 \n 原來,祖師廟傳統的七股信眾並不包含橫溪地區,從正月初五到元宵節的繞境活動,也沒在橫溪舉辦,但為了感念當地民眾對抗殖民政府,特別提前在年初四遶境演「頭棚戲」,初五後再從公館(秀川、永館、鳶山里)開始在七股循環遶境,最後在年十五返回到三峽街上。 \n 三峽李姓耆老回憶,位在今日鳶山網球場的三峽神社,在皇民化期間,還曾派出神社的神職人員到祖師廟裡舉辦神道教儀式,李梅樹及地方人士也得畢恭畢敬地行禮如儀。 \n 終戰前,日本軍機墜毀在圓山的台灣神社,不少台灣民眾即斷言日人氣數已盡;戰後台灣神社被拆,神社鳥居被李梅樹買回當做重建祖師廟的梁柱,更成為地方人士茶餘飯後的話題。

  • 樹梅復育有成 創意產品吸金

    樹梅復育有成 創意產品吸金

     淡水區民生里致力在樹梅坑溪沿岸復育300餘株樹梅樹,歷經眾人嫌棄、賊仔偷摘等,今年終於結出一顆顆與50元硬幣般大的果實,採收逾360台斤,將進一步研發果醬、蒟蒻果凍、綠豆糕等創意產品。近期將進行義賣,所得全數捐助單親、喜憨兒、清寒等弱勢家庭。 \n 樹梅坑溪為淡水河支流,全長約12公里,流經淡水坪頂、竹圍等地,曾是附近居民灌溉、飲用的重要水源。民生里長陳李明緣指出,樹梅坑溪原為無名小溪,當地人習慣稱「大坑溝」,因流經竹圍的「樹梅坑」而得名,早期到處都是原生種樹梅樹,後因山坡地開發,溪邊的樹梅樹逐漸消失。 \n 「樹梅坑溪沒樹梅有夠『瞎』。」6年前起,陳李明緣開始在樹梅坑溪沿岸栽種樹梅樹,並號召里民邊沿溪流爬山運動,邊照料樹梅樹。她說,不少人會問「為什麼不種櫻花?」「樹是妳的嗎?不然為什麼要管它?」經努力解釋、勸說,才漸漸扭轉里民的觀念,共同為社區打拚。 \n 從一開始3、5人,民生里至今投入百餘人力,從照料、採收、烹煮至研發等,每人各司其職。 \n 淡水農會家政班義務指導老師陳寶彩、班長林素娥和成員周寶釧,研發製作牛軋餅、綠豆糕、酥餅、瑞士捲、葛雷芙餅和蒟蒻果凍,她們表示,樹梅酸度高,須以1斤樹梅搭配4至6兩的冰糖,「邊做邊試吃,腰際悄悄多了一圈游泳圈!」。 \n 民生里昨代表淡水參加新北市社區評鑑,同時舉辦「復育樹梅成果發表會」,公開展示樹梅產品、復育資料等。陳李明緣表示,今年產量多、質又好,將於市府各大型活動擺攤義賣相關產品,所得全數捐給社會局,幫助喜憨兒等弱勢家庭。

  • 福氣之旅-三峽祖師廟 百年老街添春福

    福氣之旅-三峽祖師廟 百年老街添春福

     蛇牛又稱小龍年,要看壯觀的廟宇龍柱,就得到有東方藝術殿堂之稱的三峽祖師廟走一遭,感受藝術大師李梅樹打造的精緻廟宇。在地文史工作者黃肇銘說:「祖師廟所有的裝飾都是為了祈福,繞一圈即可感受滿滿的福氣。」 \n ■精雕藝術 虔誠祈福 \n 由藝術家李梅樹打造的祖師廟,是以藝術的方式傳達對清水祖師爺虔敬的信仰,他號召藝術家以石雕、木雕、銅雕等方式,把吉祥的圖騰、儒家的思想、祈福的渴望、民間的傳奇刻劃在廟宇的每個角落,黃肇銘老師指出,祖師廟最吸引人的就是石雕,三川殿的石柱與正殿前的龍柱、花鳥柱深具可看性,當中最精采的就是在正殿前的「百鳥朝梅」柱,對柱共有一百隻鳥,每一隻姿態不同、活靈活現,是台灣廟宇工藝的極品。 \n 此外,祖師廟的木雕也是台灣廟宇建築美學的極致表現,入口處上方的藻井不用一釘一鐵,完全是木頭一塊接一塊從四方形轉成六角形,最後變成圓形,完美的表達天圓地方的和諧,而藻井旁有十六隻木雕的鳳凰,隻隻氣韻生動,是觀賞焦點。黃肇銘表示,祖師廟建於1769年,經過三次重建,現在看到的是民國三十六年重建的結果,當時李梅樹擇防蛀的檜木和樟木,所以這些作品得以完整保留。 \n ■十二銅門 工藝新風格 \n 不同於大部分的廟宇是木門,三峽祖師廟的十二扇門均為銅門,廟內的牆面有豐富的銅塑作品,是台灣少數以銅塑裝飾廟宇的傑作。據悉,當時主導廟宇設計的李梅樹,考慮到彩繪容易被香火燻黑不好保存,所以帶領國立藝專的學生以銅塑代替彩繪,立下廟宇工藝新風格。

  • 陳澄波李梅樹李石樵前輩畫家作品北師大集結

     台北教育大學的前身台北師範學校,是台灣前輩藝術家的搖籃,為台灣近代美術寫下璀璨篇章,「北師美術館」今天舉辦首次展覽「序曲展」,便讓這群一百年前傑出校友的作品回娘家,包括黃土水《釋迦出山》、陳澄波《我的家庭》、李石樵《市場口》、廖繼春《有香蕉樹的院子》等重要作品,都在這次展出之列。 \n 這些藝術家自學校畢業後,多前往日本東京美術學校(今東京藝術大學)深造,因此這次北師美術館不但向國內重要美術館借展,也特地從日本東京藝術大學美術館,商借藤島武二、小林萬吾、岡田三郎助等七位日本畫家的作品,他們曾是陳澄波、李梅樹、郭柏川等人留日期間的指導老師。台日師生穿越時空、在台首聚,這次七十件作品的保險金額超過新台幣五億。 \n 台北教育大學的前身可追溯至日治初期的「芝山巖國語學堂」,是台灣最早的高等教育學府,百年來歷經國語學校、台北師範學校等改制。 \n 一九○七年,石川欽一郎來台兼任國語學校美術老師,引進英式風格水彩,帶起台灣第一代西洋藝術家,影響最鉅,小原整一九三二年接替石川來台授課。 \n 「序曲展」展品包括台灣第一位水彩畫家倪蔣懷的畫作,深受石川風格影響,一九一七年倪蔣懷投入礦業經營,資助後進藝術家。此外,一九三六年李石樵參加台陽展鬧上新聞的《裸女》也難得亮相,這件作品當時在台北教育會館展出,被視為「色情」而遭警方取締。 \n 一九二四年被退學的陳植棋,樹立師範生的叛逆形象,他的繪畫生命只有七年,卻以色彩濃烈鮮明著稱,留下《夫人畫像》、《靜物》和《淡水風景》等作。陳植棋留日期間因疲勞過度猝逝,得年廿五歲。 \n 這些前往東京美術學校習藝的台灣藝術家,畢業前都留下一幅自畫像,現為東京藝術大學美術館的珍藏。 \n 「序曲展」總策畫、前故宮院長林曼麗表示,東京美術學校西洋畫科畢業生要交出一張自畫像,是第一任系主任黑田清輝立下的傳統,一九○二年學校開始收購全部學生的自畫像,只有二次大戰期間及戰後曾有兩次中斷。「現在有超過四千八百幅畢業生自畫像,包括當年台灣藝術家的自畫像。」 \n 這次回台展出的自畫像包括第一位進入東京美術學校的台灣畫家劉錦堂、張秋海、陳植棋、李石樵、郭柏川、李梅樹等人,從他們年輕的臉龐看到藝術的執著和對未來熱切的企盼。林曼麗表示,「自畫像是藝術家自我凝視的過程,可說是創作的原點。」

  • 地標8新北打卡-三峽清水祖師廟 細品雕梁畫棟

     有「東方藝術殿堂」之稱的三峽清水祖師廟,在前輩畫家李梅樹的擘劃下,梁柱、丹陛、牆壁的精雕細琢令人驚嘆。 \n 創建於清乾隆卅四(1769)年的三峽祖師廟的格局,歷經三度重建,在前輩畫家李梅樹的規劃下,祖師廟原為五門三殿式,但後殿迄今因故仍未興建;前殿屋頂為假四垂脊,正殿為重簷歇山式,其上有華麗的剪黏裝飾,全廟的木雕、石雕由李梅樹等提供畫稿,再由名匠雕刻製作,極具有藝術價值。 \n 李梅樹的西洋美術背景,也讓祖師廟的雕飾跳脫傳統,除有哈巴狗、熊、火雞、貓頭鷹、穿山甲、烏賊、章魚、螃蟹等圖樣,連希臘神話裡的飛人題材也看得到,也是細品雕梁畫棟之餘的另個趣味。

  • 《人間好文》三峽瞧橋

    《人間好文》三峽瞧橋

     側著看三座拱形的橋面,彷彿一條商業血脈,昔日三峽人將物產往大台北送,又帶回繁華時興的都會產物回到小鎮,如果我有雙穿越時空的巨眼,該可以瞧見咕嚕咕嚕滾動的經濟小血球在台灣北部通暢的循環不已。 \n 人們往來踩踏在橋面上,接榫處發出空空空的聲音,車流汩汩,橋下溪水緩慢,像歷史靜而無聲,不經意間,多少的人事就這樣流淌。 \n 常常往返三峽拱橋,有時騎車或走路到這頭的黃昏市場採購,有時是到另一頭雲集的商家,走過石橋不過二分鐘,卻彷彿行走在一條時光隧道。近午,對面一位打著傘挽著菜籃的阿婆,稍後方跟著一個學齡前的小女孩,小女孩邊走邊張望橋下,拉拉阿婆的衣角,指著橋下說了什麼,阿婆低頭看看小女孩又看看橋下,嘴裡嘟嚷著什麼,腳卻沒有停歇。我也跟著望向橋下,只看到一個人在三峽溪邊洗滌什物。 \n 應該說,還有人在溪邊洗滌什物!時光彷彿倒退至一九七七年畫家李梅樹的那幅「三峽春曉」與一九八一年「清溪浣衣」的年代。彼時在河邊的洗滌衣物順便交換街坊情報的人物如今料已垂垂老矣,或許,作古多年,而見證人事流轉的三峽拱橋依舊安然矗立,不顯老態。唯一想把它逼老的大概是觀光客,帶著遮陽帽、背著背包或水壺在橋上重步遊走,不能想像一座建於一九三三年已經七十幾歲的老橋還這麼硬朗,它既不搖不晃,也不斑駁,甚至裝上了新潮的燈,玩到夜裡才回去的觀光客會驚訝地發現,橋的輪廓在各色燈光的熠閃之下,倒影映在溪水中,如此夢幻,幽靜,橋上影影綽綽,彷彿趁著夜的掩飾,許多人便從過去的歲月中,悠悠走來。 \n 老拱橋,見證舊時光 \n 其實我不喜歡橋面所裝的燈管,會變換藍色、綠色、紫色的燈管,怎麼瞧都會聯想起俗艷的電子花車,這時,我就把眼光投向橋下溪水,溪流是最奇特的魔術師,它在夜裡所勾勒出的老橋輪廓,竟然化俗艷為情切,許多需要長時才能沉澱出的氛圍,憑著一面水鏡反照就能幽幽浮現。 \n 此時河對岸有人在垂釣,河中想必還有魚吧,因為白鷺鷥也常常駐足,狀似披著白蓑的釣客,勾著頸子沉思,踱步,忽地一啄,嘴上便多一條掙扎的小魚。我常妄想,多少的小鎮歷史就這樣堆陳在河床底,我若探手一撈,是不是也會有冰涼的回憶在我指間滴流下來? \n 眼前已經乾涸幾乎見底的溪流,聽老一輩的人說曾經水量豐沛,可以行船上溯大溪,直到大溪水流量日少,而石門大圳完工後也將上游溪水引走,因此三峽溪水量銳減,三峽拱橋的完工象徵水運時代的結束,藉由這座拱橋,人們才方便往來三峽鎮熱鬧街市與大台北間。 \n 現在,這個重責大任交給不遠處的三峽橋,拱橋只開放給行人及機車、自行車,饒是如此,拱橋依然熱鬧異常。我想再次好好端詳拱形石橋及西式燈座,撫摩洗石子飾面,審視已經被時光之手搓揉得光滑的細細顆粒,但近身而過的人車卻不斷干擾著我,最好的觀賞距離反而是下了橋走到清水街,側著看三座拱形的橋面,從這岸彎到彼岸,才近百公尺長,彷彿一條商業血脈,昔日三峽人將茶葉、染布、樟腦油、竹筍等等物產往大台北送,又帶回繁華時興的都會產物回到小鎮,如果我有雙穿越時空的巨眼,該可以瞧見咕嚕咕嚕滾動的經濟小血球在台灣北部通暢的循環不已。 \n 長福橋,引領觀光潮 \n 記得二十年前剛到三峽時,所見的清水街是鋪柏油路,種了一排柳樹,春天時柳樹青青映堤,是條適合晨昏散步的小街。樹下常停滿摩托車,鄰近白雞、五寮、三民山區的人多半騎車到此停放再轉乘巴士到台北,後來因應整體觀光規劃,重新鋪路,砍了幾棵樹,還在靠近橋頭地方裝了早期的手壓式汲水泵浦,供遊客洗手、懷古。我總覺得,少了那幾棵柳樹的垂蔭,溪水看起來似乎也不那麼清綠了。 \n 其實看拱橋可以不必這麼費事,直接到一百公尺外寬闊的長福橋便是,只是,隔著距離看不真切,況且在三峽住了幾年,踏上長福橋到對面祖師廟及民權老街的次數寥寥可數。感覺上,長福橋是「樹小牆新」,這無疑是在地人才會有的自輕又自大吧。偶然幾次在假日陪著友人逛,看到那麼多遊客往來,橋面密擠著各式攤位,標榜民俗的、古早的玩意,烤花枝香腸,賣枝仔冰,自己反倒驚詫,彷彿不是自己所認識的一座橋。對長福橋的印象本來就欠佳,攤販散去後的油膩地板和髒亂塗鴉,在一步步接近被譽為「東方藝術殿堂」的祖師廟時,很難鋪陳什麼禮敬的心情。這座橋興建過程有一番風風雨雨,彼時我尚未來到這裡,等我進駐三峽,已經矗立一座旁然大橋直逼祖師廟埕,據說原先是設計成可以通車的橋,我不明白廟埕這般窄小,假日信徒與觀光客胼肩雜遝已顯得狹仄,如何行車?當初李梅樹因獨力難排建橋的眾議而抑鬱以終,如果泉下有知,今日場景想來也會教他依然輾轉難安。 \n 所以,有時在旅遊的部落格看到關於長福橋的介紹:幾座涼亭、幾座石獅子、詩情畫意、情人約會場所……,不免嘴角一撇。然而,有熟識的人來到三峽,不免也領著眾人走過長福橋,一邊舉手指劃,嘴中叨念:橋上涼亭八座、一百三十八隻石獅子……,一邊暗忖自己,果然是在地人的自輕又自大。 \n 在長福橋抬眼望鳶山,除了四五月時,油桐花點染白了山頭之外,恆常是蓊綠的。有一年初夏,幾乎每天傍晚散步上去,幾十分鐘後在微喘中登頂,從鳶山鐘樓俯瞰三峽暮色中的橋,橋上車燈仍點點可辨。回看消失在遠處的大漢溪,及更遠處灰濛濛的台北盆地。等到天色暗才下山,會有趕早約會的螢火蟲散落兩旁草叢,或穿越馬路沒身到另一頭林木中。回到街上,再到拱橋下邊的幾攤飲食店解決晚餐,有時吃牛肉麵、有時快炒幾盤小菜,再來一杯沁涼生啤酒,初夏的熱度彷彿在熱鬧的小吃攤上慢慢加溫。現在橋邊已變成黃昏市場,橋下的飲食攤遷到市場旁的幾條馬路邊,有的店面翻新,有的維持原有的低矮拼裝,零零散散分佈,不若以往集中。因為可選擇的商家多了,我也較少光顧,每次經過總習慣望望櫃檯,老闆以我察覺不出的速度緩慢變老,依稀記得,我剛出校門時,他們中年;如今,他們腰圍變粗變廣,額頭也被烹煮的生活蒸燻皺了。 \n 憶昔時,老街老情味 \n 鎮上李梅樹紀念館剛成立時,為因應可能湧入的人潮開始招募解說義工,我也去上了幾堂課。李梅樹的畫、祖師廟、老街、三峽拱橋……聽課的時候興趣盎然,進一步瞭解此地的人文,尤其好幾堂課由李梅樹的公子李景文親自授課,得知許多畫作的創作背景和祖師廟重建的點滴,收穫頗豐。可是我思考良久,終究沒有繼續參加進階的導覽課程,就這樣半路當了逃兵。我依舊在小鎮遊走,仔細走在老街的紅磚拱廊中,看對面街屋矗立的巴洛克式立面,時常停住腳步從缺了門板的大門看崩落的屋樑和土确屋,穿梭在幾座橋之間,此岸,彼岸,自己所體會的情味,似乎只能裝在口袋裡,閒時邊走邊丟幾顆到嘴裡咀嚼,我自知無法勝任搖著小旗子、用擴音器向來來去去陌生的觀光客解說的工作。 \n 二十多年前來到三峽時,沒有北二高、沒有台北大學、沒有北大特區林立的大樓,老街的存廢問題時不時便在媒體上翻騰,一切都市計劃書還躺在某個檔案櫃抽屜中,或者尚未成形。三峽偏處北縣一隅,原像寧靜生活的老人,被注射一劑回春針,重新進入青春期的少年,身體陡地發生變化,北二高在頭頂上犁出一道叛逆又清白的頭皮,台北大學隨之在臉上畫出疆界,建築物如荷爾蒙分泌旺盛的青春疙瘩不斷冒長,老街重新整裝,打扮出改良式的古裝造型供人懷舊,一到假日每一座橋壅塞著雜遝往來的遊客,來看藍染節、來吃金牛角。三峽彷彿變得貪食,狂嚥四方湧入的人,舔舐他們身上的一些糖分鹽分,傍晚時分又忙不迭吐回。 \n 旁觀這樣的吞吐,我心中其實有很多疑惑。

  • 新北市大師級畫作多 油畫居大宗

    新北市大師級畫作多 油畫居大宗

     前言:隨著藝術拍賣市場興盛,各地政府文化局珍藏的藝術品也跟著水漲船高,新北市珍藏的畫家李梅樹作品;宜蘭縣府珍藏的藍蔭鼎畫作;花蓮縣府珍藏的石材作品,這些都是當地大師作品。可惜因缺乏展示地點,只能成為「隱藏版」的典藏品。 \n 新北市府典藏品以油畫類最多,收藏約九十二幅,其中以李梅樹、楊三郎、廖繼春、李石樵等作品最知名,每號(約三百平方公分)行情約在廿五萬到一百五十萬元間,一幅長寬約七、八十公分作品,市價高達一千多萬元,未來更將水漲船高,印證「藝術無價」。 \n 新北市府文化局人員指出,民國七十年代起,台北縣立文化中心陸續收藏藝術作品,包括水墨、書法、水彩、油畫、雕塑等三百卅件作品,大都以在地作家為主,如三峽李梅樹、新莊李石樵、永和楊三郎、瑞芳倪蔣懷,從中也可看出台灣美術發展軌跡。 \n 文化局人員說,這些作品購入價格不高,以曾任縣議員的大師李梅樹為例,當年拜託他描繪的梅達夫、戴德發、謝文程、蘇清波等四幅前縣長人像,僅收每幅工本費五萬元,如今市價卻高達一千兩百廿五萬。楊三郎的《浪聲》、廖繼春的《威尼斯》,當年購入價大抵在卅萬到五十萬元間,如今市價也有六百萬到八百萬元。 \n 兩位台灣美術重量級大師,行情價水漲船高,包括日治時期出生瑞芳、有台灣第一位水彩畫家稱號的倪蔣懷;日治時期台灣代表畫家林玉山,以膠彩畫風融合中國繪畫、詩文傳統。 \n 文化局人員說,李梅樹曾受託畫了不少國父、蔣公遺像,其中兩幅放在市議會議場內,民進黨時期的「去蔣化」,一度被要求卸下甚至丟棄,後來因定調為「藝術品」而逃過一劫。

  • 大師級畫作多 油畫居大宗

    大師級畫作多 油畫居大宗

     新北市府典藏品以油畫類最多,收藏約九十二幅,其中以李梅樹、楊三郎、廖繼春、李石樵等作品最知名,每號(約三百平方公分)行情約在廿五萬到一百五十萬元間,一幅長寬約七、八十公分作品,市價高達一千多萬元,未來更將水漲船高,印證「藝術無價」。 \n 新北市府文化局人員指出,民國七十年代起,台北縣立文化中心陸續收藏藝術作品,包括水墨、書法、水彩、油畫,乃至版畫、雕塑等三百卅件作品,大都以在地作家為主,如三峽李梅樹、新莊李石樵、永和楊三郎、瑞芳倪蔣懷,從中也可看出台灣美術發展軌跡。 \n 文化局人員說,這些作品購入價格不高,以曾任縣議員的大師李梅樹為例,當年拜託他描繪的梅達夫、戴德發、謝文程、蘇清波等四幅前縣長人像,僅收每幅工本費五萬元,如今市價卻高達一千兩百廿五萬。 \n 楊三郎的《浪聲》、廖繼春的《威尼斯》,當年購入價大抵在卅萬到五十萬元間,如今市價也有六百萬到八百萬元。 \n 除了珍貴的油畫作品,兩位台灣美術的重量級大師人物,行情價同樣水漲船高,包括日治時期出生瑞芳、有台灣第一位水彩畫家稱號的倪蔣懷;日治時期的台灣代表畫家林玉山,以膠彩畫風融合中國繪畫、詩文傳統。 \n 大師作品除了防蟲、防小偷,也曾險些因政治因素遭殃,文化局人員說,李梅樹曾受託畫了不少國父、蔣公遺像,其中兩幅放在市議會議場內,民進黨時期的「去蔣化」,一度被要求卸下甚至丟棄,後來因定調為「藝術品」而逃過一劫。

  • 大師級畫作多 油畫居大宗

    大師級畫作多 油畫居大宗

     新北市府典藏品以油畫類最多,收藏約九十二幅,其中以李梅樹、楊三郎、廖繼春、李石樵等作品最知名,每號(約三百平方公分)行情約在廿五萬到一百五十萬元間,一幅長寬約七、八十公分作品,市價高達一千多萬元,未來更將水漲船高,印證「藝術無價」。 \n 新北市府文化局人員指出,民國七十年代起,台北縣立文化中心陸續收藏藝術作品,包括水墨、書法、水彩、油畫,乃至版畫、雕塑等三百卅件作品,大都以在地作家為主,如三峽李梅樹、新莊李石樵、永和楊三郎、瑞芳倪蔣懷,從中也可看出台灣美術發展軌跡。 \n 文化局人員說,這些作品購入價格不高,以曾任縣議員的大師李梅樹為例,當年拜託他描繪的梅達夫、戴德發、謝文程、蘇清波等四幅前縣長人像,僅收每幅工本費五萬元,如今市價卻高達一千兩百廿五萬。 \n 楊三郎的《浪聲》、廖繼春的《威尼斯》,當年購入價大抵在卅萬到五十萬元間,如今市價也有六百萬到八百萬元。 \n 除了珍貴的油畫作品,兩位台灣美術的重量級大師人物,行情價同樣水漲船高,包括日治時期出生瑞芳、有台灣第一位水彩畫家稱號的倪蔣懷;日治時期的台灣代表畫家林玉山,以膠彩畫風融合中國繪畫、詩文傳統。 \n 大師作品除了防蟲、防小偷,也曾險些因政治因素遭殃,文化局人員說,李梅樹曾受託畫了不少國父、蔣公遺像,其中兩幅放在市議會議場內,民進黨時期的「去蔣化」,一度被要求卸下甚至丟棄,後來因定調為「藝術品」而逃過一劫。

  • 李梅樹畫蔣公 高懸新北議會

     民進黨在扁政府時代力推「去蔣化」,讓政府機關懸掛蔣公遺像的場景也不復見,唯獨新北市議會迄今仍懸掛畫家李梅樹的蔣公肖像油畫作品(見下圖,新北市議會提供),當初被定調為「藝術品」而逃過一劫,但這幾屆議會均有綠營議員提案要求卸下,市議會也研議在第二屆時移至會史館保存。 \n 前輩畫家李梅樹曾任台北縣議員,當年特別畫了國父及蔣公肖像的油畫,分別懸掛在議場前後。不過,雖然政治民主化,民進黨推動去蔣化,因為過去台北縣議會藍大於綠,得以「藝術品」而倖免於被卸下的命運。 \n 新北市議會國民黨團書記長周勝考表示,蔣公肖像油畫屬藝術品,懸掛在議場內,不僅是對藝術家的尊重,也是對已故元首的尊敬,尤其他對國家貢獻卓著,不該因政治意識型態而刻意杯葛,各界應以「欣賞」的角度來看待這幅畫作。 \n 新北市議會民進黨團總召何淑峯指出,議場內除了國父肖像外,不宜懸掛蔣公遺像,況且對台灣有貢獻的人很多,若真的要掛像,還有很多先人更值得掛。 \n 民進黨議員張宏陸則表示,該幅油畫應以藝術品看待,不應該流於意識型態而反對。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